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一幕

第一場 華克渥斯。諾森伯蘭城堡前

     巴道夫上。
巴道夫 看門的是哪一個?喂!(司閽開門)伯爵呢?
司閽 請問您是什么人?
巴道夫 你去通報伯爵,說巴道夫勳爵在這儿恭候他。
司閽 爵爺到花園里散步去了;請大人敲那邊的園門,他自己會來開門的。
     諾森伯蘭上。
巴道夫 伯爵來了。(司閽下)
諾森伯蘭 什么消息,巴道夫大人?現在每一分鐘都會產生流血的事件。時局這樣混亂,斗爭就像一匹喂得飽飽的脫韁的怒馬,碰見什么都要把它沖倒。
巴道夫 尊貴的伯爵,我報告您一些從索魯斯伯雷傳來的消息。
諾森伯蘭 但愿是好消息!
巴道夫 再好沒有。國王受傷瀕死;令郎馬到功成,已經把哈利親王殺了;兩個勃倫特都死在道格拉斯的手里;小王子約翰和威斯摩蘭、史泰福,全逃得不知去向;哈利·蒙穆斯的伙伴,那胖子約翰爵士,做了令郎的俘虜。啊!自從凱撒以來,像這樣可以為我們這時代生色的壯烈偉大的胜利,簡直還不曾有過。
諾森伯蘭 這消息是怎么得到的?您看見戰場上的情形嗎?您是從索魯斯伯雷來的嗎?
巴道夫 伯爵,我跟一個剛從那里來的人談過話;他是一個很有教養名譽很好的紳士,爽直地告訴了我這些消息,說是完全确實的。
諾森伯蘭 我的仆人特拉佛斯回來了,他是我在星期二差去探听消息的。
巴道夫 伯爵,我的馬比他的跑得快,在路上追過了他;他除了從我嘴里偶然听到的一鱗半爪以外,并沒有探到什么确實的消息。
     特拉佛斯上。
諾森伯蘭 啊,特拉佛斯,你帶了些什么好消息來啦?
特拉佛斯 爵爺,我在路上碰見約翰·恩弗萊維爾爵士,他告訴我可喜的消息,我听見了就撥轉馬頭回來;因為他的馬比我的好,所以他比我先過去了。接著又有一位紳士加鞭策馬而來,因為急于赶路的緣故,顯得疲乏不堪;他在我的身旁停了下來,休息休息他那滿身浴血的馬;他問我到徹斯特去的路,我也問他索魯斯伯雷那方面的消息。他告訴我叛軍已經失利,年輕的哈利·潘西的熱血冷了。說了這一句話,等不及我追問下去,他就把韁繩一抖,俯下身去用馬刺使勁踢他那匹可怜的馬喘息未定的腹部,直到輪齒都陷進皮肉里去了,就這樣一溜煙飛奔而去。
諾森伯蘭 嘿!再說一遍。他說年輕的哈利·潘西的熱血冷了嗎?霍茨波死了嗎?他說叛軍已經失利了嗎?
巴道夫 伯爵,我告訴您吧:要是您的公子沒有得到胜利,憑著我的榮譽發誓,我愿意把我的爵位交換一個絲線的帶繐。那些話理它作甚!
諾森伯蘭 那么特拉佛斯在路上遇見的那個騎馬的紳士為什么要說那樣喪气的話?
巴道夫 誰,他嗎?他一定是個什么下賤的家伙,他所騎的那匹馬准是偷來的;憑著我的生命發誓,他的話全是信口胡說。瞧,又有人帶消息來了。
     毛頓上。
諾森伯蘭 嗯,這個人的臉色就像一本書籍的標題頁,預示著它的悲慘的內容;當蠻橫的潮水從岸邊退去,留下一片侵凌過的痕跡的時候,那种凄涼的景況,正和他臉上的神情相仿。說,毛頓,你是從索魯斯伯雷來的嗎?
毛頓 啟稟爵爺,我是從索魯斯伯雷一路奔來的;可惡的死神戴上他的最猙獰的面具,正在那里向我們的軍隊大肆淫威。
諾森伯蘭 我的儿子和弟弟怎么樣了?你在發抖,你臉上慘白的顏色,已經代替你的舌頭說明了你的來意。正是這樣一個人,這樣沒精打采,這樣垂頭喪气,這樣臉如死灰,這樣滿心憂傷,在沉寂的深宵揭開普里阿摩斯的帳子,想要告訴他他的半個特洛亞已經燒去;可是他還沒有開口,普里阿摩斯已經看見火光了;你還沒有告訴我你的消息,我已經知道我的潘西死了。你將要這樣說,“您的儿子干了這樣這樣的事;您的弟弟干了這樣這樣的事;英武的道格拉斯打得怎樣怎樣勇敢,”用他們壯烈的行為充塞我的貪婪的耳朵;可是到了最后,你卻要用一聲歎息吹去這些贊美,給我的耳朵一下致命的打擊,說,“弟弟、儿子和一切的人,全都死了。”
毛頓 道格拉斯活著,您的弟弟也沒有死;可是公子爺——
諾森伯蘭 啊,他死了。瞧,猜疑有一條多么敏捷的舌頭!誰只要一擔心到他所不愿意知道的事情,就會本能地從別人的眼睛里知道他所憂慮的已經實現。可是說吧,毛頓,告訴你的伯爵說他的猜測是錯誤的,我一定樂于引咎,并且因為你指斥我的錯誤而給你重賞。
毛頓 我是一個太卑微的人,怎么敢指斥您的錯誤;您的預感太真實了,您的憂慮已經是太确定的事實。
諾森伯蘭 可是,雖然如此,你不要說潘西死了。我看見你眼睛里流露出一种异常的神色,供認你所不敢供認的事情;你搖著頭,害怕把真話說出,也許你以為那是罪惡。要是他果然死了,老實說吧;報告他的死訊的舌頭是無罪的。用虛偽的讕言加在死者的身上才是一件罪惡,說已死的人不在人世,卻不是什么過失。可是第一個把不受人歡迎的消息帶了來的人,不過干了一件勞而無功的工作;他的舌頭將要永遠像一具悲哀的喪鐘,人家一听見它的聲音,就會記得它曾經報告過一個逝世的友人的噩耗。
巴道夫 伯爵,我不能想像令郎會這樣死了。
毛頓 我很抱歉我必須強迫您相信我的眼睛所不愿意看見的事情;可是我親眼看見他血淋淋地在哈利·蒙穆斯之前力竭身亡,他的敵人的閃電般的威力,打倒了縱橫無敵的潘西,從此他魂歸泉壤,再也不會挺身而起了。總之,他的烈火般的精神,曾經燃燒起他的軍中最冥頑的村夫的心靈,現在他的死訊一經傳布,最勇銳的戰士也立刻消失了他們的火焰和熱力;因為他的軍隊是借著他的鋼鐵般的意志團結起來的,一旦失去主腦,就像一塊塊鈍重的頑鉛似的,大家各自為政;笨重的東西在巨大的壓力之下,會用最大的速度飛射出去,我們的兵士失去霍茨波的指揮,他們的恐懼使他們的腿上生了翅膀,飛行的箭還不及他們從戰場上逃得快。接著尊貴的華斯特又被捉了去;那勇猛的蘇格蘭人,嗜血的道格拉斯,他的所向披靡的寶劍曾經接連殺死了三個假扮國王的將士,這時他的勇气也漸漸不支,跟著其余的人一起轉背逃走,在惊惶之中不慎失足,也被敵人捉去了。總結一句話,國王已經得胜,而且,爵爺,他已經派遣一支軍隊,在少年的蘭開斯特和威斯摩蘭的統率之下,迅速地要來向您進攻了。這就是我所知道的全部消息。
諾森伯蘭 我將要有充分的時間為這些消息而悲慟。毒藥有時也能治病;在我健康的時候,這些消息也許會使我害起病來;可是因為我現在有病,它們卻已經把我的病治愈了几分。正像一個害熱病的人,他的衰弱無力的筋骨已經像是破落的門樞,勉強撐持著生命的重擔,但是在寒熱發作的時候,也會像一陣火一般沖出他的看護者的手臂,我的肢体也是因憂傷而衰弱的,現在卻因為被憂傷所激怒,平添了三倍的力气。所以,去吧,你纖細的拐杖!現在我的手上必須套起鋼甲的臂□;去吧,你病人的小帽!你是個太輕薄的衛士,不能保護我的頭顱,使它避免那些乘著戰胜之威的王子們的鋒刃。現在讓鋼鐵包住我的額角,讓這敵意的時代所能帶給我的最惡劣的時辰向憤激的諾森伯蘭怒目而視吧!讓蒼天和大地接吻!讓造化的巨手放任洪水泛濫!讓秩序歸于毀滅!讓這世界不要再成為一個相持不下的戰場!讓該隱的精神統治著全人類的心,使每個人成為嗜血的凶徒,這樣也許可以提早結束這殘暴的戲劇!讓黑暗埋葬了死亡!
特拉佛斯 爵爺,這种過度的悲憤會傷害您的身体的。
巴道夫 好伯爵,不要讓智慧离開您的榮譽。
毛頓 您的一切親愛的同伴們的生命,都依賴著您的健康;要是您在狂暴的感情沖動之下犧牲了您的健康,他們的生命也將不免于毀滅。我的尊貴的爵爺,您在說“讓我們前進吧”以前,曾經考慮過戰爭的結果和一切可能的意外。您早就預料到公子爺也許會在無情的刀劍之下喪生;您知道他是在一道充滿著危險的懸崖的邊上行走,多半會在中途失足;您明白他的肉体是會受傷流血的,他的一往直前的精神會驅策他去冒出生入死的危險;可是您還是說,“上去!”這一切有力的顧慮,都不能阻止你們堅決的行動。這以后所發生的种种變化,這次大膽的冒險所招致的結果,哪一樁不是在您的意料之中?
巴道夫 我們准備接受這种損失的人全都知道我們是在危險的海上航行,我們的生命只有十分之一的把握;可是我們仍然冒險前進,因為想望中的利益使我們不再顧慮可能的禍害;雖然失敗了,還是要再接再厲。來,讓我們把身体財產一起捐獻出來,重振我們的聲威吧。
毛頓 這是刻不容緩的了。我的最尊貴的爵爺,我听到千真万确的消息,善良的約克大主教已經征集了一支优秀的軍隊,開始行動;他是一個能夠用雙重的保證約束他的部下的人。在公子爺手下作戰的兵士,不過是一些行尸走肉、有影無形的家伙,因為叛逆這兩個字橫亙在他們的心頭,就可以使他們的精神和肉体在行動上不能一致;他們勉勉強強上了戰陣,就像人們在服藥的時候一般做出苦臉,他們的武器不過是為我們虛張聲勢的幌子,可是他們的精神和靈魂卻像池里的游魚一般,被這叛逆兩字凍結了。可是現在這位大主教卻把叛亂變成了宗教的正義;他的虔誠圣洁為眾人所公認,誰都用整個的身心服從他的驅策;他從邦弗雷特的石塊上刮下理查王的血,加強他的起兵的理由;說他的行動是奉著上天的旨意;他告訴他們,他要盡力拯救這一個正在強大的波林勃洛克的壓力之下奄奄垂斃的流血的國土;這樣一來,已有不少人歸附他。
諾森伯蘭 這我早就知道了;可是不瞞你們說,當前的悲哀已經把它從我的腦中掃去。跟我進來,大家商量一個最妥當的自衛的計划和复仇的方策。備好几匹快馬,赶快寫信,盡量羅致我們的友人;現在是我們最感到孤立、也最需要援助的時候。(同下。)

第二場 倫敦。街道

     約翰·福斯塔夫上,其侍童持劍荷盾后隨。
福斯塔夫 喂,你這大漢,醫生看了我的尿怎么說?
侍童 他說,爵爺,這尿的本身是很好很健康的尿;可是撒這樣尿的人,也許有比他所知道的更多的病症。
福斯塔夫 各式各樣的人都把嘲笑我當作一件得意的事情;這一個愚蠢的泥塊——人類——雖然長著一顆腦袋,除了我所制造的笑料和在我身上制造的笑料以外,卻再也想不出什么別的笑話來;我不但自己聰明,并且還把我的聰明借給別人。這儿我走在你的前面,就像一頭胖大的老母豬,把她整窠的小豬一起壓死了,只剩一個在她的背后伸頭探腦。那親王叫你來侍候我,倘不是有意把你跟我作一個對比,就算我是個不會料事的人。你這婊子生的人參果,讓你跟在我的背后,還不如把你插在我的帽子上。我活了這么大年紀,現在卻讓一顆瑪瑙墜子做起我的跟班來;可是我卻不愿意用金銀把你鑲嵌,就要叫你穿了一身污舊的破衣,把你當作一顆珠寶似的送還給你的主人,那個下巴上還沒有生毛的小孩子,你那親王爺。我的手掌里長出一根胡子來,也比他的臉上長出一根須快一些;可是他偏要說什么他的臉是一副君王之相;上帝也許會把它修改修改,現在它還沒有失掉一根毛哩;他可以永遠保存這一副君王之相,因為理發匠再也不會從它上面賺六個便士去;可是他卻自鳴得意,仿佛他的父親還是一個單身漢的時候他就是一個漢子了。他可以顧影自怜,可是他已經差不多完全失去我的好感了,我可以老實告訴他。唐勃爾頓對于我做短外套和套褲要用的緞子怎么說?
侍童 他說,爵爺,您應該找一個比巴道夫更靠得住的保人;他不愿意接受你們兩人所立的借据;他不滿意這一种擔保。
福斯塔夫 讓他落在餓鬼地獄里!愿他的舌頭比餓鬼的舌頭還要燙人!一個婊子生的魔鬼!一個嘴里喊著是呀是的惡奴!一個紳士照顧他的生意,他卻要什么擔保不擔保。這种婊子生的油頭滑腦的家伙現在都穿起高底靴來,腰帶上挂著一串鑰匙;誰要是憑信用向他們賒賬,他們就向你要擔保。与其讓他們用擔保堵住我的舌頭,我宁愿他們把毒耗子的藥塞在我的嘴里。憑著我的騎士的人格,我叫他送來二十二碼緞子,他卻用擔保兩字答复我。好,讓他安安穩穩地睡在擔保里吧;因為誰也不能擔保他的妻子不偷漢子,頭上出了角,自己還不知道哩。巴道夫呢?
侍童 他到史密斯菲爾去給您老人家買馬去了。
福斯塔夫 我從圣保羅教堂那里把他買來,他又要替我在史密斯菲爾買一匹馬;要是我能夠在窯子里再買一個老婆,那么我就跟班、馬儿、老婆什么都有了。
     大法官及仆人上。
侍童 爵爺,這儿來的這位貴人,就是把親王監禁起來的那家伙,因為親王為了袒護巴道夫而打了他。
福斯塔夫 你別走開;我不要見他。
大法官 走到那里去的是什么人?
仆人 回大人,他就是福斯塔夫。
大法官 就是犯過盜案嫌疑的那個人嗎?
仆人 正是他,大人;可是后來他在索魯斯伯雷立了軍功,听人家說,現在正要帶一支軍隊到約翰·蘭開斯特公爵那儿去。
大法官 什么,到約克去嗎?叫他回來。
仆人 約翰·福斯塔夫爵士!
福斯塔夫 孩子,對他說我是個聾子。
侍童 您必須大點儿聲說,我的主人是個聾子。
大法官 我相信他是個聾子,他的耳朵是從來不听好話的。去,揪他袖子一把,我必須跟他說話。
仆人 約翰爵士!
福斯塔夫 什么!一個年輕的小子,卻做起叫化來了嗎?外邊不是在打仗嗎?難道你找不到一點事情做?國王不是缺少著子民嗎?叛徒們不是需要著兵士嗎?雖然跟著人家造反是一件丟臉的事,可是做叫化比造反還要丟臉得多哩。
仆人 爵士,您看錯人了。
福斯塔夫 啊,難道我說你是個規規矩矩的好人嗎?把我的騎士的身分和軍人的資格擱在一旁,要是我果然說過這樣的話,我就是撒了個大大的謊。
仆人 那么,爵士,就請您把您的騎士身分和軍人資格擱在一旁,允許我對您說您撒了個大大的謊,要是您說我不是一個規規矩矩的好人。
福斯塔夫 我允許你對我說這樣的話!我把我的天生的人格擱在一旁!哼,就是絞死我,也不會允許你。你要想得到我的允許,還是自己去挨絞吧!你這認錯了方向的家伙,去!滾開!
仆人 爵士,我家大人要跟您說話。
大法官 約翰·福斯塔夫爵士,讓我跟您說句話。
福斯塔夫 我的好大人!上帝祝福您老人家!我很高興看見您老人家到外邊來走走;我听說您老人家有病;我希望您老人家是听從醫生的勸告才到外面來走動走動的。您老人家雖說還沒有完全度過青春時代,可是總也算上了點年紀了,有那么點老气橫秋的味道。我要恭恭敬敬地勸告您老人家務必多多注意您的健康。
大法官 約翰爵士,在您出發到索魯斯伯雷去以前,我曾經差人來請過您。
福斯塔夫 不瞞您老人家說,我听說王上陛下這次從威爾士回來,有點儿不大舒服。
大法官 我不跟您講王上陛下的事。上次我叫人來請您的時候,您不愿意來見我。
福斯塔夫 而且我還听說王上陛下害的正是那种可惡的中風病。
大法官 好,上帝保佑他早早痊愈!請您讓我跟您說句話。
福斯塔夫 不瞞大人說,這一种中風病,照我所知道的,是昏睡病的一种,是一种血液麻痹和刺痛的病症。
大法官 您告訴我這些話做什么呢?它是什么病,就讓它是什么病吧。
福斯塔夫 它的原因,是過度的憂傷和勞心,頭腦方面受到太大的刺激。我曾經從醫書上讀到他的病源;害這种病的人,他的耳朵也會變聾。
大法官 我想您也害這种病了,因為您听不見我對您說的話。
福斯塔夫 很好,大人,很好。不瞞大人說,我害的是一种听而不聞的病。
大法官 給您的腳跟套上腳鐐,就可以把您的耳病治好;我倒很愿意做一次您的醫生。
福斯塔夫 我是像約伯一樣窮的,大人,可是卻不像他那樣好耐性。您老人家因為看我是個窮光蛋,也許可以開下您的藥方,把我監禁起來;可是我愿不愿意做一個受您診視的病人,卻是一個值得聰明人考慮一下的問題。
大法官 我因為您犯著按律應處死刑的罪案嫌疑,所以叫您來跟我談談。
福斯塔夫 那時候我因為听從我的有學問的陸軍法律顧問的勸告,所以沒有來見您。
大法官 好,說一句老實話,約翰爵士,您的名譽已經掃地啦。
福斯塔夫 我看我長得這樣胖,倒是肚子快掃地啦。
大法官 您的收入雖然微薄,您的花費倒很可觀。
福斯塔夫 我希望倒轉過來就好了。我希望我的收入很肥,我的腰細一點。
大法官 您把那位年輕的親王導入歧途。
福斯塔夫 不,是那位年輕的親王把我導入歧途。我就是那個大肚子的家伙,他是我的狗。
大法官 好,我不愿意重新挑撥一個新愈的痛瘡;您在索魯斯伯雷白天所立的軍功,總算把您在蓋茲山前黑夜所干的坏事遮蓋過去了。您應該感謝這動亂的時世,讓您輕輕地逃過了這場官司。
福斯塔夫 大人!
大法官 可是現在既然一切無事,您也安分點儿吧;留心不要惊醒一頭睡著的狼。
福斯塔夫 惊醒一頭狼跟聞到一頭狐狸是同樣糟糕的事。
大法官 嘿!您就像一支蜡燭,大部分已經燒去了。
福斯塔夫 我是一支狂歡之夜的長明燭,大人,全是脂油作成的。——我說“脂油”一點也不假,我這股胖勁儿就可以證明。
大法官 您頭上每一根白發都應該提醒您做一個老成持重的人。
福斯塔夫 它提醒我生命無常,應該多吃吃喝喝。
大法官 您到處跟隨那少年的親王,就像他的惡神一般。
福斯塔夫 您錯了,大人;惡神是個輕薄小儿,我希望人家見了我,不用磅秤也可以看出我有多么重。可是我也承認在某些方面我不大吃得開,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在這市儈得志的時代,美德是到處受人冷眼的。真正的勇士都變成了管熊的役夫;智慧的才人屈身為酒店的侍者,把他的聰明消耗在算賬報賬之中;一切屬于男子的天賦的才能,都在世人的嫉視之下成為不值分文。你們這些年老的人是不會替我們這輩年輕人著想的;你們憑著你們冷酷的性格,評量我們熱烈的情欲;我必須承認,我們這些站在青春最前列的人,也都是天生的蕩子哩。
大法官 您的身上已經寫滿了老年的字樣,您還要把您的名字登記在少年人的名單里嗎?您不是有一雙昏花的眼、一對干癟的手、一張焦黃的臉、一把斑白的胡須、兩條瘦下去的腿、一個胖起來的肚子嗎?您的聲音不是已經嗄啞,您的呼吸不是已經短促,您的下巴上不是多了一層肉,您的智慧不是一天一天空虛,您的全身每一部分不是都在老朽腐化,您卻還要自命為青年嗎?啐,啐,啐,約翰爵士!
福斯塔夫 大人,我是在下午三點鐘左右出世的,一生下來就有一頭白發和一個圓圓的肚子。我的喉嚨是因為高聲嚷叫和歌唱圣詩而嗄啞的。我不愿再用其他的事實證明我的年輕;說句老實話,只有在識見和智力方面,我才是個老成練達的人。誰要是愿意拿出一千馬克來跟我賽跳舞,讓他把那筆錢借給我,我一定奉陪。講到那親王給您的那記耳光,他打得固然像一個野蠻的王子,您挨他的打,卻也不失為一個賢明的大臣。關于那回事情,我已經責備過他了,這頭小獅儿也自知后悔;呃,不過他并不穿麻涂灰,卻是用新鮮的綢衣和陳年的好酒表示他的忏悔。
大法官 好,愿上帝賜給親王一個好一點的伴侶!
福斯塔夫 愿上帝賜給那伴侶一個好一點的親王!我簡直沒有法子把他甩開。
大法官 好,王上已經把您和哈爾親王兩下分開了。我听說您正要跟隨約翰·蘭開斯特公爵去討伐那大主教和諾森伯蘭伯爵。
福斯塔夫 嗯,我謝謝您出這好聰明的主意。可是你們這些坐在家里安享和平的人們,你們應該禱告上天,不要讓我們兩軍在大熱的天气交戰,因為憑著上帝起誓,我只帶了兩件襯衫出來,我是不預備流太多的汗的;要是碰著大熱的天气,我手里揮舞的不是一個酒瓶,但愿我從此以后再不口吐白沫。只要有什么危險的行動膽敢探出頭來,總是把我推上前去。好,我不是能夠長生不死的。可是咱們英國人有一种怪脾气,要是他們有了一件好東西,總要使它變得平淡無奇。假如你們一定要說我是個老頭子,你們就該讓我休息。我但求上帝不要使我的名字在敵人的耳中像現在這樣可怕;我宁愿我的筋骨在懶散中生蛈茼漸h,不愿讓不斷的勞動磨空了我的身体。
大法官 好,做一個規規矩矩的好人;上帝祝福您出征胜利!
福斯塔夫 您老人家肯不肯借我一千鎊錢,壯壯我的行色?
大法官 一個子儿也沒有,一個子儿也沒有。再見;請向我的表兄威斯摩蘭代言致意。(大法官及仆人下。)
福斯塔夫 要是我會替你代言致意,讓三個漢子用大槌把我搗爛吧。老年人總是和貪心分不開的,正像年輕人個個都是色鬼一樣;可是一個因為痛風病而愁眉苦臉,一個因為楊梅瘡而遍身痛楚,所以我也不用咒詛他們了。孩子!
侍童 爵爺!
福斯塔夫 我錢袋里還有多少錢?
侍童 格羅二便士。
福斯塔夫 我這錢袋的消瘦病簡直無藥可醫;向人告借,不過使它苟延殘喘,那病是再也沒有起色的了。把這封信送給蘭開斯特公爵;這一封送給親王;這一封送給威斯摩蘭伯爵;這一封送給歐蘇拉老太太,自從我發現我的下巴上的第一根白須以后,我就每星期發誓要跟她結婚。去吧,你知道什么地方可以找到我。(侍童下)這該死的痛風!這該死的梅毒!不是痛風,就是梅毒,在我的大拇腳趾上作怪。好,我就跛著走也罷;戰爭可以作為我的掩飾,我拿那筆獎金理由也可以顯得格外充足。聰明人善于利用一切;我害了這一身病,非得靠它發一注利市不可。(下。)

第三場 約克。大主教府中一室

     約克大主教、海司丁斯、毛勃雷及巴道夫上。
約克 我們這一次起事的原因,你們各位都已經听見了;我們有多少的人力物力,你們也都已知道了;現在,我的最尊貴的朋友們,請你們坦白地發表你們對于我們這次行動前途的意見。第一,司禮大人,您怎么說?
毛勃雷 我承認我們這次起兵的理由非常正大;可是我很希望您給我一個明白的指示:憑著我們這一點實力,我們怎么可以大膽而無畏地挺身迎擊國王的聲勢浩大的軍隊。
海司丁斯 我們目前已經征集了二万五千名优秀的士卒;我們的后援大部分依靠著尊貴的諾森伯蘭,他的胸中正在燃燒著仇恨的怒火。
巴道夫 問題是這樣的,海司丁斯勳爵:我們現有的二万五千名兵士,要是沒有諾森伯蘭的援助,能不能支持作戰?
海司丁斯 有他作我們的后援,我們當然可以支持作戰。
巴道夫 嗯,對了,關鍵就在這里。可是假如沒有他的援助,我們的實力就會覺得過于微弱的話,那么,照我的意思看來,在他的援助沒有到達以前,我們還是不要操之過急的好;因為像這樣有關生死存亡的大事,是不能容許對于不确定的援助抱著過分樂觀的推測和期待的。
約克 您說得很對,巴道夫勳爵;因為年輕的霍茨波在索魯斯伯雷犯的就是這一种錯誤。
巴道夫 正是,大主教;他用希望增強他自己的勇气,用援助的空言作為他的食糧,想望著一支虛無縹緲的軍隊,作為他的精神上的安慰;這樣,他憑著只有瘋人才會有的廣大的想像力,把他的軍隊引到死亡的路上,閉著眼睛跳下了毀滅的深淵。
海司丁斯 可是,恕我這樣說,把可能的希望列入估計,總不見得會有什么害處。
巴道夫 要是我們把這次戰爭的運命完全寄托在希望上,那希望對于我們卻是無益而有害的,正像我們在早春時候所見的初生的蓓蕾一般,希望不能保證它們開花結實,無情的寒霜卻早已摧殘了它們的生机。當我們准備建筑房屋的時候,我們第一要測量地基,然后設計圖樣;打好圖樣以后,我們還要估計建筑的費用,要是那費用超過我們的財力,就必須把圖樣重新改繪,設法減省一些人工,或是根本放棄這一項建筑計划。現在我們所進行的這件偉大的工作,簡直是推翻一個舊的王國,重新建立一個新的王國,所以我們尤其應該熟察環境,詳定方針,确立一個穩固的基礎,詢問測量師,明了我們自身的力量,是不是能夠從事這樣的工作,對抗敵人的壓迫;否則要是我們徒然在紙上談兵,把戰士的名單代替了實際上陣的戰士,那就像一個人打了一幅他的力量所不能建筑的房屋的圖樣,造了一半就中途停工,丟下那未完成的屋架子,讓它去受凄風苦雨的吹淋。
海司丁斯 我們的希望現在還是很大的,即使它果然成為泡影,即使我們現有的人數已經是我們所能期待的最大限度的軍力,我想憑著這一點力量,也盡可和國王的軍隊互相匹敵。
巴道夫 什么!國王也只有二万五千個兵士嗎?
海司丁斯 來和我們交戰的軍力不過如此;也許還不滿此數哩,巴道夫勳爵。為了應付亂局,他的軍隊已經分散在三處:一支攻打法國,一支討伐葛蘭道厄,那第三支不用說是對付我們的。這地位動搖的國王必須三面應敵,他的國庫也已經羅掘俱空了。
約克 他決不會集合他的分散的軍力,向我們全力進攻,這一點我們是盡可放心的。
海司丁斯 要是他出此一策,他的背后毫無防御,法國人和威爾士人就會乘虛進襲;那是不用擔心的。
巴道夫 看來他會派什么人帶領他的軍隊到這儿來?
海司丁斯 蘭開斯特公爵和威斯摩蘭;他自己和哈利·蒙穆斯去打威爾士;可是我還沒有得到确實的消息,不知道進攻法國的軍隊歸哪一個人帶領。
約克 讓我們前進,把我們起兵的理由公開宣布。民眾已經厭倦于他們自己所選擇的君王;他們過度的熱情已經感到逾量的飽足。在群眾的好感上建立自己的地位,那基礎是易于動搖而不能鞏固的。啊,你痴愚的群眾!當波林勃洛克還不曾得到你所希望于他的今日這一种地位以前,你曾經用怎樣的高聲喝采震撼天空,為他祝福;現在你的愿望已經滿足,你那饕餮的腸胃里卻又容不下他,要把他嘔吐出來了。你這下賤的狗,你正是這樣把尊貴的理查吐出你的饞腹,現在你又想吞食你嘔下的東西,因為找不到它而狺狺吠叫了。在這种覆雨翻云的時世,還有什么信義?那些在理查活著的時候但愿他死去的人們,現在卻對他的墳墓迷戀起來;當他跟隨著為眾人所愛慕的波林勃洛克的背后,長吁短歎地經過繁華的倫敦的時候,你曾經把泥土丟擲在他的庄嚴的頭上,現在你卻在高呼,“大地啊!把那個國王還給我們,把這一個拿去吧!”啊,可咒詛的人們的思想!過去和未來都是好的,現在的一切卻為他們所憎惡。
毛勃雷 我們要不要就去把軍隊集合起來,准備出發?
海司丁斯 我們是受時間支配的,時間命令我們立刻前去。(同下。)


  ------------------
  轉自 || 獵書人网站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