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三十章 誅魔懲淫


  話說姬考斗天母圣姬,忽然兩高手猛然扑至,正是白紅二祖!
  白紅二祖笑道:“哈哈,老子早已技痒難熬,今日要殺個痛快!”話音未落已扑向斗場。
  “是全力殲敵的時候了!”鄂破天說著也扑向斗場。
  “糟,原來另有伏兵……”太公大叫。
  兵凶戰危,仙童凝神守護公主。
  太公向姬發說:“不宜久戰,伺机速逃!”
  圣姬道:“南楚侯這廝好奸險……”
  “利用我作先頭部,雷電門的人卻來撿便宜!”
  “本娘娘便不成全你!”
  圣姬气憤難平,抽身退出戰團。
  紅毛老祖雷拳勁力四溢,姬考功力已大不如前,互拼下傷上加傷!
  白毛老祖雙手一揚,煙霧茫茫,內里候霧地射出無數罡球,快疾無倫!就在姬考腹背受敵時姬發急用天劍使出一招破日金錐揮向白毛老祖。
  天劍貫勁急圈把白毛老祖足球的凌厲攻勢,盡被卸得東歪西倒!
  鄂破天心想:“姜是老的辣,太公這老鬼的奇門遁甲令我無從著手!”
  太公也道:“這小子年紀輕輕,電勁已非同凡響!”
  鄂破天全力以赴,但面對作經驗甚丰的太公,久攻不下!
  天女忽地看到兩人向斗場奔至。“呀,大圣,雷電子!”
  “公主!”大圣大叫,擋在姬考前面。
  圣姬再見大圣,登時怔住,不其然思潮伏。
  “啊……這不是薄幸郎當日帶回島上來的猴人嗎?”
  姬考看見大圣心想:“不妙,空手而回,定是劫獄失敗!”
  紅毛老祖勢如瘋虎,姬考暫其鋒!大圣即時用金剛棒擋紅毛老祖所發魔功。
  “赶著來送死嗎?老子不妨多殺一雙!”
  紅毛老祖沖勢末止,与大圣二人打個照面道。
  紅毛老祖好勇斗狠,見人就殺,大圣急以金剛棒力擋!
  擋也擋不了,拳勁破棒直震心坎!
  仙童与雷電子心意互通,聯手夾攻!
  紅毛老祖懲地了得,祭起大雷球把二人拒諸丈外!
  太公一面迎戰一面向姬發道:“公主,你和其他人先退,和我二公子殿后!”
  姬發与太公祭起最霸道的扰敵招式,把紅毛老祖三人完全攔截,難越雷池半步!
  “咦,為何不見哥哥?”
  天女們倉皇而退,并沒留意据上有人同步而進。
  此人正是天母圣姬,究竟她有何目的?
  鄂楚候道:“待本侯爺出手,速速作個了斷!”
  姬發与太公以寡敵眾,已是應接不暇,如今再殺出個南楚候,無异百上加斤,敗象畢露!
  就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候,一個光影比南楚候后發先到直指鄂破天。破天全神進攻,猝不及防已被制住!
  “天儿!”南楚侯大叫說到。
  “綠毛老祖,你為什么要制住我儿子?”
  “你們再攻過來,我就先殖斃這小子!”綠毛老祖道。
  “綠毛老祖!怎會來救我們!?”姬發与太公同時想。
  綠毛老祖當年极痛恨姬氏族人,如今与姬昌冰釋嫌,但姬發仍不知就里,頓感大惑不解!南楚侯:“哼,綠毛老祖,你不來助我們,反袒護逆賊!?”
  綠毛老祖道:“你兩人還不快走?”
  姬發道:“多謝相救,閣下万事小心!”
  綠毛老祖武功高絕,兼有人質在手而公主那邊未知會否再遭衡量下,二人唯有依言而退!
  “想走?”紅毛老祖大叫一聲打出一掌。
  “你以為我在說笑嗎?”綠毛老祖手中發出一到電光打到破天頭上。
  “啪啪!嗚!喔!”
  南楚侯急說:“別傷我儿!”
  白毛老祖:“他媽的婦人之仁做事要六親不認!”
  紅毛老祖心想:“哼,到口的肥肉全溜掉了!”
  “綠毛老祖!”
  紅白老祖叫到:“門主?”
  聲音從樓台傳出,透出一份不可侵犯的威嚴!
  “凡事都可以商量何不上來一敘?”
  “好,我千里而來,就是為要找門主商量!”
  “綠毛老祖隨我來吧!”
  “天儿……”
  “侯爺放心,我自會將事情順利解決!”
  “門主綠毛老祖來了!”
  “綠毛老祖,你何以背叛本門?”
  “請莫誤會,我只想門主棄暗投明!”
  “棄暗投明?”
  “對,紂狗暴虐無道,天怒人包,南楚侯甘為鷹犬,滅亡指日可待!”
  “反之,西伯侯姬昌勤政愛民,仁義昭著天下,門主若肯為他效力,便是棄暗投明!”
  “哈哈,南楚候答應贈我百里食邑,西伯侯又能答應些么?”
  “若講到利字,南楚侯贈你不過百里食邑!”
  “西岐地大物博,國家富饒,若肯投誠西伯侯,定必相贈食邑三百里!”
  “你又不是西伯侯,憑什么令我信你?”
  “就憑我是他的叔父!”
  “綠毛老祖,你真能為西伯侯許諾條件。”
  綠毛老祖甘詞厚幣,果然引起了雷電門主的興趣。
  雷電門主回首婿然一笑,竟是位肌膚胜雪,明眸桃唇的絕色女子,美艷不可方物,眉宇間又帶點倔強堅定,也是個女中豪杰!
  綠毛老祖心想:“呀,不見多年,昔日的黃毛丫頭,已變成如花似玉的俏佳人!”
  “好,我相信你!”
  “門主決斷英明,真不枉我為你出生入死!”
  “強光陡地刺眼襲來,晴儿竟出爾反爾,突襲綠毛老祖!”
  綠毛老祖,始料不及防備稍懈下猛被震退!
  門主向鄂破天道:“破天,沒大礙吧!”
  鄂破天道:“晴儿,放心!”
  紅毛老祖道:“綠毛,你今次枉作小人,他們兩情相悅,世子繼承侯爺之位后,門主便貴為南楚夫人,又豈在乎西岐的些微賞贈?”
  綠毛老祖想:“唉,這次真是失算!”
  白毛老祖道:“綠毛,昔日我們并肩作戰,情同兄弟,你若肯悔改,我還可求門主不念舊過!”
  門主也說:“綠毛老祖,念你曾立下大功,你若能將功贖罪,我既往不究!”
  綠毛道:“門主,我生為姬家人,死為姬家鬼!”
  “為了姬氏一族,我從今与你勢不兩立!”
  白毛道:“綠毛,你何必那么死心眼呢!
  門主道:“走吧,下次再見到你殺無赦!”
  鄂破天說:“晴儿,放虎歸山,后患無究……”
  門主道:“破天,我自有分寸!”
  綠毛老祖知道就算再多費唇舌,也是徒然,只好另謀對策。
  “老夫告退,下次干戈相見,你不殺我,我也殺你!”
  玄姬道:“魔尊你這傷勢,真的無藥可救?”
  魔尊身受重傷,性命堪虞,玄姬母女憂心仲仲,徹夜悉心照料。
  “只要撐得過今夜,我的元气未盡,就有一線生机!”
  南楚侯道:“哼,他還未死嗎?”
  玄姬道:“魔尊為你收拾逆賊,以致重傷垂危,你何以語帶冷嘲?”
  南楚侯道:“哼,他會為我賣命?他只是為了你這個賤人!”
  “老魔頭,你以為這賤婦只得你一個餅頭嗎?”
  “看你如此辛苦,就送你一程吧!”
  掌力直震腦袋,鮮血飛濺到南楚侯面上,加上那怨恨狠毒的表情,更顯猙獰可怖!
  南楚侯忍辱負重十多年,發今終能手刃奸夫,興奮得開怀大笑!”
  “你那個叫帝郎的餅頭到底是誰?”
  “講!”
  玄姬道:“你可以侮辱我,卻絕不能侮辱他!”
  南楚侯道:“我何止要侮辱他,還要詛咒這奸夫,要他不得好死!”
  玄姬道:“欺人太甚!”
  兩掌相交,气勁糾纏膠著頓成比拼內力之局!
  玄姬心道:“怎會這樣的,這蠢漢何時練成如此雄厚的內功?”
  幽儿叫到:“娘親,父侯,快停手,內力比拼必有死傷!”
  “賤人,你一直都看不起我,今日就教你知道,我每樣東西都胜過你!”
  “南楚侯掌勁暴發,玄姬終抵受不住,被震得吐血飛濺!”
  “爹……”
  “賤人,再問你,那個叫帝郎的賤男人到底是誰?講!”
  玄姬眼神堅定,誓死不說!
  “講不講?”
  “你打死我都不講!”
  “但我跟你說,那男人比你好上千倍万倍!”
  “你這狗娘養的!
  “非重重教訓不可!”
  幽儿道:“父侯,別打了……”
  “別再叫我父候,你只不過是這賤女人和奸夫苟合的賤种!”
  “兩母女都是賤种,冤薛!”
  南楚侯稍泄心頭之憤,拂袖而去!
  幽儿道:“娘親,我真伯他會打死你!”
  玄姬道:“他對我妹妹圣姬忌憚三分,現在還不會殺我!”
  幽儿急運功替玄姬療傷。
  玄姬面色漸复紅潤,傷勢稍減。
  “娘親,到底那個帝郎是誰?”
  “唉……”這不由勾起了玄姬的回憶。
  “女儿呀,我第一次与帝郎遇,是在十八年前的一個夢里!”
  “那一年,我到吼天峰拜魔尊,他對我關怀備至,授我武功!”
  “魔尊求我留下陪他,那時我已受不了你那又蠢又丑的父侯,心里寂寞空虛……”
  “于是我答應魔尊,跟他相好了!”
  “當時我以為已找到真愛……”
  “但自從那一晚做了那個夢之后……”
  “把我的感覺徹底改變!”
  “夢中是一座好高了高的黃土高丘。”
  “他全身戎裝,不知有多威武!”
  “他的挽著我的手,深情地跟我說……”
  “膜姆,為了你我要好好的打這場仗!”
  “他對我承諾后,便策馬向土丘下奔去!”
  “山丘下全是雄赶赶的精銳戰土,正列隊等待他的指揮!”
  “軍隊揚盾舉劍,气勢如虹,我雖然對他充滿信心,但仍壓抑不住內心的擔憂焦慮。”
  “他領著驍勇的戰士,向對方的陣中殺去!”
  “對方勇土也是強悍無匹,刀槍盡刺向他,令我擔心死了……”
  “兩陣不停互相廝殺,慘叫聲此起彼落……”
  “直到日落西沉四周才回复死寂……”
  “我伯他不再歸來……”
  “但他終于回來了,策騎著戰馬向我大叫……”
  “膜姆,我沒有食言,終于凱旋歸來,沒舍棄你!”
  幽儿道:“娘親,他為何叫你做媒姆?”
  玄姬道:“膜姆,是我的前生!”
  “前生!?”
  “這個夢后,我知道我心只屬他!”
  “于是我离開魔尊,一路上夢魂縈繞心間,朝朝暮暮都在想他!”
  “我愛到好高好高的山上等他,等夢里的他再來見我
  “幽儿,我是否很傻呀?”
  “而且一等就是日以繼夜,廢寢亡食!”
  “有一天,我感到他出現了!”
  “我抬頭一望只見漫天彩霞流轉,奇幻异美!”
  “一人手持神兵,駕云而至。”
  “看他的眼神气質,我已肯定他就是夢里人!”
  “我是在做夢嗎?”
  帝郎道:“那個夢是我們的前生,膜姆、玄姬,那都是你!”
  玄姬道:“那么你呢?”
  “我是說為我好好打一仗的男人,叫軒轅黃帝;現站在這里跟結緣的,叫做天帝!”
  “軒轅黃帝……天帝……”
  “我們前生緣份長!”
  “今生緣份短!”
  “今生的緣份短?”
  “你前生是我妃子,与我日夕相隨,但今生卻只有一夕之緣!”
  “什么?為何會這樣的?”
  “天數如此,你我不能違逆愿你能明白!”
  “我不明白!為什么要有那個夢?為什么今天能与你隔世相逢,你又要一走了之?”
  “末几,天際降下滂花大,似是對我的無奈深表同感,場面更多添几分凄怨!”
  “突然惊雷暴響,把我嚇得躲進他的怀里!”
  “帝郎,今夕過后,你真的要走!”
  “嗯!”
  “走了之后,再也不回來?”
  “這個,連我也不知道!”
  “我們雖只得一夕之緣,但你會替我誕下一個女儿!”
  “這個錦套內有一惕,關系到她一生的命運!”
  “內藏玄机,你要好好參詳!”
  重提舊事,令玄姬感慨万千,凄然下淚。
  “天帝以后再也沒回來過?”
  “沒有而且經那一夕之緣,我就怀了你!”
  “但你卻跟我說,我是你跟魔尊生的。”
  “我是有意瞞騙魔尊,想借助他的蓋世武功,扶助你為世子!”
  “帝郎走了后,這錦囊成了我的貼身寶貝!”
  “可是我反覆參詳,也猜不透其中玄机!”
  “錦囊內里塊布帛,上面寫著——姬子當立,匡扶天子,平定天下,貴為后妃。”
  “但當我看見姬發拿著帝郎的佩劍,我就開始明白了!”
  幽儿道:“娘親,你明白什么?”
  “明白首句是暗示姬氏兄弟會應運而興,而你會嫁給他們其中一個,匡扶他平定天下,日后貴為后妃!”
  “我會嫁給他們其中一個,日后貴為后妃?”
  此時南楚侯正在調兵遺將。
  南楚侯發令道:“猿雕二將,你們各領精兵四處緝查一干反賊,如有發現,立即飛雕回報,烽火示警,違令者斬!”
  “遵令!”
  二將各率精兵,分從陸空兩路出發。”
  “待剿滅那班反賊后,本侯當為犬儿擇定良辰吉日,迎娶門主!”
  紅白二祖道:“門主大喜!”
  晴儿道:“侯爺,我的嫁妝,可能會很特別!”
  南楚侯問:“如何特別?”
  晴儿并未即時回應候地打出一道凌厲電勁!
  大堂外的爐鼎立被須得爆碎飛射!
  “就是姬考与姬發的人頭”
  “好,門主的特別嫁妝,本侯爺正是求之不得!”
  天女等人殺羽而退,沿途殺倒少少追截而至的南楚軍兵!
  圣姬則遠遠緊盯其后,無人察覺。
  大圣長途中心跋涉,体力嚴重透支,終于触發傷患吐血!
  姬發道:“大圣,你傷勢嚴重,我們先找地方替你療傷!”
  大圣連受重招,已是風中殘燭,但仍憑堅毅意志苦苦支撐!
  仙童道:“這崖下容易藏身,我們過去看看!”
  崖下有個洞窟,正好供眾暫避。
  憑著地形掩護,雕上的軍兵難覓蹤跡:
  雷電子道:“仙童,快拿仙藥來救大圣!”
  “公主,我不行了,縱有仙藥亦難活命……”
  但見有人步進洞內,赫然就是天母圣姬!
  仙童、雷電了道:“妖婦,跟你拼命!”
  圣姬道:“本娘娘沒空跟你兩個小鬼玩耍!”
  仙童道:“大圣,你別死呀!”
  圣姬聞言大惊,急搶身而上!
  “啊,沒有了气息!”
  “你豈能如此輕易死去?!”
  仙童道:“你好殘忍,他已死去,還要諸加折磨?”
  圣姬道:“不識好人心,我是要把他救活過來!”
  連番拍擊之下,大圣恢复微弱气息!
  仙童道:“大圣!”
  圣姬道:“猴人,我問你,那個薄幸郎哪里去了?”
  大圣道:“天帝已經……形神俱滅……”
  “他死了?帝郎!你這個薄幸郎……”
  天女心道:“為何她听見帝父死訊如此傷心?她罵帝父是薄幸郎,難道……”
  圣姬道:“猴人,我的女儿呢?”
  “公主……就是你的女儿的……”
  兩人洞悉真相,心靈均受到极大震撼,悄然相視!
  “圣姬……你要好好待你女儿……”
  大圣鼓盡最后一口气說出一切,与世長辭!
  大圣与媧姐把天女養育成材,彼此情誼深厚,天女一日內痛失這兩名忠仆,傷痛欲絕!
  天女大哭,“嗚嗚,不要丟下我呀……”
  洞內彌漫一片哀悉的凄怨悲哭,眾人更感心頭絞痛!”
  圣姬道:“猴儿,你不愧為帝郎的忠仆!”
  南楚侯府。
  鄂破天心想:“每次我要看晴儿練功,她總是不允
  “難道她想在嫁我之后,以武功控制我這位未來南楚侯,成為她的傀儡?”
  “哼,如果她心存不軌,我偏不讓她得逞!”
  “若我能偷學到她的秘傳武學,還須忌憚她嗎?”
  晴儿正于房中習武,渾身散發出凌厲電网,不斷擴散!
  忽然感到有人。“嗯,有人在外面偷看!”
  “晴儿意隨心轉,把電勁凝聚轉動!”
  提气一吐,電勁如金蛇吐舌,破門而出!
  破天猝不及防,被轟得痛徹心肺,晴儿此時已連隨扑出!
  “賊子受死!”
  “天郎是你?”
  “晴儿,我……”
  “哎耶,你傷得不輕呀!”
  “別動讓我替你鎮痛療傷!”
  破天心道:“晴儿對我關怀備至,我竟然怀疑她,真是枉作小人……”
  天郎,你的傷勢已無大礙,剛才我出手太重,請原諒!
  睛儿道:“天郎,我知道你是惱我,不肯讓你看我練功!”
  “我這樣做,并非有意替自己留后著,而是先父要我立誓,不能外泄秘傳武功!”
  “再者,即使我肯違背誓言,但以你目前修為,強練我的秘傳武學,只怕會走火入魔”
  晴儿坦誠相對,破天心下釋然!
  “晴儿,我誤會了你!”
  此是玄姬母女正在被南楚侯打入冷宮。
  侍衛道:“夫人,侯爺下了命令,請你遷往孤愁閣!”
  南楚侯命人抬走魔尊的尸体,一代梟雄,卒落得如此收場!
  幽儿道:“孤愁閣,那不就是要把娘親打入冷宮?”
  玄姬道:“我以往這樣待這蠢漢,理應有此一報……”
  “請夫人現在就動身!”
  “好!”
  “幽儿,我既已失寵,你已無緣染指世子之位!”
  “若他兩父子想對你不利,就去找帝郎照顧你吧!”
  幽儿目送玄姬遠去,神情悄然!
  幽儿失魂落魄,如游魂般走回自己房外。
  “咦,何以房內竟傳來陣陣熾熱煙霞……”
  幽儿推門而進,惊見姬考正盤坐床上,運功療傷,奇熱气勁正是從他身上散出!
  姬考察覺有异,始首一望。
  看清來者是誰,又閉目繼續療傷。
  幽儿猶疑了一會,然后向房外張望!
  幽儿不但沒有求救,反而將房門關上!
  “你躲進我的房中,不怕我殺了你嗎?”
  姬考道:“死在你的手里,總好過死在別人手下!”
  “姬子當立……貴為后紀……”
  “娘親說我會嫁給他們其中一個,難道……”
  幽儿思忖之間,姬考忽然渾身劇烈抽搐!
  只見姬考神色痛苦,汗出如漿,在受盡各种煎熬下,竟然向幽儿提莫名其妙的要求……
  “幽儿,快用盡你的功力向我打來!”
  “幽儿,打我吧!求求你!”
  幽儿兩肩的衣服,也被姬考燒得焦黑一片……
  幽儿無暇細想,重拳轟擊姬考!
  “再打!”
  幽儿加強功力再打,只能驅出部份烈勁,但已令姬考叫苦連天!
  姬考強忍痛楚,借助幽儿的內力驅散烈勁,火舌從每個毛孔逼射而出,煞是可怖!”
  姬考体內的烈勁宣泄殆盡,終于解除了日無极的威脅!
  “你怎樣了?”
  “幽儿,我有什么冒犯過你的地方,請原諒我!”
  “呀,你性情為何變得這達么溫和?”
  “唉,其實這才是我的本性!”
  元始天魔的元神被烈陽球轟至潰散,需要斂神重聚魔身,故此對姬考元神的禁制力大減,令他的本性得以暫且解放!
  幽儿見姬考彬彬有禮,盡顯世子風范,不禁芳心暗系!
  姬考向幽儿細道當日被紂王打下天牢,再被元始天魔施展移魂大法,慘遭附身禁制的悲慘遭遇!
  “考郎,你的遭遇很可怜呀!”
  “但我的身世,也不見得比你好……”
  “你貴為侯爺之女,身世怎會不好?”
  幽儿黯然淚下,反先前的家變經歷告知姬考!
  “我倆真算是同病相怜!”
  “嗚,考郎……!”
  “喔!”
  “臭小子,別再裝偽君子,上次走掉一人天女,老子這次要定她了!”
  “你……”
  “既然你不解溫柔,就讓老子代你享受吧!”
  元始天魔元神已复,重新禁制姬考!
  “蠢材,讓老子好好享受,帶你見識欲仙欲死的极樂境界!”
  “幽儿,我愛你……”
  姬考這越軌行為,令幽儿熱血沖腦!
  “姬子當主,匡扶天子,平定天下,貴為后紀。莫非我与世子是姻緣天定……”
  幽儿半推半就,只因她已對姬考情根深种!
  眾人把大圣及媧姐的尸首就地下葬,致祭憑吊。
  天女更是泣不成聲,悲苦難舍!
  “女儿,你已哭了整個晚上,再哭只會哭坏眼睛!”
  “他們都是我最親的人,現在相繼死去,怎能不肝腸寸斷。”
  “唉。”
  “女儿,我想過了,你跟我回天母島,兩母女從此相依為命!”
  “跟你回去?”
  “若非你帝父當年寡情薄幸,把你搶走,我們兩母女早就共享天倫!”
  “何況那賊老頭已死,你更該由娘親照顧!”
  “娘親,你別這樣辱罵父吧!”
  “你小不懂事,才會被那心腸狠辣、無情無義的臭男人蒙蔽!”
  仙童二人道:“太過份了!天帝已形神俱滅,你還要對他連番侮辱!”
  圣姬道:“哼,等你倆毛長齊了,一樣是臭男人!”
  “可惡,簡直是蠻不講理!”
  “女儿,別再多想了,快跟娘親回天母島吧!”
  “娘親,女儿現在不能隨你去呀!”
  “為什么?”
  “我還要助發郎他們完成大業!”
  “發郎?你是說那個姬發!”
  “你稱呼得這么親呢,是否喜歡了他?”
  天女神態忸怩,答不出話來。
  “他是不是只喜歡你一個?”
  姬發已心有所屬,天女無奈搖頭。
  仙童心想:“糟糕,若這婆娘知道二公子還有個九妹,那還了得!”
  “他還有第二個女人?”
  “娘親,他是先有了心上人,才遇見我……”
  “…而且…而且她也不知道女儿喜歡他!”
  “天女處處維護姬發,圣姬气炸了肺!”
  仙童二人也是有心無力面面相艦!
  “女儿,你這么傻,不給這姬發騙才怪!”
  “發郎不會騙我的!”
  “這傻女真是痴情得很……”
  “走,我們現在就去天母島,時間會沖淡你對他的苦戀!”
  “娘,我現在不能跟你去呀!”
  仙童道:“圣姬,公主不肯跟你走,你何必強人所難!”
  “我倆的家事,由不著你這臭小子采管,滾開!”
  “娘親……”
  雷電子道:“你不放開公主,別怪我不客气!”
  “就憑你兩只小鬼,竟妄想跟本娘娘計价還价!?”
  “燈蛾扑火,自取滅亡!”
  圣姬袍袖袍一卷,扯引出一股离心旋渦把仙童二人輕易震退!
  仙童二人落敗,早是意料中事,但他們想不到連一招也抵擋不住,已被圣姬帶著天女飄然遠去!
  “哈哈,回去好好修煉才來天母島要人吧!”
  “雷電子,我們就算追上去,也不是那惡婦的對手,怎么辦?”
  “呀,什么意思?”
  “對,我差點忘了點放報信焰,通知太公与二公子!”
  “我們一面追,一面放報信焰,太公二人必追蹤而來!”
  “太公給我這几支報信焰,真管用!”
  報信焰發放出耀目豪光,果然吸引了太公二人的注意力!
  太公向姬發道:“是仙童的報信焰,快赶去与他們會合!”
  兩人逼向報信焰的方向奔去!
  遠處的雕將,亦發覺這古怪异光1
  “果然是那班逆賊,為何會分成兩組一追一逐?”
  大雕飛行极快,雕將很快便迫近圣姬等人!
  “咦,天母圣姬為何与那女反賊走在一起?”
  “仙童二人緊隨其后,每隔一段路程便發放報信焰!”
  “后面還有兩人追來!”
  “這班反賊都是向著連云港的路線走去,難道想從水路逃亡?”
  “要盡快稟告侯爺!”
  雕將把情報寫在布上,以飛鴿傳書通知南楚侯。
  “立即飛往連云港,召集軍兵圍剿反賊!”
  南楚侯府
  綠毛老祖游說雷電門主失敗后,一直藏身樹上,監視著侯府的動態。
  “他們到現在仍未出動,顯然還未發現二公子等人行蹤!”
  “信鴿!莫非有最新線索?”
  南楚魔族交界地圖
  “若給他們逃回魔族領土,我們無法剿滅他們!”
  幽儿匿藏一角,窺听南楚候等人商議。
  “稟千侯爺,已發現反賊行蹤!”
  “快說!”
  “反賊們一行五人,再加上天母圣姬,卻分成兩人一組相繼前往連云港!”
  “天母圣姬?為何會伙同反賊前往……”
  “哼,他們想從海路逃竄,沒這么容易!”
  “侯爺,我們現在就去將反賊一网打盡!”
  “好,有門主相助,此行必然一舉功成1”
  “快以飛鴿回傳雕將,命他在連云港盡力阻截反賊,別讓他們登般逃脫!”
  “另外准備百名精兵,及駿馬良駒,隨時候命出發!”
  “遵命!”
  幽儿知悉一切,急跑回自己房間!
  “考郎,不得了呀!”
  南楚候親率一眾高手及百名精兵,直馳連云港,誓要擒殺姬發等人!
  “嚇,傾巢而出!?”
  綠毛老祖心道:“侄孫他們人丁薄弱,必敗無疑,唯有見步行步,隨机應變!”
  雕將已聚集了港口的南楚兵嚴陣以待!
  不久,他們的目標出現!
  “天母圣姬,請將這個反賊交出來!”
  “我不交人又怎樣?”
  奉侯爺渝,如有包庇反賊者,格殺勿論!
  圣姬不把雕將軍放在眼內,直沖向泊船處!
  “想奪船?先過我這一關!”
  “箭如雨,圣姬不慌不忙,拂袖翻旋,把亂箭絞成飛灰!”
  部份亂箭更反彈回射,南楚軍兵目嘗苦果,哀聲四起!
  仙童二人起到現場,眼見圣姬被大批軍兵圍攻,處身混戰之口!
  “越亂越好,現在不趁亂搶回公主,還待何時?”
  “雷電子,快上!”
  “又是你兩只討厭鬼!”
  圣姬左爪翻飛,強大的气流扯引得二人身形盡失,東歪西倒!
  “娘親,看在女儿面上,饒了他倆吧!”
  圣姬內勁收發由心立改為震退二人!
  “臭小子,再阻攔,本娘娘再不客气!”
  軍兵叢中,突然透出兩股強猛的威勢!
  正是太公与姬發二人,救星來也!
  “發郎!”
  “姬發?這小子竟能找到這儿來!”
  “臭男人,想騙走我女儿,体想!”
  圣姬心料久戰無益,急擺脫軍兵圍困,縱身飛往漁船!
  圣姬耳目极靈,轉眼已發現躲于艙內的漁夫!
  “滾出來!”
  “女俠,饒……饒命呀……”
  “想要命的,便立刻開船啟航!”
  “開船?現在烏天黑地,山雨欲臨,根本不适合出航……”
  “若勉強出航,隨時遭遇雷電轟擊,甚至被洶涌的波濤所淹沒……”
  “更可怕的是,正有多個龍卷風逐漸形成,將會迅速迫近,只要受到其中一個正面吹襲,九死一生!”
  “收聲,若你敢拒絕,下場就是這樣!”
  “乖乖合作,你還有一線生机!”
  漁夫無選擇余地,唯有起帆啟航。
  急勁風勢,乘著漁船瞬間遠离港口!
  姬發等人本想追截,但楚軍兵多勢重,難以抽身,眼巴巴看著漁船遠對去!
  “逆賊受死!”
  姬發被軍兵死纏爛打,錯失救人良机,暴怒下出手再不留情!
  掌勁雄渾無匹,為首的雕將与兵當場暴斃,駭得隊其軍兵爭相四散!
  趁軍心大亂,姬發等人乘勢突圍而出!
  四人身法快若流星,軍兵們怎追得上?
  四人直躍進另一艘漁船,也不管前路有多凶險,只知道要救回天女!
  但對圣姬處身的漁船,已駛至半里開外。
  “我另有辦法,盡管一試!”
  “大家都是同一款漁船,怎樣追也有段距离!
  姬發屹立船尾,提气吐納,雙掌鼓勁,疾轟海水!
  掌勁何等威猛,漁船陡受巨力推動,立時風馳電掣,疾沖而前!
  与此同時,南侯一干人等浩蕩而至!
  “侯爺,反賊已奪船出海…”
  “哼,便飯桶!”
  “快備船!”
  “港口停泊的數十艘戰船,各式俱備,全是甫楚的軍備物資。”
  戰船雖看似龐大笨重,其實全由上等的輕巧木材制成,船身更擁有多重木質,設備完善,是性能超卓的海上霸王。”
  綠毛老祖也邊至港口一看惊道:“不好了,他們全上了戰船,欲追無路!”
  “咦,有人逼近……”
  “叔祖,還不快劫船去追?
  “呀,姬考?為何會与南楚侯的女儿一道跑來?”
  姬考已從幽儿口中得知,綠毛老祖曾救姬發,是友非敵!
  綠毛老祖無暇深究二關系,連隨赶上!
  “媽的,這什子廢船,怎追得上!”
  戰船的速度极快,姬考奪船而行時眼見前船已化成一小團黑影!
  憑著姬發掌勁加速,已漸漸追上前面的漁船。
  “我應否將公主和天母圣姬的母女關系告知二公子呢!”
  “二公子……!”
  “姬……”
  仙童正欲開口,姬發卻另有行動!
  原來姬發已不耐煩,急不及待地飛躍前船!
  憑著登萍渡水的輕功,几個起落已追上前來!
  姬發道:“公主別怕,我來救你!”
  圣姬道:“我怎會讓你得逞!”發出神功。
  光球來勢奇速,姬發身懸半空,忽忙硬擋!
  “對付你這种臭男人,更不可心慈手軟!”
  “圣姬出手份外狠辣,姬發回气不及,只有捱打的份儿!”
  連番重擊下,姬發無法控定身形,飛墮海里!
  “你太痴情了,值得為他送死嗎!”
  天女正想躍下救人卻被圣姬的袖袍纏卷制止!
  姬發破浪而出,戰意更盛,組織更凌厲攻勢轟向圣姬!
  “好頑強的小子!”
  “死纏不休,可惡!”
  “硬要赶來送死,注定你是要少年亡!”
  趁姬發招勢已老,圣姬反客為主,把對方逼得節節敗退!
  兩大气勁互拼激蕩,震得海面更為洶涌,姬發敗象畢露!
  “哈哈,讓本娘娘為你來個海葬吧!”
  危急關頭,姬發催運起滄海心法,巧妙地利用海水輔助攻擊,扳回劣勢!
  “呀,他的內力候地暴升……”
  “想收拾他,看來要多發一點時間:“
  姬發竭力保持均勢,雙方交拼得异常燦爛!
  天女憂心如焚,因她不想任何一方會有損傷!
  “我的天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只見南楚戰船乘風破浪,浩浩蕩蕩追赶而至,像獵人般窺探著他的獵物!
  “咦,他們似乎已開戰了!”
  “若姬發就此戰敗,功勞豈不是全歸于天母圣姬!”
  “白毛老祖,紅毛老祖,快出手擒殺反賊!”
  二祖奉命行事,挾著雷霞万鈞之勢飛身出擊!
  “天,別說救回公主,如今自身也難保……!”
   
         ★        ★        ★
   
  “來勢洶洶,兼且敵眾寡,唯有先鋒!”
  “哼,想借助本娘娘的功力立功,”
  “我才不屑与你倆聯手夾攻,還是暫且袖手旁觀!”
  “這天母圣姬我行我素,不輕易出手,難擒殺反賊!”
  “大王派她与魂祭司相助本侯,簡直成事不足,敗事有余!”
  “嘿,老婆婆退出戰團,正好讓我們雷電門獨占全功!”
  圣姬存心罷戰,雖令姬發威脅稍減,但在兩大老祖圍攻之下,仍是險象橫生!
  “他們的內勁強猛無匹,我就以柔制剛!”
  姬發低估了二人的電勁威力,柔勁防御网被轟得徹底崩潰,形勢大大不妙!
  “啊,發郎快支持不了……”
  “娘親,求你出手救他!”
  天女雖然哀聲懇求,圣姬仍無動于衷。
  “啊,一股凜烈气勁壓体而至,來者何人?”
  “呸,原來是姜子牙,從后偷襲,怎配稱你一代宗師!”
  “哼,你們聯手欺負后輩,哪有資格教訓老夫?!”得太公助戰姬發能專心應付紅毛老祖!
  單打獨斗,姬發力量集中,出招更顯凌厲!
  互拼之下,姬發便稍胜一籌!
  “這小子越戰越勇,看來非要本門主出手不可!”
  “晴儿渾身暴射出急激雷光,以分水破浪之勢猛襲姬發,殺傷力鋒銳無備!”
  一招雷須惡龍向姬發打擊。
  “惡招逼近,姬發四周盡被電勁所封,欲避無從,急催運全力迎擊!”
  正邪惡戰,雙方各施猛招,全力以赴,海上妻時間電光縈繞,烈勁四溢!
  這不可思議的异變,令天象加劇惡化,把三股龍卷風扯向戰場!
  姬考道:“前面電光交擊進射,似乎已交戰起來!”
  姬考等人全神迫截前船,冷不防危机掩至!
  在呼呼嘯嗚中,其中一股龍卷風疾卷含著破天裂地之威,誓把面前一切障礙吞噬毀滅!
  姬考道:“哼,賊老天,以為唬得了本爺嗎!”
  綠毛老祖道:“天地主威,不可小覷,快逃!”
  漁船仿如弱小樓蟻,轉眼已被風壓續成粉碎!
  三人及時踏浪逃离,安然無恙。
  幽儿的內力較低,漸被龍卷風扯返……
  “考郎,救我……”
  “有我在,別怕!”
  幽儿的內力較低,漸被龍卷風扯返……
  “姬發与晴儿的實力有所差距,雖豁盡所能仍處下風,只能竭力頑抗!
  連番交拼,姬發雙掌被應得麻痛劇抖,血气紊亂不堪!
  就在此時海里陡地扑出一道黑影!
  臭小子,看老夫本利歸還!”
  轟!雙雷摧魄
  這小子死期近矣!
  姬發戰竟若狂,忍痛揮拳迫開紅毛老祖!
  腦部天旋地轉之際,晴儿已趁机祭起一個堅猛雷球,准備施以致命一擊!
  “若受這雷霞一擊,姬發必死無疑!”
  胜負就在一線之間,姬發眼看劫數難逃,其中一股龍卷風隆重然摧毀南楚戰船,令睛儿一愕!
  “天郎!”
  “天劫呀!”
  “好机會!”
  姬發趁對方分心之際,雙掌鼓勁震飛晴儿,解除殺机:
  “不好了,仙童与雷電子…”
  “來日方長,還是先求脫身!”
  “嘩,保命要緊,避之則吉!”
  “天女身不由己,被吸扯向旋風軸心!”
  “娘親!”
  “女儿”
  圣姬雖負絕世修為,奈何風勢急勁,加上應付迎面射來的雜物,已是鞭長莫及!
  “公主!”
  姬發雙掌翻飛,以海浪巧妙地纏卷住天女!
  “發郎謝謝你!”
  姬發迅速應變,成功把天女救出鬼門關!
  三股龍卷風猛然相撞,煥發出惊天動地的巨響和強猛無比的震撼力,登時風云色變天,地亦為之扭曲變形!
  洶涌的海浪舖天蓋地,直教人心膽俱裂,望之生畏!
  處身于如此險峻的環境之中……
  人類才發覺与大自然相比,自己是何等的渺小,生命是何等的脆弱,凡人想逆天而行,只是無知的妄想!”
  姬發憑著頑強的生命力,加上點水縱躍的輕功,竭力逃脫洪流的吞噬!”
  姬發傷痕累累,還要照顧天女,已漸感吃力!
  剛好發現附近有個海島,姬發急往島上進發!
  “奇怪,災難凶劫,公主為何仍甜絲絲的笑?”
  “若能一生一世躺在發郎的怀抱里,那該多好!”
  直上崖頂,正好有個岩洞可供藏身之用。
  哲脫險境,姬發心里一寬,新傷舊患立時并發起來!
  “哎耶,你全身都是傷呀…。”
  “只是皮外傷,并無大礙!”
  “你是為了救我才傷成這樣嗎?”
  “我……”
  “發郎,你累了,把我放下來吧!”
  “唱!對不起。”
  剛才情況凶險,令姬發揮忘了男女有別!
  “公主,你覺得冷嗎?”
  “我去生火給你取暖!”
  “公主,現在暖些了嗎?”
  “發郎……”
  “公主,如你有任何難處,不妨坦誠相告!”
  “發郎,你知不知道,圣姬就是我的娘親!”
  “啊!”
  天女遂把大圣臨終前所道出的事情經過告知姬發。
  “幸好我沒有傷及圣姬,否則叫我如何向你交代!”
  “發郎,我,我很想……跟你……好……”
  “你一定覺得我身為女子,竟毫無半占羞恥之心……”
  “不,不,公主請別誤會……”
  “因為我已有了九妹,不想委屈了你……”
  “我這樣做全為了你,若非出此下策,娘親絕不會放過你!”
  “公主……”
  “發郎,你愿意嗎?”
  “公主,我宁愿愛在心里也不想就此糟蹋了你……”
  “發郎,我是心甘情愿的……”
  “公主,這……”
  天女緊緊的依過來,隔著濕透的衣衫,姬發摟著對方柔軟熾熱的嬌軀,不自覺地陶醉在這椅旋气氛中。
  連云港上風浪逐漸緩和,只余下雷雨連連!
  姬發与天女藏身于海島岩洞,逃過這毀滅性的浩劫!
  “發郎,有何不妥?”
  “我感到有人登上海島不知是友是是敵……”
  “呀,是雷電二神定是給風暴所傷!”
  “應否順手將他們解決掉!”
  “乘人之危,仁者所不為,由他們自生自嚴滅吧!”
  姬發与天女前來探察形勢,發現是太公二人,心中大喜
  “啊,原來是姜前輩和仙童!”
  劫后重逢,雙方喜悅慰問一番。
  “太好了,太家都平安無事!”
  “只余下雷電子不知所蹤……”
  “現在海嘯已過,風浪穩定下來,我快去尋找雷電子!”
  自從船破墮海后,雷電子便与仙童失散分离,而且不諳水性,只能抱著碎木隨波逐流!
  “嘰嘰……呱呱……”
  雷電子狂惶失措,呱呱亂叫之際,一個身影踏浪掠過!”
  “咦,是這綠皮膚的小子!”
  “看你膚色順眼就救你一命吧!”
  在這尺天海嘯中,根本是自顧不暇,每刻也在与死神搏斗,更逞論幫助別人,若非這种莫名感覺驅使綠毛老祖,雷電子必然葬身大海!
  “我也快支持不住還是先到那海島暫避!”
  “是白毛…我應否救他?”
  只見白毛老祖身不由己,快要撞向海島的磷響礁石!
  “啊綠毛?”
  綠毛老祖以掌抵住對方沖勢自己卻成了代罪羔羊!
  “快隨我來!”
  綠毛老祖為已受傷,白毛老祖當然不會袖手旁觀,急挾著二人登上海島!
  找到落腳點,三人忙運功調療傷!
  白毛老祖傷勢較輕,最早調息完畢。
  “綠毛雖舍身救我,但我倆如今敵我分明,理應水火不容。”
  “如我比時出手突襲,他必死無疑!”
  但……若我以怨報德,乘人之危,這,這太過份了…
  “殺又不是,不殺也不是,我該如何是好?”
  “哼,各為其主,應以大局為重!”
  “綠毛,剛才老夫可沒向你求救,只怪你多管閒事,濫做好人,乖乖受死吧!”
  “唉,當年的生死相交,如今竟要反面忘情,真是可悲!”
  綠毛心道:“我命体矣……”
  “呸,憑這些三流電勁便想阻我!?”
  雷電子見勢色不對,忙上前保護救命恩人!
  綠毛老祖万念俱灰,坐以待斃!
  命不該絕,雷電子奮不顧身扑上,以身体阻截這奪命一爪!
  “呀,蠢材,你不要命了嗎?
  “這小子与綠毛不過片面之緣,竟愿意舍身相救;我卻不念舊情,還想赶盡殺絕,簡直連禽獸也不如……”
  “哼,算是你的造化!”
  “今日我饒你一命,以后各不相欠!”
  “下次再見面時格殺勿論?”
  “白毛啊白毛,你始終是我的好兄弟……”
  二人曾出生入死,惺惺相惜,白毛老祖又怎樣會狠下手?只能慨歎天意弄人!”
  “嘰嘰,咕呱咕……”
  真气運轉三大周天,終于調息完畢!
  “叭咕……叭咕……”
  “哈哈若不是見你也是綠色皮膚,老子才懶得救你!”
  “小子的膚色,電勁都与我十分相像,”
  綠毛老祖思忖之間,億起了一段風流往事……
  當年綠毛老祖從西城往返西岐,沿途一直奸淫虐殺,手段滅絕人性!
  這次他又從村里擄走一個容貌俏麗的女子,盡情蹂躪!
  奸淫了這女子后,綠毛老祖爺首望月,忽然想起自己的悲慘身世,竟悲從中來,對月哀嚎!
  那女子看見此情此境,竟隱泛淚光!
  “你哭什么?是怕我會殺了你嗎?”
  “我哭自己清白之身受了污辱……”
  “我亦哭污辱我男人,原來也是個傷心人!”
  “數十年來,就只得到你一人道出我的隱痛。”
  “既然我的貞節已給了你,你就是我唯一的男人!”
  “除了娘親之外,從來沒有人對我關怀付托,這女了
  綠毛老祖破例地不下殺手,這女子成了唯一奸而不殺的幸存者!
  “你認不認識這個女子?”
  “嘰嘰咕咕……”
  “這粒痔……我當然認識她啦!”
  雷電子無法以言語与人溝通,唯有同樣以繪圖表達心聲!
  “嘰嘰……”
  “娘親……娘親……”
  “你,你是她的儿子?”
  “難道那次之后,她便怀了我的孩子,這可能嗎?
  “那么你的父親是誰?”
  雷電了又畫了個被頭散發,滿面胡須的男人。
  “毛?”
  看到雷電子指圖中男子,綠毛老祖按圖索引,猜測意思。
  跟著又見他指向自己的綠色皮膚。
  “嘰嘰……”
  “你的娘親跟你說,父親也是綠毛的?”
  憑著种种跡象,綠毛老祖推斷雷電子應是自己的儿子!
  “咳,他也是全身綠毛,莫非是我的父親?”
  “小子,我曾經跟你娘親好過,說不定……你就是我的儿子呀!”
  “你娘親還好嘛?”
  提及娘親,雷電子不禁淚如泉涌。
  當日一夕風流后,綠毛老祖繼續上路不會為任何人留下!
  女子自送綠老祖遠去,心里帳然若失,帶著空虛失落的情怀返回村內。
  數個月后,女子競有了身孕雙親大惊!
  根据村例,未婚而生孩子者,必須受進豬籠死刑,女子腹大便便,很快被材民發現!
  女子被囚禁伺堂之內,等侯處決!
  雙親愛女心切,冒險前往營救!
  “爹,娘……”
  “這里已容不得你,還是快离開這村鎮吧!”
  雖非死別,但女子知道此次一去,將是再會無期,想到自己未盡孝道,心中難過不堪!
  依依不舍下還是要走,女子直逃往深山之內,從此与世隔絕!
  長途跋涉,女子連番勞碌,動了胎气竟涎下一個肌膚淡綠的嬰孩!
  雷電子兩歲時,已懂得利用与生俱來的電勁覓食自保!
  女子產后身体長期虛弱,終于在兩年后慨然長逝!
  雷電子再沒跟他人談話,故此失去了語言能力。
  雷電子把一切經過粗略繪出,直至這里完結。
  “她已死了?”
  “小子,你既然是我儿子……”
  “為父必定好好照顧,以你彌補你昔日的悲苦生活,好嗎?”
  “哈哈哈,想不到我競有個儿子,老天爺總算待我不薄!”
  這邊父子相認,歡天喜地,那邊卻有人絕境逃亡,惊心動魄!
  巨浪如馬奔騰般相繼涌來,姬考縱身負絕世魔功,也要退避三舍!
  “前面有個珊瑚礁,先到那里暫避,再另謀計策!”
  珊瑚礁上滿布堅銳岩石,姬考小心翼翼,左閃右避!
  冷不防一股世浪從旁襲至,姬考惊覺已遲!
  水力方鈞,二人被沖擊得撞向一條世大石礁!
  姬考急扭身背向石礁,獨力承受這如雷撞擊!
  “我意為了一個女人的惊呼而分心?”
  “考郎,危險呀!”
  狂憾之下,巨礁候地崩裂折斷,壓頂而下!
  姬考心知閃避不及,發力將幽儿推開!
  “不!”
  重逾万斤的斷礁攔腰壓下,若非姬考內功深厚,早已斷成兩節。
  但在猛烈壓擊之下,触動了姬考傷患,登時血花四濺,痛徹心肺!
  与此同時,正有二人循這個方向而來找尋避難之所!
  赫然是破天与紅毛老祖!
  “姬考?真是冤家路窄,正好一并干掉那臭婊子就留待你執行家法吧!”
  “哼,你這賤人竟敢勾結反賊殺無赦!”
  不由分說,紅毛老祖變拳轟下,竟跟姬考硬拼起來”
  “呀,不妙!我的雙拳勁力,竟被猛地吸去……”
  紅毛老祖有勇無謀,輕敵之下,勁力被吸得如江河缺堤,姬考則大力吸納!
  “我的天,無法抽加雙拳,唯有盡力阻止气勁外泄
  “老鬼倒也了得,漸能保住气勁不泄!”
  姬考吸收了紅毛的雷霞烈勁,加上本身天魔勁猛然暴發,終于能震万斤巨礁!
  趁震之際,紅毛乘机抽回雙手!
  “嘩,豪光耀眼……”
  姬考用一招天魔刀向紅毛劈去。
  天魔刀勢如破竹,先斷臂再劈中紅毛面門!
  紅毛痛懼交集,豁盡全身雷勁狂轟,方能抗阻姬考的再度攻擊!”
  兩人惡戰的雷勁与金光,兩里外可見到!
  南楚侯:“紅、金兩光交擊,定是紅毛老祖与姬考在惡戰!”
  在遠處看見道:“速去看看形形勢如何!”
  雷電門主晴儿亦是漂流到這島上,同時亦看見交戰光芒。
  “紅毛老祖未必敵得過姬考!”
  姬考激戰后落地,雙腳發抖,險些站不隱,只因被万斤巨礁壓傷了……
  “雙腳气血不暢,要速戰速決……”
  “姬考果真厲害,還是用拖字決,等待自己人來聯手來攻,方為上策!
  “你只是一只老狗,殺之無味,滾吧!”
  “再不滾,你就要橫尸此地!”
  “這家伙嗜殺成性,怎會這么輕易放過我?”
  “他一定是內傷輕,才不敢再……”
  “呸!你以為唬得了老子么!”
  “紅毛反唇大喝,姬考露出了怯意!”
  “斷臂之仇不共戴天!”
  “不把你轟成肉醬,難泄心頭之恨!”
  “這老祖果然中計,我可以速戰速決,免得有人夾攻!”
  紅毛攻勢雖然猛烈,但陰狠狡猾的姬考,早已疾竄到他身下!
  “你的死因就是——性格暴躁,頭腦簡單!”
  紅毛也不簡單,立刻反爪痛擊姬考腹部!
  “嘻,無論如何,也不放過他!”
  姬考雖然痛徹心肺,但哪肯放棄良机?強催天魔四蝕,力吸紅毛血肉气勁!
  “哼,且看你能支持得多久!?”
  僵持了一會,紅毛的手臂已變皮包骨!
  受傷兼耗去不少功力的姬考,得到紅毛揮厚的血气功力補充,說不出的快活舒暢!
  破天与幽儿武功不相伯仲,天在斗得難分難解:
  “紅毛已遭殃,若姬考來對付我,哪還有命!”
  “君子不吃眼前虧,走為上著!”
  “破天越想越惊急全力一擊,震開幽儿!”
  破天面前突然出現干枯恐怖的紅毛老祖!
  破天收步不及与紅毛的干尸撞個滿怀。
  只把破天嚇得心膽俱,裂惊惶失措!
  “逃得了嗎?”
  破天几乎嚇破膽,頹然跪下!
  “呵呵呵,你雖貴為南楚世子,但也快要与紅毛老鬼同一下場!”
  “姬大爺,求你放過我……小人甘效犬馬之勞!”
  “呸,懦夫,沒用的廢物!”
  “唉,考郎他只是條狗,你就饒他一命吧……”
  “可怒也!”
  “侮辱鄂,勢不兩立!”
  “哈哈,居然送上來找死,好极!好极!”
  “父侯來了,有救了……”
  “但,父侯的動功怎及得上姬考……”
  “啊,不怕大救星來了!”
  “晴儿,你來得正好,快去助父侯對會姬考!”
  “哼,你這窩囊廢物!”
  “晴儿,這不過是緩兵之計……否則我定橫尸當場
  “求求你快些出手,否則父侯支持不了!”
  “呀,是父侯的慘叫聲……”
  “哼,連几招也支持不了?”
  姬考新添了紅毛的功力,更是強猛,不到十招便把南楚侯震得吐血飛濺!
  “哼,兩父子都是膿包!”
  “哼,看本門主收拾這家伙!”
  “姬考,聞說你是元始天魔附身,半人半魔是也不是?”
  “你也有儿分姿色,可是……”
  “一朵鮮花插在牛糞里!”
  “哼,狗嘴里吐出象牙!”
  “南楚侯趁机療傷,破天護法,幽儿亦按兵不動!”
  鄂破天道:“哼,有机會就收拾這衰女!”
  “南楚侯雖不是我生父,但有養育之恩,我不該落井下石。”
  “紅毛老鬼的功力,雖然只能消化一半,但已有裨益非常受用!”
  姬考的功力回复到七成,傷勢亦大減,這巨礁一壓,令紅毛老祖輕敵,姬考卻因禍得福!
  “張毛魯莽致死,我別重蹈覆撤,必須全力以赴!”
  “姬考狡猾多端,要用絕招盡速擊殺他!”
  “這娃儿盡得雷電門真傳,而我只恢复七成功力……”
  “先虛耗她的內勁才予以痛擊!”
  晴儿爪勢急疾,但姬考身法更快!
  “哼,以輕功避我攻擊,真是班門弄斧!”
  “他不知道雷電門的輕功是天下最快,我暫且隱藏實力!”
  “娃儿,我也是世子,而且西岐比南楚強大富庶倍!”
  “我以激將法令她瘋狂攻擊,加速耗其功力……”
  “你嫁我為安,富貴更胜南楚!”
  “晴儿,別信他的鬼話他不是人,是魔!”
  “吵什么,還不來聯手夾攻?!”
  “父侯,正值療傷重要關頭……我,我要護法!”
  “這种懦夫怎值得愛?天下將歸我所有,你肯跟我,便可貴的妃字!”
  “嘿嘿,若能說服這娃儿,不戰而胜,最是上算!”
  “呸,你以為?我是水性揚花的人么?”
  “就算我選錯了,也從一而終,永不言悔!”
  “呵呵,那就太可惜了,想起你的肉体的騷樣,我就舍不得殺你……”
  “姬考越說越下流,晴儿狂怒,陡地施展快的輕攻閃電過!”
  “嘩,這娃儿身手突然快了兩倍,比我更快……”
  “喔!我要把你拔舌剝牙!”
  姬考避無可避,忙揮臂迎擊,勉強擋住凌厲的雷爪!
  雷腳突擊,正中腹部!
  “腳勁如雷暴發,震得姬考五髒六腑都反轉了!”
  “踢得好!”
  “考郎……”
  “乘胜追擊,絕招奪他狗命!”
  猛烈的電勁組成渾厚网,陡然罩住姬考!,
  姬考被電网所擒,壓得撞地!
  “喲,這娃儿的電勁,似有數十年功力,奇怪!”
  姬考當然不知道,晴儿已承受了老門主的數十年功力,只把他須得面容扭曲,痛楚難當……
  “我太輕敵了……莫非要命喪在這娃儿手下?”
  晴儿的腿功最是厲害,聚勁如劍,鋒銳擊殺雷劍!
  “一腳踢爆這狗种的頭”
  眼看姬考的頭要被踢碎……
  晴儿出腳擊殺時,電网勁力稍減,姬考趁机貼地急旋,避過致命一招!”
  “強烈的旋動,硬生生把電网牽扯得歪斷潰散!”
  千鈞一發之際競逃出鬼門關,也許是姬考命不該絕!
  “這娃儿好厲害,雷電門武功深不可測……”
  “好家伙,竟能破我三大絕招之一!”
  “破天大失所望幽儿則捏了一把冷汗!”
  “輕功不及她快,唯有故盡一拼見個高下!”
  “出真功夫了么!?這才像個男子漢!”
  “好,就用第二絕招和你硬拼!”
  “喲……我的天魔刀竟被震潰……”
  晴儿心道:“我被反震得受了內傷,要速戰速決!”
  “雷電門第三絕招地雷震天!”
  決定性的一擊,姬考鼓盡全身功力,旋轉如錐,尖銳無匹!“娃儿,這是你付出的代价的時候了!”
  姬考并非擊殺睛儿,卻是睹准櫻唇深深吻下,晴儿已受重傷,哪里避得過?
  姬考當然不是怜香惜玉,而是見獵心起,吸蝕功力!
  晴儿只覺渾身快感如泉,媚眼如絲地徹底“享受”。
  “嘿嘿,爭功!結果是爭著送死!”
  礁上屹立而觀的正是天母圣姬,她對晴儿早已不滿,當然不會援手。
  “姬考用是應該是天魔极樂,和我的天仙銷魂法,有曲同工之妙!”
  破天又妒又恨,卻是不敢上前!
  幽儿心里亂作一團,唯有閉不看
  沉醉在欲仙欲死中的晴儿,生命和功力被一點一滴地吸蝕而去。
  晴儿的功力實在太渾厚了,姬考吸了九成,已飽脹難消!
  被吸去九成真元的晴儿,性命垂危但天魔极樂的余波,仍令她陶醉不已,回味無究……
  “要盡快消化外來功力,還有一個最強高手要對付!”
  “連雷電門主也落敗,天母圣姬能取胜嗎?”
  破天如喪家之犬,楚侯卻定如琚C
  “呵呵呵,天母圣姬,到你來陪我玩了!”
  天母圣姬對自己信心十足,視姬考為獵物,若吸蝕他的功力,自己便成為天下間功力最厚之人,舉世無敵!
  “姬考,當你領教過娘娘的天仙銷魂法后,便知道什么是天下最快樂的事!”
  “天母圣姬的九天女功,威名遠播,我還縱使回复到十成功力,也未必敵得過這婆娘,要小心謹慎,出奇制胜!”

  ------------------
  文學殿堂 瘋馬掃校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