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孫謙傳



              ——《梁書》卷五三

  [說明]孫謙(425—516),字長遜,東莞莒縣人。他任巴東、建平二郡太守時,不用武力鎮壓境內的蠻人与獠人,而以恩惠進行感化,不接受他們送來的黃金珍寶,并放還先前搶掠來的蠻人,使得郡中安定。歷任二縣、五郡長官,皆廉洁奉公,不受禮物,每次离職從官府搬出后,因沒有私宅,就只得借官府的空車棚居住。他身体強壯,直到八、九十歲,仍請求擔任繁重的職務,以為國家效力,最后,死于光祿大夫任上。

  孫謙,宇長遜,是東莞莒縣人。他自小就被親戚趙伯符所賞識,在他十七歲時,趙伯符出任豫州刺史,委任他為左軍行參軍,他以處理事務得當見稱。他因父親去世而离職,就暫時寄居在歷陽,從事耕作以養活弟妹,鄉里父老都稱贊他敦厚和睦。宋江夏王劉義恭听說后,任用他為行參軍,以后,孫謙又連續在大司馬、太宰二府中任僚佐。他又出任句容令,清廉謹慎,博聞強記,縣里百姓把他稱為神明。
  宋明帝秦始初,他事奉建安王劉休仁,劉休仁任用他為司徒參軍,并向宋明帝提到他。明帝提升他為明威將軍、巴東与建平二郡大守。這二郡在長江三峽地區,主要居住著蠻、擦等少數民族,地方官一直是以武力來進行鎮壓。孫謙將要上任,明帝命令他召募一千去節制,不必麻煩役使兵車,以耗費國家資財。”他堅決推辭不受。到郡后,他廣施恩惠,推行教化,蠻人与撩人十分感動,爭相獻上黃金与珍寶,孫謙加以撫慰勸喻,讓他們回去安居樂業,所獻的東西一無所受。對于原先搶掠的蠻人,孫謙也都將他們釋放回家。自己俸祿中出于本郡官吏百姓的部分,他都免除不收。在他治理下,郡中安定,他的威信大增。他在任三年,被征召入朝為撫軍將軍中兵參軍。
  宋后廢帝元徽初,他被任命為梁州刺史,他推辭沒有赴職,又被任命為越騎校尉、征北司馬府主簿。建平王劉景素將要舉兵造反,顧慮孫謙為人剛強正直,先找借口派他出使到京都,然后再起兵作亂。劉景素被殺后,孫謙遷任左軍將軍。
  齊高帝建元初,他擔任宁朔將軍、錢唐令,他以簡便的方法處理煩雜的事務,以至獄中沒有等待判決的囚犯。到他离職時,百姓以他在職時不受百姓的禮物,裝載嫌帛等物追著要送給他,但他一無所受。每次离職時,因為自己沒有私宅,就借官府空著的車棚居住。齊武帝永明初,他出任冠軍將軍長史、江夏太守,由于在被接替時擅自离開江夏郡,被關押到尚方中,不久,被赦免為中散大夫。齊明帝在密謀廢立時,想用孫謙為親信。以他兼衛尉,給他甲士百人,他不愿參預宗室內亂,就擅自遣散甲士,明帝雖然沒有怪罪他,但不再重用他。派他出任南中郎將司馬。東昏侯永元元年,孫謙遷任囗囗大夫。
  梁武帝天監六年,孫謙出任輔國將軍、零陵太守,雖然年齡已衰老,但他還是勉力處理政務,官吏百姓都能安居樂業。起先,郡中經常有老虎傷人,他來到后,遂不見老虎的痕跡。到他离職的那天夜里,老虎又出來傷害居民。孫謙擔任郡縣官時,經常勤于勸說百姓進行耕作養蚕,務于使地盡其利,因此,收入常比鄰境為多。天監九年,因他年老,征召為光祿大夫。入朝后,梁武帝贊賞他的清白廉洁,對他十分禮遇。每次朝見時,孫謙還請求擔任繁重的職務以效力,梁武帝笑著說:“朕使用卿的智慧,而不再使用卿的气力。”天監十四年,梁武帝下詔說:“光祿大夫孫謙。清廉謹慎,名聲卓著,始終不怠,是高年老臣,應加以优待。可給他親信二十人,并允許在入朝時由專人加以攙扶。”
  孫謙自少至老,歷任二縣、五郡的長官,所到之處,廉洁奉公。他生活儉素,床邊使用葦或竹編的粗席作屏風,冬天則使用布被与莞草編制的席子。夏天沒有蚊帳,但晚上睡覺卻沒有蚊虫來騷扰,別人都很惊奇。他年過九十,但身体強壯,与五十歲的人相仿,每次朝會,他都比眾人先到公門。他努力實行仁義,自己所作的超過一般人很多。他的從兄孫靈慶曾在他家養病,他外出前及歸來后都要去探問孫靈慶的起居情況。一次,孫靈慶說:“先前喝的水冷熱不調,現在還口渴。”孫謙退出后,便將妻子送回娘家。彭城人劉融乞討要飯,病重后無處收留,他的朋友用車把他送到孫謙家,孫謙打開廳堂以接待劉融。劉融去世后,孫謙又以禮進行殯葬。眾人都佩服孫謙的仁義作風。天監十五年,他死于任上,當時已九十二歲。梁武帝下詔賜給錢三万,布五十匹。梁武帝親自為孫謙舉哀,十分悲痛可惜。(劉馳 譯)

  [原文]

  孫謙,字長遜,東莞莒人也。少為親人趙伯符所知。謙年十七,伯符為豫州刺史,引為左軍行參軍,以治干稱。父憂去職,客居歷陽,躬耕以養弟妹,鄉里稱其敦睦。宋江夏王義恭聞之,引為行參軍,歷仕大司馬、太宰二府。出為句容令,清慎強記,縣人號為神明。
  泰始初,事建安王休仁,休仁以為司徒參軍,言之明帝,擢為明威將軍、巴東、建平二郡太守。郡居三峽,琤H威力鎮之。謙將述職,敕募千人自隨。謙曰:“蠻夷不賓,蓋待之失節耳。何煩兵役,以為國費。”固辭不受。至郡,布恩惠之化,蠻獠怀之,競餉金寶,謙慰喻而遣,一無所納。及掠得生口,皆放還家。俸秩出吏民者,悉原除之。郡境翕然,威信大著。視事三年,征還為撫軍中兵參軍。元徽初,遷梁州刺史,辭不赴職,遷越騎校尉、征北司馬府主簿。建平王將稱兵,患謙強直,托事遣使京師,然后作亂。及建平誅,遷左軍將軍。
  齊初,為宁朔將軍、錢唐令,治煩以簡,獄無系囚。及去官,百姓以謙在職不受餉遺,追載縑帛以送之,謙卻不受。每去官,輒無私宅,常借官空車廄居焉。永明初,為冠軍長史、江夏太守,坐被代輒去郡,系尚方。頃之,免為中散大夫。明帝將廢立,欲引謙為心膂,使兼衛尉,給甲仗百人,謙不愿處際會,輒散甲士,帝雖不罪,而弗复任焉。出為南中郎司馬。東昏永元元年,遷囗囗大夫。
  天監六年,出為輔國將軍、零陵太守,已衰老,猶強力為政,吏民安之。先是,郡多虎暴,謙至絕跡。及去官之夜,虎即害居民。謙為郡縣,常勤勸課農桑,務盡地利,收入常多于鄰境。九年,以年老,征為光祿大夫。既至,高祖嘉其清洁,甚禮异焉。每朝見,猶請劇職自效。高祖笑曰:“朕使卿智,不使卿力。”十四年,詔曰:“光祿大夫孫謙,清慎有聞,白首不怠,高年舊齒,宜加优秩。可給親信二十人,并給扶。”
  謙自少及老,歷二縣五郡,所在廉洁。居身儉素,床施蘧除屏風,冬則布被莞席,夏日無幬帳,而夜臥未嘗有蚊蚋,人多异焉。年逾九十,強壯如五十者,每朝會,輒先眾到公門。力于仁義,行己過人甚遠。從兄靈慶常病寄于謙,謙出行還問起居。靈慶曰:“向飲冷熱不調,即時猶渴。”謙退遣其妻。有彭城劉融者,行乞疾篤無所歸,友人輿送謙舍,謙開廳事以待之。及融死,以禮殯葬之。眾咸服其行義。十五年,卒官,時年九十二。詔賻錢三万、布五十匹。高祖為舉哀,甚悼惜之。

  ------------------
  亦凡公益圖書館掃校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