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四部:兩個陌生人


  這种情形,勉強可以用電視所發射和接收來作譬喻。電視發射之后,我們通過電視接收机,可以看得到。而電視發射,是一种電波,這种電波有時也會以游离狀態而存在于空气中,因此,有几項紀錄,記載著一些怪事,例如英國的電視觀眾,忽然收到了一些十分模糊的畫面,覺得不可思議,而在經過調查之后,證明了那是一年之前法國電視發射台的節目之類。
  那也就是說,游离電波忽然和電視接收机發生了關系,使一個已“死”了的電視節目,變成了“鬼”節目。
  我曾經將我的這個假設,和很多人討論過,有的直斥為荒謬,有的認為,至少在理論上,這是成立的。
  但是現在的情形,卻連我的假設,也無法解釋。
  因為我是“听”到聲音,而不是“看”到了万良生在唱歌。如果說聲波也能以游离狀態,存在許多時候,那連我這個想像力离奇古怪的人,也無法接受,因為科學早已證明,聲波是一种震湯,在一定的時間,震湯擴展,聲音自然也消失了。
  要保存聲音,自然有很多方法,但是卻沒有一种方法可以使聲音留在空气之中的。
  而我又的确听到了万良生的歌聲。
  那么:事實上,只有三個可能:
  (一)万良生在船上,躲著,在唱歌;
  (二)万良生的歌聲,經由錄音机記錄下來,再不斷的播送出來;
  (三)万良生已失蹤了,但是他的歌聲卻留了下來。
  第(一)、(二)兩項可能,根本是不必考慮的了,因為万良生絕不在船上,而且,船上也沒有人在操縱錄音机。所以,只剩下第三個可能,而第三個可能,實在是最最不可能的事!
  我只好苦笑,因為我仔細思考,毫無結果,而天色已經漸漸黑了下來。
  我走進廚房,廚房中有丰富的食物,我弄熱了食物之后,匆匆吃著,然后,我著亮了船上的所有的燈,但是,天色已完全黑了。
  一個人,在大海中,那么靜,即使我是一個對任何神秘的事物,都有著濃厚的興趣的人,在那樣的情形下,也多少有一點寒意。
  而更使我難以明白的是,像万良生這樣身份的人,他何以會不在城市中享受繁華,而獨自一個人,在荒島旁邊過夜!
  我在燈火通明的船上,走來走去,當我經過那只大魚缸的時候,我忽然想起,那年輕的水手,曾托我魚的,于是我又回到廚房中,找到了那水手所說的一只膠桶,桶內有許多小蝦。
  我提著桶,拿著一只网,來到了那缸魚的旁邊,將小蝦网起來,放入缸中。
  缸內的大魚小魚,一起過來搶食,有的魚吞下了蝦還要吞,有的魚咬著蝦,立刻躲了起來,小丑魚咬著蝦,立時送給海葵,宁讓海葵去吃,所有的魚都活動起來,很是好看。
  我看了一會,轉過身,又回到廚房去,就在我快要到達廚房的時候,我又听到万良生的歌聲!
  一點也不錯,那是万良生的歌聲,是小冰形容他的聲音,是那水手唱給我听的歌詞和調子,和上一次,我在睡意蒙朧中听到的一樣!而現在,我是百分之一百清醒著的!
  我只听了一句歌聲自我的身后傳來就立時轉過身。
  而且:因為那情形實在太令人吃惊,是以在轉身時,發出了一下呼叫聲。
  就在我那一下呼叫聲發出之際,歌聲也靜寂了!
  我呆了一呆,先是再想听清楚,歌聲是從甚么地方傳出來的,可是,船上已變得寂靜無聲,我大聲問:“誰在唱歌?”
  當然,我得不到回答,于是,我將聲音提得更高:“万先生,你在船上?”
  仍然沒有回答,我緊張得甚至忘了放下膠桶,仍然提著它,一步一步,向前走著,我每經過一扇門,就將那扇門打開來,同時大聲道:“万先生,你可以出來了,不必再躲著!”
  廚房在船尾部分,我在廚房的門口听到万良生的歌聲。听到之后,我就一直向前走著,見門就開,可是我一直來到船首,卻仍然未曾看到有任何人!
  船上本來就沒有人,這并不足為奇,奇的是我千真万确,听到那一句歌聲!
  我到了船頭,又轉回身來,呆呆地站著,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才好。
  過了很久,我才又緩緩地走回來,又走一遍,才回到了客廳,在沙發上坐了下來,老實說,我心中亂得需要一杯酒。我老實不客气地開了一瓶佳釀,倒了半杯,一口喝了下去,又倒了半杯,才再坐了下來。很靜,只有浪花拍在船身上的聲音,我真想再听到万良生的歌聲,而且,我肯定這一次再給我听到的話,那么,我一定不會如此惊惶失措!
  可是我听不到,我一直等著,等到了午夜,還是沒有任何特別的聲響,我挨在沙發上睡著了。等到我睡醒,已是陽光普照,是第二天上午了!
  我在船上渡過了一晚,除了那一句歌之外,平靜得出奇,沒有海盜,沒有水怪,沒有大烏賊,也沒有鯊魚,如果万良生在這里渡過的一夜,也是同樣平靜的話,他沒有失蹤的理由!
  我到了甲板上,伸了一個懶腰,水潮退了很多,我可以跳到沙灘上去,而不必用小艇,在沙灘上,潮濕的沙粒中,許多小螃蟹一看到我走過來,紛紛爬進了沙灘上的小洞之中。
  有几塊因為潮水退而露出在水面的大石上,黏著很多貝殼,我順手拉下了一個來,便順手拋了開去。
  我看來,好像在朝陽之下散步,可是我的心情,卻絕不輕松。
  因為我心中的疑惑,仍然沒有答案,我攀上了一塊平整的大石上,站在石上,向前望去。
  這時,我看到另一艘游艇,正以相當高的速度,在向這個荒島駛來。
  那艘游艇是白色的,和在陽光下閃著金色的“快樂號”截然不同,由于隔得遠遠,我自然看不清船上有些甚么人。
  可是,那艘船,顯然是以這個荒島為目標,而疾駛過來,這就惹起我的注意,我心中閃過了很多念頭:來的是甚么人?
  我心中的疑問,很快就有答案,因為船漸漸近了,我看到兩個男人,站在船頭,在用望遠鏡觀察著,其中的一個,觀察的目標竟然是我。
  他們穿著白色的運動衣,白色的短褲,看來很有點像運動家。
  站在岩石上,被人用望遠鏡來看,那自然不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所以我揮著手,表示我也看到他們了。
  果然,我一揮手,那兩個人都放下了望遠鏡來,也向我揮著手。
  不多久,那艘船,就來到了“快樂號”的旁邊,停了下來,那兩個人自然跳了下來,落在潮濕的沙灘上,這時,他們与我相距,只不過二十來步!
  我剛想跳下石頭來,只听得其中一個,忽然大聲叫道:“喂,你怎么改變主意了?”
  我陡地一呆,那人大聲叫出來的這句話,實在是一句很普通的話,可是。這個人為甚么要對我說這樣的話呢?我根本不認識他,而這句話,只有在熟人之間才用得上。
  我呆了呆之后,心中的第一個念頭便是:那人認錯了人!
  我第二個念頭是:他們決不可能認錯人的,因為“快樂號”是如此之獨一無二。
  那時,這兩個人已來到了离我只有三五碼之處,我已經可以將他們看得清清楚楚了!
  他們身高六左右,是兩個十分壯健的大漢,臉上都帶著笑容,他們的容貌很普通,看來一點也不討人厭,但也不會給人以深刻的印象。
  我自石上躍下:“兩位,你們認錯了人吧?”
  我們相隔得既已如此之近,我說他們認錯人,他們一定該直認的了。可是,那兩人卻現出了十分惊愕的神情來,望定了我。
  他們望了我几秒鐘,其中一個才道:“我們認錯了人?哦,真對不起?”
  這人這樣講法,更是令人莫名其妙!
  他剛才對我大叫,問我為甚么“改變主意”,現在和我距离如此之近,明明可以知道他自己認錯了人,可是在經我指出之后,他反而像是不相信我的話!
  這种情形,只證明了一點,雖然他們來到了离我如此之近的地方,但是他們仍然認不出我是甚么人來。然而,那怎么會呢?他們應該看得出,我對他們來說,是一個十分陌生的臉孔!
  我呆了一呆,才道:“你們認為我是甚么人?”
  那兩個人互望了一眼,在那一剎間,或許是由于我的心理作用,也或許是事實,我覺得這兩個人的眼中,閃耀著一种十分神秘的光芒。
  他們的言語也是很閃爍的,他們并沒有直接回答我的問題,其中的一個道:“你們看來差不多!”另一個則立時接著道:“這里很清靜,是不是?”
  我听得出,那另一個人,忽然提到這里“很清靜”的目的,是想將我的問題岔開去。
  而從第一個說話的人的話轉來,我和他們所錯認的人,樣子一定很像,因為他說“你們看來差不多”。
  他們兩人各說一句話,立時轉過身,向外走去,我當然不肯就此干休,我自那塊大石上,跳了下來:“等一等!”
  那兩人站定,望著我,我道:“你們認錯了人不稀奇,可是只有一艘船停著,你們應該認得出,我的船是与眾不同的!”
  我的問題,可以說已經是很不客气了,事實上,人家認錯了人,已經說了對不起,我也不應該再向人家追問甚么的了。
  但是,這兩個人的態度,十分古怪,我總覺得要追問個水落石出才好。
  當我在那樣說的時候,我已經准備他們兩個人發怒。可是出乎我意料之外,他們非但沒有發怒,反倒笑了起來。
  那最先和我說話的一個,一面笑著,一面道:“就是你的船,使我們有了錯覺,他的船,和你的船一樣!”
  這一句話,不由得令我的心頭“怦怦”亂跳,我心跳,當然不是因為害怕,而是因為興奮、緊張,和极度的疑惑。
  如果我的船,只是一艘普通的游艇,那么,這個人的話,是可以成立的,因為,普通中小型的游艇,在外型上,都是差不多的!
  但這時,停泊在海灘旁的卻是“快樂號”,這艘金光閃閃的游艇,可以說是世界上的獨一無二的,他們決不應該認錯。
  唯一可以解釋的,他們將我錯認成了万良生。然而那更不可思議了,我和万良生,可以說沒有甚么地方是相同的,如果硬要找出一個相同之處來,那么,只有一點相同,那便是,我和万良生全是黃种人,如此而已,單只有這一點相同,決不會導致他們認錯人,除非,另外有一個人,和我很相似,曾經使用“快樂號”以及在這里和兩個人相見過。那么,這個人,和万良生的失蹤案,是不是有關系呢?
  當我想到這一點時,我肯定已經捕捉到一點東西了。
  自然,這時我還不能說我捕捉到的是甚么,但是那可能是整件神秘失蹤案中的關鍵!
  我一面心念電轉,一面又問道:“兩位,你的意思是,曾在這小島上,遇到過一個人,這個人的船和我那艘船一樣?”
  我一面說,一面伸手,指著在陽光下,金光閃耀的“快樂號”。
  那兩個人像是沒有甚么机心,他們隨口回答道:“根本就是這一艘!”
  我又踏前了兩步,也許是我那時的神色,十分緊張,所以,當我來得离他們更近的時候,那兩個人,都以訝异的目光望著我。
  我沉聲道:“兩位,這件事十分重要,請你們切實回答我,你們遇到的那人,是甚么樣子,詳詳細細形容給我听,因為這個人,可能是一件十分重要案件中的主要人物!”
  那兩個人望著我,等我說完,又互望了一眼,其中的一個才道:“那個人和你差不多,不然我們也不會認錯人了。”他又問另一個人道:“是不是?”
  另一個人點頭道:“是!”
  我吸了一口气道:“你們遇到這個人,是在甚么時候,甚么樣的情形之下?”
  那兩個人皺起了眉,看他們的情形,像是不愿意回答我的這個問題。
  果然,他們兩個人中的一個道:“我們一定要回答你這個問題么?”
  我大聲道:“一定要,那太重要了!”
  那兩個人一起聳聳肩,像是不明白這件事有甚么重要性一樣。
  而在這時候,我心中疑惑,也到了极點!
  這几天,几乎全世界的通訊社,都報導過大富豪万良生神秘失蹤的事件。除非這兩個人根本不看報紙、不听收音机、不看電視,否則,他們万無不知万良生失蹤之理。而他們如果知道万良生失蹤事件,當然也應該知道這件事的嚴重性,也應該認出“快樂號”來。
  可是,看他們的情形,卻像是甚么也不知道。
  這世界上,當真有不看報紙、不听收音机、不看電視的人?
  我一面在疑惑著,一面又連催了几次,那兩人中的一個才道:“記不起在几天前了,也是早上,那人在沙灘上晒太陽,我們遇到他的。”
  我疾聲道:“大約多少天?”
  那兩人笑了起來:“問倒我們了,我們真不記得有多少天了,為甚么那么重要?”
  我的思緒,亂到了极點,思潮起伏,根据小冰所說,他是首先發現“快樂號”的,時間是在下午自然是万良生失蹤當天的下午,万良生可能是在那一天清晨到下午這一段時間中失蹤。
  自那天起,這荒島上和荒島附近,就布滿了軍警的搜索人員,那兩個人自然不會是在那天之后,才在這個沙灘上遇到有人在晒太陽的。
  那么,他們遇到有人在沙灘上晒太陽的那一天,可能就是万良生失蹤的那一天,他們遇到的人,最可能就是万良生!
  然而,万良主和我不像,我已經說過,我們之間,唯一相同之處,只不過全是黃种人而已。
  而那兩個人,又全然不知道發生了甚么事,這更是絕不可能的事!
  我覺得有向他們兩人從頭說起的必要,是以我道:“是的,很重要。一個人失蹤了,這個人,就是這艘船的主人。他是一個极重要的人物,他失蹤了,你們是不是曾見過他?或者見到他被別的甚么人,用暴力侵犯?”
  那兩個人用心听我說著,等我說完,他們又一起笑了起來!
  我的話有甚么可笑的?我想不出來,但是他們兩人,的确在笑著,而且,他們的笑,決不是做作出來的,我不禁有些气惱:“別笑,你知道警方動用了多大的力量來找這個失蹤的重要人物?”
  那兩人止住笑聲,但是神情依然很輕松。
  我已經盡量將事情說得十分嚴重的了,可是我顯然失敗,這兩個人,一點不覺得有甚么嚴重之處,其中的一個,伸手在我的肩頭上,輕輕拍了一下:“朋友,別緊張,他現在很好!”
  另一個人也道:“別去打扰他,由得他自己喜歡吧,他有權利選擇自己喜歡的日子。”
  這兩個人的話,令我完全呆住了!
  因為听他們的說法,他們像是完全知道万良生失蹤的內幕!
  我不知有多少問題要問他們,但是我揀了一個最直接的問題,我大聲道:“他到甚么地方去了?”
  那兩個人望著平靜的海面,在他們的眼中,又出現那种神秘的光芒來,他們异口同聲地道:“誰知道,只有他自己知道!”
  我覺得我要采取行動了,這兩個人,顯然知道很多有關万良生失蹤的內幕。
  我雖然還不能肯定,這兩個人有沒有甚么犯罪行徑,但是他們那种神秘、閃爍的言詞,總叫人覺得他們對万良生的失蹤要負責任。
  我陡地伸手,抓住了他們中一個人胸前的衣服:“听著,說出來,万良生在甚么地方,你現在不說,等到警方人員到了,你一樣要說的!”
  那人被我抓住了衣服,就大聲叫了起來:“喂,你干甚么?”
  他一面叫,一面伸手來推我。
  當我出手抓住那兩個人的一個的衣服之際,我已經打定了主意,他們一共有兩個人,我要對付他們。就必須先打倒其中的一個!
  所以,當那人伸手向我推來之際,我一伸手,抓住了那人的手腕,身子一轉,手臂一扭,只听得那人怪叫一聲,整個人已被我摔了起來,結結實實,跌在沙灘上。
  我估計那被我摔在沙灘上的人,在兩分鐘之內,起不了身,是以我立時又沖向另一個,我雙手疾伸,抓住了他的肩頭。那人大叫了起來:“喂,你是人還是猩猩?”
  在那樣的情形下,那人發出了這樣的一個問題來,令我也不禁很欣賞他的幽默。但是我的動作,卻并沒有因此而減慢十分之一秒!
  我雙手揚起,一起向他的頭際,砍了下去,“拍拍”兩聲響,那人中了我的兩掌,眼睛向上翻著,身子搖l著,倒了下去!
  我再回頭看那個被我摔倒在沙灘上的人,他顯然也昏了過去。
  我拍了拍手,頗以自己的行動快捷而自豪。我在想著:我應該怎樣呢?
  這兩個人,一定和万良生失蹤有關,雖然他們的話,還有許多不可理解之處,例如他們竟認為万良主和我很相似之類。
  但是,這兩個人,一定知道万良生的下落,我有必要將他們交給警方!
  要將他們交給警方,有兩個辦法,一個辦法是將他們兩人,弄上“快樂號”,我加快速度,駛“快樂號”回去。另一個辦法是,我和警方聯絡,請警方人員,立時搭直升机赶來。
  當然后一個辦法可靠些,因為他們有兩個人,我在押他們回去的時候,他們可能會反抗!
  我后退著,向后退去,一面仍然注視著這兩個人,他們仍然昏在沙灘上。
  我返到了海邊,轉身,跳上了“快樂號”。立時奔進了駕駛艙,開始無線電聯絡,和警方的無線電聯絡,很需要費一番功夫,我無法确切說出我究竟費了多少時間,大約是兩分鐘,或者三分鐘,正當我開始呼喚的時候,我听得艙門口有腳步聲,我立時轉過頭來,只見那兩個人已來到艙門口了。
  我立時起身,神情緊張,瞪著那兩個人,那兩人略為張望了一下,像是若無其事一樣,走了進來,其中一個向我道:“喂,你怎么和他不一樣?為甚么要這樣對付我們?”
  我大聲道:“站著別動,我已通知了警方,他們快來了!”
  那兩人的神情更訝异,一個道:“為甚么?我們做錯了甚么事?”
  我冷笑著:“別裝模作樣了,你們令得万良生失蹤,至少,你們知道他去了何處!”
  那兩個人的態度,卻一直如此輕松,和我的緊張,恰竅菑洁A他們道:“真的,他現在在甚么地方,我們完全不知道,但他如果改變了主意的話,一定會出現的,你焦急甚么?”
  這人的話,說得更肯定了,我慢慢向前逼近去。
  他們兩人的態度,雖然很輕松,可是一看到我向前逼近去,他們就立時后退。
  但雖然他們退得很快,他們的那种神態,總是十分古怪的,我很難以形容,勉強要形容的話,就是他們一點也不認真,好像我和他們在玩捉迷藏一樣,一面向外迅速退去,一面還在笑著。
  我立時又追了上去,他們兩人一直退到船舷邊,我以為他們已經無路可退了,他們一個轉身,縱身跳進了海中,我奔到船首,看著他們向前游去,我也縱身跳了下去,我自問游泳的速度,不算是世界冠軍的水准,要在水中,追逐普通人,也是沒有問題的。
  是以,當我在水中,用力向前划著的時候,我對于再捉到他們兩人,還是充滿信心的。
  可是,這兩個人在水中的動作,卻快得出奇,當我游出了不多遠,抬起頭來向前看時,只見那兩人,已經登上了他們駕來的船。那時候,我和他們之間的距离,足有四五十公尺!
  那實在是不可能的,當我跳下水,開始追逐他們的時候,我和他們相距很近,就算他們游得和我一樣快,我們之間的距离,應該不變,可是現在,他們多游了近五十公尺!
  我追不上他們了,而且,我發現自己的處境,极其危險,因為我還在水中,而他們兩個已經上了船,其中的一個已奔進了艙中,他們的船,已在移動,如果他們駕著船,向我疾沖過來的話,我是根本無法躲避的!
  我這時唯一的辦法,就是向海水深處潛去!
  我連忙翻了一個身,潛向海底,一面仰頭向上看著,我看到海面之上,生出了一蓬白色的水花,那艘船,在向遠處駛去。
  當我又浮上海面的時候,那兩個人的船,只剩下一個小白點,立即就看不見了。
  我在海面上浮了一回,再向前游著,回到了“快樂號”上。
  我心中亂到了极點,當我在甲板上坐下來的時候,我甚至提不起勁來抹去臉上的水珠。
  我遇到的這兩個人是甚么人?他們的話,實在太神秘,太不可思議了。他們是不是曾遇到過万良生?他們是不是知道万良生的下落?
  一連串的問題,在我腦中擁擠著,而當腦中有那么多的問題,卻又無法獲得答案之際,那實在是十分苦惱的一件事情。我的思緒,一時之間無法平靜下來,直到過了好久才再想起,那兩個人的神秘之處實在太多,例如,我离岸上船,只不過兩分鐘的時間,他們分明是被我擊昏過去的,如何會突然出現在駕駛艙口?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