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十一章 衷心感激


  徐子陵正要溜出穢苤A給寇仲一把抓著,只好苦笑道:“熏魚儿的整個流程作業已准備妥當,要解說時口若懸河的寇名廚一個人便可應付自如,硬要把小人留下來,不覺有點浪費人力嗎?”
  寇仲苦溜溜的道:“算我請你求你好了,沒有你在,我怕會做錯事,嘿!”
  徐子陵道:“有什么事可能做錯的,例如呢?”
  寇仲干咳一聲道:“例如我一時不慎,舍大業不顧而情挑公主,又例如我大失男儿漢的体面,跪地哀求她嫁給我,唉!一世人兩兄弟,你就給我乖乖的留在這里壯膽吧。”
  徐子陵失笑道:“你當她是來和你幽會嗎?我可保證蘭姑會在旁拍她馬屁,甚至美人儿場主亦會虎視眈眈,看看你和她之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寇仲搖頭道:“你對女人的經驗仍是差老子少許。你昨晚有否注意公主她的神態,那种心亂如麻、不知所措的表情,正代表她對我亦非是全無情意。所以她今天不來則已,否則定會找种种借口遣開其它人。”
  徐子陵訝道:“你不但竅穴長在天靈穴處,還多長了對眼睛,我明明見你昨晚只管看著地板,憑什么可見到她微妙的變化表情呢?”
  寇仲尷尬道:“像我這种級數的高手,純賴感覺已可知道很多事,明白嗎?徐低手!快滾回來!”
  徐子陵舉手道:“我上茅廁也可以吧?”
  寇仲改變策略,摟著他以差些就要親他一口的熱情道:“我的好兄弟,記得早去早回。”
  徐子陵正以為可逃出生天,豈知寇仲追上來道:“一世人兩兄弟,都是共同進退妥當點。”
  徐子陵脫身不得,苦笑道:“膽子這么小,怎學人爭霸天下?”
  “你兩個要到哪里去!”
  兩人愕然轉身。
  商秀珣和李秀宁正沿著長廊,聯袂而至,出奇地沒有其它隨從。
  商秀珣仍是一身勁裝武士服,頭戴羽帽,嫵媚中帶著勃勃英气。
  李秀宁出奇地朴素,純白的裙褂配上藍花黃地的小背心,顯得楚楚動人。這美人像宋玉致那樣,有种高門大閥出身的女子獨特高貴嬌美的气質,能令任何男子生出自慚形穢之心。
  兩女在廊外漫天陽光的襯托下,更是艷光四射,又似帶著某种超乎凡俗的奇异稟賦。
  一時兩人都看得呆了。
  兩女盈盈來到兩人身前,李秀宁大方地微笑道:“對不起!累兩位大師傅久候呢!”
  兩人忙施禮響應。
  商秀珣淡淡道:“小宁你先向公主講解,我要和小晶說几句話。”
  寇仲見到李秀宁,什么都忘了。還恨不得和她有單獨相處的机會,忙領著李秀宁到穢苭h。
  商秀珣帶著徐子陵朝后園走去,到了亭子才停下步來,道:“那老頭子昨晚和你們說了些什么話?”
  徐子陵答道:“他教我們造園建林的學術,場主要否我重复一趟?”
  商秀珣背著他道:“沒有說其它的事嗎?”
  徐子陵歎了一口气道:“他還有說及自己,說因在三十年前被敵所傷,這几天舊傷复發,命不久矣!”
  商秀珣嬌軀微顫,失聲道:“什么?”
  徐子陵低聲道:“照魯先生自己估計,他只可多活十天八天,或者正因如此,他才會看上我們吧!”
  商秀珣緩緩轉過嬌軀,美目深注的瞧了他好半晌后,柔聲道:“你們有否想過自己的前途,還是滿足于當兩個廚子呢?”
  徐子陵對她忽然岔開話題有些摸不著頭腦,不置可否地答道:“不做廚子,我們可以干什么呢?”
  商秀珣不悅道:“你們本來就不是廚子,而是走私鹽的販子,現在竟敢對我說這种話。”
  徐子陵這才記起寇仲說過的話,從容道:“無論做什么,都不外求財,走私鹽風險既大,隨時可血本無歸,怎及在這里可每月穩收半綻真金。”
  商秀珣雙目射出銳利的光芒,語含深意問道:“賺夠了錢后,你們有什么打算?”
  徐子陵胡謅道:“那要由時局決定,若天下回复統一太平,我們就回鄉開間小菜館。嘿!對我們來說,這已是很了不起哩!”
  商秀珣微笑道:“還要騙我,只听你說話的條理分明,談吐應對的高雅,便知你們非是一般凡夫俗子,否則以魯妙子的高傲自負,怎會有興趣在你們身上花費時間,你兩個究竟是誰,到這里有什么目的?”
  徐子陵心中叫糟,幸好念頭一轉,立有對策,苦笑道:“場主真厲害,我兩人其實是揚州人士,娘家更是揚州的世家,以經營酒樓名聞當地,后來昏君被刺,揚州大亂,暴民亂兵四處搶掠,累得我們家破人亡,輾轉逃往余杭,先是在菜館工作,后來見私鹽利潤丰厚,才行險一博,豈知路遇賊劫,僅能保命脫身,事情的經過就是這樣。”
  這番話半真半假,除非商秀珣有肯定的情報,否則絕難找出破綻。
  他更不虞這美女可由揚州聯想到他們真正的身分,因為除了宇文化及等有限几人外,誰都不知道他們本是揚州的小混混。
  商秀珣与他對視了半刻,黛眉輕蹙道:“你們的功夫是跟誰學的?”
  徐子陵道:“我們都是石龍道場的弟子,后來石龍開罪了那昏君,罪誅九族,幸好外公給我們花了一筆錢,我們兩個才不致被株連。”
  商秀珣有點不知再問他什么才好的樣子,默然不語。
  徐子陵這才真的放下心來,知她對︽長生訣︾和石龍的關系并無所聞。
  商秀珣忽地上下打量了他几眼,坦然道:“坦白說,像你兩兄弟的体格气質,實是世所罕有,否則老頭子亦不會看中你們。不過由于你們錯過了練武的黃金歲月,現在無論如何下苦功,將來亦是成就有限。唉!當廚子又浪費了你們這等人材,所以最好趁老頭子尚未斷气,求他傳授某种拿手絕活,我或可酌才錄用,你們亦不枉此生。”
  徐子陵首次對她生出好感,恭敬道:“多謝場主指點。”
  商秀珣不知何故默然輕歎,才道:“回去吧!李秀宁該學懂怎樣制熏魚了,柴紹真是那么有魅力嗎?”
  最后那一句令徐子陵听得呆然以對。
         ※        ※         ※
  寇仲甫踏入穢苤A便伸手指著整齊陳列台面的諸般材料,一本正經的介紹道:“這是佐料,這是醬料,這……”
  李秀宁打斷他道:“沒人在旁哪!”
  寇仲像被人點了穴道般,凝止了片晌,才頹然垂手道:“公主有何指教。”
  李秀宁移到他身后,輕輕道:“二哥很記挂著你們,常因你們不肯隨他打天下而愀然不樂。今番能再見著你們,真是好极了。唉!你們怎會躲到這里當廚子的?是否因怕了李密?”
  寇仲猛一挺背,冷然道:“我們怕過什么人來呢?”
  李秀宁欣然道:“難怪二哥對你們贊不絕口,只看你們把所到之處都弄得天翻地覆,便可知你們的能耐。到現在我才知二哥當年對你們的評价,非是過譽之詞。”
  寇仲感到李秀宁說話時呼吸的芳香,輕輕飄送到鼻子前,苦笑搖頭,移到窗前,呆瞧著日照下院落的動人情景,心中百感交集。
  他終于有成就了,可是已換不回以前的日子。
  若這番話是李秀宁當年說的,他便不用因自卑而黯然引退,不敢与柴紹爭奪她的芳心了。
  李秀宁見他走到一旁發呆,心中暗歎。
  以她的蘭心慧質,當年已明白寇仲對她的情意。不過以她的家勢才貌,對她傾心的男子都不知凡几,所以并不放在心上。
  但今番再見寇仲,他不但成了一位軒昂俊偉的男子漢,最扣動她心弦的是他所具有的某种難以形容的气質。
  不過她和柴紹的事已成定局,包括她自己在內,誰都不能改變,也不愿改變。她正進退兩難,不知該站在原處,還是該移近寇仲,寇仲的聲音傳入她耳內道:“你嫁人了嗎?”
  李秀宁嬌軀劇顫,垂下螓首黯然道:“雖仍未嫁人,但和嫁了人已沒有多大分別。”
  寇仲仰天一陣長笑,旋風般轉過身來,雙目神光如電道:“好!就當你已是別人的妻子。你或者感到難以理解,但事實上我卻很歡喜這答案。因為可以使我以后再心無旁騖,專志為自己的理想奮戰。”
  李秀宁見他像變了另一個人般,露出她從未想象過會出現在寇仲身上的那不可一世的霸道豪气,吃了一惊,一時竟說不出話來。
  寇仲威棱四射的眼神化作無比的溫柔,露出一個似陽光般燦爛的招牌笑容,雪白的牙齒更是閃爍生耀,歉然道:“小弟一時情不自禁,累公主受惊,万分抱歉。看來今天公主亦志不在熏魚,而在能否招攬我們兩個小子。而公主現在也該知道那答案了。”
  李秀宁深吸一口气,壓下被寇仲影響波動不休的情緒,點頭道:“秀宁雖把握到寇兄的心意,但仍難免感到非常惋惜和失望,事情是否仍有轉圜的余地呢?”
  寇仲差點由英雄變作狗熊,沖口而道出“除非你肯嫁給我吧!”幸好想起了宋玉致和自己一手創辦的雙龍幫,硬把這股沖動按下,從容微笑道:“生命之所以有趣,皆因我們雖失去很多東西,但亦得回很多東西,有歡欣雀躍的時刻,亦有神傷魂斷的日子。”
  接著大步走到李秀宁嬌軀前,低頭深深瞧進這美麗公主的秀眸內,虎目射出令她心弦抖顫的海樣深情,以無比溫柔的語气道:“秀宁或者從未將我寇仲放在心上,可是在我寇仲來說,秀宁你卻是第一個使我飽嘗那种使人徹夜難眠、患得患失,但又無比興奮的初戀滋味的女子,雖只有一個晚上,但已使我非常感激,謝謝你。”
  李秀宁“呵”的一聲嬌呼時,寇仲已大步走出穢苭h。
  再沒有回過頭來。
         ※        ※         ※
  商秀珣和徐子陵一先一后來到穢衁顳ョA見寇仲神情木然的大步走出來,均感愕然。不待商秀珣說話,寇仲昂然在兩人旁走過,咕噥道:“我要上茅廁。”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