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十章


  和珅推詳物理人情可謂料事如神,轎子在和府大門口下馬石旁一停,門洞里一窩蜂般涌出一群京官,有內務府的朋友,也有鑾儀衛里的同事,還有上書房軍机處的筆帖式、書、辦、師爺甚至雜役,甚至雜役,這些人都在巴巴地等他下朝,拜賀他榮升軍机外放欽差。劉全一眼便見那夜替國泰送禮的人禿著個頭也擠在里頭。見和珅下轎,這群人有的媚笑有的諂笑有的憨笑有的傻笑有的微笑有的大笑,各自身份不同笑容也就有异,都是滿面堆笑迎上來,作拱打揖的請安禮拜的,拍肩握手的,有的故作豪爽放聲打趣,有的有意矜持誠摯寒暄,有的見縫插針套牢交情的,牛鬼蛇神各行其道。嚷著“這是天大的喜事——和大爺一步青云,要請客!”“少壯得意平步青紫前程不可限量!”“好爺的乖乖了不的!這一欽差出去,起居八座威名傳遍天下……我跟了您去吧?”“和爺這么年輕就宣麻拜相,大清開國沒有先例……”“圣眷优渥,獨占先枝了!”“天寒路遙,一路留心身子骨儿”……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和珅從容大方站在當地,听眾人說著一囤一車的頌圣言語,謙遜地微笑著一一點頭,待人聲稍歇,雙手一拱說道:“兄弟不敢。僥幸得蒙天恩,所以能有今日。一是圣恩不可負,只有勤勉努力,兢兢業業仰報高厚;二是貧賤之交不敢忘,糟糠之妻不下堂。諸位不嫌棄我,仍舊和平日一樣常來走動,該照應當照應的和珅不敢推辭。在家靠床睡出門靠牆,也還盼朋友們多多幫襯。今儿個來的都不要走,家常便飯留客——不過兄弟不能相陪了。我回來帶上行李就得到欽差行轅報到,有什么事等我出差回來見面說話!”說罷,笑嘻嘻地一個長揖,抬腳便進府去了。
  “各位大人,各位大人!”劉全眼見眾人又要向府里追和珅,伸開歡臂虛攔住了,大聲道:“欽差大臣奉旨之日不見外客,這是規矩。和大人有話請客,我劉全代辦——府里議事廳又寬敞又暖和,擺起桌子來,咱們吃他個一醉方休!”哄著撮弄著,和几個家人把這群狐朋狗友們都讓請進了府里。因見那個送禮的站在石榴樹下巡逡,笑吟吟過來,雙拳一抱說道:“這位尊兄貴姓、台甫?既然來了,請一同入席。”
  那人左右看看沒人,也抱了抱拳,皮笑肉不笑道:“尊駕‘滾刀肉”劉全,真個名不虛傳,這么好忘性么?我叫毛祖輝,是山東巡撫衙門的錢糧師爺——”
  “噢——噢噢——想起來了!”劉全恍然大悟,一拍腦門子笑道:“您瞧我這記性!毛老夫子,久仰久仰!”他倏地壓低了嗓門,陰笑著道:“現在人多眼雜,不是說話時候。和老爺此刻也不能見您。您送來的東西沒啟封,還在后屋禮品架子上堆著。主人很感國大人厚意,這次山東去見著面了要好好請國大人喝几杯呢!”
  毛祖輝听得品不出滋味,見說“沒啟封”,臉上變了顏色,嘿嘿冷笑,撫著酒壇子似的光腦門子道:“和我儿戲!老子吞刀吃火,也不是好惹的角色——只要我胳膊這么一揚,喊一聲‘和珅接了國泰一百万兩銀子!’欽差也就不欽差,大人也就變成小人了!”“要喊你就喊,喊出來你就是瘋子。”劉全笑道,“喊出來准要了國泰的命,我們和大人一根汗毛你也扳不倒!”
  “走吧,先吃酒,”劉全見毛祖輝發愣,推了推他膀子,“一切包在兄弟我身上。等吃完酒,我和你細談——告訴你,此刻和大人已經离府出去了。奉旨知會順天府,要封鎖你們衙門看折子師爺所!”
  毛祖輝像是突如其來后腦勺上挨了一悶棍,臉上慘白得沒半點血色,站在當地晃了一下才站穩了,喃喃說道:“封書房了?還沒到山東查案,這邊就動手了?這……這……”
  “別你娘的這副熊樣儿,還‘吞刀吃人’呢!”劉全拍了一下他肩頭,嚇得毛祖輝渾身一哆嗦,”這是奉旨的事儿,誰也擋不住!你就住在看折子書房吧?我給你另安置——我們和大人有的是辦法,別他娘的這么喪魂失魄的。人瞧了算怎么回事?”說著,拉了形同白痴的毛租輝進屋,向大家介紹道:“帶個新朋友大家相識,這是駐藏大臣阿穆哈大人跟前的師爺白修文先生!來來來,請入席說話……”
  和珅回府确實是打了一個磨旋儿就走了,先到后堂夫人屋里,說明了奉旨就要上路的話,長二姑也在,又叮囑了“家里家外都忙你一個,一是太太的病,再尋個好郎中瞧瞧,和吳姨姨好生相處。要有什么要緊事,和吳姨商量好了再辦……我那頭起居飲食,凡百事情都有人照料……”又說“甭記挂我在外頭串胡同找女人,欽差大臣動一步,几十個人跟著做規矩。怎么弄?何況我也不是那樣人……”說得一本正經,長二姑和上房丫頭們都偏臉儿陣笑。躺在床上的馮氏也不禁莞爾,說道:“別這么婆婆媽媽了,我們都省得……”
  和珅笑著出來,又到吳氏房中,見一屋子媳婦老婆子站著回事儿,擺擺手道:“你們出去。”吳氏已笑著迎起身來,只神情里帶著几分忸怩,張忙著還要倒茶,和珅道:“我立地就要走,你不用忙,有一大筆銀子出項,你交給劉全辦,我特地回來就為這個。”因將劉全支用五万銀子的事說了,又道:“這一項你支十六万,給劉全六万,那十万是你的体已銀子。我走了,你和長二姑處好,万万不要鬧生分。家政上的事她說怎樣就怎樣。我在外頭給皇上出力,你們別弄得后院失火。”吳氏道:“前頭你已經給了我一個庄子,我要那么多銀子作么?銀子都放出去了,賬上能動的只有十万多個零頭,還要翻蓋宅子,打得太緊了府里人受委屈……”和珅見她容光煥發,目中奕奕有神,湊近了小聲儿笑道:“真真的体貼心疼可人意儿的……你就瞧著辦吧!等我回來再酬勞你……”說著手伸過去,隔衣裳在她胸前捻了一下,吳氏嗔著打落他手,和珅笑著出門,一回頭見正房卷案上一封一封的桑皮紙包儿,站住了腳問道:“這都是哪來的?”
  “還不是前院那起子齷齪官儿!”吳氏抿嘴儿笑道:“見你得意儿升官,都赶了來送禮的!”
  “嗯……這樣不成。”和珅皺眉道:“叫劉全原封都退還給本人。就說‘君子之交談如水’,該給大家辦事還辦,每人送他們一包好茶,算我沒有慢客之意。往后這樣銀子一律不接——我去了。”
  ……這里出門打轎急行,走了約少半個時辰,隔轎窗遙遙便見順天府高大灰暗的三間倒廈門。順天府因是附廓皇城的首都政府,管著大興和宛平兩個附廓縣,下轄固安、霸州、昌平、通州、三河、香河、玉回、良鄉、房山、薊州、怀柔、順義、平谷、遵氏……二十八個縣治東西六百九十一里南北五百一十里,號稱“天下第一府”,其衙門規制,主官品秩都不同于外省,知府衙門府尹是正三品官位,和奉天府尹官級一樣,衙門与各省通政司平行齊觀。轎子漸漸走近,和珅見一大群衙役列隊站在府儀門外照壁前大空場上,几個吏目正在清點人數,詫异著下轎來,便見順天府尹郭英年穿著孔雀補服,雙手捧著手本一路小跑迎了上來,和珅情知府里已經得了消息專候他來,站著等他行了禮.也不接手本,雙手虛抬一下笑道:“郭瑤草,你這是弄什么玄虛?”
  “今日上午于中堂、紀中堂接見了我。”郭英年笑得兩眼眯成一條縫,“說讓我在府里等著大駕,有吩咐奉旨要辦的大案——今儿午飯我都是讓大伙房里開伙,刑名上的人一個不拉都得給我等著……哎呀呀!上午內務府趙堂官來說,約我一同到府上拜賀,后來又見著福四爺,說不用過專了,和欽差今儿一天忙得未必落屋呢……嘖嘖……還記得上午馬二傍子請客,席上吳鐵嘴神相,說您,五岳齊光山根明亮印堂生彩,二十五歲交大運,如來洪水猛獸不可阻擋,事事承意,行來百無禁忌。看看,應了不是?有旨今請先吩咐,完了事我請客!”
  和珅一邊听一邊笑,說道:“一大堆廢話,只有最后一句有用——你知道山東省巡撫衙門看折子書房不知道?”“知道!”郭英年道,“挨著屎殼螂胡同北頭,西折那座四合院就是——怎么,要抄宅么?”“要抄。”和珅沉重地點點頭,“不過,要掉一點花狐哨儿,不能明沖硬來……”說著,扯他過一邊牆角嘀嘀咕咕又交代了一气。
  郭英年邊听邊點頭“嗯”著,末了笑道:“這是外府里如今弄錢的法子。把堂子里的野雞都捉起來,審問哪些當官的去嫖過,然后抓人,連嚇帶鎮手,取保走人,送了錢沒事儿——只是這是犯規矩,不是犯王法,您要查撿書房里的奏折書信,我不能往里頭攪和。文卷取走了,山東巡撫衙門追問,我不好交待。可這又是奉旨的事,您要查看,只管查就是,就當我沒看見,這么著可成?”和珅笑道:“怪不的人都叫你‘琉璃蛋儿’,滑溜得像條泥鰍——好,就這么著兩便當!”郭英年還要解說北玉皇廟粥棚紛爭的事,和珅一拍他肩頭道:“放——心!瑤草你我誰跟誰呀!下頭人磨牙咬屁股的事往后還有著呢!——走,辦差去,等我山東回來,你給我弄桌好席面,吃了一抹油嘴儿,咱們好朋友!”說得郭英年咧嘴儿直笑。
  ……封了山東巡撫衙門看折子書房,天色已經向黑,冬日晝短夜長,和珅看表時尚在西正剛過不久。上半天會議,下半天城南城東又繞城西,家事公事攪著辦,足足奔波了五六十里地,饒是他頑筋潑皮,腿腳心思連軸動,也覺有點乏上來。抄撿書房時,別的衙役們都趁火打劫,旮旯縫隙地搜細軟扑金銀;他有心的人,只情撿著國泰的私人信函,一网包儿收取,也來不及翻看,兩只袖子里塞得滿都是信。郭英年還要請他吃飯,再三笑辭了,升轎直返繩匠胡同刑部衙門來。其時已經散衙,除了門上守值衙役,前院后院靜悄悄的蒼麻儿黑,連個人影儿也不見。他覺得內逼上來,到東廁里倒了呂梁缸似嘩嘩一陣子,這才輕松了,挽著襠系著褲帶出來,遙見簽押房也黑著燈,自言自語道:“說是在簽押房等我的么……怎么不見人?”正自詫异,見几個衙役提著燈,列隊緩步過來,走近了才看清,領隊的是刑捕廳的堂官邢建業。和珅和他极相熟的,叫住了,笑道:“老邢,吃過飯了?劉司寇和錢都不是在衙門么?這會子簽押房黑洞洞的,都到哪去了?”
  “啊——是和大人吶!”邢建業已年過耳順,身子還健得像頭壯牛,見是和珅,呵呵笑著聲音洪鐘似的,拱拱手說道:“都在后堂呢!于中堂、紀中堂還有李軍門,奉旨來給三位欽差送行——瞧我這眼神儿,還以為您是讞獄司的師爺下值了呢!老了……不中用了……我帶老爺過去……”說著便前頭走。和珅知道此人也有侍衛身份,也就不敢拿人,一邊走一邊笑道:“論說你也不容易,這么大歲數了也該歇歇儿的了,還要來這里查夜值崗——回頭我跟崇如大人說說,這些差使叫年輕人做就是了。”邢建業道:“万歲爺親自點我跟你們出差,這么体面的事有什么累?再者我是個使力不使心的,一歇就有病,犯賤!我三個儿都叫他們跟著,我得叫他們見識見識什么叫辦差!他們太嫩也太嬌了……上回叫他們跟劉大人山東去,叫人圍了,一封告急情愣送不出去,回來還傲得大腊頭似的跟我說嘴,叫我照臉啐他們一口:几百個泥腳杆子就嚇得你們躲廟里烏龜不出洞儿,還敢在老子跟前顯擺!什么十三太保,邢家三雄——熊包儿!”
  和珅听他嘮嘮叨叨說“當年跟乾隆爺下江南”——這是連黃人霸的十三太保都捎帶進去了,笑著心里一動,問道:“這次都誰跟欽差,除了您一家父子,黃天霸的徒弟們去不去?”邢建業道:“毬太保!十三個人儿打架累死一個,剩下十二個,只有黃富光、黃富宗毛黃富揚、黃富名五六個人還囫圇,剩下的不是斷胳膊就是瘸腿,還‘太保’呢!這回万歲爺還點有梁冒云跟腿儿,也在里頭呢!唉……話說回來了,也不能說這些太保無能,如今太平久了,他娘的人都變了性儿!都像躁气得了痰症,動不動就發邪火,操家伙就想打架!一招就一群,打東家抗官府,滅門抄家都不帶寒磣的——山東泗水劉賢魯,就為繳租時候過秤的說了句‘里頭稗子糠殼儿也忒多的了。你家風車子要坏了好好修修’。這不是閒話一句么?就打起來!——几千人一個招呼就起來砸東家糧倉!為這一句話,福四爺殺了七十多個人——你說說如今這事儿還成世道?”說話間已到后堂天井,果見上房燈火通明,因為里頭亮,隔著竹簾看得清爽,八仙桌上擺著菜看,劉墉、錢灃、于敏中、紀昀、李侍堯都在,居然還有福康安和戶部郎中郭志強!心里詫异著跨步進去,除了劉墉,眾人都從座中起身見禮。和珅估量座次,正中是劉墉,挨次于敏中左陪,右邊下首第一位是錢灃,主位右邊椅子空著,料是給自己留著的。還待遜座,劉墉拍拍椅背說道:
  “當仁不讓么——你該坐這里,不要讓了。我估著你還要一刻才得來,他們還有事要回去商辦,就作主先坐下說話了。”
  “沒干系沒干系。”和珅笑著一揖入席,接過衙役獻上的茶,說道:“要不然還能早一刻回來呢!有兩個師爺帶家眷住京,几個婆娘拖著不讓拿人,又吵又鬧,殺豬价哭啼撒潑儿叫撞天屈,說她們男人‘是正經人,花酒都不許他吃,哪有逛窯子的事?’又說要撞景陽鐘告順天府……好容易我才哄住了……”紀昀笑道:“你怎么哄人的?”和珅道:“我說你們真是一嘴吃個砂鍋——只知道脆不曉得牙磣!你們告過御狀沒有?那都是冤沉海底死絕命亡万般無計昭雪的人才肯走的道儿!先在刑部門口攔轎,扒掉褲子光屁股揍三十棍,再滾釘板背狀紙,沒准儿還不接你的狀子,官司打贏了你還落個‘以民告官’發配出三千里去苦役——你們男人也就是個風流罪過,犯事儿极小,過堂取保平安回家,照樣吃飯過年——你們這么折騰,本身罪過比你男人更大!來,她們抗拒官府,咆哮阻扼公務,統都給我拿下!——這么一哄,都不鬧了。”
  說著眾人都笑,和珅看那席面,雖然熱香流溢琳琅滿目、滿桌都是碟子,什么青芹拌蓮菜片儿、苹果片、桃酥、清蒸酥肉,還有五香魚、干貝燒菜心、水晶蝦、白斬雞、炖火腿、燒二冬、燴三鮮諸類各色,沒有什么貴重菜,通算也就值二兩六七錢的光景,只正中擺著一個盤龍汝瓷扣碗,瑩白如玉的糯米扣碗儿上面嵌滿了小紅瑪瑙珠子似的櫻桃,名字叫得好听“雪山紅玉”,其實也應不貴,只碗提耳處貼著明貴標簽,上邊寫著“XX廚子敬制”,“座”在紫檀木台座儿上格外出眼,一望可知是御賜的膳菜,和珅頓時明白了,不是紀昀、于敏中小气,既然皇帝賞菜,別的菜都不能比它更貴重。見劉墉起身小心夾了一粒“紅玉”,忙也照樣辦理,其余眾人也都依樣葫蘆,這才大家隨意。
  座中諸人都是位极人臣的中朝貴介,人人要講規矩擺气度,于敏中、和珅、郭志強三人還是頭一次与紀昀等人同桌就席,又有個“禮送榮行”的昀題目在里頭——這樣的筵席永遠都是擺擺樣子而已——宁可“吃過”了回去再吃也斷不肯在這里饕餮飽餐的。因此,劉墉動箸、紀昀勸菜,大家也便動箸、寒暄讓菜,都像提線木偶般僵板呆滯,三巡敬酒“一路風塵保重”草草具食,劉墉說聲“方便,多承厚意”便起身,眾人也就紛紛离座,都“飽”了。
  “于易簡昔年和我曾一同受教于黃老先生英年征君。那時文章人品也都還好。”一時撤席散坐,于敏中拈須歎道,“誰知世間物情鬼域為幻,說變就變了。三位大人去,万万不必和他客气,查出眉目就拿人抄家,著我狠狠地揍他!他這樣不爭气,真叫我掃盡顏面,辱沒祖宗敗坏門庭,想起來就气恨悲苦。可他畢竟是我的弟弟,待到結束,我還是要去求皇上恩典,保不住他也是他的命,一碗涼漿水飲我還是要送他的……”說著,淚水已經涌眶而出。眾人無可安慰,都只黯然不語。劉墉不能沉默,歎道:“中堂不必過于神傷,這話我听著也覺心酸,目下先要把案子查明,國泰婪索屬案貪賄不法,于易簡有多少染指還不甚了級。他是布政使,國泰賣富鬻缺,沒有他作悵什么事也辦不成。倘若只是媚上逢迎,那就只是另案處分的事,如果陷得根深,兄弟只好待讞明之后去向皇上求憎,公義要明白,私誼權衡。于大人見得是。”錢灃忖度著,原以為于敏中必定要痛斥于易簡,一味“嚴辦”口風,撇清自己塞住眾人的口,听他說得有理有致有情,且是沉痛誠摯,也不禁心里一陣空落,徐徐說道:“劉大人這話也是我心里要講的言語,就是親兄弟,也有柳下惠、柘之分。他早已獨立門戶,又遠在千里外做官,近墨染皂只能怪他自己不修德品。于大人方才說的,學生听了十分感動,足見大人風節,也知大人情怀。”
  和珅原是最能幫鬧湊趣儿說話的,俗語說的“混子”,能把場面攪得熱鬧歡悅起來,但此刻几次欲言三緘其口。一是覺得了自己“不上台盤”,這么得体有分量的話措詞不來,自慚形穢“太俗”;二是“副欽差”身份局定了不能亂說,更要緊的是他袖子里鼓鼓囊羹還塞著些“不好意思”的東西,無論如何帶著鬼祟,“人話”不能說得气壯,憋了半日,繃出一句話來:“請中堂放寬怀些。”于敏中卻轉了話題,偏轉臉問郭志強:“方才你和福康安赶來,說有事要稟,是什么事?”
  福康安騰地蒼白了臉。他的大名從來還沒人敢這樣直呼過,在座的紀昀一向叫他“世兄”,劉墉以下從來都是稱字而避名,“福四爺”、“福爺”、“四爺”,連乾隆本人,私地時常也叫他“康儿”。他立有軍功封著侯爵,身在一等待衛之首,素來心志高傲,一心出將入相,圖繪紫光閣名垂竹帛。于敏中這樣粗疏,直是視他一個相府衙內,他的自尊心被于敏中輕輕一刺,立刻滴出血來,嘴角吊起一絲冷笑,偏臉對郭志強道:“你給他稟。”眾人立刻鴉雀無聲。
  “有兩件事要稟紀中堂、于中堂。”郭志強在壓得透不過气的沉默中說道,“一是隨赫德從天山大營給戶部發來諮文,秋天發了泥石流,從天山到烏魯木齊有一千多里道路沖坏了,得赶緊維修,這筆銀子已經撥過去一半,就再撥完了也不夠使,請示從軍費外再調撥二十万兩,總計是六十五万。這個時候正是冬天,部里想著春天雪化后好走路,隨赫德又給傅中堂寫了信,說沒有現銀招募民工极難。傅中堂現病著,就由四爺帶我過來了——這是一件。”他舔了舔嘴唇又道:“再一件是蕪湖糧道發來的,福四爺去年九月帶兵彈壓泗水縣張魯賢父子倡亂不變,從糧道上借了餉銀五万兩,現在虧空銀子得赶緊補上,蕪湖糧道去年上繳庫銀四十八万,有旨意明年春天備荒,備荒的銀子稍有短缺,道里能自己設法,但旨意里說泗水等地民風刁悍易于生變,大兵剛剛征剿過,‘盜戶’要加意撫恤防范,不要等春天時措手不及,這樣算下來,戶部應得撥給蕪湖道十万銀子才能彌補差使。請中堂裁度。”說著,雙手捧上一疊文書請紀、于二人過目。
  紀昀接過來只看看封面便交給了于中敏,笑道:“到處都在伸手要銀子,銀子真是好物件啊!往常都是簿中堂料理這些事,后來又是阿桂,我這大學士只講琴棋書畫,不問摸爬滾打,要多听听眾位的意見,福世兄你有什么章程?還有侍堯,今晚怎么這么寡言罕語?”話音剛落,于敏中問道:“什么叫‘盜戶,?”
  “盜戶就是匪屬。”郭志強道:“還有從匪造亂的人家統稱‘盜戶’。這些人都是赤貧,又都信奉邪教,互相串通聯絡救護,一家有事百家呼應。所以极易受人煽動鋌而走險——我在山東當過縣丞,听見‘盜戶’兩個字,衙門里無大無小一齊頭皮發麻!”紀昀笑道:“老于沒讀過《聊齋》么?里頭寫一個狐狸精,已經讓道士收進葫,蘆里,還在里頭大叫‘我盜戶也!’”几句調侃,本來已經常了戾气的屋里氛圍頓時一緩。大家都笑了,只福康安一臉漠然,雙手按膝端坐不語。
  李侍堯今天一直都在發悶,今晚送別劉墉,几乎沒有說話。上午在軍机處听得小軍机烏拉蘇遞了個悄俏話,叫他謹防有人“砸黑磚”,說內廷過來消息“口風不好”。什么“黑磚”又是什么“口風”卻一點也摸不到頭腦,他帶兵打過仗,又干過銅政司“銀台”,出任巡撫又當總督,管錢管物又管人,一向雷靂風行殺伐決斷剛明,得罪的人到底是誰,有多大來頭,又是什么事由,一時心里亂麻一樣,理了多半天也毫無頭緒。直到紀昀點名問話,才覺得自己心思太重,連眼前的場面都顧不上了。趁著几句笑語他穩住了心思,說道:“我有几句萏蕘之見。請二位中堂酌定。既然出了泥石流的事,運銀子万不能等春天,春暖冰化,道路更難走。隨赫德要六十五万,是打著虛頭的。因為戶部不比兵部,給銀子從來掯勒,‘漫天要价舖地還錢’,預備著你攔腰一刀。這一層不必向隨某人挑明,只說各處用銀子多,請將軍体恤戶部難處,戴頂高帽子給他,銀子四十五万即刻撥去,實在不敷用再補。在天山招募民工那是扯淡。建議隨將軍把這銀子補入軍費,賞給軍健補進伙食,那些兵就是強勞力,一個頂得三個民夫,又有賞銀又打牙祭,當兵的沒個不歡喜的。這么著,天山大營准沒話說。”
  一頓話說得紀昀連連點頭,連福康安也暗道:“父親說李侍堯渾身是計,果真不假。”剛綻出一絲笑容,于敏中說道:“皋陶說得切實中的,既如此,先撥四十万去用,不夠了再補。就是盜戶的賑恤,也不能太大方,有些毛病是寵出來慣出來的。每次都打得富富余余的,寬了又寬,驕縱出來不得了。”這話原也不錯,但誰都知道福康安賞賜士兵最“大方”,動輒千兩万兩揮金如土,是有名的“威福將軍”,此刻說來,竟似專門指責他的,連帶著前頭的話余波未息,于敏中不知不覺已連連傷了福康安,福康安倏地收了笑容,雖不動聲色,眼中己閃著陰寒的光波。紀昀現在名位還在于中敏上列,听他言詞不遜,連個商量也沒有,也是一陣不快,轉臉問道:“世兄,你看怎樣?”
  “我還想听听于中堂補給蕪湖道的事怎么安排。”福康安端坐不動,一臉假笑說道:“當時劉司寇被圍在皇路集,我在曲阜代皇上祭禮,告急信傳到我那里,江南大營駐兗州的營兵調了二百五十名,加上府衙、泗水縣衙的衙役,還有我的親從馬棄,共是五百人。餉銀是我借的,責任也是我的,所以也很關心。”
  于敏中眼皮急速跳了一下:“什么?五百人,五万餉銀?!”福康安臉上笑容不改,笑道:“是!怎么,多了么?”“多了。”于敏中這才留意到福康安神气不對,滿臉的傲慢簡直毫無掩飾。他當然知道福康安“圣眷优渥”,但他自己生性本就是個剛愎人,“守正不阿難為強曲”是乾隆給他的考語,福康安這樣恃寵驕縱,不能向他委屈下气,因不緊不慢說道:“一百兩銀子是小康人家的一戶家產,陣亡有功人員也只是這個數。你這樣賞銀,天山的隨赫德,還有兆惠海蘭察都照此辦理,把圓明園賣掉也不夠用。”
  “就是要給征剿士兵一個小康,就是要按陣亡人員賞責!”福康安揚著臉垂著眼瞼,滿都是“‘就是’要頂你一下”的神韻,口气硬得像釘子,措詞卻不肯失禮:“于中堂,大軍征剿与小隊奔襲是不一樣的。泗水縣暴動魯南魯西震動,不但饑民,也有教匪四處煽風點火。我接報是‘四千暴眾’,一夜奔襲到達,已有兩万人圍攻一那是人海!桑叉、菜刀、斧頭、鐮、鍘、鋤、鎬舉得樹林一樣!敵我眾寡如此懸殊,不甩銀子激勵士兵用什么?我發銀子時就大喊‘按陣亡的例發給賞銀,沖到那個高台上去殺人!’老實說,我至今還有后怕,后怕許的銀子少了呢!于中堂,万一扯旗放炮,各地白蓮教香堂聚合起來,朝廷不知要耗几百万庫銀才能平息下去!”
  眾人此刻都听得目眩神搖一陣陣心悸,李侍堯想起劉墉在天街的活,和福康安說的印證,不禁歎道:“山東人真難惹。”“不錯,‘坑灰未冷山東亂’千古名唱,豈可掉以輕心?”福康安道:“要人家賣命,就不能吝惜買命錢——這就是福康安的章程。”和珅緊接著湊上一句,“福四爺處置得是,這事一是干得快,二是鏟得淨。不單是個軍事,彌亂于初萌,剪暴于俄頃,化小銀子省了大銀子,有政治、有經濟之道。”說罷,看一眼紀昀、于敏中,身子向后靠了靠,“國家在西部用兵,中原不能后院失火,這次去山東,除了泗水,其余的州府主要著意留心賑恤,看似費了,長遠說是省了。”
  “听來倒是惊心動魄的。”于敏中自嘲地一笑,“不過蕪湖的銀子還是照數給吧。不是我勒掯吝嗇,用錢地方太多了,到捉襟見肘肘候儿著急就遲了,山東的事也不要弄得風聲鶴唳,左不過是些么么小丑跳踉作亂,烏合之眾能成什么气候?不但山東,還有江西、貴州、山西、河南、淮北,哪年不矚免几百兆糧食?皇上仁德年年免賦,庫入自然減少,用項又年年加增沒有底沒有頭。上次見皇上,旨意再三諄諄告誡,不能寅年吃了卯年糧,我也是不得已儿。”
  朝廷開支浩大,這誰都知道。但福康安听著卻左右不受用。誰“風聲鶴唳”?又是什么“烏合之眾”?惊心動魄還來個“倒是”!在在處處都似在說自己張大其辭嘩眾取寵,因冷笑道:“有些事坐在翰林院永遠想不懂,坐在軍机處也照樣懵懂。寅吃卯糧我也曉得不好,那和大頭兵們有什么干系?國庫空了,老百姓窮极了,銀子是誰吃了?該問問那些黑了心的墨吏!整頓不了吏治,民不聊生國將不國,恐怕相公們難辭其咎。財庫匱乏,掃一掃外省督撫們的庫縫儿只怕也就夠了。隨赫德跟隨家父練兵多年,不才也和他十分相熟,他不是個說假話的人,請二位中堂留意。”說著看表起身端茶一飲,“家父臥病沉痾,侍奉湯藥不敢久廢,少陪了。”向眾人團抱一揖,拿起腳便走。和珅見眾人尷尬坐著,一笑起身道:“我代崇如大人送送。”便隨出來,已見福康安站在東院門首,挺立著喊:“胡克敬,給我備馬!”一回身又對和珅道:“不敢勞動相送,兩個相爺在上頭,你還回去陪他們!”說著,胡克敬已牽著馬出來,便往外走。
  “四爺別生气。我在旁邊听著,是話赶話的誤會了。”福康安的步子跨得很大,和珅几乎是碎步小跑著緊隨,口中緊忙賠笑說話,“要是傅中堂、桂中堂在,斷不至有生分的。紀中堂向來管的禮部,于中堂又是生手,文治上頭是好的,軍務上頭真的是懵懂。他剛來軍机,不但理事儿不能有疏漏,也還要有所建樹才能立起威信。四爺您得成全他……”
  “呸!”
  “著看,看看,還是生气了不是?”
  “他就是小瞧人,以為我不過就是傅琲漱I子,皇上的內侄!要叫這种人帶兵,敵人沒上來,先吃自己戈什哈一刀!”
  “人情勢利我不敢說沒有,皇后薨了公爺病著!雖不這么想,恭敬心減了的事也是有的。紀中堂我看無可無不可的,于中堂心里不好過,為于易簡的事犯著嘀咕,言語說話不養人,這都听得出來,也不過壓一壓您的盛气,別的心思我敢保沒有。四爺今儿說話也有不檢點處,那還不是因為家中老父病重,這邊公務又不順心——所以我說是不痛快人遇見了不痛快人,心里都窩著別的火,話不投机是自然的事。”
  “笑話,我有什么‘不檢點’的?”
  “……您講……相公們難辭其咎。于某人是剛進軍机的,軍机首輔大臣還是令尊大人吶!”
  這還真的給挑出“不檢點”了,而且挑得堂堂正正無懈可擊——福康安站住了腳,望著刑部儀門口在風中晃蕩的兩盞米黃大西瓜燈,噓了一口气,說道:“他們這般存心,可見本來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不是好料——老和,你到山東,給我狠整!不要怕,不要手軟,只要秉公,管他難受不難受!什么國泰、于易簡,只管拾掇——要我說話,我就到皇上跟前給你說!”
  “四爺,我有直奏皇上之權,一定盡心辦理。”和珅說道,天色太暗了,看不清他是什么臉色神气。


  ------------------
  一鳴掃描,雪儿校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