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日本企業之神


  坪內壽夫這個名字,和“松下電器”的松下幸之助、“丰田汽車”的丰田英二一樣,在日本几乎家喻戶曉。坪內壽夫是控制日本的十大財閥之一,他擁有日本最大的造船厂和鋼鐵厂,還擁有銀行、飯店等許多產業。坪內壽夫在日本企業界和老百姓心目中,是公認的“神”、“魔王”、“吸血鬼”之類的人物,許多人稱他為“吸血魔王”。
  比起那些白手起家的大富豪來,坪內壽夫要幸運得多。坪內壽夫1948年10月從西伯利亞返回故鄉愛媛縣,當時34歲,他的父母將全部財產340万日元交給了他。在當時這是一筆相當大的財產,這筆巨款成了坪內壽夫創業的基金。
  1949年,坪內壽夫帶著這筆錢來到松山市。他的父親原來經營“大坪座”和“第二大坪座”兩個小劇場,但他認為只是守著父母的產業,算不得大男人,因此他打算自創一個劇院,給予最妥善的經營,這樣才稱得上有志气的男子漢。但是坪內在創業之初就吃了閉門羹,主要原因在于建設局內某位課長,不知何故十分厭惡坪內。
  建設劇場首先要取得建設局許可,這种申請最快一星期,最慢一個月也就可以獲得批准。坪內也以這樣輕松的心情前往東京。從松山到東京要坐一天火車,坪內隨便帶了几件衣褲裹在行軍袋中,穿著短褲、短袖襯衫,打算到了東京暫住在朋友家中。
  坪內一到東京就直接往建設局去,要求會見課長。通報人員報了信,卻久久不見課長出現。如此日复一日,坪內只好天天到建設局的走廊下等候。
  好几天后,課長出現了。坪內把報告雙手呈給課長,仔細談了自己打算創辦一個劇院的愿望,但課長帶听不听地說:“過几天再說吧。”又過了几天,坪內帶著有關資料到建設局去等候,可是過了一天又一天,課長總是不接見。這天課長終于接見了坪內,但卻說:“愛媛縣太小了,已經有几個劇場了嘛,我還听說縣里的議長用議會禮堂放電影賺錢,這种行為雖然要不得,但還有必要再建劇場嗎?你回去吧!我是不會答應你的。”
  坪內按捺住心中火气說:“課長先生,議長的作為和我有什么關系?我只是一個市民,議長和我毫不相干!”坪內的抗議沒有任何效果,課長就是不肯批准。
  坪內心想,只好回松山,請市長開具一張“今后不得用議會小禮堂放電影”的證明。于是他火速赶回松山,取得證明后又返回東京,交与課長,心想這下你沒有理由不答應了。
  但課長似乎存心整他,總以“我很忙”、“你真煩”、“我說不行就是不行”等話來推卻。坪內仍不死心,從早到晚都守在走廊上。這反倒給課長一种壓迫感,因而愈發產生要好好整坪內的動机。
  坪內也真有股子鑽勁。夏去秋來,他日复一日往建設局跑。建設局的人都對坪內表示同情。甚至還有人說:“課長實在有些過分!但你不要輸給他,加油!”
  又過了些日子,課長的儿子不幸遭車禍死亡,肇事者竟逃离了現場。于是人們紛紛謠傳坪內心有不甘,故意撞死課長儿子進行報复。坪內還蒙在鼓里,仍每天到建設局守候。也不知誰通知了警方,于是坪內被帶到一個小房間中,接受審問。他顯然已被納入嫌疑犯之列。不過,不久凶手就被捉到,洗刷了坪內的冤情。
  這個案件竟給坪內帶來了轉机。建設大臣親自接見了他,以最高負責人身份向他致歉,并准許坪內建劇場的請求。事后坪內先到課長家中向其于靈堂上香,才轉回松山,這時已到年底了。
  坪內壽夫就是靠這樣一股鑽勁創業的。事后坪內總結為“忍耐經營”。電影院建成后,有人勸坪內加人松山市的影劇院公會,并且要求他擺一桌酒席,結交同行。坪內在一家大餐館訂了一桌酒席,并且找來了藝伎在一旁伺候。可是,到了時候卻沒有任何人前來。這些同行是故意毀約的,他們怕坪內的電影院搶他們生意,故意排擠他。
  盡管如此,坪內仍是信心十足。他一家家上門去送請柬,鞠著躬請人家“多多關照”。1950年春,位于松山市中心大街上的松山大劇場正式開幕了。連日賓客盈門,盛況空前。
  戰后日本,人們首先重視的是吃飯問題。但几年后生活已有所好轉,電影便成了當時最熱門的娛樂。再平凡再差的電影都不必擔心沒有觀眾,這使得制片公司和電影院老板笑逐顏開。尤其是電影院老板,只要專門放映一個制片厂的影片,財源就能滾滾而來,影院實為當時獲利最大的行業。
  但坪內并未以身為一般的老板而得意揚揚。如果他甘心只當鄉下一位小富翁,他大可由其父母處接收過來兩個小劇院,輕松愉快地經營。坪內認為,只有經營規模更大,賺更多的錢,才能算得上企業家,才能体現他這個男子漢的价值。他認為要賺錢就要做別人不敢做的事。而在電影界中,別人不敢做的事是什么呢?此時,日本有4家制片公司:東寶、松竹、東映、大映,其中東寶擁有最多的佳作和大電影明星。全國各電影院都是只放一家制片公司的影片,坪內的影劇院也不例外,只放東寶一家的片子。坪內于是打破了這個傳統,他把4大制片公司以及國外的片子輪流放映,結果電影院場場爆滿。
  由于坪內堅持誰的片子受觀眾歡迎就放誰的,有的制片公司出于嫉恨,找一些地痞流氓到電影院揭亂。電影業和飲食業一樣,是流氓最喜歡找麻煩的行業。如果你讓他得逞,他會得寸進尺;如果你拒絕給他們好處,他們會在入口處搗亂,讓一般觀眾不敢進來。但不論是誰威脅恐嚇,坪內都不吃那一套。他認為如果答應流氓的要求,那將后患無窮,但如果做了不當的處理,也會給流氓找到借口,更加大鬧特鬧。坪內說,不管他們怎么鬧,我都不在乎,但我絕對堅持一點,不允許免費入場。遇到流氓鬧事,他就叫管理人員立刻打電話報警。而其它電影院怕惹麻煩,總是對地痞流氓有所忍讓。坪內則認為,如果允許他們免費進場,就等于自己毀棄了經商的基本原則。
  地痞流氓不敢來騷扰之后,過了一段時日,社會上竟然傳出流言蜚語,說坪內是個流氓頭子,背上還刺了花紋,所以連地痞流氓都怕他。其實,這是坪內气魄、毅力的胜利。而這种胜利,跟他那体壯如牛的身軀不無關系。坪內身高雖然才1.69米,腰圍卻有127厘米,体重105公斤。他的眼睛細小,耳朵卻很大,容易使人聯想到非洲的巨象。他往那儿一站,像一尊鐵塔,兩三個流氓不是他的對手。
  坪內壽夫也很有個性。社會上對他的評价趨于兩极,非常少見。記者在認識坪內的人中搞了項調查,結論是:喜歡坪內的人,喜歡到了极點,用最好的形容詞來形容他;討厭坪內的人甚至不愿看到他的臉,厭惡他就像厭惡蝎子。坪內壽夫的特征是朋友多,敵人也多。坪內并不在乎這些,他說:“我從來不設法去討好別人。我沒有必要去討好那些不喜歡我的人,我向來是實話實說,該怎么樣就怎么樣。”
  坪內壽夫年輕時吃過不少苦,他曾在中國東北鐵路當一名員工。1945年5月,正當日本戰敗投降前夕,坪內被征去當兵,到了通訊部隊。9月中旬,他在興安岭山中被蘇聯紅軍俘虜,押到西伯利亞。俘虜們每天要于許多重活,吃都吃不飽。坪內在搬運砂糖時,偷偷在袋上摳個小洞,讓糖落在手掌上,然后再舔食它。坪內至今也忘不了砂糖的美味。
  坪內回到家鄉后,一下子從雙親那里得到340万日元,他開始有錢了,每天都到松山市內最高級的餐廳,去吃比常人多几倍的食物,而且喝1升酒,每天抽80支煙。
  坪內有次去銀行,銀行的人說:“坪內先生,你每天抽那么多煙,會增加我們的困扰的。”坪內說:“我抽煙和銀行有什么關系?”銀行的人說:“當然有,我們擔心你的健康。每次談論貸款時,一會儿工夫,煙灰缸就裝滿了,而你是我們的大客戶啊!”坪內心想你們未免管得太寬。但仔細一想,他決心把煙戒掉。他干脆一天抽200支煙,早晨起床時,不但口干舌燥,還惡心想吐,從此再也不想抽煙了。
  坪內本來喝酒也很厲害,后來因事務煩心引起了糖尿病,醫生警告他不許再喝酒。等到身体狀況好些后,他每天只喝少量的薄酒或啤酒。所以,他現在剩下的唯一嗜好,只有吃了。這就是他形容的“飽食中的饑餓”。有一次他和一個同行共進午餐,他竟把他那份食物留了一半,而且甜點心動都不動。而以往他一個人可以吃3份。同行問他是不是胃口不好,他雙手一攤說:“不是,再多我都能吃掉。是我的太太真囉嗦!”原來早上他們夫妻為多吃一碗少吃一碗剛發生過爭執。妻子監督他節食減肥很嚴格。
  坪內是個大富豪,然而他卻討厭用錢買到的一切奢侈。1951年時,他突然很想一個月花50万日元。當時一件高級和服只要1万日元,一只鑽戒只要4万∼5万日元。他每餐吃最貴的食物,住溫泉飯店,极盡奢侈,但仍然用不完50万日元。當然,如果賭博的話,一夜工夫就可能用盡,但坪內一向討厭賭博。
  半年后,坪內厭倦了這种生活。他妻于對他送的任何貴重禮物也不再興奮。妻子說:“別傻了,我已經不需要任何東西了。”他也覺得這种奢侈是一种精神空虛的表現。他決心把精力完全投注于事業之中,因而開始了造船事業。
  這時,有人建議坪內接收來島造船厂。坪內是影劇院老板,從來沒搞過造船,他找電影業大老板小林一三商量。小林說:“如果你能使一個瀕臨倒閉的大造船厂起死回生,你的大企業家的身份必將得到認可。這是一個机會,我贊成你去干。”但是日本銀行松山分行行長濱口喜太郎卻說:“你如果真要干,得有一套策略。你可能會變為乞丐,或許要賠掉你全部財產都不夠。一旦搞糟了,你勢必負債累累。這和你搞電影院不同,風險太大,我勸你還是慎重為好!”
  濱口行長的話是有道理的,當時造船業相當不景气。尤其是愛媛縣中小造船所的客戶,都是懶戶內海沿岸零星海運和捕魚者,而且這些客戶多向東京、大阪的大造船厂訂貨。因此來島船厂陷于极度困難的境地,工厂形同一堆廢墟。
  坪內心想,不成“王子”就成“乞丐”,他考慮了5個月后,于1953年4月決定接管這個最窮困的工厂。消息很快傳開,人們都說坪內捧了個沒人敢要的燙山芋。坪內賣掉3座影劇院中的2座,又跟銀行貸了款,籌措了5000万日元資金,開始經營船厂。有人認為這是他一生的賭注,但他卻視它為人生的轉机。也有人問坪內,你身為劇場老板,怎會又去從事完全不同性質的造船事業呢?他說,其實他一直喜歡船,而且也喜歡大海。他的父母也一直期望他有朝一日能成為一名船長。
  坪內率領20多人,來到設備生蛂B滿院雜草的船厂,每天除草、去蛂B修理厂房,辛勤地勞動。在整整2年內,船厂都無法開工,業績等于零。于是謠言再度四起,說:“坪內這個大傻瓜,竟然投了5000万日元,只為了除草,把一家家電影院賣了來貼補投資的不足,簡直不可思議!”但坪內卻看到了來島船厂美好的遠景,信心十足。
  為了給造的船找到買主,坪內常常跟漁船出海,或跟貨船運貨,仔細觀察、研究市場的需求。坪內在日本也是在全世界首創了一种499吨的“標准船”。為什么叫“標准船”呢?就是用同一張圖紙大量生產,坪內正式將這种船定名為“海上卡車”。船大批造出來了,買主買不起怎么辦?坪內也動了腦筋,他對想買船的人說:“這种船是專為你們設計的,你們只要努力工作,每月按期付款,船就是你們的了。”船主們起初不相信,坪內就像傳教士傳教一樣,苦口婆心地宣傳,甚至跟船耐心地說服買主。當時每條船都是一戶人家,靠船為生。有的“夫妻船”嘗到甜頭后,傳揚開來,坪內一下子吸引來更多的買主。
  有的買主十分感動地說:“坪內先生信任我們這些沒錢的人,為我們制造生財的鋼船,對他的大恩大德,我們無論如何都要報答他,絕不背棄他,這才是為人之道。”當然,坪內還是冒一定風險的,如買主突然死了或是船遇到風暴沉了,錢收不回來的情況還是有的。
  從1956年7月第一輛“海上卡車”下水,坪內的來島船厂不斷造出新的鋼船,几年下來,這些“海上卡車”裝滿貨物行走在海洋中,成了瀨戶內海的主角。到了1966年,愛媛縣的鋼船已達到62万吨,10年間增長了3倍。
  來島船厂事業蒸蒸日上,坪內并沒有滿足,他把目光又瞄准了旅游業。他投資5億日元,開發了6口溫泉,向松山市內各單位供水。他又創辦了一家名叫“奧道后”的飯店。飯店依山勢而建,長350米,長度為當時世界第一,計有170間客房,可容納500名客人,總投資為20億日元。
  坪內為了擴大對自己企業的宣傳,不惜每年花5億日元進行廣告宣傳。他請了著名作家柴田鏈、山岡庄八、今東光等,專門以“奧道后”為題材寫小說,擴大知名度。“奧道后”飯店的知名度越來越高,效益更是“日進斗金”。坪內于是又花巨資買下了東方飯店。
  1971年,愛媛縣的東邦相互銀行發生了嚴重危机,眼看就要倒閉,于是坪內又把手伸向了金融業,接管了這家銀行。這家銀行共有32家分行。坪內選擇了條件最差的一家分行做示范點。這家分行位于一個小鎮上,小鎮只有1.5万人口,分行內十分贓亂。坪內首先把10名員工裁減為5人,并下令半年內使該分行存款額增加一倍。5名員工為了保飯碗,主動“找米下鍋”,四處找親朋好友、陌生人家和商店吸納存款,結果只4個月時間,分行存款額已增加了一倍。這么一來,另外31家分行也不敢怠慢,營業員甚至跑到偏僻山區,去爭取小額存款。3個月內,東邦相互銀行的存款便由9億日元上升到29億日元。
  1978年,日本著名的一家大企業——“往世保重工”,已到了瀕臨崩潰的邊緣。此事使內閣總理福田赳夫、日商經理永野重雄等朝野人士大傷腦筋。此時坪內壽夫已在日本財界嶄露頭角,有些大人物開會時便想到了坪內,說:“只有坪內才能使‘佐世保重工’起死回生。”有人找到坪內,勸他“吞”下這個“大怪物”。坪內猶豫不決,心想弄不好就會把自己活活“噎”死的呀!于是他們不停地勸說他:“今天的住世保問題,已不是一個企業的問題,它將給政府帶來极大困扰,我們請你出來,正代表著國家對你的托付!”坪內不敢答應,這些人在數十次會議中,要求、說服、懇請、泣訴、威脅、利誘、約束、奉迎,什么手段都用上了。經過80天的思考,坪內終于答應了,通過集資83億日元,成為“佐世保重工”的新老板。當時這家企業的負債是1800億日元,坪內敢于背上這個沉重包袱,的确是要有极大的勇气的。
  坪內就為接收住世保重工,日夜操勞,累出了糖尿病。夫人紀美江心疼不已,她倍加用心地照顧丈夫的飲食起居。照顧丈夫是做太太的本分,但紀美江對丈夫的照顧可說是無微不至。當坪內正為是不是接收“佐世保重工”猶豫時,夫人勸他說:“何必要把我們的事業擴展得這么大呢,這樣太辛苦了吧,我真擔心你的身体啊!”紀美江和丈夫一樣,也是公司的大股東。她不但參与決策,還持有坪內的印鑒,有權決定是否蓋章。當初經營電影院時,每晚收業后,紀美江都會逐一點數鈔票,負責記賬。直到現在,掌握經濟大權的習慣她仍然未改。
  坪內夫婦沒有子女,也沒有找醫生診斷;夫婦倆不愿意查明原因。他們有許多甥、侄,把他(她)們看做自己的孩子一般。再加上他倆都熱衷于工作,倒也不覺得寂寞。坪內對妻子的愛情一往情深,他不但以身作則,也希望公司所有員工都有個“美滿的家庭”。他說:“為了取得員工信賴,我必須嚴于律己。試想,如果我在外面討了兩三個小老婆,我又告誡員工嚴格要求自己,大家怎么會心服口服?一個家庭不圓滿、經常和太太吵架的人,一定無法專心工作的。我的員工就沒有离婚的人。”
  坪內每年都會發給員工和他們的妻子各5万日元獎金,并附上一封信,請她們多照顧自己的先生。坪內做過調查,凡工作情緒欠佳的員工,通常妻子的態度都不太好。這時公司設法疏導,要求太太們一定要笑著送丈夫出門,最好能為他們做頓早餐;晚上也應做好晚飯等先生回來吃,這樣他們才不會在外徘徊不歸。坪內寄出的信使許多家庭夫妻關系有极大的改善。坪內自己出外回來,都不會忘了替太太帶點小東西。這不但使太太喜歡,他自己也心情愉快。
  坪內壽夫的家業越來越大,他擁有造船、鋼鐵、商業、食品、金融、旅游、觀光、机械、電机、運輸等特大企業,統稱來島集團,有員12.5万余人。坪內壽夫和松下幸之助、丰田英二一樣,成了控制日本的十大財閥之一。
  有些人成了富翁就專門享福了,可是坪內直到70高齡,仍每年365天都在工作。他每天5點起床,深夜12點才就寢。有人問他,你功成名就了,就是干公務員也該退休安度晚年了,可你還終日辛勞,這是何必呢?他說,那是“生存的責任”。他必須掌好來島集團180家公司的舵,他必須保障2万多員工的飯碗。他又說,事業是一种競爭,公司必須具有強大的競爭力,才可以保護員工。
  坪內對下屬要求极為嚴格。他將員工素質分為上、中、下,把教育的重點放在最下等的30%,讓這些人提高各方面素質。來島集團500個主要干部中,有半數被坪內責罵過。干部們個個能上能下,兢兢業業地工作。難怪來島集團在激烈的競爭中一直立于不敗之地呢。
               (賀蘭)

  ------------------
  小草掃校||中國讀書网獨家推出||http://gd.cnread.net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