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十二章



  回黃公館的車子內,黃金榮一直低著頭,一言不發,杜月笙不敢惊動地,許久,才輕輕地說:“師父,您受惊了。”
  黃金榮似乎還是沒從惡夢中醒來,懦儒地:
  “你,你能干啊!月笙老弟!”
  杜月笙一听“老弟”二字,不由一怔,忙說:“師父,千万別這么說。”這兩天,弟兄們都為您操心。”
  黃金榮睜開眼睛,有些羞愧地看了杜月笙一眼,又低下頭歎了口气,一只手緊緊握住杜月笙的手:“這下我黃金榮塌台塌到家了。”
  “師父,這話您沒說對。明天晚上,何丰林要在六國飯店宴請您,北京政府陸軍部還要頒給您一枚獎章呢。”
  黃金榮一陣激動,几乎流出眼淚,向杜月笙說:“月笙,多虧了你呀!從前,你給我一張拜老頭子的帳子,明天我就把它還給你,我們再換一張,以后你我就兄弟相稱了!”
  “那怎么行呢,師父?”
  “有什么不行?這才叫‘換帖弟兄’嗎!”
  回到家后,黃金榮立刻命令管家在華格臬路造了兩幢房子,都是三間兩進,前一進是中式二層石庫門樓房,后一進是西式三間三層樓洋房。
  新房落成后,黃金榮將西邊的一座216號送給了杜月笙,東西一座212號送給了張嘯林,以感激他們在此次事件中的全力相救。
  杜月笙搬入華格臬路后,將前面中式住房樓下三間打通成為大廳,樓上三間讓沈素娥居住。他又將后面西式樓房的樓下分為三間,西面廂房前部為秘書室,后部是古董間,杜月笙就在這里与一些人談重要的事情。中間是客堂,東廂房是大菜間,內設社氏本人的寫字台、煙舖和沙發等,并在這里接見普通的客人,總帳房辦事、吃飯和電話間也在這里。二樓和三樓,杜月笙已做好准備,將給再娶的老婆們居住。
  自從黃金榮在共舞台“跌霸”后,杜月笙的名气在上海灘上如雷灌耳起來,很多人開始用目光重新審視起他來。上海灘三大亨的排列由昔日的黃、張、杜一改而成杜、黃、張了。一個黑社會的總頭頭、威震中國几十年的“教父”生長出來了。

  搬進公館的第一天晚上,杜月笙一宿沒睡,他在院子里不停地踱步。遙想當年,他浪蕩街頭,常常寄身于別人的屋檐之下,十分可怜。若不是一九0六年南京路的有軌電車通車時晃然有悟,此時,也不知自己身在何處了。現在他終于有了自己的公館。需要的東西還多得很,他相信,自己都會有的。
  不過,眼下,杜月笙覺得自己最急需的是人。
  寶大水果行的黃文祥先生,在他當年浪跡街頭賣水果時,常常把好水果當作爛水果送給他,使他渡過不少難關。如今,他的儿子黃國棟已經長大。他來找過杜月笙,想謀職位,杜月笙知道,黃國棟跟他的父親黃文祥學做過不少年生意,最能理財,就決定讓他前來做帳房。銀行取款,支付各項開支,管理來信和分發事物,重要來客的接待等,就全交給了黃國棟。
  此外,杜月笙又找了楊筠心、邱曾受、趙琴波三人与黃國棟一起做帳房。
  楊筠心負責處理發來的各种婚喪喜慶帖子,逢時逢節各處送禮發信,寫回單簿,管理電話、水、電的修理裝置和各种報紙,分發零星開支、年賞、節賞,管理大廳清洁,招待來客的汽車司机和侍衛人員等。
  邱曾受管理伙食帳目,廚房炊事員的人事調動,并負責每月發放杜月笙救濟貧苦孤老的“善折”金額(孤老經人介紹,取得“善折”后,每月可憑折領取救濟金10元至50元不等。這些孤老大部分為美、法兩租界死亡的包探和巡捕家屬),發信時寫回單簿等。
  趙琴波負責帶領“小開”們到外面玩耍,管理電話、水電費和所有大小挂鐘等。
  管家万兆棠原先也是寶大水果行黃文祥的門生,杜月笙進了華格臬路后就讓他來當管家。几年后,万兆棠積累了些錢,也吸上鴉片。日夜在杜宅工作,他漸漸吃不消來。他向杜月笙推荐了兄弟万木林。這万木林識不得几個字,記憶力卻极強,任何電話號碼只要听上一遍就可牢牢記住。杜月笙倒也樂意,就把万兆棠介紹到煙土公司去上班、 但是, 杜公館的人都認為“木林”難听,就請常來走動的楊度將‘休”字改為“墨”字。
  万墨林負責管理茶房(服務員)、汽車駕駛員、廚司、門警、衛隊等,外面打給杜的電話,都由万先接听,后交杜接,杜向外打電話,也都由万打通后再交杜接听。万墨林能記住親友、門生、机關、企業等一百九十個電話號碼,成為杜月笙的電話號碼簿。
  為了做好文字工作,杜月笙又請了翁佐卿、邱訪陌、王幼棠、胡敘五四個人做秘書。其中胡敘五是由黃炎培介紹的。
  為了做好防衛,杜月笙又選了近身侍衛四人。陸桂才,是張嘯林的門生。此人做過舊軍隊的軍官,在社會上,人稱陸大麻子。他廣收徒弟,有一二千人之多。他家住南陽橋,開設維揚大舞台和榮貴祥香煙批發行等。
  陳秦鶴,是台州白相人,也收有不少徒弟,兼開西藏路畯Z里內的痗悅捖鶨M痗挺@場、八仙橋第一旅館、東自來火街的痗悖钀]、八仙橋第二旅館、順昌路同樂劇場、同樂旅社等。
  陳繼藩,較有文化,能說法語,由法租界領事公館華董張翼樞介紹來的,杜月笙認為此人比較老實,抗日戰爭發生,杜去香港后將他叫去。
  高怀禮,北方人,曾在法租界巡捕房做過包打听,淞淞滬警察廳擔任巡官等職。
  不久,杜公館又購進八部汽車。十几個司机由王寶征管理。
  廚房里,万墨林聘請了蘇州幫二人、揚州幫二人,本幫三人,北京幫二人,下手三人。
  同時,杜公館還有夜班衛隊四人,門警六人,后弄巡路衛隊二人。大菜間專職待客條房四人。
  在煙榻房,還有一個專門為杜月笙裝鴉片煙的人,此人叫郁泳難。他原在十六舖擺水果攤,身刺花。后來任新城隍廟總稽查、上海紗巾交易所總稽查。他帶二個助手,幫他燒鴉片膏。
  杜公館中還有雜務工二人,管冷气的二人,打掃天井、大廳、送信等雜徑八人,花園司務三人,女佣二十人。
  除了杜公館配備各樣人手外,杜月笙還廣交朋友,黃炎培、張翼樞、章士測、陳群等都是座上客。
  另外,劉春圃、楊度、洪幫大哥高土奎、律師秦聯奎、江一平、王蔭泰、陸殿東、朱文德、王思默等,工商界的聞蘭亭、錢新之、王曉籟、虞洽卿、劉鴻生、潘公展、徐寄顧、吳開先、楊管北、楊志雄等,加上杜的門生朱學范、金廷蓀、陸京土、唐世昌等都常來常往。
  有了人,有了廣泛的社會關系,杜月笙的事業開始走向頂峰,此時正是一九二四年初的時候。
  一九二四年初和稍后,杜月笙通過一系列行動,證明了他在上海灘的地位至高無上。

  ------------------
  亦凡公益圖書館掃校(shuku.net)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