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三十九 机事不密易瑛漏网 軍務疏失庸相誤國


  張秋明突發瘋癲,公然在街上吵叫出“兩省齊發兵,剿滅‘一枝花’”的話,第二天不到中午劉統勳已經從尹繼善處得知,頓時大吃一惊,又悔又怒,不合招惹一個瘋子,弄得成局又亂。他一邊下令由近及遠分頭行動,立即圍剿各處香堂,又命立刻將張秋明鎖拿總督衙門拘禁;命黃天霸帶上燕入云一道去臬司衙門繪制一枝花、胡印中、雪劍、韓梅、唐荷、喬松等一干首領圖形,速發各地方官張貼緝捕。尹繼善也不免著忙,出牌子,下令箭;命四城關閉,嚴加盤查過往行人,宁可錯抓,不許誤放;又令監獄釋放輕罪犯人,取保監護,騰出房子預備裝人。劉統勳也不回驛館,和尹繼善商定,尹繼善寫彈劾張秋明奏章,劉統勳寫自劾奏章。計划得好好的事,被一個張秋明攪黃了,二人心中不快。
  黃天霸和燕入云在臬司衙門看著几個丹青好手繪完海捕圖像,出來時已是天色麻黑,卻不知什么時候已經陰上來,走不遠便零星洒下雨珠儿,不一會儿便是膏雨滿城。黃天霸見燕入云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儿,笑道:“城已經封了,現在騎緹四出、金吾戒嚴,只是等消息罷了,不如尋個小酒肆,我們兄弟小酌几杯,再審看他們提來的人。”燕入云懶懶指著前頭一家酒店,說道:“這個紀家店我常來,店雖然小,買東西實惠,也安靜,就這里吧。”
  于是二人一同進店,果然門面不大,兩間前店只擺了四張桌子,都點著豆油燈,因四壁裱糊了素紙,映得屋里十分明亮,稀稀落落只有七八位客人,有的吃飯,有的吃酒閒談。店伙儿一見燕入云,像夜地里撿了元寶,揮著搭布巾笑得彌勒佛似地顛著迎過來,說道:“哎呀燕爺!可是有些日子不來咱這小店了!我們老板老板娘直犯嘀咕:沒有得罪您燕爺呀!怎么不再來了呢?……”“上兩壺酒!”燕入云只呆著臉點點頭,坐了角落的一桌,吩咐道:“照老例子多上一份就是。”那伙計一哈腰笑著答應,轉眼便端過一個托盤,一盤揚子江鯉魚、一盤黃燜雞、一盤爆香菇和一盤紅椒炒素菜,又外加一盤五香花生米。說著“爺們請”!
  “入云。”三杯熱酒下肚,黃天霸見燕入云始終悶悶不樂,一邊斟酒,一邊微笑道:“我弄不明白,你是怎的了?一天到晚像死了老子娘似的哭喪個臉。我拿你當兄弟哥子,下頭太保們敢不敬你?我尋思不來,你剛投誠,就授了千總,劉大人、尹大人也沒屈待你呀……要是說還惦記著易瑛——我看准是這個——你就更無必要的了,就算她不是逆犯,她愛你么?人家想的是姓胡的!尋姓胡的算這筆賬,那才是真丈夫。她其實已是四十多歲的人了,其容貌不過靠邪術維持著,她能一輩子美如天仙?說老,一晌就老!她的案子別說你我,就是六爺、劉大人、尹大人一齊來保,也逃不了個活命,你又何必作這痴心妄想!沒听人說十步之內有芳草,憑你這本領、相貌,什么樣的婆娘弄不到手?我勸你死了這份心,死心踏地求個地步儿,這是條實實在在的路!”燕入云一邊听他娓娓譬講,一邊默默吃酒,許久才長歎一聲,已是落下淚來:“我也是個門閥人家,又有一身功夫,跟了她十几年,功名富貴連想都沒想,只求她心里有我。看去似乎于我情分上也重,只是個虛的;來了個姓胡的,我就覺得心在他身上了。我只盼再見她一面,問問這個緣分是怎的一回事,姓胡的一個臭庄稼漢土匪,到底有什么好……”黃天霸笑道:“你還是放不下她不是?是你見識太小。我也見過姓易的,水蛇腰大屁股,一雙大腳片子,樣儿好瞧么?明儿我帶個人給你看!”
  燕入云拭淚雪涕歎道:“也不單是這一條,我姓燕的橫走五湖四海,天下有名的響當當漢子,一個不留神落网,出幫賣主,帶著官兵討伐舊門。這個筋斗栽死了我!江湖上有風聲,無論哪一門,都在懸金要我的人頭,我……成了不忠、不義、不仁、賣友求榮之人……我是完了……”他仿佛不胜其寒,連說話的聲音都顫抖得厲害,用熱气哈著十個蒼白得沒點血色的手指,目中滿是憂郁、恐怖和無望,盯著店門口懸著的那盞燈,那盞燈好像就是他自己,通靈性似的在深秋的凄風苦雨中晃動著,滴溜溜打著轉儿。連黃天霸也突然覺得惊悸不安起來。
  “你有這份心,為什么不去救易瑛?”鄰座一個人突然插口說道。
  黃天霸和燕入云同時大吃一惊。那人就坐儿轉過身子來,燈下看得分明。居然是雷劍。她身著灰府綢夾袍,套著一件古銅色套扣坎肩,用譏諷的目光盯視著這兩個男人。她身后几個大漢也都站起身來,几乎与此同時,外邊幽暗的燈影底下,內店影壁后,十几個穿蓑衣的漢子也都倏然跳了進來,將他二人圍在壁角,怒目相向。惊怔之余,燕入云才看清為首的是雷劍。豆大的冷汗珠子立時滲出額頭,強笑道:“啊是……是雷妹子啊……你們你們……教主呢?胡大哥,你……你也來了!”
  “把刀交出來!”
  雷劍壓著嗓子喝道,看著兩個漢子解下了他們的腰刀,冷笑道:“今日我們找你找了一整天,想不到桶還落進井里。黃天霸,把令牌交出來!瞧著有方才那席話的份上,出城我放你們回來!”黃天霸腮上肌肉抽搐一下,挑著劍眉略一思考,冷笑道:“哪有帶著令牌到這地方的?野丫頭不通世事!”
  “那就請你帶我們出去。”
  “沒有令牌連我也出不去。你們不是能呼風喚雨,騰云駕霧么?不是會飛檐走壁么?要那個東西干什么?”黃天霸臨戰經驗极富,愈是身處危境愈是鎮靜如常,一邊琢磨著脫身,臉上毫無懼容。說道:“請你們教主出來,我有話要說。”
  雷劍沒有理會黃天霸,刀子一樣的目光盯著燕入云,說道:“快說,全城几時行動?出多少官兵?易教主現在哪里?”黃天霸見燕入云閉目不答,料是他也在思量逃脫辦法,遂道:“你問得奇!你們教主在哪里,該是我問的話——”話未說完,胡印中早一巴掌在他左頰上打了個脆響。“閉住狗嘴!你這給狗當奴才的奴才!”黃天霸絕不反抗,呵呵笑道:“今日落到你們手里,還有什么話說?你們把天霸碎剁到這里,我也自覺比賊子逆匪高貴些!”雷劍只是追問:“易主儿現在還在南京?她在哪座香堂?姓燕的,你不說,姑奶奶叫你死不了活不成!”黃天霸便用腳輕踩一下燕入云腳尖。
  “好,我說——”燕入云獰笑一聲,雙手在桌下托桌子暗暗用力,那桌子竟像活物一樣騰地彈起老高。黃天霸絕不遲疑,袖中兩包石灰粉和著六支袖箭只在一眨眼間便撒了出去,屋里頓時漆黑一片,彌漫著的濃霧嗆得人一片咳嗽聲。
  胡印中早已知這二人好狡异常,想不到這么多人貼身威逼著,竟然敢突施奇襲,見黃天霸揚手,便大喊一聲:“雷劍小心,暗器!”劈刀向黃天霸抹去,卻碰在一只磁碗上,稀哩嘩啦一陣響。人人蒙頭閉目,只見人影幢幢,呼喝之聲不絕,卻誰也不敢亂用兵器,便听有人呻吟:“打著我了!”有人叫:“這是什么,粘乎乎的?啊,血!”雷劍叫道:“都不許嚷嚷!把燈點上——他們上了梁!”她揚手就是一鏢。胡印中听燕人云“哎喲”一聲,舉刀上搠時,听房上屋瓦“嘩”地一響,燕入云已破屋而出,魚躍上了房頂。胡印中用刀猛地拋戳上去,卻被黃天霸在梁上“當”地一格,頓時火星四濺。黃天霸身上似乎有打不完的暗器,一手用刀支吾抵擋下面的刀棍飛鏢,一手不停地居高臨下揮洒。打得下面鬼哭狼嚎,往桌下柜后亂鑽。那燕入云在房頂上跳腳大叫“反賊!紀家店里有‘一枝花’党徒!快來人吶——”頓時便听遠處、近處大鑼篩得響成一片,巡街的兵卒打著一串串燈,火蚰蜒一般急速向紀家店方向游動。馬蹄聲、斥令聲,風雨中腳步踩在泥地上的叭嘰聲混成一片,給南京城的深秋雨夜憑空增加了几分恐怖和不安。雷劍眼見徒眾們一個個都乘机奪門溜了,見胡印中還傻乎乎的和黃天霸廝拼,一跺腳道:“快,石頭城上我們有人接應!”拉著就跑。
  黃天霸和燕入云一個從房上跳下,一個從屋里躍出,此刻滿街都是火把燈燭,到處都是人影,哪里還能見到雷劍的影子。黃天霸見官軍縛住五六個人,喝令:“全押到總督衙門!——入云,帶上人——你看我的徒弟們都來了,到石頭城上去!”燕入云暗地苦笑一下,答應道:“走吧!”
  雷劍拖著胡印中躲避著搜捕的官兵,在迷魂陣一樣的巷道里鑽來鑽去。她机靈得像燕子,滑得像泥鰍,几次被官軍張著,都閃避逃開了。他們不往石頭城方向,徑直向燕子磯一帶逃去。
  此刻的雨已經小了,西風還在一個勁地吹。寂寥的高堤上栽滿了子孫槐,叢叢灌木黑黝黝地伸向不可測的暗夜深處。長江漲著秋汛潮,黑地里看不清水色,發出不間歇的咆哮聲。一浪涌一浪地向堅實的大堤拍去,濺起一人多高的水花,在空中散去,落下,頃刻又重复一次,擊得堤石都微微撼動。舉目四望,只能綽約看見碼頭上由泊船里閃爍出明滅不定的幻火。那子孫槐柔韌的枝條,在風雨中時而被刮得壓倒掃地,時而又挺起濕淋淋的身子。除了風聲、雨聲、浪濤聲和秋葉顫抖的簌簌聲外,几乎什么也沒有,整個世界都在它們的喧囂之中。
  “現在怎么辦?”胡印中見雷劍嬌小的身軀裹在獵獵抖動的袍子里,縮著肩躬著腰,忙脫下袍子給她加上,歉疚地說道:“雷妹,別怪我,我是想救易瑛一次,恩怨扯平,不然我們這輩子心也不會安宁。要听你的話,不至于吃這么大虧。他們捉去的都是小角色,回頭我們再設法救吧……”見雷劍不言語,胡印中料是她仍暖和不過來,拉她斜靠在一個避風的樹窩子里,讓他偎在自己怀里,攏著她一頭濕軟的秀發,繼續說道:“我是個笨人,沒心思,被世道逼得走黑道,走到這一步儿,并不敢怨命——也總算見著了世面。現在我也想了,咱們避得遠遠的,找一個有水、有柴的山窩儿,我會种庄稼,你也學會了織布,誰也不來往,咱們自种自吃,將來我們有了崽儿,就過好了……”
  雷劍气息微弱地哼了一聲。胡印中摸了摸她額頭,不禁全身一顫,說道:“雷妹,雷妹!你燒得厲害!是涼著了?”雷劍這才從半昏迷中醒轉來,見是在胡印中怀里,滿意地笑了笑,說道:“胡哥,你的話我恍惚中都听見了……我高興,真的高興……我肩上著了姓黃的一鏢,流血太多……這地方,這地方不能久留,不安全,要走……”胡印中一摸她腋下,果然又粘又濕,這一惊非同小可,“嗤”地撕下褂子前襟替她隔著衣裳扎好。說道:“先找藥舖子,找郎中要緊,走!”就抱起她在怀中。
  “不是找藥舖子、郎中要緊,是找藏身地方要緊……”雷劍呻吟著說道,“去,去見步虛……”胡印中道,“那不是我們自己人,我料著曹鴇儿他們還未必出事,到她那里去!”雷劍道:“步虛不是我們一伙,也不是朝廷的人——為著他自己安全,會收留我們的……曹鴇儿太愛錢,靠不住……再說,我不想再跟易主儿,你是知道的……”
  胡印中什么也沒再說,抱著雷劍,沿著堤頂著風向西,高一腳低一腳踩著泥水直奔玄武湖方向而去。
  乾隆接到劉統勳和尹繼善的折子,已是十月初二。承德正在下頭場雪。草原上的白毛風,把輕得像碎絹片子一樣的雪吹得滿院翩翩起舞。在空中打旋儿不肯落地,因此,雪雖似模似樣地在下,地上其實只舖了一層白,連磚縫都看得清清楚楚。此時秋獵已經過去,蒙古各王爺都已离去。每日從北京轉來的大都是奏事折子,除了報陰晴、說年成、奉歲入之外,多是請安帖子,乾隆雖忙,卻只在延熏山館。此刻坐在燒得熱騰騰的火炕上,喝著釅茶看折子,時而隔玻璃望望外頭瓊花亂飛的雪景,也頗得情趣。見傅痝音菗茼Z踏著薄雪進院,乾隆隔窗便命:“王仁,給你主子娘娘挑帘子!”因見身后奶媽子還抱著裹得錦團似的永琮,便伸手拍炕,笑道:“把外頭大衣裳去掉,就在這炕上玩吧,給他苹果,叫他用小刀子學著削。”
  “老爺子!”奶媽子放下永琮,卻不肯給他刀子,正正經經的端容說道,“上回就划破了手,這可不敢使的,您還沒下旨意,可在我心里,早拿他當太子爺呢!”乾隆笑道:“他當然是太子。朕要的是拿得筆、也拿得刀的太子嘛!”皇后偏身坐在炕沿,看一眼弟弟,說道:“皇上今天好像很高興?”
  乾隆還是把裁紙刀遞給永琮,笑道:“一條糧足,一條兵精,一條武備,一條文修,今年都辦了,都好,朕自然歡喜。江南晚稻比去年多收一成呢!尹繼善說要多運一百万石糧來京,給朕的京師子民造酒。朕說,還得造個酒池來盛,不成了殷紂王了?但這一百万石還是要收,都補貼給阿桂練兵用。古北口天冷,用糧食換些羊毛氈發到軍中,不亦樂乎?”傅痚`身笑著,說道:“春秋之把醴酒無缺,尹繼善還是一番誠意。他送的百衲衣因不知阿哥身材,其實是碎布拼起來的大布,花花綠綠十分有趣。像老萊子在戲台上那种衣服,遲些叫人量量身体,叫棠儿來作。”奶媽子插口道,“外頭的布進來得當心。我們老舅爺家小表叔,就是因穿百衲衣,惹上痘儿。人不試過我不叫小主子挨身!”乾隆道:“你想得細,就是這么著,叫人試過,洗淨、蒸煮、暴晒,然后貢進。”又笑道:“你怕他削了手。你看,阿哥已經削好了,不但皮儿薄,也連得長——儿子,這就是能耐,跟你乳媽去吧!”這才轉臉問傅琚A“尹繼善和劉統勳的折子都看過了吧?”皇后見他要說政事,也斂身一禮退了出去。
  “奴才看過了,”傅琤耨e答道,“張某人突然瘋傻,實在太出人意料。‘一枝花’在四處廣布耳目,豈能坐而待斃?一定又走了。此事尹繼善和劉統勳防隙不周,有失職之罪,應該有所處分。至于張秋明,他是個瘋子,革職罷斥也就夠了。”乾隆道:“張秋明心地偏狹齷齪,瘋了朕也不饒!先帝手里有一個姓白的詹事瘋了,他是每天四更都去午門外望門行禮,用簸箕盛了白米到先農藉田,說是种糧,等著皇上來种。那也是瘋,張秋明怎么不瘋出這個樣儿?至于尹劉二人……就降級處分吧。”他默謀了一會儿,突然一笑,說道:“庄友恭中狀元,是宦場得意而瘋,張秋明軋錯苗頭,是宦場失意而瘋。功名,這么厲害?”傅痧犒D:“立德、立言、立功,三者有一永垂不朽,立德、立言不容易,也不實惠。立功的道儿上人就多,一登龍門身价十倍,并非他那一百多斤就果真值錢了,是那身袍褂值价多了。尹繼善要剝他那身衣服,他自然受不得,因秉气渾濁,就想不開,瘋傻就成為自然。因罷官羞憤自殺的,又何嘗不是一個道理?”
  說到“立言”,乾隆又想起修書,皺眉說道:“各省報上來的書單子,紀昀都呈奏過來了。新奇有致的才几百种,這怎么成?不搶、不奪,又不入門搜索,君父向臣子借本書,還給押金,怎么就這么推三阻四?再不然,朕要下詔,令文人互相推荐存書,看他們說是不說?借是不借?”傅睎~了一跳,這樣硬來,不但有藏書人家人人自危,惶惶不宁終日,且极易引起無端的訐告事端,借舉荐之名行誣攀之私,畏罪焚書的弊端,也可發生。宦場中人多有文士,常常窖藏家書,若和官場科場勾心斗角混攪一處,更會攪亂了大朝局。他思量著笑道:“皇上,如今是盛世,人人家家安居樂業,您是圣明太平天子,天下皆有口碑,還該是無為而治。儿子怕老子,怕借書不還;或怕老爺子看了有忌諱,受處罰,這是個慢慢打消顧慮的事。互相舉荐藏書,易開訐告之風,為征借書弄得有些小人興風作浪,雞飛狗跳牆地攀比咬啃起來,不是您的本意,也憑空添了戾气。小人們作惡會累及圣德的。”乾隆听著已經釋然,笑道:“朕是隨口說气話,并不真的要這樣辦。”傅琲Q了一口气,笑道:“君無戲言呢!”說著,王義進來稟道:“阿桂在外頭遞牌子呢!主子見不見?”
  “叫他進來。”乾隆吩咐道,因見傅痚_身要辭,虛按一下手道:“你不要忙著料理你那一攤子。訥親那份折子我轉給阿桂一份,他從古北口赶來,一定有不同意處要建議,你也一處听听。”說著阿桂已經進來,打袖下跪行三跪九叩大禮。乾隆見他一頭一身的雪,連脖子上的雪水也不敢擦,說道:“給阿桂擰把熱毛巾——你穿得太單了,騎馬冒雪喝風而來,也不防著生病!”因見王禮端著一小砂鍋野雞崽子香菇湯進來,還冒著騰騰熱气,順手指給阿桂,說道:“這是汪氏做的,——賞阿桂用了!”
  阿桂忙又謝恩,用羹匙舀一大勺儿咕地吸了,說聲:“好鮮!”頓時燙得攢眉搖頭,含在口中不能咽也不能吐,惹得乾隆和傅琱j笑不止。阿桂好容易咽下,說道:“奴才沒出息,出了西洋景儿了!”乾隆道:“你慢慢儿吃,誰和你搶呢?”便扯過劉統勳奏章來看。翻到后邊敬空上,援筆寫道:
  爾及尹繼善折已閱。朕原思爾二人素來持重,始未料及亦有此疏漏處,看來“完人”二字古今為難也。既辦差有誤,不能不儆戒,著即各降二級記檔存案。張秋明私欲不得,竟致瘋癲,泄露匪情,致使差使敗坏,情殊可恨,此人先偽君子而后真小人,面目亦可憎。而前尹繼善亦曾屢保,何無知人之明乃爾?朕亦為汝一歎,諒爾亦愧悔莫及,故不另作罰黜耳。設采訪遺書局辦理大佳。各省督撫征借圖書成效甚微,無人、無設施、無措施之故也。即行交部轉發,為各省效法之范也。
  想了想,在后邊又添一句,“百衲布已賞收,皇后甚感爾誠。欽此!”見阿桂滿頭大汗過來謝恩,乾隆便放筆,笑道:“朕推食食你,當得你這一謝。你几百里沖寒赶來,想必為了訥親的奏議有不妥之處了?坐,坐么!”
  “皇上圣明燭照!”阿桂欠身坐下,從怀中取出一張紙,窸窸窣窣展開,蹙眉說道:“奴才大小金川都看過,且深入過腹地孤軍作戰,情形還略知道些。訥中堂這個總糧庫設在下琅口,不知是哪個人的建議?應該殺掉他!”見乾隆招手,阿桂忙起身過來,把那張小紙攤在炕桌上,指點哪里是刷經寺大本營,從哪里進兵小金川,刷經寺周匝清兵駐營和莎羅奔打仗的慣用手段,說道:“從小金川的下寨到下琅口只有不到一天的旱路,從下琅口到刷經寺要足走一日,糧庫設得离自己遠,离敵人近,這是一大謬誤。”
  “嗯!”
  “糧庫西邊設兵太少,只有一個棚。您瞧,這是刮耳崖,旱路就在刮耳崖西北,莎羅奔的人易集易散,行動极快,聯絡极易,一千騎兵從北路走,那一棚兵無論如何不是對手。別說燒我們的糧庫,劫走一半也不是難事。這不是以糧資敵么?看來,訥中堂似乎就沒有實地去看看!”
  “唔!”
  “軍無糧自亂。奴才要說的就這一句!”
  乾隆沉思著看那圖,良久用手一搗,站立下炕,一邊想一邊踱步,說道:“這句話值千兩黃金!傅琚A你看看,朕沒有打仗,都看著不對。那張廣泗出兵放馬几十年,連他也看不出來?”傅琣迨w在留意,他自己心中就有一幅金川圖志,自然也百思不解,遂道:“那地方太潮濕,霉糧的事難免,也許是怕霉變,才放在下琅口!”乾隆生气地道:“糧食霉也霉在自己手里,不能霉到莎羅奔肚里!——昏憒!”
  “也不單為怕霉。”阿桂說道:“下琅口到刷經寺大本營有一條路可以通牛車,這里有一條黑葉河,訥中堂他們算計著可以用船運糧,說不定是這兩條動了這一相一將的心。殊不知下琅口离成都比刷經寺還遠,等于是把糧食多運一個來回。如果把糧食總庫設在這里——”他用小指甲掐了一掐盡頭寨,說道:“盡頭寨這地方偏僻,道路也窄,只能用馬馱人背,但正為出入不便,敵人來襲也不容易。把下琅口防護糧庫的兵力用來運糧防霉,那是綽綽有余——我猜訥中堂想把糧庫的兵力投入戰列。其實在川西打仗,蜀道淖泥中的軍糧一斤可頂四十斤。如果被莎羅奔搶走,彼得四十我失四十,實耗八十斤。糧食就是軍心,就是兵力,這個賬就更難計算。皇上,請斟酌奴才這一建議,如果不謬,立即下詔訥中堂調整布局。莎羅奔這么長時間不來襲糧,是因為他心智太強,怕中埋伏。一旦知道虛實,明白訥中堂的用心所在,早就沒這座糧庫了!”
  乾隆用惊异的目光盯了阿桂一眼,還是個英俊少年,剛剛留起的髭須茸茸的,還帶著微黃色,但額前眉心的皺紋稍一凝思便聚在一處,那是熬夜擰心血人百試不爽的證据。見阿桂的手背都凍得龜裂了,粗糙的手掌上厚厚一層老茧,乾隆又不禁一陣心疼。因問傅琚G“阿桂現在是副將銜儿?”傅睋晹b凝神想阿桂的話,忙道:“是實缺參將,吏部、兵部議了副將銜,礙于資格,還不能升實缺副將。”乾隆道:“什么資格?‘資格’二字單指年歲宦齡的么?叫考功司的人好好翻翻《說文解字》!用張廣泗就是用資格用坏了,盡打敗仗!給阿桂補實缺將軍。”
  “扎!”傅琣ㄤ社部A又對發愣的阿桂道:“怎么還不謝恩?——這是特旨簡任,無需再經吏兵二部考議。這樣,阿桂將軍在古北口訓練新營,就更加名正言順了。”阿桂本一失意旗人,性情原是豪放不羈,兵凶戰危、身處死絕之地數年,已是歷練得深沉有度,盡自心中興奮,卻壓得半點不露,伏身頓首說道:“奴才在金川并沒有寸功建樹。請万歲收回成命,待練兵有成,陣前立功后,再作恩賞,以為進步余地。”
  乾隆偏著腦袋思量有頃,大小金川煙瘴之地匯集大軍將近六万,飽受風餐露宿之苦,見阿桂身在帝闕之側驟升高位,确實會有人生怨望之心。遂笑道:“朕一言既出,焉有收回之理?放心,朕心里天公地道。訥親著進伯爵位,以下將士按甘苦勞績,分別具本議敘。前敵將士各人再加一兩月例。這樣,就不致于把你放在風口儿上吹了。”又對傅盚D:“古北口練兵,大小金川用兵,諸凡軍事,要詳明寫信知會張廷玉和鄂爾泰,要詢問鄂爾泰病況,叫太醫院奏复。朕只下恩詔給訥親,你寫信給他談糧庫的事,要他火速轉移。還有征書的事,告訴紀昀,只能勸導,不能硬來。給尹繼善劉統勳的信要多加勸慰,處分是處分,恩情是恩情,不要叫他們涼了心。就這几封信,又夠你忙一夜的了。”說完便擺手叫跪安,自己步出殿來。傅琠M阿桂還跪伏在地,听乾隆在滴水檐下惊喜地叫一聲“好雪”,正要起身,乾隆卻又踅了回來,要更衣、披鴨絨斗篷、蹬鹿皮油靴,對二人笑道:“你們都是忙人,朕可要討一個時辰的閒了。京師直隸報天陰,今天一定也下雪。傅睋棜n再寫信——不,專擬一份明發廷諭,著直隸總督、巡撫、順天府尹,所有親民官員都要下鄉去看,一是陳房陋舍,雪壓倒了的要安置,二是無力舉炊的還有無依無托的乞丐,要賑糧給柴炭。不許有凍殍、餓殍,要各道觀察巡視糾劾。就這些。”說罷親自挑帘出去,獨自尋幽探胜去了。
  博琠M阿桂從殿中出來,扑面一陣罡風襲上丹墀,激得二人同時打個寒噤儿,檐下銅馬上挂了雪,木鈍鈍地互相撞擊,發出像是核桃落在瓦罐里那樣的響聲。放眼看去,遠山已蒙在雪霧之中,柏牆松林和矮矮的冬青樹,白雪翠葉斑駁相間,像一塊塊巨大帶翠的漢白玉屏,矗立在万花狂翔的野曠之中。二人都為之精神一爽,廝跟著出了山庄儀門,正要揖手相別,卻見庄友恭披著蓑衣騎一頭灰驢過來。傅琱ㄧT笑道,“狀元公,今日難得雅趣呀!從哪里弄這頭毛驢?我也要弄一條來,几時到熱河的?”
  “是六爺啊,哦,阿桂也來了,”庄友恭忙下驢寒暄“我昨晚到的。心里一直懊悔:要是走慢一點,今日騎驢赴帝闕,沖雪而行,是何等雅趣!”又對阿桂笑道:“這些是你的戈什哈了?站得像釘子一樣,你練兵有方,准定升個副將呢!”
  傅琱ㄧT失笑,說道:“你這可估到圈子里頭了,阿桂現在已經是明公正道的將軍,品秩和我一樣了。”因見阿桂的從人果然像的一個個木樁子似的直立在雪地里。傅睎舋瓛酗H道:“有點精神,像個行伍的樣子!——兄弟們,告訴你們個好信儿,阿桂已經榮升將軍,旨意隨著就發到軍中了,好好努力巴結差使!”軍士們齊聲答道:“賀桂軍門榮升!”阿桂不便滯留,見人牽過馬來,一邊接鞭,一邊說道:“庄兄、六爺,我這就去了。容后再敘!”說罷一躍上馬,十几個戈什哈也都牽馬翻身上騎,在一片雪塵中遠去了。庄友恭熱衷功名,有個至死不改的痼疾。當年与阿桂都是一會中人,今日阿桂陡然建衙拜將,自己還是個小小的郎中,相比之下,不啻天淵有別,乘興賞雪的情趣,頓然消失。傅琩ㄔL一臉悵惘之色,生恐他再犯痰气,拍拍他的肩頭,撫慰道:“阿桂是軍功,要走文臣路子,還是比不上你這狀元公!你這次從京里來,沒見著錢度他們么?听說雪芹又离開了宗學,是怎么回事?”
  “我們曾聚過几次,后來都各自忙去了。”庄友恭一陣恍惚,神思已經定住,笑道:“大家都忙,好似食盡鳥投林。我臨來時見了敦誠,他說雪芹已經移到張家灣,那里有看守曹家祖塋的老輩子家人。敦誠原來也有庄地在那里,都有點照應,比起在北京是無法提了。他現住在三間草房里,我捎信請他進城,也不肯來,說是京師里正傳天花儿,怕孩子沾惹上。后來就再沒有信儿——六爺,他還是得有個差使,您得幫他一把儿。”
  傅痧萵o久了,底下靴子被雪水浸透,覺得冷,微跺兩步,說道:“開春我就回北京,只能到時候再說了。那個劉大鼻子不是什么正經東西,上回跟劉統勳說起《紅樓夢》,他說是淫詞小說,疑是雪芹寫的。紀昀也問過我,曹霑是不是曹雪芹?我葫蘆提儿用別的話掩過了,朝廷現在留心這些事,我們有官身的,更得留神儿,處在我這位子上,行動太扎眼,你可以給雪芹寫封信,叫他穩住神,別張揚書的事。我最怕紀曉嵐揣摩迎合磨勘書籍,那些‘魔(磨)王’們挑剔周納,鬼曉得會挑出什么刺儿來,不就敗坏了?——今儿我太忙,消停一點,咱們吃酒細說,好么?”庄友恭原本是要去拜謁傅畯撲滇陷慦滿A听見說“忙”,也就就腿儿搓繩,笑道:“你忙你的,我還看雪去”說罷騎驢而去。
  傅琤^匆赶回下處,略暖暖身子便寫信,第一封信卻是寫給棠儿的,只講“京師既傳天花,甚慮府中人和康儿惹及。嚴戒家人外出,可杜門謝客,勿以等閒視之”。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