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十三章 笑對乾坤若清連


  人生難測,這活對無戒与优曇神尼來說是個能冉對了。她們怀著歡喜的夢到了中律門,說什么也想不到有一天會被中律門所害。她們閉气自盡前看的最后一眼,世界是那么的怪异,傷痕累累,畸形扭曲,仿佛被撕裂開了。
  文明与溫華等人見兩老尼倒地,心涼了半截,怎么,一個人就這么完了!
  呂文東“嘿嘿”一笑:“你們也到了下鍋的時候了。”許三尺伸手抓向少芙的酥胸,眼里的欲火旺了起來。在他眼里,少芙已是個剝了皮的美人儿,光光滑滑,水水靈靈,嬌嫩無比。
  少芙嚇得一顫,身子不由地向后靠,可后面并沒有藏身處,她能往哪里去呢。
  許三尺的手剛握住少芙胸前那高聳的溫柔,正缺施粗,忽听旁邊有人冷笑。他急轉頭,猛見龍一凡至到了身邊,他不由松開手退了兩步。
  呂文東這時說:“龍一凡,你來這干什么?”
  “你們呢?”龍一凡眯著眼問。
  呂文東笑道:“我們收拾廢物,不礙你的事吧?”
  “我也來收拾廢物。”龍一凡說。
  “你收拾什么廢物?”呂文東追問。
  龍一凡說:“你們這樣的不是廢物嗎?”
  呂文東哈哈大笑起來:“龍一凡,你太不自量力了。我們是廢物,你找出來更好的人我看。”
  龍一凡也笑:“我不是嗎?”
  許三尺怪笑道:“你是我的干儿吧。”
  龍一凡大怒,許三尺敢這么侮辱他,實在他媽的無理。他大叫一聲:“你才是我的干儿呢!”“狂雷掌”驟然劈出,掌勁如濤。
  許三尺不敢硬接,扭身一轉,伸手抓住溫華揚了過去。龍一凡怕傷著溫華,只好抽掌換式,手一擺,一股柔勁把溫華卷到一邊去。与此同時,呂文東一式“仙猴登枝”猛地跳起,掌扶風雷之聲擊向龍一凡的頭顱。這一掌來勢太猛,龍一凡躲無可躲,只有使出同歸于盡的打法,拳變成掌,一招“黑虎掏心”,刺向呂文東的心髒。呂文東見他拼命了,只好前胸一挺,雙腿絞動,使出“雙鳥齊飛”,踢出兩腳,直取龍一凡的頭部。龍一凡扭身一翻,跳到一邊去。
  兩人過了一招,未分胜負。呂文東說:“龍一凡,你也看見了,你不是我們兩個的對手。若想留下一把老骨頭,就快點滾吧。”
  龍一凡哈哈一笑:“我還不止看到這些呢。你們害怕了,該滾的是你們。”
  許三尺說:“跟他沒什么好講的,還是齊動手吧!”
  呂文東點頭,兩人齊扑龍一凡。
  龍一凡掌勁奇特,一對一,穩操胜券,但面對兩個老滑頭,他感到有些吃力。兩個老儿配合默契,你進我退,弄得龍一凡團團轉。
  溫華与文明在一旁觀戰,指手畫腳。兩人都有些神迷,說出話來不知有多么外行。
  溫華迷惑地看了几眼他們的手,說:“文兄你看他們,指指戳戳,多象几只烏龜。”
  文明已看了一陣子他們亂動的腳,點頭說:“溫哥,他們的腳才好笑哩,象亂踏的馬蹄。”
  兩個人喊喊地笑起來。
  少芙与兩使女比較清醒,覺得他倆有些古怪,弄不清兩人是故作風趣還是胡言亂語。
  “文哥,”溫華小聲說,“他們若有尾巴就好了,我們也能抓住它。”
  文明大是贊同他的高論,點頭道:“他們……非常象狗,公狗還是母狗?”
  溫華一怔,說:“我們是什么狗?”
  文明傻笑了:“我們是……少見的……無有的……”
  龍一凡听見他們的談話,哭笑不得。這兩個雜碎,我為他們拼命,竟換來條“狗”的報酬。真是豈有此理!他心中有气,對敵手就格外凶狠,把他們兩個迫開几尺。
  呂文東与許三尺自然也听到了他們的談話,卻只好一笑了之。這兩小子胡說八道,多少也謅准了一點儿,替中律門賣命,不很象條狗嗎?他們不想因之生气。
  三個人各展拳腳又斗了几個回合,龍一凡騰身便走,殘喘不已。呂文東和許三尺隨后就追,緊咬不放。
  溫華“嘿嘿”一笑:“跑了,他們走了,我們回家吧?”
  文明呆呆地看了他一眼,沒有吱聲。
  少芙比較清醒,說:“我們快點逃吧。等他們殺回來,就走不了了。”
  几個人齊聲說好,拉著手就跑。
  野云漫,風殘淡,回望眼,嬌喊香喘飛傳,天深處,看不見,落花流水傷寒,幽洞碧泉千古磨,展開會,瀟洒九層天。
  穿云破月去,一陣風里行。山花映臉紅,滿腹秋天气,賀子秋猶如神龍飛動,急奔了好一陣,來到一座山口,把桑凌云放下。
  “女娃儿,這里山色不錯,草藥不少,你就在這里安心修煉吧。”
  桑凌云心中大急:“你去哪里?我要在這里呆多久?”
  賀子秋笑道:“我不去哪里,你放心好了。至于你要在這里呆多久,那要看你的造化了。也許三五天,也許几十載,難料。”
  桑凌云惊叫道:“我不能呆這么長!”
  賀子秋微笑道:“莫急,這里人跡難至,空谷傳音,慢慢你會喜歡這里的。”
  桑凌云盯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地說:“老先生,你正好把話說反了,在這里呆几天有新鮮感在,住長了就厭了,而不是喜歡。”
  賀子秋哈哈地笑起來:“討厭与喜歡是一樣的。總之。你會慢慢忘記這些的。”
  桑凌云臉色一正:“我不會忘記的,我要天天計算時間。”
  “那有什么用呢。”賀子秋搖頭說,“你能否离開這里在我,不在天數。你若想早日离開,只有一個辦法。”
  “什么辦法?”桑凌云急切地問。
  “听我的話,按我說的去做。”
  桑凌云十分喪气地歎了一聲,不言語了。
  兩人一前一后進入一片密草叢,向北拐了一個彎,到了一片楓林前。楓葉還沒有紅透,但已讓人感到一片火燃。干透的風吹得楓葉沙沙作響,桑凌云不知被触到了哪恨神經,呆在了楓林前。
  賀子秋扭頭看了她一眼,問,“你干什么?”
  桑凌云說:“我看見許多人在火中叫喊。”
  賀子秋點頭道:“好兆頭。這是出‘陽神’,那火就是這片楓林。”
  桑凌云不解地問:“好在哪里?”
  賀子秋搖頭晃腦說:“《道藏丹陽密經》云,‘陽神’者,‘真陽’之宰也,由下而上,气沖神門,故而逸出,是謂‘銀花’,是丹气旺盛之象。”
  桑凌云喜道:“這么說,我的功力很深了?”
  賀子秋搖頭說,“那也不是。內气足只是功力深的一种現象,并不是所有的內气足都是功力深。功力的深淺不是指內气而言,而是要看對‘神’練養程度,在人的眉心有顆紫珠,它放出的气圈的多少才代表功力的大小。每一圈是一個年輪,年輪多的自然功力深,反之,功力就小。”
  桑凌云從沒听說過這樣的怪論,一時怔往了。過了一會儿,問:“功力的深淺能看出來嗎?”
  賀子秋點頭道:“能的,但泥彈子眼除外。”
  桑凌云“咯咯”地笑起來:“人還有泥彈子眼的?”
  賀子秋說:“人眼渾濁,不辨幽微,与泥彈何异?唯有慧眼才可窺破天机,洞察人生。”
  “那你的眼是什么的呢?”她笑問。
  “我嗎,”賀子秋笑道,“亦圣亦俗,閒時泥中捉龍,忙時海里撈蝦,說不准呢。”
  出了楓林。兩人向西走了几十步,下了另一個山谷。
  忽然,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兩人同時一愣。賀子秋思忖了一下,說:“我們躲一下,看來的是什么人。”
  桑凌云低應了一聲,兩人閃到一塊石頭后面去,靜觀其變。
  人影一閃,走過兩個人來,一男一女,都三十來歲的樣子。女的面目姣好,身材亦妙,身背劍,雙目明亮,頭發綰在后腦勺上象座平滑的小山,一身青衣干淨整齊,讓人望之覺親。
  男的是個黑面粗漢,健壯魁梧,拳大如碗,肩后插著一對虎頭鉤,煞是威風。
  女的走到一塊石頭上向西眺望了一會儿,說:“沒有人來,也許不會有事的。”
  男的說:“教主吩咐近几天要格外小心,我們不能大意,也許他練功到了緊要關頭。”
  女的說:“他真的能練到第九重嗎?”
  “能。”男的肯定他說,“教主是天縱奇才。一定能把‘蓮花功’練成的”。
  女的有些擔憂地說:“歷代教主都沒有練成,難道他找到了訣竅不成?”
  男的點頭說:“對了。我听教主講,‘蓮花功’來自佛教《龍緣經》,最講究層次,第七重是關鍵,練好第七重,要成功就不難了。”
  女的有些疑惑地看了一眼男的,說:“這么說,教主才練到第七重?”
  “也許是吧。”男的輕聲說,“不過你別小看這第七重,蓮花主神功,七重現真精,揮掌打一片,沒人看得清。”
  “那到第九重呢?”
  男的笑道:“九重蓮花主,大道已完成,出手蓮花現,美妙如天成,沒人能接下,永戰無不胜。神极了。”
  女的搖了搖頭:“有這么玄嗎?”
  “當然,書上這么說的,還能有假。不過到底如何,誰也沒見過,教主也說不清。”
  女的點了點頭,欲言又止。
  躲在石后的賀子秋這時笑問桑凌云:“你可認得他們?”
  桑凌云搖了搖,她從來沒見過他們。
  賀子秋輕笑道:“听了他們的談話,還不知他們是什么人嗎?”
  桑凌云征了一會,美麗的眼睛忽閃了几下,說:“難道他們是白蓮教的人?”
  賀子秋點頭道:“對极了。這兩人是一對夫妻,白蓮教里僅次于教主的首領,是教主的左膀右臂。男的叫化小朋,女的王嬌儿,他們也是一對厲害角色。”
  桑凌云說:“朝廷不是說白蓮教是魔教么?妖言惑眾,要除去他們。”
  賀子秋冷笑一聲:“朝廷的話就可信嗎?這正是朱皇帝不仗義的地方。他得力于白蓮教,可反過又要扑滅它,沒那么容易。世間到處都有火种,有那么一星點,足可燎原。”
  “他們想造反嗎?”桑凌云小聲問。
  賀子秋搖頭說:“那也不是,唯求自保而已。皇帝虎狼之心,殺人如麻,手下將凶兵悍,白蓮教一時還難于起事。”
  “這么說他們還是想造反呀?”
  “你不想嗎?”
  “我不想,從來沒想過。”
  “那你學武功干什么?”
  “強身健体,行俠仗義呀。”
  “假如作惡的是朝廷”?”
  “那怎么可能,只有貪官污吏才作惡呢。”
  “看來你的腦袋還沒開竅,告訴你,不想造反的人沒有好人。朱皇帝若不造反,他現在還是和尚;所不同的是,是個老和尚而已。”
  桑凌云連忙搖頭:“這是不對世上只有忠臣賢,哪有奸臣,傳美名的。”
  賀子秋冷然一笑:“這也只是說的臣子,并沒涉及君王。難道他們就是不可反的嗎?別信什么忠臣良相,那全是騙人的。他們會世世代代騙下去,直騙到沒有可騙的為止。”
  桑凌云不吱聲了,她感到不可思議,賀子秋的論調讓她惊奇。
  賀子秋微微一笑:“我是個怪老頭子。什么都与別人不一樣,你覺得我講得不對,大可以不信,我從不強迫別人接受什么……”
  桑凌云不好意思地笑了。她剛欲開口講話,忽听王嬌儿說:“山下好象有人,我們下去看看吧。”化小朋“嗯”了一聲,兩人縱身而去。
  賀子秋与桑凌云從石頭后面出來,桑凌云說:“說不定待會就要不太平了。”
  賀子秋點了點頭:“我們不去管它。現在對你來說要緊的是心靜,把一切雜念全拋掉,如在明月下,似在清風中,一靈獨照。”
  桑凌云嫣然一笑:“最好把‘自由’也放掉……”
  賀子秋大笑:“你又進步了,比我預料的要好,看不出你小小年紀,人倒挺精呢。”
  “還不是師傅的點化嗎”。她笑面似花。
  賀子秋心花怒放,美人儿若吹捧什么人,那一定是妙不可言:“丫頭,你的嘴甜起來了。”
  桑凌云歪頭一笑:“嘴甜不如‘手甜’。等我的神功大成,那才美呢。”
  “對极了。”賀子秋說,“我一定要把你調教成天下第一‘甜手’,讓碰上你的敵手全被甜死。”
  桑凌云樂得嬌笑起來:“世上哪有‘甜功’呢?”
  賀子秋說:“有的,毒功一變就是‘甜功’。不過難練一些而已。《雜气三千篇·十三道》云,‘甜’外性异質,易收難放,唯‘勞宮’山之,功成极煞,比毒烈數倍。多虧你提醒,不然你成不了‘甜人’,非成毒人不可。”
  桑凌云見他認真了,有些半信半疑,輕聲問:“難道真有‘甜功’?即便有也不可能強過毒功呀。這真讓人費解。”
  賀子秋笑道:“大千世界,無奇不有。‘甜功’為什么不能存在呢?至于說它厲害,那是一般人不知怎么防范罷了,迷惑性強。”
  “師傅您會嗎”?
  “不會。”
  桑凌云樂了:“您不會怎么教我呢?”
  賀子秋笑道:“我可以邊學邊賣嗎?要知道你師傅的武功已入化境,是什么都能來兩下子的,沒有我不能弄通的東西。”
  桑凌云有些愁眉苦臉地說“那恐怕就要費時了,可我是不能在這里呆久的。”
  賀子秋有些不快地瞅了她一眼,說:“你不要老想走,那樣你什么也學不成的。一個無足輕重的人在江湖中是不會有什么作為的,人与出都不會有任何影響。”
  桑凌云低下了頭,不言語了。師傅的話無疑是對的,可她總是忘不掉哥哥与同門,似乎只要她与他們在一起,他們就安全了。這實在是動人的自作多情。
  賀子秋走到一棵樹旁,向山下看了几眼,說:“我們也下去湊個熱鬧,看能否順手牽只羊。”
  桑凌云被他的風趣逗笑了,与他一同走下山去。山挺陡的,山坡上聳立著不少嶙峋怪石,似狼牙又如尖刀。它們靜默著,又仿佛憤怒。桑凌云從其間穿行,忽覺它們有些可怜,這念頭來得實在怪,難以說清。
  兩人走到一片空地上,陡見人影晃動,從東南方來了不少人。他們忙躲到暗處,觀察動靜。來的是錦衣衛和宮差,有一百多人,帶頭的竟是朱祖,葛青与葉寶等人也在其中。他們是有備而來,高手不少,看來是想把白蓮教徒一网打盡。
  賀子秋眉頭皺了一下,說:“白蓮教恐怕要遭殃,來的人都是有名殺手,他們怕是難以抵擋。”
  桑凌云忽儿對白蓮教有些關切,她不明白這是為什么,小聲說:“他們若是打起來,你會幫助白蓮教嗎?”
  賀子秋笑道:“我憑什么幫他們?”
  “你對他們挺關心的嗎”。她輕笑道。
  賀子秋淡然道:“我對官差也挺關心的,可我不會幫他們。我從不虧待自己,全憑感情用事,若看著白蓮教可怜,心里難過,我就幫他們。若是沒有心里不快,我是樂于做閒的。
  桑凌云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說:“你這么做不是失了正義感了么,那會誤事的……”
  賀子秋笑道:“失了哪家的正義感,我的感覺就是最正義的別人的感覺不可信。”
  “那……”她遲疑了一會儿,“書上講的,世上傳的也不可信?”
  “是的,全不可信。”賀子秋點頭道,“自己就是圣賢,何必要信別人的呢?”
  桑凌云覺得可笑了,不由地笑起來:“自己不可能天生什么都會呀,要跟別人學呢,不信別人的又怎么行。學武功不信師傅的,那只能學會挨罵与罵人。”
  賀子秋一樂,笑了:“你又進步了一回。”
  桑凌云轉過身去愉快地笑了,笑得很甜,很純,沒有什么雜質。她完全被一种气氛占有了,不知有它。旁邊的草木無聊地擺動著,襯托著她激揚的情潮。
  賀子秋被她感染了。也暫時忘記了即將發生的一切。他感到自己象一棵青松,一塊白石,靜靜地立在山風里,人也許不理解他,相信風是明白他的。在某种程度上,他已化作了一股風。眼前的黃花上飛來几只蜜蜂,圍著花儿轉,一會儿又落到花蕊上吸吮,他眯起眼笑了,這小東西也是這般辛勤呀!
  忽儿,一聲大石滾地聲響起,蜜蜂展翅飛去,眨眼就不見了。
  賀子秋長歎了一聲:“哎,我們也得走了,他們也許要打起來了呢。”
  桑凌云一言未發,与他一同彈身而去。
  他們行動迅速,很快到一塊岩石前。賀子秋說:“躍到石上去,就能看到我過去修煉的洞口了,也許那里長滿了樹。”
  桑凌云沒有吱聲。兩人上了岩石向西一看,果見面東的石壁下面有一個洞口。不過洞口沒有長滿什么樹,而是很光滑,看來有人住在這里。他們的目光向左邊一掃,忽見一人盤腿坐在一棵樹下入定。
  賀子秋不由“咦”了一聲。
  那人四十來歲,長發披拂,額上貼著一朵白蓮花,有杏葉儿那么大。身前三尺遠處,放著一朵大蓮花,活的,水靈鮮嫩。他雙目輕閒,如木石一般。苦細看,他的頭頂還籠罩一團紫气,不濃,也不很淡。
  他相貌冷峻,身材高大,有种凌人的威嚴。
  賀子秋輕歎了一聲:“原來是他在這里。看來官軍還沒赶到這里,他也沒有發現危險逼近。”
  桑凌云忽道:“他是誰,白蓮教主嗎?”
  賀子秋點了點頭,說:“他正是白蓮教主古天峰。看他的气象,似乎還沒練成‘蓮花神功’,至多到了第八重境界。”
  桑凌云擔心地問:“那他什么時候能練成?”
  賀子秋看了他一眼:“你替他著什么急,這不是能用天數來衡量的。慧心所至,即刻就成。若不得法,机緣又無,那永遠也達不到第九重境界。要知道,一重之差,人仙判也。”
  桑凌云有些喪气,不知自己的運气怎樣,若能几天之內合适成正果,那該多好啊!我宁可吃三年苦,歲月啊!……”
  這時,化小朋和王嬌儿帶著几個人慌慌張張跑過來。到古天峰身邊,化小朋說:“教主,大事不妙,官軍發現了這個地方,我們快點撤吧。”
  古天峰身子一動,雙掌緩慢抬起,搖擺了几下,睜開眼睛:“來了有多少人?”
  “一百多人,不過有不少高手,非一般官軍可比……”
  古天峰擺手止往了他輕聲說:“不用慌,這一天遲早要來的。他們亦非三頭六臂,我們沒有理由怕他們。”
  化小朋“咳”了一聲,欲言又止,說也無用。
  桑凌云這時笑道:“他還挺沉著呢,有點儿教主的樣。”
  賀子秋微微一搖頭:“沉著若能打胜,我相信你絕不比他差。”
  桑凌云飛了他一眼,把頭扭到一邊去。
  古天峰掃了一眼手下教徒,伸手掐了一葉蓮花,說:“來者自來,去者自去,這才是境界。白蓮教徒,蓮花一葉,何俱風采。”
  化小朋不明他說什么,眼睛里露出焦急。到了這种時候,你還講什么玄道呢?他覺得該想個辦法對付官軍才是。
  古天峰身為一教之主,豈有不明白這個道理的。問題是官軍已到了身邊,想做什么已來不及了。
  他輕聲一笑,猶如蓮花出水般而起。
  暗處的桑凌云吃了一惊,他這是什么身法,怎么不見動腿人就起來了?賀子秋不惊,這是自然的,高手都有自己的獨特手段。
  化小朋從沒見過古天峰有這一手,也呆了。
  古天峰沖手下人笑道:“官軍不可怕,只要我們心齊,就一定能打敗他們。”
  “這种想法已經過時了。”朱祖突然出現在他們面前,他身后是葛青等人。
  古天峰一愣,隨即笑道:“原來是李真人,你什么時候与官差混在了一起?這可是鮮聞,我記得李真人可不問世事的。”
  朱祖哈哈一笑:“你沒有記錯,可惜現在的你忘記了修道亦是為國,為國也是修道。治國安邦。并不違道家主旨。”
  古天峰大笑起來,“你治國安邦跑這里來干什么,難道這里有真龍天子?”
  朱祖臉色一沉,說,“古天峰,白蓮教到處妖言惑眾攻擊朝廷,是國之大害,不該我來修理剪除嗎”?
  古天峰笑得更響了,聲音在山谷中回蕩,震得人的耳膜都有些發疼:“說什么治國安邦,卻原來是只鷹犬,可笑啊可笑!修道不講國,修身不言家,這是修行人的准則。你把它一顛倒了,還說得天花亂墜,老不知羞,可悲啊可悲!”
  朱祖被他這么一數落,臉色大變,心中怒火騰升。這小子如此猖狂,不除怎么得了?
  他冷然一聲:“古天峰,你休要發瘋賣狂,你的末日來了,看你能耍什么花招。”
  古天峰“哼”了一聲:“我什么花招也不耍,你們也討不了好去。白蓮圣教不會被滅,你們什么也得不到。”
  葛青這時說:“古天峰,你別執迷不悟,就你們這么几個人還想与朝廷作對,不是太可笑了嗎?你只要說出其他的教徒在什么地方,我們可以饒你不死。”
  古天峰冷蔑地說“我看你在說胡話,你的腦袋一定出了毛病。”
  葛青臉上青筋綻起,兩眼里射出凌厲的目光,逼向古天峰。他沒有把對方放在眼里,不相信什么蓮花妖功有多么神奇。他得憑自己一身正气,完全可以壓倒一切邪魔。
  同樣,古天峰也沒把他放在眼里,他覺得自己的“蓮花神功”威力無比,自己的身体籠罩在神光的永琩翩A不會被邪門外道所傷。
  兩人的目的恰恰相反,但有一點是相同的,那就是他們都把自己看成是正義的一方。
  桑凌云的心這時懸了起來,唯恐他們一触即發的拚斗會殺死一個,不知為什么她忽然不愿意看到流血了。
  葛青驟然出手,猶似急電閃去,仿佛天空中一道陰影變成一把神匕,向古天峰刺去,快得近乎虛幻;古天峰濃眉一展,眼睛里頓時閃出兩朵鮮嫩欲滴的白蓮花,雙臂飄搖一旋,使出“蓮花出世”奇招,揮掌按向葛青的面門。他不躲反攻,讓葛青吃了一惊。
  “蓮花出世”是“蓮花神功”的起式,意在展示蓮花的魅力,故而招式奇玄丰奧,有包羅万象之況。他出手攻去,葛青霎時看到兩朵白蓮花飛向面門,蓮花光芒閃射,使他几乎看不見了古天峰。這讓他由惊而駭,如旋風一轉,急向外斜射,飛掠到兩丈開外。
  兩人沒動殺手,胜負已判。
  桑凌云長出了一口气,這是最好的。不過她也隱約感到某种不滿足,也許……
  朱祖見古天峰有了气候,爽朗地笑道:“古天峰,你能有這樣的造化,也算難為你了;可你的路子不對,与朝廷為敵,有哪一個有好下場呢。”
  古天峰哈哈大笑起來:“朱祖,虧你還是個江湖人,竟連黑白不分。白蓮教光明正大,傳布神的旨義,有何不對?不是我們与朝廷為敵,而是朝廷与天下人為敵。我們處在深山,行在大澤,哪一點又礙你們了?”
  朱祖冷笑一聲:“你們到處傳布邪道歪說,迷惑人心,以圖不軌,難道還要我們閉眼不問嗎?朝廷為天下人計,也要滅掉你們的。不然國將不國,人將不人了。”
  古天峰眼中射出兩道奇光,逼視朱祖,沉聲道:“國与家都毀在你們手里,与我們無干。但我們也不怕你們嫁禍,自古朝廷多無理,不然不會改朝換代。”
  賀子秋輕聲對桑凌云說:“白蓮教里還有個明白人,這小子,行!”
  桑凌云說:“他什么行?”
  賀子秋笑道:“他明白朝廷該打,暴政須除,一般人是至死也看不破這一點的。”
  桑凌云紅唇一吸:“他能行到什么時候,我看他斗不過朝廷的。”
  賀子秋淡然一笑:“斗過斗不過那是另外的事,關鍵是要明理,明理就有希望。”
  桑凌云疑惑地瞅了他一下:“什么希望,難道他還能當皇上?”
  賀子秋搖頭不語。
  朱祖冷笑了起來,“古天峰,不管你多么能巧言善辯,今天你是插翅難逃了。”
  古天峰“哼”了一聲:“我為什么要逃?要逃的是你們,別看你們張牙舞爪的,紙老虎,不可怕的。這里留給你們葬身,已是优待了。”
  朱祖一怔,這小子口气如此之大,難道有什么埋伏不成?也許是……他猛然一惊,陰笑道:“你以為我們怕你做手腳。”
  古天峰輕輕一笑:“是的,只有死人不怕,我的周圍已撒上了异毒,你們已經著了道儿,不信你們可以運气試一下,你們的丹田部是否發痛。”
  朱祖等人大惊,不由自主地試了一下,果然丹田有些發痛,眾人駭然。
  朱祖冷厲地說“古天峰,你不愧是邪魔歪道的頭儿,專會用下流的手段!”
  古天峰哈哈地笑起來,得意之极。
  暗處的桑凌云歎了一口气,問:“他撒的是什么樣的毒?”
  賀了秋也正納悶,只好說:“我們离他們遠了些,看不清難說。不過,离不開無色無臭之類的奇毒。”
  “朱祖不是很厲害嗎,他怎么也著了道儿呢?”她追問。
  賀子秋淡笑一聲:“什么人都會有失誤的時候。白蓮教里秘事不少,古怪更多,誰能察盡天下事呢?朱祖不是神仙。”
  桑凌云輕笑道:“假如你到了近前,能一眼看出他們使的什么毒嗎?”她近乎有點考問了。
  賀子秋并不在意她的口气,說:“我相信能的,我的感覺不會放過任何异毒。”
  桑凌云笑了,那么動人而神秘。
  葛青見眾人都呆了,有些惊疑,活動了一下身体,丹田處又不疼了。他一怔,說:“我們中的是他的毒計,而不是什么异毒。”
  朱祖的老臉頓時青里泛紅,自己怎么就沒想到這一層呢?糊涂!他出了一口气,沒有吱聲。
  葉寶笑道:“你是說他騙了我們?丹田疼痛是我們緊張之故,精神作用,疑痛之痛。”
  葛青點了點頭:“是的,你放松一下身体就什么全知道了。”
  古天峰“嘿嘿”地笑起來,“自作聰明,我看你們是至死不悟:若不信,你們又看到了什么?”
  他們睜眼去看,滿眼盡是骷髏,揉眼再看,還都是白骨,甚至還有鬼火,眾人大惊。
  官差中膽小的嚇得大叫起來,四下逃散。
  大山深谷綠草白石在他們眼里隱去,到處一片死气,深夜墳地也沒有這么陰森。
  朱祖知道這是“白蓮幻術”,不是什么死后進了鬼門關,但他惊訝的是自己道行高深竟也不能幸免,這就有點莫名其妙了。
  桑凌云不知發生了什么,但見不少官軍亂逃,便問:“他們怎么了,象撞了鬼似的。”
  賀子秋冷著臉點了點頭:“他們确實撞了鬼,想不到古天峰練到魔道上去了。”
  桑凌云一惊:“難道他走火入魔了么?”
  賀子秋半晌才說:“不是,他練錯了方向。”
  桑凌云更不明白了,武功還有几個方向嗎?她歎了口气,說:“他應該朝什么方向練?”
  賀子秋沒有直接回答她,悲涼地說“‘蓮花神功’一仙一鬼,分為兩道,成一道者亦算練成。上者成天仙,下者為幽鬼。天仙者壽同天地,邀游宇宙;幽鬼者純陰之体,遁入冥橋。修此功者,無不想成天仙的,可他卻墜入了鬼道。可能是他領會錯了,在第七重走了岔道。”
  桑凌云從未聞過這樣的奇談怪論,說:“那么他沒有練好‘蓮花神功’?”
  賀子秋說:“只有天知道。‘蓮花功’圣洁恢宏,气勢昂揚,這也只是傳說,誰見過呢。至于修成‘鬼蓮花’是個什么樣,怕連古天峰自己也不清楚,往下看吧。”
  他們把精神又投注到場面上去。
  朱祖輕閉了一下眼睛,搖了兩下頭,盡量放松自己。他不相信自己會陷在妖術中拔不出來,他想起了“八卦仙經”。運气入目,陡見眼前毫光閃現,他睜了眼睛,面前又是一個清朗的世界。
  他快活地笑了:“古天峰,你的妖術救不了你。雕虫小技也想撼乾坤,那是以卵擊石。接招。”他滑步一搖,虛影一閃欺了過去。
  古天峰知道朱祖厲害,不敢怠慢,退身出掌,直取朱祖面門,他欲故技重施。
  可朱祖比葛青要高明得多。他不怕什么蓮花虛影,對方掌擊來他閃都不閃,一指點向古天峰的喉部“廉泉穴”。古天峰大吃一惊,急使“蓮花合瓣”,撩掌上挑,斜刺對方胸部。他這是無法之法,知道凶險無比。朱祖擰身一轉,虛影換形,時點古天峰腰部“京門穴”。這一招快到了极點,古天峰知道難以閃躲了,只好回气閉穴,輕身飄去。
  “膨”地一聲,朱祖擊中古天峰,人影一道,古天峰飛了出去。他雖然閉了穴,可挨了一下,也疼得他頭漲欲裂,喉嚨一熱,一股鮮血噴了出去。他悲歎了一聲,知道自己沒有練成“蓮花神功”。歷代教主的命運在他身上重演了。
  桑凌云看見古天峰受了傷,惊得叫了起來,雖然聲音不響,可還是被朱祖听到了。他長著的是一對“順風耳”。
  “什么人,給我滾出來!”他厲聲喝道。
  賀子秋“咳”了一聲:“看,你惹是生非,我們藏不住了只有‘滾出去’了。”
  桑凌云小聲說:“他沒有發現我們,別怕。”
  賀子秋笑了:“我又沒叫喚,怕什么,他若向我要人,我把你交出去就是。待秋后斬首,我去替你收尸就是了。”
  桑凌云心一寒,強笑道:“那你就找不到我這么好的徒弟了。”
  賀子秋一撇嘴:“還自夸呢。我看你只有惹事的本領,可又能惹不能撐。”
  桑凌云歪頭一笑:“有師傅在嗎?”
  “這又想起我老人家了,過一會又不知把我扔到哪里去了。”
  “怎么會呢。”她有些撒嬌地說。
  賀子秋哈哈一笑,飛身而出,桑凌云緊隨其后。兩人連閃兩次,到了朱祖的面前。
  “李真人,我們‘滾出來’了。”賀子秋樂哈哈地說。
  朱祖一怔,忽儿笑道:“原是賀兄,失敬失敬。”
  賀子秋說:“我知道你在罵我,就別假客套了。我們打攪你們干活了,是個什么罪?”
  朱祖笑了:“賀兄太過謙了。你們路過這里,怎是打攪呢,有理說不彎。”
  賀子秋快笑起來:“錦衣衛的人也講理嗎?”
  朱祖頓然不悅:“他們講不講理与我不相干,我是講理的。你現在若离開這里,沒有一個人會攔阻你。”
  賀子秋掃了旁邊几個錦衣衛一眼,說:“他們听你的?”
  朱祖“哼”了一聲:“沒有人敢不听。”
  “很好。”賀子秋笑道,“假如我留下來看熱鬧呢?不干涉你們干活儿。”
  朱祖說:“我不喜歡有別人在這里冷眼相觀。你不要以為我對你客气是害怕你,那樣你就打錯了算盤。”
  賀子秋冷笑道:“我也不怕你。我想在什么地方停留是不管別人是否喜歡的,世上沒有人能讓我回頭。”
  朱祖臉如披霜,眼睛里射出极其駭人的冷電,陰寒地說:“也許它能讓你回頭。”
  “誰?”賀子秋惊了一下。
  “死”。朱祖哈哈地大笑起來。
  賀子秋冷蔑地“哼”了一聲:“老夫還是沒活夠,我看我們倒換一下倒挺合适。”
  “那是你的想法。”朱祖輕蔑地瞥了他一眼,說,“我未必會答應呢。”
  賀子秋“嘿嘿”一笑:“你不答應也不行,死亡對你已經很眷戀了。”
  朱祖揚頭輕閉了一下眼睛,不理他了。
  賀子秋正欲開口,忽見葛青、葉寶与向鐵三人從三個方向旋轉著向他扑來,使的是“玄百龍”身法。他們三個人還從來沒有同心協力對付一個人,合則必定石破天惊。
  賀子秋是識貨的。見他們三人合力攻他,頓時心惊万端,這是他料不到的。更讓他料不到的是,三個人手中都有火雷子。他們欺近賀子秋齊擲亂射,火雷子如山上滾下的苹果似的飛沖向他。
  賀子秋大駭,急身便縱,但已經晚了。
  三大殺手配合得天衣無縫,已把他圍在了里面,他想使毒都來不及。
  “辟辟啪啪”一陣亂響,火雷子在他身邊炸開,煙硝火花飛濺,炸得他破皮爛蛋,頭發也被燒了一片,煙熏黑了他的臉,仿佛一個賣炭翁。
  桑凌云也受了殃及池魚之禍,鼻子被炸出了血,傷雖不重,但卻相當狼狽。
  三大殺手深知打狼不死會被狼咬的道理,一招得手,便不給賀子秋喘息的机會。他們要在他惊魂未定之時把他打成一條死狗。
  三個人猶如三條飛龍盤旋反繞,又沖向賀子秋,使出“三龍奪珠”絕招,絞撕他的上中下三路。這又是一招奇式,快如迅雷。
  賀子秋正如他們所料,還沒有喘息過來。以他的身手之高,竟然來不及還手,實是一生中所沒有過的。他仿佛一只被一赶上架的鴨子,只好拼命亂飛,身如惊鶴,沖天而起。
  三殺手的輕功亦不弱,隨身飛沖。他們三個人猶如一個鋼套子,非要把絞死不可。
  說時遲,那時快,賀子秋惊叫一聲,歪身斜扑,同時反轉手回擊他們,借力飛射。
  三殺手急受陣形,環形兜上,動作輕靈,一點也不滯澀。旁邊的古天峰看得心惊膽戰,這三條犬果然都是獵狗!
  賀子秋身形瀉地,還沒來及調整自己,朱祖搖身一晃,飛欺過去,他要來個螳螂扑蟬。賀子秋陡見另一飛影而至,魂飛天外,心靈深處猛地冒出一個念頭:完了!
  “膨”地一聲,朱祖飛掌擊中他的后背,賀子秋大叫一聲,身子飛了出去;与此同時,古天峰的蓮花掌掃中了朱祖的肩頭。他在朱祖動身時也飛身而起,扮演了黃雀在后的角色。
  他深知賀子秋完蛋之后就該輪到他了,所以他要助賀子秋一臂之力。他的一掌還真起了作用,朱祖擊中賀子秋時他已影響并襲擊了朱祖。這么一种出人意料,使朱祖的掌勁大為減弱,不然的話,賀子秋已奄奄一息了。
  朱祖中了一掌,痛入骨髓,右臂抬不起來了,雖怒不可遏,但瞬時無法還手,唯有射出怨毒的目光。而古天峰是不怕什么目光的。
  賀子秋飛落丈外,一口血沒吐出,連滾帶爬,躲到一棵樹后去。他受傷不輕,知道抵御不了三大殺手的合擊了。
  三殺手見朱祖打破了他們的陣式,賀子秋又閃到一棵樹后去,只好另作打算。
  葉寶說:“老家伙受了傷,我看他沒什么猴跳了,現在收拾白蓮教好了。”
  葛青搖頭說:“白蓮教已成翁中之鱉,不必急在一時;倒是賀子秋不可小瞧,一旦他恢复了元气,那就棘手了。”
  向鐵三贊同葛青的意見:“對,趁熱打鐵,趁他舔傷口的時候再給他一刀,不然待會又要費勁。”
  朱祖本想制止他們,因他身受奇痛,便沒有吱聲,一切由他們去干吧。他們都生龍活虎的,唯獨自己受了傷,吃了虧,這老臉往哪里擱。他恨透了古天峰。
  葛青瞟了一眼朱祖,見他沒有反對,便堅定了信心:自己是對的。他一揮手,三個人向賀子秋藏身的那棵樹包抄過去。
  霎時,气氛又緊張了起來。古天峰感到周圍充滿了詭譎与莫測的气息,說不定什么時候災禍會忽地從天上掉下來,人在這里是沒有保障的,死亡的流云在飛繞。
  三大殺手圍了過去。到了那棵樹旁,呆了,賀子秋已不知去向,明明閃到了樹后,難道又飛了不成?三個人頓時警覺起來。
  古天峰哈哈大笑。他知道這樣會把危險引向自己,但他還是這樣做了,因為危險遲早要來,他想給賀子秋提供一點療傷的時間。
  葛青一轉身,冰冷地問:“你笑什么,想找死?”
  古天峰冷笑道:“你們自命不凡,面對一個受了傷的老頭子竟如臨大敵,怎能讓我這局外人不笑呢。我笑得有理。”
  葉寶“嘿嘿”地尖哼兩聲:“你小子要找死容易之极,我們這就滿足你的要求。”
  三個人回身走向了他,又要用合擊之術對付他。古天峰不敢与他們硬拼,慢慢后退,尋找時机。
  忽然,賀子秋又出現在那棵樹后,少气無力地說“三個小子,我在這里等著你們。回去干什么,過來吧,老子需要你們侍候。”
  三個人頓時愣住了,有些猶豫。
  賀子秋沖他們一招手,說:“過來吧,老子的手現在痒痒了,能教你們玩玩了。”
  三個人只好過去,對付他是首要的。
  賀子秋這回沒有躲,他人稱“毒仙”,這次要使一下自己的看家本領。毒比武厲害。
  离他還有兩丈遠時,葛青忽地停下了,沉重地說“他有了准備,我們不能這么靠近他。”
  葉寶与向鐵三也不是傻瓜,馬上也停下了。
  賀子秋這時快笑了起來:“你們三個小子真不成气,難道只會偷襲別人嗎?一點正大光明的買賣也不會做。”
  葛青冷然一笑:“你別得意,我們有辦法收拾你的。斗敵要講策略,偷襲也沒什么不好。你若剛才死了,我敢保證沒這么多閒話。”
  賀子秋“哼”了一聲:“你真聰明,懂得只許自己開口,不許別人出聲。”
  “你若不會,我可以教你。”葛青得意地說。
  賀子秋眼里有了幽火,埋藏在心中的那股毒勁浮了上米。他是很少吃虧的,這次是唯一的一次,令他終生難忘的恥辱。他要報仇,要讓令他吃虧的人全都在他手里虧死。他的神色陰森可怕起來。
  葛青感到了一种壓抑,胸前好象放了塊鐵似的。這不是好兆頭,在他一生中,凡有這樣的感覺,必倒霉無疑。他的牙齒有些發涼,好象裸露在外一般,他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葉寶的感覺与他相反,頗有些激動不耐,想沖上去把他痛打一番。他情緒奮昂,一點怕的感覺也沒有。他相信保持這种良好的狀態,到閻王殿里抓鬼也絕不會空手而回。他每有這樣的感覺,非走紅運不可。
  向鐵三沒什么感覺,全無所謂。在他眼里,賀子秋就是那么一個要死的老頭子,一點飛揚的浪漫也沒有。風還是剛才的風,人仍是現在的人,若動手一聲喊打,什么都齊了。
  雙方僵持了一會,葉寶有些不耐煩了。雖說賀子秋的毒厲害,可他受了重傷,還有什么可怕呢,等下去反而坐失良机。地說“我看可怕的,也只那么一點,沒必要縮頭縮腳。”
  向鐵三附和說:“有理。對付一個半死不活的人,我們三人合力,已是給了他天大的面子。他就是死了,也該知足了。”
  葛青不想折翼,冷笑道:“任你想得多么動人,并不礙他棘手。我們還是小心為妙。”
  “那就這么對峙下去嗎?”葉寶不服地問。他感覺雖好,卻不敢貿然動手。葛青瞥了他一眼:“姓賀的希望那樣,我們不是剛才起手不錯,還從那里拾起來吧。”
  賀子秋“嘿嘿”一陣陰笑:“有一不會有二。你們三個小子若再能偷襲成功,我也用不著活了。”
  “是突襲。”向鐵三糾正說,“你不活正好。我們合力拼命,還不是為了這個嗎?”。
  朱祖這時忽道:“要攻就別等了,閒扯皮不是你們所長,也中了他的奸計。”葛青點頭應了一聲,三個人做好了准備。
  賀子秋兩眼盯著他們手里的火雷子,嘴角挂起几絲冷笑,他有了應敵之招。
  三殺手一聲齊喝,騰身飛起,直扑賀子秋,火雷子又先飛出,賀子秋如鼠人穴,眨眼不見了。這次他躲得极快,与剛才的措手不及不可同日而語。火雷子連聲爆響,沒有傷著賀子秋一根汗毛。三個人惊詫一呆,急身飛撤,但一股粉霧如飛龍行空沖向了他們。三個人大駭。他們知道賀子秋是使毒的圣手,若被毒沾上一點,那是非死即傷。三個人象嚇瘋了的狗,拼命逃竄。
  但還是晚了一點儿,粉霧一散開,有一抹儿旋圍了葉寶的左手;几星點沾上了向鐵三的肩頭;葛青跑得快,僥幸躲過。
  葉寶大叫一聲,不知是疼的還是給自己壯膽,抽刀砍去了左臂。他動作干淨利索,毫不猶豫。掉在地上的斷臂馬上消失了,連骨頭也被劇毒“吃”了。
  向鐵三的反應也夠快的,拔劍削去肩頭一大片肉,連骨頭也削去不少。掉在地上的那塊肉也馬上沒有了。他駭极了。
  空中的粉霧被風一吹,頓時向西邊的官軍飄去。他們不知道厲害,躲亦未躲。
  朱祖陡喝一聲:“還不快散開!”
  他們這才如鳥獸散。但已經太晚了,粉霧早已在他們當中彌散開。
  慘叫哀鳴陡起,震徹山谷。轉眼間,朱祖帶來的人死去十之七八,連尸骨未留。
  僥幸不死的這時已嚇飛了魂,四下逃散,霎時逃得光光。
  賀子秋乘胜追擊,一掌劈向朱祖,同時彈出一粒黑藥丸,直射過去。
  朱祖也怵他的毒藥,加之身又帶傷,不敢与之交手,飛身而去。
  葛青等人逃得更快,一眨就不見影了。
  賀子秋冷“哼”一聲,沒有追赶他們。
  古天峰這時笑道:“前輩神技令我大開眼界,多謝援手之恩。”
  賀子秋冷漠地說“我沒想到會過樣。便宜了他們,下次相遇,哼……”
  古天峰說:“有此一戰,他們不敢与你相遇了,連朱祖都落荒而逃。放眼天下,誰有此能?”
  賀子秋心中大樂,但還是搖了搖頭。
  桑凌云這時插嘴道:“可惜頭儿都跑了,那三個人實在可惡。我剛才好擔心呀。”
  “你擔什么心?”賀子秋笑問。
  桑凌云說:“你若被他們打死了,那下一個不輪到我了嗎。”
  賀子秋哈哈大笑:“丫頭,你還算老實,我還以為你替別人擔心呢。”
  桑凌云紅著臉說:“這能怪我嗎?我也想替別人擔心的,可一怕就想到了自己身上……”
  賀子秋笑道:“你是對的。人總有那么儿一點私心,不然就与木石無异了。任何偉大的感情都与私心有關,在雪白的原野上絕對生長不出百代相傳的崇高。此謂之一陰一陽。”
  古天峰贊道:“前輩的心胸真如空谷,我等不如遠也,是啊,人若失去我,又何以有人。沒有一點為我的考慮,就失去了起點,什么也談不上了。”
  桑凌云忽道:“那么有私心的人就不算坏了。”
  古天峰說:“不可一概而論。那要看你有多少私心,是什么樣的私心。剛才你因怕想到自己,那完全是不自覺的。這种感情來自遙遠的深處,來自神秘的內心,無可厚非;若有意謀划,暗打算盤,那又另當別論了。”
  桑凌云輕笑一聲,沒有言語。
  賀子秋一向以為自己思維敏捷,善于辯說,見古天峰也能說會道,不由有些不樂。這小子也不傻,不能讓他在丫頭面前搖唇鼓舌了。他要獨自給桑凌云一個雄辯家的印象,他覺得這是很美的事;若讓她感到別人也善講,那他的形象一定不會光輝起來。
  他扭著掃了一眼白蓮教徒,說:“老夫還有事,你們也許快些离開這里好些。”
  古天峰道:“我們馬上到別的地方去。”
  賀子秋“嗯”了一聲,扭頭就走。桑凌云急忙追上去。“你又改變主意了?”她問。
  “在這里你不害怕嗎?”賀子秋說,“到了晚上,也許有小鬼哭叫呢。”
  桑凌云被他說得一顫,問:“那我們去哪里?”
  “一個神秘的地方,很美的。”
  桑凌云不由感到一种怕意,机靈打了一個冷戰。神秘的地方,對自己是福還是禍呢?
  賀子秋似乎猜透了她的心事,笑問:“丫頭,你在想什么?”
  “什么也沒想。”她說了謊。
  “不老實了。”賀子秋說,“你一定在想那個神秘的地方。人對神秘的所在都抱有好奇心的,特別是女孩子,更是如此。你還會想那地方對你是否有害,真的那么美嗎。”
  桑凌云頑皮地笑了:“我若否認這些,你能用什么證明你的猜測是正确的呢?”
  賀子秋笑道:“辦法還是有的,只要我說你是一個好姑娘,以你的人格擔保,你沒有撒謊,你會改變主意的。”
  桑凌云低頭沉吟了一會儿,說:“我确是會改變主意的。你怎么會想起這樣的辦法?”
  賀子秋笑了:“我的眼力不錯,因為你是一個誠實的姑娘,不想背一個說謊的包袱。”
  桑凌云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你什么都知道,怎么會這樣的呢?”
  賀子秋說:“我老了,走的路多。你慢慢也會知道許多東西的,要細心哪。”
  桑凌云不吱聲了,她忽然覺得自己十分幼稚,人說姜是老的辣,這話真對,年紀輕畢竟不行。她忽儿想到吳暢,又推翻了自己的這個念頭,也許天下事不可一律,年紀輕未必不能厲害。她歪頭笑道:“人到老時才功夫純嗎!”
  賀子秋不知她腦袋里又想了些什么,隨口說道:“人老經驗多,功夫也開始清純。”
  “年輕人的功夫就一定不純、不高嗎?”
  賀子秋淡然一笑:“你又耍小心眼了。凡事不可一概而論,高功夫就不是低功夫,年老也有混蛋的。不過一般來講,修到自然功方成。這需要時間,不是你所希望的短時間,而是數十載光陰,小伙子的身上是不可能有數十載歲月的,你說對吧?”
  桑凌云點了一下頭,說:“可小伙子當中也有厲害的呀,那他們是怎么成功的?”
  賀子秋歎了一聲說:“有兩种途徑可以速成,一是頓悟得道,沒練過几天武功的人,若大徹大悟,十天半月之內也可成大師。不過這种頓悟不是指腦袋想明白了什么,而是‘整個身体’想明白了什么,這很難,非有大智慧不可;二是因緣得道,出于某种偶然,得天之机,竊天之巧,采天地靈華,成就自然之軀,功成于天下,但机會難得,亦不易求。”
  桑凌云面帶笑容連連點頭,似乎領悟了什么,忽道:“用‘整個身体’去想指的什么呢?”
  賀子秋說:“這是說要身体与思想協調,不協調就不能因想而動,由之發功。”
  桑凌云不言語了,內心深處不由渴望自己能走上某种捷徑。令人神往的世界啊!
  賀子秋輕輕一笑,安詳而平靜。天下欲得道者何其多,而得道者又何其少,多么奇怪!許多東西是可得而不可求的,索亦枉然。
  兩人沉默著走了一會儿,到了一座“斷魂橋”上。小橋很窄,連著兩座高聳的石壁,凌空在云霧中,人在橋上行,猶如仙人飛渡。
  桑凌云欲過,賀子秋笑道:“你有買路錢嗎?”
  桑凌云不解其意:“又沒人劫路,干嗎要買路錢呢?”
  賀子秋說:“人傳這座橋很靈,若不給買路錢,它會自動翻橋的,把人掀入深淵底。”
  桑凌云笑了:“它不是人,給它錢它也不知道呀,何況它也沒法儿接錢。”
  賀子秋搖了搖頭,挺認真的:“只要投入橋的深淵,就算它收了錢,過橋就沒事了。”
  桑凌云道:“真是座強盜橋,難道連你也不敢過嗎?”
  賀子秋歎了一聲:“沒錢誰也過不去,這是很無奈的。神秘的力量是沒人能戰胜的。”
  桑凌云見賀子秋如此嚴肅,不由頭皮發麻。這是什么事呢,連小橋都作怪。她看了一眼狹長的石橋,又瞧了一下橋兩邊深不見底的深谷,心中有种說不出的沖動,真想拼命去沖一下,人難道要被座石橋難住?
  賀子秋背手而立,目視云山,一副一切与他無關的樣子。在斷魂橋上,他仿佛成了一段石頭,老實起來,冷漠起來。
  桑凌云有些急了:“我們還過不過呀?”
  “有買路錢嗎?”他的聲音忽儿變冷。
  桑凌云心中一惊,這人是怎么回事,難道他欲斷魂嗎?她放松了一下身体,說:“沒有錢。活人受死橋的勒索,好沒道理。”
  “那就不能過。”賀子秋干脆地說,“等有了錢再過不遲。”桑凌云有些生气了,說:“錢是不可能等來的。我這就過,看它能把我翻下去。”
  賀子秋說:“你想找死我管不著,不過我可以替你收尸,不會讓野狗吃了你的,那樣魂儿連地方去也沒有了。”
  桑凌云被他說得打了個寒戰,手指有些發冷。她向下看了一會,發現橋底有股烏气漫漫,她不由呆了,眼里有些迷茫。
  過了一會,她終于鼓足了勇气,說:“我要過了,看它能把我怎樣。”抬腳就走。
  賀子秋的眼睛頓時睜大了起來,欲言又止。
  桑凌云怀著七上八下的心走了十几步,沒有感到什么异樣,膽子頓時壯了,挺胸昂首快走几步,至了小橋的中央。
  忽地,一股陰風一吹,她的腳頓時發涼,她哆嚏了一下,忽覺有雙手伸向了她的腿,她轉身欲回,那雙看不見的手猛地一拽她的左腳,她大叫了一聲,仰身八叉地摔下深淵去,仿佛天上的鳥被飛彈擊中一樣,毫無招法。
  賀子秋眼里頓現惊俱之光,搖頭歎气……

  ------------------
  网絡圖書 獨家推出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