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盧怀慎傳



             ——《新唐書》卷一二六

  [說明]盧怀慎(?—716),滑州靈昌(今河南滑縣西南)人,武則天時任監察御史,后歷任侍御史、御史大夫,玄宗開元元年(713)為宰相。盧怀慎自知才能不如另一宰相姚崇,因此凡事避讓,在任期間的政績只在于荐賢舉能,任宰相三年后病故。盧怀慎為官廉洁,家無儲蓄,門無遮帘,飲食無肉,妻儿饑寒,生活得很貧窮。他是唐代比較清廉的一位宰相。盧怀慎的儿子盧奐在廣州作太守時,不為當地的奇珍异寶所動,能保持清廉節操,也受到當時人的稱贊。

  盧怀慎是滑州人,大約是范陽的著名家族。祖父盧悊,任官靈昌縣令,于是成為靈昌縣人。盧怀慎在儿童時已經不凡,父親的朋友監察御史韓思彥感歎說:“這個儿童的才器不可限量!”到他長大,中了進士,歷任監察御史。神龍年間,升任侍御史。中宗去上陽宮謁見武后,武后詔命中宗十天一朝見。盧怀慎勸諫說:“往昔漢高祖受命為帝時,五天一次去櫟陽宮朝見太公,因為從布衣登上皇位,擁有天下,將尊貴歸于父親,所以這么做。現今陛下遵守成法、繼承皇統,怎么可以效法呢?何況應天門离提象門才二里多,騎馬不能成列,乘車不能并行,從這里屢出,万一有愚人進犯車駕,雖將他問罪也來不及了。愚臣認為應將太后接到內朝以盡孝養之情,這樣可以免去出入的煩難。”中宗不听。
  升遷右御史台中丞。上章疏陳述當時政治,說:
  臣听說“善人治理國政持續到一百年,可以克服殘暴免除殺戳。”孔子說:“假若用我主持國家政事,一年僅差不多了,三年便會很有成績。”所以《尚書》說:“每隔三年就要考核政績,經過三次考核就決定提拔表彰或罷免懲罰。”昔日子產為鄭國宰相,變更法令,頒布刑書,第一年眾人怨怒,想殺他,三年后眾人感德而歌頌他。子產是賢人,他治理國家尚且需要三年才有成績,何況平常的人呢?最近州刺史、長史司馬、京畿都畿縣令或者一二年,或者三五個月就遷官,而不論政績。這樣就使沒有遷官的人傾耳而听,踮足盼望,爭相冒進,沒有廉恥,還哪有閒暇為陛下宣布風化、撫恤民眾呢?禮義不能施行,戶口更加流散,倉庫越益匾乏,百姓日見凋弊,都因為這個緣故。民眾知道官吏任職不長,便不听從他的教導;官吏知道遷官日期不遠,也就不竭盡他的气力。地處爵位而偷安,用來養成資歷聲望,雖然圣明君主有勤勞治理天下的志向,然而僥幸的道路已經開啟,上下之間互相欺騙,怎么能盡力作到至公呢?這是國家的疾病。賈誼所說的腳掌反轉不能行,是小小的毛病,這個病不治好,雖有名醫和、名醫緩也將不能治。漢宣帝考核名實,大興治理,致使風俗向化。黃霸是优良的太守,宣帝對他加官秩賜黃金,就地表彰他的政績,但終于不肯將他遷官。所以古時擔任官吏的,以至能延長到子孫。臣請求都督、刺史、長史司馬、畿縣縣令任職不滿四年,不能遷官。如果治理的特別优异,或者可以加賜車馬裘服俸祿官秩,派使節慰問,下詔書勸勉,須等到有公缺,才提拔上來以鼓勵治理有才能者。對那些不稱職或貪婪暴虐的人,則免官放歸鄉里,以表明賞罰的信義。
  昔日“唐堯、虞舜稽考古事,建立官職,只有百名官員”。“夏朝、商朝官吏加倍,還能夠任用才能之士”。這是說減省官吏。因此說:“官員不必完備,只在他的才能”。“不要荒廢百官職務,上天設立的官職,由人來代行。”這里講的是選擇人才。現在京師各官司員外官,多出數十倍,是近代以來沒有過的事。若說官員不必完備,這就是多余;若說人能代行天職,這些人卻大多不掌事務,然而俸祿的支出,一年達億万之巨,白白空竭了府庫的儲藏,這難道是求得治理的本意嗎?現在民力极其凋弊,在黃河渭水擴大漕運,也不足以供給京師,公室私家損耗無數,邊境尚不平靜。如果水旱成了災害,租稅收入減少,邊境出現敵情警報,賑救的谷物儲量不足一年,陛下將用什么來解決危難呢?“不要輕易使用民力,這會使人危難;不要安于其位,因為這很危險”。這是說要謹小慎微。審查這些員外官員,都是當世有才干的良吏。因才能提拔他們但不發揮他們的作用,用名位尊敬他們但不竭盡他們的才力,從過去以來,使用人材難道是這樣嗎?臣請求將那些員外官中有才能可以擔任地方長官或高級僚佐的官員,一并加以升遷,讓他們在地方上出力,由朝廷核查他們的政績。若有年老有病不能任職的,一切停罷,使得賢者与不賢者能截然分開,這就是當前的迫切事務。
  爭思寵,貪賄賂,欺侮鰥夫寡婦,這是政事中的禍害。臣見朝廷內外官員中有貪污受賄、聲名狼藉,以及殘害平民的官員,雖然被流放貶官,但很快就升遷回來,仍然作地方長官,被委任在江淮、岭表、沙漠地方,只是粗略表示一下懲罰貶斥。他們內心中自暴自棄,使貪財聚斂不顧其身,到底也沒有侮改之心。圣明的君主對于万物應該平分恩澤沒有偏向,用有罪的官吏治理遠方,等于是給奸人恩惠而遺棄了遠方的民眾。遠方州郡,哪點辜負了圣明教化,要單獨承受這种惡政呢?邊境地方夷族与華人雜居,恃仗險要依靠路遠,容易扰亂而難于安定。如果長官沒有治理的才能,就會使平民流亡,起事成為盜賊。由此說來,平凡之才都不可用,何況奸猾的官吏呢?臣請求因貪贓而被停罷官職的人,罷官不到數十年,不得賜思錄用。《尚書》說:“識別善惡”,講的就是這個道理。童疏奏上,沒有答复。
  升任黃門侍郎、封爵漁陽縣伯。与魏知古分別掌管東都的選舉事務。開元元年,進任同紫微黃門平章事。三年,改任黃門監。薛王舅舅王仙童暴虐百姓,御史台調查掌握了他的罪行,已經申報立案,這時又有詔書命紫徽省、黃門省覆核查實。盧怀慎与姚崇上奏說:“王仙童罪狀十分明白,如果御史都可以怀疑,那么其他人怎么還能夠相信呢?”于是結案。盧怀慎自認為才能不如姚崇,因此事務都推讓給姚崇,自己則概不專斷,當時人譏笑為“陪伴吃飯的宰相”。又兼任吏部尚書,因疾病懇請退休,被批准。去世,追贈荊州大都督,謚號為文成。留下遺言推荐宋璟、李杰、李朝隱、盧從愿。玄宗對此十分傷悼并感歎。
  盧怀慎清廉儉朴不經營產業,衣服、器物上沒有用金玉做的豪華裝飾,雖然地位尊貴但妻子儿女仍然寒冷饑餓。得到的俸祿賜物,毫不吝惜地給予朋友親戚,隨給隨無,很快散盡。赴任東都去掌管選舉,隨身用具只有一個布袋。得病后,宋璟、盧從愿去看望,見舖的席子單薄而破舊、門上沒挂帘子,适逢有風雨刮來,舉起席子遮擋自己。天晚了擺飯招待,只有兩盆蒸豆、數碗蔬菜而已。臨別時,盧怀慎握著二人的手說:“主上急于求得天下大治,然而在位年久,對勤勉稍有些厭倦,恐怕要有險惡之人乘机被任用了。你們記住這些話!”到治喪時,家里沒有留下儲蓄。玄宗當時將要前往東都,四門博士張星上言說:“盧怀慎忠誠清廉,始終以正直之道處世,對他不給予优厚的賞賜,就不能勸人從善。”于是下詔賜他家織物百段,米粟二百石。玄宗后來回京師,在鄂、杜間打獵,望見盧怀慎家圍牆簡陋低矮,家人像辦什么事,就派使節馳往詢問。使節回來報告說是盧怀慎死去二十五個月后的大祥祭祀,玄宗于是賞賜細絹帛,并因此停止了打獵。經過盧怀慎的墓時,石碑尚未樹立,玄宗停馬注視,泫然流淚,詔書命官府為他立碑,令中書侍郎蘇(廷頁)草擬碑文,玄宗親自書寫。
  儿子盧奐、盧奔。盧希早年正直,做官有清白名聲,歷任御史中丞,出任陝州刺史。開元二十四年。玄宗回長安,在陝州停留,贊許他的善政,在他辦公的廳里題寫贊詞說:“身負刺史重任,分掌陝地大州。也已利沾万物,心怀忠君忘身。真是國家珍寶,不失盧公家風。”不久召入朝廷任兵部侍郎。天寶初年,任南海郡太守。南海處水陸交匯之地,物產瑰麗珍奇,前太守劉巨鱗、彭果都因貪贓獲罪,因此以盧矣代任。污吏斂手不敢貪污,宦官來買舶來品時也不敢干扰盧矣的法令,于是遠方民俗十分安定。當時認為從開元以后四十年,治理廣州而有清廉節操的,宋璟、李朝隱、盧希三人而已。最終任官尚書右丞。(黃正建 譯)

  [原文]

  盧怀慎,滑州人,蓋范陽著姓。祖悊,仕為靈昌令,遂為縣人。怀真在童卯已不凡,父友監察御史韓思彥歎曰:“此儿器不可量!”及長,第進士,歷監察御史。神龍中,遷侍御史。中宗謁武后上陽宮,后詔帝十日一朝。怀慎諫曰:“昔漢高帝受命,五日一朝太公于櫟陽宮,以起布衣登皇极,子有天下,尊歸于父,故行此耳。今陛下守文繼統,何所取法?況應天去提囗才二里所,騎不得成列,車不得方軌,于此屢出,愚人万有一犯屬車之塵,雖罪之何及。臣愚謂宜遵內朝以奉溫清,無煩出入。”不省。
  遷右御史台中丞。上疏陳時政曰:
  臣聞“善人為邦百年,可以胜殘去殺”。孔子稱:“苟用我者,期月而已,三年有成。”故《書》:“三載考績,三考黜陟幽明。”昔子產相鄭,更法令,布刑書,一年人怨,思殺之,三年人德而歌之。子產,賢者也,其為政尚累年而后成,況常材乎?比州牧、上佐、兩畿令或一二歲,或三五月即遷,曾不論以課最,使未遷者傾耳以听,企踵以望,冒進亡廉,亦何暇為陛下宣風恤人哉?禮義不能興,戶口益以流,倉庫愈匱,百姓日敞,職為此耳。人知吏之不久,不率其教;吏知遷之不遙,不究其力。媮處爵位,以養資望,雖明主有勤勞天下之志,然僥幸路啟,上下相蒙,宁盡至公乎?此國病也。賈誼所謂蹠盩,乃小小者耳。此而不革,雖和、緩將不能為。漢宣帝綜核名寶,興治致化,黃霸良二千石也,加秩賜金,就旌其能,終不肯遷。故古之為吏,至長子孫。臣請都督、刺史、上佐、畿令任未四考,不得遷。若治有尤异,或加賜車裘祿秩,降使臨問,璽書慰勉,須公卿闕,則擢之以勵能者。其不職或貪暴,免歸田里,以明賞罰之信。
  昔唐、虞稽古,建官惟百。夏、商官倍,亦克用軿。此省官也。故曰“官不必備,惟其才”,“無曠庶官,天工人其代之。”此擇人也。今京諸司員外官數十倍,近古未有。謂不必備,則為有余,求其代工,乃多不厘務,而奉稟之費,歲巨億万,徙竭府藏,豈致治意哉”今民力敞极,河、渭廣漕,不給京師,公私耗損,邊隅未靜。儻炎m成沴,租稅減入,疆場有警,賑救無年,何以濟之?“毋輕人事,惟艱;毋安闕位,惟危。”此慎微也。原員外之官,皆一時良干,擢以才不申其用,尊以名不任其力,自昔用人,豈其然歟?臣請才堪牧宰上佐,并以遷授,使宣力四方,責以治狀。有老病若不任職者,一廢省之,使賢不肖确然殊貫,此切務也。
  夫冒于寵賂,侮于鰥寡,為政之蠹也。竊見內外官有賕餉狼藉,劓剝蒸人,雖坐流黜,俄而遷复,還為牧宰,任以江、淮、岭、磧,粗示懲貶,內怀自棄,徇貨掊貲,訖無悛心。明主之于万物,平分而無偏施,以罪吏牧遐方,是謂惠奸而遺遠。遠州陬邑,何負圣化,而獨受其惡政乎?邊徼之地,夷夏雜處,憑險扰而難安;官非其才,則黎庶流亡,起為盜賊。由此言之,不可用凡才,況猾吏乎?臣請以贓論廢者,削跡不數十年,不賜收齒。《書》曰“旌別淑慝”,即其誼也。
  疏奏,不報。
  遷黃門侍郎、漁陽縣伯。与魏知古分領東都選。開元元年,進同紫微黃門平章事。三年,改黃門監。薛王舅王仙童暴百姓,憲司按得其罪,業為申列,有詔紫微,黃門覆實。怀慎与姚崇執奏“仙童罪狀明甚,若御史可疑,則它人何可信?”由是獄決。怀慎自以才不及崇,故事皆推而不專,時譏為“伴食宰相”。又兼吏部尚書,以疾乞骸骨,許之。卒,贈荊州大都督,謚曰文成。遺言荐宋璟、李杰、李朝隱、盧從愿,帝悼歎之。
  怀慎清儉不營產,服器無金玉文綺之飾,雖貴而妻子猶寒饑,所得祿賜,于故人親戚無所計惜,隨散輒盡。赴東都掌選,奉身之具,止一布囊。既屬疾,宋璟、盧從愿候之,見敞簀單藉,門不施箔。會風雨至,舉席自障。日晏設食,蒸豆兩器、菜數桮而已。臨別,執二人手曰:“上求治切,然享國久,稍倦于勤,將有憸人乘間而進矣。公第志之!”及治喪,家無留儲。帝時將幸東都,四門博士張晏上言:“怀慎忠清,以直道始終,不加优錫,無以勸善。”乃下制賜其家物百段,米粟二百斛。帝后還京,因校獵、杜間,望怀慎家,環堵庳陋,家人若有所營者,馳使問焉,還白怀慎大祥,帝即以縑帛賜之,為罷獵。經其墓,碑表未立,停蹕臨視,泫然流涕,詔官為立碑,令中書侍郎蘇頲為之文,帝自書。
  子奐、弈。
  奐,早修整,為吏有清白稱。歷御史中丞,出為陝州刺史。開元二十四年,帝西還,次陝,嘉其美政,題贊于听事曰:“專城之重,分陝之雄,亦既利物,內存匪躬,斯為國寶,不墜家風。”尋召為兵部侍郎。天寶初,為南海太守。南海兼水陸都會,物產瑰怪,前守劉巨鱗、彭杲皆以贓敗,故以奐代之。污吏斂手,中人之市舶者亦不敢干其法,遠俗為安。時謂自開元后四十年,治廣有清節者,宋璟、李朝隱、奐三人而已。終尚書右丞。

  ------------------
  亦凡公益圖書館掃校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