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十七章


  顒琰和王爾烈在東屋安置下來。“在家靠娘,出門靠牆”,顒琰的舖蓋自然設在東壁下。進門一張床是王爾烈住。這屋子既小,兩張床夾著一張桌于還有一把老梨木椅子,只剩下窄窄一條轉側之地。王爾烈船下步行半日,腿腳有點累,但暈船的毛病卻好了,精神煥映得臉色泛紅,靠牆坐在床上,就著油燈凝神看書。一轉眼見顒琰雙手捧著茶杯皺眉沉思,笑道:“十五爺,人說你端謹木訥。我看不是的了——東宮里師傅十几個,侍講二十几個,阿哥宗室子弟二十几個,日日在一處,看誰都一樣——這次出差跟您几天,覺得和宮里看脾性舉止都有不同,您才气內斂,只是個名心收藏,半點也不木訥。”
  “是么?你看著書想這個,是一心以為鴻鵠之將至了。”顒琰一笑,目光熠然一閃。但也只是一閃而已,隨即又變得恬淡自若。“公事公辦出不來際遇。毓慶宮里規矩大,就是師生朝夕相處,讀書作文之外揖讓禮見而已,不能見真性,那就白頭如新。”他平素并不熟悉這個王爾烈,毓慶宮是康熙年太子讀書所在,自經雍正朝之后,規矩越來越大,尺寸進退都有制度,總師傅(太傅)、少傅、侍講、侍讀層層的輪流當值,見面唯唯循禮如對大賓,退如游魚相忘江湖,王爾烈也只是“知有其人”而已,只覺得他是個端學書生罷了,出京這些日子,頭兩天生,后來王爾烈暈船,水米不進昏得毫無精神,只是這半天同道,才算是有了點際遇。他原是覺得王爾烈有點木訥,听王爾烈說他“木訥”,這份爽直也使他好感。然他畢竟是個深沉人,天生的少年老成,不愿過多流露親近,因道:“下船半日、溫涼世界判若天壤啊!一路見到那些官儿官話連篇,比照一下這百里荒地,怎么叫人不感慨?和坤還要在德州大興土木花天酒地地鬧!你今晚用我名義寫信給劉墉,他這個正欽差是干什么吃的?由著和砷胡折騰!”
  王爾烈放下了書,見桌上現成的瓦硯,倒了茶水橐橐磨墨,沉思著說道:“十五爺,彼也一欽差此也一欽差,寫信申斥恐怕于禮不合。
  1《鄒陽致梁孝王書》中語;意為一道共事相處到老仍和剛剛見面那么陌生。和砷新學晚進第一次奉旨辦差,無論心地如何,沒有劉墉首肯,他不敢胡為的,左右我們就要和他們會面,听一听他們意見再說話不遲,依著我的見識,先給皇上發一份請安折子,把眼前情形奏知圣听,連那份啟事也寫錄進去。我們到德州,皇上的批文也回來了,只是這要十五爺親自繕折才成。我給您磨墨舖紙就成。”
  “你說的是。就是這樣的好。”顒琰說著就坐了椅上,見那筆禿不中用,喊了王小悟過來,把搭褳里的筆和請安折子取出來。他素尚儉約,見那折子紅綾封面燙金壓邊,躊躇了一下道:“就用這素紙,隨分入常,阿瑪不至于見罪的——小悟去吧——”他沉吟著緩緩濡筆,慢吞吞道:“這份請安折子可以寫給老佛爺和皇后……王師傅,我總覺得有許多話要建議,這一大片鹽鹼地老在眼前晃,种成作物糧食,或者真的仍舊滿地黃花,那該多好!可又理不出頭緒從哪講起。”王爾烈不禁心下一陣感動,諸阿哥中他最看量的是八阿哥顒璇,出口成章才气橫溢,為人處事落落大方,且沒有一絲紈褲習气,這里一比,反覺顒琰務實坦誠,關心民瘼出于至情,和自己更貼近了些。頓了一下,王爾烈道:“我一路也在想這件事。運河這一段是南高北低,想放掉大浪淀的鹼水非從青縣北決渠水運不可。若要根治,須得把大浪淀和堤外溝渠通連了,由滄縣從運河放水,到青縣鹼水入運,把外邊的水變成引渠變成活水,這就不是一縣之力能辦得到的。青縣現歸天津道,滄縣又是滄州府治區。要辦這件事,頭一條要把青縣划歸滄州府轄理。”顒琰听得目光炯炯,說道:“是!我心里模模糊糊的,不知這事誰來管。這就明白了。可以請旨把青縣撥歸滄州府,事權就統一了。”
  王爾烈見顒琰躍躍欲試提筆要寫,一笑又道:“十五爺,還有更難的。我方才說的,其實是把這段運河分流為二。水勢一分,運河舟楫航運就是個事。滄縣再向南到德州這段運河要多注水,才能供得上這邊的分流使用,因此。上游運河要疏浚加寬。青縣下游鹼水回運,下游原來的河道要清淤,要加固堤岸。這是多大的工程?要花多少銀子?又由誰來統籌治理?我們不懂水利,這要請旨,派能員干吏和河工上精通水利的官員實地踏勘。總之既不能阻斷運河漕運,又把這段地用活水沖洗了,才是上善之策。”顒琰放下了筆也陷入沉思,良久,笑道:“興一利好難!你一邊說我就在想,里邊這道引渠可以由府縣自籌工銀。荒地治理出好田,我看百万畝地是有的,一畝地按七兩賣,有七八百万的銀子收項,連運河疏浚的銀子都有余,只是一時要朝廷抽這么多錢,交到部里要生出議論的。再說要像魯老漢說的那樣年年洗地,年年施肥,也實在太麻煩了。”王爾烈笑道:“這個不必慮。我方才說的是‘根治’。只要有活水常流,深挖溝排鹼,鹼花泛不上來,也就不是鹽鹼地了。真能照這樣治理起來,這里雙季稻都能种,十年之后十五爺再來看,准是魚米之鄉!”
  “我這就寫!”顧琰被他說得興奮起來,一雙眸子閃爍生光,“這樣的好事,正是万世之利。我看是這樣,拿得定的寫成條陳,拿不定的建議皇上下部勘議集思廣益。這樣施為起來,算我出京辦的第一件事情呢。我寫后你再潤色——叫王小悟去前街把那張啟事揭回來,奏折附帶,啟示算夾片一并送進去。”王爾烈也不言聲,側身坐在床頭,提起那支禿筆,他也真個好記心,疾走龍蛇頃刻之間已將啟事背錄出來。顧琰惊异地看了他一眼,沒有說什么,就硯中提起筆來……
  外面的風似乎更加狂烈,發著裂帛撕布一樣的尖嘯,又像猿啼狼嚎遠遠傳來,從屋上掠頂而過。窗紙時而受了惊似一陣顫粟,一鼓一癟掀動著,不知是雪粒還是砂石,擊在窗根上,打在門板上,一片聲沙沙作響。這座小小屋宇不知歷了多少年頭,似乎經不起這風力肆虐,吱吱咯咯響動著呻吟。風大气寒的腊月天,炭盆子火焰也不旺,紅中泛黃,像將死回光返照的人臉那樣詭异難看。顒琰寫得專注,勘勘收筆才覺得沁涼入骨的冷,剛要叫王小悟過來添炭,卻見人精子拉了風門進來,便道:“冷得很,這里加點炭,你們兩屋也收拾暖和一點——你神色不對,出了什么事么?”
  “沒什么。”人精子道:“听見北院西廂里有人商量辦坏事,來問問爺,咱們管不管。”
  顒琰和王爾烈目光霍然一跳,顒琰一手賢緊抓著椅背,臉色已變得蒼白,王爾烈問道:“是黑店?是有賊?”
  “爺們不要慌。”人精子道:“那屋里是几個人販子。他們商量在這里買來的十几個姑娘要賣到廣里。說有個叫威爾遜的英國鴉片商出大价錢買,還說先哄著她們到廣州,再倒子一個能賺兩千兩。嘁嘁嚓嚓商量著,我都听了來,還要稟爺,魯老漢一家恁么善性,她舅舅竟不是個人,人販子里也有他!几個人販子笑話他‘外甥外甥女都敢賣’謹防魯小惠她娘知道了一剪刀扎死你個狗東西’,他還笑,‘說我姐病得七死八活不能動,怎么能知道?她要知道我送她儿子去跟洋人當跟班,女儿穿綾裹緞當姨太太,謝我還謝不及呢!’這個畜牲,我听著恨得牙痒痒,一掌劈了這狗日的!”
  “清平世界居然有這樣的事!”顒琰蒼白的面孔一下子漲得通紅,一撐身子站起來,“前街住的都是滄州的衙役,帶我的名刺,叫他們主事的一体給我拿下!”王爾烈道:“這事容易,我出面去辦!”人精子道:“不成。里頭還有一個師爺,我听他說話口气是滄州府衙的,來這里指揮關防。一口一個‘我們府尊’,又說‘縣里也要打點’,他們都是一气的,前街衙役有一百多,店都住滿了,聲張起來反咬我們一口,現成虧就吃定了!”
  王爾烈和顒琰不禁瀆面相覷。官府和人販子合伙販人,這太駭人听聞了!一時屋里靜下來,呼呼風聲中燈花“剝”地一爆,竟惊得顒琰一身起慄!許久,王爾烈才道:“我們只有四個人,十五爺身份貴重,白龍魚服,不能冒這險。叫玉小悟去欽差座艦,發諭叫滄州知府、滄縣縣令到船上參謁,會同來黃花鎮當面料理,十五爺看這么著可行?”
  “不行。”顒琰冷冷說道,“難保他們就是一伙子蟊賊。也許府縣令現在就在黃花鎮!我們一傳知,下頭串供了,反倒落個捕風捉影的名聲儿!這樣,現在不要動,暗地里線上他們。他們賣人,總要上船到德州,途中攔截了一网打盡,嚴刑審明了連根拔掉,交刑部處置。”人精子道:“照常理該這樣的,我听魯惠儿的舅說,‘行李快上船,后來夜風大天冷,要弄暖一點,凍病一個路上沒法張羅’——看樣子他們立馬要走!”顒琰惊訝他說道:“我們晚飯在魯家,惠儿兄妹還不像要動身的樣子呀!”
  王爾烈道:“叫起王小悟,在魯家門口守著,有什么動靜報過來冉說,”人精子道:“我方才已經到北院走了一遭,人都沒睡,十几個姑娘都在北屋正堂有說有笑,她們還以為到德州山陝會館去打雜工掙錢。我叫王小悟到魯家守著,我守后半夜,看龜孫子們有什么動作,他這會子已經在那里了。”
  正說著,便听外頭風地里腳步聲,王小悟一頭闖了進來。他裹一身老羊皮袍,猶自凍得紅頭蘿卜似的,又吸溜鼻子又打噴嚏,一進門就說:“任爺真是老江湖,料事如神!魯惠儿那狗日的舅舅真的去了,敲門叫著‘天成、惠儿預備行李上船,我就赶回來了。我的爺,真沒見過這個,天理王法人情都沒有!這世道日娘的怎么這么黑,老北風也沒這門涼!”
  “殺人可恕,情理難容!”顒琰一擊案咬著牙道。剎那間王爾烈覺得他的冷峻中帶著异樣的凶狠猙獰,未及說話,顒琰已在披斗篷,“走,瞧瞧去!”
  外邊果然又黑又冷。似乎是零星毛毛雪,夾著砂粒隨風裹著,打在臉上鑽進脖子里冰涼生痛,雖然都是重裘厚袍,心都像被冷气浸透了,覺得紙一樣薄,出錢記客棧好遠,王爾烈和顒琰眼睛才适應了那黑暗,見大地泛著淡青的雪色,才知道雪已經下了有一陣時辰了,此時正是更深子夜,連前街的燈火都撒了,寂寥空曠的街衢只能隱約听見者遠處“梆梆梆——托托托”的打更聲,隔著風時斷時續傳來。正走著,從巷子口黑地里“呼”地竄出一個影子,一躍人來高,像是一條野狗的模樣,直扑向顒琰!顒琰一個乍惊,揚起右手護臉,叫道:“狗!狗!”趔趄一步几乎摔倒在地。那畜牲正要再扑,走在前邊的人精子倏地回身,也沒有什么花哨張致動作,無聲望空劈了一掌,那狗哼也沒哼就軟倒在地不動了。顒琰余惊未息,連連問:“是狼是狗?是狼是狗?”
  “是狼。”人精子道:“是條餓极了的狼。逮住什么撕咬一口算一口,沒傷著主子罷?”“沒有。”顒琰顫抖著聲气說道,“只是唬得我几乎走了真魂——這畜牲忒膽大,我走在里邊,它隔著王師傅來咬我!”王爾烈道:“狼這种東西專咬膽小的。我們家鄉秋糧上場,全家老小露天守場,大人睡外邊,孩子睡人圈儿里。野狼總是跳進圈子里頭傷人——今晚沒有人精子,我這罪就百身莫贖了!虧了你好手段——我這會儿腿都是軟的呢!”人精子笑道:“我也不防鎮子里還鑽進了狼!主子一頓五斤肉喂著我,傷一根汗毛我也是擔不起的。”
  說話間已到了魯家小店門口,果然見屋里閃著燈光,影影綽綽似乎有三四個人在里頭說話,人精子隔門望了望,回來小聲道:“除了小惠的舅,還有兩個人,像是人販子,正幫他們兄妹拾掇行李。主子,您說,拿不拿?”顒琰問道:“你對付得了他們么?”人精子無聲一笑,說道:“這一號角色三十個人也不是我的對手,我怕的惊動了滿街衙役,傷了主子亂子可就大了。”
  “不怕。”顒琰蒙在斗篷里的瞳仁晶瑩閃爍,“路上我想定了,大鬧一場也沒干系。我要實地瞧瞧這里的府縣官是什么料儿。”王爾烈本覺得照正理該与欽差座艦聯絡妥了,才是万全之策,不知怎的,他更想看看這位阿哥的膽气魄力,便不言聲上前敲門。
  是魯老漢過來開的門,見是他們四個,老漢一時竟懵懂了,一臉迷惘望著顒琰,問道:“這都半夜了,几位爺又赶回來,有什么事么?”里頭三個人都坐在飯桌旁,一人抱個瓦手爐子喝茶取暖,其中一個四十多歲的漢子,像是那位“舅舅”,刁聲惡气擺手儿道:“不管投宿吃飯這里都沒有!別處去,別處去!”
  “我們有事要和你說。”王爾烈向魯老漢點點頭,側身便擠了進去,接著顒琰、人精子王小悟便也進來,風裹毛毛雪片立即隨進來,吹得一盞豆泊燈忽忽悠悠晃動燈苗儿。那“舅舅”仰著一張瓦刀臉問道:“你們什么人?有這個道理么——半夜私闖人宅?”
  顒琰把目光逼向了他,問道:
  “你是惠儿的舅舅?”
  “是又怎么樣?”
  “你叫什么名字?”
  “葉永安!”
  “你在德州做什么營生?”
  “琠鱄Z貨棧的采辦!”
  “采辦些什么貨?到哪里采辦?”
  “生絲、茶葉、大黃、綢緞、瓷器、洋紅、靛青,什么掙錢采辦什么,北京、南京、天津衛,哪里掙錢到哪里!怎么?你是什么人?”
  顒琰突然頓住了。他畢竟才十五歲,初入人間世道,從未歷過事。見燈下那人目光睒睒凶相逼人,滿口對答伶牙俐齒,旁坐的兩個漢子也都滿臉煞气,面目猙獰地盯著自己,仿佛隨時都要扑上來的架勢。驀然間心頭一陣恐怖,下頭的話竟問不出來!王爾烈稍前一步,哼了一聲,說道:“我們是官府的!專管稽查緝拿作奸犯科的歹徒——我問你,你把你的甥儿甥女賣了多少銀子?賣給了准?!”
  這一問,連屋里正在安排儿女上路的魯氏老太太也听見了,和惠儿兄妹一齊出了外屋。魯老漢原是傻著眼听,一下子瞪大了眼。一家子四口站在門口盯著“舅舅”,又看看顒琰一干人,不知是在作夢,還是真的。半日,老太太顫巍巍問道:“他舅,你敢情在德州又賭輸了,賣我的儿女?”
  “沒有的事——姐,你別听這几個鱉子胡說!”葉永安臉上一笑即收,轉臉向王爾烈道,“老子十三歲跑單幫,三十年的老江湖了!敲山震虎訛財詐錢的主儿也見過几個,哪里有你這起子膽大的!你們是官府的?問問他兩個什么人——”他手指著,“他叫司孝祖,是知府衙門的,他叫湯煥成,是德州鹽司衙門的!敢問你們是哪個衙門的?”
  “不管你們是哪個衙門的,拐賣人口里通外國就是死罪!”顒琰見他夸耀身份,頓時膽壯起來,戟手指定了葉永安,“憑你們這狗顛屁股模樣,敢問我的來歷?呸!給我拿了!”
  他一個“拿”字出口,人精子“扎”地答應一聲,一個躍步沖上去,左腳甫落地,右掌疾如閃電,黃家有名的絕技“亂點梅花譜”——也看不清什么手法,司孝祖湯煥成和葉永安連窩儿沒動,已被點了穴道,一齊翻倒在地,仿佛扭了筋般縮成一團!葉永安似乎會一點功夫,掙扎了几下,一個打挺騎馬蹲襠站起身來,但上半身卻不能動彈,扯著嗓門喊道:“兔崽子們走著瞧!我日你八輩祖宗的們,敢在這地面招惹老子!”人精子獰笑一聲,劈胸提起他來,一柄冰涼的精鋼解剜刀比在他唇上,說道:“我們爺有話問,你他媽再殺豬似的嚷嚷,舌頭給你剜出來——嗯?!”
  “白天這里運河過船隊見了么?我們是十五阿哥欽差行轅的。”王爾烈對目瞪口呆的魯老漢一家說道,“這几個畜牲,還有你這個內弟都不是人!我們在錢家店里听見了,要賣你的儿女到廣州侍候外國人,儿子當跟班,女儿當小婆——你愿意不愿意?”
  魯老漢哆嗦著嘴唇,白亮亮的眼睛燈下格外刺眼,死盯著葉永安,半晌問道:“永安,你真做這事?你欠人家的賭債逃了,我替你還上,你賣我的小子閨女?”葉永安道,“姐夫,我是那种人么?我是孩子他舅呀!”那魯氏卻是深知自己弟弟的為人,已是信了。她患著腿病,一直由儿女攙著,一掙脫了要扑上來卻摔倒在地,就地癱坐了拍掌打膝號啕大哭:“老天爺呀……你怎么白給他披張人皮!大姐气死了,三姐气死了,你又來作踐你二姐……你好狠的心吶……呵呵……這可真是不叫人活了……”
  惠儿兄妹起初被這突然的變故嚇呆了,弄惜了,扎煞著手只是呆著,那毛頭小子此刻醒過神來,一竄過去搶過一柄切菜刀,咬牙切齒扑上來道:“怪不的你說去德州,又說去廣州!說廣州离德州只有十几里,到那里一個月掙十几兩銀子,穿綾裹緞,還要接我爹媽去享福!你這——老狗!”說著就要用刀劈,卻被人精子一把攥定了動彈不得。顒琰道:“這里滿街都住的府縣衙役,小悟子去叫他們的頭腦過來!”一語提醒了那個叫司孝祖的,身子歪著叫道:“對了!叫我們的人來收拾這几個龜孫!”正說著,听見外頭有人聲動靜,好像是几個人說笑著近來,有一個一邊拍門板一邊叫:“老葉,怎么弄的?還沒收拾好?叫我們在堤上頭等,你們這里喝茶抱手爐子——敢情這屋里暖和!”
  “老錢!”葉永安突然扯足了嗓門大叫,“快去叫起衙門的人——這里有劫盜!”歪躺在地下的司孝祖、湯煥成也直著脖子喊:“救命啊!”外邊那位老錢似乎愣了一下,隔著板縫眯一只眼眼著瞧,被人精子“忽”地拉開門,老鷹嘬雞般一把扯摔進屋里。他卻甚是机靈,一個鯉魚打挺跳起身來吼道:“日他奶奶!真的有賊!吳成貴、田大發——快叫人來啊!這里有賊呀!”同來的兩個人這才知道不是玩笑,一跳腳大聲吶喊“有賊”辟里叭啦一路狼狽鼠竄,老遠還能听見他們鬼嚎似的叫聲“魯家店里有強盜——拿賊呀……”頃刻之間鎮子里失去了平靜,門響聲、狗叫聲,嘰里哇啦的嗆喝聲一片嘈雜,遠處打更的大鑼也篩得一片山響……
  這屋里人誰也沒經過這陣仗,一時都呆在當地,人精子道:“眼見這几個狗娘養的通著衙門,主子,光棍不吃眼前虧,您和王師傅走,我和小悟留著和他們打官司。大船逆水,我們的人沒有走遠!”王爾烈道:“我們路不熟,出去亂闖是不成的,小悟子和你去追船,我和主子這里頂著,諒他們也不敢把我們怎樣了!”小悟子一挺身子道:“我自個去!人精子這護著主子別吃虧就成,明個我們的人來,碎剮了他們!”這么著爭論,顒琰也醒過神來,說道:“就是這樣——小悟子去!”小悟子不待再說,提腳騰騰跑了。
  兩下里針尖對麥芒“各報各的衙門”,魯家一家原本已經“明白”了的事反倒又糊涂了。魯老漢看看兩撥子人又看看自己一家,半晌憋出一句話:“這三位爺,你們弄這一出,我們小門小戶人家可真禁不起。你們到底是做啥子營生的?”小惠卻甚是聰明,在旁說道:“爹,你甭問。瞧這位少爺,比我大一點吧,能是寨子里的大王?他們要是強盜,還不都走了,留著等人來拿么?”葉永安在旁啐一口罵道:“小屄妮子你懂個屁,沒成人胳膊肘儿就向外拐!這是起子江洋大盜,方才那人就是報信去了——他是看中了你,要劫你上山當押寨夫人,你他娘的還幫他說話!”几句話說得惠儿騰地紅了臉,轉眼看顒琰時,顒琰也正看過來,四目相對,忙閃眼低頭,啐一口道:“反正我不信你是好人!”此刻七個人虎視眈眈,魯家一家張惶失色,十一個人擠在一間屋里僵住,竟如廟中木雕泥塑一般,外面已是人聲喧囂,火把燈籠一片,足有二百余人圍定了這里。
  “把店門板都卸開。”顒琰事到臨頭反而定住了心,吩咐道:“這位大伯,要有蜡燭多點几枝——王師傅,你來和他們對答,亮明你的身份。”
  王爾烈心里一直打鼓,他最怕這群衙役一轟而入,黑夜里亂馬交槍不及分辨一窩蜂大打出子,那就真不知會鬧出什么潑天大禍來。誰知這些吃公事飯的衙役們听說有“劫賊強盜”,只是仗著人多膽壯遠遠站著干吆喝,并沒有敢奮勇當先的,已是心中略覺安了,此刻門面大開,屋里又燃口五枝蜡燭,里里外外通明雪亮,見顒琰全身浴在融融光亮里一動不動,自有的龍子鳳孫气勢,雍容矜持毫不張惶,由不得心下暗自惊訝佩服,就燈下向顒琰打了個千儿,起身又一躬緩步踱出店外。
  喧鬧的人群突然靜了下來,數百雙眼睛盯著這位沐浴在燈火中的中年人,一聲咳痰不聞。等著他說話。
  “我是北京翰林院的編修王爾烈。”王爾烈開口便自報身份,”乾隆三十六年二甲第一名進士及第。”
  人群中一陣輕微的騷動,所有的衙役都呆了,看著被雪花和風裹著兀立不動的漢子,有的交頭接耳,有的惊歎嘖嘖,有的滿腹狐疑——“這一屋子人,誰是強盜?”“這是個翰林?我看不像——那個年輕的是做什么的?還給他打千么!”“我看像!是賊還等著咱們來拿?”“咦,那個撂在地下的像是司師爺!”“是他,我看是他,好像還有湯師爺……”“那個楞小子倒像個強盜,你瞧他那副架勢!”……嗡嗡嚶嚶的議論聲中,王爾烈又大聲道“這里滄州知府是哪位?縣令來了沒有?請出來說話!”
  連喊几聲沒人應答,人們只是面面相覷,不知是誰在人堆里尖嗓門叫:“我們高府台在劉寡婦家,睡覺睡癟了,來不了!”話音剛落,立時引起衙役們一陣哄笑,有的齜牙咧嘴有的前仰后合,有的拄著水火棍剔牙看熱鬧,一場劍拔彎張戾气化得殆盡,竟是形同看馬戲耍權賣膏藥一般。躺在地下的那個司孝祖急了眼,扭著身子仰頭大罵:“殷樹青,殷師爺!沒見是我在這么?娘兮屁是來拿賊還是說笑格!”他一急連紹興話也說得不三不四,前頭几個像是縣衙的人,仍舊笑個不住。正鬧著,听見隊后人眾有异動,有人嚷嚷“殷師爺來了!”便听一個尖嗓門的在后頭喝叫“尤怀清,你帶人從左路,于朝水你從中間,上!”人群立時一陣擁動,前邊的人讓出一條人胡同來。三十几個衙役捋胳膊挽袖子,提繩拖索挺刀拽棍吆吆喝喝互相壯著膽,“拿住賊有賞!”‘救司師爺呀!”气熱洶洶扑了上來。
  “你們誰敢!”人精子突然炸雷般大吼一聲,一手提著那個司孝祖,棉花包儿般輕飄飄地“拎”出來,至門前拴馬石樁旁立定了大叫,“大家听了!我是十五王爺駕前護衛!叫你們主官出來,我們跟你們主官理論!你們誰想犯滅門之罪,只管來!誰敢走過這棍拴馬樁,瞧著了!”他伸出左腕,相相那根樁子,一掌斜劈過去,人頭來大的樁頂“蹦”地一聲卸了下來:“——這就是榜樣儿!”
  走在前頭的衙役們惊呼一聲“我的娘!”支著架子又站住了,后頭人仍在虛乍唬“上啊,上……啊!”“別叫走了!”“快……快叫綠營的人來……”亂成一團胡喊。大約時辰久了,那個姓湯的師爺身上穴道解開,突然跳起身來,揚著兩只胳膊大喊:“我鹽政司有賞銀,這三個賊拿住一個賞三千兩!還有一個跑到河堤上的,拿住賞五千——兄弟們,他們就三個人,你們要發財啦!”
  他這么發瘋了似的歇斯底里大跳大叫,一時鬧得顒琰和王爾烈手忙腳亂,上去捉他時,哪里降伏得住?一時屋里大亂,人精子顧了外頭顧不了里頭,連鎮唬帶吃喝總不中用。那二百多人頓時亂了營,“噢”地一片聲吶喊著潮水般沖了上來!此時屋里所有燈燭一齊熄滅,變得一團漆黑,只見無數支火把在門外黃燦燦一片雜亂無章地游走。顒琰急得大喊“王爾烈!”被人聲淹得一點也听不清楚,乒兵乓乓砸門打窗戶聲里兩眼一抹黑几次在外沖都被擠了回來,正慌亂間,覺得胳膊被人挽住,人精子的聲气在耳邊說道:“主子別慌,有我保您的的駕——咱們走后門出去。”覺得身子輕飄飄的,穿堂入室到了后院才眼亮些,人精子也不言聲,脅下挾了顒琰“嗖”地一竄已經到了院外荒郊野地里。走了老遠,兀自瞭見魯家院匝火把攛舞,听人喊著“挨門挨戶搜!到路口把守,到野地里捉……”
  “此地不能久留。”人精子眼見火把四散開來,有的星星點點向這邊圍過來,擦一把臉上冷汗說道:“爺您請看,他們把房子點了,不拿到我們不歇手的……”顒琰看時,果然見魯家院已經起火,火頭已經上了房檐,他心里又惊又怒又奇怪:“這和魯家什么相干,為什么要燒平人房子?”人精子苦笑道:“爺在深宮禁城,哪里知道外頭這些無法無天的事!一是要給您栽贓,二是要把案子弄成盜案,盜案的賞銀要比竊案賊案多出几倍!那個姓湯的肯出錢,這些人全都瘋了,這會子紅了眼,什么事做不出?”
  兩個人高一腳低一腳,不辨東西南北,不分溝壑渠坎只情奔命而逃,足有半個時辰才住了腳。人精子在一帶冰河環顧望望,說道:“主子,咱們遇到鬼打牆了!”
  “什么?”顒琰身上汗毛一炸森樹起來,“什么鬼?”人精子道:“走夜道的人這是常事——我們又轉回黃花鎮了——我小時候儿討飯有過几次,越急越轉不出去,以為是鬼。大師伯跟我講不是的。他說凡人都是一條腿長一條腿略短點,白天走路看不出來,夜里野地走,憑誰也走不直道儿。是彎的,彎成一個圈子就又回了原來地方儿……您看,那不是錢家蜜蜂店的煙囪?東邊那處冒煙的不是魯家?”
  顒琰順著他手指看著也認出來了。原來此刻房頂都白了,和漫地的薄雪連成一片,就是白天這樣的天气也迷迷茫茫難辨方向,夜里這樣混撞沒個不迷路的。一陣風夾著雪片扑過來,顒琰才覺得前心后背冰涼,內衣汗濕了貼在身上說不出的難受。眼見鎮子外闃無人跡,一片寥野,鎮子里光亮閃閃雞叫狗吠,還不時傳來啪啪砰砰的敲門聲,料是司孝祖的人還在搜查,顒琰心里一陣紫縮,躊躇著道:“當時太亂,王師傅出頭的,我想必定吃他們拿了……小悟子也不知逃出去沒有……”人精子沉默了一會儿,說道:“我忖度著王師傅怕是落到了他們手里。那個姓湯的出五千銀子,小悟子也是難逃。”他頓了一下,又道:“我闖蕩江湖二十多年了,還頭一遭遇這樣的事儿。這也忒膽大過頭儿了!他們真不怕抄家滅門?”
  “可見下頭這些胥吏何等無法無天!”顒琰被風吹得身上直打冷顫,雙手撫膺說道:“主官不在跟前,又有銀子可圖,別的就不去多想了。我料他們拿不到我們就會亂了陣腳。听起來這里縣令口碑還好,待到天明事情就會分曉的。”人精子見他縮著身子瑟索發抖,四下看看,指著西北邊道:“那里像有個窩棚,好歹能遮遮風,主子,我瞧您有點冷得受不得。”顒琰听了沒有言聲,他的身子卻慢慢委頓著癱軟下去,像被太陽晒融了的雪人萎縮下去,終于支撐不住,無聲無息栽倒在地下!
  “爺!十五爺!”人精子惊呼一聲扑上去,輕輕搖晃他身子,又掐人中又摸脈息,連連問:“您怎么了?您怎么了?”他心慌意亂手足無措,已是嚇得木了半邊身子,帶著哭音喊道:“您醒一醒儿……”正沒計奈何時,顒琰動了一下,聲微气弱說道:“這是……瘧疾病儿犯了……真不是時候儿……”人精子這才略覺放心,在他耳邊說道:“我抱您先進窩棚里安頓了。再進鎮子想法子弄藥。”說著,抱起顒琰就走。剛剛走到窩棚口,一腳尚未跨進去,猛地听里邊有人斷喝一聲:“誰?你敢進來,我一剪子扎死你!”
  人精子万不料這里邊還藏得有人,一個墊步倒竄退出一丈有余,頓住腳想了想,柔聲問道:“是魯惠儿么?你怎么會在這里?”
  “你是誰?”
  “我是……下晚在你家吃飯的客人……”
  “你抱的是什么?”
  “是我們家主……他犯了老癇……”
  惠儿沉默了一會儿,輕輕歎息一聲道:“唉……進來吧……”
  這是庄稼人看秋用的窩棚,地下舖的是穗秸,兩排高粱秸捆搭成“人”字形,北頭風口也用高粱杆堵實了。雖說也是走風漏气,從外頭乍進來,頓時覺得身上一陣暖意。人精子把顒琰靠東邊平放下去,攏起秸柴掩了掩壁上漏風地方,不言聲脫下自己袍子替他蓋上,喘了一口粗气,說道:“眼下也只能這樣了。要能弄口熱水就好了……”惠儿一直坐在西壁北邊看他擺布,似乎在想什么心事,良久才問道:“你們到底是什么人?現在鎮里挨門挨戶在拿你們!要是好人,衙門為什么要捉你們?要是歹人,怎么不遠走高飛?”人精子道:“你以為衙門拿的就必定是歹人?實話跟你講,你們府台見我們爺也得磕頭請安!要不為你一家,哪招來這場子事?”
  “要不為你們,我們也招不來這么大事。”惠儿歎息一聲道:“他們說我爹通匪,五花大綁捆走了,房子也燒了,我哥背著我娘逃不知哪里去……這窩棚他們也來翻過兩次……天明了,這里也是藏不住你們的……”“天明就好辦了。”人精子道,“我們的人到了,教他們個個死無葬身之地!我就怕我們主子……現在哪怕有口熱水也是好的……”
  惠儿听了沒吱聲,人精子也沒了話:這時分到哪里去討熱水?過了一小會儿,惠儿衣裳悉悉站起身來,似乎猶豫了一下,便向外走去,人精子突兀問道:“到哪去?”惠儿道:“你听听他出气吸气又急又重的,像是發熱呢!我干娘住那邊,干爹也有個瘧疾根儿,去討換點水,說不定也有藥的……你是怕我去報信儿啊——咱們一道去成不成?”人精子摸摸顒琰額前,果然覺得滾燙,脈息急促得不分點儿,呼哧呼哧呼吸著,身上不時惊悸地一抽一動……想想耽在這里也真不是事儿,心一橫對留迷著的顒琰道:“爺,咱們只有豁出去了,我抱您進鎮子。放心……有人動你,我就開殺戒!”說罷,掬嬰儿般連袍子裹抱起顒琰。顒琰在他肩頭哼了一聲,人精子忙問道:“爺覺得怎么樣?”顒琰只說了句“頭疼得要炸了……”便歪了下去,人精子也不說什么,跟著惠儿大步向鎮里走去……
  此時地上的雪已有二寸許厚,鎮里街衢映著雪光,极易分辨道路的,不一時來到一戶人家,也是柴門小院茅房上牆,惠儿站住了腳,從門縫向里張了張,回身小聲道:“我干爹已經起來了,他是車把式,給東家喂牛的。”人精子努努嘴道:“敲門。”
  ……一陣剝剝啄啄的敲門聲惊動了里邊的老漢,一邊開門出院,一邊自語說道:“今晚這是咋的了,三番五次敲門打戶的?——是誰呀?”小惠隔門道:“干爹——是我,小惠。”門“吱呀”一聲拉開了,老漢隔著小惠向后覷了半日,說道:“你家不是招了盜么?你舅方才還來過尋你,你后頭那是誰呀?”
  “這不是說話地方儿。”小惠說著便推門進院,招呼著人精子也進來,徑入東廂屋里,這才對人精子道:“這是我干爹,姓黃,這里人都叫他黃老六,是給錢家大院赶車的——干爹,這早晚就起來喂牛么?這兩位先生是北京過來的客人,昨晚遇了賊奔了我那里——說起來話長,這位爺發著老癇,熱湯熱水不拘什么先灌一口,你有治老癇的藥煎一劑吃了看,到天明就走。”
  黃老七皺巴巴一張臉盯著看了人精子二人移時,說道:“先在這床上吧,捂上被子發發汗,這种病儿華佗爺也沒法子——你舅二回來說立馬要走,你娘在后頭屋里給他預備干糧呢……嘖……這年頭響馬賊官府衙門還有傳教的,都把人弄懵了,分不清哪是好歹人,哪個窩子都有好人,也都有歹人……康熙老佛爺掌天下時候儿,哪來的這些事儿呢?唉……”他口中嘮叨著出去抱柴了。
  葉永安也要走!人精子和惠儿都愣了一下,但這晚上稀奇古怪五色迷亂的事太多了,二人索性不去想他,伏侍著顒琰躺下了,惠儿手腳不停添柴生火,燒火煎藥。黃老七的老伴儿甚是賢惠,還窩了兩個荷包蛋,細細下了一碗挂面,屋子里頓時熱气騰騰,顒琰起初只是個冷,加了三重被捂著仍是上牙打下牙迭迭打戰,頭疼得像要裂開似的。滿口譫語,一會儿叫:“阿瑪!”一會儿叫:“額娘”,一會儿喃喃自語:“王師傅……我的字怎么練也不及八哥……阿瑪說過兩次了……”喝了藥又喂了半碗面條儿,這才回過神來,臉泛潮紅閉目而臥,呼吸也平穩了。許久,睜開眼看著,輕聲問道:“小任子……咱爺們這是在哪?小惠……小惠怎么也在?”人精子賠笑道:“主子,別想那么多,安生歇息一會儿。咱們這是到了好人家了。”顒琰點點頭,看了看小惠,說道:“我的勘合印,還有奏折稿子都在錢家蜜……蜜蜂店里……得想法子取來……落到歹人手里不得了……”
  正說著,听見外頭有腳步聲。小惠臉色一下子變得异常蒼白,說道:“我舅來了。怎么辦?”


  ------------------
  一鳴掃描,雪儿校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