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四十七章


  田雨适才從了尚大師的頭頂飛躍出門,所用的一招竟是被武林中人譽為輕功顛技的“上天梯”,田雨是迫于無奈方使出此技,而一旦使出,立即技惊群雄,武當派素以輕功著稱,一殿的第二代高徒均可使出“青萍渡水”、“踏雪無痕”
  這樣的上乘輕功,個個稱得上是行家,如今首次見人使出“上天梯”,頓覺眼界大開,不由脫口叫絕。
  點蒼派的兩個弟子手持斷劍追至門口,被了尚大師一把攔住。
  “二位施主不必追了,追不上的!”了尚沉聲道。
  一位點蒼弟子忿忿道:“大師,此人傷了本門的人,莫非就讓他這么走了?”
  了尚搖頭歎道:“此人的輕功,連貧僧都自歎不如,二位施主又是何必?”
  另一位點蒼弟子道:“大師,我看此人剛才使的是妖術,不然怎么會雙足未曾著地,便凌空拔起?”
  了尚知道這二人根本沒有看出名堂,沉吟一聲,指首望了望點書派掌門人駱賓飛。
  駱賓飛老臉一紅,旋即沖這兩名弟子罵道:“你們知道個屁!剛才此人所用的這一招輕功明明是‘上天梯’,為師以前是怎么告訴你們的?還不給我退下!”
  兩名弟子悻悻退至一旁。
  了尚問道:“宋幫主,剛才那人來干什么?”
  宋欽道:“他一句話沒說,只是送來了一個麻袋。”
  “哦?”了尚看了看地上的麻袋,又道:“看樣子,這里面裝著一個人。”
  來欽沖孟夕道:“把袋子打開!”
  孟夕應了一聲,几步走到麻袋前,伸手將袋口打開,里面的人露出了半個身子,正是化名唐然的了覺和尚。
  在場之人大都不認識了覺,可了尚和了空二人一見,頓時顏色更變。
  駱賓飛向宋欽道:“幫主可認識這袋中之人?”
  宋欽搖了搖頭。
  了尚沉聲道:“宋幫主,此事涉及本派內事,貧僧只希望由少林寺自行處理!”
  宋欽見了尚的表情和口气,便知此事不宜多問,于是點頭道:“全憑大師安排。”
  了尚一揮手,從門外走近兩名少林派弟子,將正在昏睡的唐然抬了出去。
  眾人都覺得此事蹊蹺,但又不便向了尚大師刨根問底,來欽一見場上的气氛不大和諧,于是將話題一轉,道:“諸位,今晚的事來的突然,卻是有惊無險。依宋欽看來,剛才那位黑衣人,并不像是有意和我們作對。”
  長風道長頻頻點頭,道:“幫主所言不差,他适才的确無意傷人……”
  一位武當派的弟子道:“倘若此人真下狠手,點書派的几位朋友豈有命在?”
  駱賓飛冷笑道:“此話倒是不假,若是換了武當派的人,或許會好一些!”
  長風道長知道他話里有話,微微一笑,道:“駱掌門笑話,貧道還不清楚本派弟子的武功,若是讓他們与那黑衣人交手,貧道的這張臉,可真不知道該往哪放了。哈哈……”
  駱賓飛冷笑不語。。 點蒼派的弟子個個心中不服,可事到如今,還能說些什么呢?
  胡岳哈哈一笑,朗聲道:“武當、點蒼,均是名滿天下的武林大派,這一點毋庸置疑。依胡某之見,适才點蒼派未能得手,絕非點蒼派之過,而是因為對手的武功,已達到令人匪夷所思的境界!”
  駱賓飛冷笑一聲,斜目道:“胡先生此話听來頗為順耳,可歸根結底,還是我點蒼派技不如人。”
  胡岳微微一笑,不緊不慢地道:“看來駱掌門是誤解胡某了。以此人的武功,不用說點蒼派,就是當個領袖武林的少林派,恐怕也不得不贊同胡某的看法。”轉身沖了空大師道:“大師以為如何?”
  了空沉吟片刻,緩緩道:“胡先生說的极是,其他不說,僅憑這黑衣人能使出‘上天梯’這一招輕功顛技,我少林派中恐怕就找不出一人。”回身沖宋欽道:“宋幫主,這使我想起一件事,就發生在去年今天!”
  宋欽點頭道:“不錯,而且就發生在這大客廳內!”
  了空微微一笑,道:“當時,貧僧為‘八仙’遇害一事,率眾來到這里,本欲向雷天風興師問罪,不料卻碰到一位衣衫襤褸的老乞丐。”
  “大師說的那位老乞丐,便是雷天風的師父,‘四方居士’陳老前輩!”
  “正是。當時為使雷天風擺脫困境,‘四方后土’曾在此与我等交手,更确切地講,是在此教訓了我等一番。當時的情景,貧增至今仍歷歷在目,不敢忘怀!”
  宋欽沉吟半晌,問道:“大師莫非從中發現了什么?”
  了空道:“來幫主,依你看,剛才那黑衣人的身手,是不是很像當年的‘四方后士’?”
  宋欽一楞。
  胡岳微笑道:“大師此言,也正是胡某要說的話。放眼當今武林,凡是有點名聲之人格位不會不知道,至少不能聞所未聞。近一兩年來,江湖上出現了不少后輩新秀,但能与‘四方屆士’相提并論者,也只有雷大風—人!”
  宋欽聞听,長歎一聲,搖頭道:“我倒真希望此人便是雷天風,可是,天風中的是唐門的‘七步失魂針’,昏迷后又落入洛河,怎么有生還的希望?再說,如果真是他,他一定會來看我,即便不是為了我,他也一定會來看看姣姣。我知道,天風是個极重情義之人,他不會看著統統這樣袖手不管……”話到這里,宋欽的嗓子哽咽了一下,眼睛變得濕潤。
  這一下眾人沒了話,宋欽說的是實話,雪天風与宋欽是忘年之交,來鐵有心將自己几十年創下的基業交給他,二人稱得上是心心相印;至于昏天風与宋姣姣之間的感情,別人只是道听途說,可宋府誰都清楚,雷天風在陳江月、宋姣姣和霍云婷三個少女中,真正鐘情的只有宋姣姣,如果他還活著,宋姣姣絕對不會落成現在這個樣子。
  長風道長見大廳內冷了場。沖來欽道:“宋幫主。貧道近几年久在武當,很少了山走動,此番來洛陽,還真想四處看看,宋幫主若有雅興,明日一早,你我不妨去城外走走,幫主意下如何?”
  宋飲知道他是有意將話題盆開,點首應遵:“道長如有此意,宋欽一定奉陪。
  駱賓飛不滿道:“道長,這种好事,怎么可以丟下駱某?
  這樣吧,明天咱們一起去,一來開開眼界,二來也可散散駱某心中的悶气。”
  了尚大師哈哈一笑,洪聲道:“三位這樣可有失公平!
  貧僧雖不在洛陽,可也算是半個主人,怎能不盡地主之誼?
  明日一早,貧僧早早起來,就坐在府門口等著三位,你們看怎樣?”
  眾人聞听,一陣歡笑,暫且將剛才的事情放在一旁。
  胡岳可沒心思与他們說笑,他臉上雖帶微笑,可心中想的确是剛才那個黑衣人。唐然被擒,他便意識到事態的嚴重,可眼下最令他擔憂的,卻是黑衣人的真實身份,他相信雷天風不可能死而复生,可眼前的這一切,又當如何解釋呢?
  月上中天。
  宋府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靜。
  初夏的晚風將郊外的泥土清香帶進了洛陽,帶進了宋府,帶進了宋姣姣居住的小院。微風蕩過,小院內初綠的楊樹發出一陣歡快的響聲。
  宋姣姣的臥房仍亮著燈,白白的窗紙上映出了姣姣那清麗的倩影。
  突然,一道人影無聲無息地飄牆而過,宛如一片悠悠飄落的秋葉,落入小院當中。
  來人身穿一件黑衣,正是田雨。
  看到窗上姣姣的倩影,田雨心中一陣劇烈地抽搐,身子不由向前湊了几步,人到窗前,卻又止步不前。
  田雨靜靜地望著窗戶,似乎想對姣姣訴說什么。
  “爭”地一聲,屋內傳出了低沉的古箏之聲。隨后,又傳出了姣姣凄涼的歌聲,歌中唱道:
  “問花花不語,為誰落?為誰開?
  算春色三分,半隨流水,半人塵埃。
  人生能見歡笑,但相逢樽酒莫相推。
  千古幕天席地,一卷翠繞珠圍。
  彩云回首暗高台,煙樹渺吟怀。
  拼一醉留春,留春不住,醉里春回。
  西樓半帘斜日,怪燕子街泥卻飛來。
  一枕青樓好夢,又教風雨惊回。”
  田雨默默地听著,為歌中的寓意而感動,心中涌起万般凄楚。
  這時,琴弦再響,歌聲复起:
  “吳山青,越山青,兩岸青山相送迎,
  誰知离別情?君淚盈,妄淚盈,羅
  帶同心結未成,江頭潮已平。
  ……”
  正在這時,丫環桂花手提著燈籠,來給姣姣送夜宵,猛然見一個黑衣人站在小姐閨房的窗前,不由先聲大叫一聲,手中的漆盤“當啷”一聲摔落在青磚地上。
  以田雨的武功,本應知道有人進院,可剛才他听得失神,一時競未發現桂花已走到自己的背后,听桂花一聲尖叫,方如夢初醒,回頭望了一眼窗戶,轉身要走。“站住!”門口傳來了宋姣姣的清脆聲音:“你是什么人,為何在這里?”
  田雨緩緩轉過身子,抬首一望姣姣,不由心中一陣痛楚。
  宋姣姣面容惊惊,比以前瘦了許多,一雙美麗的眸子,深深陷進了眼窩,一身羅裙,青白如深山幽谷中的清瀑,在明月和窗內射來的燈光輝映下,人顯得欲加清麗脫俗,秀發如云,任其技散在香肩之上,看得出,姣姣已經几天未作任何妝飾。
  ——對于一個少女,只有當她不再看中自身的价值時,才會變得如此。
  田雨默默地望著姣姣,半晌才道:“小姐不必見怪,我是貴府的客人。”
  姣姣的嘴唇蠕動了一下,把本來想說的話咽了回去,轉首沖桂花道:“桂花,你去給我換一杯蓮子羹來,讓王媽親手給我做。”
  桂花一愣,問道:“可這里……”
  “這里不用你。”
  “小姐,我去叫老爺來!”
  “不必!你只管去找王媽做蓮子羹!”
  桂花遲疑了一下,不情愿地“嗯”了一聲,側身拾起地上的漆盤,又望了田雨一眼,隨后轉身离去。
  姣姣兩服注視著田雨,問道:“告訴我,你到底是難?”
  田雨造:“我是剛剛來的。”
  “不對!”姣姣道:“你不是我爹請來的客人,你此來一定另有原因!”
  田雨不忍再說下去,垂首道:“小姐若是沒事,我田某就告辭了。”
  “你姓田?”
  “正是,我叫田雨。”
  “田……雨?”
  “小姐,時候不早,我走了!”說完,田雨轉身要走。
  “等一等!”校姣向前赶了一步,道:“田字加兩字應該是個雷宇!”
  田雨一怔,停住了腳步。
  姣姣又道:“你不應姓田,應該姓香才是!”
  田雨回首道:“小姐,你恐怕認錯人了,我是姓田。”
  姣姣緩緩搖頭道:“雷大哥,你何必騙我?”說到這里,淚水泉涌而下,半晌又道:“你易了客,我知道你易了容,但是,一個人的容貌可以變,聲音可以變,唯獨有一樣不能變,那就是他的眼睛!雷大哥,你……為什么要這樣待我……”
  田雨眼眶一濕,急忙揚眉止住,眼望蒼穹,深情道:
  “姣姣,你受苦了。”
  “雷大哥……”姣姣一聲咧咽,一頭扑在雷天風的怀中,牙關緊咬了嘴唇,以防失聲痛哭會惊動外人。
  雷天風只覺得她的橋軀在劇烈顫抖,知道她心里難受,想放聲痛哭,又怕暴露了自己,心中更覺不是滋味,輕輕一扶姣姣的肩頭,深情逍:“波姣,不用難過,你看,我這不是好好的嗎?
  姣姣嗚咽与點點頭,掏出手帕抹去淚水,始首道:“雷大哥,你瘦了許多,這几天,你一定受了不少苦……你可知道,這些天,我心里……有多難受……”
  雷天風長歎一聲,不知該如何向她解釋。
  姣姣又道:“雷大哥,那天在洛陽城東,你遭人暗害,我一直追你到洛河河邊,發現了你的一只鞋,當時,我真地以為你道了不幸,可万沒料到……”
  “姣姣,”雷天風截口道:“其實,那天我已死過一次,只是因為一個极為偶然的机會,你我才能重逢。”接著,便將自己如何被“大漠干尸”黃風笑救醒,以及這兩天發生的一件件事情,向宋接姣講述了一遍。
  听完雪天風的敘述,宋姣姣點頭道:“雷大哥,剛才我一見你易了客,便知道你另有打算,可是,你究竟想等到何時,才能恢复本來的面目?”
  “等到何時……”雷天風長出一口气,道:“等到龍王印的事情了結,一切都會清楚,到那時,我會再變成雷天風,也不會再离開你。”
  姣姣的限睛里閃爍著淚花,柔聲道:“雷大哥,這句話,我已經盼了好久好久。到那時,你我便遠离這是非之地,早觀紅日東升,夜臨清風明月,一杯清茶,一碗淡飯,只要你在,我便知足了。”
  雷天風點頭微笑道:“好,就依你,不過,眼下還不是談此事的時候,你知道,我很擔心你爹的處境,他為人過于寬容,到頭來很可能遭人暗算。”
  “你是說胡先生?”
  “不錯,眼下我還沒有更确切的證据,但我可以肯定,他与望花樓的人有關,并且十有八九要打龍王印的主意。目前我在暗處,對你爹的幫助很有限;找不在時,你要多加提防這位胡先生厂
  宋姣姣點頭“嗯”了一聲,問道:“雷大哥,今后如果有事,能否去鏢局找你?”
  “可以,但千万不能暴露你的真正身份。剛才在大客廳內、我已無意中亮了武功。胡岳這人极為姣猾,他一定怀疑到我的真實身份,你今后的一舉一動,都要十分小心才是,否則,會打蛇不成,反被蛇咬!’”
  宋姣姣道:“雷大哥,你放心吧,我知道該怎么對付他,也清楚如何讓我爹看不出破綻。不過,今后你一人行動,也需小心,否則,我真擔心……”
  語尤未了,院外傳來了桂花的腳步聲。
  雷天風輕聲道:一姣姣,我先走了,你多保重!”說著,身子一抖,即刻消失在夜幕中。
  丫環桂花手托一碗蓮子羹走了進來,見姣姣仍站在院中,使問道:“小姐,剛才那個人走了?”姣姣點點頭。
  桂花長出一口气,道:“剛才我真擔心,這里就小姐一個人,我怕……”
  姣姣微微一笑,截口道:“不用擔心,那人是我多年未見的一個朋友,夜黑光暗,我一時竟未認出。”用手一指桂花手里的蓮子羹,問道:“這可是王媽親手做的?”
  桂花不解道:“怎么,小姐連王媽的手藝都看不出來啦?除了王媽,誰能做出這么好的蓮子羹?”
  姣姣點點頭,自語道:“我怎么覺得,這蓮子羹不能成得這般快。”
  桂花哪知姣姣是什么心思,嘻嘻笑道:“小姐是怎么啦,每次王媽敞蓮子羹,都是這般功夫。”
  姣姣微微一笑,回身走進自己的臥房。
  桂花隨后跟了進來,沖姣姣道:“小姐,赶快乘熱把湯喝了,涼了可就……”
  語尤未了,姣姣已接過桂花手中的蓮子羹,三口并兩口地喝了下去。
  這几天,宋姣姣几乎拒絕進食,誰都看得出,她是有意作踐自己的身体,宋欽及府里的所有人都在為此發愁,可又怕她神經再受刺激,誰也不敢當她面提起往事,只好讓平日与姣姣最要好的几個丫環想方設法讓姣姣吃點東西。桂花和几個丫環分三班輪流侍候小姐,可惜收效甚微。較姣一天天憔悴下去,大家抓耳僥腮,急的如熱鍋上的螞蟻。
  今晚,姣姣似乎突然間變了一個人,怎能不令桂花吃惊,見小姐將一碗蓮子羹一口喝下,惊喜道:“唉蚜,這太好啦!太好啦!”
  姣姣一愣,問道:“桂花,你在說什么?”
  桂花一揭姣姣手中的空碗,樂道:“小姐,這几天,你是頭一次這么痛快地吃東西,大家知道了,不定有多高興哩!嘻嘻……”
  這一番話頓時敲醒了姣姣,她剛才是過于興奮,几乎難以控制自己,此刻突然想起雷天風目前的身份和處境,知道自己如此失態會誤了大事,于是長歎一聲,沖桂花道:“桂花,我是真有些餓极了,剛才的那副吃胡,一定會叫人家笑話……”
  “不不不!”桂花連聲道:“小姐只要肯進食,那就什么都好!明天一早,桂花便去告訴老爺,他老人家為了小姐,簡直都快急死了!”
  姣姣心中一凜,忙道:“桂花,這件事我不許你去告訴老爺!”
  桂花一惊:“小姐,你怎么……”
  “不許去就是不許去!”
  “小姐我……”
  “桂花,你莫怪我。”
  “小姐哪里的話?桂花我自十一歲開始跟著小姐,這六年來,無時無刻不在惦記小姐,這几天,小姐不吃不喝,桂花心里難受,也不知該如何是好,如今小姐的病好了,桂花只是過于高興,才……”
  “桂花,剛才是我不好。”姣姣緩聲道:“你我姐妹六年,你的心,我自然知道。從今天起,我不愿再難為你和几位妹妹,我每天的飯,由你親自給我。”
  桂花高興地點點頭。
  姣姣義道:“不過,今晚發生的事情,你不要告訴任何人,包括我爹。”
  桂花又點了點頭。
  清晨、宋欽、胡岳和來于玉來到了姣姣的臥房。這几天,宋欽和宋子玉每天都來看望姣姣,早、中、晚三次,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今天胡岳也跟了來。按理,胡岳是外人,本不宜進小姐的閨房。但一來他与宋欽關系特殊,二來他身為長輩,陪宋欽看一看女儿,也算不得奇怪。
  三人一進臥房時,姣姣正半靠在床上,身旁坐著丫環桂花,手里托著一碗銀耳場。
  姣姣目光呆滯,似乎沒有察覺到三人的來臨。
  看女儿依舊是這副樣子,宋欽輕歎一聲,從桂花手中接過銀耳湯,輕輕道:“姣姣,你總是這樣,爹的心,都快碎了,難道,你就忍心這樣對待你爹……”一陣哽咽,宋欽的眼圈濕了。
  宋子玉道:“妹妹,你就喝了這碗湯吧,莫非,你就甘心看著爹為你變成這樣?”
  姣姣未動。
  宋子玉哼了一聲,又道:“天下的好男儿多得是,你何必為了雷天風毀了你自己,毀了咱們全家!”
  姣姣聞听,渾身一震,兩眼瞪著自己的哥哥。
  宋欽一看苗頭不對,回身“啪”地給了宋子玉一記耳光,怒不可遏道:“畜生!我是怎么對你講的?誰讓你再提這件事!你給我滾!”
  宋子玉知道自己又闖了禍,急忙捂著臉,轉身默默走了出去。
  姣姣“哇”地一聲放聲大哭,一頭扑到父親的怀中。
  宋欽頓時老淚縱橫,用手輕輕撫摸著女儿的秀發,喃喃道:╮坐k儿,你哭吧,哭出來,也許會好受些……”
  胡岳雙手負在背后,面色平靜;兩只眼睛卻在仔細觀察著姣姣的一舉一動。
  過了一會儿,宋欽拿起湯碗,勸道:“女儿,看在爹的面子上,你就把這碗銀耳湯喝了吧,啊?”
  姣姣搖頭道:“爹,女儿知道對不住爹,可這碗湯,女儿實在喝不下。
  宋鐵一听有門了,急忙道:“你這几天几乎沒吃什么東西,身子大虛,一次吃不下太多的東西,咱們慢慢來,你先喝半碗。”
  姣姣點點頭,桂花急忙將碗接了過來,一勺一勺地喂了姣姣半碗銀耳湯。
  宋欽大喜。
  胡岳手捋長須,微笑道:“宋幫主,小女的精神,似乎好多啦。”
  宋欽連連點頭,沖姣姣道:“女儿,過一會儿,爹要同了尚大師、長風道長几個人去洛陽郊外散散步,依爹之見,你也同去,你臣床太久,需要在外走主,這樣,對你身体的恢复會有好處!”
  宋姣姣輕輕搖頭道:“爹,我哪儿都不想去。”
  胡岳笑道:“姣姣,幫主的話有道理,一個人臥床太久,是需要出來走走。再說,府里的人看到你出來走動,大家也會放心得多。”
  宋姣姣不想出門,本是怕自己与眾人時間一長,會被胡岳這只老狐狸看出破綻,可如今胡岳親口說出此話,如再推辭,恐怕會引起他的怀疑,于是輕輕點頭道:“好吧,這次我听爹的。”
  宋欽高興得一拍手,沖桂花道:“快去告訴總管,讓他准備一乘軟轎!”
  在洛陽城東南方向十里處,有一片不算太小的柏樹林,林中雜草叢生,毫無規則地豎立著几座荒冢,荒冢之間,有一座早已被人遺棄的破木屋。假如有人走近這座木屋,首先嗅到的,便是一股刺晏的血腥,原來,在木屋旁的雜草叢中,扔著兩具血淋淋的尸骨,似乎剛剛被野獸撕食。
  木屋之內,不時傳來一位少女銀冷般的笑聲,不時夾雜著一陣寒鴉般的桀桀怪笑之聲,這兩种笑聲听起來竟是如此不和諧,前者今男人心醉,后者足令最膽大的漢子起一身雞皮疙瘩。
  此刻,木屋內正坐著兩位女子,一老一少,老的便是令武林中人聞風皆逃的“赤眼食人婆婆”,另一位紅衣少女是她的子孫女小紅。
  在二人不遠處的一張破木板上,正躺著一人,不用問,此人便是昨日她們從唐然手里動來的那位棺中之人,霍展的胞弟霍沖。
  食人婆瞥了一眼尚未醒來的霍沖,不耐煩道:“我說子孫女儿,你留著這頭肥豬有什么用,還是讓奶奶吃了吧!”
  說完,喉嚨里傳出一陣‘“咕咕”的響聲。
  小紅知道她吃人肉的癮又上來了,急忙擺手道:“吃不得吃不得,留著此人必有大用!”
  “哼,有什么大用?”
  “當然有用!”小紅眼珠一轉,道:“奶奶,你不是痛恨中原武林的那些家伙嗎?”
  “那還用說?”
  “好,我現在便幫奶奶一個忙!”
  “你?”
  “哼,奶奶小看人!別看孫女儿的武功比奶奶差得遠,但論主意,奶奶還真赶不上孫女儿多!”
  食人婆一齜滿口黑牙,陰笑道:“你這個小人精,說說看,你怎么個幫法?”
  小紅詭秘一笑,剛要開口,突斷霍沖一陣低沉的呻吟,忙道:“他醒了!”
  霍沖緩緩睜開了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小紅那張桃花般的面容,霍沖的頭微微轉了一下。緊接著,眼前出現了一副魔鬼般的面孔,餓鷹一般的赤眼,兩只又干又扁的鼻?
  孔以及尚夾著血絲的兩排黑牙……
  “媽嗎!”
  霍沖一聲惊嚎,身子竟乎著蹦了起來,一蹦三尺,活像是炸了尸。
  食人婆“咯咯”一笑,拍手將霍沖按回了原處。
  霍沖惊恐地望著食人婆,顫聲道:“你……你是人……還是鬼……”
  “咯咯……”食人婆又是一陣怪笑,道:“老婆子既是人,又是鬼!”
  “你……”
  “胖子,你可听說過‘赤眼食人婆’這個名字,嘿嘿,那便是老婆子我!”
  霍沖眼前一黑,險些沒背過气之,旋即拼命喊道:“來人呀!吃了人了——”
  食人婆的雞爪在霍沖的腦門上輕輕一掃,霍沖只覺一陣劇痛.頓時停止呼喊,兩眼极為惊恐地注視著食人婆那兩排尖利的黑牙。
  小紅甜甜一笑,沖霍沖道:“你放心,我奶奶眼下胃口不好,還不想吃你!”
  食人婆不滿地白了她一眼。
  小紅接道:“你是霍展的二弟?”
  霍沖咽了口唾沫,沒吐出半個字。
  小紅宛爾一笑,又道:“這么說你就是霍沖嘍?嗯,既然你是;霍家的人,那么,望花樓的人抓你肯定是為了龍王印!告訴我,你知道朗秘密,到底是什么?”
  霍沖連忙搖頭:“不不不!我……我什么秘密都沒有,都不知道……”
  小紅冷哼一聲,沖食人婆道:“奶奶,你剛才不是說餓了嗎,暗,這個人我不要了!”
  食人婆一陣開心的怪笑,大嘴一張,要用兩排黑牙去咬斷霍沖的咽喉。
  “媽呀——”霍沖狂喊道:“別吃我!我說,我說……”
  “奶奶慢著!”小紅沖食人婆遞了個眼色,沖霍沖道:
  “說吧,說出來,我就放了你!”
  霍沖顫抖道:“你仍……真的放了我?”
  “嗯,”小紅點點頭,道:“只要你講的是實話!”
  霍沖長出一口气,半晌才道出一句話:“告訴你們,宋欽手里的那只龍王印,是假的!”
  “什么!”小紅一惊,半晌沒說出話來。

  ------------------
  幻想時代 掃校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