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三十四章 雙尉亡


  “有你伴我,真是几生修到!”
  “父侯,大事不妙了!”
  “我得夫如此,此生還有何求呢!”
  “如此匆忙緊張,到底有何要事?”
  “進來吧!”
  “父侯,急報頻傳,大哥孤軍深入,軍兵饑寒交迫,凍斃餓死者無數!”
  “考儿与兵作亂,遲早難逃一劫!”
  “侄孫有難,侯爺應出兵相救呀!”
  “叔父,本侯早已說過,為人臣者不可背棄君臣之義,你又何必多言!”
  “父侯,你尊紂狗為君,但他卻視你如眼中釘呀!”
  “父侯,畜牲尚且抵犢情泞,你為了禮法,竟對親儿見死不救,簡直是食古不化!”
  “放肆!你就是忘禮棄法,才會對為父不分尊卑!”
  “傳我命令,任何人擅自出兵,殺無赦!”
  “你們都給我出去!”
  “父侯迂腐頑固,爭辨下去也是枉費唇舌!”
  屢勸無效,姬發再次失望而回,太公等人亦黯然离去。
  “姬郎,何以不出兵救考儿?”
  “考儿個人的生死,与姬氏一族的存亡,兩者我只能選一。”
  “考儿,請你諒解為父這番苦心!”
  姬發忿忿不平,內心郁結著一般怨气,仰天暴喝宣泄!
  “侄孫,急怒會傷身呀!”
  “姜前輩,叔祖……”
  “父侯既不肯出兵救大哥,我去!”
  “二公子,這是抗命呀!”
  “我只身獨闖虎穴,不帶一兵一卒,父侯又豈能降罪!?”
  “唉,這未嘗不是險中求胜的妙策!”
  “朝歌与有里相隔甚遠,縱然能赶及救世子,只會增長他的魔性!
  “倒不如讓他与紂狗兩魔相斗,誰死誰傷也對西岐有利!”
  “太公你言下之意?”
  “救姬考乃下下之策!”
  “喔,這個…”
  “再說你公然違逆侯爺意旨,天下諸候必竊笑你父子不齊心,令西岐威信蕩然無存!”
  兩兄弟血濃于水,卻又有太多理由令姬發不宜相救,苦添百般無奈。
  “二公子暫忍一時吧!”
  太公話中有理,分析精确,姬發只好按兵不動。
  “姬發為人至情至性,內心定是忐忑不安!”
  姬發若知姬考身處的險境,相信會毫不猶豫地來救,可是姬考的命運,被元始天魔扭曲,既得不到親弟的幫助,更將要由他獨自面對,一力承擔!
  “蜂魅姑娘,是個男的哩!”
  “不知孩子像一此郎,還是像我呢?”
  “只見孩紫眉紫發,樣貌醒肖蠱長老……
  “哇!原來是南柯一夢……”
  “一憂郎,如果腹中那塊不是你的骨肉,而是蠱長老的孽种,我又怎能把他生下來丟人現世?”
  “不!!”
  “我絕不能把他生下來!”
  “但……万一是一憂郎的骨肉……”
  “我死了便万事皆休,更不用生下這個孽种!”
  “蜂魅,你別要做傻事呀!”
  蜂魅近日郁郁不歡,天女二人經常前來慰解,剛好碰上這突發一幕。
  “你們不要過來!”
  “樓蟻尚且偷生,何況是人呢……再說,你腹中還有一條小生命呀!”
  “我不准你再提起這孽种!”
  “好,你執意尋死,我不阻你!”
  “但在你死前,先前我說一句話!”
  天女說話同時已暗里旋展出懾服力!
  “你說吧!”
  “道長知道你自尋死路,必定會很難過!”
  “一憂郎,他會很難過……”
  天女動之以情,蜂魅心里一怔,腦海泛起了一憂子的傷痛模樣!
  “公主……”
  蜂魅軟化下來,放棄了求死決意,痛哭進來。
  “嗚嗚……”
  “小花,你…”
  只見小花沼流滿面,哭如淚人。
  “你為何越哭越傷心?”
  “我既為蜂姐而哭,也為自己而哭……”
  “為自己而哭!?”
  “發郎近日意志消沉,而我卻沒法開解他,我,我真沒—有……”
  “小花,她對發郎的愛意,比天高,比海深,确是難能可貴!”
  有里平原。
  未能對姬考伸出援手,姬發唯有借酒醉去斬忘心中的歉疚、無奈。
  醉囂囂的姬發,突然失控墮馬,跌個滾地葫芒。
  “哎,我的酒瓶呢?”
  “啊……”
  “發郎!”
  “喔,小花,是你……”
  姬發取回酒瓶,复再仰頭狂飲。
  “難道除了酒外,什么也不能安慰你?”
  “小花,你……”
  “難道連我也不能安慰你嗎?”
  “不,你可以!你可以!!”
  真的!?
  能在姬發心里占著一個位置,小花欣喜不已,不禁倚偎偎近。
  “發郎,我愛你,我很愛你呀!”
  小花投坏送抱,再加上酒精亂性,姬發情不自禁地深吻朱唇。
  年青備气方剛,情欲如山洪暴發,不可收拾,終于成其好事……
  云收雨散,二人親親我我,細語溫存。
  “發郎,你知不知道,是公主教我來安慰你的!”
  “嗯。公主教我以深情真愛來解傷心結,不想你縱洒無度,消磨了大丈夫的雄心壯志!”
  “……”
  姬發驟聞天女苦心,神情复雜不安,一份悔疚之情油然而生……
  二人纏綿,如膠似漆,不知人間何世,天与地成為他們定情的盟證。
  “你們看,這邊廂放怀嬉戲,那邊廂則為了戰爭而積极備戰……”
  “唉!人生總是离不開戰爭与太平。”
  “若能今天下太平,百姓安居樂業,老夫此生無憾矣!”姜子牙歎道。
  “只可惜,我們還未能解眼前之憂!”
  “你是指紂狗這個暴君?”
  “老夫若沒料錯,誅紂狗者,必定是姬發!”
  “姜前輩,我大哥孤軍深入,父侯又見死不救……”
  “難道我們就此坐視不理。”姬發問道。
  “紂狗勢大,侯爺就算出兵,也難扭轉乾坤!”
  “盡管我們忍而不發,但也須防紂狗揮軍征剿我們!”
  “二公子言之有理,紂狗遲早會來找我們算賬!”姜子牙答道。
  “紂狗固然氛魔功而啤睨一世,他手下的妖帥、申公豹更是万夫莫敵!”
  “加上被操控的憂子,一旦聯手,形勢堪虞呀!”
  “兩軍對陣以勇者胜,若憑我方目前實力,難有胜望
  “這么說,我們要怎樣方能化劣為优?”
  “這責任,就關乎于你身上,還有這柄天帝之劍!”
  “嗯,當年天帝憑此劍力壓群魔!”
  “今日就由你以此劍斬來紂狗!”
  “晤,侄孫你天賦异稟,若能發揮天劍的最高威力,必誅紂狗!”
  “你能御劍飛行,已達人劍合一的初步境界!”姜子牙道。
  “換言之,我若能練成人劍合一的最高境界,例能誅滅紂狗的万惡魔气!”
  “但要怎樣才練至最高境界?”
  “天帝當年修飛天劍,必有天劍心法!”
  “可惜他已形神俱滅,欲問無從!”
  “天帝會否將心法藏天劍內?”
  眾人努力觀劍參詳,但不得要領。
  “如有机緣契合亦未必絕望!”
  “若無心法,豈不是永遠達不到最高境界?”
  姬發想事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姬發揮提一藍天劍似有共鳴,發出龍吟之聲。
  “我姬發當天立誓,若練不成天劍神功,自刎以謝天下蒼生!”
  “姬發立志堅定,有朝一日必然成功!”
  姬發表露出無究決心,昂然御劍飛往雷峰。
  現雪紛飛,气溫嚴寒,姬發盤坐蜂上。以求心神与天劍合一。
  劍神靜气,額前漸生出天子靈光。
  同一時間,天劍亦衍生出璀璨豪光,互相輝映。
  姬嘗試把身上的靈光与劍光協調互通。
  兩者似受到無形吸力牽引,產生一份親切的連系,逐漸人劍合一!
  人不是相触,達至和諧共識,忽地釋放出擯紛燦爛的鮮紫靈光,耀目万分!
  “就讓我一試人劍合一的威力!”
  這雷霞万的鈞的一劍,勢如破竹,堅磐巍峨,雪壁,竟如豆腐般被輕易剖開,劈割出一條寬闊擰溝來,這种毀天滅地的破坏力,已超脫人類蒼疇,确是匪夷所思!
  “呀,我做到了,我做到!”
  滿心歡喜气之際,天劍淬然不受控制,脫手彈飛!
  姬發真气一泄,再也無法穩住身形頹然墮下!
  雖從高空墮地,但憑著堅厚的護体气勁,并無大礙!
  “為何人劍合一,只能維持這么短暫的時間?”
  “為什么?”
  姬發過于急進,可惜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其實習武學道,又豈能一步登天?年青人畢競是急性子。
  “可惡,到底是哪里出錯?!”
  回看姬考和妖哥這邊。“嘻嘻嘻,有這皇牌在手,老子大可安心地功成身退!”
  幽儿受脅,勾將護主心功,奮起而上!
  “呸,憑你這九流貨色,便想救人!?”
  “呀,好雄渾的內勁,這家伙一直深藏不露…”
  兵器脫手,勾將仍死纏不休,竄身疾擺向妖哥背門
  “糟!他体內冒涌出大量妖气正向我雙手蔓延過來
  勾將惊恐莫名,欲抽爪而退,豈料妖哥背門如磁吸鐵,不但無法掙离擺脫,妖气更洶涌貫進体內……
  “不自量力,連自己的性命也快保不住了!”
  妖哥此次詐降,有加深入虎穴,故妖帥授予兩成妖力以作保障。
  妖哥陡地暴射出万千知魂,將勾將震飛開去!
  “既然你想逃脫,老子便還你自由!”
  妖魂狹勁激射,急疾鋒銳。猛然把勾將貫穿得千瘡百孔!
  “哼,殺我將士,本王今日絕不饒你!”
  “呸,你想替她收尸便盡管過來吧!”
  趁妖哥分心之際,幽儿結印急聚魔气!
  劍尉被設計陷害,負上敗將之名,早已把妖哥恨之入骨,殺之而后快
  “奸賊,償命來!”
  “姬考,再攪花樣,便要你腦袋分家!”
  “懦夫,有种就跟我決一死戰!”
  “怕你嗎?”
  妖哥狡猾机靈,以幽儿作擋箭牌,是劍尉硬生生止住劍勢,無從下手!
  “這家伙有恃不恐,難以應付……”
  “就讓老子大發慈悲,送你一程,勾將那小子共赴黃泉吧!”
  劍尉見識過妖魂厲害,忙揮劍悉數擋卸!
  姬考按不住,欲加入戰團!
  “大王,留步!”
  “妖哥脅持幽儿,明顯是忌憚大王出手,若惹怒了他,恐怕對幽儿不利……”
  “為免他以幽儿作掩護,我要以假亂真,令他防不胜防!”
  幻劍迷蹤
  劍尉幻化成四個身影同時扑上,虛實難辨!
  “嘿,這些掩眼花招,難得了老子嗎?!”
  “啊,全是假的?!”
  鐵爪翻飛卻是虛空一片,妖哥暗叫不妙!
  “你中計了!”
  “我在這里!”
  “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劍尉的真身猝然出現,卻不是作出攻擊,而是以強而有力有雙臂緊箍妖哥舉動莫名其妙!
  “咦,他的佩劍呢?”
  妖哥聚覺有异急四處打量,果見寶劍正從半空急附而下!
  果然有詐!
  受死吧!
  生死修關,鐵爪飛輪疾轟向劍尉面頰,登時皮開肉綻,触目惊心!
  強忍住撕心劇痛,拼命死纏不放!
  妖哥無法擺脫這惊人臂力,逼于棄掉手中的幽儿,鼓勁硬生生層斷劍雙臂脫困!
  “你就死在自己的劍下吧!”
  劍尉大吼:“大王,微臣不力,再無法替你征戰沙場,效忠左右……”
  “劍尉!”智尉和幽儿大惊失色。
  “妖哥,你這天殺的狗种!”姬考更是怒吼。
  妖哥失去了護身符,性命再無保障,急急溜之大吉!
  “本王要把你碎尸万段!”
  姬考怒憤填鷹,人如炮彈般飛射追擊!
  “嗚嗚,你為我而死,我對不起你……”幽儿跪在劍尉尸体旁痛苦失聲。
  “劍尉!”智尉也隨即赶來。
  “噓,幸好幽儿無恙!”
  電將早上對幽儿傾情別,自慚形穢一直未敢吐露表白。
  “劍尉,你沙場上壯烈戰死,浩气長存,安息吧!”智尉拱手打禮道。
  “幽儿,你受惊了!”
  幽儿淚流滿面對一切置若罔聞。
  “若有辜得她真心之愛,死亦無憾!”電將心想。
  “死一個劍尉,她已如此傷心,可見她是极為重情的
  几個起落,姬考已閃電逼近妖哥。
  “哼,本王要收拾你們,只不過是掐死一群螞蟻!”姬考怒吼。
  暴怒中的姬考,殺意熾盛,無懼遍布谷上的商朝大軍,天魔刀猛劈向壁!
  刀勁悍然爆發,連綿向四周沖擊蔓延,霎時上土崩石裂,商兵紛綠失足跌附,或刀芒透体,傷亡慘重!
  “這家伙勢凶夾狼,如冤魂死纏不休,遲早逃不掉
  “哪里逃?”姬考窮追不舍。
  “事到如今,唯有放手一斗!”妖哥見狀也不由一想。
  “對了,乖乖過來送死,本王可考慮留你一條全尸!”
  “老子才沒有那么笨!”
  豈料妖哥只是虛攻,巧借姬考的擊力竄個老遠!
  “大王,妖哥誘我們入谷,必有更大的陰謀,不可冒進。”智尉勸道。
  “考郎,留住有用之身,才能報今日之仇!”幽儿也勸道。
  “胡說八道!”姬考毫不理會。
  “此刻成功在望本王絕不會退縮!”
  “憑我的蓋世武功,足以誅滅紂狗的大軍!給我殺!”
  軍令如山,幽儿等人唯有陷陣殲敵。
  “姬考這廝狂妄自大,死了最好,到時我把幽儿救离這鬼地方,以真情打動她的芳心!”電將心里暗自盤算著。
  商兵只能稍作陰延,轉眼已被攻潰,姬考又再追近妖哥!
  “縮頭烏龜,還想躲到哪里去!?”
  “本王在你身上种下魔气,就讓你嘗嘗催魂蕩魄的滋味!”
  姬考隔空施展絕招引發妖哥体內的魔气產生威力,頓時令他動彈不得!
  妖哥全身痙孿抽搐,汗出如漿,狀甚痛苦!
  “嘿,本王要你嘗盡絕頂折磨,教你生不如死!”
  “你獨闖敵陣,以性命換取本王信任,令我軍損兵折將,确是膽色過人!”
  “可是逞英雄代价,只有死路一條!”姬考怒吼。
  “大王!”
  智尉等人盡把商兵解決,赶來會合姬考。
  “咦,這家伙眼神詭縻,難道又在使詐?”
  “大王,小心有詐!”
  智尉示警已遲,鋼爪貫滿十成功力悍然狂插,姬考當堂照單全收!
  姬考肚腹如撕似裂,鮮血四濺,更感到一股妖气侵襲体內!
  “嗚,他可以不受魔气所制?”
  原來妖哥被种下魔气之后,偷偷施展妖帥傳授的天妖心法,驅散魔气。
  然后繼續伙裝受控果然神不如鬼不覺,把姬考蒙在鼓里!
  姬考惊魂甫定,另一危机又悄悄逼近,猝然破地突襲!
  姬考雖負傷在身,反應仍絲毫不減,及時旋射拗后閃避!
  “好家伙,竟然還有高手埋伏!”
  “你來得正好!”
  遁地偷襲者正是金修羅,妖哥得到援兵相助,暗松一口气。
  “就讓我倆宰掉這逆賊,立一大功!”金修羅大叫。
  智尉及幽儿見勢色不對,急上前護主。
  “若不趁此時撤退,紂狗再派大軍殺到,那時連一線生机也沒有了……”
  “但幽儿對姬考死心塌地,定不肯跟我离開……”
  既是如此,我一個人走又有何用?如今好見步行步!”電將暗付心想。
  “臭禿驢,我來會你!”電將已飛身而上。
  “阻我者死!”
  “花拳鄉腿傷得老子嗎?”
  “凶手,要你血債血償!”
  眾人展開激戰,姬考得以運功調身,摳散妖气。
  無殛電對金鐘妖法,彼此勢均力敵,斗得難分難解!
  智尉与幽儿雖經以二敵一,但妖哥身負兩成天妖內力,今非昔比,占不了半點便宜。
  “大王好胜勢拗,自尊心強,絕不肯就此罷退!”
  “要設法令他無從撰擇,被逼撤离!”
  智尉心念急轉,先將妖哥逼退。
  “幽儿,你先扶大王离開!
  “剛才還盛气凌人,現在卻想抱頭鼠遁!?”妖哥怒吼,已拿出火藥。
  “過來吧,我要你粉身碎骨!”
  “這緩兵之計,應能陰他一時三刻,讓大王能安然脫身!”
  “不妙,我全身突然無法動彈,似被一股無形力量所制!”
  “妖气漫天,光色鮮紫,難道是……”
  “主子來了!”
  智尉雖然凝止不動,但時間卻是如常運行,燃點的藥引已剩下不到半寸。
  在瀕瀕死的一刻,智尉并無恐懼膽怯,因為他仍顧慮提憂著姬考的安危……
  大王,留得青山在,那怕沒柴燒,請你盡快离開吧!
  火藥轟然爆破,火光耀眼,仿佛代表著智尉那短暫的一生.曾進發過璀璨的光輝,無悔無憾!
  接連損失兩名大將姬考的憤怒被推至頂點,激動得目皆皆裂!
  “可恨!!”
  調息完畢,姬考仿如失控的瘋獸,拼命狂催內力,渾身充盈著毀滅性的破坏力,疾沖而上!
  “你們一定要死!”
  “休傷我儿!”只听一個聲音從遠處傳來。
  暴怒的姬考直指妖哥,剛才纏鎖住智違法的妖气,亦在兩人之間聚集郁結起來!
  姬考把悲憤盡化作無窮力量,祭起全力劈出最鋒利狂猛的大天魔刀,誓要將妖哥置諸死地!
  妖气攔于妖哥身前,卻截下大天魔刀,可展碰上這強橫絕倫的殺招,難櫻其鋒,刀芒透体而過!
  妖哥全身骨骼經脈盡碎,一命嗚呼!
  妖气逐漸囤積成形,隱約看到一個人影,模湖不清。
  “喔,好濃烈的妖气,是絕頂高手!”
  “妖帥!”
  “姬考,你注定命喪于此!”
  妖帥腳踏虛空,居离臨下,雙目透射凶芒,滿身自發著令人不安的惊天妖气,絕對為姬考帶來极大威脅!
  “殺我親儿,先要你妻子償命!”
  “我命休矣…”
  原來姬考后發先至,雙拳挾勁狂轟而來,逼得妖帥暫棄幽儿,回拳互拼!
  電光火石間,妖帥陡地改變拳勢!
  姬考雙掌連劈刀光亂影,妖帥則爪影翻飛,迅捷綿密,彼此毫不遜色!
  雙方互拼數十記,各自震飛首度交鋒,平手而罷!
  “好家伙!”
  “……這妖帥的妖力竟突飛猛進!”
  “幽儿你快走!”
  “不,我与你共同進退2”
  “住口,我叫你走便走!”
  “我豈能舍你而去!”
  “你听著,這役若能取胜,我自會來找你!”
  “万一戰死,你便去找發弟為我報仇!”
  “讓本妖送你倆共赴黃泉,到時才打情罵俏吧!”
  “考郎……”
  “走!你留下只會是我負累!”
  姬考起手一揚,卷放出一毀魔气送走幽儿。
  “不……”幽儿依依不舍地道。
  顧此失彼,毀滅考分神應付妖帥這超級高手,吃虧是理所當然!
  “想走?乖乖給本妖回來!”
  妖帥不殺幽儿誓不休,抖爪衍生出一股強錳吸扯力,牢牢籠罩住幽儿!
  幽儿駭得手足無措,身不由己地趨近飛前之際,卻被一道電流保護隔阻!
  魔來是電將撇下金修羅,及時赶來相救。
  “絕不能讓幽儿受傷!”
  電將万料不到妖帥的功力如此厲害,全身肌膚被扯得撕痛欲裂,血脈似的抽离蒸發,急動功抗衡!
  “臭小子,敢充當護花使者!”
  “就教你知道強出頭的下場!”
  妖帥內力隨心而發,陡地轉收為放!
  電將大吃不消,被妖勁迅速侵蝕分解,化為飛灰……
  電將素以凶狠聞名,想不到今日為情傾愛慘招至殺身之禍鎔情的影響力确是玄妙!
  “雷將!”
  “雙尉、勾將与電將接連与電將接連為我枉死……”
  “我再留下來,不但辜負了他們心意,更會禍及考郎
  幽儿經過理智分析,權衡利害,抽身而退!
  “哼,你們一并送上門來,得本王多費周章,近軍逐個擊殺!”
  “本妖要把你碎尸万段,以慰我儿在天之靈!”
  “呸,本王連損四將,拿你兩父子狗命來祭旗就差不多!”
  “嘿,好狂妄的家伙,就看你有多大本事!”
  妖帥信心十足,祭起天妖屠神法第一式,吸攝谷內無數斃兵冤魂,化為己用!
  振臂疾吐,輕易把天魔刀全數擋開!
  “嘿,中看不中用,你餓得手軟腳軟了嗎?”
  讓你嘗嘗本妖的鐵拳吧!”
  “這魔頭連番征戰,傷疲交煎,戰斗力果然減弱!”
  “待本妖帶戰速決,立其大功!”
  妖魂貫注成球,威力壓縮結聚,殺傷力無可估計!
  “最猛烈的強勁的妖球,要你避無可避!”
  “他媽的,拿這小玩意來侮辱本王嗎?”
  狂撼刀崩裂潰散,优劣立見!
  “鋒銳的天魔刀也難損分嘗,這妖球絕不簡單!”
  “既不能正面硬拼,唯有以柔制剛化解之!”
  “乘胜追擊!赶盡殺絕!!”
  “哼,強取急攻,想一舉挫敗本王?妄想!”
  妖帥不斷催勁力壓姬考被推得往后狂撞,無法穩住退勢!
  “嘩,能目睹這惊人之戰,真是他媽的三生有幸!”
  姬考兵敗如山倒,難挽頹勢,被推壓向火山地帶,四周流煙沸涌气勢逗人!
  片刻間,姬考被推得狂撞山壁,仍無法擺脫妖帥,正是前有追兵,后無退路!
  妖球受兩股巨力沖擊,終于承受不住……
  妖球如炮彈巨爆,產生出山搖岳動的震撼与早雷暴吼的聲響,掀起了強壓气流,破坏力令人咋舌!
  沙石滾落,煙塵飄散,當中隱見鐵鑄般的身軀仍屹立不倒!
  “咳……幽儿應可安全逃脫吧!”
  姬考存心掩護幽儿,盡失先机方被妖帥有机可乘!
  “本王可無所顧慮,痛痛快快地作生死斗!”
  “桀桀桀,還敢自稱為魔中之魔,簡直是不知所謂!”
  “在本妖眼中,你連屎虫也不如!”
  “這魔頭看來技止此矣,再無威脅,讓本妖施予最后一擊!”
  “姬考,你敗在本妖手上,總算能死得冥目吧!”
  妖帥占盡优勢,求胜心切,再施展威力倍增的殺招出擊!
  猛招壓頂,姬考竟然鎮定如琚A更露出一絲冷笑!
  “貪胜不知輸,這是你應得的代价!”
  雷電金錐!
  姬考看准來勢,雙掌合會宜鑽而上,奇怪的是,金錐竟透發出陣陣高壓迂回電流,熾烈靈動,令威力大幅躍升!
  “咦,他的天魔功競蘊含另一股截然不同的電勁?”
  “哎,這電殛得我血气翻騰,骨肉麻痹,好厲害……”
  姬考奇招制敵,把形勢完全扭轉,妖帥被反震得沖射半空,心中的震惊無以复加!
  “奇怪,我曾与紂王交手,卻從來見過這种招式?”
  “連主子也敵不過這招……”
  “呵呵,別大惊小怪!”
  “本王心思慎密,又豈會只得一技傍身!”
  “對付你這种有勇無謀的蠢材,當然是留有后著!”
  當日姬考連挫魔尊与晴儿兩大高手,把對方功力吸蝕溶匯,令實力升華遞增,大有裨益益益!
  “哼,別自吹自擂了,估道你也不過是靠那些吸奪回來的鬼武功吧!”
  “這魔頭內力渾厚,硬拼不得……”
  “就要你知道天外有天,魔上有妖!”
  妖帥掉以輕心,險些一敗涂地,但那份窘亂慌張的狼狽模樣,激起了無究怒意!
  妖帥化簡為繁將妖球分拆成千百妖魂,舖天密襲向姬考!
  妖魂飄忽無定,從不同角度攻擊,聞風辨影,守得穩如鐵塔!
  “咦,這些妖魂殺傷力不大,似乎別有用心……”
  果如姬考所料,妖魂只作扰敵分神,另一組妖勁已牢牢籠封鎖退路!
  “嘿嘿,你惊覺已遲,如今再無路可退了!”
  “呸,本王只會把面前的障礙除掉,從不退縮!”
  姬考遇強越強,決意把妖帥完全挫敗,來滿足自己的好胜心!
  “魔光金刀,阻我者死!”
  姬考集兩魔功力之大成,金刀銳變得更強猛急疾,异常凌厲,把纏困的妖勁劈開斬斷!
  “我的天,他的魔勁又強了一級,究竟還有多少實力隱藏?”
  “事到如今——”
  “本妖就和你一擊定江山!”
  妖帥仰天長嘯,不斷將天妖屠神勁催運提升,更巧借火山的的陰沉地勢,吸納四周的妖地勢,吸納四周的妖邪庚气,霎時間只見妖魂飛升,鬼哭神號,煞是奇觀!
  妖帥豁盡所能,把妖气吸扯至所能容納的极限!
  轉瞬間,全身肌膚鼓漲貧張,內息沛然無盡,蘊含著難以估計的潛力!
  妖勁光兩澎湃,在体內流轉不息,不吐不快,妖帥雙臂一伸,鼓盡全力狂壓而下!
  魔妖互撼,內勁交纏沖擊至最高峰時,產生的追擊力摧毀了方圓十丈范圍,斗得石破天惊,翻天覆地!
  “再纏斗下去,雙方均會內衰歇,力盡而亡!”
  “可惡若拼個兩敗俱傷,本王絕不化算!”
  “咦,有股重壓正迅速逼近,這感覺……很熟悉!”
  來者气派尊貴,威嚴中隱透著殘暴魔性,正是考的极欲殺而后快的當今天子一…
  “嘿嘿嘿,姬考,別來無恙嘛!”
  “紂狗!?”
   
         ★        ★        ★
   
  作戰經驗甚丰的姬考,立時將前后兩股內力互調,利用妖勁轉襲紂王,亦同時引導魔勁吸蝕妖帥功力,來個一石二鳥!
  “去死吧!”
  姬考把吸蝕而來的妖勁,配合本身的魔勁融合遞施,威力加倍提升,猛然把紂王硬生生震飛開去!
  妖帥趁姬考發力暴震,蝕勁稍減之際,急抽身掙退,化解互拼之局!
  “哼,你這狼心狗肺的逆徒!”
  “反賊,寡人已等候多時矣!”
  “嘿,你來得正好,新仇舊恨今日算個清楚!”
  “你与兵作反,十惡不赦,寡人正要滅你這逆鹼!”紂王大怒道。
  “呸,你這個荒淫暴君,早該敗亡,讓本王替天行道,執掌政權,統轄江山!
  兩魔硬拼,功力源出一脈,產生出更狂猛的沖擊力,魔气向五方八面暴射激蕩,土崩地裂,壓得人心頭狂震!
  “大天魔本是一体,如今卻是勢不兩立,确是异數!”
  “當日是你令大天魔分身而附,若本王不誅滅你豈能泄心頭之根?!”
  “哈哈哈,當日你殺不了寡人,今日更不可能。”紂王托笑道。突然轟地一聲,傲气干云的紂王,陡地遭妖電狂殛,全身抽搐顫抖,血脈狂沖亂跳,痛不欲生!
  “奇怪,不是已找來百人斬首嗎?”妖帥大惊。
  “大王!”金修羅忙呼。
  “紂狗,人以為本王不知你正遭天誅之劫嗎?”姬考道。
  “啊!竟被他洞悉寡人的弱點?”
  朝歌城上,魔雷乍響,妖電頻閃看得人惊心動魂!
  軍兵們見此情景,急拉出百名無辜百姓斬首。
  霎時間哀聲不絕,鮮血狂濺,借此以血祭天!
  但這些濺出的血,卻被姬考的魔形分身攝去,點滴無存!
  “你以生人之血祭天,想暫緩天誅之劫!?”
  “可惜本王料敵先机,盡握优勢,殺你這昏君一個措手不及……”
  “受死吧!”姬考語落,雙掌已攻向紂王。
  “喔,他怎會仍有反抗能力?”
  眼看紂王命懸毫發問,豈料雙臂一振,竟能擋截住凌厲攻勢!
  “嘿,你懂分身攝人何嘗不會另謀后著!”
  王城內雷電不絕,止跡象。
  再斬一百人!
  是以防范于未然,下令囚百人以作后備,若妖電魔雷再續,便再次斬首祭天。
  原來紂王早料到与姬考一戰,對方必會窺准自己遭天誅的弱點而攻。
  “紂狗果然謀深算,不可小覷!”
  “寡人乃真命天子,你欲奪我帝位,何其痴心妄想!”
  “胜負未知,休得口出狂言!”
  姬考心討形勢對已不利,不敢多作保留,猝然使出當日重創魔尊的必殺絕招,惊天魔气牽引出強烈震蕩,山搖岳動!
  紂王驟覺全身經脈逆轉,五內欲亂,面對姬考的狂猛瘋態,心中也不禁一愕!
  姬考得勢不僥人,一再催欲遞增魔勁,誓要赶盡殺絕!
  “大王功力深厚,應能扳乎局勢,暫不宜出手救駕!”
  “他的勁力轉弱是時候反擊!”
  紂王看准良机,陡地拗身屈膝,把內勁凝驟歸納于一點之內!
  天魔怒震!
  當魔勁積聚至最高峰時,紂王反客為主,鼓勁暴震,其勢有如排山倒海,一浪比一浪地沖擊震退姬考!
  “這叛徒對我的武功了如指掌,輕易找出當中破綻施以還擊!”
  反觀紂王也不好過,在等侯著反扑期間,隨承受著多達万次的震擊力,受傷飛退!
  二人血气翻騰,受創非輕,急動功盤坐療傷。
  按兵不動的妖帥暗里催運妖力,伺机出擊!
  “嚎嚎嚎,讓本妖冷手執個煎堆,立此大功!”
  妖亂天地!
  但見妖帥舉掌托天,沉掌壓地,猛招呼之欲出!
  “哼,此妖必會趁机偷襲,要盡快恢复更多戰斗力!”
  妖法一出,奇事陡生天祭浮云急卷,施動亂痛,地面更石移土易,如旋渦疾轉!
  “呀,怎么好像天旋地轉一般,這到底是真實還是幻象?”
  “姬考,天地易位,陰陽錯亂,你可曾見過這絕世奇招?”
  妖考猜疑之際,惊見紂王竟頭下腳上,倒豎空中,更感大惑不解!
  “媽的,紂狗与妖帥合壁,令我形勢大劣!……”
  “哈哈哈,寡人這一招,你分辨出真假沒有?”
  天火貫魔!
  姬考正欲發功拒敵,但站樁處毫不著力,潰裂坍塌
  “呵……”
  “區區魔火,能燒傷本王嗎?”
  姬考鼓勁一扯,繞身的魔火立時被集結于兩爪之間,凝成一個熾烈火球!
  “逆徒,這魔火似乎不外如是!”
  “還給你!”
  火球來勢迅若流星,紂王不得不擋!
  鷹气凝成護罩,把爆破四射的烈焰全數卸開!
  化解危机,第一時間還擊。
  “要趁地利优勢,連戰速決,殺他一個措手不及!”
  姬考本想還擊,奈何雙腿如踏棉絮,搖搖欲墜。
  久守必失,姬考終于擋不住接蹬而來的天魔錐,胸膛被鑽個正著,金身气勁潰裂!
  紂王重擊得手,立刻再組攻勢,乘胜追擊!
  “媽的,既然無法站得穩……”
  “本王便順應地勢,以柔制敵!”
  姬考必弦易轍,身形如游魚般飄忽竄動,暫避沉猛爪勢!
  爭取到有利位置,立刻施予還擊!
  “游斗?寡人先把你鉗制住!”
  紂王爪影翻飛,緊扣住姬考前臂。
  可是姬考軀体柔若無骨,滑不溜手,巧妙地擺脫紂王的擒拿。
  天魔金身哪里逃!?
  紂王催運澎湃魔气籠罩姬考,令他無所遁形。
  “兵臨城下,退路盡封,唯有和他拼個明白!”
  姬考逼于無奈,挺掌迎擊這千斤重壓,可惜有心無力,設法控定重心去搞衡,被壓得不斷下沉!
  朝天腳順勢狂蹬欲突圍而去!
  “呵呵,你在替寡人搔養嗎?”
  紂王不但絲毫無損,更收腹緊夾姬考腳踝,牽制其活動能力!
  “糟,反被他有机可乘!”
  “轟你的頭顱,要你做無頭鬼!”
  挂錘狂砸,力度千鈞,姬考扭身險險避開,狼狽万分!
  生死攸關,姬考豁盡九牛二虎之力,方能勉強震退紂王!
  繼而向旁,急滾開去,脫离危險范圍!
  “媽的,必須先破解這奇异幻象,方能扭轉劣勢!
  “哈哈哈,你忘了還有本妖存在嗎?乖乖受死吧!”
  “今日集魔妖之力,你非死不可!”
  眼看紂王如离弦之箭,挾著刀芒逼近之際,受制的姬考不但再無掙扎,護四腳竟斷裂脫落,化作飛灰……
  你能死在兩大高手下,該死而無憾了!
  “啊!”
  但見魔刀襲至,姬考身軀漸化于無形,使大天魔刀直劈向妖帥!
  “好狡猾的家伙,為求脫險,不惜兵行險著!”
  兵分散解的姬考,竟在妖帥背后急疾凝聚,逐漸回复原形……
  魔道輪回!
  “哈哈哈,代罪羔羊的滋味好受嗎?”
  “讓本王多賞你一刀吧!”
  妖帥勉力扭頭急閃,險險避過破頭之危但右肩已不好受!
  接連兩記重出,把妖帥劈得暈頭轉向,痛不欲生,紊亂的內息再難以施放妖力,天地霎時間扭曲逆亂,物轉星移!
  “總算破解了這妖象!”
  轉眼間,天地歸位,一切回复正常,全憑姬考奇招制敵,把劣勢扭轉過來!
  “雖然逃過此劫,但我虛耗大量魔气,必須尺快調息!”
  但姬考亦代价不菲,魔道輪回除了大耗真元,更有可能解体時出現偏差,無法复合,故非必要時絕不施展!
  “若缺少妖帥聯手,寡人未必能穩操胜券!”
  “快收斂心神,引導魔气療傷鎮痛!”
  妖、魔源出一脈,妖帥借助魔气調理傷勢,事半功倍。
  “必須趁机解決其中一人,否則待妖帥恢复戰斗力,我難以抗街他們聯手夾攻!”
  “這小子頑強得很,難以將他一擊致命!”
  “別著急,我們實行第一步計划!”
  姬考鎮壓住傷勢,率先展開攻擊,務求能先發制人!
  “魯莽急攻的蠢材,來得正好!”
  “謝大王,我傷勢已無大礙,就向他還以顏色吧!”
  “呀,這家伙連吃兩刀,居然能在短時間內复元?”
  “這球內貫滿魔妖之气,威力与速度均大幅提升,只能拒,不能接!”
  姬考揮臂狂砸,把球勢轟卸,向地面!
  球破勁泄,內里竄出大量魔、四散!
  兩股气勁急疾流轉,如龍卷風般籠罩困住,令姬考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壓逼感!
  “呀,刀勁如泥年人海,被游渦吸納消卸!”
  從缺口處极目一看,只見茫茫夜空,星云閃爍,原來三人激戰連場,不經不覺已斗了一日一夜。
  在眾多敏星中,其中四顆是特別熾烈排眾而出。
  而只有尊貴,強橫的人,才有資格令本命星更光亮。
  妖星陡地強光暴射,綻放綠芒!
  姬考正要奪路而逃時,惊覺妖帥已攔射半空,全身更蘊含著強大的妖力!
  “喔,他負傷在身,怎么妖力會不滅反增?”
  “哼,原來是吸納星力,來捉升本身功力!”
  “你懂得借助星力,本王就不會照帥煮碗嗎?”
  姬考的本命星,亦同時發放异彩,亮徹夜空!
  “你有妖星輔助,本王何嘗沒有魔星作后盾!給我滾!!”
  姬考依樣葫芒,把星圖表源源吸納体內,登時產生一股光涌澎湃有過之而無不及!
  “以你的微末道行,又怎能把星力發揮軒淋漓盡致?簡直是自取其辱?”
  “地利盡失,這里不宜久留!”
  “你想逃去!”
  “元始老鬼,你非王命,卻妄想學人運用星力!?你才是不自量力!”
  只見紂王高高在上,引動吸納著紫微帝光,星芒万丈,威勢顯赫無与倫比!
  “這家伙拼命阻截,死纏爛打,到底有何古怪?”
  “啊,上方強光刺目,仿如烈日當空!”
  豪光映照之下,姬考身上的魔气不斷銳減轉弱,形勢惡劣!
  “這鬼光芒芒有股無形纏鎖力,令我難以動彈……”
  “再被克制下去,載异坐以待斃,該怎辦?”
  姬考逐漸話應強光,但映入眼帘的,已是紂王的狂猛殺招!
  面對這雄猛無禱的奪命金刀,姬考已來不及思策應敵,腦里只有一個念頭——擋!
  姬考魔气減弱,倉猝迎擊凜烈王气的大天魔刀,此消彼長下,左登時被劈得骨折肉裂!
  “嚎嚎,肉在砧板上!”
  妖帥峰膝撞重,趁机撿個大便宜!
  紂王乘胜追擊,雙掌密集連打狂轟,擊力万鉤,可怜姬考無從閃避,照單全收!
  兵敗如山倒,姬考金身盡漬,痛得魂飛魂散!附体的元始天魔更似要抽离而出……
  “寡人天命所緊,至尊無上,你与寡人為敵,早注定一敗涂地!”
  眼看姬考劫數難逃,姬發的本命星突然光華大盛!
  本是力歇衰弱的姬考,感到星力源源注入体內,說不出的受用!“哇,好強的反震力……”“這家伙突然多了一股助力,而且更蘊含天子之气……不可能……”
  這股天子之气,正是來自遠方的家里雪蜂。
  一人盤坐于法壇之上,舉劍朝天,正盡力顴救姬考于危難之間!
  這股解救姬考的強大星力,正是姬發額上衍生的天子之气,配合天劍靈光直射向本命星所引動。
  為何姬發能洞悉先机,及時施予援手?
  “姜前輩,你推算出什么來?”
  事緣姬發屢勸姬昌出兵無效,心焦如焚,遂求太公另謀救急之策。
  “依我推算,姬考昨晚已遇上紂王及另一位妖孽,而且激占至今夜,將會遇上一場大凶險!”
  “那可有方法補救!”
  “唉,這很難說……”
  “姜前輩,我只得這個半大哥,求你想想辦法!”
  “喔,快起來,老夫可受不起這么大的禮!”
  “若要解姬考之急,必須向紂狗著手!”
  “但兩地相隔千里,鞭長莫及,我們又怎能動紂狗分毫?”
  “那就只能借助天劍与你的本命星!”
  “紂狗有紫微帝星輔佑,帝气澎湃,單憑稱的本命星,實難匹敵!”
  “但再加上天劍所票賦天帝之气,便可彌補這不足處!”
  “若你能引發天子之气屯劍气二合為一,催動星力,或可抗衡封狗的帝星!”
  “如何才能催動我本命星的星力?”
  “以老夫的洛書系配合你的河圖系,結成一個河圖洛書陣,方可上應于天,催動星力!”
  “若是如此,可有絕對把握去克制紂狗!?
  “我夜觀天象,發現一片陰籠遁籠罩住帝星,主紂狗會有凶劫!”
  “會不會就是天誅?”
  “喂,据朝歌傳來的諜報,商兵每日以一百人之血祭天!”
  “必是暫緩天誅,但治標不治本,最后天誅必會再臨!”
  “這么說,我們若能以星力捱至天誅再臨,不但可救出大哥,還右令紂狗受誅!”
  “但愿如此,只怕紂狗一時气數未盡。”
  “正所謂天命不可知我們若全力以赴,精誠所至,說不定可必變意!”
  太公于雪山這顛,設壇布陣,河圖陣以圓環于內,象征天道,洛書系以方形于外,象征地道。
  姬發盤坐壇中運气与天地之气及陰陽之象相應。
  不久,漫天彩云滿布,變得七彩繽紛;看得人心蕩神怡。
  姬考的本命星仍光芒明亮,看來凶附小的時刻仍未來臨!”
  眾人觀星靜待,終于等到關鍵時刻。
  “啊,侄孫的本命星突然黯淡起來!”
  “是時候了!”
  “青龍華蓋天蓬星,步去地戶太陰靈,天門天獄天牢固,陰陽孤宿合天庭!”
  太公口念心法,引指對向姬發的靈台穴。
  靈台受法力牽引潛藏的天子之气漸漸溢出,与劍气匯合為一。
  姬發人劍合一,再得到法力指引,將天子之气由天劍直射向本命星。
  本命星受催動,果然發放出浩渝星力,在千鈞一發間救回姬考一命。
  “啊,這不就是姬發那顆妖星?竟在這時坏了寡人大事!”
  “這星力照得本妖渾身不暢……”
  “這道救了我的星力,會否就是發弟的本命星?”
  金修羅武功低微,無法插手助戰,亦看不到旋渦內的戰況,只有默默等待。
  “已斗了一整日,大王与主子仍未能收拾這反賊,确是個辣手貨色!”
  “大王,卯時已屆!”
  “好得很!”
  “逆賊,你大限已至!”
  “為何他突然充滿信心,毫不猶豫地攻過來?”
  姬考雖察覺有异但已無暇細想,挺掌便擋,豈料……
  “為何我的魔力不再驟減,竟不堪一擊……”
  互拼之下,姬考競被輕易震退鮮血狂噴,心里大惑不解!
  “哈哈哈,卯時正是你魔力最弱之時!”
  “哼,像我各擁大天魔的元神,本王魔力減弱,你何嘗不是!”
  “你真是聰明一世,笨在一時!”
  “寡人當然早想出應就之法!”
  紂王深謀遠慮,早在這場死戰前,暗定殲滅姬考之計!
  計划第一步,就是要集紂王与妖帥之力,做出一個魔力、妖力旋禍。
  當卯時來臨,紂王便可吸回旋渦內的魔力,借此補充衰欲的力量,維持不變,將姬考徹底打垮!!
  “妄想興兵作亂?可惜有勇無謀,根本是白旨心机,自尋死路!”
  爛船仍有三分釘,虛弱不堪的姬考,仍能提腿迎擊!
  姬考忍痛反革命還擊,但紂王已飄然而退。
  “嘿嘿,你這种拳力,連蒼蠅也打不死啊,還是省點气力,乖乖受死!”
  “呵呵,多么悅耳動听的骨折聲!”
  “好頑強的斗志,就讓你多吃點苦頭,”
  四爪互扣,貫穿王將妖邊不斷吸納,溶匯成更高力量!
  “讓你見識魔妖合一的威力!”
  “雷霆一擊,把你他媽的轟成飛灰!”
  “我的天……”太公大惊。
  “太公怎么了?”姬發忙問。
  “姬考的本命星大黯,看來紂狗定是用了狠著,欲將他置諸死地!”
  “姜前輩,請你救救大哥!”
  “唉!難,難,難!”太公為難道。
  “前輩足智多謀定有辦法,求你別讓他死……大恩大德,沒齒難忘!”
  “太公,侄孫對他兄長如此關切,你就想個辦法吧!”
  “如今我只有一步險著,或能僥幸救出姬考!”
  “前輩快說!”
  “就是你元神出竅,飛救姬考!”
  “但元神只能暫离肉身一刻鐘(十五分鐘),否則將會耗散幻滅,肉身亦會坏死!”
  “嚇,稍有差池,侯爺豈不是會痛失二子,這個險万万不能冒!”。
  “不,我一定要去!我倆兄弟不救他,還有誰去救他!?”
  “姜前輩,請立刻施法吧!”
  “事先聲明,若時限將屆,不論你能否救出姬考,老夫召回你的元神!”
  姬發曾被勾魂奪魄,對元神出竅有過經難,眉心靈光一閃,元神如箭直沖而出!
  “好,你凝神冥想著元神要飛向本命星!”
  “洞极太和,潛气不動,清淨積自煉!元神出竅,急急如律令!!”
   
         ★        ★        ★
   
  紂王一鼓作气,把魔、妖之气狂含入姬考体內,全身肌肉、經脈妻時如遭万刀剮刮,彭脹逼壓得快要爆体裂碎。
  “要你粉身碎骨,灰飛煙滅!”
  “啊呀,有股气猛壓下來……”
  能令妖魔為之一怯,群邪盡懾者正是充滿浩瀚的乾坤正气!
  姬考命一懸線間,姬發的元神及時出現,施展出強猛殺招解困!
  “千里迢迢這小鬼為何能前來助戰?”
  重招壓頂,強如紂王亦不得不撒手暫退。
  “可惡,尚差一點便可成功!”
  “大哥,這只是我的元神,不能久留,你快趁机逃走吧!”
  “呸,誰要你多管閒事?”姬考毫不領情。
  “昏君我今日就替天行道!”
  “必須先驅散侵体的气勁,方可再鎮痛療傷!”
  妖帥一記“幻魅妖救”向姬發攻來。
  姬發屢遇凶險,累積了不少戰斗經難,豈會輕易受襲?雙掌急蕩將妖球卸開。
  “元始老鬼,先宰了你!”紂王怒吼。
  “逆徒,想赶盡殺絕!”姬考心想。
  紂王看出姬考正全力驅勁,無還擊這擊之力,五指隔空一場,蝕勁源源透体而入!
  “若不先滅姬發元神,全盤計划將會失敗!”紂王心想,妖帥又向姬發攻來。
  “卑鄙小人,又來偷襲!?”姬發心想。
  “討厭!”
  一記“乾坤無定”,姬發引動星力神威,登時紫光罩体,挾著強猛無禱的勁力回身還擊,暴震開妖帥!
  “哇,還小子的星力雖不及大王,但也厲害無比!”
  “這小鬼交給寡人,你去對付姬考!”
  紂王決定以強制強,牽制姬發,讓妖帥分頭行事,收拾姬考。
  “寡人乃當今天子,紫微帝星星力所向無匹,憑你的卑微星力何敵得住?”
  “對方兵分兩路,我難以兩面兼顧!怎辦?”
  四掌相交,优劣立見,集王者霸气与悍戾魔气于一身的紂王,把姬發進逼得喘不過气來!
  “你這乳臭未于的小子,怎斗得過寡人!”
  “大哥那邊可應付得了?”
  “哈哈哈,就由本妖收拾殘局吧!”
  “哼,看來他們非把我置諸死地不可!”
  “憑你的微末道行,仍不夠資格取本王性命!”
  姬考說話同時,魔勁已卷動起四周沙石。
  “呀,他利用土石結茧,形成保護罩去抵御本妖攻擊!”
  “去你的,作茧自縛,本妖照破無誤!”
  妖帥雖瘋狂轟擊,仍難以攻破堅厚的石茧外層,
  “天誅將臨,若再不爭以時間對付姬考,寡人計划便無法實行……”
  紂王心神稍懈,姬發趁机鼓勁震開對方。
  “先救大哥要緊!”
  “臭小子你的對手是寡人!”
  姬考回掌柜敵,豈料紂王無意交手,繞身而過!
  “不好了!”
  “讓寡人轟爆這龜蛋!”
  石茧陡地自行爆破,內里的姬考如猛虎出押,勢不可擋,拳爪如山洪暴發,猛若暴雷,急如惊電,分襲向紂王与妖帥!
  “呀.這小子突然龍精齋猛,莫非回光反照?”
  原來姬考以石茧籠罩住驅散出來的魔妖之气,不讓其點滴流失,重新再吸收歸納,化為已用,异曲同工!
  “本王是魔中之魔,天下無敵。”
  “媽的,攪什么鬼,他不是被廢去兩肢嗎?”紂王大惊。魔、妖之气溶匯貫通,對姬考大有裨益,說不出的受用,令复原能力加速,續骨生肌,傷患頓時痊愈。
  “本王雖魔元受損,仍有其余高手內力作后備,要恢复魔力簡直易如反掌!”
  姬考曾經吸收晴儿,天母圣姬等高手內力,正好大派用場。
  “棋差一著…”
  原來封王暗定的殺敵大計,絕對是滅絕性的一著……
  若再糾纏下去,豈不是劫數難逃……”
  “大王,你即使殺了姬考,仍難逃天誅之劫呀!”
  “何不來個一箭雙雕!”
  “晤……若能以天誅轉嫁到姬考身上,讓他代大王應劫,豈不是一舉兩得!”
  “但如何才可令姬考代為應劫呢?”
  哈哈哈,寡人有主意了!
  “寡人先斷姬考手足,廢其魔功,然后再所所有魔力注入他体力!”
  “一旦天誅降臨,他身上的魔力必會招引妖電魔雷,將其殲至粉碎!”
  “那大王豈不是魔力盡失?”
  “不然,姬考魔身未散,等到天誅劫解,寡人便從他尸身攝回魔力!”
  “大王天縱英資,臣妾万万不及!”
  “与姬考決戰翌日,你代寡人傳令暫停以血祭天!”
  “遵命!”
  紂王的如意复盤不但敲不響,更促使姬考兩兄弟攜手合作,同心作戰,士气熾盛如虹,雄猛威武!
  “你這為虎作張的走狗,多番偷襲,定是活得不耐煩!”
  “天誅將臨,寡人難道要束手待斃?!”
  “紂狗頻頻望天,定是憂天誅再臨!”
  “我便跟他游斗到底讓他活遭天誅!”
  “小子只守不攻,莫非看穿了寡人隱憂……”
  “速戰速決,全力一擊轟散你的元神!”
  紂王分秘必爭,可惜最可怕的事情發生了!
  “天誅再臨,大哥有救了!”
  “大王難道劫數難逃?”
  “大狗,似乎本王比你更命大啊!”
  紂王強忍住撕心劇痛,飛模向姬考,企圖同歸于盡!
  “見人如斯痛苦!本王就替你解脫吧!”
  扑至途中的紂王,被殲得摧魂落魄,無法進攻下去,
  “讓本王親手了結你這暴君!”
  “咦,姬考的本命星光華暴盛起來!”
  “那豈不是侄孫有救了!”
  “嗯,定必是天誅再臨,封狗受劫!”
  “好呀,我軍大獲全胜!”
  “紂狗,你的天下盡歸本王所有,連那個妲妃也不例外!”
  紂王受制于天魔极樂之下,功力被吸蝕殆盡,身軀逐漸于欲拓瘦……
  “形勢大劣,赶快救駕!”
  “你自顧不暇,還想救人!?”
  姬發又怎會讓妖帥得逞,全力作出阻撓!
  “哈哈……”
  姬考得意洋洋,未察覺紂王的脆异奸笑。
  “他媽的鹼天!怎會這樣子!?”
  本為殲向紂王的妖電魔雷,赫然轉移目標,一下子全轟向姬考身上,确是始料不及,峰回路轉!
  事出突然,姬發剎那間惊愕莫名,不知所措!
  物极必反,姬考的本命星由熾亮驟滅至黯淡!
  咦,星光微弱似滅……
  “世子的本保衛星何民如此反覆?”
  “老夫也不明所以……”
  “姜前輩,一刻鐘時限將近!”
  “若再不召回姬發元神,便會散滅幻化……”
  “唉,別怪老夫無情!”
  天神輔助,召回姬發元神……
  急急如律令!
  “大哥……”
  “嘿嘿,我行險著,果然奏效!”
  紂王全盤計划,因姬發的出現遭到破坏,受天誅肆,慮之際,急中生智……
  看准姬考狂妄自大的弱點,故意失手被對方吸蝕魔力,令天誅應劫在魔性最重之人身上!
  “支持住,我來救你!”
  姬發趨前欲救,驟覺本命星突然衍生出強大的吸力,身不由己地急疾飛退!
  “呀,莫非是姜前輩要召我元神歸体!”
  “我不要回去!我要救大哥!!”
  “本王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呀!”
  “該死的是紂狗,不是本王呀……”
  姬發元神拼命掙扎,企圖擺脫星力的攝引吸力。
  “我宁愿魂飛魄散,也不要見死不救!”
  狂殛之下,元始天魔元神從姬考体內飛脫出!
  “留得青山在,那伯沒柴燒,待老夫另找一個軀体附身,再……”
  元始天魔滿以為离体脫因,誰知妖電即時分竄將他狂強暴震,登時痛不欲生……
  任你擁有絕頂修為,元神也無法抵擋得住天誅的魔雷妖電,不到片刻,元始天魔已摻被殛成飛灰,永不超生!
  “嘿嘿,你將元神藏在姬考体內,就以為可避我一世嗎?”
  姬考慘叫連連,面貌更逐漸呈現分襲成半人半魔猙獰可怖!
  “元始天魔你強占我身,今日卒遭天譴,證明邪不能胜正,天理仍在,哈哈……”
  “身為我大天魔傳人,想臨陣退縮?活該有此報!”
  “大王此時衰弱無力,我若趁机發難,豈不費吹灰之力?”
  “但大王奸詐多智,万一留有后著,我豈不是自取滅亡
  身豈肉、血脈、骨骼、五髒六髒均被殲得撕裂變民,体無完膚,慘不忍賭……
  “我弟……來……來生……再做……兄……弟……”姬考痛苦道。
  “大哥呀……”姬發大叫。
  猛地一陣痙孿抽搐,姬考眼突舌吐,筋脈暴突滲血,面上再無半點生气,已經慘烈犧牲……
  “哥……”
  隨著姬考离逝,其本命星亦同樣隕落破滅。
  妖電魔雷逐漸退,天際复現平靜,天誅要待五年后,方會循環再現。
  隨著天誅完畢,這場惊世惡戰亦告一段落。
  姬考耿直善良,可惜被元始天魔及封王殘害,英年早逝,只歎命寒如斯!
  另一方面,考無須再做魔傀儡,干違背良心的事,不再受擺布,也算一种解脫。
  姬考之死,到底是福是禍,無從定斷……
  “天誅已過,是時候吸回魔力了!”
  “我若錯過大好良机,肯定后悔莫及……”
  猶疑不決的妖帥驟見紂王那雙不怒自威的虎目,心中一怯!
  恭喜大王大獲全胜!
  “呀,原來他正暗里吸回魔力……”
  “哈哈,蠢材,殺騰的最佳時机已過!”
  原來當日大天魔將元神一分為二,將魔魄分附于紂王脈元始天魔身上,目的是測試誰能避過天誅之劫者,便是擁有最高智慧及才能的大天魔傳人!
  寡人不但是王上王,更是魔中之魔!
  魔元歸一,寡人才是天下無敵!
  “嘩,魔力之盛前所未有,我若發難,凶多吉少!”
  不自量力,呸!
  魔星碩落,只余下在星閃耀長空,當中的紫微帝星倍為璀璨!
  “你們看,師父完神回來了!”
  “果然,姬發的元神正循光指導返回原位。
  “姬發!”
  “唉,這是天意,天意難違呀!”
  “我大哥被天誅旋劫,我要回去救他!”
  “你看,姬考的本命星隕落,一切也塵埃落定!”
  緣起緣滅,姬考与世長辭,那份血濃于水的真摯親情,姬發只能夠在回憶里迫索怀念。
  姬發出生至今,不斷經歷生离死別,親愛的人相繼离他而去,可能是命格异廳所致,又或是上天的安排考驗。
  不斷的凶險魔劫与悲歡离合,使姬發身心加速堅毅成長,去應付更崎嘔、更不可測的未來。
  新分舊恨,誓要血債血償!
  凄涼怒吼悲怨控訴,肝腸寸斷的哀傷气氛感染感染著眾人,触動起沉重的心靈。
  商朝的大批优兵,順利把困于谷內的姬考敗軍隆服,等候指示。
  “大王,這烽万降兵,如何處置!”
  “附賊之眾,留來何用,全部坑殺!”
  “一旦坑殺降卒,只怕日后出兵討賊,賊兵會拼命作殊死戰!”
  “哼,寡人天威浩蕩,有何足懼?凡是逆我者死,還不奉命行事!”
  “遵命……”
  紂王一意孤行,眾商兵只好奉命行事。
  奉大王圣渝,坑殺全降卒!
  紂狗,你不得好死,天誅地滅!
  紂狗,殺降不祥,你必遭報應呀!
  數万降卒慘遭括埋,死不膜目,隱約從地底傳出怨聲不絕。
  龍虎山三靈領著蠱長老与一憂子回朝述職。
  “大王,微臣已將蠱長老及一憂子招撫,現听從大王調度2”
  “申公豹,你果然不辱使命,寡人實踐當日許下的諾言,冊封你為大商朝國師!”
  “謝主隆恩臣招撫蠱長老時,曾代大王許以祭司一職!”
  “嗯,蠱長老寡人今封你為祭司,日后需為我大商朝鞠躬盡瘁!”
  “大王隆恩,微臣自當粉身以報!”
  “大王神功蓋世,可不知何時將姬昌一族連根拔起?”
  “寡人正尋思對策!”
  “据諜報所述,姬昌已降服有里賊首花花公主,若雙方結連造反,亦不發對付!”
  “要滅姬昌,只宜智取!”
  “有何妙策,不妨道來。
  “大王若不興兵征剿姬昌,對方礙于君臣名份,必不敢留然造反!”
  “言之有理!”
  “大王大可派使者到有里,召姬昌回朝述職!”
  “到其時,借刀殺人,不須動一兵一卒,也能取下姬昌首級!”
  申公豹目光膘向一憂子,其用心不言而喻。
  好絕的一條妙計!紂王心想。
  有理雪峰,自姬考慘死之后,姬發哀傷過度,以致形毀骨銷……
  雄偉俊臉,再無复少年的天真神態,換來是面罩風霜,多添了一份滄的成熟惑。
  “師父……師父……”白毛虎赶來。
  “幽儿她來了啊!”
  “幽儿!”姬發一楞。
  “二公子,姐姐!”幽儿奔上前大叫。
  “幽儿!”天女大叫。
  久別重逢,兩姐妹相擁而泣。
  “幽儿,大哥這個仇,我一定會報!”
  “鳴!劍智雙尉也死得好慘呀……
  啊,雙尉也壯烈犧牲……
  姬考陣亡,從人早已意會到雙尉下場,只是誰也沒說出口,如今得幽儿證實,不禁豁然神傷。
  “哼,殺我大哥還嫌不夠,現在又來害我父侯!?”
  “姬發,紂狗又派使者前來宣旨,定想對侯爺不利,你快赶回怨官吧!”
  “西伯候接旨!”
  “大王有召……‘西伯候征剿有里亂賊,久久末回,現宣西伯候立即回朝!’欽此!”
  “臣遵旨!?”
  此時,姬發等人已匆匆赶回。
  宣旨完畢,欽差被安排往釋館安歇。
  “侯爺,紂狗將姬考一事按下不提,卻只命侯爺回朝,分明有詐!”
  “紂狗定是想將世子興兵北伐一事,加罪于侯爺身上!”
  “君要臣死,臣不能不死,何況大王只是命我回朝!”
  “侯爺,這是陷阱,万万不可去呀!”眾相勸道。
  紂狗要父侯回朝,就是要置你于死地呀!”
  “未能制止考儿興兵,以致身死异域,實我之過,本候死不足惜!”
  幽儿听了,越發傷心難過,淚流滿面。
  “若父侯執意前往,讓孩子儿帶領有里精兵沿途護送!”
  “對,若有精兵護送,紂狗未必敢對侯爺不利!”
  “不,若有大軍隨行,大王必指我有作反之意,此行我要獨自出發!”
  “姬郎,我要与你同往!”花花道。
  “父侯,紂狗殺我大哥,与姬氏一族有不共戴天的仇!”
  “你不為大哥報仇,反要送死,這算是什么道理!?”
  “本候不想做亂城賊子,再說,你大哥率數十万雄師,尚懸且全軍沒覆,憑我軍單微兵力,能動大商朝分毫嗎?”
  “倒不如由孩子儿子代父職,看紂狗如何對付我!”
  “不,我豈能讓你……”
  打點一切,姬昌帶同花花及兩名侍婢,輕騎從簡,往朝歌述職,去面對不可預測的波折……
  姬昌把話說到一半,將‘代父受死’這句話噎到喉里,沒說出來。
  “姜前輩,本候不在的時候,請你好好輔佐發儿!”
  “老夫必盡力而為!”
  “侯爺莫非在暗示若他遭遇不測,要老夫扶助姬發成就大業?”
  來到朝歌,姬昌見過紂王道:“臣姬昌揭見圣上!”
  “嗯,平身!”紂王道。
  “西伯候,你身旁的女子是誰?”
  “哦,西伯候你倒是艷福無邊啊!”
  “臣不敢!”
  “察奏大王,此女原乃有里之首花花公主,今已被征臣招撫,嫁作臣妄!”
  “西伯候,你可知你儿子興兵作亂,犯上大逆不道的重罪嗎!?”
  “如今念你平有里有功,不予追究。眼前這碗是罪臣姬考之肉,你心中尚有本王,就給我吃了它吧!”
  “大王,臣一片赤心,蒼天可鑒!”
  “只是臣考到底曾是微臣之子,如今竟要父能因此而免生靈涂炭,臣就吃吧……”
  “唉,大王存心留難,實在太過不仁。
  “要西伯候父嚙子肉,大王未免過于冷血!”眾臣也為之動容。
  妖昌道出一番肺腑之言,終于豁盡勇气,狠心帶淚嚙羹,每口均是百般滋味在心頭,比千刀万剮難受千百倍!
  姬昌回到住處,站在那里仰望蒼天。“姬郎,你何必過于自責!”花花見狀安慰道。
  “花花,以大王牌性,他定不會就此放過我!”
  “若紂狗再設計害你,該如何應變?”
  “坦白說,今次前來朝歌,本候已預感到凶多吉少!”
  “姬郎,臣妄誓与你共存亡!”’
  “唉,我個人生死并不足惜,只擔心姬氏一族能否逃過此厄……”
  “你精于算紂命理,何不卜一卦算吉凶?”
  “嗯!”
  侍女舖座設几,讓姬昌即席以著草占卦。
  突然,轟的一聲,兩人憂心仲仲之際,本是波平如鏡的千魚池,突然掀蕩起爭激水柱!
  “姬郎,卜象是凶是吉?”此乃大凶之勢。
  “大凶!?那可有化凶解之法?”
  “啊,來者何人,竟有如此曠世絕倫的惊天威力?”
  但見一人凌身半空,雙臂衍生出無窮扯吸力,白練似的水柱盡被牽引得圍攏過去,光涌狂卷,轉眼已將整個魚池抽干吸盡匪夷所思!
  來者身上气勁,竟把池水全數沸騰蒸發,游魚更被灼成焦炭,直教人瞪目結舌!
  “師兄!?
  “嘿嘿,你倆是同門師兄弟,今日久別重逢,不是人生一大樂事嗎?”
  “何不趁此切磋一下武藝,令彼此的武學修為更上一層樓?!”
  “原來大王想要借刀殺人!”
  紂王布下狠絕毒計,首先以肉羹賜飲,若姬昌不從,例可將欺君抗命的罪名將其滿門抄斬!若姬昌屈從,也可令他身受父食子肉、違停人倫的奇恥大辱,抱撼終生。
  主算姬昌逃過此劫,紂王亦早有后著一條赶盡殺絕之計。
  “蠱長老,寡人既要姬昌死,但又要置身事外!”
  “微臣愚味,未知大王有何妙策可施!?”
  “你假以切磋為名,實則命一憂子全力取他狗命,如此一來,世人只當他是同門相殘!”
  “大王果然高明,令臣茅塞頓開!”
  “寡人若非天縱之才,又怎當得上万乘之尊?!哈哈哈。”
  果然,羹計未能令姬昌抗命,如今再施同門相殘計,務必要將姬昌置諸死地!
  一憂子滿臉凶悍神色,對眼前的姬昌毫無感情。
  “師兄被蠱長操縱,迷失本性,互斗必有死傷,如何是好?”
  “姬郎宅心仁厚,又豈會向他師兄痛下殺手?若處處留情,必招殺身之禍!”
  “一憂子,快使出你的看家本領!”
  万毒乾坤功!
  一憂子凶光暴射暴戾邪气比當日有增無減。
  “為免你倆同門相殘,讓我跟他斗!”
  “不,我來應付!”
  “為什么?”
  “令師兄清醒說不定我可……”
  “但若不成功,你豈不是……”
  “花花,你就讓我試試吧!”
  你放心,我會隨机應机!
  “姬郎,我是怕你一念心慈,賠上性命呀……”
  師兄,還記得我們同門學藝的少年時光嗎?”
  姬昌企圖以乾坤勁的凜然正气,激喚醒一憂子的潛藏本性。
  浩然之气比至,一憂子眉頭緊皺,難道姬昌之法見效?
  万毒無量!
  非也,一憂子只是對乾坤正气產生抗拒,心中的厭惡感令他發招還擊!
  “呀,好凌厲的腥臭毒气扑噬過來!”
  “先避其鋒!”
  乾坤無定!
  “一憂子,切磋武藝不宜留手,要放到盡!”
  “若姬郎稍有閃失,必先把這老成干掉!”
  姬昌不想爐撥起一憂子的殺心,故不用猛招還擊,只以柔招卸解。
  “哼,你想一优子不動殺机,我偏要他不殺不快!”
  蠱長老暗里施功,嘯出聲音怪异的蠱首,一憂子聞之面色大變!
  “喲,師兄他突然停止攻擊!”
  “莫非是逐漸恢复記憶,回露本性?”
  寂止的一憂子猛地全身骨鉻嗑啦暴響毛發朝豎樣貌變得更猙獰可怖!
  毒煙更從一憂子身体每個毛也噴涌而出,戰斗力加倍遞升,令人不寒而粟!
  “嘩!師兄變本加厲,變得像一個凶殘毒物……”
  “這种施蠱方法,令人身心俱毒,太冷血恐怖了!。”
  “哈哈,若不全力比試,又會有進步呢?”
  一憂子殺意大盛,如瘋似顛地以強大气旋籠罩住姬昌,難以閃避!
  強大毒功直逼壓姬昌,內息經脈被誤導得快要走入岔道,為求自保,不得不豁盡功力,以相同招式作出牽制!
  畢竟一憂子技高一籌,兩股磅礡旋勁互相抗衡下,姬昌登時被震飛丈外!
  “姬郎!”
  “侯爺……”
  “殺!”
  一憂子乘胜追擊,厲掌重轟向血气韶涌的姬昌!
  花花愛郎情切,飛身救急。
  無數花瓣聚成气牆,攔截于二人之間,擋卸去一憂子的悍厲掌勁,盡消于無形!
  花瓣化气成形,幻變為無數花索勒纏住一憂子!
  姬郎,快運功調息!
  姬昌趁一憂子受制,急爭取時間調理血气。
  “一憂子,別和這婆娘糾纏,姬昌才是你要殺的人!”蠱長老厲喝道。
  “必須先除掉這蠱長老,師兄方可光出生天!”姬昌心想。
  “花花,你盡量纏斗住師兄!”
  “知道了!”
  “姬郎定是先誅滅這老奸賊!”
  一憂子猛力一掙,花索再也無法把他因住,應聲碎斷!
  凝神觀戰的蠱長老,冷不防姬昌從天而降,駭得必膽俱裂!
  “你以蠱毒害我師兄,把他折磨得生不如死,罪無可怒!”
  猛招迎頭而下,蠱長老欲避無從,唯有挺掌硬撼!
  万毒無量!
  一憂子剛把束縛解除,卻有更多的花索飛射過來!
  花多眼亂,一憂子顧此失被,复再被花索困繞!
  “一憂子,為救姬郎,找只好送你上黃泉路了!”
  花花,不可向師兄施毒手!
  姬昌雖出言阻截,但凌空扑下的花花不但掌勢未斂,反而鼓盡全力轟擊,誓要一掌擊碎一憂子天靈蓋!
  宁可姬郎恨我一時,總好過我痛苦一世!
  但見一憂子毫無所懼,反露出一絲陰側詭秘的笑意
  “呀,他一直故意示弱,難怪我如此輕易得手!”
  原來一憂子剛才只是詐作不敵,以誘敵之計引花花埋身,大最逼切時机施以還擊!
  拳勢如雷似電,花花已難以收招飛退,唯有轉攻為守硬擋!
  “喔……”
  倉淬迎擊下,花花勢力不足,被力不足,被猛轟得震飛半空!
  一憂子得勢不饒人,猛招此起坡落,吐射熾烈毒焰,仿如一張火帶吞噬,霎時間煙火彌漫,猶像置身煉獄!
  毒火不但狂燒亂焚,產生了的強大气流,更把古樹連根撥起,亭閣瓦石盡毀!
  場中人勉強穩住身形,力搞著烈焰的扯吸燒灼!
  “花花与師兄都是自己人,千万別有死傷。”
  黑焰沖天,火光熊熊,雖是光天白日,其熾烈异彩仍是遠處可見!
  “嘩,你們看…,”
  “嘩,大樹飛!?”
  “唉耶,天變呀……”
  王城鹿台內,早已有人坐山觀虎斗。
  “大王,瞧這濃烈毒火,定是一憂子的万毒乾坤功!”
  “這一憂子确是寡人手上的一把殺人寶劍!哈哈哈!”
  “這毒火攻勢一流通接一浪,暫時只能游斗,盡量消耗他的內勁!”
  兩侍女提憂花花安危,急從后追去。
  “沒有一憂子當護身符,那還得了?”
  蠱長老是蠱毒大行家,姬昌亦不敢大意,揮拳撥卸開來襲。
  “這縮頭烏龜,不敢跟我交鋒,只會東奔西竄!”
  蠱長老聲東擊西,人已急馳往一憂子的方向。
  “花花功力不如師兄,只能拖延多一刻時間,我要盡快解決這老奸成!”
  一追一逐間,已走到候府馬廄內。
  花花效力擺脫一憂子,但對方卻象冤魂般如影隨影,匿眼又卸尾窮迫而至!
  “我的天,再避下去,支持不了多久……”
  一憂子傲然而立,神態自若因他知道眼前的獵物,逃不了!
  “他雖無擺出迎戰架式,但從他身上散發的烈勁,已知道所有遲路盡被封掉……”
  群馬像是感應到一憂子的怨毒殺气,惊駭得紛紛破欄狂奔,橫沖直撞!
  二人對峙儲勁待發之際,蠱長老已從后赶到。
  “一憂子,快殺掉姬昌!”
  一憂如奉綸音,立時轉移目標。
  一憂子,你的對手是我!
  姬郎,你快去宰了那個老混蛋!
  好,你多支持一會!
  “這家伙惡貫滿盈,出手不用留情!”
  姬昌嫉惡如仇,對蠱長老這种卑鄙小人毫不留手,猛招接踵連施,務求速戰速決!
  “媽的,窮追猛打!”
  “盡量保持距离,不作梗拼,看你怎奈我何?”
  “他擅用各种旁門左道,毒物暗器,看來非短時間可收拾他!”
  這邊廂,花花奮戰頑抗,險象橫生。
  “就算殺不了他,也要虛耗他的功力,令姬郎能穩操胜券!”
  花花心意已決,遂施展出平生絕技孤注一擲,如旋風怒刮的凜烈气勁,把馬頂蓋的芒葦草掀卷得滿天飛舞!

  ------------------
  文學殿堂 瘋馬掃校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