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一四章 艷姬忏情


  云錚滿腔熱血奔騰,在風雨中放足狂奔,滿耳風生響動,宛如蒼鷹扑翼,正是艾天蝠的雙袖破風之聲。
  他生怕溫黛黛再來阻扰,直奔到村外,方自駐足。
  艾天蝠亦自翩然而來,冷冷道:“就在這里動手么?”
  云錚道:“不錯!”突然自袖中抽出一柄匕首,在地上划了個三丈方圓的圈子,刀鋒入上,深達七寸。
  艾天蝠冷冷道:“這圈子不嫌太大了么?”
  云錚怒道:“不論圈子大小,你我今日不分胜負,誰也不得出圈半步!”揮手處,刀光一閃,匕首深沒入土。
  艾天蝠道:“讓你三招,快動手!”
  云錚狂笑道:“云某焉肯先向盲瞎之人出手!”
  艾天蝠身子突然一陣顫抖,披散著的頭發鋼針般豎立起來,他以那陰沉的面色,風雨中望去有如鬼魅般可怖。
  跛足童子恰巧赶來,听到云錚的狂笑聲,面色亦自大變,頓足道:“糟了糟了,此番我也救不得他了!”
  溫黛黛失色道:“為什么?”
  跛足童子歎了門”气,悄悄道:“在我大哥面前罵他瞎子的人,從來沒有一個能活在世上。”
  溫黛黛身子一震,眼望著艾天蝠凄厲的面容,不由自心底升起一股寒意,剎那間竟說不出話來。
  突听云錚厲聲大喝道:“今計若有誰敢人此圈子一步助我云錚一拳半足的話,云某便立時死在他面前!”
  艾天蝠沉聲道:“很好,不死不休!”
  溫黛黛頓足道:“你們男人為什么這樣奇怪,也沒有什么深仇大恨,為什么要不死不休?”
  跛足童子苦著臉道:“大哥,打他兩拳就好了,何苦傷他的性命?他……他也沒欺負我……”
  艾天蝠道:“你若再多口,我便先割下你舌頭!”
  髒足童子抽了門冷气,攤開雙手,只是搖頭。
  艾天蝠与云錚對立在風雨中,身上衣衫俱已濕透,兩人雖都在等著對方先行出手,但卻已都是劍拔弩張,一触即發。
  一陣腳步響動,趙奇剛与那青衣少女也已赶來。
  青衣少女道:“大爹可是要我去幫那少年么?”
  趙奇剛道:“不錯,快去救他!”
  青衣少女輕歎了一聲,喃喃道:“我雖不愿与男子動手,但大爹的話,我只有听從。”緩步向圈子里走了過去。
  溫黛黛卻已攔身擋住了她,長歎道:“你若幫他,他便要橫刀自刎,他的脾气我最清楚,說出來的話,永遠不會更改的。”
  青衣少女呆了一呆,回身望向趙奇剛,但趙奇剛也只有木立在地上,良久良久,說不出話來。
  溫黛黛輕輕道:“小鬼,你難道真沒有法子了么?”
  跛足童子眼珠一轉,道:“唯一“的辦法,就是要那姓云的莫要先動手,我大哥也從來不先向人出手的。”
  話聲未了,云錚身形已暴起,揮掌直擊過去。
  溫黛黛跌足歎道:“你不說這話,他也不會先動手的,但你這么樣一說,他一定要先動手的了。”
  跛足童子瞠目道:“我怎么知道他是這樣的脾气!”
  言語間云錚早已攻出三招,艾天蝠身形閃動,直等他三招擊出后,雙袖方自流云般飛起。
  跛足童子笑道:“我大哥說出的話,也是永遠都不會更改的,他說讓三招,就是讓三招!”
  艾天蝠雙掌始終隱在袖中,雙袖有如神龍夭矯,變化無窮,瞬息間便已攻出三招。
  這三招攻勢雖凌厲,但云錚雙手緊貼在腰下,亦自閃身避開,三招過后,云錚突又大喝道:“我也回讓三招!”
  跛足童子不禁一呆,溫黛黛望著他輕輕一笑。
  突听艾天蝠冷叱道:“再讓你三招!”
  他果然直等云錚又自攻出三招,方自回手出招。
  云錚怒喝道:“偏不要你讓!再回讓你三招!”
  喝聲中艾天蝠三招已攻出,“嫦娥奔月”、“風動流云”、”云破日來”,風聲激蕩,隱有后著。
  這三招過后,本應跟著施出“月移星換”、“金輪破霧”、“長虹貫日”,正是連環六招煞手。
  但“云破日來”一著攻出之后,艾天蝠若再繼續出招,便有如未讓云錚一般,他只得硬生生頓住招式。
  云錚果已揮拳扑來,上打面目,下打胸腹,虎虎的拳風,震得艾天幅衣袂袍袖俱都飛起。
  艾天蝠武功雖高,但也被這三招逼得后退了兩步。
  他滿心怒火,冷漠的面容,亦自變了顏色,口中大喝一聲:“再接我這三招!”袖風狂濤般推出。
  這三招攻勢雖更凌厲,但招式間卻故意留下許多空門,第三招再是雙臂大張,前胸全都暴露在對方掌下。
  哪知云錚卻硬是不肯乘隙出招,定要等他三招過后,才肯還手,出手時招式攻而不守,直將全身力道全部使出,絲毫不留后路。
  艾天蝠雖然惱怒,對這倔強的少年卻也無可奈何。
  他武功雖然高出云錚不少,但連綿的招式時須切斷,武功自然要打個折扣,而云錚憑著一股銳气,攻勢卻激厲無比。
  要知他生性激烈,平日作戰,本极少留有后著,此番動手,正是投了他脾胃,一時之間,兩人來來往往,竟未分出胜負。
  跛足童子更是在一旁看得目定口呆,忍不住搖頭苦笑道:“這樣的臭脾气,我倒真的從未見過!”
  溫黛黛笑道:“今日你總算見到了吧,小孩子長些見識也好!”她面上雖在嬌笑,心頭卻也充滿了緊張。
  艾天蝠的三招攻勢已越來越是難擋,云錚用盡身法,幸能避過,但額上已流下汗珠。
  霹靂火与海大少也已赶來,也不禁看得聳然動容。
  突听艾天蝠口中一聲長嘯,始終隱在雙袖間的手掌,驀地自袖中伸出,閃電般拍出了三掌。
  他袖風雖凌厲,但掌風卻更猛烈,他雙袖招式雖然變化無窮,但此刻雙掌出招,亦更是靈幻難擋。
  云錚閃身避開了第一掌,卻被第二招掌緣掃著了肩頭,震得他身形俱都离地而起,凌空翻了個身。
  此刻艾天蝠第三掌還未攻出,上盤空門故意露出。
  云錚若是乘勢凌空下擊,雖未見能胜,也可占些先机。
  但他卻咬緊牙關,束手躍在地上,死也不肯少讓一招。
  但他身形落地時,真气已自不濟,就在這剎那間,艾天蝠雙掌齊出,“排出倒海”,直擊云錚胸腹之間。
  云錚雖待跺足再起,但艾天蝠的攻勢卻已不容他換气騰身,直被那猛烈的掌風震得仰面翻出,跌倒在地。
  旁觀眾人不禁齊都發出一聲惊呼,艾天蝠腳步動了一動,溫黛黛嬌呼道:“輪到他了……”
  艾天蝠冷冷一笑,頓住身形,云錚卻已自地上躍起,他雖然緊咬著牙關,但嘴角卻已滲出了血痕。
  海大少變色長歎道:“好個倔強的少年!”
  霹靂火亦自搖頭歎道:“想不到大旗門竟有這樣的漢子,看來竟比老夫的脾气還要剛強几分!”
  跛足童子道:“我大哥已有多年未曾動用過雙掌,此番竟被他逼得使了出來,他縱然輸了,也光榮得很。,”
  溫黛黛瞪了他一眼,道:“輸了就是輸了,有什么光榮!”
  云錚腳步踉蹌,雙目盡赤,一步步向艾天蝠走了過來,他左臂垂下,右肩上的傷勢顯然也不輕。
  但他銳气卻絲毫未減,一步步走到艾天蝠身前,口中大喝道:“你留意著了!”舉力一掌,直擊而去。
  他這一掌雖然已盡了全力,但卻已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對方縱然絲毫不會武功,他也未見能將之擊倒。
  艾天蝠自然輕輕易易便避開了他三招。
  海大少厲喝道:“下面三招,你還打得出乎么?”
  艾天蝠冷漠的面容仍無絲毫表情。
  海大少怒道:“好個老匹大,光和俺打一場再說。”
  他方待展動身形,云錚已回過頭來嘶聲道:“你敢來助我一拳,我便先撞死在你面前。”
  海大少著急道:“但他這二招,你是万万躲不過的!”
  云錚狂笑道:“你怎知我躲不過……縱然躲不過,也与你無關!”胸膛一挺,大喝道:“姓艾的,來吧!”
  艾天蝠冷冷道:“看你是條漢子,讓你多喘息片刻。”
  云錚雙目一瞪,還待回口,溫黛黛已搶著道:“云大弟,你不能死的,你還有十五万兩銀子在我這里,你……你……你還年輕,正可享受一切,你就讓別人幫幫你好么?我……我此后一定會好好的待你的……”
  她語气已漸幽婉凄楚,但云錚卻瞧也不瞧她一眼。
  溫黛黛道:“難道……難道你不喜歡我了么?我是喜歡你的呀,你若是死了,要我……要我怎么辦呢?”
  凄風苦雨中,她凄婉的語聲,當真令人斷腸!
  云錚面上也微微變色,突然張口吐出了一口鮮血,但口中卻跟著厲喝道:“我已喘過气未,你還不動手!”
  艾天蝠面上肌肉隱隱一陣抽動,突然緩緩道:“你方才說的盲瞎兩字,可是罵我的么?”
  溫黛黛道:“不是你不是你,他罵的不是你!”
  但她語聲未了,云錚卻已大喝道:“你本是盲瞎之人,說的自然是你!”
  艾天蝠面色一沉,忽又沉聲道:“此刻你可愿收回?”
  云錚怒道:“我又未曾說錯,你本就是個瞎子。”反手一拍胸膛,銳聲接道:“大丈大一言既出,死也不會收回!”
  艾天蝠挺胸深深呼了口气,道:“好……”手掌緩緩抬起。
  溫黛黛目中已自流下淚來,頓足道:“你……你為什么這樣傻,你若……若說收回,他就不會傷你了呀!”
  云錚突然仰天狂笑起來,道:“大丈夫生若無愧,死有何懼!今日能見到你的眼淚,我已高興得很了,姓艾的,動手吧!”
  語聲未了,艾天蝠鐵掌己到了他面前,迅急的招式,霎眼便攻出三招,“砰”的一聲,云錚右肩也被擊中。
  這一掌直將他震得立時跌倒在地上滾了兩滾,旁觀之人,俱都慘然闔上眼瞼不忍再看。
  但云錚卻又掙扎著爬起,掙扎著走到艾天蝠面前。
  艾天蝠冷漠的面容又已動容,道:“你還要再戰?”
  云錚喘息道:“大旗門下,從無中途告饒的人!”
  他伸出手掌,發出一招“神龍探爪”,但他雙肩皆傷,手臂實已難抬起,這一掌掌勢之緩慢,當真有如行將就木的老人探子取物一般,對方縱是嬰儿,也万万不會被他這一掌擊中。
  眾人心頭更是慘然,只望云錚手掌抬不起來,他這三招如發不出去,艾天蝠下三招也無法攻出。
  但云錚手掌卻終于抬起,一寸寸抬起,一寸寸接近艾天蝠……忽然間,听得輕輕一響——云錚這一掌,竟擊中了艾天蝠的面頰!
  ——要知艾天蝠雙目皆盲,平時听風辨位,雖有如眼見,但此刻云錚這一掌,竟緩慢得不帶一絲風聲。
  艾天蝠只當他手掌已無法抬起,本已絲毫未曾防備,絲毫未曾覺察,再加上自己心中實也難堪,竟被他一掌擊中。
  剎那之間,眾人俱都被惊得愣在地上。
  云錚亦自呆了一呆,嘶聲狂笑道:“姓艾的,我……我終于擊中你一掌……”气力突然潰敗,翻身暈倒在地上。
  溫黛黛亦不知是惊是喜,縱身扑了過去。
  海大少仰天狂笑了一陣,厲喝道:“艾天蝠,你還有臉向他出手么?有种的和俺海大少戰一陣!”
  但艾天蝠木立在地上,卻似乎根本未曾听到。
  趙奇剛面上縱橫的傷疤似都已隱隱泛起紅光,轉首向那青衣少女道:“這樣的少年,是否已值得你出手了?”
  青衣少女那冷傲蒼白的面容,此刻也已因激動而嫣紅,忽然大聲道:“艾天蝠,你可敢接我柳荷衣几招?”
  霹靂火胸膛起伏了半晌,此刻亦自厲聲喝叱道:“老夫雖然是大旗門的仇人,今日也要与你拼上一場!”
  但艾天蝠卻仍是茫然木立,風雨打在他臉上,他本已冷漠的面容,此刻更冷得沒有一絲暖意。
  跛足童子看到他大哥那如此可怖的神情,心頭亦不禁泛起了一股寒意,忍不住顫抖著喚了聲:“大哥……”
  艾天蝠緩緩抬起手,向他招了招,道:“你過來!”
  跛足童子苦著臉走了過去,顫聲道:“大哥,你……你若不愿和他們動手,小弟可代你應戰。”
  艾天蝠黯然一笑,道:“不用說了,站到我面前來。”
  跛足童子一步步遲疑著走了過去。
  艾天蝠突然一整衣衫,翻身拜倒在他面前,叩了個頭。
  這不但跛足童子駭得目定口呆,別人也都不禁為之一惊。
  跛足童子呆了一呆,這才也翻身拜倒在地,目中急出了眼淚,顫聲道:“大哥,你……你這是作什么?”
  艾天福道:“我這一拜,是要你代我去拜師父,對她老人家說,弟子艾天蝠,已再不能報她老人家的傳藝之恩了。”
  跛足童子大駭道:“大哥,你……你……”
  艾天蝠慘然笑道:“艾天蝠縱橫一生。今日被人手掌打在面上,還有臉再苟存人世么?”
  跛足童子流淚道:“但……但大哥你是先擊傷他的呀!”
  艾天蝠長身而起,面色一沉,厲聲道:“我意已決,你不必說了,代我問候眾家弟妹,就說大哥已告別了!”
  跛足童子扑地痛哭,眾人亦自為之動容,這時遠處突然掠來一條人影,在暗處停住腳步,眾人正自心惊,誰也沒有發現。
  艾天蝠仰天長笑了好一陣,朗聲道:“云某既能置生死于度外,艾天蝠何又不能!九弟,你切莫忘記,男子漢死時必須死得像個英雄!”
  反手一掌,便待向自己天靈直擊而下。
  但跛足童子卻已和身扑了上去,抱住了他的腰,將他沖得退后了几步,痛哭著道:“大哥,你不能死的……”
  海大少突然也大聲喝道:“這樣死了,也不算英雄!有种的就活下來,還不知有多少人要向你挑戰呢!”
  艾天蝠雙掌捉住跛足童子雙臂,厲叱道:“九弟,放手!”但跛足童子卻死也不肯放松。
  忽然間,遠處傳來了一陣冷笑。
  一個充滿輕蔑的語聲冷冷道:“你們何必勸他,他這個瞎子,活在世上本就無味,不如讓他死了算了!”
  眾人一惊,艾天蝠更是身軀大震,面容驟變,嘶聲厲喝道:“什么人敢辱罵于我?”
  數丈外一條人影,立在風雨中,冷冷笑道:“罵了你又怎樣,哈哈,你只不過是個快要死的瞎子而已。”
  夜色黝黯,誰也看不清此人究竟是誰?
  艾天蝠全身都已激動得顫抖起來,忽然厲喝道:“你過來,我縱然要死,也要等殺了你再死!”
  那人影嘿嘿笑道:“若是殺不了我又如何?”
  艾天蝠怒道:“一旦殺不了你,艾某便一日不死!”雙袖突然揮起,縱身向那人影飛掠而去。
  那人影大笑一聲,道:“你殺不了我的!”說到最后一字,他身形又已去遠,艾天蝠如影隨形,急追而去。
  跛足童子大聲道:“大哥……大哥……”也縱身跟了過去。
  海大少笑道:“那人不知是誰,倒的确高明得很,三言兩語,便將艾天蝠一條命要回來了!”
  霹靂火道:“可要追去看看么?”
  海大少望著沉沉夜色,搖頭道:“追不上了,追不上了……”
  溫黛黛抱起了云錚的身子,大步向來路走去。
  眾人無言的跟在她身后,心頭都只覺十分沉重。
  進了村庄,到了那鐵舖之門,車馬卻早已蹤影不見,那車夫見事不妙,也畏罪逃得無影無蹤了。
  溫黛黛凄苦的面容,又為之一變,道:“這……這怎么辦?”
  武振雄道:“姑娘不如留在此間……”
  青衣少女柳荷衣道:“待我先看看他的傷勢。”
  溫黛黛俯著望去。怀中的人儿,雙目緊閉,面如金紙,自戶內透出的燈光下望來,几乎已無生气。
  她只覺心頭一陣悲痛,淚珠不由自主的一連串落了下來,落到了云錚緊閉著的雙目之上。
  哪知云錚呻吟一聲,卻張開了眼瞼。
  他只覺眼前有個模糊的人影,漸漸清晰——柳荷衣此刻正站在他面前,探視著他的傷勢。
  云錚看清了她,突然掙扎著嘶聲道:“是她……是她……她是寒楓堡的人,黛黛……快……咱們快走……”
  柳荷衣那美麗而冷漠的面容,他一直未曾忘記,但他只記得這冷漠的少女乃是寒楓堡要向她逼問口供的人。
  趙奇剛赶了上來,歎道:“公子你誤會了,那日……”
  但云錚身受內傷,神智已有些迷糊,只是在溫黛黛怀中掙扎著道:“好……好,寒楓堡,我和你拼了……拼了!”
  他拳打足踢,似乎要掙扎著下來。
  溫黛黛緊緊抱住了他,流淚道:“好,我們走,我們走……”轉過身子,向漫天風雨急奔而出。
  趙奇剛跌足歎道:“這……這……荷儿,去追……”
  柳荷衣冷冷的凝望著她兩人身影消失,冷冷道:“大爹放心,他死不了的!”轉過身子,走入了房中。
  海大少、霹靂火面面相覷,都不禁仰天長歎了一聲。
  沉郁的更天已微露曙色,遠處也已有了雞啼,這風雨黃昏后的風雨之夜,已在風雨中結束。
  風雨如晦,雞鳴不已。
  溫黛黛怀抱著云錚,全力狂奔。
  她不時俯首下望怀中的人,又已暈迷,她第一次發現怀中這痴情的少年竟也是個人間的鐵漢。
  一時之間,她心中又是悲哀,又是歉疚,昔日辜負了這少年的深情,又不知日后是否能夠補救。
  奔行了半個時辰,東方微現曙色,但四下卻仍是凄涼黝黯,溫黛黛的气息已漸漸粗重。
  她多年養尊處优,此刻實已气力不濟。
  但她卻仍未放緩腳步,她一心只想奔回去,早些治療云錚的傷勢,若能救得云錚,她即使累些又有何妨。
  地勢漸漸高峻、已入山區,又奔行了頓飯功夫,轉過一個山面,那山坳中,林木間,便隱隱露出了燈光。
  溫黛黛長長松了口气,急奔入林。
  林中有棟小巧的房屋,仿佛是祠堂改建,這就是溫黛黛在倉促中覓得的藏身之地,外人确是難以發覺。
  她不但有過人的机智,還有著惊人的精力。
  在短短數日之間,她不但尋得此地,將此屋布置成一個足可舒适的安身之處,還買了兩個誠實的丫環。
  使她唯一遺憾的,便是那車夫……
  但此刻,她穿林而入,目光轉處,卻突然發現她那輛精心購下的馬車,此刻正停在門外。
  她不禁暗喜忖道:“原來是那車夫等待不及先回來了。”當下也不及喚門,縱身一躍而入。
  廳中仍有燈火,溫黛黛喘息著喚道:“鶯儿,燕儿,你們還未睡么?快准備些熱水來……”
  說話間她已直闖而入,但說到這里,她身子一震,駭然住口,滿廳燈光下,那兩個誠實的丫環,竟都已橫尸而死。
  廳中物件,沒有絲毫零亂,只有地上兩灘血跡宛然,仿佛是方自干卻,事變顯然未久。
  溫黛黛只覺心底寒意驟起,忍不住机伶伶打了個寒噤,暗惊忖道:“莫非是司徒笑己尋來了?”
  身后“砰”的一響,廳門又已闔上。
  溫黛黛掌心滿是冷汗,一時間竟不敢回身,身后突然傳來一陣陣沉重的呼吸之聲,令人心弦為之顫抖!
  她急急向前奔了數步,奔到牆邊,霍然轉過身子,脊梁緊緊貼著冰冷的牆壁,抬眼而望。
  一個衣衫狼狽的少年,貼門而立,手中緊握著一柄匕首,面上也滿是惊惶恐懼之色。
  兩人目光相對,竟都吃了一惊,齊齊脫口惊呼道:“原來是你!”溫黛黛認得這狼狽的少年,少年也認得她。
  這狼狽的少年,竟是沈杏白!
  他雖被海大少一足踢下水中,卻命不該絕,竟掙扎著到了岸邊,那時他正如惊弓之鳥,立時亡命飛奔。
  首先,他自想尋個人家,尋件干衣,尋些食物果腹。
  他誤打誤撞的竟也走到那鐵匠村,找了個最大的房子,便要進去搶衣服,奪銀兩,劫食物。
  哪知他方自探窗一望,卻駭然發現海大少正在屋中飲酒,這一下駭得他心膽皆喪,伏在陰影中,哪里還敢動彈。
  后來溫黛黛等人前來,爭吵人語,他在暗中都听得清清楚楚,听到溫黛黛竟和大旗門下鐵中棠的師弟在一起,他更是惊詫,僥幸的只是風雨深夜中,誰也沒有發覺屋外還有人在。
  直到眾人俱都追隨著艾天蝠与云錚而去,他方自暗中一躍而出,奪下了馬車,擊退了車夫,揮鞭狂奔。
  但這時他已抵不過饑餓、惊駭、寒冷、疲勞的折磨,奔出了一段路途后,竟在車座上失去了知覺,暈睡過去。
  那兩匹馬俱是千里良駒,在無人駕馭下,自然往來路奔回,馬性識途,竟將沈杏白帶回了溫黛黛的居處。
  沈杏白醒來時,車馬已到了這房屋門口,他本來無處可去,便冒險入屋,借大一棟房屋中,只有兩個丫環。
  丫環們見到了他自然惊呼起未,他亡命之中,便下了殺手,但他卻也未想到溫黛黛竟會突然到了這里。
  溫黛黛更未想到黑星天的徒弟竟會來到這里,一惊之下,沉聲道:“你怎會來了,還不聲不響的殺了我丫環。”
  沈杏白目光一轉,面上立刻堆起笑容,躬身道:“小侄怎敢傷害嬸娘的丫環,小侄來時,還在奇怪她們怎會死了。”
  溫黛黛明知他在說謊,卻也不去揭穿,淡淡“哦”了一聲,將云錚緩緩放在椅上,面上突然泛起笑容,緩緩走向沈杏白,口中笑道:“看你一身的狼狽樣子,嬸娘我找件衣服給你換好么?”
  沈杏白心念一轉,冷笑暗忖道:“好個笑里藏刀的婦人,此刻便想殺我了。”
  要知司徒笑暗筑金屋,雖然避著妻子耳目,卻不避朋友,時常將黑星天等人請到溫黛黛處飲酒,沈杏白自也時常跟著黑星天同去,耳聞目睹,對司徒笑這位地下夫人的脾气,實已知道得清清楚楚。
  當下他心念又自數轉,不等溫黛黛來到近前,立刻閃開几步,躬身笑道:“弟子奉家師之命前來問候嬸娘,怎敢勞動嬸娘!”
  溫黛黛暗中一惊,面上仍不動聲色,嬌笑著道:“你師父叫你來問候我,他自己為何不來、難道是怕司徒笑吃醋么?”
  她雖然心智百變,但此刻卻仍不知道沈杏白已叛變了黑星大,面上雖然嬌笑,心頭卻在怦怦跳動。
  沈杏白一面動著心机一面笑道:“家師要小侄先來看看嬸娘這里可方便,以們他老人家不久也要來的。”
  他先以此話穩住溫黛黛,好教溫黛黛不敢向他動手。
  溫黛黛秋波轉動,媚笑道:“看看這里可方便?哎呀,這里自然是方便的,你回去叫他來吧!”
  沈杏白冷笑暗忖道:“我只要前腳一走,只怕你也立刻跟著走了,但你雖聰明,我沈杏白也不是呆子,怎會放過這千載難逢的机會!”
  當下嘻嘻一笑,道:“但嬸娘這里卻不大方便,小侄怎敢如此回复師父?”
  溫黛黛笑道:“有什么不方便?”
  沈杏白瞧了椅上暈迷著的云錚一眼,笑道:“這位大旗門的高足,小侄也認得的,小侄見到,怎敢不說。”
  溫黛黛咯咯笑道:“哎喲,你是說他呀?你回去告訴黑星天好了,就說這人我已玩膩了,正想交給他們。”
  沈杏白笑道:“真的么?”
  溫黛黛笑道:“有什么真的假的,男人們瞧見我,想的是什么心思,我瞧見漂亮男人,想的也就是什么意思。”
  沈杏白笑道:“真的么?”
  溫黛黛嬌笑道:“你師父平日就總是目不轉睛的瞧著我,這次他找你來探路,還不是為了……為了那事么!”
  沈杏白目光一轉,笑道:“像嬸娘這樣的美人,無論是哪個男子見了,都忍不往要動心的。”
  溫黛黛挺起胸瞠,媚笑著道:“你呢?你想不想?”
  她渾身衣衫都已濕透,緊緊貼在身上,那丰滿而誘人的曲線,每分每寸都暴露在燈光下。
  沈杏白忍不住狠狠盯了她一眼,偷偷咽下口唾沫,垂首笑道:“小侄也是男人,怎會不想,只是不敢去想而已。”
  溫黛黛眼波橫流,兩眼瞬也不瞬的望著沈杏白,手掌輕輕溜上了衣襟,輕輕解開了衣扭,一粒,兩粒……
  她動作是那么柔美而自然,讓人几乎看不到她手掌的移動,卻只能看到她衣襟的褪落……
  忽然問,她雙手敞開衣襟,晶瑩的軀体,便呈現在沈杏白面前,她口中輕輕細語:“現在,你還不敢么?”
  沈杏白喉結上下移動,已看得痴了。
  溫黛黛輕輕闔起衣襟,媚笑道:“來吧,還等什么!”
  沈杏白緩緩移動者腳步,無法抗拒的走向她。
  溫黛黛的媚笑更迷人了,但她暗中卻在默默數著他的腳步:“一步,兩步……只要你再進三步,再進兩步……”
  沈杏白緩緩移動著腳步,面上痴痴迷迷,暗中卻也在默數著腳步:“一步,兩步……只要再走進一步……哈哈,溫黛黛,你這花樣縱能騙到別人,卻騙不過我,你始終不敢動手,卻向我如此引誘,顯然是因你气力也不濟了,是么?你想我自投羅网,我正好將計就計……”
  他再次瞧了那丰滿的胴体一眼,跨出了最后一步。
  鐵中棠看著那青衣少女顯露那惊人的輕功時,悄悄藏好了身形,別人尋不著他,他卻在暗中窺望著別人。
  等到大家都己入了鐵匠村,他也都看得清清楚楚,但云錚与溫黛黛的出現,卻出了他意料之外。
  但他早已看出那殘廢之人便是趙奇剛,是以他生怕趙奇剛在霹靂火面前無意揭破他來歷,才悄然隱身。
  他也為了要尋趙奇剛,才隨之而來,是以他此刻甚是放心,知道有趙奇剛与那青衣少女在這里,云錚是万万不會吃虧的。
  而這時,他銳利的目光,卻發現林外有兩條飛掠的人影,他追去一看,那兩條人影正是艾天蝠与跛足童子。
  于是他喝住了他們,跛足童子見他未死,又惊又喜,便對他說出了水靈光与冷氏姐妹正為他多么傷心。
  鐵中棠心頭一陣激動,便要去尋找她們,問清了她們的去向后,便將那早已為云錚留下的銀票交給跛足童子。
  跛足童子去尋溫黛黛后,他便要去尋水靈光。
  但他對云錚卻始終是放心不下,走了段路途,又不禁折回,正好听到艾天蝠一心求死的語聲。
  于是他便以冷言激起了艾天蝠的怒气与生机。
  他想只要自己逃過艾天蝠的追尋,那么艾天蝠根本就不知是誰在激怒于他,那么艾天蝠便永遠無法殺死此人,他自己自然也不會死
  哪知艾天蝠身法之迅快,耳力之靈敏,卻遠出鐵中棠意料,鐵中棠縱然使盡身法,卻也甩不脫艾天蝠。
  無論鐵中棠走到何處,艾天蝠那強勁的袖風,都跟在他身后,他甚至不敢回頭,更不敢稍緩腳步。
  兩人一逃一追,奔行了一個時辰,鐵中棠已是滿頭冷汗,而這時,他兩人也已到了那山區之中。
  而滿山亂奔的鐵中棠也終于發現了那棟隱在山坳密林中的房屋。
  在這种情況之下,他只有毫無選擇的一掠而入,他要借這棟房屋來隱藏自己身形展動時所帶起的風聲,逃開艾天蝠蝙蝠般的追蹤。
  這時,沈杏白方自踏出最后一步。
  忽然間,燈光驟暗,滿室風生,一條人影穿窗而入。
  沈杏白、溫黛黛一惊,各各向后退了兩步。
  兩人目光同時望見鐵中棠,口中同時惊呼出聲。
  鐵中棠又何嘗不惊?但是他那种應變的机智,卻絕非任何人能及,他身形方自落地,便已閃電般抓住了沈杏白的衣襟。
  沈杏白本已駭得呆了,此刻更是面色如上,牙關打戰,心里雖想說兩句告饒乞命的話,口中卻半句也說不出來。
  鐵中棠目光刀一般的望著他。
  雖只一瞬時間,但沈杏白卻只覺宛如永痧諈齯[。
  他等待著鐵中棠出手一擊,哪知鐵中棠卻在他耳畔輕輕道:“滾!若要是再被我追上你時,便沒命了。”
  語聲中竟真的放開了手掌。
  沈杏白呆了一呆,心頭當真是惊喜交集,不再遲疑,縱身躍出了窗外,亡命般飛奔而出。
  溫黛黛雖然絕頂聰明,也摸不清鐵中棠此舉的含意,睜大了眼睛,詫聲道:“你……你為何……”
  話猶未自出口,鐵中棠已伸手掩住了她嘴唇,將她拉在角落中,屏息靜气,不敢發出絲毫聲息。
  他此舉正是用的金蟬脫殼之計。
  他飛身入屋,沈杏白自屋中逃出,那艾天蝠雙目皆盲,自難分辨入屋的与逃出的并非同一人。
  等到艾天蝠發覺追錯了人時,鐵中棠己可從容逃走。
  溫黛黛睜大了眼睛,吃惊的望著他,胸前的衣襟又已散開,一陣陣异樣的肉香飄在鐵中棠鼻端。
  鐵中棠微微皺眉,轉過了頭。
  但這時屋外竟突又傳來艾天蝠冰一般冷漠的語聲,道:“你騙不了我的,逃出那人的身法,与你完全不同!”
  冰一般冷漠的語聲,卻含蘊著無比充足的中气,四面八方的傳將下來,竟令人摸不清語聲傳出的方向。
  溫黛黛面上立刻變了顏色:“艾天蝠!”她這才知道昨夜激怒艾天幅的人,便是鐵中棠。
  鐵中棠更是心惊:“好厲害的艾天蝠!他竟能自沈杏白的衣袂帶起的風聲中,辨出他的身法与我不同。”
  心念一閃,艾天蝠又已冷冷接道:“我數到三時,你若還不出來,我便要火焚此屋,那時無論誰都逃不走了!”
  鐵中棠心頭一凜,舉步滑向門口。
  溫黛黛待要伸手拉他,但鐵中棠身軀已游魚般溜走,他輕輕推開門戶,躡足緩步,走入院中。
  艾天蝠死般冷漠的語聲緩緩道:“……”
  鐵中棠己躡足走入院中,未帶絲毫聲息。
  艾天蝠道:“二……”
  鐵中棠又走了兩步,心頭突又一凜,暗暗忖道:“我此番縱能逃走而不被艾天蝠發覺,他必定以為我還在屋中,那時他縱火焚屋,豈非害了云錚与溫黛黛?”
  一念至此,他立刻放聲大呼:“我在這里!”
  呼聲落處,他身形已在三丈開外。
  溫黛黛奔出門外時,一陣強勁的風聲自屋脊掠下,一條蝙蝠般的人影霎眼間便消失在風雨中。
  她望了望前面無情的風雨,又望了望身后暈迷的云錚,忽然在石階前跪下,眼淚流下了面頰。
  多年來第一次,她感覺到孤立無助的寂寞与痛苦。
  她只覺自己仿佛又回到那遙遠而無助的童年,所有的信心与力量俱都驟然消失,眼前是一片黑暗。
  于是,她第一次發現,巨万的金銀,有時對人生也并無絲毫幫助,庭院風雨聲聲,人面淚珠簌簌。
  等她走回房中時,鐵中棠已遠在一里之外。
  ------------------
  一鳴掃描,雪儿校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