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十章天若無情胜有情


  抓住了瞬間,便抓住了永琚C這對拼斗的高手來說,是不可逆的;戈劍在生死攸關之際才感到自己的深刻。但陰影巳罩住了他。
  千釣一發之際,張嚴馨身形一晃,玉掌輕揚,動作优美曼妙极了,但這并不影響狂貶突起,一股駭人的內勁卷向鐵。京的金扦。
  鐵京陡感一震,金杵走偏,差一點砸到自己的腿上。鐵京惊呆了,万料不到美麗無雙的少女竟有惊天地、泣鬼神的內力。
  牟道亦愕然。張嚴馨的功力似乎又高了許多,几達极境了。
  內勁里有淡淡的桂花酒的幽香。他突地覺得張嚴馨有种說不出的神秘,別人永遠也看不透她,盡管她那么明明白白。
  鐵京,与岳華峰有著神似的惊人的俊秀、丰采,他弄不清張嚴馨何以會看不上鐵京,甚至不給好臉色。
  牟道依稀記得,岳華峰的瀟洒英俊曾讓他感歎過的,那時他几乎以為岳華峰是絕無僅有的美男子了。不知現在他怎么樣了?
  他比鐵京似乎多一點靈性,但運气并不佳。
  他与牟道分手后,一路猛追,卻沒有追上向天嘯。想到杜云香在向天嘯這种老色鬼手中,他的心都碎了。
  他風塵仆仆赶到鐵煞寨,連個人影也沒有瞧見,山崗上僅有奔跑的風。他恨极了,連聲狂叫,本能地感到,這下全完了。
  他象一個失魂者下了山寨,晃晃蕩蕩奔向一座古鎮。
  他走進一家酒店,剛要開口要菜,忽見羅修明帶著一幫叫化子走了進來。
  羅修明看見了他,笑道:“岳少俠,你還有心思逛酒店呀?”岳華峰不由火起:“這与你有什么相干?”
  羅修明陰笑道:“這与一位姑娘可大有關系,我為她難過呀。”
  岳華峰差一點跳起來,急道:“什么姑娘?”
  羅修明嘿嘿一笑,坐到一旁,不說了。
  岳華峰哭笑不得:“羅大俠,有話說完嗎!”
  羅修明搖頭說:“你都不急,我急什么呢?”
  岳華峰歎了一聲,耐著性子等羅修明把戲做夠。羅修明坐了一會儿,吆喝著上菜擺酒,把剛才的事似乎給忘了。
  岳華峰再也等不下去了,手中的玄玉笛飛旋一擺,幻起兩點寒星戳向羅修時的眉心。
  他志在惊一下羅修明,沒用多少內勁。
  羅修明料不到岳華峰說干說干,吃了一惊,急忙搖首晃身向后跳開。
  岳華峰說:“羅大俠,你若再不把剛才的話講個明白,那我們只有刀子見紅了。”
  羅修明哈哈地笑起來,表現出超人的大度,他喜歡別人這么不舒服:“岳少俠,別急,見面總算有緣,我能不告訴你嗎。有個姓杜的姑娘好象与你不錯吧?”
  “她在哪里?”岳華峰的心懸了起來。
  羅修明“咳”了一聲:“慘哪!”語气很重。
  岳華峰的腦袋“嗡”地一聲,眼前金花四迸。他恨不得給羅修明一掌,把他的腦袋打爛。吊他的胃口,這也是一种折磨。
  “她到底怎么了!”岳華峰叫了起來。
  羅修明不能再賣關子了,輕笑道:“岳少俠,你別激動,什么都是可以忍的。她被迫無奈,嫁給了一個老頭子。”
  “放屁!”岳華峰一掌向羅修明左頰摑去。
  羅修明早有准備,斜身一閃,躲了過去。
  “岳華峰,你這么不夠朋友,下面的話就別怪我不說了。”
  岳華峰急道:“羅大俠,剛才是我不好,請您別見怪,說下去吧!”
  羅修明得意地一笑:“杜云香嫁給了向天嘯,這你應該想得到。”
  岳華峰壓了壓心頭火:“他們此刻在哪里?”
  羅修明說:“离此不遠,就在東邊的杏花村上。”
  岳華峰又細問了一下杏花村的情形,電射而去。他恨不得一步跨上杏花村。這里曾是托日扎郎的修行地。岳華峰剛到杏花村邊、听到一陣鞭炮響。濃濃的煙霧飛上云天,火藥香令他不安。
  杏花村花樹頗多,花枝里藏著一顆太陽,那就是杜云香。這是岳華峰的感覺。
  他要找到那顆“太陽”,直奔放鞭炮的地方。
  几縱几躥,他來到一家貼著大紅對聯的門。這是一座普通的家院,院子卻格外大。
  里面花木成片,房屋不少,似能藏龍臥虎。
  岳華峰顧不了許多,直沖進去。
  他沖到一座香台前,地上僅有一層鞭炮皮,已不見人影。
  奇怪,鄉下人結婚竟沒有看熱鬧的。他又向里走了十几丈,花叢中似有人語。他急閃過去,向里窺視。一看之下,他差一點暈過去。
  花叢中擺著几張桌子,桌子上放著點心之類的物品。旁邊坐著托日扎郎等人,個個喜气洋洋。
  向天嘯一身新衣,胸前一朵大紅花,更是神采奕奕。
  杜云香半低頭,似有羞色,似有呆怔,紅衣如火,更讓人迷。
  這一對新人,連天也妒。
  托日扎郎嘻嘻一笑:“老來身畔臥美人,天大的福气。姓白的那小子再也做不成鴛鴦夢了。”
  白帝子道:“麥兄,你可要多下點力气,早得貴子。”
  向天嘯樂极了,哈哈大笑:“這個自然。我老麥不會讓大家失望的。”
  岳華峰實在听不下去了,一聲怒吼,身子飛施而起,玄玉笛風車般在手中一轉,一式“笛聲惊于魔”,抖出一片寒星,點向向天嘯的要害部位,身法迅疾如雷電,勢不可擋。
  向天嘯不愧是“天才”,一愕之下,并不慌張,雙掌旋動一振,閃電般拍出四掌,內勁虛影連成一片,向岳華峰飛去。“扑哧”几聲響,兩人的气勁交擊在一起。
  岳華峰的玄玉笛雖然刺透了向天嘯的气勁,卻沒有傷著他;而向天嘯可大有賺頭,他的內勁是有毒的,岳華峰的面孔頓感被針扎了一般。
  杜云香對眼前發生的一切無動于衷。
  岳華峰飛身退出兩丈,臉紅如血,腫起來。
  這時他感到了不妙,心中惊駭极了。
  杜云香的神色這時有了變化,惊怒之后,眸子里閃出一种不可遏制的毒光,冰冷至极地說:“你答應過我的,不傷害他!”
  向天嘯笑道:“他這也沒死嗎,他的命大呢。”
  杜云香決絕地說:“你若不讓他完美地离開這里,你什么也得不到。”
  向天嘯遲疑了一下,虛晃一掌,向岳華峰拍去。岳華峰立覺臉上被拔走了什么,心里舒服多了。
  向天嘯冷蔑地瞥了岳華峰一眼:“小子,好馬英雄騎。你算不得英雄,就別死皮賴臉地纏了。這是你們的最后一面,滾吧!”
  岳華峰的心被刺透了,在滴血,身子止不住地抖顫,比死還難受。眼睜睜看著心愛的人儿被一個“毒鬼”奪走,他咽不下這口气。
  他不知道向天嘯到底還答應過杜云香什么,他們之間到底有什么承諾,這謎團更讓他痛苦。
  他想間一下杜云香,終難開口。恥辱啊!
  “雪門傳人”,這是一多么響亮的牌子,終于在自己手里砸了,真是無用到家了!
  他兩眼盯著杜云香,仿佛有千言万語。
  杜云香幽歎了一聲,把頭轉到一邊去。
  岳華峰吼叫起來:“這是為了什么?!”
  托日扎郎笑道:“都怪你笛儿玩得不太精,回去再練笛吧,別想女人了。”
  兩人還要斗,羅修明帶著一幫乞丐走了過來,笑嘻嘻他說:
  “麥前輩,您算得真准,這小子果然就在小鎮上,正要喝酒呢。”
  向天嘯得意地說:“我料他死不了,必然會追到這里來。
  我老婆不信,只好讓他見一面了。瑣事已了,我們該喝酒了杜云香毫無反應。欲得輕松。唯有自殺。
  向天嘯撫了一下她的下巴,疑惑地說:“你這是怎么了?
  你答應過我的,只要姓白的小子不死,你就從我。現在你已看到他了,還要怎樣呢?”
  杜云香忽地流下淚來,耳畔響起幼時常唱的儿歌:小黃花,光腳丫,嬌嬌嫩,脆脆芽,迎著太陽長,不怕風雨打,誰也別想坏了它……可愛的童貞令她的心碎了。
  小時候,她滿頭插著鮮花儿。樣子依稀可見,現在卻要等待恥辱,她受不了了。生命寂寞深,暗處不開花,自己不如隨風去吧。
  她深情地向岳華峰瞥了一眼,舉掌向自己的頭顱拍去,動作快极了。
  向天嘯的動作更快,出手如電,猛地點中了她的“曲池穴”,她的手掌沒法儿拍下去了。
  “你想反悔?”向天嘯嘿嘿一笑,“我們都成婚了,已經來不及了。”
  羅修明附和道:“對,行了夫婦禮,什么人也改不了了。
  這是命中注定的,嫁雞隨雞,嫁龍隨龍。
  岳華峰恨极,飛身扑向羅修明,玉笛划起青虎气,要刺透他的胸膛。
  羅修明不傻,与其自己迎敵,不如讓給人家。他身形一扭,閃到向天嘯身后,哈哈大笑。
  岳華峰懾于向天嘯的毒功,只好住手。
  他冷掃了岳華峰一眼,怒道,“小子,你不滾開,也想化成毒水嗎?”
  岳華峰心中一凜,難過极了,就這么扔下意中人逃走,也太下流了。可不走又救不了她,這該如何是好呢?他心里亂极了,一片昏黑。
  向天嘯見他遲疑不動,笑道:“小子,再過片時你還不走,那你就會成為瞎子了。”
  岳華峰大駭,眼睛若瞎了,那可什么都完了。他心念一動,沖杜云香點了點頭,縱身而去。走得有些失魂落魄。
  杜云香仿佛遭了電擊了一般,頓時低下了頭。
  她的心空了,一切都走得光光,宛如木頭了。
  向天嘯嘿嘿一笑,高聲道:“來,我們喝酒。老夫多少年沒這么快活了。一醉方休。
  眾丐推說有事,忙向外走。他們怕酒里有毒。向天嘯罵道:
  “不識抬舉的東西。”
  羅修明十分尷尬,連忙向他賠罪。
  最后,他決定在向天嘯入洞房時動手。雖然他极不愿意他們同入洞房,可他別無選擇這也許是擊敗向天嘯唯一的机會。
  一個人若為愛情拼命,至少成功了一半。
  他縱到一棵杏樹上躺下,靜待夜幕降臨。
  恍惚中,他听到一聲輕響,向下一看,向天嘯不知何時來到杏樹下,离他有三丈。
  他頓時激動起來,亦緊張。老渾蛋可能是疑心自己未走,故而出來看一看,好得很,此刻正好下手。他屏息靜气,凝神以待。
  他明白自己的處境,出其不意才是最好的打法。樹葉沙沙響一向天嘯向四周打量了一會儿,沒有發現什么,慢慢地走到岳華峰下面,很悠閒。
  岳華峰見時机已到,一個急翻身,玄玉笛划起一道虛光向向天嘯的頭頂劈去,力道強勁极了。
  向天嘯听到异響,猛抬頭,見一黑影從樹上落下,頓知不妙,這豈不是遭了埋伏?惊慌中來不及細想,急忙搖頭擺身向外狂躥,但還晚了一點,“啪”地一聲,被王笛抽中后背,打得他一個跟蹌差一點栽倒。
  老小子還挺能挨,僅哼了一聲便站定了,并不見受傷。
  岳華峰見狀,一顆心怦怦直跳。他下手极重,向天嘯何以會沒有趴下呢?
  這自然是向天嘯內功深厚之故。老家伙一生玩毒弄藥,不知服食過多少增長功力的奇品,功力之深厚非一般人能想象。
  岳華峰不了解他的奇特之處,重擊當然不易成功。
  向天嘯忽然發現襲擊他的是岳華峰,面露獰惡之色,毒毒地說:“小子,你敢暗算老夫,我要讓你知道世上還有比死可怕百倍的事情。”
  岳華峰打了個寒戰,下意識地向后退去。与毒鬼打交道,本就是一件恐怖的事。
  向天嘯嘿嘿一笑,飛身就抓,猶如蒼鷹扑烏。
  岳華峰不敢与他周施,彈身就逃。
  向天嘯一抓不中,改成拳擊。
  岳華峰急忙縱身上樹,以樹擋身。
  向天嘯一掌擊出,樹葉頓時枯黃一片,嘩嘩落下。
  岳華峰不敢稍停,又躥向另一棵樹,活象攀枝逃竄的猴子。
  向天嘯連擊几掌無功,不由大怒,這也太沒面子了!他一聲厲嘯,沖天而起,飛旋著舞起雙掌瘋狂地向岳華峰的藏身樹推去。
  “哧哧”一陣怪響,整棵樹瞬間成了“光頭丫”,片刻焦了。
  岳華峰先他一步滾下大樹,瘋也似地逃去。
  向天嘯彈身就追,象條惡狼。
  他的輕功果然不弱,象一只毒箭射出。
  岳華峰拼命狂逃,慌不擇路,向左一拐彎,打算沖進胡同里去,不料卻撞進一個人的怀里。那人身如磐石,伸手點了他的“命門穴”,他呆住了,一顆心向下沉去。他后悔不該逃回杏花村。
  向天嘯赶到,笑了:“老大有眼,總算讓我把他逮住了。”
  白帝子搖頭道:“麥兄,是我逮住的他,你別搞錯了。”
  向天嘯笑道:“這有什么分別呢。我們反正是一伙的。”
  白帝子說:“有分別。你逮住的你處置,我逮住的自然歸我修理他。這小子的笛子不錯呢。”
  向天嘯有些不快:“你打算如何修理他?”
  “我想听他吹一曲。這對你來說,亦有利可圖。”
  向天嘯哼了一聲:“然后呢?”
  “自然放了他,假如他吹得好的話。”
  “那我有何利可圖?”
  白帝子笑道:“老夫人洞房,清笛一曲,不是人生之大快嗎?
  何況他為你奏曲,心中絕不會不悲。這一悲一喜不正是你所渴望的嗎?”
  向天嘯眼眉一跳,頓時大樂,連聲稱妙。自己在房里行樂,這小子在外面吹奏,他心里那還不如開鍋了一樣?這比殺了他更解恨。
  想到得意處,他哈哈地大笑起來。
  岳華峰听了他們的“鬼”計,魂飛天外,恨不得立時死去,但自殺他又是不肯的,那樣杜云香就沒指望了,這不是殺了她嗎?一時間,他如万箭穿心,昏昏然然。
  白帝子把他提起,与向天嘯一道回去了。
  岳華峰被放到一簇花團旁,离向天嘯的洞房有三十丈遠。
  白帝子拉過一條凳子坐下,輕笑道:“听說‘雪門’有支‘冰河云曲’很迷人,你想顯露一下嗎?
  岳華峰恨道:“偷襲別人算什么英雄,有种就放開小爺決一雌雄!”
  白帝子淡然說:“你注定是輸家,別充橫了。你若愿意吹奏,我就放了你;若是不答應,就把你放到他們的洞房門口,讓你看著他們,也許這更有趣。”
  岳華峰的肺都气炸了,咻咻喘個不息,仿佛有一百個火爐子烤著他,汗都成了鹽,成了血。
  “你可以殺了小爺,想消遣小爺,辦不到!”
  白帝子嘿嘿一笑:“那你就等著好戲上場吧。”
  岳華峰閉上眼睛,流下几滴淚。
  夜色終于來臨了,洞房里閃出了紅光。
  向天嘯夜貓子一樣的歡叫,格外刺耳,分明是一种老色鬼的淫笑。岳華峰的心頓時被花刀儿分成人半,道道鮮血流。
  許久以前,他害過一場大病,七天七夜滴水未進,身子都空了,靈魂仿佛也离了軀殼,渾身火熱,干燥,痙攣,發喘,宛如有只魔手揉搓著他,想動一下都辦不到,那也沒有眼前的痛苦更難忍受。惡劣的聲音首先從他心里響起,几乎要把他粉碎了。
  他伸手想抓一下旁邊的花枝,渾身無力。
  向天嘯的笑聲更響了,杜云香不住地后退……
  忽听一陣輕微的沙沙聲。他感到濃重的殺机。
  女人可愛,生命更可愛。他衣服穿得很快。
  他縱身扑到院中,那沙沙聲也遠去了。
  他回到屋里,那沙沙聲又回來了。
  他再次扑到院中,沖著黑暗大罵。
  沒有回應,似乎周圍根本就沒人。
  向天嘯在院中呆了一會儿,重新入房。
  沙沙聲又響起來。低沉,恐怖。
  向天嘯這回沒有躥出來,動不如靜,他藏在了門后頭。
  沙沙聲慢慢變成人語,向天嘯嚇了一跳。聲音十分陌生。
  “向天嘯,你改悔吧,把人放了”。
  向天嘯不吱聲,諦听說話人的位置。
  忽几,風一吹,把洞房門利開了,向天嘯趁勢沖出屋去。院中站著一人,竟是任風流。
  向天嘯一呆,冷笑道:“是你在裝神弄鬼?”
  任風流淡然說:“是你少見多怪。我喜歡听沙沙聲,自然要弄出來。”
  “嘿嘿,”向天嘯好笑道,“虎口撥牙,你膽子不小呢。”
  任風流平靜地說:“我并不認為你很可怕,區區毒功又算得了什么。”
  向天嘯道:“很好,那你就接老夫一掌。”他手腕一旋,虛拍過去。
  任風流身形一移,乍然不見,并不与他對抗。
  “向天嘯“咦”了一聲:“小子的輕功倒不錯呢:“
  任風流出現他的身后,淡然道:“放人吧。”
  向天嘯哈哈大笑起來:“小子,你還不夠資格這么跟我說話。
  殺人我很在行,放人不會。”
  任風流冷笑一聲:“你听說過‘流香彈,嗎?那東西若在你身上炸開,并不比中毒差。”
  向天嘯心中一凜,老臉難看多了:“流香彈”的威力他是知道了。“流香彈”若拳大,炸時黃香彌漫,极易迷人。若在人身邊炸,能把人炸得血肉橫飛。他的功力雖然深厚,自忖也經不住一炸。
  他盯著任風流呆了一會儿,哼道:“老夫見的陣仗多了,小個流香彈還唬不著人。你小子若有,不妨拿出來試一試。任風流
  笑道:“那你可要小心了,我有法子把它塞進你的嘴里去。”
  向天嘯猛吸一口气,陡地旋身縱起,雙掌交叉飛流,向任風流拍去。
  任風流身形一晃,電閃般沖進洞房里去。
  向天嘯又擊不中,飄移到洞房門口,卻沒進屋。他怕任風流真的弄一顆流香彈塞進他的嘴里去。
  他在房外急躁地轉了兩圈,房內很靜。
  過了一會儿,他再也忍不住了,一掌向房門劈去,同時左手捂著嘴沖進屋子。
  屋里沒人,后牆角已開了個洞。
  向天嘯一急,彈身沖出屋子,向屋后追去。
  夜很靜,向天嘯毫無所獲。
  他不敢深追下去,唯恐流香彈突然光臨。
  回到院子里:恨無處泄。他想起岳華峰,小子可惡,非好好修理他不可!
  他走到岳華峰剛才躺著的地方,哪里還有人影。他恨得跳起來,放聲大罵。
  岳華峰被任風流解開穴道并沒有逃走,就在院外的一棵樹上。他想找机會報仇。
  任風流的“真音”傳來,他不得不走了。
  出了杏花村,他見到了杜云香,頓時百感交集,激動得說不出話來。
  杜云香比較冷靜,亦一言未發。
  任風流說:“過去的事就別提了,走吧。”
  岳華峰心中縱有千言万語,也只好壓下了。
  三個人向西走了几里路。岳華峰忽道:“任大俠,你真有流香彈嗎?”
  任風流朗聲一笑:“那是‘火王’屠金剛的寶貝,我哪里有呢。”
  岳華峰點了點頭:“‘火王’在哪里修行?”
  “你想找他?”
  “嗯。向天嘯毒功太烈,難以近身,唯有用流香彈炸他。”
  任風流歎了一聲:“屠金剛的脾气很坏,你找到他,恐怕也沒用。”
  “我想試試。手里有好貨的人,哪個不怪呢。”
  任風流欣賞他的韌勁,把屠金剛的住處告訴了他。岳華峰急著要得到流香彈,便与任風流各奔西東。杜云香悶悶不樂,任他拉著走。自從她被迫服下向天嘯的藥粉,一直就心神不定,腦袋有些昏沉,心頭仿佛壓著了什么。她想吐,吐不出來。
  岳華峰怕她胡思亂想,勸道:“香妹,笑起來吧,輕松才是對的。”
  打了兩個嚏噴,心中的郁悶頓時一掃而光。她輕輕地笑了。
  岳華峰亦笑,兩人的手握在一起。
  杜云香道:“我被那老賊可欺負苦了。”
  岳華峰說:“我們不會放過他的。”
  杜云香還要解釋什么,岳華峰勸她忘掉。
  兩人在夜里奔行了許久,來到一片群山邊。
  山勢黑酸酸的,顯得十分深厚,廣大。
  他們找了塊石板坐下,准備天明了再進山。
  夜風涼嗖嗖的,杜云香似乎有些冷,也許她的思想沒有從那令她后怕的噩夢中抽出來。
  岳華峰輕輕撫了一下她的秀發,把她摟進怀里。兩人都需要對方的溫暖。
  令情人歡悅的方式很多,這就是一种。
  兩人摟抱著等到黎明,發出會心的歡笑。
  而与岳華峰几乎相同的鐵京也沒什么好光景。
  鐵京被張嚴馨一掌迫開,駭极了,內心也复雜极了,他始終不知道張嚴馨是個深藏不透的大高手。他以為女人有一身美麗也
  就夠了,還要什么武功呢?
  張嚴馨其實并不要隱藏什么,她就那么自自然然,只是別人不知道罷了。
  她不熱衷打架,犯不著輕易与人動手。
  若不是戈劍有了危險,也許鐵京還不會知道張嚴馨是怎樣一個人。強加給別人一种感情,那是需要運气的。
  張嚴馨動人的美麗在臉上飛流了一遍,淡淡地說:“鐵京,你能做一個好殺手就不錯了,別指望再做一個好丈夫。”
  鐵京的臉色青白變幻了一陣,昂然道:“我雖不是你們的對手,可還是要盡職盡責的。你們要离開這,除非殺了我。”
  張嚴馨頓時有些不快,臉色一冷,仿佛嚴寒千里,飛雪封天,驟然間變化之大,無以倫比。
  美人的面孔就是一個世界,這話不假,牟道亦深感惊詫。
  “鐵京,我勸你還是先弄清自己是什么。”
  鐵京感到士可殺不可辱,怒道:“我是一個殺手,心里只有教主,這夠了吧?”
  張嚴馨微蹩春眉,輕甜地笑道:“牟兄,你看他多么纏人,我在這里几乎是個假的了。”
  牟道道:“一個人若死要面子,那誰也沒法,不如讓我勸勸他。”他抽出了長劍。
  鐵京沒把他放在眼里,冷哼道:“你如果也需要別人幫的話,最好別動手。”
  牟道笑了:“你放心,我若死了,你的什么目的都能達到。
  沒人能幫我的。”
  鐵京揮動了一下金杵,走向牟道。他有些傲慢,似在炫耀膽气,忘了剛才被耍的狼狽。他的記性不好。
  牟道的神色凝重起來,如臨大敵,他有自己的原則。你小子滿不在乎,我不能和你一樣,兩人都是一副面孔,那是“誰的風格?
  鐵京不知牟道的奇特,還以為是气勢壓倒了對手呢。兩人靠近了,僵立在那里。鐵京不想先動手,他想玩個絕的,把牟道震下去,讓張嚴馨知道無論在哪方面他都是杰出的。
  兩人不能老站著,牟道先出手了。
  他身形一晃,長劍閃電般刺出,隨意一劍突出一個快”字,不給對手還擊的余地。身劍合一。
  鐵京驟見劍光起,明華一道繞九城,欲揮金杵來不及了,連逃的念頭也沒生出,肩頭一痛,被刺中。
  牟道并不想傷害他,僅刺破了一點他的皮肉。這多半是看了岳華峰的面子,不然會給他點教訓的。
  鐵京出了丑,羞恨之极,暗罵自己昏了頭,打錯了算盤,自己的优勢在于先發制人,怎么倒忘了呢?
  他眸子里透出一种寒光,咬牙切齒:“你很聰明,會占先机,否則絕對是另樣的。”
  牟道淡然一笑:“我給你留了余地,沒讓你流血,你可以再動手嗎。”
  鐵京哼了一聲,揚起金杆,眼里也閃動了金光,十分威猛。
  金杵在他手中打了一個旋几,陡地一振,攪起一個漩渦,隨之挾起极其惊人的內家气勁划起一片波光,向牟道的頭頂砸去,有聲可聞。
  牟道接受了兩次長劍走偏的教訓,左手虛拍一掌,長劍飄揚而起,去撞金杵。
  這不是高明的打法,殺敵用不著這么麻煩。牟道為了讓鐵京心服口服,不得已為之。
  “啪”地一聲,劍杵相交,火星四濺,兩人各退了半步。金杵竟然被劍架住了,沒砸下去,胜負立判。這是拼比內勁,做不了假。
  金杵大而沉重,由上而下猛擊,其力自非一般;長劍舉迎,自然占不了什么便宜,若非勁力浩大,絕對擋不住金杵。這是常
  識,鐵京不會連這個也忽略了的。
  兩人沉默了一會儿。
  牟道道:“還要拼嗎?”
  鐵京的金杵顫動起來,手面上起了一層細汗,臉上的肌肉突突亂跳,心中恨极了。
  這不公平!他心中吶喊。承認對方的功力高,不如相信自己出了毛病好些。
  他心中經歷了一場暴風雨后,平靜下來。
  戈劍道:“別和他糾纏了,好姐姐,我們走。”
  鐵京冷道:“你們若是這么离去,我會追到天涯海角,永遠不會放過你們的。”
  牟道心中涌起一股煩躁,不快地說:“既然你這么固執,那我們就一起把這個問題解決吧。我沒有時間圍著你轉。”他舉起了長劍。
  鐵京心中掠過一道惊電,感到有些不妙,若是今日死了,美人美酒可全滾他媽的蛋了。
  怎奈他是一個強人,若耍他馬上轉個大彎也不可能。明知再斗不利,也得硬起頭皮干。
  他一式“金杆獨抱”,等待牟道出劍。
  這回他有了長進,打起了同歸于盡的念頭。
  他以為牟道絕不會想死,誰不想一吻美人?跑進黃土地做鬼有什么趣?只要自己不顧一切擊向他的要害,他必然回劍自救,那就傷不著自己了。這一手若玩好,說不定還能痛打落水狗呢。他想得有理。
  牟道晃身問起,自然不會照顧他的道理,“禹步”奇幻難測,“太陽劍”輝煌而出。
  電光石火之間,到了鐵京的左側,光華一現,劍點刺去。鐵京揮杆就打,晚了一步,血光迸洒時,他的大杆才向下落,牟道已在一丈外了。
  鐵京痛心再次失算,欲扑無力了。他的肋部挨了一劍,不深,但足夠他老實一陣了。
  戈劍高興地說:“兄台,還是你會制人,你一硬,他就軟了。”
  牟道一笑:“他若比我硬那就不妙了。”
  “兄台,為什么我的劍會走偏?”
  “那是碰上了旋動勁團,你只要小心些,就不會碰上一鼻子灰。”
  戈劍歪頭想了一下,拍了一下巴掌,拉起張嚴馨就走。鐵京唯有看著他們离去,恨得沒法治了,一頭欺到花地上去。
  “三人如三朵輕云飄行了百里,來到一座山谷前。山谷里蓄滿了水,象湖。水很清,水面上浮著些青草。不時有水花泛起,可能是魚干的。三人在水邊站了一會儿,感到十分涼爽。
  戈劍提議:“到水上面耍一耍怎樣?”
  張嚴馨彈了他一下,笑道:“你若能到水上不把頭沒了,我隨你去。”
  戈劍頭一揚:“別小看人。”
  把一只腳伸到水面上去。輕輕踏了一下,水波蕩起,他有些遲疑了。
  張嚴馨逗地說:“怕了,要我背你嗎?”
  戈劍嘻嘻一笑:“姐姐,這水太稀,怕不好玩。你要是能在上面走一趟,我服你。”
  張嚴馨清脆地笑起來,猶如春風吹過山崗,身形一動,飛旋而起,輕輕落到水面上,仿佛一朵水花儿那么安詳。
  剎那間,她又飛沖而上,帶起水柱半丈,落到戈劍身旁,臉上的笑更迷人了:“弟弟,你怎么服我?”
  戈劍臉一紅說:“我學句雞叫怎樣?”
  牟道笑了:“不通,不通。”
  張嚴馨亦笑了:“我怎么好讓弟弟出洋相呢?”
  戈劍認真地說:“我不占你的便宜,說話算數。”
  他疑惑了一陣,“咯咯”叫了一聲。
  張嚴馨樂得了不得,花枝亂顫,十分忘情。
  牟道覺得戈劍難得,自己就做不到這一點,如果遇上這樣的事,多半要賴的。
  這時,從北方傳來悠揚的蕭聲,低回婉轉,如泣如訴,綿綿不絕,蒼涼感人。
  張嚴馨道:“好手段,倒是個有情人。”
  牟道沒言語,朦朧中覺得蕭聲里活躍著一個寂寞的生命,哀傷無絕期。
  戈劍听了一會儿蕭聲,有些痴了,臉上升起兩片紅霞,眼睛半眯著,仿佛回到了遙遠的過去。
  牟道被他的神態逗樂了,笑道:“老弟台,你在想娶媳婦吧?
  那有趣得緊呢。”
  戈劍嘿道:“我才不想媳婦呢。你知道這是誰吹的嗎?”
  “當然知道。”
  “誰?”戈劍惊奇地問。
  “有情人。這是你姐姐說的。”
  戈劍笑了:“你們不知道的,這是個秘密。”
  張嚴馨道:“是你的另一個姐姐?”
  戈劍一揮手:“瞎說,這不是女人吹的。”
  張嚴馨不言語了,又靜靜地听。
  蕭聲激越起來,仿佛要沖破最后的關頭。三人不由替他擔心起來,唯恐他底气不足,不能直上九天,破去所有的障礙。這也是一种遺憾,欲上不能,欲退不甘的遺憾。
  戈劍瞥了他倆一眼,得意地說:“他是我的一個親人,你們猜是誰。”
  “是你爹?”張嚴馨說。
  戈劍搖了搖頭:“我沒有爹,我是冬天生的。”
  張嚴馨淺淺一笑:“那是你師傅?”
  戈劍更搖頭了:“他們都是老頭子,心里只有兩樣東西,之乎者也、藥。”
  張嚴馨甜甜地笑了,“你的謎底好深,讓你的兄台猜吧。”戈劍點頭:“好,兄台,你猜是誰?”
  牟道低頭想了一下,說:“蕭聲深沉奔放,气息充沛,委婉中似有‘高處不胜寒’之意,亦有世人皆醉,唯我獨醒之旨,可見吹蕭人絕非等閒。蕭聲里高揚自由的旋律,似乎唯我風流,不見來者。嗅,我想起一人,會不會是任風流?”
  戈劍一跳,叫道:“兄台高見,一猜就中。”
  他沖張嚴馨一笑:“姐姐,你不會嫉妒吧?”
  張嚴馨白了他一眼,那一眼說不出的嬌羞風流,戈劍触了電一般,都呆了。
  “我只嫉妒你,有姐姐又有兄台。”
  戈劍笑起來:“好姐姐,你又挖苦我了。”
  牟道道:“木老弟,你怎么与任風流套上的近乎?”
  戈劍瞪大了眼睛:“我們有淵源,怎么是套近乎?我是他撫養長大的。”
  牟道笑了:“那你為什么不跟他學功夫,反而去拜三個老頭子為師?”
  戈劍道:“他不想教我。”
  牟道搖了搖頭:“這不是事實,定有別的原因。你叫他什么?”
  “大叔。”
  “你媽是何人?”
  “也許任大叔知道,可他什么也不說。”
  “任大俠有什么愛好?”
  “發呆,歎息。別的我一概不知。”
  張嚴馨用手指一點他的額頭:“你是個小糊涂,用不了多久
  連姐姐、兄台都忘了。”
  戈劍急道:“這怎么會呢,我永遠也不會与你分离的。”
  牟道說:“你想去見他嗎?”
  戈劍點頭:“想見他,我很久沒見過他了。
  三個人繞過山谷,向北方沖去。
  他們向北狂奔了七八里,蕭聲突然滅了,四周一片寂靜。他們毫不猶豫,直奔東北最高的山頭。_
  山上蒼翠一片,綠蔭甚深,涼意仿佛從永痝B飄來。一塊聳立的石壁上刻著一個女人像,似有幽怨在心。像很美。三人走到石壁前,半個人影也沒有瞧見。
  唯有從山谷里刮來的風帶著熱烈的歡樂。
  三人立在那儿了,誰也沒言語。
  戈劍感到一种深沉的失落,眼前的東西變得混亂迷离,心里酸酸的,涼涼的。
  “為什么走了呢?”他自言自語說。
  “也許有人打扰了他了吧。”張嚴馨道。
  這回她猜對了。先他們一步有人打斷了任風流的蕭聲。是海天龍。
  任風流吹蕭時是很專注的,歡響飄向遙遠的地方,也帶走了他的心。每吹一次,他都感到心胸高遠一些,空闊一些,舒服一些。
  吹蕭就是練功,一种更如意的神功。
  海天龍幽靈般地問到了他身后,他沒有覺察出來。海天龍詭秘地一笑,輕輕向他靠去。
  忽然,他感到一股渾厚的內勁推了他一下,惊了他一跳。他四下一掃,明白了緣由。
  任風流吹蕭与一般人不同,吹時气息鼓蕩,周身布滿了內气,形成一個气場,功力越深,气場越強,內气團愈大。他在气團中,要靠近他自然會受到內气的排斥。
  任風流感到有人堵住了一片音流,冷冷地問:“是誰?”
  海天龍連忙笑道:“任大俠,是我,海天龍。”
  任風流歎了一聲:“你來做什么?”
  海天龍說:“小弟路經此處,陡听您的蕭聲,心曠神怡,特來与大俠相會。”
  “你怎知是我在吹蕭?”
  海天龍笑得更響了:“任見的蕭千古第一,激越昂揚,自由流暢,牽人魂腸,蕩滌肺腑,別人怎能吹出。此音多寂寞,神州無別家,小弟縱是愚陋也能想到是您。”
  任風流輕歎了一聲,臉上飛起寂寞的笑容。他并不討厭海天龍,更不討厭贊美。
  他的蕭吹得确實不錯。
  海天龍走對了第一步,膽子立時大了許多,歎道:“蒼天多對英雄薄,古今如此。象任兄樣的大英雄竟然沒有紅顏知己,小弟都覺太屈。”
  任風流的臉色頓時暗了下去,仿佛看到了痛苦的過去。他并不滿意海天龍的感唱,但也沒有斥責,自己獨來獨往倒是事實。
  停了一會儿,海天龍幽幽地說:“在遠山之中,夢華香谷之內,有一絕代少女正苦苦思念著任兄,其情可感天地,任見知否?”
  任風流一怔,似乎什么東西落在心頭,惊奇地問:“會有這樣的事?”
  海天龍道:“太會有了。任兄丰采照人,俠名遠播,什么樣的少女不動心呢。”
  任風流心里頓時浮出一個怀春少女的情影,在水波里閃動,千嬌百媚,活色生香。
  他輕輕一笑:“那苦了她了,真是對不住。”
  海天龍說:“她活得确實很苦,每天起來第一件事就是跑到山頭上念叨你的名字,時常淚水滴落,可她從不向別人說什么。”
  任風流宛如看到了那個受苦的少女,在陽光鮮紅的山崗上迎風而立。他的心一緊,低下頭道:“真是罪過,竟然害了她。”
  遠處仿佛傳來一個少女的聲音:“風流哥哥,你好……”
  任風流搖了搖頭,驅走紛亂的念頭。
  海天龍察言觀色,發現任風流确實動了心,十分歡喜。他覺得該是拋套子的時候了。
  “任兄,想不到你這么悲天憫人,怪不得天下人這么服你,這与你博大的胸怀恐怕是分不開的。你們兩人倒有些相似。”
  任風流搖了搖頭:“你不了解我。”
  海天龍道:“好人坏人一看便知,了解什么呢。你到了极高的境界,對一切似乎都有几分愛意。她也是這樣,對花儿、蝶儿都十分親切。她美得可奪日月,世上難尋二人,卻從不傲慢無禮,總是那么溫柔、宁靜,唯有念叨你時有些痴了。難得啊!”
  任風流快笑了一聲:“這么說,你与她挺熟?”
  “何止熟,還有些親呢,她是我表妹。”
  狂風流點了點頭:“夢華春谷是馮百万的居處,那少女不用說是他的女儿了?”
  “任兄去過夢華香谷?”
  “是的,那已是兩年前的事了。”
  海天龍暗道:你小子播下了情种,不去收割了,竟被我碰上了,莫非是天意?他嘿嘿一陣歡笑:“任兄,她想你想得好苦,你是否与她見一面呢?救一個姑娘脫离苦海,也是莫大的善事嗎。”
  任風流沉默了,許久才道:“我能做什么呢?”
  他是聰明人,本不該有此一問的,可他放不下架子。裝憨是最省力的辦法。
  海天龍明白他的心思,笑嘻嘻地說:“任見,你是大英雄,天下人無不敬仰,你能做的可多了。你可以教她武功,煮酒論天下,還可以向她求婚,生一個小娃娃。”
  任風流笑了,許多年沒有這樣笑了,是怎樣的心情,他也說不清楚。
  海天龍自然也笑,他引起的,他得陪著。
  笑聲一止,任風流忽道:“你找我并不是僅僅為了這個吧?”
  海天龍說:“任兄,你可把我看扁了。我敬你是個英雄,這才告訴你實情。你們若能比翼雙飛,也給江湖添一段佳話,我也算做了一件好事。我做的好事不多,不想臨死的時候連件值得回憶的往事都沒有。”
  這到底有多少實情呢?恐怕連鬼也弄不清楚,因為他說話的時候頗動了一些感情,到后來連他也有些迷惑了,這是我嗎?
  任風流淡然一笑,相信他的成分居多,和气地說:“我是一個不愿受人恩惠的人,哪怕是滴水之恩。你有這樣的善心,亦算有恩于我,我怎么感謝你呢?”
  海天龍大樂,謝天謝地,老子猛裝灰孫子還不是為了這個嗎?但他怕任風流不見兔子不撒鷹,知道弓還得拉下去。
  他揮動了一下手掌,急道:“任兄,我知道你是說一不二的人,我就做了這么點小事也值得一謝?那豈不讓人恥笑嗎?”
  任風流平靜地說:“別管別人,你怎么想才是要緊的。”
  “那是那是。”海天龍連連點頭,很誠懇的樣子。他心里充滿了歡樂。
  任風流又欲吹蕭,海天龍忙說:“任兄,我們到夢華香谷走一遭吧?”
  任風流遲疑了一下:“去見相思人,總有相思恨,春面若有淚,相對兩不忍。”
  海天龍道:“任兄放心,一切有我周旋,絕不會橫生不快,敗坏了我們。”
  任風流還是猶豫,海天龍熱切地說:“任兄呀,知音總難求,机會更難尋,万里江山紅透,也那么一瞬,錯寫了今章,下文滿眼恨,可怜天下相思人!”
  這小子倒象個教育家,而非殺手。不知任風流滿意他的文章,還是滿意他的熱忱,終于邁動了步子,飛下山崗。海天龍快樂极了,仿佛喝了六月里的雪水,周身清涼透了。他媽的,不論狗熊還是英雄都喜歡美人,讓老子樂得發恨。美人值千金。
  對付英雄,斧頭刀子看來不如一個吻。美人的吻永遠是一座墳。
  任風流淡淡一笑,搖了搖頭。
  兩人走上一條狹道,縱身上了一塊岩石。
  向山谷里看,里面紅花似火,一片鬧意。
  兩人下了山谷,在荊棘中行不多遠,忽被前面的情景惊呆了。
  海天龍扭頭閃進一塊石后,猶如突起的風。

  ------------------
  网絡圖書 掃校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