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十二 檢校場風雪點營兵 据虎帳豆徂恤民瘼


  嘎巴早已听得雙眸炯炯,不言聲蹬靴子起來。早見各屋燈亮,住宿的軍官們有的圍桌說笑,有的鼾聲如雷,有的在院里提著刀胡砍亂刺,還有背著手看星星,哼著曲儿瞎轉悠,捏嗓儿裝女人唱昆曲儿,憋嗓儿唱銅錘的各色各樣不等,嘎巴也不理會,轉到前院門口,果見一溜儿黑影垂頭喪气站在東牆根,搔痒揉屁股的似乎也甚不安生,因見几個驛丁在茶房門口賣呆閒磕牙,便踱過去,指著東牆根問道:“他們的,甚么活計?”
  “回爺您的話了!”一個麻杆似的高個子驛丁正磕瓜子儿,忙吐了皮儿,在茶房門口一躬背陪笑道:“——一听爺說話,准是傅相爺從科爾沁調來的軍爺——這起子人是兩廣內地跑單幫的,專門販藥材咸鹽給莎羅奔,犯了傅相爺‘資敵七殺令’。原來都是卡子上扣住了,就地在軍營正法,這一撥儿是十天前改了令,‘商賈良民犯令押赴行營審讞決斷’才活下來的。押送兵士不耐煩,訓斥他們,敢情惊了您老高睡了。嘿嘿嘿……”
  嘎巴只“嗯”了一聲便轉身而去,裝作看稀罕的湊近那群人。但天色太暗,影綽只能見個大概,一共是八個人,繩穿縛胳膊蚱蜢似的一串儿,老的只有一個,粗形容儿五十歲上下,其余的都是三十多歲樣子,嘰嘰噥噥猥猥瑣瑣,一望可知都不是金川人,頓時放下了心。他轉著念頭想問几句話,卻見一個墩墩實實的小軍官過來,陪在他身邊一個兵嘻皮笑臉一頭走一頭說,卻是一口川腔:“好老板儿你咧……雖說這驛站留官不留兵,這是傅大帥親自要的人犯嘛!辣子不麻花椒兌,和尚不親帽儿親,你我都是川南人,兄弟們走一天山道,累扒了,這近處又沒有別的驛站,住客棧犯傅爺的禁令——兩間房,只兩間!明儿早起咱走路……傅大帥訓令里頭說的,各路人馬打老莎,誰不同力把誰殺!這黑天儿跑了一個,你老人家也有責任不是?”……那軍官走著听他軟磨硬纏,站住了腳,移時才笑道:“憑你‘辣子不麻花椒兌’這句鄉音,留你了——我還得防你打了敗仗,帶敗兵砸我這驛站呢!”手向北一指,吩咐麻杆個子:“老刁,北頭兩間廂房給他們。一間三個兄弟住,一間塞他們八個——咱們說好,看犯人是你們的事,驛站不管——叫大伙房剩萊熱熱,管他們吃飽完事儿!”說罷晃搭晃搭悠步儿出去了。
  這邊那位兵頭連聲道謝,送背影儿點頭哈腰,“您老好走——”轉臉命令手下:“老馬老何,這伙子死尸北屋里赶起!老馬看人,輪流吃飯,咱們吃完了再說這些龜儿子!”一轉臉又見嘎巴站在身后,燈影下見他戴著素金頂子,七品服色,便知是個把總,慌得一個千儿打下去,笑道:“自顧忙這些臭事情,沒看見總爺……你老吉祥!”
  “他們的干甚么活?”嘎巴指著哪串蹈蹈北去的黑影問道:“髒的!臭的——你們從哪里來?”那兵頭顯見是個老兵痞,順著他的腔嬉皮笑臉也變了蒙古調儿:“你老的北京蒙古來?這是一群賣藥材的——賣給莎羅奔的龜儿子的!我的清水塘子卡口上的伍長!捉了他們送大帥帳殺頭的!”
  “藥……材?”
  “就是金創藥的!啊——比如刀砍上去——”兵頭用手砍了一下腿,比划著說道:“流血的不流了!莎羅奔的不流,我們的流!”
  嘎巴裝著不懂,半日才“恍然大悟”,哈哈大笑道:“莎羅奔的不流,我們的流!哈哈哈哈……你很有趣有趣的,你叫甚么的?”“回總爺的話,小的名叫白順。”兵頭指著北邊過來的一個黑影子,“他叫馬鎖柱——那個看犯人的叫何狗儿……”正說著,姓刁的麻杆個子在東院門口喊:“吃飯了!”黑影子答應一聲:“哎!就來——我們白頭儿正和長官說話儿。”嘎巴這才知道他就是那位尖嗓門儿,點頭笑道:“他的嗓子很好的——賣梨的嗓子——你們吃飯的,吃過了我的那邊說話解悶的!”說著便轉身,白順又追兩步,問道:“請問大人怎么的稱呼?”嘎巴一擺手,順口說道:“格尼吉巴!”
  “割你雞巴!……”白順站著愣了半日才悟過來,捂口儿葫蘆一笑,顛步儿去了東院。一時便听馬鎖柱和一群人的狂笑隔院傳過來。
  嘎巴,踅身出了驛站,想了想,在驛站口兜了一轉,買了四只燒雞,又到一家小雜物門面買了几斤關東老煙葉,因見有蘭花豆儿,撮一個嘗嘗味道不錯,也買了二斤,鼓鼓囊囊抱回驛站放在桌上,一邊咀嚼蘭花豆儿,一邊思量歸金川之計:清水塘——他太熟悉了,過去兩站之地就是大金川!這几個兵有沒有點用處呢?在清水塘設卡,虧這位傅大帥想得到,那邊過去都是沼澤地,外人根本不敢過的地方啊!傅痝o么樣布兵,葫蘆里買的甚么藥?狐疑之中想到清兵勢大,嘎巴又复隱隱憂愁……正自胡思亂想,听得外邊腳步聲由遠及近,接著便是白順的叩門聲:“格大人在這間屋住么?”“在的!”嘎巴怔了一下才想到是喚自己,咧嘴一笑大聲道:“你進來的,我的格尼吉巴!”因听白順“噗哧”一笑,進門猶自笑得臉上挂不住,問道:“你笑的甚么?我一路的來,都笑!我問的不說!”
  “給大人請安!”白順瞟一眼桌上的大包小包,滿臉堆笑行禮起身,說道:“不是小人無禮,大人的名字這個這個……”
  “甚么這個那個的?”
  “……是罵人的話……”
  白順口說手比,好容易才把意思說明白了。嘎巴放聲大笑,抱著凳子道:“你坐的!你的伙伴哪里?哈哈……割你的不割我的就好!阿爸說這個名字是‘小鷹飛翔’,沖天的好!”白順忙頻頻點頭稱是:“小鷹飛翔!嘖嘖……自然是沖天的好……大人是從……科爾沁調來的?”
  “溫都爾的——大草原的!”嘎巴十分豪爽地大臂一張,“張家口的練兵,阿爸的喀喇沁左旗的將軍,送我傅睎蝔蔣人放火的!”見白順橄欖腦袋招風耳,小眼睛眨巴著听得傻子似的,又補了一句,“不殺人放火膽子小的,翅膀軟的,飛不沖天的!”
  “那是那是一一”
  “你吃的!”
  嘎巴推了一只燒雞給白順,自綽了一只,撕下雞腿,淋淋漓漓張口就咬,日中嗚嚕不清說道:“我要帶兵,阿爸說官兵朋友的!見了傅琝痟N升千總的!……大伙房的不好吃,沒有茶磚,肥肉的不好——你的朋友不來?”白順略一辭讓,也拿起一只,試著咂了一口,見這個蒙古小軍爺毫不在意,也就放肆大嚼,口中咕噥著仍在奉迎:“千總就是管帶大人了!管帶大人,您老要帶兵,准是這個的!”他伸出油漉漉的大拇指比划了一下,“一仗打下來,嘿!游擊、總兵、副將、將軍——您就往上升吧!蒙古人升官快著呢!——你說馬鎖柱!你听,他的腳步聲,來了——先人板板的,鼻子倒靈!——可惜傅大帥禁酒,不然這牙祭打得美羅!”說著馬鎖柱已笑嘻嘻進來,見禮寒喧好話一車,坐了就吃,卻奉承得不同:“爺是英雄的!將來長得大個子的——比莎羅奔還要雄壯!”
  嘎巴正啃雞頭,便扔了,問道:“你見過莎羅奔的?”
  “……沒有!”
  “他雄壯的?”
  “嘻嘻……我听說的……”
  嘎巴連連搖頭,說道:“這個咸的,你們吃的——留一只給你們伙伴吃的!我的不要大個子,不比莎羅奔,格尼吉巴就是格尼吉巴的!”說得白馬二人笑得捧著燒雞渾身哆嗦。嘎巴這才套問軍情,說道:“我剛從東北來,金川的不熟。傅大人不知調我哪里差使的。哪一路的兵莎羅奔的多?我去!北路?西路?南路?”
  “南路是兆惠軍門指揮,西路是海蘭察指揮,北路是麻子馬光祖指揮。”馬鎖柱撅了雞骨頭吮吸著骨髓油,津津有味咂舌儿說道:“您老一路過來見的這些營盤,都是川軍綠營,調過來專門策應北路和南路的,哪頭出事照應哪頭,統由傅帥爺居中調度。現在他老在成都,一入夏就把欽差行營移到汶川,過秋入冬金川沒了瘴疫,三路齊壓——嗯?”他用兩手掐緊燒雞,“莎羅奔的逃不掉,大小金川一個耗子也走不掉!”嘎巴笑著吃蘭花豆,說道:“西路的沒有策應?北路南路我知道的,爛泥塘陷阱的多,死了的多多!”“雖說死了的多多,我們的人更‘多多’!”白順吃了飯又吃燒雞,吃了自己一只又吃嘎巴剩的多半只,已是脹得臆怔翻眼儿,肚里作怪,將沒有啃完的雞腔遞給馬鎖柱,提起最后一只雞笑道:“‘官兵朋友’的!這只雞我送何狗儿的吃,回來還陪大人說話的!”說罷一路打呃去了。嘎巴便問馬鎖柱:“馬光祖的甚么人?他的厲害,海蘭察的厲害的?”
  馬鎖柱費了老大的事,總算把一團雞筋剔出來,心滿意足的嚼著,笑道:“當然是海軍門厲害,那是獨當一面的豪杰!馬光祖廖化清兩位軍門都是莎老爺儿的手下敗將。北路軍好比打惊了的兔子,是整軍過后重新建制的,帥旗都叫莎羅奔奪了去,至今沒有軍麾軍旗呢!兆惠軍門海軍門軍中號稱‘紅袍雙將’,都是了不起的角色,海軍門走西路,他路熟,曾跟著阿桂中堂爺到過刮耳崖——那是打不敗的將軍!”嘎巴點頭,他當然知道兆惠海蘭察都是慣戰悍將,思來想去,已經知道了傅琤為}大概局勢,再問,這個大頭兵也未必能說出甚么子午卯酉,便轉了話題,問道:“傅琱j人怎么樣的?整軍的嗎?殺了多少坏坏的……兵?”
  “傅中堂帶兵有門道的。”白順已是解手回來,一臉松泰笑著進來,接口說道:“北路軍打敗,敗兵跑得滿四川,到處‘坏坏的’——就象這里,燒雞沒有——”他指指煙葉,“煙也沒有的——擺出來就搶了的。還有女人,白天也不敢出門,出門就那個那個——弄了的!”
  “傅大帥到成都時,成都還在戒嚴。”馬鎖柱沒有自順那么饕餮,細嚼慢咽品咂滋味地吃著,嗓門儿也不似方才院里那么尖細,說道:“散兵游勇全省亂竄,逢店就搶,見女人就奸——象這樣的驛站,當時都是稀爛。大帥下令各處綠營張出告示:不管哪個建制的兵,一律到就近綠營報名歸隊,附近沒有綠營到縣丞處歸隊,三日之內不歸隊,按盜匪論罪,捉到就地正法!
  “一半天金川就安定了。各綠營收容所的兵,全部護送成都,在西校場整頓歸營。兵認官按冊錄名登記。听說沒有按時歸隊的有二百多人,只要不是缺胳膊少腿的傷兵,都在各營放炮殺掉了,半點沒有含糊!
  “大校軍那日是十一月初三,四川這地方地气熱,這季節正在換冬衣時節。校場西邊是傅大人帶的三千中軍,都換的簇新棉衣,旗甲鮮明。東邊是殘兵敗將,一個個破衣爛衫灰不溜秋都是叫花的樣儿。好好的天气,快晌午時候變了,云壓過來風刮過來,先是雨,接著雪也下來了,雪攪雨雨夾雪,校場上暗得天上扣了一口鍋似的。我穿的新棉衣都淋透了,站在校場口守門,風過來刀子似的,渾身都凍硬了。
  “傅大帥站在將台上訓話,‘金川敗仗,罪在訥親張廣泗二人無能誤國,与三軍將士無干。朝廷獎功罰罪,已將訥親張廣泗處死,其余人等一律不予追究,損毀百姓物件什佰事出有因,殺傷良民淫掠婦女者要依軍法辦罪。傅琩鴞飽A奉賜招撫大任,必以精白之心上對圣主、下臨三軍,禍福榮辱甘苦与三軍一例……’講著,‘唰’地撕開袍服,連油衣一齊摜到台上,只穿一件玉白短褂,雙手按著桌子。他的親兵戈什哈接著也便脫衣,都垛到台上。大帥指著西邊中軍喊:‘羅貴!中軍全部脫去外衣!’
  “東邊的人員說衣服不齊整,也還都穿得暖和,統手縮脖儿抓耳搔腮都听得不耐煩,听這一聲,都愣了!傻看著,西邊軍士已經解衣脫袍,連脫衣動作都齊整一致,一陣解刀佩刀聲響,仍舊挺風淋雪站得石頭柱子一樣!
  “‘冷不冷?’大帥臉色板得鐵青,問西邊的人。就听那些兵們齊聲大喝,‘大帥不冷,我們不冷!’大帥又轉臉問東邊,‘冷不冷?!’東邊這群東西他先人板板的,真是龜儿子養的,你猜怎么著?放拐彎儿屁似的一片聲嚷‘不……冷’,只有一個家伙叫得聲音尖,象半夜里遇了鬼,惊乍著喊,‘西邊的不冷,老子也不冷!’大帥看著東邊,叫道:‘自稱老子的站出來!’
  “一個小個子几步跨隊出列,單個站在將台下,梗著脖子說:‘傅帥,就是我!’
  “‘你是哪個營的?’
  “‘原張廣泗部下沙原和參將左二營守備賀老六!’
  “‘賀老六?官名?’
  “‘報傅帥,官名沒有!’
  “‘為甚么自稱老子?’
  “‘報傅帥,莎羅奔打我不服!我的一百兵沒有傷亡!我不見得比西邊這群丘八弱!’這小子也真的潑皮膽大,回身大喊一聲‘跟我進下寨的兄弟們脫衣!’眾人懵懂著,東邊隊伍里已有一群人脫了衣服,有的里頭沒穿內衣,竟脫得赤精打條,梗著脖子雪雨地里站!
  “大帥盯著這群人,足有半袋煙辰光,突然桌子一拍,大聲說:“好樣的!像傅琲漣L!賀老六歸隊,晉升你參將銜,補缺游擊!’用眼掃著校場接著說:‘出兵放馬斬頭瀝血,誰都知道是腦袋別在褲腰上的勾當,死都不怕,還怕冷!軍營里講究的就是殺气,有气你就跟著傅琣悀l我干,升官發財立功名;沒气給你盤纏,滾回你家熱炕頭!’這一來,激得滿校場上万的兵炸了窩,東邊的敗兵也都甩掉了號褂子破衣,跳腳大叫:‘我們跟著傅大帥干!’‘誰孬种是婊子養的!’……連我們站崗的川軍都心里火燙似的,冷的不冷了,縮脖子的也伸直了,號褂子也扔掉了——也真是日怪,還是那個風,還是雨夾雪,愣是不冷!”
  講到此處,嘎巴和白順都听得入神,連馬鎖柱仿佛也墜入了當時場景的回憶,忘了手中還有半只燒雞。半晌,白順捏了一顆蘭花豆扔進口中,咯崩嚼著,一笑說道:“大帥現在還在整軍,整的是川軍——老子們在前頭,泥里水里黑天白日向金川推進,他先人板板的在后頭鮮菜大肉攮搡著,一個個吃得肥肥白白,還要進城串館子看戲!美死這些龜儿子們了!”
  “漢人的不好,都是你說的龜——龜儿子的!”嘎巴心念一動,何不趁机和這三個“龜儿子”一道去清水塘,到卡子邊多少關口驗證關防都省了,說著一笑,“一一你們不是的!——你們在成都的几天回去?——我要去清水塘看看的!”白順問道:“格爺,您的真要去?那地方不好不好的!您不是……要見傅大帥……升官的么?”
  “升官不急的,那是一定的!”嘎巴笑著搖頭,從包里順手拿出一錠大銀,“銀子龜儿子的,牛肉燒雞一路吃的!看完了回來見傅——大帥的——我已經去過前線光榮的!嗯……你們明白?”
  兩個人看那銀子,細小的銀臍周匝竹葉銀紋縱橫,薄底上一根銀筋絲蘿到頂,足足的九五成色,少說也有三十兩的半個台州元寶,在燈下珵明發亮晃得人眼花。白順眼巴巴看著嘎巴把銀子收進鼓鼓囊囊的包里,唏溜著嘴道:“……這個……得到軍政司簽個關防……”馬鎖柱暗地推他一把,口中道:“毯毛的軍政司——格爺去大帳報到,分派差使沒十天下不來,再去軍政司簽那個鳥關防,不定就去不了了呢!甚么屬關防,我們過來過去,哪道卡子不識得我們?誰驗過關防?”
  “如果的不方便,”嘎巴無意間碰了一下那個包,里邊立刻傳出銀子碰撞的聲音,“我的就先報到。清水塘的不去,別的地方去一樣的,打仗的殺人放火的就行。”白順忙笑道:“格爺,兄弟跟您的對了緣份,大大交情的!到我清水塘玩玩的,那里我的當家的!關防的不要——一路熟人的,我們三個就有關防,我們的臉就是關防的!”
  嘎巴愣了一下,哈哈笑著點白順的鼻子:“噢哈!你有趣的……你的臉關防的,哈哈……”
  傅痗牳儐髐t欽差行營設在成都西城。這里原是四川巡撫衙門,巡撫金輝是革職留任戴罪從軍的人,未到傅睇Y任,早將衙門洒掃庭除,衙門里親兵戈什哈一個不帶,留給傅琝@護衛,卻攆了成都知府与成都府首懸合署辦公,帶著師爺書辦守在知府衙門隨听傅痗Ё磭令。傅痝誚y聰明睿智的人,不用猜便知金輝沒了訥親這座靠山,這番殷勤不但省了重建欽差行轅開支銷耗,往實里說金輝平素為官也還謹慎清廉,也不好過拂這番美意,也就笑納了。
  嘎巴和几個小兵在雙流軍驛里議論傅睍m兵有方,傅琣麂閬b總督衙門簽押房西的花廳里剛剛會議過,傳令成都知府鮮于功、城門領張誠友來衙訓令整飭成都治安。
  會議剛散,所有的軍將都离去了,只有北路軍副統領廖化清被留下來,金輝欲辭未辭,在花廳中間的金川形勢大沙盤旁巡邏,見傅琩S有逐客的意思,安了心,幫著小七子開窗放屋里的煙气,擺放凳子收拾殘茶,又招呼叫大伙房,“給大帥清飩一碗銀耳湯,泡釅釅的茶來,大帥要熬夜……”傅畯侐惜ㄨL意的,笑道:“老金,交待一個戈什哈管事的听小七子招呼就成,那些事叫他們下頭人辦。其實,就這樣會議,你要忙就說一聲,在衙辦事就是。這里說治安,是川軍有不少進城惹事生非的,你還是留任巡撫,听听也好——來,這邊坐坐。”
  “是,中堂!”金輝這才揩手踱過來,提著袍角坐下,不言聲將兩杯茶一杯捧給傅琚A一杯遞給廖化清。傅痧熊菮蝛蝒鷜鱆蚗Y,對廖化清道:“不要小瞧了我們這位老兄,當年云南苗叛,全省糜爛,東川府九縣縣城全部破潰,只有他帶全縣衙役和百姓死守不退,頂了三個月!——把家當都分給了守城軍民,到底也沒有失陷!張廣泗大軍入滇,又管看護糧道,為保一万石軍糧,二百個人又和兩千苗人對峙,打了一天一夜,援軍到了,他也累暈死了——這還是個文弱進士出身,要會武,指不定怎樣英雄呢!老金——別整日霜打蔫了儿似的,又沒有死了老子娘,振作一點,你那點子事皇上心里有數,傅琱]知道你!”金輝是個內向人,听傅畯z說自己履歷如數家珍,心里一陣酸熱,几乎就要墜淚,忙斂神微微一笑:“那都是過去的事了,傅相來,我一定重新打起精神,政務上料理好,還有運糧餉民夫調度征用,都是傅相一句話的事儿。”
  說話間銀耳湯已經端來,小七子又給金廖二人各換一杯釅茶,退后一步稟報傅琚G“主子,成都府、城門領來了,在簽押房那邊候著。”
  “你去請他們稍侯,我和廖將軍再交待几句話就叫過來。”小七子答應一聲回身便走,傅琤s住了,“廖將軍上次在下寨槍傷了肺,既有銀耳,包二斤交給他的戈什哈帶去——哦,給馬光祖也帶二斤。”他滿面倦容,起身到銅盆里撩水洗了一把臉,仔細揩干了歸座,對廖化清道:“留你沒有多的話,馬光祖先回刷經寺調度人馬。你開會來遲了一點,再交待几句。”見廖化清要起身恭听,手按了按示意他坐下,“今年春寒,本地人說逢這年頭金川有瘴气,所以一定要秋冬季動手。南路軍兆惠那邊步步為營向小金川推進,因為那里泥淖太多,易守難攻,北路還是主戰場,因為有個下寨,畢竟容易穿插。訥親的計划原本沒有大錯,漏子出了兩條,一是料敵不清,道路不熟;二是我軍沒有聯絡辦法,不能互相策應,各自為戰,反被莎羅奔各個擊破。”
  廖化清點頭,說道:“是!打著打著敵人就沒影儿了,偷襲刷經寺,截松崗糧道,軍情都送不到中軍。我們就象死蛇,一截又一截斷開由著老莎抬掇!”
  “莎羅奔已經把所有的糧食鹽巴被服運到了刮耳崖,老人女人和孩子也都移過去了。”傅痡殿蛬耳碗,目光在燈下閃爍,幽暗得發綠,“想必是要在那里死守!或是那里有通往青海西藏的道路也未可知——我已經寫信給岳鐘麒,叫他著意偵察,有路就堵死它!”廖化清道:“莎羅奔看來是不肯面縛投降的了,四万藏兵在大小金川周旋,三万老小到刮耳崖!大帥,這些藏人我佩服,有血有肉有骨頭。我最怕他們來個聚族自焚,我們臉上就挂不住了。”傅睄萛坐@聲:“我也耽心……最好是在大小金川混戰中生擒了他——現在沒有開戰,說這個話未免太早——不說這些空話,海蘭察飛鴿傳書,他營里傳喚將佐,用的是嗩吶,千總以上的官,每人一個號譜,夜里打亂了陣,嗩吶一響,就知道主將在哪里,吹嗩吶叫誰。兆惠是用的牛角號,道理也是一樣。方才想了想,你們是鳴槍叫人,恐怕不成,因為莎羅奔也有槍,土槍鳥銃火槍都有,你打槍他也打槍,響成一片就分不出信號——要改。就用他們的辦法,總而言之要一聯就通,哪怕你們學雞鳴學狗叫呢,我不管。這邊是主戰場,聯絡更是要緊,和我聯絡、自己營里上下聯絡、和策應軍營聯絡,都要有死章程。戰場上,聯絡就是呼應,就是戰机。你要想清楚了。從伍到哨、隊、棚、營,各級長官上下左右,一是打散了怎樣聚,二是臨時調動怎樣傳令,摘韭菜樣一根一根理順了。和我至少要有三种聯絡辦法,和川軍至少有兩种——還有糧食供應,開了三次會議了,這是不消細說。有備而無患,是千古不易的至理——就這些話,比如探測道路、輜重運輸,有些細務,回去和老馬再合計一下,缺甚么速速報我。”
  廖化清一邊听,手掐指頭記憶,听完起身,單手平胸“唰”地一個軍禮,說道:“爵爺放心!”接著便复述傅琠R令要點。傅睆◎N地點點頭,見他要走,又叫住了問:“你那里有五門炮?鳥銃多少支?”
  “回大帥,二十五支!”
  “把我衛隊鳥銃再撥給你十五支。我有三十支足夠用的了!”
  “謝大帥!”廖化清激動地說道:“我一支也不要。這仗打不贏,我和老馬說了,二十五支鳥銃全向我倆開火,把我們打成馬蜂窩抬尸見您!”
  “我不要你們馬蜂窩,我要莎羅奔!——炮隊要拉上去,走得慢也要拉!”
  “是!從清水塘水運大炮,不算慢。火藥——遵大帥的令,都用油布包了外用蜡封——還要回大帥,莎羅奔也有十几支鳥銃,也有炮,請大帥留意!”
  傅痧犒D:“金川不產硝、硫磺,他能有多少庫存火藥?小金川的炮繳還了官軍,大金川沒有炮。十几枝鳥銃還要用來打我的傳信軍鴿,這么大戰場,那么點東西是胡椒面儿——懂么?是個‘味道’!好——放心去辦差吧!”廖化清“啪”地一個轉身,佩劍馬刺叮當作響去了。
  這邊小七子去傳令鮮于功張誠友進見。傅痧瑪蛌鷜驉G“有人說敗軍之將無以言勇,我看不見得,馬光祖廖化清都是莎羅奔打殘了的人,北路軍帶起來,士气不比兆惠的低。馬光祖三月天打赤縛,在小黃河口探路,差點陷進泥淖里。廖化清和當兵的一起拉纖儿拖炮,一身傷疤亮出來,兵士們病號都起來跟著上去了——”說著,見鮮于功張誠友捧著手本一溜小跑進來,對金輝道:“你和他們講,進城的兵都是川軍,要全部赶出去!”說罷,要水漱口,坐在卷案中間,抽出北京南京遞來的驛傳信,用剪子一封一封剪拆。鮮張二人請安行禮也沒有理會。
  “川軍綠營調來這兩万人,是為策應馬軍門兆軍門兩路人馬用的。”金輝輕咳一聲說道:“不是讓他們到成都這個花花世界享福來的。我昨個儿便衣出去看了看,雜在人群里的兵触目皆是,有的游擊千總帶著馬弁騎馬進城,趾高气揚,有的采辦大車小車沿街買雞……買牛羊肉,成都市面上黃豆价漲了一倍,雞肉漲了兩倍,牛羊肉也漲了七成,采辦前頭走,買菜的百姓后頭搗著脊梁筋罵。還有串茶館听說書看戲的,直出直入。有的軍官還和商人在飯館里混在一起——這太不成体統!傅大帥早就有禁令,所有軍官兵士不奉命不許進城,兩位老兄竟是視而不見!”
  鮮于功和張誠友都低頭垂手站著,不時瞟一眼伏案看信的傅琚C听完金輝劈頭蓋臉這番訓戒,鮮于功翻翻眼皮清清嗓子,卻沒吱聲。張誠友道:“川軍西營管帶賈清源到卑職衙門說過,兄弟們在城外住,有些吃的供應不上,請允准進城采辦些打打牙祭;還有些藥物,頭疼傷風的長疥出癬的,軍醫照料不來;說這事請示過鮮于太尊,照先頭營例,每日允許出營一成五1,卑職不敢自專,請示了太尊,才放人進城的……”
  1一成五:即百分之十五
  金輝便目視鮮于功。這是個三十多歲的中年人,方臉細眉鼻如懸膽,白晰的臉上,唇下留著修得极精致的八字髭須,白鷴補褂下露著一條黃腰帶,一望可知是個黃帶子宗室子弟。他穩穩地站著,微一呵腰道:“回中丞。成都城外是頭一次駐兵,賈大人親自來衙說,兄弟們吃不上青菜,帳房潮濕,過了病气傳起疫來不得了。因此就允許了——据卑職想,這是軍政軍民一体勞師助戰的好事,從進城兵士情形看,大体也還安份,并沒有扰民的事——”他抬起頭看著金輝,微笑著繃著嘴唇,仿佛在說:“就是要頂你一下,你怎么樣?”金輝咽了一口唾液,說道:“不行!從明天起,所有在職軍伍人員,一律不許入城!”
  “回大人,”在旁的張誠友囁嚅著道:“這么晚了,怕傳集不到人……鮮于功也道:“這又不是敵情,何必急在一時……”
  傅甯搧菑摰悗H件,似乎里邊寫的事情惹得他煩躁,听他們羅皂,將文書一推,問道:“金中丞說話不頂用了么?”
  好半日鮮于功才道:“大帥……哪能呢?卑職們不敢那么眼皮子淺。卑職的意思……”
  “你知道‘一成半’是怎么回事?”傅痧萼_身來,背手踱步說道:“莎羅奔派四個細作站在城門口數數儿,就能算出策應軍人馬總數儿!”他倏然回身,皺眉說道:“你說不扰民——萊蔬糧肉漲价就是莫此為甚的扰民!”有這几句話,金輝立刻膽壯起來,言語也顯得有了底气:“成都不是前線。前線將士,馬軍門的兵只有冬瓜南瓜紅米飯,兆軍門就是泡菜就米飯,海軍門的兵更苦,十天才能吃一斤鮮青菜。這里干爽地面扎帳篷,豆腐豬肉青菜要甚么有甚么,還要用軍費買黃豆,三斤黃豆換一斤雞打牙祭!黃豆价漲,雞也沒了!叫松崗刷經寺和清水塘這些地方駐守的軍士們知道了,前后方如此旱澇不均,他們是甚么想法儿?”傅痚搮D:“三斤黃豆一斤雞是怎么個換法?”
  金輝苦笑了一下,解釋道:“黃豆產自奉天,吉林黑龍江,軍費補貼運到四川,自然比市面便宜,八分一大斗朝廷要貼進去三分。三斤黃豆出一斤豆腐,可賣到一斤毛雞的价,老百姓還能落下豆渣……”他沒有說完傅琱w經明白,笑道:“——我已經清楚。鮮于功,從明日起,庫存黃豆封存,軍庫也一樣,還有湖廣也照此辦理,三日之內盤清底帳,兩省統一用黃豆換活雞,仍是三兌一。把活雞活兔全部供應南北兩路兵士吃,還有蘿卜、蓮藕這些易運易儲的菜,也折价照此辦理。”金輝怔了一下,說道:“是。”抬眼想問甚么,沒有言聲。
  “今儿一天會議沒离這個屋,我們一同外面走走。”傅睌钁u伸張大大舒展了一下,吩咐小七子,“給我更便衣。那邊書辦房里我見還挂著几套便衣,咱們一道逛逛成都夜市。”
  小七子忙答應著,便張羅給傅琝韟蝖C自亙古以來,陪長官上司隨喜游散,是下司官最巴望不得的事,鮮于功張誠友也自心里歡天喜地,忙不迭過書辦房胡亂挑了兩件青布夾袍穿上,站在階下候著,傅琠M金輝已經出了花廳。
  “我們兩個這身行頭,象不象茶商?”傅甯搰搹菑v的灰府綢開气夾袍、黑緞團万字馬褂,又看金輝的藍團壽字褂,笑謂張誠友:“你兩位也很象賬房先生,我們算是一伙的——小七子,帶點碎銀子。咱們走——戈什哈一個也不許跟!”悠悠搖著步子沿儀門里石甬道緩緩而行。金輝還在尋思方才的事,說道:“大帥,黃豆換雞的事,做得不合算。听說老范(時捷)要去戶部了,他面儿上嬉哈,心里很精明的……”
  張誠友和鮮于功也對視一眼,這里沒有他們插嘴的份,心里也不以傅甯做M。傅睇揪Q地甩甩臂,笑道:“出去一喊‘大帥’就不成了。我是老琚A你是老金,他們一個老張一個老李!——合算!我一算你就知道了——啊……這是石榴花香……真好啊……”他仰望著湛青的夜空深深呼吸著,徐徐說道:“豆子到了兵手里,只是豆子而已,煮黃豆泡黃豆——豆芽也一缸一缸爛,茅房里看,拉出的屎豆子豆芽儿都沒克化掉……”這一說几個人都笑了。傅痡紫蛫D:“……是你們提醒了我——到老百姓手里它就又生發生業了。磨豆腐賣豆腐可以變錢,豆渣老百姓也吃得下,榨豆油可以供應軍需,油价也能平抑,榨油豆餅能作飼料,窮极的人也能糊口,還可做成豆醬豆乳豆漿來賣,不能養家么?軍營里有雞肉吃,老百姓沒有雞,雞价高了養雞的興頭也就高了——大兵過后似水劫,百姓支差支響都是精窮,還要從戶部調糧賑濟……這個帳算給范時捷听,他不笑不是忠臣好官!——還有北方調來的麥子、棉花,也要一例辦理——我當然不是說指望豆麥就能軍民兩興旺。這是思路,是我傅睎雩茼釭澈銝禲I”
  一般侃侃議論,不但見心思而且見胸襟。四個人心中且敬且佩且慚且愧,各人況味不一。


  ------------------
  一鳴掃描,雪儿校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