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十章 兩代恩怨


  徐子陵离開魯妙子的小樓時,差點要狂歌一曲,以宣泄心中激動之情。
  “与君一席話,胜讀十年書”,指的大概就是剛才的情況。
  很多平時苦思不得的東西,本來模模糊糊的意念,忽地豁然而通。
  就像焰陽驅走了烏云,現出万里睛空。
  這“遁走了的一”將會使他終生受用不盡,比學曉什么絕技招式更厲害。
  踏入后院門時,心中忽現惊兆。
  那是被人在暗中窺視的感覺。
  徐子陵立時從玄妙的奧理返回現實來,收攝心神,同時斂起真气,以平常人步伐的輕重朝臥房走去。
  初更已過,月儿臨空。
  他決定以不變應万變,裝作毫不戒備的步上環繞宅院內空間的半廊,來到房門處。
  他可肯定暗中窺伺他的人已伏在房內某處,而寇仲則滾了去找李秀宁。
  牧場內任何人若在此時來找他們,發覺人去房空,不怀疑他們才怪。想到這里,心中釋然,推門入房。
  劍气迫体而來。
  徐子陵在剎那的光景里,已看到偷襲者竟是國色天香的商秀珣,而此一劍雖聲勢洶洶,卻仍留有余地,非是要取他小命。
  “啊!”的一聲,劍鋒抵在徐子陵咽喉處。
  商秀珣臉若寒霜的立在他前方,冷冷道:“你剛才到那里去了?”
  徐子陵運功收去臉上的血色,裝作魂飛魄散的顫聲道:“我只是到后崖的小亭納涼吧!”
  商秀珣劍尖催發勁气,鑽入他經脈去,幸好他把從婠婠處偷師得來的功夫活學活用,把螺旋勁气早一步收藏在右腳涌泉穴處,脈气變得只比一般人強大了少許,但這絕不能持久,但他再沒有另外的選擇。
  果然商秀珣的真气抵達他丹田處轉了兩轉打便收回去,還劍入鞘低喝道:“你那個好兄弟呢?”
  徐子陵真心的松了一口气道:“他的肚子不舒服,去了……嘿……場主明白啦!”
  商秀珣半信半疑的瞧他兩眼,道:“你先把燈剔亮再說。”
  徐子陵心中叫苦,若寇仲不能及時赶回來,任他舌粲蓮花,也說服不了這智能過人的美女。
         ※        ※         ※
  燈火漸明,把室內的空間沐浴在溫柔光色里。
  商秀珣命令道:“坐下!”
  徐子陵在靠窗旁的椅子坐好后,商秀珣才在房心桌旁椅子坐下,秀眸射出銳利的光芒,盯著他道:“你們与李秀宁是否舊相識?”
  徐子陵這才明白她來找他們的原因,故作愕然道:“誰是李秀宁?”
  商秀珣微笑道:“你倒裝得似模似樣,以李秀宁的修養和鎮定功夫,絕不會突然大惊小怪的。你還想瞞我,是否要家法侍候,始肯招供?這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了。”
  徐子陵暗忖寇仲可能今晚都不會回來,自己若還左遮右瞞,只是個至愚至蠢的做法。不過若和商秀珣鬧翻了,明晚便再不能到魯妙子處去。臉上涌起一個發自真心的苦笑,道:“若場主不信任我們,我們明天便离開好了。縱使我們真的認識甚么李秀宁,亦沒有触犯牧場的規矩。唉!我真不知怎么說才好呢。”
  商秀珣眼中現出复雜難明的神色,正要說話,足音由遠而近。
  兩人目光同時落在敞開的室門處。
  寇仲茫茫然的走進房內,然后大吃一惊失聲道:“場主!”
  商秀珣冷冷的打量他。
  寇仲确是弄虛作假的天才,裝作恍然道:“場主定是想早點來欣賞我的寶刀哩!”
  商秀珣目光落在他背后挂著的井中月,淡然道:“你剛才到那里去呢?為何要拿刀子?”
  寇仲和徐子陵合作慣了,目光自然地往他掃去,口中卻掩飾道:“剛才我和小晶……”見到徐子陵用腳尖指指后山的方向,又摸摸肚子,自作聰明的接下去道;“嘿!我和小晶到后山找那老先生學功夫,還吃了些東西,哈!”
  商秀珣失聲道:“什么?”
  寇仲心知不妥,卻不知什么地方露出馬腳。
  徐子陵急忙補救,怒道:“你說什么?忘了老先生吩咐嗎?”
  寇仲醒悟過來,陪笑道:“老先生雖吩咐我們不可以告訴別人,可是場主是我們的老板,瞞什么人都可以,卻不該瞞她,小晶你真胡涂,還不向場主請罪。”
  徐子陵順著圓謊道:“我只知大丈夫一言九鼎,抵你吃了老先生的東西后拉肚子。”
  商秀珣低喝道:“全都給我閉嘴。”
  兩人呆瞪著她。
  商秀珣站起來道:“你兩個隨我來。”
         ※        ※         ※
  寇仲和徐子陵跟在商秀珣動人的粉背后,直抵魯妙子小樓外。
  小樓上層仍有燈火,卻听不到任何聲息。
  商秀珣仰望樓上,俏臉拉長,沉聲喝道:“老頭儿!你違背諾言了。”
  兩人嚇了一大跳。想不到商秀珣對這內堡的園林建設者,天下第一巧匠如此不尊敬。
  魯妙子的聲音傳下來道:“場主已三年沒有踏入我安樂窩的范圍來,何不上來和老頭儿喝一杯六果漿?”
  商秀珣臉若寒霜,冷冷道:“本場主沒有興趣,只知你違背承諾,究竟是你自己离開,還是要由我親自赶走你。”
  兩人都听得大惑不解,不明白商秀珣為何會對魯妙子一派水火不容的態度。
  魯妙子歎了一口气道:“我何處違背諾言呢?”
  商秀珣沉聲道:“三年前娘親過世時,你在娘前親口答應絕不管我牧場之事,又不會离開后山半步,所以我才肯讓你留下來。現在你竟敢把所學傳授予我牧場的人,不是違諾是什么呢?”
  魯妙子倏地出現窗前,往下瞧來,呆盯著商秀珣。
  商秀珣大怒道:“不准看我!”
  魯妙子歎了一口气,目光射上夜空,喟然道:“你長得真像你娘。”
  商秀珣語气回复平靜,冷然道:“不准你再提娘親,你這种人根本不配談她。到現在我仍不明白娘為何要至死都要維護你。好了!你究竟肯否和和气气的自己滾蛋。”
  魯妙子輕輕道:“他們兩個是你牧場的人嗎?”
  商秀珣愕然道:“他們是由我親自聘用的,若不是牧場的人算什么人。”
  魯妙子目光又落在她臉上,歎道:“三年之期未過,他們仍只是外人,唉!”他顯然不愿和商秀珣爭辯,但在這情況下卻是迫于無奈,否則就要滾蛋大吉。
  商秀珣立時語塞,跺足气道:“魯妙子,娘已死了,為何你仍戀棧不去呢?”魯妙子歎了一口气道:“可否再給我十天時間,以后場主都不會再見到我了。”
  商秀珣深吸一口气道:“本場主就看在娘的份上,再予你十天寬容的時間。”回頭狠狠掃了兩人一眼,喝道:“你兩個還不給我滾回去睡覺!”
         ※        ※         ※
  兩人躺在床上,好一會都沒有說話。
  寇仲終按捺不住道:“我發現了內奸。”
  徐子陵淡淡道:“你不是去找你的秀宁公主嗎?”
  寇仲坐了起來,苦笑道:“本來真的想去找她,可是卻碰上內奸。”
  遂把事情經遇說出來。
  徐子陵皺眉道:“你既去追那家伙,為何這么快便回來了。”
  寇仲頹然道:“那家伙有种介乎鉤索和飛︻木咼︼間的攀山工具,能上落陡峭的崖壁,我又不敢追得太近,几個照面就失了他影蹤,差點把我活活气死。”
  又欣然道:“所謂禍兮福所寄,若不是我及時赶回來,就要給美人儿場主拆穿了我們底細。”
  徐子陵挨坐起來,盯了他一眼道:“你還好說,摸肚子該代表拉肚子,卻說甚么吃東西。”
  寇仲失笑道:“你又沒裝出拉肚子的表情,教我怎樣分辨?”
  徐子陵也覺好笑,思索道:“今趟你顯然選擇錯誤,你若跟的是那個蕩婦,現在就可知道誰是与外敵勾結的內奸!”
  寇仲哂道:“有這么多線索,還怕她可飛出我們的掌心嗎?”
  頓了頓胸有成竹道:“首先,這蕩婦必是人家小妾一類的身份,且作了人家的小妾該沒有多少天。其次給她騙的冤大頭必是昨晚宴會上牧場方面的其中一個人,而有資格被稱為老家伙的,便只有商震老頭,梁治也可勉強湊上半腳。這么易查,有什么么可怕的。”
  徐子陵記起初見商震時為他推拿的兩個艷女,點頭道:“該以商震的可能性最大,不過這种事怎可隨便查問。而且就算知道是誰,除非我們自揭身份,否則仍是奈何她不得。”
  寇仲道:“我們就由那奸夫入手,他總要回來的。”
  徐子陵道:“明天我們設法到那宅子看看,總該有些蛛絲馬跡可尋。”
  寇仲笑嘻嘻道:“徐少爺似乎很關心美人儿場主,哈!我看她只是借頭借路來親近你吧。”
  徐子陵沒好气道:“你像是已渾忘了李秀宁,否則怎笑得出來呢?”
  寇仲愕然道:“給那奸夫淫婦,加上美人儿場主先后一搞,我确把她暫時忘了。可見我這人确能提得起,放得下。是哩!我忘了問你魯妙子傳了你什么手藝,是不是很好玩呢?”
  徐子陵把魯妙子的玄奧理論和盤托出,寇仲動容道:“這确比弈劍術更玄妙,我們須好好研玩。還有什么東西?”
  徐子陵遂把魯妙子的園林九要說出來,豈知說到第三要,寇仲已大打呵欠,截斷他道:“有一事非常奇怪,商秀珣不是說過魯妙子答應過三年內不得离開后山半步嗎?但他明明不時溜了出去,定是有秘密信道,否則怎都會給發覺的。”
  徐子陵知他對園林學毫無興趣,躺下道:“睡覺吧!”
         ※        ※         ※
  “砰!砰!砰!”
  兩人絕不情愿的從床上爬起來。
  蘭姑難听的聲音在門外嚷道:“你們昨夜去了做賊嗎?知否現在是什么時候了?整個牧場就只有你兩個仍在睡覺。信否我進來把你們的床子拆掉呢?”
  寇仲和徐子陵對視苦笑,前者跳下床去把門打開,道:“我們兩人昨晚陪場主到后山賞月,談了整晚,多睡一會都不行嗎?”
  蘭姑登時給他嚇窒,失聲道:“場主……”
  寇仲昂然道:“你如不信就去問場主,看看我們有否陪她到后山去。”
  徐子陵見窗外陽光普照,确已是日上三竿時分,只因兩人慣了睡覺時練功,且過去兩晚睡得太少時間,才感不足,叫道:“不要吵了,起床吧!”
  蘭姑的馬臉陣紅陣白,但語調卻客气少許,道:“場主現在陪宁公主去了參觀牧場,回來后宁公主就會到翹茖茯搷A們怎樣弄熏魚。這個是場主的吩咐,你們還不去准備一切?”
  蘭姑待要离開,寇仲喚著她道:“有些事我兩兄弟真不明白,每趟蘭姑來找我們,都要我們去做牛做馬。但卻從沒有人告訴我們那處是澡堂,何處是茅廁。更不知一日三餐如何解決。場主昨晚便奇怪為何我們兩名壯丁要擠在一張床上,這究竟誰該負上責任?”
  徐子陵出現在寇仲身后,笑道:“所以今天我們決定怠工,除非生活得到大幅改善。”
  蘭姑先是扠起水蛇幼腰,旋又頹然垂手,軟弱地道:“只是這兩天特別忙,沒時間理會你們罷了!你們先去梳洗更衣再說。”兩人露出胜利的笑意。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