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三部:神秘歌聲


  那年輕水手道:“我大聲叫著,他們三個人都出來了,問我是不是在發神經?我說我听到了万先生的唱歌聲,他們全當我神經病,我也沒有說甚么,可是第二天晚上,炳哥和勤叔全听到了!”
  他說著,指著另外兩個水手。
  那兩個水手,神色蒼白地點著頭:“是,我們都听到的。”
  另一個則道:“我是在第三晚才听到的,從那一晚起,我們就不敢在船上住了,只是在日間,四個人一起,才敢到船上去打理一下。”
  我皺著眉:“歌聲是從甚么地方傳出來的,你們難道沒有听到,万先生可能還在船上,因此仔細地去找一找他?”
  四個水手一起苦笑著,道:“我們當然想到過,可是我們對‘快樂號’十分熟悉,實在沒有可能有人躲在船上而不被我們發現。”
  我再問道:“那么,歌聲究竟從何處傳出來?”
  我已經看出,小冰臉上的神情,證明他的忍耐,已經到了最大限度,果然,他立時大聲道:“聲音好像自四面八方傳來,捉摸不定!”
  那四個水手立時現出十分惊訝的神色來,齊聲道:“郭先生,你怎么知道?你也听到過?”
  小冰得意地“哈哈”大笑了起來:“我怎么不知道?這根本是你們的幻覺,在幻覺之中,所有的聲音,全是那樣的!”
  四個水手現出十分尷尬的神色來,小冰催我道:“他們不肯上船,我們是不是改變計划?”
  我道:“當然不改變,万良生一個人都可以駕船出海,我們兩個人,為甚么不行?”
  我向那四個水手道:“你們可以留在岸上,船上還有甚么別的古怪事情?”
  四人一起搖頭,表示沒有別的事。我的想法和小冰雖然有點不同,但是所謂万良生的唱歌聲。只是他們四人的幻覺,這一點,我倒也同意!
  看著他們四人的神色如此緊張,我用輕松的語气道:“現在是白天,請你們帶我到船上去走一遭,你們總不致于不敢吧?”
  我們一起走下碼頭的石級,上了小艇,駛到了“快樂號”的旁邊。
  到了“快樂號”的身邊,才知道那真正是一艘非凡的游艇。
  這艘船的一切結构,毫無疑問全是最新型的,金光閃閃,整艘船,就像是黃金琢成的一樣。
  如果說,我來到了它的身邊,就覺得它是一艘了不起的船的話,那么,在我登上了“快樂號”之后,簡直就認為它是世界上最舒服的一艘船了。
  它一共有五個艙房,每一個房間,都采用懸挂平衡系統。也就是說,在巨大的風浪中,不論船身傾側得多么厲害,在房間中的人,都可能絕沒有感覺,因為房艙是懸挂著的。
  這五間房艙之中,包括了駕駛艙、客廳、飯廳和臥室在內。
  駕駛艙中,有著船上發動机的出品厂家的一塊銅牌,上面刻著的几行字,證明這船上的三副強力引擎,几乎無懈可擊。机器在任何情形之下,都有可能發生意料不到的故障,但是,只要在一般的保養情形之下,這三副引擎,決不會同時損坏。
  這也就是說,就算在最坏的情形下,兩副引擎坏了,另一副引擎,仍然可以維持正常的速度航行。而當它三副引擎一起開動的時候,普通的海岸巡邏艇,無論如何追不上它。
  而它的駕駛過程,卻又簡化得如同駕駛汽車一樣簡單,几乎任何人只要一學就可以學會。
  船艙中的一切裝飾,自然不必細表,我也看到了那缸海水魚,這一大缸海水魚。也令我大開眼界,它被放置在客廳中、几乎占了整幅牆那么大,里面有各种各樣的布置,宛若將海底搬了上來。
  我看到許多以前只有在圖片上才見到過的,色彩极其麗的魚,也看到了小的章魚,活的海葵和珊瑚,以及許多活的軟体動物。
  我看到其中有一枚奇形怪狀的螺,正在一塊石上,緩緩移動著。
  這個海螺的形狀,真是奇特极了,使我忍不住看了又看。小冰站在我的身邊,指著那奇形怪狀的螺:“這就是在毛巾中的那枚貝殼。”
  我呆了一呆:“小冰,你一直只說那是一枚貝殼,沒有說那是一枚螺。”
  小冰說:“那有甚么不同?”
  我不禁笑了起來:“當然不同,貝殼只是貝殼,而螺卻是有生命的。”
  小冰聳了聳肩,自然,看他的神情,他仍然認為兩者之間,并沒有甚么不同,他道:“當我抬起它的時候,我也不知道它是不是有生命,后來,我到了船上,就順手將之拋進了缸中,誰知道它是活的!”
  我再仔細審視那枚螺,它移動得很緩慢,殼質好像很薄,洁白可愛。這种形狀古怪,顏色淺白的螺,大多數是深海生活的种類。我自己也難以解釋我對這只我還叫不出它名字來的螺,如此注意,或許是因為它曾出現在万良生的毛巾之中的緣故!
  那四個水手,帶著我們,在全船走了一遍,然后,他們上了岸。
  我和小卻在駕駛艙中,由我看著海圖,他負責駕駛,我們先用無線電話,向有關方面報告了出海的情形,“快樂號”就漸漸离開了碼頭,半小時之后,它已經在一望無際的海洋之中了。
  在艙中,穩得就像是坐在自己的家中一樣,小冰歎了一聲:“万良生真可以說擁有世界上的一切了,真懂得享受。”
  我笑道:“他的太太,十分可怕,但是我也不相信,那會构成他帶著另一個女人藏匿起來的原因。事實上,像他那樣的大亨,只要略伸伸手,就不知會有多少出名的美女投怀送抱了,他怎會再去守著一個女人!”
  小冰道:“那也難說得很,你不記得杰克,倫敦的小說中的人物,‘毒日頭’不是放棄了一切,去和一個女孩子談戀愛了么?”
  我伸了一個懶腰,道:“那究竟只是小說!”
  “快樂號”在駛出了大海之后,真令人心曠神怡,小冰一個人已是可以應付駕駛,我离開了駕駛艙,在甲板上坐了一會。
  當我坐在甲板上的時候,我想起小冰說,當他第一次從水上飛机上,用望遠鏡看到“快樂號”的時候,看到桌上放著一杯“蚱蜢”。
  “蚱蜢”是一种雞尾酒,原料是碧綠的薄酒,以及杜松子酒,這种甜膩的酒,通常是女人喝的,要是小冰沒有看錯的話,這倒是一件很值得注意的事。我連忙起身,走回駕駛艙,向小冰問了這個問題。
  小冰立時道:“我怎么會弄錯?或許万良生不敢喝烈酒,所以才喝這种酒!”
  我轉身走進了客廳,在一角,是一個酒吧,酒櫥中的酒真多。万良生看來懂得享受,在酒櫥中的全是第一流的好酒。
  來到了酒吧之前,我再想起,小冰說,有一瓶酒曾倒瀉了,照說,在平衡艙中,是不會有傾側的現象的,一瓶酒跌倒,而又沒有及時扶起,一定有意外發生,才會有這樣的情形。
  自然,我決無法想像得到,當時發生了甚么情形,看看瓶上的年份,都是葡萄大收年份釀制的七星級佳釀。香檳酒之上,是紅酒和白酒,再上,是威士忌,混合的和純的,名牌琳琅滿目。
  酒櫥最高的一格,是白蘭地,其中有兩瓶,陳舊得連瓶上的招紙都殘缺不全了,可能是在拍賣百年以上陳釀時,以高价買來的。
  然而,沒有杜松子酒,也沒有薄酒。
  我呆了一呆,走進酒吧去,打開旁邊的几個小癟和一個冰箱,里面也沒有這兩种酒。沒有杜松子酒,就不能調制雞尾酒,而沒有薄酒,自然更不會有“蚱蜢”!
  而且,我在酒吧中,找不到調制雞尾酒用的任何器具。像万良生這樣講究享受的人,自然不會在喝雞尾酒時,隨便將兩种酒倒在一只酒杯中就算數的。
  我在酒吧中呆立了好一會,心中紊亂得很,我越來越覺得,在甲板的桌子上,出現了一杯“蚱蜢”,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小冰又說得千真万确!
  我又回到了駕駛艙,當我再向他提起那杯酒來的時候,他的神情,多少有點古怪了。我將客廳酒吧中的情形,對他說了一遍,他道:“那么,一只雞尾酒的杯子中,有著碧綠的液体,你以為那是甚么?”
  我道:“小冰,那可能是任何東西,你看到的酒,還有多少!”小冰道:“大約小半杯!”
  我知道問來是沒有結果的,但是我還是要問,我道:“這小半杯酒呢?”
  小冰搖頭道:“誰知道,當然是倒掉了!”
  我歎了一聲:“怎么沒有人想到,這小半杯酒,可能是一個极大的關鍵?”
  小冰又再搖頭道:“別說沒有人想到,就算是現在,我也認為你完全是在無事找事做。”
  看來,小冰和我之間,意見相差太遠,我真有點后悔邀請他一起出來!
  或許他現在已是一個大偵探了,我不應該再用以前的態度對付他,那會引起他的反感。但是有話如果不說,那不是我的性格,是以我還是道:“小冰,你在這件事上所以失敗,就是因為你對于應該注意的事,根本沒有加以注意的緣故。”
  小冰呆了半晌,望著駕駛艙的窗外,然后,徐徐地道:“也許是,我自始至終,都將這件事,當作一件正常的失蹤案來處理,而沒有將之和別的神秘不可思議的事,連在一起。”
  我站了起來,拍了拍他的肩頭:“那你就錯了,万良生失蹤,本身就是一件神秘之极的事!”
  小冰喃喃地道:“或許……”
  他在講了兩個字之后,略頓了一頓,然后,伸手指著前面:“看,就是這個島。”
  我向前看了一看,立時又俯下身,將眼湊在望遠鏡上。那真是一個小得可怜的荒島,兀立在大洋之中,靜僻得不能再靜。
  像万良生那樣的人,就算是和別的女人幽會,在大都市中,也有的是地方,他偏偏會揀這樣的地方,也的确有點不可思議。
  在“快樂號”漸漸接近那個小島的時候,速度減慢,十分鐘之后,船停了下來,离那一小片沙灘只不過十來碼遠近,海水清可見底,游魚歷歷可數,我們一起到了甲板上。
  小冰問道:“到了,你准備如何開始偵查?”
  我望著那片沙灘,海水不斷涌上去,噴著洁白的泡沫,又退回來,我道:“先上去看看。照說,在這樣的情形下,不會有甚么意外發生的。”
  小冰道:“那很難說,海中可以有任何古怪的事情,足以令得一個人,在忽然之間,變得無影無蹤,像万良生那樣!”
  我并不打算游泳,所以放下了一艘小艇,和小冰一起踏上了沙灘,小冰在沙灘上走了几步,用腳踏著一處地方,道:“毛巾在這里,當時,我拾起毛巾,那枚貝殼那只螺就跌了出來。”
  我輕輕地踏著細而洁白的沙。思緒仍然很亂,不過,那只螺,是人拾起來,放在毛巾中的,這一點,應該不會有甚么疑問了。
  我又望著海面,海面极之平靜,万良生在這個沙灘上時,情形一定也是一樣,因為在這十几天來,天气一直都那么好,几乎沒有任何變化。
  我倒真希望這時,突然有一條海蛇,或是甚么海怪,竄上沙灘來,那么,万良生失蹤之迷,自然也可以立時解決了!
  可是,沙灘上卻平靜得出奇,平靜得任何意外,都不可想像!
  然后,我一個人開始跋涉全島,小冰留在沙灘上,一小時后,我又回到了沙灘,一點收獲也沒有。
  我道:“要明白万良生到這里之后,有些甚么活動,應該問以前曾和他一起出海的女人。”
  小冰苦笑了一下:“我碰了三次釘子!”
  我笑道:“你去找過她們?”
  小冰道:“自然,我有确鑿的證据,找到三個女人,曾和万良生單獨出海,可是當我在她們面前提及這件事時,她們的態度,全是一樣的,其中的一個,還聲言要控告我破坏名譽!”
  我听了之后,呆了半晌,小冰望著我,他是一個聰明人,聰明人在看著一個人的時候,總喜歡揣測對方的心意,是以小冰望了我一會之后,看到我不說話,他就道:“你准備放棄了,是不是?”
  我搖了搖頭:“不,正好相反,我在想,我應該從頭開始。”
  小冰像是受了冤枉一樣地叫了起來:“從頭開始?那是甚么意思?這件事,已經有了結論!”
  我仍然搖著頭:“我不認為有任何結論,我們對于万良生的一切,知道得太少,你是從一開始就參加調查工作的,可是你就說不出,万良生駕著游艇出海之后,通常做些甚么事!”
  小冰的神情有點惱怒:“駕游艇出海,游艇中除了他之外,還有一個漂亮女人,還有甚么事可做?”
  我冷冷地道:“可是這一次,游艇上只有他一個人,而且,他神秘失蹤了!”
  小冰攤著手:“好了,我們不必為這些小問題而爭論……”
  他講到這里,頓了一頓,才又道:“總之,這件事,我放棄了,那胖女人既然又委托了你,我……”
  他又搖了搖頭,我不禁笑了起來:“小冰,你做人不夠坦白,既然你早已對這件事沒有興趣了,何必跟我出海來?”
  小冰道:“是你叫我出來的啊!”
  我道:“那你也可以拒絕,我從來不勉強別人做他不愿做的事,你可以坦然告訴我,你對這件事情,已同意了警方的結論!”
  小冰呆了片刻,才道:“好的,我回意了警方的結論,現在,我要回去了!”
  我望著平靜的海水,緩緩地道:“好的,我們先回去,然后我單獨再來!”
  小冰沒再說甚么,我從他的神情上,看出他對我好像有一份歉意,我拍了拍他的肩頭:“你不必感到對我有甚么抱歉,這件事,可能追查下去,一點結果也沒有,或許你是對的!”
  小冰苦笑了一下,我們兩人都沒有再說甚么,由小冰駕駛著游艇,我因為打定了主意,在船一近碼頭之后,我立即單獨再來,在那荒島旁邊過夜,像万良生神秘失蹤之前一樣,所以我需要休息,因為夜來究竟會有甚么事發生,是誰也不能預料的。
  我到了客廳中,在柔軟的沙發躺了下來,將燈光調節得十分暗淡,閉上了眼睛。
  我完全不感到自己是在一艘船上,但是思潮起伏,卻使我睡不著。
  我睜著眼躺著,不可避免地,我要看到那只巨大的海水魚缸,我看到一條顏色极其鮮的鷸嘴鰻,自一大塊珊瑚之后,蜿蜒游了出來,對著一條躺在海葵上的小丑魚,好像很有興趣。我又看到一條石頭魚在抖動著身子,本來它的身子是半埋在沙中的,一抖動,沙就揚了起來,它丑陋的身子,大半現了出來。
  我漸漸覺得疲倦,每一個人,有一個想不通的問題橫亙在心頭的時候,是特別容易感到疲倦的,我瞌上了眼睛,快蒙朧睡著了。
  也就在這時候,我听到了有人唱歌的聲音。
  那是极其拙劣的歌聲,聲音像是有人捏住了喉嚨逼出來一樣,唱的是流行歌曲,我心中在想:小冰怎么那么好興致?這樣的歌,還是不要唱了吧!
  我心中想在叫小冰不要再唱,如果我那時,是在清醒狀態之下,我一定已經大聲叫出來了。可是那時,我在半蒙朧狀態之中,所以我只是心中在想,并沒有講出聲來,我只是更進一步,步入睡鄉。
  然而,也就在這時候,我陡地想了起來,我在上船之前,那四個水手告訴過我,他們在船上,听到過万良生唱歌!
  當我:一想到這一點的時候,我的睡意,陡地消失,几乎在十分之一秒鐘之間,我睜大眼,直起身,坐了起來。
  不管小冰在事后,用怎樣嘲弄的眼光望著我,但是我可以發誓,即使在我坐起身子的剎那間,我仍然可以听到那种難听的歌聲的一個尾音。
  當時,我睜大了眼,在客廳中沒有人,當然沒有人,因為小冰在駕駛艙中,而船上只有我們兩個人。
  在最初的几秒鐘之中,我實在分不清那歌聲是我自己的夢,還是真的有那种聲音。但是我自己肯定了真的有那种歌聲,而不是我的幻覺,因為那种難听的歌聲,我以前絕未听過。
  雖然,我曾听到那四個水手說起听到“万良生唱歌”這回事,那足以构成我在夢中听到歌聲,但是何以找听到的聲音,是如此之難听,如此之不堪入耳呢?
  我呆坐了半晌,再也沒有听到任何和歌聲相類的聲音,才站了起來,到了駕駛艙中。
  這時,我的神情,多少有點古怪,是以我一進駕駛艙,當小冰向我望來之際,他立時就問:“怎么啦,發生了甚么事?”
  我道:“剛才,大約是三五分鐘之前,你有沒有听到有人唱歌?”
  小冰道:“有。”
  我的神經登時緊張了起來,可是小冰立時道:“我剛才在听收音机,收音机中,在播送法蘭辛那屈拉的白色圣誕,你指的是這個?”
  我搖頭道:“不是,我指的是一個根本不會唱歌的人,在唱流行曲!”
  小冰的神情,是同情和嘲弄參半的,他道:“你不見得是听了万良生的唱歌聲吧!”
  我苦笑了一下,并沒有立即回答他這個問題,他又道:“你剛才在干甚么?”
  我有點無可奈何的道:“我在睡覺,快睡著了!”
  他的話,意思實在再明白也沒有了,他既然指我已經睡著了,那么,他也一定以為,我所謂听到歌聲,一定是在做夢了!
  我來回踱了几步:“小冰,你听到過万良生的聲音沒有?”
  小冰望了我片刻,道:“听到過,我和警方人員,一起听過一卷錄音帶,是記錄万良生主持一個董事會議時候的發言。”
  我立時道:“你能形容他的聲音?”
  小冰道:“當然可以,他的聲音,就像是雄鴨子的叫聲,好像被人握住了喉嚨,又像是喉嚨處永遠有一口痰哽著一樣,听來极不舒服,真奇怪,這种聲音的人,居然也能成為富豪!”小冰一路說,我的心一路跳著,小冰形容得十分好,我在睡意蒙朧之中,听到的歌聲,正是那樣子的聲音!
  我從來也未曾听過万良生的聲音,如果說,我會在幻覺中听到歌聲,那自然是可以解釋的,但是,如果說我在幻覺中听到万良生的聲音,那是不可解釋的。
  由此可以證明,我是真正听到了万良生在唱歌和那四個水手一樣!
  但是,接著,有更不可解釋的問題來了,我何以會听到万良生的唱歌聲?万良生明明不在船上,他已經失蹤了,我何由而听到他的歌聲?
  小冰在形容了万良生的歌聲之后,一直在等我的答覆,但是我卻甚么也沒有說。
  因為我知道,我就算說了,他也不會相信的,那又何必多費唇舌?
  我轉過身,到了甲板上,緩緩地踱著步,那四個水手并不是神經過敏,因為我也听到了万良生在唱歌,那真是不可解釋的,他的歌聲從何而來?
  我一直在想著,等到船靠了碼頭,小冰上了岸,在岸上,那四個水手,一起奔了過來,我向他們招著手,他們一起來到碼頭邊。
  小冰明知道我要和四個水手說話,可是他對這件事情,既然沒有興趣了,所以,他并不停留,逕自登上車子,疾馳而去。
  我對著那四個水手,略想了一想:“你們說,曾听到万先生唱歌,他唱的是甚么?”
  那四個水手互望著,神情很尷尬,我忙道:“不必有顧忌,只管說!”
  一個最年輕的水手道:“是流行歌曲,歌詞是你欠了我的愛情甚么的。”
  我不由自主,捏緊了拳頭:“這首歌的調子怎樣,你能哼几句我听听?”
  那水手神情古怪地哼了几句,哼完之后,又道:“這是一首很流行的的歌,几乎連小﹞l都會的。”
  我沒有再說甚么,在听了那水手哼出了這個調子之后,我心中更產生了一种异樣的感覺,因為我听到的,正是這個調子。
  現在,已經有好几個證明,可以确證我听到過万良生的歌聲。
  但是,万良生人已經失蹤了,他的歌聲,何以還能使人听到?我呆呆地站在船邊上,那年輕水手又補充了一句,道:“衛先生,我們真是听到的!”
  我點頭道:“我決不是說你們在撒謊,因為……”
  我略頓了一頓,才道:“因為我也听到了!”
  那四個水手,都現出极其駭然的神色來,你望我,我望你,我道:“真的,我听到了,就在我快要睡著的時候,聲音很清楚!”
  年老的一個水手,十分誠懇地道:“衛先生,我勸你算了,別再留在這艘船上,這船上……有古怪!”
  我點頭道:“我知道有古怪,這也正是我要留在船上的原因。”
  那年老的水手道:“何必?万先生出了事,你何必和……和……和……”
  他說不出万良生這時的代名詞來,我接了上去,道:“你的意思是,我何必去和鬼打交道?”
  那水手連連點頭,我又立時又問道:“你認為万先生已經死了?”
  那水手停了片刻,才道:“當然是死了,不然,那么多天了,他為甚么不回來?”
  這時,四個水手臉上的神情,都是极其惊駭的,我道:“你們不必怕,就算万良生已經死了,他變成了鬼,一定也是一個快樂的鬼。”
  四個水手异口同聲地反問:“快樂的鬼?”
  我笑道:“當然是,你們不是說,万先生在快樂的時候,才會哼歌曲的么?現在,我們不斷听到他的歌聲,他不是很快樂么?”
  雖然我說來很輕松,但是我的話,卻絕未消除這四個水手的緊張,我又和他們說了几句話,才回到了船艙中,駕著船又离開了岸。
  等到“快樂號”再度泊在那個荒島的海灣中時,已是斜陽西下了。
  夕陽的余暉,映在海面上,泛起一片金光,景色美麗之极,我停好了船,坐在甲板上。對于眼前的美景,卻無心情欣賞。
  我心中正在想,想的是我自己對那四個水手說的話。我們(我和那四個水手)假定万良主已經死了,死了之后有鬼,我稱之為“快樂的鬼。”。關于“鬼”,我有我獨特的假設,在以前好几個故事中,都曾經提到過,現在不妨再來重覆一遍。
  我的假設是:人在活著的時候,腦部活動,不斷發射出微弱的電波腦電波。這种腦電波,有時可能成為游离狀態而存在,不因為一個人的生命是否已經結束而消失。當這种游离電波和另一個活人的腦部活動發生作用時,那另一個人就看到了“鬼”。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