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一幕

第一場 倫敦。宮中正殿

     喇叭奏花腔。笛聲。亨利王、葛羅斯特、薩立斯伯雷、華列克及波福紅衣主教自一側上;薩福克引瑪格萊特王后自另側上,約克、薩穆塞特及勃金漢隨上。
薩福克 我恭啣圣命,前往法國,代表吾王陛下,迎娶瑪格萊特郡主;在古老的都爾名城舉行了隆重的代婚儀式,參加典禮的有法蘭西及西西里兩國國王,奧爾良、卡拉貝、布列塔尼及阿朗松等公爵,七位伯爵,十二位男爵和二十位主教。我已經完成使命,現在我屈膝于王上及列位公卿之前,謹申明取消我代婚人的名義,將王后敬介于王上的御前。王后淑德懿行,足以母儀天下,我深為陛下慶幸。
亨利王 薩福克賢卿,起來。歡迎您,瑪格萊特王后。我用這親切的一吻表示我真摯的愛情。啊,造物主呵,您賜給我生命,再賜給我充滿感激之情的胸怀吧!您為我選下了這位美貌的王后,使我們兩情繾綣,魚水和諧,人間幸福莫過于此了。
瑪格萊特王后 英格蘭大君主,我的仁慈的主公,自從良緣締合以來,我不分晝夜,無論在朝會之中,或在私人禱祝之時,無時無刻不夢魂縈繞于我至愛的君王左右;這种精神契合使我敢于不借詞藻的修飾,將我款款的衷曲,直率貢陳于吾王之前。
亨利王 她的外貌已使我目眩魂迷,她的婉轉的辭令又十分庄重得体,更使我歡情洋溢,熱淚盈眶。我心中充滿愉悅。眾位賢卿,望你們用歡樂的心情同聲歡迎我的愛妻。
群臣 瑪格萊特王后万歲,英格蘭幸運無疆!
瑪格萊特王后 多謝各位。(喇叭奏花腔。)
薩福克 護國公閣下,這是我們王上和法王查理訂立的和約條款,有效期間為十八個月。
葛羅斯特 (讀和約)“主文:茲經法王查理与英王亨利之特使,薩福克侯爵威廉·德·拉·波勒議定:英王亨利娶那不勒斯、西西里及耶路撒冷國王瑞尼埃之女瑪格萊特為后,并定于五月三十日以前為王后舉行加冕典禮。附件:并經議定,英軍由安佐及緬因兩郡撤退,并將兩郡移交于王后之父——”(失手,和約墜地。)
亨利王 叔父,怎么啦!
葛羅斯特 恕我失禮,陛下,我心里忽然一陣惡心,眼睛昏花,讀不下去了。
亨利王 溫徹斯特叔公,請你接著念。
紅衣主教 (接讀和約)“附件:并經議定,英軍由安佐及緬因兩郡撤退,并將兩郡移交于王后之父。王后來英旅費全部由英王支付,不攜帶妝奩。”
亨利王 和約條款甚合我意。侯爵,跪下來,我封你為薩福克一等公爵,并將寶劍賜你佩帶。約克堂兄,在和約有效期間十八個月內,暫停你總管法國事務大臣的職務。溫徹斯特、葛羅斯特、約克、勃金漢、薩穆塞特、薩立斯伯雷、華列克,諸位伯叔兄弟,多謝你們,多謝你們熱忱招待我們的王后。來吧,我們此刻散朝,赶快籌備她的加冕大典吧。(亨利王、王后及薩福克下。)
葛羅斯特 英國的公卿大臣們,國家的棟梁們,亨弗雷公爵要把他自己的悲哀、你們眾位的悲哀以及全國的共同悲哀,向你們傾吐。想一想,我皇兄亨利先王不是把他的青春和勇力,把他國家的財賦和人民,全都耗費在戰爭之中嗎?不管冬天的嚴寒,不管夏天的酷暑,他不是整天馳騁在疆場之上,才把法蘭西征服下來,成為他的基業嗎?我的兄長培福不是傷透腦筋、運用政治手腕,才把先王征服的土地保持下來嗎?你們各位,薩穆塞特、勃金漢、勇敢的約克、薩立斯伯雷以及胜利的華列克,你們在法蘭西和諾曼第的戰場上不都是負過傷、留下了創傷的疤痕嗎?還有波福叔父和我自己以及國內具有識見的人士早早晚晚地坐在議事廳里,反复研究,反复討論,如何使法國和法國人俯首貼耳,服從我們的統治,并且扶保我們沖齡的幼主,在敵人環伺的巴黎域內舉行加冕典禮,不也是吃盡了千辛万苦嗎?這一切艱難困苦、這一切光榮奮斗,難道都白費了嗎?先王的武功、培福的策略、諸位的戰績以及我們的籌謀,難道也都白費了嗎?唉,英國的公卿大臣們,這個和約是一個喪權辱國的和約,這樁婚姻是一個不祥的婚姻!它使你們的威名煙消云散,它使你們的名字不能永垂青史,它使你們的業績功敗垂成,它使你們在法蘭西的建樹化為烏有,它毀坏了一切,使一切都完全落空!
紅衣主教 賢侄,你為什么大發牢騷,你對當前的局勢為什么得出這樣的結論?法蘭西還在我們的手中,我們不會失去它的。
葛羅斯特 噯,叔父,我們如果能夠保住法蘭西,自然不愿把它丟失,但現在看來是保不住的了。新近晉升為公爵的薩福克正得到王上的寵幸,他已經毫不吝惜地把安佐和緬因兩郡白送給那兩袖空空而善于揮霍的瑞尼埃了。
薩立斯伯雷 憑著我主耶穌,這兩郡是諾曼第的咽喉之地呀。喂,華列克,我的勇敢的儿子,你為什么流淚呀?
華列克 我想到這兩郡地方落到他人手中,永無恢复之望,不由得要心酸。倘若還有一線恢复的希望,那我只會仗著我的寶劍去流血,決不流淚的。安佐和緬因!那是我親手克服的土地,那兩處都是我掙得來的,難道我用創傷換取來的城池,就憑著几句輕松的話給斷送了嗎?該死喲,該死喲!
約克 薩福克只顧自己升官,竟把我們這武功彪炳的島國弄得暗淡無光,愿他被新到手的官階噎死!我宁可讓法蘭西撕碎我的心,也不能承認這次的和約。我從史冊上見到的,英國君王在大婚中總是接受到大批妝奩和貨幣,從未听說過有像亨利王上這樣賠了許多東西去換來一個空無所有的新娘的事。
葛羅斯特 還有一樁前所未聞的笑話:薩福克為了開支迎娶的費用,竟向每一個英國臣民征收了個人財產的百分之十五的稅!干脆把她留在法國,餓死在法國,也不該——
紅衣主教 葛羅斯特爵爺,你說得過火了吧,那是王上叫辦的呀。
葛羅斯特 溫徹斯特爵爺,我知道你的心事。你不只討厭我說的話,你是看到我這個人就生气。惡念是隱藏不住的。傲慢的教士,從你的臉上就看得出你是怒气沖沖。如果我再呆下去,我們又要吵起來了。眾位大人,再見。等我走了以后,請你們再想想,我已預言我們不久將會失去法蘭西的。(下。)
紅衣主教 看,我們的護國公是含怒而去了。諸位都知道他是我的死敵,并且也是你們諸位的死敵,恐怕他對于王上也未必是衷心擁護的。眾位大人,請想一想,他是王室的嫡系宗支,他是英國王位的繼承人。即使亨利王上通過婚姻關系取得一個帝國,取得西方所有的富厚王國,也有某种原因會使他感到不高興的。眾位大人,留點神吧。不要讓他的甜言蜜語迷惑了你們的心,你們要明智一些,要考慮得周密一些。盡管老百姓們喜歡他,向他鼓掌,向他高呼什么:“亨弗雷,葛羅斯特好公爵”,“耶穌保佑公爵殿下”,“上帝保佑亨弗雷好公爵!”盡管他表面上討人喜歡,可是,眾位大人,我很擔心,他實際上是一個心怀叵測的護國公。
勃金漢 我們的王上已經成年,是可以親政的了,為什么還要他來攝政?薩穆塞特堂兄,望你和我聯合起來,加上薩福克公爵,大家團結在一起,很快就能把亨弗雷公爵轟下台。
紅衣主教 這樁大事,不能拖延,我馬上就去找薩福克公爵商量。(下。)
薩穆塞特 勃金漢堂兄,像亨弗雷那樣盤踞高位,气勢凌人,固然使人痛恨,可是我們對于這個不可一世的紅衣主教,也得留神。他那种傲慢的神气,比起任何其他的王侯,更令人難于容忍。如果葛羅斯特下了台,一定是由他繼任護國公的職位。
勃金漢 薩穆塞特,管他亨弗雷公爵也好,紅衣主教也好,誰也不能阻擋你我當上護國公。(勃金漢、薩穆塞特同下。)
薩立斯伯雷 傲慢在前頭走,野心在后邊跟。這一幫子都在千方百計想叫自己升官,我們卻應該替國家出一把力。我看葛羅斯特公爵的為人,的确不失為一個正人君子。倒是那個倨傲的紅衣主教,与其說他是一位教士,還不如說他是個軍人。他一向是昂頭闊步,目中無人,說起話來,完全是流氓口吻,很不合乎國家統治者的身分。華列克,我的儿,你是我晚年的慰藉;你為國家建立的功業、你的開朗的性格、你的好客的風度,已經博得了公眾的极大好感,除開善良的亨弗雷公爵以外,你是最得人心的了。再有你,約克老弟,你在愛爾蘭的措施,使那里的人民俯首就范;你在管理法國事務大臣任內,對于法蘭西的經營部署,使那里的人民對你敬畏。讓我們聯合起來,為了公眾的利益,盡我們力所能及,來對驕橫的薩福克和紅衣主教、野心的薩穆塞特和勃金漢,加以約束;同時,對于亨弗雷公爵的行動,只要是符合國家的利益,我們就給以支持。
華列克 愿上帝降福給華列克吧,因為他是熱愛祖國、熱愛國家的公共福利的。
約克 (旁白)這樣的話約克也可以說,因為他是心怀大志的。
薩立斯伯雷 那么我們就赶快去考察一下,看看時局變化有什么眉目吧。
華列克 有什么眉目!噯,爸爸,緬因已經丟掉啦。那緬因地區是我華列克費了好大勁儿才奪取過來的;我也曾想,只要我有一口气,我一定要保住它!爸爸,您說的是時局的眉目,我說的卻是緬因那個地區,這個地區我還要從法國奪取過來,除非他們奪去我的生命。(華列克、薩立斯伯雷同下。)
約克 安佐和緬因白白送給了法國人,巴黎已經喪失了,這些地區丟了以后,諾曼第省就處于极不安全的地位。薩福克簽訂了和約條款,貴族們都已同意,亨利也愿意用兩個公爵的采邑換取一個公爵的標致女儿。為了這些事,我也怪不得他們;在他們看來,這些都算得什么?他們送掉的原是你的東西,而不是他們自己的東西。海盜們把搶來的財富盡情揮霍,收買朋友,賞賜娼妓,直到花費干淨,也毫不吝惜。而那不幸的物主卻只能咳聲歎气,搓手搖頭,戰兢兢地站在一旁,眼看著自己的東西被人分配完畢,全都帶走,自己只能忍饑挨餓,對自己的財產連碰都不敢碰一下。我約克正是處于這樣的地位:我自己的土地被人家換掉了、出賣了,我只能坐在一旁,忍气吞聲。在我看來,英格蘭、法蘭西、愛爾蘭,這些國土都是我心頭之肉,都是我生命的寄托。而他們竟然把安佐和緬因送給了法國人!這真是一件令人泄气的消息,那法蘭西,如同英格蘭的肥沃土地一樣,原是我想要弄到手的。總有一天我約克要把自己的東西收歸己有。為了這個目的,我不妨站到薩立斯伯雷父子這一邊來,在外表上對驕橫的亨弗雷公爵表現一下擁戴的態度。等到時机一到,我就提出對王冠的要求,那才是我所追求的最高目標。即便那气派十足的蘭開斯特,也不能讓他篡奪我應得的權利,不能讓他把王杖拿在他那幼稚的手里,不能讓他把王冠戴在頭上,他那种像老和尚一樣的性格是不配當王上的。可是,約克呵,你得耐心一點,要等待時机成熟。當別人入睡的時候,你得保持清醒,留心伺察,把國家的內幕刺探清楚。亨利替英國花了許多錢買來一位王后,他正陶醉在新媳婦的愛河之中,等他和亨弗雷同其他的貴族們一旦發生破裂,那時節,我就要高舉乳白色的玫瑰,使那空气里充滿它的芬芳,我要樹起繡有約克家族徽記的旗幟,對蘭開斯特家族進行搏斗。我要使用武力,迫使他交出王冠,這些年來,在他的書呆子般的統治之下,英格蘭的威望是一天天低落了。(下。)

第二場 同前。葛羅斯特公爵邸宅中一室

     葛羅斯特公爵及其妻公爵夫人上。
公爵夫人 我的夫主,你怎么搭拉著腦袋,好像熟透了的谷穗一般?偉大的亨弗雷公爵為什么愁眉不展,難道這樣的榮華富貴還不能使你稱心嗎?你為什么兩眼直勾勾地望著地下,好像越看越看不清?你在地上看到了什么?是亨利王上那個圍裹在世上一切榮譽之中的王冠嗎?如果你看到的是那頂王冠,就盯住它看吧,你還該對准它爬過去,直到那王冠套在你腦袋上才停止。伸出你的手,去抓那金晃晃的寶物。怎么,你的胳膊不夠長嗎?我來用我的胳膊接上你的胳膊,咱們一同把它扛起來,以后咱倆就可以昂頭望著青天,再也不用低下咱們的頭,向地上瞥一瞥了。
葛羅斯特 啊,耐儿,親愛的耐儿!你如果真心愛你的夫主,就把這些野心勃勃的邪念拋棄掉吧!我對我的侄儿,心地純厚的亨利王上,若是稍存惡意,就叫我立即死亡!我悶悶不樂,是因為昨夜做了一個噩夢。
公爵夫人 我的夫君做了怎樣的一個夢?說給我听,我也可以把我做的一個美夢說給你听,讓你寬寬心。
葛羅斯特 我夢見我手里這根代表我的職位的手杖斷成了兩截。我已經忘了是誰把它折斷的,好像是紅衣主教干的。在斷杖上面放著薩穆塞特和薩福克兩人的腦袋。我做的就是這個夢,它是什么預兆,只有天曉得。
公爵夫人 得啦,這有什么難解的,這夢正好說明,誰要是膽敢侵犯葛羅斯特的權力,誰就丟掉腦袋。你听我說,我的亨弗雷,我的親愛的公爺。我夢見我坐在威司敏斯特大寺院的寶座上,就是國王和王后們接受加冕時坐的那個寶座上;亨利和那個瑪格萊特婆娘跪在我的面前,把王冠放到我的頭上。
葛羅斯特 哼,這就不怪我當面斥責你了。任意胡為的女人,缺乏教養的艾麗諾,你在女人當中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嗎?你不是護國公的心愛的妻子嗎?世上的享受,你不是要什么就有什么嗎,你還有什么地方不能稱心如意?你現在還在搗鬼,難道要把你的丈夫和你自己,從富貴尊榮的地位弄成一敗涂地嗎?走開吧,我不要再听你胡說了。
公爵夫人 噯喲喲,我的夫主!艾麗諾不過對你講講夢,你就對她大動其火嗎?以后我就把夢關在自己的肚里,省得挨罵。
葛羅斯特 唷,不要生气,我已經不怪你了。
     使者上。
使者 護國公大人,王上請您准備騎馬到圣奧爾本圍場,王上和王后要在那里放鷹取樂。
葛羅斯特 我就去。來吧,耐儿,和我們一同騎馬去好吧?
公爵夫人 好的,我的好夫君,我隨后就來。(葛羅斯特与使者同下)我必須隨后再去;要是葛羅斯特怀著這种自卑的心情,我是不能早去的。如果我是一個男子,是一個公爵,是一個親貴,我一定要把這些討厭的絆腳石搬開,我一定要踩在他們無頭的尸体上前進;可是,作為一個女人,我也不甘落后,我一定要在命運的舞台上扮演我自己的角色。喂,你在哪儿?約翰爵士!嗨,漢子,不用害怕,這里沒有外人,這里只有你和我兩個人。
     休姆上。
休姆 耶穌保佑王后陛下!
公爵夫人 你說什么?陛下?我只是一位殿下呀。
休姆 可是,托上帝的福庇,憑著休姆的獻策,您殿下的稱號就要高升啦。
公爵夫人 漢子,你說的是什么?你已經跟机靈的瑪吉利·喬登巫婆和羅杰·波林勃洛克魔法師商量過了嗎?他們愿意為我效力嗎?
休姆 他們已經答應,從地下召喚一個精靈來見您,殿下如果提出問題,那精靈能一一回答。
公爵夫人 那就行啦,我來准備几個問題。等我們從圣奧爾本回來,我們要把這些事情好好地辦一辦。好,休姆,這是給你的賞金。漢子,你拿去跟你那些參加這個重大任務的伙伴們一塊儿樂一樂吧。(下。)
休姆 我休姆要拿公爵夫人的錢去樂一樂,哼,就去樂一樂吧。可是約翰·休姆爵士,現在怎么辦!把你的嘴封起來,什么話也別說;這個交易非嚴守秘密不可。艾麗諾那婆娘花錢叫我找女巫,有錢能使鬼推磨,就是要找一個鬼怪也找得來。可是我還別有生財之道哪。我不敢說,我還向闊綽的紅衣主教和新近升官的薩福克公爵領取津貼,但事實确是這樣的呀。坦白說吧,他們兩個知道艾麗諾婆娘野心勃勃,特地雇我來腐蝕她,把這些呼神喚鬼的事情灌進她的腦子。人家說:“詭計多端的坏蛋不需要掮客幫忙”;可我卻當上了薩福克和紅衣主教的掮客。休姆,你說話得小心點,不然的話,你差不多要把他倆叫作一對詭計多端的坏蛋啦。好吧,話就說到這里吧。這樣下去,只怕休姆的坏心眼儿要叫公爵夫人栽跟頭的;公爵夫人一栽跟頭,亨弗雷勢必也跟著垮台了。不管結果如何,反正我從各方面都可拿錢。(下。)

第三場 同前。宮中一室

     三、四申訴人上,其中之一為軍械匠之學徒彼得。
申訴人甲 諸位老哥,我們站得靠緊一些,等一會儿護國公大人就要來到,我們可以把稟帖一齊遞上去。
申訴人乙 呵,呵,他真是一個好人,愿上帝保佑他吧!懇求耶穌賜福給他!
     薩福克及瑪格萊特王后上。
申訴人甲 他來啦,還有王后同他一道哩。我第一個遞稟帖,我來遞。
申訴人乙 退下來,呆瓜,來的是薩福克公爵,不是護國公大人。
薩福克 什么事,漢子!有什么事求我嗎?
申訴人甲 對不起,大人,我把您錯當作護國公大人啦。
瑪格萊特王后 (略看稟帖)“敬上護國公大人!”你們的稟帖是寫給護國公的嗎?拿來讓我看看,你告的是誰?
申訴人甲 回稟殿下,我告的是約翰·古德曼,他是紅衣主教的手下人,他霸占了我的房子、田地、老婆和別的許多東西不還我。
薩福克 連你老婆他也霸占了!那你真是受了屈了。你的是什么事?這上面寫的什么?(讀稟帖)“狀告薩福克公爵,他強圈了我們梅福德地方的公地。”你說的是什么混話,你這坏蛋!
申訴人乙 哎呀,大人,我是我們區里叫來遞狀子的呀。
彼得 (遞上稟帖)我來告發我的師傅,他叫托馬斯·霍納,他說約克公爵是王位的合法繼承人。
瑪格萊特王后 你說的什么?約克公爵說他是王位的合法嗣承人嗎?
彼得 說我師傅是合法繼承人?沒有,沒有。是我師傅說他是的,他說當今王上是個篡位的。
薩福克 來人哪!(眾仆上)把這人押下去,立刻派人去把他師傅帶來,我們要當著王上的面把這案子審問清楚。(眾仆帶彼得下。)
瑪格萊特王后 還有你們這一幫人,你們喜歡躲在護國公的翅膀底下受到保護,你們就重新到他那里去告狀吧。(扯碎稟帖)滾吧,下流的賤胚們!薩福克,叫他們都走。
眾人 喂,我們走吧。(同下。)
瑪格萊特王后 薩福克爵爺,請你說一說,英國朝廷的風尚是這樣的嗎?不列顛島國的政治,阿爾賓王上的王權是這樣的嗎?難道說,亨利王上老要在乖戾的葛羅斯特管轄之下當小學生嗎?難道說,我只能挂著王后的虛銜,在公爵面前俯首稱臣嗎?告訴你,波勒,那次你在都爾城為了對我的愛情表示敬意而參加比武,你贏得了法蘭西的貴婦們對你的傾慕,我滿以為亨利王上一定是和你一樣勇敢、瀟洒、風度翩翩,誰知他卻是一心傾向宗教,整天捻著數珠,誦經祈禱。他心目中的英雄是先知和圣徒,他的武器是經典里的箴言和圣訓。他的書齋是他的比武場,他心愛的是圣僧們的銅像。我看最好由紅衣主教最高會議選他去當教皇,把他送到羅馬,把教皇的三角冕安在他的頭上;那樣一個地位才是最适合他那一心向道的精神哩。
薩福克 娘娘,請您耐心一點。既然是我把您請到英國,我一定盡力使您稱心如意。
瑪格萊特王后 除了驕倨的護國公以外,還有那專橫的教士波福以及薩穆塞特、勃金漢和悻悻不平的約克等一幫人。這些人當中,哪怕那最不行的一個也比王上更能作威作福。
薩福克 可是這些人當中,那最行的一個也還比不上薩立斯伯雷和華列克他們父子倆哩。這兩個貴族可不簡單哪。
瑪格萊特王后 要說這些大臣們惹我生气,那還比不上護國公的老婆,那驕傲的女人才更是加倍地惹我生气哩。她常常帶著一大群太太、小姐們,在宮廷里像旋風一般沖來沖去,哪像是一個公爵的老婆,簡直賽過一位王后。初到宮里來的人真以為她就是王后。她仗著一份公爵的進款,心底里瞧不起咱們沒有錢。我今生能不對她報复嗎?她盡管是個出身卑賤的下流女人,她那天竟然對她那一幫狐群狗党們吹噓說,在薩福克用兩個公爵的采邑向我父親把我換來以前,我父親所有的全部土地,還比不上她的一件舊袍子的袍角值錢呢。
薩福克 娘娘,我已經親自替她安排了陷阱,并且放了一群鳥儿做餌,勾引她飛落下來听那些鳥儿唱歌,等她落了下來,她就再也飛不出去,再也不能惹您生气了。所以我們不妨暫時把她放一放。我還有句話想請娘娘垂听,因為我對您是知無不言的。我們雖然不喜歡那紅衣主教,可是我們此刻不得不和他以及其余的大臣們拉攏拉攏,等把亨弗雷公爵搞垮以后再說。至于那約克公爵,在剛才告發的案子里,就叫他多少吃點苦頭。等到我們把這一幫子一個一個地剪除干淨,那時節,您就可以高枕無憂,大權獨攬了。
     喇叭聲。亨利王、約克、薩穆塞特;葛羅斯特公爵及公爵夫人、波福紅衣主教、勃金漢、薩立斯伯雷及華列克上。
亨利王 眾位賢卿,在我看來,哪一個來擔當都是無所謂的。薩穆塞特也好,約克也好,對于我都是一樣的。
約克 如果約克在法國有什么措置失當之處,就不叫他當總管大臣好了。
薩穆塞特 如果薩穆塞特不配擔當,就讓約克去做總管,我讓給他。
華列克 大人,您配不配,倒可不必爭論,反正約克是更配一些的。
紅衣主教 趾高气揚的華列克,讓你的上級先說話。
華列克 在戰場上,紅衣主教未必是我的上級。
勃金漢 華列克,今天在場的人都是你的上級。
華列克 安知道今后華列克不成為人人的上級?
薩立斯伯雷 我儿別說啦!勃金漢,你也該講點道理,為什么要選中薩穆塞特?
瑪格萊特王后 這是王上要這樣辦的呀。
葛羅斯特 娘娘,王上已經成年,可以拿出自己的主張來,用不到婦女們干政的。
瑪格萊特王后 王上既然已經成年,那么為什么還需要您來攝政呢?
葛羅斯特 娘娘,我攝行的是國家的政事,如果王上要我辭職,我就辭職。
薩福克 那么你就辭職好了,不要這樣盛气凌人。自從你當了王上——事實上不是你當王上,還有誰當王上?——咱們國家就一天糟似一天。在海外,那法國太子已經猖獗起來;在國內,所有的親貴大臣都受到你的奴役。
紅衣主教 你虐待百姓,你還把教士們的錢袋榨干。
薩穆塞特 你那豪華的公館和你老婆的服裝,都要國庫支付大量的款項來供應。
勃金漢 你對罪人們濫施刑罰,超越法律的規定,你自己就應受法律的制裁。
瑪格萊特王后 你在法國賣官鬻爵,嫌疑重大,一旦受到揭發,只怕你的腦袋是保不住的。(葛羅斯特下。王后故意將扇子落在地上)把扇子拾起來給我。哼,賤人,你不肯拾嗎?(打公爵夫人一個耳光)啊呀,對不起,夫人,剛才是您嗎?
公爵夫人 剛才是我嗎!嘿,不是我還是誰,驕橫的法國女人!要是我能挨近你這美人儿的身邊,我定要左右開弓,打你兩巴掌。
亨利王 好嬸嬸,請息怒,她不是有意的。
公爵夫人 不是有意!好王上,請您早留點神。她會箝制住你,把你當作吃奶的孩子耍著玩儿。雖然這里的老爺們都不買女人的賬,我艾麗諾總不見得白白挨了她的打就肯甘休。(下。)
勃金漢 紅衣主教大人,我去跟隨著艾麗諾,并且打听一下亨弗雷下一步采取什么行動。她現在已經激動起來,她的肝火正旺,不需要給她什么刺激,她就會任性搞一通,造成自己的毀滅。(下。)
     葛羅斯特重上。
葛羅斯特 嗯,大人們,我剛才在庭院里散了一會儿步,怒气已經平息,我再來和諸位談一談國家的政務。你們剛才對我提出許多無中生有的攻訐,只要你們提出證据,我甘受法律制裁。但慈悲的上帝鑒察我的靈魂,我對王上、對國家,是忠心耿耿的!至于目前這個問題,我的意見是,王上陛下,派約克去充任總管法國事務大臣是最為适當的。
薩福克 在我們決定人選以前,請允許我提出一些理由,一些強有力的理由,來說明約克是一個最不适當的人。
約克 我來告訴你,薩福克,我為什么是最不适當的。第一,我不能逢迎你的虛驕之气;其次,如果我受到任命,我們的薩穆塞特爵爺一定不向我辦理移交,不發軍餉,不發軍裝械彈,使我滯留在國內,直到法蘭西落到法國太子的手中。前一次,我處處秉承他的意旨,結果是巴黎遭到圍困,糧草斷絕,終于失陷。
華列克 說到那件事,我可以作見證,再也沒有別人做得出比這事更為惡劣的賣國行為了。
薩福克 不要多嘴,自以為是的華列克!
華列克 傲慢的化身,為什么不讓我開口?
     薩福克家丁們押軍械匠霍納及其學徒彼得上。
薩福克 這里有人被控犯了叛國之罪,我希望約克公爵能替自己辯白清楚!
約克 有人控告約克叛國嗎?
亨利王 薩福克,你用意何在?對我說,這些人是怎么一回事?
薩福克 啟稟陛下,這人控告他的師傅犯了叛國重罪,他師傅說過:約克公爵理查是英國王位的合法繼承人,而陛下則是一個篡位者。
亨利王 漢子,你說,你曾說過這些話嗎?
霍納 回稟陛下,這种事情我從未說過,并且也從未想過。上帝是我的見證,這坏蛋是誣告我的。
彼得 憑著我十個指頭發誓,眾位大人,那天晚上我們在閣樓上拾掇約克公爵盔甲的時候,他親口對我說過這些話的。
約克 下賤的忘八蛋手藝人,你說出這种背叛國家的話來,我要掐下你的腦袋。我懇求王上陛下,請把這人按律從嚴治罪。
霍納 哎呀呀,大人哪,如果我說過這些話,就把我吊死好了。告發我的是我的徒弟;有一次他做錯了事,我管教他,他就跪在地上發誓要對我報复,這樁事我有很好的見證。我叩求王上陛下,千万不要听信一個坏蛋的誣告,冤屈了好人。
亨利王 叔父,按照法律,這件案子應當怎樣處理?
葛羅斯特 主公,照我看來,應該這樣決定:既然約克在本案中有了嫌疑,不如就派薩穆塞特去法國擔任總管。至于這兩個人,既然他能舉出見證,證明他徒弟心怀惡意,就可以指定一個日子,叫他們在一處方便的地方單人比武。這就是法律的規定,這就是亨弗雷公爵的判決。
亨利王 就這么辦。薩穆塞特賢卿,我派你充任總管法國事務大臣。
薩穆塞特 敬謝吾王陛下。
霍納 我情愿和他比武。
彼得 啊唷唷,大人哪,我不會比武;看在上帝的份上,可怜可怜我吧。這是人家硬來坑害我呀。啊,主啊,慈悲慈悲吧!我一拳也不會打。啊,主啊,我的心啊!
葛羅斯特 小子,你要是不肯比武,就吊死你。
亨利王 把他們都關到監牢里去,比武定在下月底舉行。來吧,薩穆塞特,我們替你送行。(喇叭奏花腔。眾同下。)

第四場 同前。葛羅斯特公爵邸宅中花園

     瑪吉利·喬登、休姆、騷士威爾及波林勃洛克上。
休姆 來吧,諸位先生,我告訴你們,你們對公爵夫人許下的事,她要你們演給她看哩。
波林勃洛克 休姆先生,我們早已准備好了。夫人要親自看我們念咒召喚鬼魂嗎?
休姆 是嘍,不看這個,還看什么?她有膽量,你不用替她擔心。
波林勃洛克 听說她性子很剛強。不過,休姆先生,還是請您陪著她在上邊看,我們在下面表演,這樣更方便些。我請求您,看在上帝份上,到她那邊去吧。(休姆下)喬登老太太,你趴在地上;騷士威爾,你來念這紙上寫的東西。我們馬上就干起來。
     休姆隨同公爵夫人登上露台。
公爵夫人 說得好,先生們,歡迎諸位。就辦起來吧,越早越好。
波林勃洛克 請耐心點,好夫人。巫師們知道什么時間最好辦事。深夜里,黑夜里,靜悄悄的夜里,特洛亞城被火燒的半夜里;梟鳥叫喚的時刻,獒犬狂吠的時刻,幽靈出來游蕩、鬼魂從墳墓里鑽出來的時刻;那樣的時間對我們現在要辦的事是最适宜的。夫人,請坐下來,不要害怕。我們從地下召喚來的鬼魂,我們畫一道符把他們禁在圈子里,不會到您身邊來的。(巫師等作法,在地上畫一圓圈。波林勃洛克或騷士威爾口中念念有詞——“一心敬禮……”云云。雷鳴電閃,幽靈出現。)
幽靈 我來也。
喬登 阿斯麥茲,憑著永琲漱W帝——你听到他的名字和法力就會發抖的——回答我提出的問題,你要是不說,我就不放你走。
幽靈 隨便你問吧。我說完了就了事!
波林勃洛克 先談談王上:他的下場怎樣?
幽靈 公爵還活著亨利就要下位,但他比他活得更長,后來死于非命。(幽靈說話時,騷士威爾記下答語。)
波林勃洛克 薩福克公爵的命運如何?
幽靈 他要死在水里,就此完結。
波林勃洛克 薩穆塞特的前途怎樣?
幽靈 他最好不要挨近堡壘。他呆在沙土的平原上,比在堡壘矗立的地方要安全得多。好啦,話已說完,再叫我呆下去我可受不了。
波林勃洛克 沉淪到黑暗和火海里去吧!邪鬼,去你的吧!(雷鳴電閃。幽靈下。)
     約克与勃金漢率領衛兵及余人急上。
約克 把這些叛賊和他們的党羽們給我抓起來。老妖婆,我們來得不早不遲,恰好看到了你的鬼把戲。噯喲,夫人,您在這儿嗎?您如此費神,王上和國家對您都非常感謝;毫無疑問,您立了這些勞績,護國公大人一定要使您受到應得的獎賞的。
公爵夫人 我對不起英國王上的地方,和你比起來,一半還赶不上呢;無禮的公爵,你也用不著無事生非地嚇唬人。
勃金漢 真的,夫人,真是無事生非;不過這東西您管它叫什么?(舉示巫師的記錄)把他們都帶走!把他們給鎖起來,都隔离開來。夫人,您得跟我們一起走一趟。史泰福德,你押著她。(眾押公爵夫人及休姆從露台下)您的首飾等等我們即刻給您送過去。大家都走!(眾押騷士威爾、波林勃洛克等下。)
約克 勃金漢爵爺,我看您把她監視得很好。這條妙計,選得很好,運用得也好。現在,我的爵爺,請把那鬼怪寫的東西給我看看。這上面寫的是些什么?(讀手中紙)“公爵還活著亨利就要下位,但他比他活得更長,后來死于非命。”嗯,這和古希腊人從得爾福得來的神諭一樣,模棱兩可,怎樣解釋都行。好,再看下文:“薩福克公爵的命運如何?他要死在水里,就此完結。薩穆塞特公爵的前途怎樣?他最好不要挨近堡壘。他呆在沙土的平原上,比在堡壘矗立的地方要安全得多。”得啦,得啦,大人們,這些預言未必會實現,也沒法看懂它。王上現在正在前往圣奧爾本的路上,這位賢德夫人的丈夫正陪著他哩。我們派人快馬加鞭把這里發生的事情報告給王上,只怕護國公大人听到這消息,好比是吃了一頓很難消化的早餐哩。
勃金漢 約克爵爺,請把這份差使交給我去辦,我想去向他領賞哩。
約克 我的好爵爺,就勞您的駕吧。嗨,來個人呀!
     仆人上。
約克 去請薩立斯伯雷和華列克兩位爵爺明天晚間到我家里去吃飯,去吧!(喇叭奏花腔。同下。)


  ------------------
  轉自 || 獵書人网站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