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花女(小仲馬)
第一幕

    巴黎。瑪格麗特的小客廳。

    第一場

       〔納尼娜在做活計;瓦爾維勒坐在壁爐前面。門鈴聲響
    瓦爾維勒 有人按鈴。
    納尼娜 瓦朗坦會去開的。
    瓦爾維勒 一定是瑪格麗特。
    納尼娜 還不到時間呢;她要到十點半才能回來,現在剛到十點。(妮謝特進來)唷,
        是妮謝特小姐。

    第二場

       〔前場人物,妮謝特
    妮謝特 瑪格麗特不在嗎?
    納尼娜 不在,小姐。您想見她嗎?
    妮謝特 我經過這儿,想上樓來親親她。既然她不在,那我就走了。
    納尼娜 請稍等一會儿,她就要回來了。
    妮謝特 我沒時間,居斯塔夫在下面等我。她好嗎?
    納尼娜 總是老樣子。
    妮謝特 您告訴她,這几天里我還會來看她。再見,納尼娜。——再見,先生。
       〔行禮,下。

    第三場

       〔納尼娜,瓦爾維勒
    瓦爾維勒 這位姑娘是誰?
    納尼娜 她是妮謝特小姐。
    瓦爾維勒 妮謝特!這是小貓的名字,不像是女人的名字。
    納尼娜 也就是說這是一個綽號;大家這樣叫她,因為她燙著頭發,腦袋瓜小得像只小
        貓。她從前和太太在同一家商店里干活。
    瓦爾維勒 瑪格麗特在商店里干過?
    納尼娜 她是賣布制品的。
    瓦爾維勒 唔!
    納尼娜 您過去不知道嗎?這又不是什么秘密。
    瓦爾維勒 她很漂亮,這個小妮謝特。
    納尼娜 也很聰明!
    瓦爾維勒 還有那位居斯塔夫先生呢?
    納尼娜 什么居斯塔夫先生?
    瓦爾維勒 就是她剛才談起的,在下面等她的那位居斯塔夫先生。
    納尼娜 那是她的丈夫。
    瓦爾維勒 那么是妮謝特先生羅?
    納尼娜 現在他還不是她的丈夫,可是將來會成為她的丈夫的。
    瓦爾維勒 一句話,這是她的情人。好,好!她很聰明,可是她有一個情人。
    納尼娜 他只愛她,就像她只愛他而且從來就只愛他一樣;而且他會娶她的,這句話是
        我對您說的。妮謝特小姐是一位非常規矩的姑娘。
    瓦爾維勒 (站起來,向納尼娜走去)總之,這跟我也沒什么關系……可以肯定的是,
        我這里的事沒有進展。
    納尼娜 一點也沒有。
    瓦爾維勒 一定得承認,瑪格麗特……
    納尼娜 怎么樣?
    瓦爾維勒 有一個怪念頭,她想犧牲所有的人,為了那個德·莫里亞克先生,他可不是
        一個有趣的人。
    納尼娜 可怜的人啊!這是他唯一的幸福。他是她的父親,或者說,差不多是她的父親。
    瓦爾維勒 這里面有一個哀婉動人的故事;不幸的是……
    納尼娜 不幸的是什么?
    瓦爾維勒 我不相信有這种事。
    納尼娜 (站起來)請听我說,瓦爾維勒先生,關于我們的夫人,她的真事也多得說不
        完,還要說什么假話呢?有一件事我可以向您擔保是真的,因為是我親眼目睹
        的。天主知道夫人可沒有關照過我什么,因為她沒有任何理由要欺騙您,她既
        不想跟您好,也不想跟您不好。那是在兩年以前,夫人生了一場病,在床上躺
        了很多日子,后來她去溫泉療養,是我陪她去的。在溫泉療養院那些病人中間,
        有一個姑娘和她年齡差不多,生的病也一樣,只是已經第三期了;她們兩人像
        得就像一對孿生姐妹一樣。那個姑娘就是莫里亞克小姐,公爵的女儿。
    瓦爾維勒 莫里亞克小姐已經死了。
    納尼娜 是的。
    瓦爾維勒 而那位悲痛欲絕的公爵,在瑪格麗特的容貌、年紀,甚至在她的疾病中發現
        了他女儿的形象;他要求瑪格麗特接待他,允許他像愛他的女儿那樣愛她。這
        時候,瑪格麗特直言不諱地把自己的身分告訴了他。
    納尼娜 因為夫人從來不說謊。
    瓦爾維勒 那當然!可是雖說瑪格麗特有莫里亞克小姐那樣的容貌,可是在品德方面卻
        大相徑庭;所以公爵提出,只要她肯改變生活方式,他可以滿足她的任何要求。
        瑪格麗特同意了這個條件,可是一回到巴黎以后,她當然又把她的諾言丟在腦
        后了;而公爵呢,因為她只給了他一半幸福,他也就把原來答應給她的錢減去
        了一半,以致瑪格麗特今天欠下了五万法郎的債。
    納尼娜 您是想替她還這筆債,而人家宁愿欠別人的錢,也不愿意欠您的情。
    瓦爾維勒 再說這儿還有個德·吉雷伯爵。
    納尼娜 您這人簡直叫人受不了!不管怎樣我要對您說,公爵的故事是真的。我可以發
        誓;至于伯爵呢,不過是個朋友。
    瓦爾維勒 您再說說清楚。
    納尼娜 是的,一個朋友!您的嘴里總沒有什么好話!——有人按鈴了。是夫人回來
        了,要把您剛才說的話都講給她听嗎?
    瓦爾維勒 千万別講!

    第四場

       〔前場人物,瑪格麗特
    瑪格麗特 (對納尼娜)去吩咐他們准備夜宵;奧琳普和圣戈當就要來了。我剛才在歌
        劇院遇到他們的。(對瓦爾維勒)您,您在這儿!(她走去坐在壁爐旁)
    瓦爾維勒 難道我不是命中注定要等您的嗎?
    瑪格麗特 難道我是命中注定總要見到您的嗎?
    瓦爾維勒 除非您禁止我上您的門,我總是要來的。
    瑪格麗特 是啊,我沒有一次回家不看到您在這儿的。您還有什么話要對我說的呢?
    瓦爾維勒 這您是很清楚的。
    瑪格麗特 總是這一套!您真叫人膩味,瓦爾維勒!
    瓦爾維勒 我愛您,這也是我錯了嗎?
    瑪格麗特 真是一個充分的理由!親愛的,如果我一定得听所有愛我的人對我講話,也
        許我連吃晚飯的時間都沒有了。我第一百次再對您說一遍,您這是白白地浪費
        時間。我讓您到這儿來,什么時候都可以。我在家,您就進來;我不在家,您
        就等我,我也不太知道這究竟是為什么。可是,如果您一定得不停地談您的愛
        情,那么以后就不准您進門。
    瓦爾維勒 可是,瑪格麗特,去年在巴涅爾時,您曾經給過我一點儿希望的。
    瑪格麗特 唉,親愛的,那是在巴涅爾,我那時在生病,心里很苦悶。可是現在不一樣
        了,我身体好些了,心里也不苦悶了。
    瓦爾維勒 我能夠想像,因為您得到了莫里亞克公爵的愛。
    瑪格麗特 傻瓜!
    瓦爾維勒 而且您還愛著德·吉雷先生……
    瑪格麗特 我愿意愛誰就愛誰,這跟任何人都不相干,跟您更不相干;如果您沒有別的
        話要說,那么我再說一遍,請走吧。(瓦爾維勒還在來回踱步)您不想走嗎?
    瓦爾維勒 不想走!
    瑪格麗特 那么請坐到鋼琴前面去吧:鋼琴,是您唯一擅長的東西。
    瓦爾維勒 彈些什么呢?
       〔他在鋼琴上試音時,納尼娜回了進來。
    瑪格麗特 您愿意彈什么就彈什么。

    第五場

        〔前場人物,納尼娜
    瑪格麗特 夜宵吩咐下去了嗎?
    納尼娜 吩咐下去了,夫人。
      〔瑪格麗特向瓦爾維勒走去。
    瑪格麗特 瓦爾維勒,您這是在彈什么?
    瓦爾維勒 羅斯蘭的夢幻曲。
    瑪格麗特 真美啊!……
    瓦爾維勒 請听我說,我有八万法郎的年金。
    瑪格麗特 而我,我有十万呢。(對納尼娜)你見到普麗當絲了嗎?
    納尼娜 見到了,夫人。
    瑪格麗特 她今天晚上來不來?
    納尼娜 來的,夫人,她一回來就來……妮謝特小姐也來過了。
    瑪格麗特 她怎么走了?
    納尼娜 因為有居斯塔夫先生在樓下等她。
    瑪格麗特 可愛的姑娘!
    納尼娜 大夫來過了。
    瑪格麗特 他說什么來著?
    納尼娜 他囑咐夫人要好好休息。
    瑪格麗特 真是個好心的大夫!還有什么事?
    納尼娜 沒有了,夫人;有人送來一束花。
    瓦爾維勒 那是我讓人送來的。
    瑪格麗特 (拿起這束花)玫瑰和白丁香。把這束花放到你的房間里去。
      〔納尼娜下。
    瓦爾維勒 (停止彈鋼琴)您不喜歡這束花嗎?
    瑪格麗特 大家是怎么叫我的?
    瓦爾維勒 瑪格麗特·戈蒂埃。
    瑪格麗特 我的外號是什么?
    瓦爾維勒 茶花女。
    瑪格麗特 為什么叫我茶花女呢?
    瓦爾維勒 因為您身上總是戴著這种花。
    瑪格麗特 也就是說我只愛這种花,送我別的花就沒有什么意思了。如果您以為我會為
         您破例,那您就錯了。
    我聞了花香會生病的。
    瓦爾維勒 我真不走運。再見了,瑪格麗特。
    瑪格麗特 再見!

    第六場

        〔前場人物,奧琳普,圣戈當,納尼娜
    納尼娜 (上)夫人,奧琳普小姐和圣戈當先生來了。
    瑪格麗特 到底來啦,奧琳普!我還以為你不來了呢。
    奧琳普 這是圣戈當的錯。
    圣戈當 是的,永遠是我的錯。——您好,瓦爾維勒。
    瓦爾維勒 您好,親愛的朋友。
    圣戈當 您跟我們一起吃夜宵嗎?
    瑪格麗特 不,不。
    圣戈當 (對瑪格麗特)那么您呢,親愛的小乖乖,您身体怎么樣?
    瑪格麗特 很好。
    圣戈當 唷,太好了!待會儿這里是不是要熱鬧一番?
    奧琳普 只要有您在,總會熱鬧的。
    圣戈當 鬼丫頭!——啊!這位親愛的瓦爾維勒先生不和我們一起吃夜宵,真叫我痛苦
        万分。(對瑪格麗特)在走過金屋飯店時,我讓他們送點牡蠣和只供應給我的
        香檳酒來。味道真是妙极了!真是妙极了!
    奧琳普 (低聲對瑪格麗特說)你為什么沒有邀請愛德蒙?
    瑪格麗特 為什么你沒有帶他來?
    奧琳普 那么圣戈當怎么樣?
    瑪格麗特 他對這种事還不習慣嗎?
    奧琳普 還沒有吶,親愛的;到了他這种年紀,是很難養成習慣的,尤其是一种好習慣。
    瑪格麗特 (叫納尼娜)夜宵該准備好了吧。
    納尼娜 再過五分鐘就好。夜宵擺在哪儿?擺在餐廳里嗎?
    瑪格麗特 不,擺在這儿;這儿可以舒服些。——怎么,瓦爾維勒,您還沒有走嗎?
    瓦爾維勒 我這就走。
    瑪格麗特 (走到窗口呼喊)普麗當絲!
    奧琳普 普麗當絲就住在對面嗎?
    瑪格麗特 可以說她就住在這幢房子里,你也知道,我們兩家的窗戶几乎都是可以望得
         見的,中間只隔著一個小院子;在我需要她的時候,叫她過來非常方便。
    圣戈當 喔,原來如此!她是干什么的,這個普麗當絲?
    奧琳普 她是經營女帽的。
    瑪格麗特 可只有我才買她的帽子。
    奧琳普 而你卻從來不戴。
    瑪格麗特 這些帽子真是糟透了!不過這個女人很不錯,而且她又缺錢用。(呼喚)普
         麗當絲!
    普麗當絲 (從外面傳來的聲音)我在這儿!
    瑪格麗特 您已經回來了,為什么不到我這儿來?
    普麗當絲 我來不了啦。
    瑪格麗特 誰不讓您來?
    普麗當絲 我家里有兩個年輕人,他們要請我吃夜宵。
    瑪格麗特 那么就帶他們到這儿來吃夜宵吧,反正是一回事。
         他們倆叫什么名字?
    普麗當絲 有一位是您認識的,叫加斯東·里厄。
    瑪格麗特 我當然認識!——還有一位呢?
    普麗當絲 另一位是他的朋友。
    瑪格麗特 這就行了,快來吧……今天晚上很冷……(她有點儿咳嗽)瓦爾維勒,請在
         爐子里加點儿木柴,這儿真冷;您既然不能討人喜歡,至少也要讓人覺得您
         還有點儿用處吧!
      〔瓦爾維勒順從地照辦。

    第七場

        〔前場人物,加斯東,阿爾芒,普麗當絲,一個男仆
    男仆 (通報)加斯東先生,阿爾芒·迪瓦爾先生,迪韋爾諾瓦夫人到!
    奧琳普 真有气派!你們這儿都是這樣通報的嗎?
    普麗當絲 我還以為有什么貴客呢。
    圣戈當 迪韋爾諾瓦夫人開始社交活動了。
    加斯東 (畢恭畢敬地對瑪格麗特)夫人,您好嗎?
    瑪格麗特 (同樣神態)好;您呢,先生?
    普麗當絲 這儿的人講話怎么這副模樣?
    瑪格麗特 加斯東已經是一個上流社會的人了;而且,如果我們不是這樣講話,歐仁妮
         也許會挖掉我的眼睛。
    加斯東 可是歐仁妮的手太小,您的眼睛又太大。普麗當絲 別故作風雅了。——親愛
        的瑪格麗特,請允許我把阿爾芒·迪瓦爾先生介紹給您(阿爾芒和瑪格麗特相
        互致禮),他是全巴黎最愛慕您的一個人。
    瑪格麗特 (對普麗當絲)那么你去吩咐他們再加兩副刀叉;因為我相信這种愛情是不
         會妨礙這位先生吃夜宵的。
      〔她把手伸給阿爾芒,阿爾芒吻她的手。
    圣戈當 (對走到他面前的加斯東)啊,親愛的加斯東,看到您我真高興啊!
    加斯東 您總是這么年輕,我的老朋友圣戈當。
    圣戈當 當然羅。
    加斯東 那么您那些情人呢?
    圣戈當 (指指奧琳普)您瞧。
    加斯東 我祝賀您。
    圣戈當 我真怕在這儿遇到阿芒達。
    加斯東 這個可怜的阿芒達,她是多么愛您啊!
    圣戈當 她太愛我了;而且她還不得不經常去看望一個年輕人,那是一個銀行家。
        (笑)為了我,她也許會失去她那個有錢的情人,因為她真心愛我。太妙了!
        可是有時候我得在衣櫥里藏身,在樓梯上徘徊,在街頭等待……
    加斯東 您的風濕痛就是這么得的。
    圣戈當 那倒不是,時代不同了,青春一去不复返。這個可怜的瓦爾維勒不和我們一起
        吃夜宵,我心里怪難受的。
    加斯東 (走近瑪格麗特)他真是風度翩翩!
    瑪格麗特 只有老人才不會再老了。
    圣戈當 (向奧琳普剛介紹給他的阿爾芒)先生,您是不是稅務官迪瓦爾先生的親戚?
    阿爾芒 是的,先生,那是家父,您認識他嗎?
    圣戈當 從前我在德·內爾塞男爵夫人家里認識他的,還有
    令堂大人迪瓦爾夫人,她是一位風姿綽約、和藹可親的夫人。
    阿爾芒 她已經去世三年了。
    圣戈當 請原諒,先生,我使您又想起了這件傷心的事情。
    阿爾芒 任何時候都可以談起我的母親。偉大而純洁的愛自有其美妙之處;那就是在感
        受到這种愛的時候是幸福的,在回憶這种愛的時候,也是幸福的。
    圣戈當 您是獨生子嗎?
    阿爾芒 我有一個妹妹……
      〔他們一面交談一面走向舞台深處。
    瑪格麗特 (低聲對加斯東)他很英俊,您這位朋友。加斯東 那還用說!而且,他愛
         您愛得發瘋;普麗當絲,您說是不是?
    普麗當絲 什么?
    加斯東 我剛才對瑪格麗特說,阿爾芒愛她愛得發瘋。
    普麗當絲 這倒是真話,您簡直想象不到這是怎么回事。
    加斯東 他愛您,親愛的,愛得都不敢對您說出來。
    瑪格麗特 (對始終在彈鋼琴的瓦爾維勒)您別彈了,瓦爾維勒!
    瓦爾維勒 是您要我一直彈鋼琴的嘛。
    瑪格麗特 那是在只有我們兩人的時候;現在人多了,就別彈了!
    奧琳普 你們在談些什么呀,聲音這么輕?
    瑪格麗特 你听呀,听了就知道了。
    普麗當絲 (輕聲地)這個愛情已經持續兩年了。
    瑪格麗特 那該已經是個老頭儿了。
    普麗當絲 阿爾芒現在的生活就是到居斯塔夫和妮謝特家里去听他們談論你。
    加斯東 一年以前,在您去巴涅爾療養之前,您因病在床上躺了三個月;在那三個月里
        面,不是有人對您說,有一個年輕人每天都來探听您的病情,可是又沒有留下自己的名字嗎?
    瑪格麗特 我想起來了……
    加斯東 就是他。
    瑪格麗特 這件事,真是太美了。(呼喚)迪瓦爾先生!
    阿爾芒 夫人?……
    瑪格麗特 您知道他們在對我說什么?他們對我說,在我生病的時候,您每天都來探听
         我的病情。
    阿爾芒 是這么回事,夫人。
    瑪格麗特 我真應該感謝您。瓦爾維勒,您听到了嗎?可是您,您從來也沒有做過這樣
         的事!
    瓦爾維勒 我認識您還不到一年呢……
    瑪格麗特 可這位先生認識我才五分鐘……您怎么盡說些蠢話。
      〔納尼娜上,后面的兩名男仆抬上擺好夜宵的桌子。
    普麗當絲 快吃吧,我都要餓死了!
    瓦爾維勒 再見吧,瑪格麗特。
    瑪格麗特 什么時候再見呢?
    瓦爾維勒 到您想見我的時候。
    瑪格麗特 那就永別吧!
    瓦爾維勒 (一面點頭致意,一面往外走)各位……
    奧琳普 再見,瓦爾維勒!再見,我的好朋友!
       〔此時,兩名男仆已把桌子擺好,准備完畢。賓主圍桌而坐。

    第八場

        〔前場人物,除瓦爾維勒
    普麗當絲 親愛的孩子,您對男爵真是太凶了。
    瑪格麗特 他惹人討厭!他好几次對我說要替我存款生利息。
    奧琳普 您就為這個生气?我還巴不得他來對我說這樣的話哩。
    圣戈當 (對奧琳普)听了你這樣的話可叫人夠舒服的。
    奧琳普 首先,朋友,我請您別跟我這樣“你你我我”的套近乎;我;我根本就不認識
        您。
    瑪格麗特 孩子們,請吧!吃吧!喝吧!可是別鬧气,要鬧也只能小鬧鬧,可以馬上和
         好。
    奧琳普 (對瑪格麗特)您知道我過生日那天,他送了我什么?
    瑪格麗特 誰?
    奧琳普 圣戈當唄。
    瑪格麗特 不知道。
    奧琳普 他送了我一輛四輪馬車!
    圣戈當 那可是貝代車行的產品。
    奧琳普 是的;可是我磨破了嘴皮也沒能讓他送我几匹馬。
    普麗當絲 這總是一輛馬車呀!
    圣戈當 我已經破產了,要愛就愛我這個人吧!
    奧琳普 這倒是個好差使!
    普麗當絲 (指著一盤菜)這是些什么小動物?
    加斯東 小山鶉。
    普麗當絲 給我一只。
    加斯東 她一次只要一只,真是好胃口!大概就是她弄得圣戈當破產的吧?
    普麗當絲 她!她!跟一個女人是這樣講話的嗎?在我年輕的時候……
    加斯東 啊,再說下去就要說到路易十五的時代了。——瑪格麗特,替阿爾芒斟些酒;
        他悶悶不樂的,就像一曲令人傷感的飲酒歌。
    瑪格麗特 喂,阿爾芒先生,請為我的健康干杯。
    眾人 為瑪格麗特的健康干杯!
    普麗當絲 講到飲酒歌,我們就邊喝酒邊唱一段好不好?
    加斯東 總是這一套。我可以肯定,普麗當絲在酒窖歌社(酒窖歌社:一七三七年初成
        立于巴黎布西街的一個民間歌謠愛好者的社團,一直到十九世紀上半葉均有活
        動。)有過一個相好。
    普麗當絲 好啦!好啦!
    加斯東 總是在吃夜宵時唱歌,真是莫名其妙。
    普麗當絲 可是我喜歡這樣,這可以活躍气氛。來,瑪格麗特,給我們唱唱菲洛仁納的
         歌;他是一位做詩的詩人。
    加斯東 詩人不做詩你要他干什么?
    普麗當絲 可是他專門為瑪格麗特做詩;這是他的專業。好了,唱吧!
    加斯東 我以我們這一代人的名義表示抗議!
    普麗當絲 讓我們來表決!(除了加斯東外,大家都舉手贊成)表決通過。加斯東,你
         就為少數派做個好榜樣吧。
    加斯東 好吧。可是我不喜歡菲洛仁納的詩,我知道那是些什么詩。既然一定要唱,我
        就唱吧。(唱)

    

       穆罕默德通過他的信徒,
       奉獻給我們一個天堂;
       但他許給我們的樂趣,
       還遠未達到我們的期望。
       我們什么也別相信,
       除非手中之物,
       已經抓得穩穩當當;
       天堂是靠不住的,
       比起它來,我更愛的是
       映在我杯中的目光。

    

       天主制造出愛情和美酒,
       因為他愛上了人間蒼茫;
       有時候有人會說,
       我們的生活過于輕狂;
       隨他去說什么,
       隨他去干什么,
       這個嚴厲的檢查員;
       倘若他透過我們的杯子看世界,
       一切都會顯得那么美好,
       一切都會充滿希望!
    加斯東 (坐下)這倒是真的;生活是快樂的,就像普麗當絲是肥胖的一樣。
    奧琳普 她三十年以前就這樣胖了。
    普麗當絲 這個玩笑該結束了。你看我有几歲?
    奧琳普 我想你足足有四十歲了吧。
    普麗當絲 她還算好,只猜我有四十歲!我去年才三十五歲。
    加斯東 那就是說,你今年已經三十六歲了。我用名譽擔保,你看上去最多不過四十歲!
    瑪格麗特 喂,圣戈當,講到年齡,有人對我講過一個關于您的故事。
    奧琳普 也對我講過。
    圣戈當 什么故事?
    瑪格麗特 關于一輛黃色馬車的故事。
    奧琳普 是的,親愛的。
    普麗當絲 那就讓我們來听听那輛黃色馬車的故事吧!
    加斯東 好的,可是請讓我坐到瑪格麗特旁邊去吧;我坐在普麗當絲旁邊坐得膩煩了。
    普麗當絲 多么有教養的小伙子!
    瑪格麗特 加斯東,您就乖乖地坐在那儿吧。
    圣戈當 啊,多可口的夜宵啊!
    奧琳普 我看他又要來老一套了,他是想岔開那個馬車的故事……
    瑪格麗特 黃色的!
    圣戈當 喔,這對我是一回事。
    奧琳普 好吧,請你們想想看,那時候圣戈當正愛著阿芒達。
    加斯東 我太激動了,我一定得吻一下瑪格麗特。
    奧琳普 親愛的,您真叫人受不了!
    加斯東 奧琳普生气了,因為我打斷了她的話頭。
    瑪格麗特 奧琳普沒錯,加斯東和瓦爾維勒一樣叫人討厭,我們罰他到小桌子上去吃,
         就像對待淘气的孩子一樣。
    奧琳普 對,您坐到那儿去吧。
    加斯東 這得有個條件,吃完后,每位夫人都要吻我一下。
    瑪格麗將 那么先由普麗當絲吻我們,再由她代替我們大家吻您。
    加斯東 不行!不行!我要您親自吻我。
    奧琳普 好吧,吻您就是了;去坐下吧,別說話了——有一天,不,有一天晚上……
    加斯東 (在鋼琴上彈起了馬爾布魯克的曲子)這架鋼琴走調了。
    瑪格麗特 別睬他。
    加斯東 這個故事使我討厭。
    圣戈當 加斯東講得對。
    加斯東 再說,您這個故事我已經听過了,而且像普麗當絲一樣老掉牙了,它能說明什
        么呢?這個故事無非是說,有一次圣戈當跟在一輛黃色的馬車后面走,一直跟
        到阿芒達家的門口,看到從馬車上走下來的是阿熱諾爾;這證明了阿芒達欺騙
        了圣戈當。這有什么新鮮的呢!誰沒有被欺騙過呢?大家都知道,人們總是受
        朋友和情婦的欺騙;到最后總是在一曲《敦刻爾克的鐘聲》中結束。
      〔他在鋼琴上奏起了鐘聲曲。
    圣戈當 而且我那時心里完全清楚,阿芒達在和阿熱諾爾相好,就像我現在也很清楚,
        奧琳普在和愛德蒙相好一樣。
    瑪格麗特 好樣的,圣戈當!圣戈當真是個英雄!我們都要愛圣戈當,而且要愛得發
         狂!凡是愛圣戈當愛得發狂的夫人們舉起手來!(所有的夫人都舉起了手)
         多么一致!圣戈當万歲!加斯東,彈些什么,讓我們和圣戈當跳舞。
    加斯東 我只會彈一支波爾卡。
    瑪格麗將 那么,就彈波爾卡。來,圣戈當和阿爾芒,把桌子搬開。
    普麗當絲 我,我還沒有吃完呢。
    奧琳普 先生們听啊,瑪格麗特已經光叫阿爾芒的名字了。
    加斯東 (彈琴)你們快一點;這一段我總是彈不好。
    奧琳普 是不是我跟圣戈當跳?
    瑪格麗特 不,我,我跟他跳。——來,我的小圣戈當,來!
    奧琳普 來,阿爾芒,來!
      〔瑪格麗特跳了一會儿波爾卡舞,突然停住不跳了。
    圣戈當 您怎么啦?
    瑪格麗特 沒什么,我有點儿气喘。
    阿爾芒 (走近瑪格麗特)夫人,您不舒服嗎?
    瑪格麗特 噢,沒事,我們繼續跳吧。
      〔加斯東使出全部力气彈奏著,瑪格麗特又勉強跳起來,可是又一次停住了。
    阿爾芒 別彈了,加斯東。
    普麗當絲 瑪格麗特病了。
    瑪格麗特 (喘著气)請給我一杯水。
    普麗當絲 您怎么啦?
    瑪格麗特 總是老毛病。不過,我對你們說,沒有關系。你們到那邊房間里去玩吧,抽
         一支雪茄;過一會儿我就可以和你們一起玩了。
    普麗當絲 讓她一個人呆著吧,每次患病她總是喜歡一個人呆著。
    瑪格麗特 去吧,我就來找你們。
    普麗當絲 來吧!(旁白)在這儿沒有一分鐘能玩得起來。
    阿爾芒 可怜的姑娘。
      〔和其他人一起下。

    第九場

    瑪格麗特 (單獨一人,竭力使自己的呼吸恢复正常)唉!(照鏡子)我的臉色是多么
         蒼白啊!……唉!……
      〔她雙手掩面,手肘支在壁爐上。

    第十場

        〔瑪格麗特,阿爾芒
    阿爾芒 (上)夫人,您怎么樣啦?
    瑪格麗特 是您,阿爾芒先生!謝謝,我好些了……再說,我也習慣了……
    阿爾芒 您這是在自殺!我愿意成為您的朋友,您的親戚,好不讓您這樣糟蹋您自己。
    瑪格麗特 這您是辦不到的。喂,過來,您怎么啦?
    阿爾芒 我看到……
    瑪格麗特 噢,您的心真好!請看看其他的人,他們是不是管我。
    阿爾芒 因為他們不像我這樣愛您。
    瑪格麗特 是啊,我已經把這偉大的愛情忘了。
    阿爾芒 您嘲笑這种愛情?
    瑪格麗特 愿天主保佑我!我每天听到的都是這一套;我已經不再嘲笑這些事了。
    阿爾芒 就算是這樣。不過,憑我這种愛,求您答應我一件事總可以吧。
    瑪格麗特 什么事?
    阿爾芒 要關心您自己。
    瑪格麗特 關心我自己!這可能嗎?
    阿爾芒 為什么不可能?
    瑪格麗特 唉,親愛的,要是我關心我自己,我會死的。現在支持著我的,就是我目前
         過的這种狂熱的生活。而且,關心自己,是上流社會女人的事,她們有家庭,
         有朋友;而我們呢,一旦我們不能再供人家尋歡作樂,滿足人家的虛榮心,
         他們便會拋棄我們;于是,白天長得沒有個盡頭,接下去又是漫漫長夜。這
         种事我是一清二楚的,算了吧;我那次病倒在床上兩個月,三個星期以后,
         就再也沒有人來看我了。
    阿爾芒 的确,我和您非親非故,可是,如果您愿意的話,瑪格麗特,我會像一個親哥
        哥般地來關心您,我將不再离開您,讓您恢复健康。到您恢复精力以后,如果
        您以為您現在過的生活對您有益,您就再去過這种生活好了;可是我相信,到
        那時候,您也許會喜歡一种平靜的生活了。
    瑪格麗特 您這是酒后發愁。
    阿爾芒 您難道沒有心嗎?
    瑪格麗特 心!正因為有心,我才故意讓自己沉溺在這狂浪的生活里。(稍停片刻)那
         么,您講的話都是真的羅?
    阿爾芒 非常認真。
    瑪格麗特 那么說普麗當絲沒有騙我,她對我說您是個多愁善感的人。這么說,您是會
         關心我的羅?
    阿爾芒 是的。
    瑪格麗特 您每天都呆在我的身邊嗎?
    阿爾芒 只要您不討厭我,我就永遠呆著。
    瑪格麗特 您把這叫做什么?
    阿爾芒 忠貞不渝。
    瑪格麗特 這种忠貞不渝是從哪儿來的呢?
    阿爾芒 從我對您的一种不可克制的同情心來的。
    瑪格麗特 從什么時候開始的?
    阿爾芒 已經有兩年了,從我看見您在我前面經過的那天起,您那天非常美麗,神情高
        傲,笑容滿面。從那一天起,我就永遠地、悄悄地注視著您的生活。
    瑪格麗特 這些話您怎么直到今天才對我說啊?
    阿爾芒 我以前不認識您嘛,瑪格麗特。
    瑪格麗特 那就該認識啊。在我生病的時候,既然您經常不斷地來探听我的病情,為什
         么您不上樓到我這儿來呢?
    阿爾芒 我憑什么權利到您家里來呢?
    瑪格麗特 跟我這樣的女人打交道還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
    阿爾芒 跟女人打交道總是有點儿不好意思的……而且……
    瑪格麗特 而且什么?
    阿爾芒 我還怕您對我的生活產生影響。
    瑪格麗特 那么說,您愛上我了!
    阿爾芒 (瞧瞧她,看到她笑了起來)即使我要對您說這句話,也不是今天說。
    瑪格麗特 那就永遠也別對我說了。
    阿爾芒 為什么?
    瑪格麗特 因為如果您對我作了這樣的表白,那就只能產生兩种結果:要么我不相信,
         那您就要恨我;要么我相信,那您就有了一個令人不愉快的朋友,一個神經
         質的、病懨懨的,或者快活起來比憂慮還要痛苦的女人。一個一年要揮霍十
         万法郎的女人,這對一個像公爵那樣的大財主來說是件好事,可是對一個像
         您這樣的年輕人來說卻是很令人討厭的。好了,我們說的都是些孩子气的話!
         把手伸給我,我們回到餐廳里去吧;別讓人知道我們剛才說了些什么。
    阿爾芒 您要去就去吧,我呢,請您允許我留在這儿。
    瑪格麗特 為什么?
    阿爾芒 因為您的快樂使我難受。
    瑪格麗特 您愿意听我一個勸告嗎?
    阿爾芒 請說。
    瑪格麗特 如果您對我講的是真話,請快坐上馬車走吧;或者就像一個好朋友那么愛
         我,可是不要有其他想法。您可以來看我,我們一起談笑,可是別以為我
         有什么了不起,因為我一錢不值。您這個人心腸很好,您需要有人愛您;
         您還太年輕、太感情用事,不适合在我們這個圈子里生活;去愛別的女人,
         或者就去結婚。您看得出我是一個好姑娘,我是在推心置腹地和您談。

    第十一場

        〔前場人物,普麗當絲
    普麗當絲 (把門推開)唷!你們在這儿干什么呀?
    瑪格麗特 我們在談正經事;讓我們再呆會儿,我們馬上就到你們那儿去。
    普麗當絲 好,好,你們談吧,孩子們。

    第十二場

        〔瑪格麗特,阿爾芒
    瑪格麗特 怎么樣,我們講好了,您不再愛我了嗎?
    阿爾芒 我接受您的勸告,我這就走。
    瑪格麗特 到這程度了嗎?
    阿爾芒 是的。
    瑪格麗特 有很多人對我說了這樣的話,可是他們誰也沒有走。
    阿爾芒 那是因為您又留住了他們。
    瑪格麗特 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阿爾芒 那么您從來沒有愛過什么人嗎?
    瑪格麗特 感謝天主,從來沒有!
    阿爾芒 喔,真是謝謝您!
    瑪格麗特 謝我什么?
    阿爾芒 謝您剛才對我說的話,沒有比這些話更能使我快樂的了。
    瑪格麗特 真是個怪人!
    阿爾芒 如果我對您說,瑪格麗特,我曾經整夜整夜地在您窗下度過;六個月前您手套
        上掉下一顆扣子,我至今還保存著。
    瑪格麗特 我不相信您的話。
    阿爾芒 您說得對,我是個瘋子;取笑我吧,這樣做人再好不過了……再見了。
    瑪格麗特 阿爾芒!
    阿爾芒 您叫我回來嗎?
    瑪格麗特 我不愿意看到您生著气走。
    阿爾芒 對您生气,這怎么可能呢?
    瑪格麗特 您說,在您剛才對我說的話里面,有一點點是真的嗎?
    阿爾芒 這還要問我嗎?
    瑪格麗特 那么,請跟我握握手,經常來看看我,我們可以再談談。
    阿爾芒 這太過分了,可是我卻覺得還不夠。
    瑪格麗特 那么您自己作主吧。既然我好像欠您什么,您想要什么就要什么吧。
    阿爾芒 請別這樣說,我不愿意再看到您拿正經事打哈哈了。
    瑪格麗特 我不再打哈哈了。
    阿爾芒 請回答我。
    瑪格麗特 說吧。
    阿爾芒 您愿意被人愛嗎?
    瑪格麗特 這要看情況,被誰愛。
    阿爾芒 被我。
    瑪格麗特 再有呢?
    阿爾芒 被一种深摯的、永琲熒R情所愛,您愿意嗎?
    瑪格麗特 永琲滿H……
    阿爾芒 永琲滿C
    瑪格麗特 要是我現在馬上就相信您的話,您會說些什么呢?
    阿爾芒 (熱情地)我會說……
    瑪格麗特 您會像別人一樣地說我。這有什么關系?既然我的生命比別人短,我當然應
         該比別人更快地享受生活。可是請您放心,無論您的愛情多么永琚A我的生
         命多么短促,我還是會活得比您愛我的時間長的。
    阿爾芒 瑪格麗特!
    瑪格麗特 暫且別說這些,您現在很激動,聲音很真誠,您對自己說的話很有信心;所
         有這一切,值得給您些東西……請把這朵花拿去。
      〔她遞給他一株花。
    阿爾芒 我把它怎么辦?
    瑪格麗特 您以后再把它送回給我。
    阿爾芒 什么時候?
    瑪格麗特 等它枯萎以后。
    阿爾芒 這朵花枯萎要多少時間?
    瑪格麗特 跟其他花一樣,一個晚上或是一個上午的工夫吧。
    阿爾芒 啊,瑪格麗特,我是多么幸福啊!
    瑪格麗特 那么再對我說一遍您愛我。
    阿爾芒 好,我愛您!
    瑪格麗特 現在,您走吧。
    阿爾芒 (倒退著向外走去)我走了。
      〔他又走回來,又一次吻了吻她的手,后台傳來笑聲和歌聲。

    第十三場

        〔瑪格麗特,隨后是加斯東,圣戈當,奧琳普,普麗當絲
    瑪格麗特 (獨自一人,看看剛關上的門)為什么不愛呢?——愛情有什么用呢?——
         我的生命就在這兩句話中消磨掉了。
    加斯東 (把門半開)村民合唱!(唱)
        這是幸福的一天!
        在這美好的日子,
        聚集起婚禮的火把,
        用鮮花……
    圣戈當 迪瓦爾先生和迪瓦爾夫人万歲!
    奧琳普 婚禮的舞會,開始吧!
    瑪格麗特 讓我來帶你們跳舞。
    圣戈當 我是多么高興啊!
      〔普麗當絲戴上一頂男人的帽子,加斯東戴上一頂女人的帽子;其他人也各自打
        扮。——跳舞。


    ------------------
    一鳴掃描,雪儿校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