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一章 夫妻重逢


  轉眼到了夏天。
  漢室未央宮門前的磚地里,長出了許多野草,而且這些草開始向磚道上蔓延。不用說,從磚道上來往的大臣們,少了許多。
  是啊,自從武帝改了元,汲黯被貶到了淮陽,很少有人再冒死說話。而武帝的活動中心,則由未央宮轉向了建章宮。
  建章宮在城外,上林苑就在邊上,而且武帝的眾多美女,都在那里安身;還有,他近來最喜歡的“仙人”李少君,正在那里的一個秘密的地方為武帝練丹。
  已近而立之年的漢武帝,在改元之后,頓時覺得心里一片輕松。衛子夫給他生了二個女儿,一個儿子。他立了太子,在劉家諸候中他昂首挺胸,再也沒有“無后”的空蕩蕩的感覺。而皇后衛子夫,和過去的阿嬌比起來,是那樣地賢淑,她從來不管武帝的事情。皇后的哥哥衛青,是如此英勇無敵,將匈奴打得丟盔棄甲,望風而逃,一洗高祖留下的遺恨。母親的身体不行了,再也不想多管儿子的事情,他這個皇上當得有些隨心所欲。
  然而他依然心有宏愿。他是個靜不下來的人。司馬相如遺下的“封禪書”,時不時地翻動著他心中的波瀾。只有秦始皇曾經封禪泰山。那是在他派大將蒙恬擊敗匈奴之后。可我武帝雖有衛青,但匈奴未滅……。
  他還覺得,自己身体不像前些年那樣精力充沛了。衛子夫剛來時,他是個永遠都不會疲倦的雄獅。可這几年,又幸了几個美人,覺得自己已不如以前,至少不能一夜吼上他几次了。好在李少君來到之后,給他練了不少仙丹,說是服了它可以長生不老。長生不老當然是最好的事,可武帝覺得服了這藥,自己的性欲望一天一天地比以前增強,有時連衛子夫都說承受不起了,于是便將他推到宮外,由他在建章宮內養三千佳麗、五千美女去。
  他的心中,有時仍有些空虛。這空虛來自汲黯的被貶,耳朵邊少了個刺儿頭;這空虛還來自東方朔的話少了,武帝要他在李少君的幫助下,恢复神仙的記憶,可他卻成了不叫就不到的人,遠非過去活絡。是因汲黯被貶,他心里不太痛快?還是又有了新的主意,他准備對付李少君?或者東方朔過新年后娶了個新的小妾,也力不從心了?
  武帝覺得,空虛還來自丞相的身上。這個公孫弘,是個最听話、最不礙事的丞相,武帝有時覺得他是歷來皇朝中最好的丞相。可他又覺得,自己可以無為而治,可丞相和大臣則不能無事,無事就會生非。而且,和秦始皇時候相比,自己朝中能干的人材,還不算多。他想起了昨天晚上重讀東方朔的書簡時寫下的詔令。于是馬上決定,把大臣們馬上叫到一起,讓他們動起來。
  “得意。”武帝叫道。
  “奴才在”。楊得意雖然剛三十多歲,但也有了一些所忠的老成持重的樣子。也許是身上激素太少的緣故吧,他開始發福了。
  “讓丞相和文武百官,赶快上殿,朕有事要吩咐。”
  “奴才尊旨。只是……”楊得意話想說,但不敢開口。
  “可是什么?”
  “皇上,您不是下詔了,說丞相議事,除休沐之日,一天不可中斷;而非重大之事,皇上不必過問,三日一朝即可嗎?”
  “那我問你,今天是第几日?”
  楊得意掰著指頭算著。“皇上,前天張湯送來几個蘇州美人,你不是還在這儿見他的嗎?”
  “不管那么多,朕要今天上朝,去未央宮!馬上都給我上朝,朕有詔令發布!”
  “是!奴才尊旨!”楊得意不敢再說,忙下去傳令。

  未央宮內,群臣畢集。三遍万歲叫喊完畢,眾臣還在等著皇上的“平身”二字出口,不料得意卻尖聲尖气地念起詔書來。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朕承漢室大統,首以用人為要。朕登基伊始,就令四方舉賢人,納良才。十多年來,英杰之士,或自荐于朝,或郡國保舉,或大臣引見,或朕自擢用,一時人才濟濟。然而朝中郡國,雖已人滿,但忠孝且才卓者,有能且廉洁者,尚不足用。吏不乏人而缺廉者;野有遺賢未得錄用。朕今再告天下郡國,各等官吏,必向朕保舉忠孝廉直之事,尤以能理財治國者為要。欽此。”
  一聲“欽此”便是“平身”。詔令剛畢,朝臣紛紛起來,有的開始議論。
  丞相公孫弘跨步向前,再跪而言:“皇上圣明。臣以為,皇上剛即大位,就重用儒者。儒者天下之師也。然而時至今日,天下仍有不尊儒生之人,朝中且多雜學之士。臣以為,皇上要舉孝廉,就要以吾師董仲舒之言,廢黜百家,獨尊儒術。由此之道,天下方可大而一統,人心方可一而化之啊!”
  听了這話,朝中的議論就更多起來。
  東方朔開始不動聲色,但看眾人只議論,不言語,便向太史公和衛青等人使了個眼色。
  太史公司馬談顫顫巍巍地走向前來,艱難地跪下說:“皇上,臣位忝太史,為漢作紀。然臣信奉黃老之學,依丞相之意,不是儒者,就要廢黜。如丞相之言,老臣不是儒生,可也要交出這只史筆了!臣請皇上許臣辭官歸田,以養天年!”
  漢武帝一看老太史要撂挑子,那哪儿成?忙說:“老太史請起。朕可不能沒你啊!”
  主父偃也是個愛出風頭的人,看到有人帶了頭,他豈能不跟著上?“皇上,臣持縱橫家之言,更為儒者視為异端邪說。臣也請辭!”
  張湯趙禹兩個如今是一正一副的廷尉,正主管制訂各項法律,知道皇上离不開他們,便也上前奏道:“皇上,臣等以法治國,更非儒者,請皇上恩准辭呈!”
  沒有說話的大臣們紛紛上前跪下,說道:“皇上,我等尊奉墨子和農家、陰陽學說,也請皇上開恩!”
  衛青和公孫賀等一班武將,本來就不愿与人朝上相爭,看到眾大臣如此請辭,就向東方朔看了一眼,東方朔使了個眼色,衛青等人也上前說到:“皇上,我等學兵家學說,請皇上解甲歸田!”
  朝臣之中,相繼出列,只有東方朔和公孫弘,一左一右,兩個獨立。
  漢武帝左顧右盼一下,發現這又有點像當年的董仲舒与東方朔之爭,而公孫弘念念不忘“獨尊儒術”,倒也有其琱腄C可東方朔怎么不爭了?他怎么會老實?儒術是個什么東西,難道朕不明白?武帝最佩服高祖劉邦所為之一,就是他當著眾位將領的面,把大儒叔孫通的帽子拿過來,在里面撒了一泡尿!想到這里,他大笑了。
  “哈哈哈哈!都起來,都起來!朕只說要舉孝廉,并沒說只用儒生哇!丞相,看來朕要按你的說法,廢黜百家,獨尊儒術,朕就真成了孤家寡人嘍!還好,還好,還有一個東方愛卿,不愿离朕而去。東方愛卿,看來,你几時也洗面革心,做起儒者來了?”
  東方朔卻獨自在一邊,自言自語,并不回話。
  剛起來的大臣們都轉過頭來,看著他。
  “東方朔,朕問你哪!”漢武帝有點急。
  東方朔裝作一楞,然后向前一揖:“皇上,剛才他們都跪著干什么啊?”
  漢武帝心想,八成東方朔的記憶要回到仙人中去了?不然他為什么會走神?不管他,朕要看看,他在想什么。“朕問你哪,你不回答朕的話,嘴里嘀咕些啥?”
  東方朔說:“臣想起了司馬遷告訴臣的一曲里巷歌謠。”
  “里巷歌謠?你好興致。說來,朕也听听!”
  東方朔嚴肅地走上前來,說聲“臣尊旨!”,便聲情并茂地吟誦起來:

  舉大儒,不知書;
  荐孝廉,父別居。
  賢良方正逛妓院,
  欺師滅祖享俸祿。

  不用說公孫弘大為惱火,就連漢武帝也不相信。“東方愛卿,有這种里巷歌謠?是你自己編的吧。你給朕解釋釋,都是什么意思?”
  東方朔慢慢前來。“皇上,這‘舉大儒,不知書’,就是說如今的大儒并不真正地了解《尚書》。不信您問問公孫丞相,那《尚書》一共有多少篇?”
  漢武帝惊訝了:“丞相,難道你真的不知?”
  公孫弘振振有詞:“皇上,這個難道臣還不知?《尚書》是我儒家立學之本,五經之首哇!臣師董仲舒授學,開宗明義就講《尚書》二十九篇,這連小孩子都知道啊!”
  東方朔卻大叫起來:“錯啦,錯啦!皇上,這就是‘舉大儒,不知書’。”
  武帝也知道,竇嬰當年教他時,也說是二十九篇。東方朔在搞什么鬼?他知道得多?可武帝不敢否定東方朔之見,便問:“依你之見,是多少篇?”
  東方朔心平气和地說:“皇上,現存人們都看到的《尚書》二十九篇,是秦時有個叫伏生的老人背出來的。那伏生年紀大了,耳朵也聾了,眼也花了,口齒還不清楚。如今儒家所信奉為治世之寶的,就是那么個《尚書》。”
  “《尚書》是伏生背出的,朕當然知道。照你說,還有新的《書》經傳世?”
  公孫弘插進話來:“皇上,東方朔一派胡言,難道他能編出新的《尚書》來?”
  東方朔馬上接過話來:“不錯!皇上,臣只知,《尚書》為上古有文字以來治國方法和事情的記錄,遠不止三十五十篇。因為戰亂頻仍,現在存下的不多。就在我朝,還有人知道《尚書》在四十篇以上!”
  公孫弘心想,好一個東方朔,縱然你是神仙,恐怕造出《尚書》,也不容易吧!于是爭辯道:“皇上,東方朔為了貶低臣和臣師,故意出此胡言,欺騙皇上!”
  武帝一笑:“東方朔,這回朕先說好,可准你再說‘東方朔蒙蔽皇上無罪了’哇。”
  東方朔也笑了起來。“不用,不用!皇上,孝文皇帝的護陵人,姓田。他們祖孫二人所在不遠,他孫子田千秋,就能背誦四十多篇《尚書》呢!臣十多年前就知道,不信,陛下親自去看!”
  武帝知道此事有因,好象東方朔曾提過此事。他不想就此多追,東方朔肯定有備而言。他一轉話題:“好!如果真的有人知道新的《尚書》,朕會去看的。東方朔,就算你說的有理。那你再給朕解釋,下面的歌謠是怎么說的?”
  東方朔一看武帝轉舵,心中就樂。他也便順水推舟。“‘荐孝廉,父別居。’就是說,有人給陛下舉的孝廉,老早就把他老爹赶出家門了,還稱什么孝廉呢!”
  漢武帝大惊:“果有這樣的人?”
  “皇上,您剛即位時,有個廷尉叫做宁成的,您還記得嗎?”
  漢武帝想了想:“朕當然記得。他讓朕給赶走了啊?”
  東方朔答道:“對。他就是當年丞相許昌荐舉的‘孝廉’,他的父親,就是被他逼到別處而居的!當年因他陷害衛青兄弟,皇上給削職為民的。可他將父親赶出家門之罪,至今未治哇!
  武帝搖了搖頭:“朕沒想到,他還是個如此頑劣,禽獸不如的人。傳旨!”
  楊得意急忙點頭:“在。”
  武帝說:“將那宁成,貶到万里之外南荒之地!”
  “是!”
  漢武帝回過頭來:“好!東方朔,接著給朕解釋下面的歌謠!”
  東方朔說:“這‘賢良方正逛妓院,欺師滅祖享俸祿’嗎,臣就不用多說了,反正臣做事都在明處,一年一個娶回家里。可那妓院,皇上既然允許它開,就不能禁止有人去哇。不然,它不就沒了生意了嗎。”
  武帝知道他話中有話,因為自己前不久就在主父偃的帶領下,去過妓院一次。他又將話題一轉:“別說這些啦,‘欺師滅祖享俸祿’是指什么人?”
  主父偃這時卻及時上前一步。“陛下,眼前這位大儒,在丞相位置空下來時,不是推舉自己的老師董仲舒做丞相,卻把好官自己為之,難道還不是‘欺師滅祖享俸祿’嗎?”
  漢武帝此時又大吃一惊,“原來那歌謠所唱的是公孫丞相?”
  主父偃搶著說:“正是”。
  “什么正是!”武帝卻不干了:“公孫丞相是朕要他當的,怎么能叫‘欺師滅祖’呢!
  東方朔卻委屈地很:“皇上,是您讓臣背這首歌謠,臣才背誦的啊。”
  眾大臣又都開心地笑了起來。公孫弘气得面色鐵青,准備上前爭辯。武帝知道,舌戰一起,公孫弘肯定會更加難堪,于是說:“好啦,好啦!都不要爭啦,朕心中有數!”
  眾大臣這才止住笑聲。
  武帝此時板起面孔,嚴肅地說:“朕今天要天下郡國,舉荐賢良,不是什么只用儒生,朕也從來沒有廢過哪一家學說!朕要的是正直廉洁、執法不阿的循吏,這樣的人,天下太少了!朕說的孝廉,孝是忠孝,忠于我大漢,忠于我天子!至于那廉字,更為重要。四年之前,田鼢死時,他的家產竟然比朕的建章宮府庫還要丰盛。這种貪贓枉法之徒,朕發現一個,就要殺掉一個!不能廉者,不要為官!
  眾大臣听到此語,肅然警覺。縱是不貪之人,也有些惊悟。眾人齊齊跪下:“吾皇英明,万歲万歲万万歲!”
  武帝更是字字有力,好似訓斥:“孔子說過:十室之邑必有忠信,三人同行必有吾師。朕今日明詔天下,所有郡國和地方官吏,必須每年向朕荐舉三個以上忠信廉直之人。凡官俸達兩千石者,每年至少荐舉一位!連個賢良忠信之士都不能發現,還當什么大臣,還領什么郡國?張湯趙禹!”
  張湯趙禹兩個急步向前:“臣等在!”
  “朕命天下不拘一格,荐舉人才。你等治定荐舉之法,郡王大臣,不能如數荐舉,便是抗命;便是違旨!舉荐失當者,被舉者犯律,舉荐者連坐!”
  “臣等遵旨!”張湯趙禹如軍人受命出征。
  此時公孫敖從宣室中伸出頭來。楊得意早就看到,于是笑著向武帝耳語。
  漢武帝一听,更來了精神,可原來准備好的訓斥大臣的話,不知怎的,一下子全想不起來了。他看了東方朔一眼,眼睛里狡黠地一笑,說道:“東方愛卿,你留下。余者退朝!”

  “東方朔啊東方朔,朕今天有什么錯,你又給朕出難題?”眾人散去,漢武帝半真半假地責怪說。
  “皇上,臣沒給您出難題,只是那公孫弘,又要廢黜百家,獨尊儒術。”東方朔當然要辯解。
  武帝不以為然:“天下的儒者,從來就沒有真正得到過什么實權,這一點朕最明白,你也最明白。朕的方法,表面上是尊重儒者,因為他們最會說一統,最會講忠孝。忠孝二字,与你所說的‘圣心仁宅’是一碼事,只不過沒有‘王霸兼施’罷了。‘圣心仁宅,王霸兼施,’不正是你給朕獻的兩車書簡中的‘圣君要略’嗎?朕用了你的策略,你應該知足,就讓儒者說上兩句,過過嘴癮,也就罷了,你跟他計較什么?”
  東方朔覺得,也是啊,就讓人家過過嘴癮,何必呢?不過他還是說:“皇上,他那張嘴,也會貽誤后人的啊。”
  “你這張嘴,就不會貽誤后人?你說,你在朝上說什么你不去妓院,有人去妓院;還說朕同意開的妓院。朕自從得了李少君的長生不老之藥,直覺得青春勃發,偶爾去了一兩回,你就要在朝中揭朕的短啊。”
  東方朔裝做大吃一惊:“啊?!皇上,你也到妓院去啦?臣不知道啊!臣要知道,就不那么說啦!”
  “哼!別給我裝蒜!楊得意也是你的走狗,李少君稱你為前輩,他們就不會告訴你?”
  “皇上,這回你可是冤枉了微臣,也冤枉了他們啦。”
  漢武帝突然一笑:“好,說我冤枉你,我就接著冤枉你一回。哈哈哈哈!”他不由得大笑起來。
  這回東方朔真的吃惊了:“皇上,有什么好笑的,讓臣也分享一下?”
  武帝倏地站起:“當然啦!不讓你分享,這事就沒樂子啦!”
  東方朔真的摸不著頭腦:“皇上,微臣還是不太明白。”
  “朕讓你明白。听清了!朕讓公孫敖把你的夫人給接來了,到了長安。”
  “微臣謝皇上隆恩!”東方朔深深一輯。自從那次密室“兄弟”之談后,東方朔便尊旨行事,不再多跪。
  “呵!听到夫人來了,就要謝朕?慢著!朕的隆恩在后頭呢。你一年一個花花美人,天下哪個男人不眼饞?你還說你不進妓院!今天,朕不許你回家接待夫人,今天就住在宮中,与朕下棋!”
  東方朔跟著裝傻:“皇上,既然您讓臣的老妻來了,臣,臣總得回去匯報匯報,獻獻殷勤啊。”
  武帝卻來個針鋒相對:“朕不讓你獻,不讓你去!明白了嗎?听清了!朕明天要親自去給嫂夫人接風,在你的家中開個盛宴。”
  “皇上別這么說,微臣擔當不起,賤內也擔當不起。”
  “朕說擔當得起,你就擔當得起。反正你也离不開這儿,我索性讓你明白個透。朕已安排,讓楊得意和楊得意兩個到長安城內,一夜之間,把經你鍛煉過的十二個美人儿全給我召回來。”
  東方朔這回可真的急了:“皇上,您這,這……這是什么意思?”
  漢武帝將自己的安排和盤托出:“朕要她們,給你的夫人來個匯報演出!這主意,是她出的,事呢?是你做的,天下的男人,誰也沒有這福份。明天朕還要召一幫大臣,前去助興!”
  武帝本以為東方朔要害怕了,沒想到他卻沉著起來。“皇上,您就饒了臣吧,臣的夫人可是厲害地很哪?”
  “她要不厲害,那還有什么意思?”
  “皇上,您讓我出去,解解手。”
  “不行,你別想溜。就在那邊牆角里撒。不能讓朕看不見。”
  “皇上,這可是宮殿啊!”
  “哈哈哈哈!你在王母娘娘的蟠桃宴上,就敢偷眼看美女,刀子掉下都不知,如今在我大漢的宮殿里,就不敢撒尿?告訴你,朕晚上在宮中讀書,就在牆角撒尿!皇上也是人,神仙也有尿!揭開那塊錦鍛,里邊不過是個馬桶。快,再不撒,就不讓撒了!”
  “皇上圣明,臣記住了這話。”東方朔只說,卻站著不動。
  武帝倒急了:“你去撒尿啊?”
  “皇上,臣沒尿啦。”
  “我就知道你沒尿!到了明天,你還會更沒尿呢!來,下棋!”
  東方朔只好与武帝一起下棋。武帝發現他的腿腳,在下邊發顫。武帝得意地笑著,一口气贏了他好几盤。

  再說東方朔家中,東方朔的夫人剛到長安,卻不見了老公,她覺得甚為奇怪。讓仆人道儿去打听,那道儿竟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頭。無奈,夫人便与阿繡聊起家常來。
  東方朔之妻名叫齊魯女。她年近四十,身体有點儿發福,但面貌端庄,渾身打扮素朴,一臉的老實相,看上去,比起臨家的俗女也精明不了多少。她帶著兩個儿子:老大十七、八歲,老二則十四、五歲。還有一個老仆人,叫做阿嘟。
  最近被挑來的阿繡,年紀不到二十,做起事來,麻利得很。由于老爺不再家,夫人又是剛從鄉下來,所以她就十分小心。這不,她看到齊魯女杯中的茶沒了,就赶緊又倒上一杯。
  齊魯女一口平原土話。“阿繡啊,你歇一會儿,過來,俺跟你聊一聊。”
  阿繡卻堅持忙著:“夫人!你剛來,老爺又被皇上留住,就讓阿繡多忙一會吧。”
  見她不坐,齊魯女倒不高興了:“俺又不是老虎,你怕俺做啥?”
  “不是,夫人,我怕侍候你不周,老爺回來怪罪。”
  “好啦,好啦!你老爺是什么人,我還不知道?”齊魯女一把拉過阿繡,把她摁在凳子上。“他呀,對男人沒有三句正經話,可對女人,從來都不大聲說話!”
  阿繡覺得她說到了點子上,就點了點頭。“夫人,老爺人好,劍也好,學問更好。可他太忙,皇上整天把他留在身邊,不放他回來。”
  齊魯女不以為然。“皇上再要他在身邊,可皇上晚上睡覺,他總得离開吧!他是個大男人,不是太監!又沒出門,不放他回來,就有點怪。阿繡,你別多心,要是他對你好,俺才高興呢!他對你好,你就會對他好,那他就事事都能辦好。俺就知道,好男人身邊要是有個好女人,本來難辦的事,他也能辦得特好!”
  阿繡臉上露出笑意,忙掩飾說:“夫人,你看,老爺昨天就沒回來。讓道儿去找,道儿也丟了!”
  “沒關系。他不回來,家里倒清靜!看你,把這家收拾得整整齊齊,多干淨!別看俺是農家出身,可俺也是愛干淨的人。你老爺在家里,老是拉你拉他的,我姨媽管他都管煩了,后來,俺十八歲時,你老爺才十五歲,就讓俺嫁過來管他了。”
  阿繡有點吃惊:“夫人,我听不懂。你姨媽也能管著咱老爺?你還比老爺還大三歲?”
  “哎呀,這你就不明白了。”齊魯女這下子打開了閘門。“俺姨媽就是你老爺他的嫂子。你老爺他哥哥,也就是我的大姨爹,比你老爺整整大二十歲。你老爺剛生下來,娘就死了,我大姨媽那時剛生下我大姨妹三個月,就同時奶了兩個孩子。沒過一年,你老爺的爹也病死了,全是我大姨媽跟大姨爹把他養大的呢。”
  阿繡點點頭,似懂非懂地說。“這些,奴家倒是听老爺常說。可夫人你比他大三歲,老爺可沒告訴奴家。”
  “他哪里會告訴你這個啊!按俺平原人的說法,女大三,抱金磚。你老爺小時候啊,聰明是出了名,可調皮搗蛋也是出了名的。俺大姨媽自從奶了他,就再也未生出個儿女來,所以就把你老爺當做儿子來養,讓他讀書,識文斷字。我姨妹比你老爺大那么一點點,可小時老受他欺負。只有我,大他三歲,從七八歲時,就管著他。噢,我還忘記告訴你,我家和他家是鄰村,就隔一條小河。到他十五歲時,我姨爹和我爹一商量,就把我給嫁了過來,那里我都十八啦!過門后才三天,就因他用彈弓打鳥逃了學,我倆干了一架。我把他的屁股扒光了,啪啪揍了十來下,揍得他直叫姐姐,直求饒!”
  阿繡笑出了眼淚。“夫人,你真行,看不出,他會服你?”
  “不服哪儿成?你看,我還帶著家法呢!”齊魯女說著,到屋里拿出一根細長的棍子,細細的那頭還帶個鉤儿。
  阿繡吃了一惊:“家法?這是拐杖?還是打狗棍儿?”
  齊魯女笑了。“都不是。這是我們那儿用來摘桃的棍子。有一回啊,……哎,不說啦,反正我們家,誰都怕我這根棒子,這就是家法。以后再說給你听!”
  阿繡說:“夫人,依奴婢看,你只是嚇唬嚇唬老爺和孩子,還真舍得打?我不信。”
  齊魯女笑了笑:“在那以前,我大姨爹和大姨媽只是嚇唬他,從來不舍得真打。可我那一回,可是真打啊,一下子就給他打服了。從那以后,他扔了彈弓,學了劍;讀書也有了長進。你老爺十八歲時,我們生了老大蒲柳,他才有個大人樣。他二十一歲時,我又生了個儿子,家里的日子可難啦,他就把孩子取名辛苦,自己就發憤著書,一年多時間,寫了三千塊竹簡,弄兩個車子推著,就去長安獻給皇上啦!”
  “夫人,看來,沒有您,老爺說不定沒有這一天呢!”
  齊魯女搖搖手:“呃!話可不能這么說。你老爺啊,人是絕頂的聰明。十五歲時就把咱平原郡的書都給讀完了,沒有老師再能教他。咱平原人都說,他生而母死,一歲父亡,誰生他誰不能再活著,肯定將來是個大造化的人物!怎么樣,壓根就沒錯!”
  阿繡附合著說:“可不是嗎!如今朝中人人都說,皇上最喜歡听的,還是東方愛卿的話!”
  “什么?東方愛情?誰和他有愛情?”
  阿繡大笑起來。“夫人,你錯啦。大臣叫皇上為陛下,皇上把大臣叫卿,皇上最喜歡的大臣,就叫‘愛卿’。可不是什么‘愛情’”!
  齊魯女這才放心:“那就罷了。你老爺离開平原時,跟我有過約法。”
  阿繡漸漸放開了戒備,隨口說道:“這個奴家知道。奴家剛到老爺身邊,老爺就說啦。只是,只是……”
  齊魯女卻沉不住气,急忙地說:“別只是,只是……的!奶奶我知道,凡到你老爺跟前呆過的,都不想离開,你也一個樣。過去,奶奶我讓你們老爺一年換一個,那是因為奶奶我不在身邊,怕你老爺他,產生‘愛情’。如今奶奶我來到他身邊,什么事都沒啦!奶奶也喜歡你,只要你愿意,你就留下,我叫老爺給你個正式的名份,也就是啦!”
  “謝謝夫人,謝謝夫人。”阿繡言語中露出心里的感激。
  “蒲柳、辛苦!你們過來!”齊魯女大聲叫道。
  老實憨厚的蒲柳和精明過人的辛苦,兄弟兩個一前一后地來到媽媽身邊。
  “阿繡,你看,我這兩個寶貝儿子,是不是都像他爹?老大蒲柳,為人厚道,像他大伯父,也就是像我大姨爹。這老二,跟他爹一個模樣!可就是有一點,老二對他哥可敬重啦,就像你們老爺對我大姨爹一樣。”
  阿繡搖了搖頭:“夫人,我都听胡涂啦。”
  “阿繡,別著急,以后習慣了,就不胡涂啦。來,寶貝儿子們,這是你爹在京城給你們找的小……小,小姨娘,對,小姨娘。你們兩個要孝敬她。快,叫姨娘!
  蒲柳辛苦齊聲叫道:“姨娘!”
  阿繡害羞地將頭埋在齊魯女的肩上,畢竟她比兩個孩子只大几歲啊。
  齊魯女倒不以為然了:“你這是怎么啦?不管怎么,你是長輩,他們是孩子。好啦,你們兩個玩去吧!”
  東方辛苦卻不走:“娘呃,公孫敖叔叔說,要把干哥哥霍去病找來跟我們玩,怎么他還不來啊!”
  齊魯女的埋怨話朝著小儿子直倒:“辛苦子啊辛苦子,你怎么變得不懂事啦。到了長安都一天啦,我們還沒見到你爹呢,你怎么就要先找什么干哥哥、濕妹妹呢?”
  就在此時,道儿匆匆忙忙地跑進來。
  “夫人,夫人!皇上來啦,快准備接駕吧!”
  齊魯女不管這些:“道儿,好你個兔崽子!叫你出去找老爺,你卻是‘水桶掉在井里頭,咕咚咕咚沒了影’。一天一夜的功夫,你浪到哪里也不知,沒幫奶奶把老爺找回來,你倒把皇上給我惹來了?”
  面對這陣連珠儿,道儿确實有點急:“夫人!小的被皇上支使著,在長安城里跑了一夜,眼都沒能合上一會儿!咳!來不及細說了,快准備吧,皇上要賜宴,給夫人您接風洗塵,這可是天大的喜事,從來都沒人有這個福气喲,快准備吧!”
  齊魯女一听,也不急了:“好的,好的!阿繡,怎么辦?阿繡,不,妹妹,好妹妹,姐姐不懂,姐姐可都听你的啦!”

  武帝坐著駟馬拉著的御輦,后面還帶著七輛二馬彩車,來到東方朔門前。他自己乘的那輛御輦,有一間房子那么大,最多時他讓十六個美女坐在身邊,把他團團環護起來。今天他只帶兩個手執鉞杖的美女和六個使喚的宮女前來。不過那兩個執鉞杖的美女,可是如花似玉,均為張湯新從姑蘇挑來的一流佳麗。
  最前邊的是一輛二馬小車,里面坐著秉筆太監楊得意和一夜沒睡好覺的東方朔。東方朔被太監們打扮成新郎,說好了,沒有皇上的旨意,不許下車。
  楊得意今天的聲音特別高。他大聲叫道:“皇上駕到,東方朔夫人迎駕接旨。”
  齊魯女忙從院內跑出來:“好的,好的!貧女叩見皇上,皇上您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武帝頭一回听到有人這樣說話,倒覺得新鮮。他急忙走下車來,連聲道:“好!說得好!”
  車上跟著下來的兩個美女,手執鉞杖,腰枝裊裊地移到一邊,讓齊魯女看得兩眼直犯傻。
  武帝見她對自己身邊的女人盯著看,心里更高興。他問道:“東方夫人,朕有要事,留著你老公在宮中呆了一夜,你不會生气吧!”
  齊魯女倒會說話:“皇上,我們老夫老妻的,什么見不見的,別說陪你一夜,整天在宮中,俺也高興!只是貧女剛剛來到京城,官話都不會說,皇上您別見怪啊!”
  “哪里,哪里!朕覺得你這話好听,朕愛听!別一口一個貧女的,朕封你為二品誥命夫人,就叫東方夫人!”
  齊魯女不知道謝,卻說:“皇上,俺可不會當官,什么一品二品的,俺做不來。要是做菜嗎,保管讓皇上品了一回,還想品二回。眼下,您還是下道旨,把俺那口子叫回來吧,倆孩子都想瘋了!”
  漢武帝笑道:“恐怕是你想瘋了吧,東方夫人!你看哪,門外第一輛車里,就有你想見的人。”
  武帝點頭向楊得意示意,楊得意便撳開車帘,東方朔一副新郎打扮,在車里傻笑。
  齊魯女走上前去,將東方朔拉下來。“哎喲媽呀,娃他爹呀,你都快四十歲了,怎么還老沒正經!你打扮成這樣,我怎么辦啊?我當新娘時的衣服,可早就扔啦!”
  東方朔尷尬地說:“夫人,這是皇上的旨意,圣命難違呀!皇上,里邊請!”
  武帝大笑,率領眾人走到院中。楊得意兄弟忙帶著眾仆人宮女,將酒席擺在一張大的几案之上,讓武帝坐定,東方夫婦二人分坐兩邊的小几面前。
  齊魯女沒話找話:“皇上,您把他打扮成新郎的模樣,莫非讓我們再成一次親?俺可沒那興趣呢。”
  漢武帝卻順水推舟:“夫人,您猜錯啦!朕今天到你府上賜宴,一是給您接風洗塵,這二呢,不知你愛不愛吃醋啊?”
  “喲!皇上,您連人家愛不愛吃醋都要管啊。我們都老夫老妻的了,什么醋不醋的,皇上賜的美酒要喝,皇上要是賜了酸醋,能不喝嗎?”
  “好!不愧是東方夫人!得意,快,把那六車禮物都給我獻上來!”
  楊得意叫聲:“得勒!”馬上大顯身手。他一揮手,早有已准備的六個宮女,便一人拉起兩個頭上蒙著蓋頭的女人走了過來。
  武帝一本正經地開了腔:“夫人!東方朔他在京城,什么都干,就是不近女色。我滿朝文武大臣,哪個沒有三妻四妾的,可他只要一個使喚的女人,真正的另室,說死了也不要。朕問是何原因,他說要經過夫人你的批准。朕覺得,這太不公平。十二年啊,夫人,你讓一個大男人,在長安怎么過啊!你今天到了長安,朕就先帶來這么多美女,任你挑選,選中了,就算是給東方朔正式納的妾;選不中的,我全帶走。不知夫人你意下如何?”
  齊魯女看了看皇上,又看了看自己的老公。皇上在笑,卻是有點皮笑肉不笑;老公一本正經,一看就是讓皇上給逼的。她麻利地答道:“貧女謝過皇上!”然后又不無諷刺地說:“我家夫君遇到這等明主,真是三生有幸啊!”
  武帝听到了弦外之音:“啊?!”
  東方朔這時只好小聲地指點夫人:“夫人,皇上面前說話,可要講規矩啊。”
  齊魯女卻不以為然:“皇上和你的‘規矩’,我已經看出個八九不离十了。好,皇上,既然您說了,這滿院子的美女,我挑上哪一個,就是哪一個了?”
  武帝放下筷子:“朕說的話,豈能不算?任你挑選,挑几個,就是几個!”
  東方朔小聲地說:“夫人,這些都是丑八怪,我一個也不敢要哇!”
  齊魯女卻不听他的:“哼!皇上送來的,還能有丑八怪?今天皇上作主,沒你說話的份,等著享受吧!”
  武帝雙手合掌:“說得好!哈哈哈哈!”說完舉杯,一飲而盡。
  齊魯女在桌下踹了東方朔一下,嘴上卻溫柔地說:“我說,娃他爹。”
  東方朔一楞,然后答道:“嗯?”
  “嗯什么?這些美女的頭蓋,難道還要別的人來揭?”
  武帝一邊樂了:“對,對,你快去揭頭蓋啊!”
  東方朔不知所措:“夫人,你還真的,同意讓我去揭?”
  齊魯女大聲地說:“皇上都下旨了,你敢抗旨?”
  東方朔心神不定地起來,可又覺得自己太沉不住气,也不行。于是口中“是,是”地答應著,腳卻有些發顫地走動著,嘴里還哼起了小曲儿:“尊旨來把頭蓋揭……”
  他到那一排美女面前,先揭開一個,見是阿菊,便眨了眨眼睛。阿菊對他露出嗔怪之態。第二個阿蘭,便動了動耳朵,阿蘭气得不愿理他;第三個阿竹,他動了動鼻子;阿竹的鼻孔里出著怪气;第四個是阿梅,他歪歪嘴巴……每見一個,好像都有特定的暗號似的,示意他們要小心。不一會儿,頭蓋儿揭完了,十二個美人儿,齊刷刷地站在武帝和齊魯女的面前。
  齊魯女惊叫一聲:“哇!一個個的,都跟天仙一個樣!”
  武帝看了,也吃了一惊。他心想,這東方朔可真有艷福哇!果然他找來的美女,個個都有姿色!他附合著齊魯女的話:“對,對,東方朔還說,都是些丑八怪!夫人你說,朕能賜給你們丑八怪嗎?”
  齊魯女認真地說:“皇上,這么多美人儿,我想都要了,行不行?”
  漢武帝樂了,看了一眼東方朔,說:“那,當然行啦!你想都要,朕這就下旨……”
  東方朔急忙打斷武帝的話:“夫人,不行,不行,我受不了!”
  齊魯女嘴一撇:“噢?你也知道受不了?”
  漢武帝樂得眉開眼笑:“哈哈哈哈!”
  齊魯女正色地對武帝說:“皇上,讓我只看,看不出什么优劣上下來。貧女想讓她們表演一下,唱唱歌啊,跳跳舞啊,看看她們還有沒有別的能耐。”
  “說得好,說得好!你們,凡想留下的,都使出看家的本事,表演起來!”
  十二個女人開始依次陸續表演。有的彈琴,有的跳舞,有的唱歌。武帝一邊喝酒,一邊欣賞,不斷點頭示意;而齊魯女看了一個,腦海里就幻出東方朔教她們的樣子,嘴就往一邊撇;而每到此時,東方朔就一陣緊張,就用喝酒來掩飾。不一會儿,表演結束。
  武帝問道:“夫人,怎么樣?”
  齊魯女有點迷惑不解的樣子:“皇上,怎么她們表演的,俺好像過去都看過哇。”
  武帝來了精神:“是嗎?難道她們是一個師傅教出來的?不會吧。”
  東方朔卻說:“陛下,八成是您,給他們請了同一個老師吧?!”
  武帝想了想:“哼?”這回他倒有點不知所措了。
  齊魯女瞪了東方朔一眼:“誰做的事,誰心里清楚,我看,這事扯不到皇上頭上。”
  漢武帝頓感輕松:“夫人,難怪東方朔服你,你真是慧眼……慧眼……”
  東方朔卻緊緊追問:“陛下,慧眼……什么?”
  武帝憋了一口气,很快轉過來,“慧眼識了你這個英雄唄!”
  齊魯女見他兩個在斗嘴,知道自己老公和皇上關系非同一般,心里倒是高興。她說:“皇上,今天非要俺挑出來三個兩個的不可?”
  “對,對,你挑哪一個,就是哪一個。”
  “這滿院子女人,我隨意挑?”
  “是啊!朕早就說過,滿院子美女,隨你挑,挑到哪個是哪個,誰也不許說一個不字!”
  “皇上,俺挑了她們,讓她們干啥,她們可就得干啥。”
  “那還用說?!全歸你指揮!”
  齊魯女不再追問,慢慢地,四周環顧一遍,想了想,說:“好!皇上,俺先看中了一個。”
  武帝當然高興:“哪一個?”
  齊魯女伸手從背后拉過一個,“這個叫阿繡的,可會關照人啦,昨天我們娘儿三個一進京,娃她爹不見了,全靠她服侍俺。俺就先挑她,給娃她爹當個偏室。”
  阿繡不好意思地要躲。東方朔高興地笑了。
  漢武帝嘴上說:“那好啊!”他的眼睛卻向那一隊人中瞅,只見那一排人都不大高興。“呃,不是說要從她們中間挑嗎?”
  齊魯女卻回敬道:“皇上,可是您說的,這滿院子美女,讓俺隨意挑,挑上了,讓她們干啥,她們就得干啥。”
  “是,是朕說的。你怎么就挑這一個?”
  齊魯女眼瞪著武帝:“皇上,俺還看中兩個。”
  東方朔有點急了,這一下,將來還不夠亂的?他知道自己的夫人,決不會讓留下的女人舒服。那將來,他東方朔還不得受夾餅子气?他忙擺手:“不要啦,不能再要啦!”
  武帝卻叫起來:“東方朔,不許你插嘴!今天,夫人說怎樣,就是怎么樣!”
  齊魯女站了起來。“還是皇上大气。皇上,俺還想要兩個,在身邊使喚。”
  武帝得意洋洋地:“好!說,哪兩個,指到就作數!”
  東方朔气急敗坏地搖著頭:“夫人,我求你啦,不能要啊!”
  齊魯女卻不理他那一套,“皇上讓俺挑,俺不挑,不是白不挑!”她起身,用手一指皇上身后的兩個手執鉞杖的宮女,叫道:“皇上,俺挑這倆,作使喚丫頭!”
  武帝這回傻了眼。這兩個是從姑蘇新來的,朕還沒親幸過呢!可是口中卻不由地說:“啊?你挑她們倆?”
  齊魯女不樂意了:“皇上。你不是親口說了几遍嗎!滿院子美女,讓俺隨意挑。”
  “這……”
  “皇上,皇上您讓俺挑,俺以為不挑白不挑。這一回啊,成了挑了也白挑啦!”
  東方朔這回來了精神。“陛下,你可是金口玉言,駟馬難追啊!”
  漢武帝張口結舌:“這,這……,”他將耳朵對著東方朔的耳朵,小聲地說:“這可是朕剛剛寵幸的兩個,還沒……!”
  東方朔也悄悄地對著他耳朵:“陛下,拿我那十二個,還換不來你倆?”
  漢武帝大叫:“去!誰要你那十二個?!”把東方朔震得直捂耳朵。
  齊魯女這回來了精神:“原來皇上的話也能變。不想給,就算俺白挑啦!”
  漢武帝听了這話,心中怎會舒服?皇上金口玉言,駟馬難追,難道還會給一個婦人留下話柄?女人,我可有的是!他一賭气,說道:“朕有三宮六院,美女數千,還舍不得這倆?只是東方夫人,我替他們求求情,別當丫頭用,好不好?”
  齊魯女還不領情:“皇上!也是皇上您說的,俺要怎樣,她們就得怎么樣!還是說話不算話!”
  漢武帝解釋道:“不是朕說了不算,朕是向夫人你求個情,別讓她們當丫環,其它隨便做什么都成。”
  齊魯女一樂:“那也好。皇上的面子,俺可是要給的。”她轉過身來,叫道:“道儿!阿嘟!”
  肥肥的道儿和矮矮的阿嘟,兩個一齊跑過來。眾人一看,肉球子似的道儿,一夜間身上搞得髒兮兮的,像從豬圈里剛跑出來的東西;而阿嘟呢,痤痤兼瘦瘦,是一個五十來歲的小老頭。
  齊魯女對他們兩個說道:“俺照皇上的旨意,挑了兩個美女,皇上說了,除了不能當丫頭,做什么都行。阿嘟在我們家打了三十多年長工,道儿也跟隨老爺十多年啦,兩人一起,光棍兩條,筷子一雙。今天,夫人我就就將皇上的人情,送給你們兩個。把這兩個美人儿,許給你們兩個當老婆。你們樂意么?”
  道儿和阿嘟做了八輩子夢都沒想過,能娶到這樣的媳婦。兩人連忙跪下,磕頭如搗蒜:“謝夫人,謝奶奶恩典!”就連楊得意在一旁,也高興得直樂,覺得自己楊家這下可不會絕后了,于是放聲地笑了出來。
  武帝這回可傻了眼,自己的兩個寵妃,還沒開包,就便宜了這倆東西?看到楊得意在一旁笑,他憤怒地對說:“你樂什么?不許樂!”
  楊得意急忙閉嘴。
  齊魯女看武帝不高興,便對地下跪下的兩個說:“對啦,你們別謝我啦,這兩人可是皇上賜的,快謝皇上!”
  道儿和阿嘟馬上轉過來,給皇上磕頭:“謝皇上圣恩,皇上万歲万歲万万歲!”
  武帝直搖頭,示意他們別謝了。那兩個宮女剛才還做著后宮美夢,沒想到一轉眼成了兩個奴才的老婆,不禁失聲大哭。武帝無奈,生气地對她們說道:“別哭了,行不行?你們在宮中,一輩子都嫁不了人。今天能嫁出去,說不定是你們的造化呢!得意!”
  楊得意止住笑容:“在!”
  武帝板著臉傳旨:“她們兩個,按照過去宮中的俸祿,一點都不能少。再告訴大行令公孫賀,給這院子再擴一層,專蓋兩處房子,安置她們!”
  “尊旨!”
  東方朔看了看皇上,小聲地說:“皇上,怎么樣?我的夫人厲害么?讓您賠了倆親兵!”
  漢武帝頭也不轉,就往外走,邊走邊說:“哼!這帳,都要上到你的頭上!”
  而那兩個宮女,仍在一旁哭哭啼啼,鉞杖掉在地上也不管了,嬌滴滴的直抹眼淚。
  武帝看著她們這個樣子,心中很不是滋味。他剛想停下來,再作布置,不料自己的姐姐俗女和姐夫金不換兩個,從隔壁跑了過來,二人邊跑邊叫,俗女淚流滿面。
  武帝的長臉拉得更長:“怎么回事?又打架啦?”
  俗女急得語無倫次:“皇上,弟弟!這回不得了啦!我的儿,您的外甥,金吾子,他……,他被長安的義縱捉拿,這會儿要問斬了!陛下,快救救吾子吧,姐姐求你啦!”
  武帝一听,也很著急,拔腿就走。不過,他不想太便宜東方朔,于是回過頭來,對他一招手:“快走,跟朕看看,是怎么回事!”
  東方朔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婆,不知是走為好,還是留為好。
  齊魯女卻清醒地很:“君令如山,快去吧!回頭來,俺再跟你算帳!”

  ------------------
  轉載自大唐中文 || http://dtbook.yeah.net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