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二十九章 天武絕學


  赤天親切的目光,讓無限無祛怀疑他是在撒謊,赤天的誠摯与懇切的神倩,讓無限無法不相信他的話是真的。
  更何況,無限無法找到赤天撒謊的動机!
  那么,這一切只有是真的才可解釋。
  “我真正的名字豈不是……豈不是赤……”
  無限不也也不愿似的沒有說完下面的話,很顯然,沒有說的几個字便是“赤無限”。
  但,他不能,他一接收不了在自己的名字前冠“赤”字為妙。
  猛地,無限覺得需要發泄,而且,在他怔神的短短兩秒鐘內,赤天己擊潰了龍殺的极道刀法之极地道,并擊飛了龍殺。
  所以,他此時最為得心應手,最為方便的發泄方社便是發力,把体內所有的力量傾出,在致精疲力竭為止。
  他便出了天武武學中最為傷耗精力,体力的絕學,當然,最為耗力的招式,也通常就是最為勇猛斗力的招人。
  無限三連爆就是天武武學中最為勇猛的招式,三招一体,招招相扣,一招未盡二招又致,這就是天武三連爆中招式勇猛的精要之一,它講究的是一气呵成,讓對手毫無喘息之余地。
  几近瘋狂,迫切的需要發泄中的赤無限,使出這一套武學來,更是得心應手,順水順風地一把狂過一招,一招凶是一招。
  無限的狂歡,似乎已是赤天意料內的事情,似乎他己猜知到無限會因一對無法接收這個事實而思緒錯亂。
  思緒錯亂中的人,又哪能談上“理性”二字?赤天預知到了赤無限的狂猛招式,是以此時也避得從容,避得恰當。
  避讓的同時,他用一种“意念轉移”的玄學功夫,把過去的一切,在頭腦中以意念的形式形成,再轉移到無限的腦海里。
  十九年前欣喜于“繼承人計划”順利實施時,絲毫沒想到上天造就了他統一地球大業后,還如此地惠顧他赤穹蒼,讓他一胞生下兩胎。
  這出乎赤穹蒼的意外,也出乎參与此“繼承人計划”的科技人員的意外。
  “我赤穹蒼一生殺戮無數,樹敵眾多,且對赤家的政權一定唾誕的不少,現在我赤穹蒼活著時,他們或各市地會俱于我的威猛,不敢稍有异功,万一我死后呢?”
  “他們既在暗中蓄勢,我赤穹蒼為什么就不能另備力量?”
  想到這些,赤穹蒼宰殺了所有的知情者,把赤天与赤無限兩個愛子同時留在帝都的深宮內。
  世界上所有的人都知道赤穹蒼喜得繼承人,卻沒有人知道赤穹蒼的繼承人計划中,竟一胎生了兩個,且都是男儿。
  之后,我們倆兄弟,便在帝都的深宮大院內一起成長,過著開心童年生活。
  直至我們六歲的那一年的一天深夜,父親忽然告訴了我,他要把你帶走。
  我們自小一塊長大,同為一胞兄弟,玩得很好的,你為什么要把弟弟帶走,赤天哭得滿面淚痕,死死抱住赤無限不放!
  赤彎蒼看在眼里,無奈地撫了撫赤天与赤無限柔軟的頭發,道:
  “天儿,這并不是我要這么做,而是你們倆兄弟的宿命造成非分不開的!”
  “這……這又是為什么?”小赤天不解地問道。
  “孩子,我在實施‘繼承人計划’時,本造就的是一個完美之人,可出乎意外的,誕下了你們兄弟兩人。”
  “人本是理性与感生的結合動物,理性簡單說來就是人的理智与情感,你們倆兄弟的同時誕下,打亂了我這一計划的准确性。”
  這些話自赤彎蒼口中說出,赤天不白更是不解,赤穹蒼又續道:“你的理性完全是我意料中的超出常人,達到完美的地步,而弟弟無限的感性則強于理性,在感性方面,他也達到了完美的地步。”
  “但,在你的感性和你弟弟的理性方面,雖都超出了常人,卻無法達到真正的完美,這就是一眼雙胎造成,各承一万的后果。”
  “為了你的成長,和成長的開發,無限与你的成成長發育年齡段必須分開,以免他在理性方面過多的受你的熏陶,而誤了感性的開發。同樣,他也會影響你理性的開發。”
  “人的理性与感性的開發值与他天生的潛能質有關,一個理性較差的人,他無論怎樣朝這一方向努力,都永遠達不到理性中的要求,就像一個天生具有文學藝術細胞的人,他的未來只能成為文學方面的大家,卻絕不可能成為一個什么數學或物理方向的人物。”
  “為了你的發展,無限必須在別的環境中成長,才可逢成就‘宇宙創生’的机緣。”
  “宇宙創生?”赤天不解地問道。
  “不錯,赤家的使命就是‘宇宙創生’成為人神,而無限更是當中的大鍵所在……”
  “為什么?”
  赤天又問道。
  “既是要讓我們分開,那又為何偏偏要送走弟弟,留下我?”
  赤穹蒼扰了撫赤天的肩膀,道:“孩子,宇宙創生是一個玄奧的課題,這其中包含了一套無以形容的武學和無以比擬的智慧,當一個人的理性達到足夠的要求時,可以根据理性的推算。找出‘宇宙創生’的終极所在。”
  “而要從這個終极所在的成果中,領悟并取得這個成果中的成果,又必須具各足夠的感!我多年來要找到完美的繼承人,就是為了研究宇宙創生的問題,并從成果中取得成功!”
  “可惜,你們的雙胞胎分別取得了遺傳中的理性与感性打亂了我的計划,為了挽救這個損失,這六年來,我終于找到了解決的辦法!”
  “天儿,你的理性達到完美的程度,我留你在有邊,是為了讓你完成研究宇宙划生的問題,這世間也只有你能找到答案!”
  “但,弟弟無限卻是感付高絕的人,他完全進入性情中人,為了他的發展,他必須到社會的險惡環境中去發展,只有在社會這個大熔爐里,才可讓他充分地發展自己,才可以讓感性不受拘束地開發。”
  “天儿,你的感性不足,這使得你雖能找到宇宙創生的答案,卻無法從中吸取成果,無法讓你成為真正的天神!”
  “要成為真正的天神,只有你弟弟無限,我現在送走他,特到將來,他具備了吸取宇宙創生的成果資年時价傾個拆計价所研窮山的答复,助他成為真正的天神!”
  “也就是說,天儿你只是無限成為天神的舖路石,這都是你們生下來時的潛質造成的,我赤穹蒼洞悉一切事物的未來,故作如此打算,此時你還太小,這些話當是不能一時明白,一切就由我做主吧!”
  “就這樣,六歲那年,我們兄弟倆就分散了,從此以后,就再沒有你的音訊,今日重見,我真是……真是太高興了!”
  赤天激動之余,說話竟有點結巴,不但,以他的能耐,仍是在秒鐘之內,避過了無限三十三招“天武三連爆”并同時用意念轉移,把過去的一切,把赤無限被帶出帝宮的原因全告訴了迷茫中的無限。
  在這短短的時間內,無限竟明白,在他孤獨的生活中,原來還一直有個親哥哥。
  這本是一件欣喜万分才對的事,可是,此時的無限地絲毫也沒有快樂的神情,因為他剛剛知道的親兄弟赫然就是赤家的皇帝——赤天!?
  “你六歲以前的記憶,大概全被爹爹從你的腦海中清除了,所以,我們小時相處的事情,你一點都記不起來了,爹這樣做,也是為了你感性的良好發展。”
  “原來,原來我為什么記憶中沒有童年,是這么回事!”
  無限無意識地想著:“原來自我記事起,便已是六歲了。”
  但赤天所說的一切太玄妙了,什么“宇宙創生”,什么“天神”這一切,完全讓無限一時難以接收。
  而且,赤無限活著的理由,便是要繼承天狼的意志,殺掉赤天,推翻赤家的獨裁政權。
  但,此刻無限明白了自己的真正身世,明白了自己竟是赤家中的一員,是赤穹蒼的儿子,是赤天的兄弟,他又能怎么辦?
  無限絕對不能接受,絕對不能!
  他一聲污吼:“你是在騙我,是在編織一個荒謬的謊言!”
  厲吼聲中,天武酷殺碰撞挾著三十四級的异化潛能猛轟向赤天,并怒罵道:“赤天,你是在騙我!給我去死吧!”
  赤天明白,無限為什么到此時還向他出招,只是因為一時不能接受,待他慢慢想過之后,他會承認這個無可更改的事實的。
  是以,他沒有對無限的攻占,做出任何還擊的想法,只是憑借他鬼胜似的身法,快速地避開。
  同時,他倒更是欣喜于無限异化潛能開發值的增加:“他的身体力量,似乎……似乎已被喚醒,正在穩步增加。”
  無限一拳不中,二拳又致,此時他并不是為了擊中赤天而出拳,他竟然為什么要拼命地追打赤天,他自己也說不明白。
  他已完全沒有什么招式可言了,每擊出一拳,全都散亂無章。
  廣場上的人頓時全給無限弄迷糊了,先前無限合六人之力,尚不能擊中赤天衣袂一角,落得海王接受重傷,給黑洞當場處死,一忽儿,無限与龍殺兩人合擊,少了四個具有領袖級异化港能的再造人相助,無限反而轟中了赤天的胸膛。
  擊中了赤天,本應乘胜追擊的無限,卻又糊里糊涂地呆在原地,任由赤天從容的擊潰并擊飛龍殺。
  而無限茫然失措之時,赤天又為何不向他下手?這是除天行者与黑洞兩人外,沒有人能知道答案的問題,他們豈能不惊。
  到此刻,無限卻又如猛獅烈虎一頭,招招進擊,卻又散亂無章本能,力量雖高,招式間卻又破統窮出。
  更讓他們不敢相信的是,功力高絕的赤天竟給無限迫得四處閃避。
  難道無限天生就是赤天的克星,赤天的武功天生就不是用來對付無限的?
  他們都無可解釋,能解釋的人卻又不會給他們答案,這個人就是黑洞。
  黑洞目光表情地注視著兩兄弟的搏殺,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內,一切都是他計謀一部分似的。
  難道當年赤穹蒼雖苦心封鎖雙胞兄弟的秘密,仍是百密一蔬,給他黑洞找到了線索?知道了真相?
  難道當日赤天命黑洞前去帶都外的荒漠上救被流星与隕石追殺無限時,他黑洞就知道這個無名小子就是當今帝皇赤天的親兄弟?
  一切無以解釋。
  而且,廣場上的人,及天下所有通過傳感裝備正在關注帝塔廣場上一切的人,除了天行者外,沒有人注意到黑洞的神情。
  所有人都在關注著赤天与無限的拼殺,不,說得确切些是無限對他的頻頻追擊。
  似乎他們倆不是在過招,而是在喂招,一個在很練進攻之法,一個剛在實踐閃避之方。
  無限生來是個性情中人,感情用事,他一時之間,無法發泄,只能,也只有把力量瘋狂地向自己的親哥哥轟去。
  他的精神已陷入了頻臨崩潰的邊級狀態之中,他瘋狂地向赤天進攻,“天武酷殺拳”、“天武手幻劍”、“天武三連爆”、“無武暴地爆”等每一套天武武學在此肘赤無限的手中,全都沒有絲毫章法可尋。
  他會驕指成劍,天武手幻劍劍式刺到中途時,合指為拳,成天武酷殺碰撞。
  明明是天武酷殺拳的招式,他卻會不可思議的融合于天武手幻劍中。
  天武三連爆在此時無限使來,三招一体,他會莫明其妙地兩招一体,甚至一招一体,有時更會多到十几招,二十几招,甚至几百招貫為一招。
  這一切,在精神混亂的無限手中使來,全是心之所致,意即所在,全是手在哪,就往哪有,根本沒對自己做絲毫的控制与影響,也根本不為赤天閃避的方向,角度和速度有所變化。
  廣場上的大多數人,都以為無限瘋了、狂了、癲了。
  都以為無限此時雖勁力連連暴長,已達到三十七多級的异化潛能,但招式無效,不會對赤天有任何影響的。
  但,場內的赤天卻又似乎沒有他們想象的那么輕松。
  他越來越為無限的力量暴長欣喜,也愈來愈為無限攻向自己的招式感到心煩,頭痛。
  “怎么回事?為何弟弟的招式越亂,越沒有章法,卻越是威脅,越是強大?”
  他先前還能在閃避三余,去逐步思忖無限的雜亂中,卻又似乎有規可尋的招式。
  但,漸漸地,他己只有全力傾注于身法才可避開無限的攻招了。
  似乎,無限的拳頭,劍气,掌爆,已無處不在,無處不致,每一招,每一式都怪异得讓他不敢相象,每一招都似乎沒有后續殺著,但后續殺著又會在你無可想象之處,以無可想象的角度擊出。
  去追你的命,奪你的魂,要你的頭!
  “這……這究竟是什么武功?”赤天百思不解。無限此時所使的每一招,都是大武武學中的,但每一招都似乎是神似,而多不是。
  即便神韻与天武武學一致,但這一劍中,又別有獨出心裁之處,又別有妙到毫巔之力。
  赤天已完給弄糟了,他在以光速轉移來移動自己的身法。
  “光速轉移”是宇宙無限功力中最為快捷的身法,達到赤天這种宇宙無限動力肘,他已完全可以短距离內,以光的起度來移動身形,快得讓場內所有人,包括黑洞和白多公里的大行者都只能感知到一股气流,而不見其形。
  赤天從帝椅上彈起,走致平台邊時用的正是“光速轉移”那時,無限根本無法捕捉到其身法的移動。
  此時,赤天再度使用“光速轉移”無限雖仍是捕捉個到其身形移動之軌跡。
  似,他散亂無章,卻又似乎有規可循的攻擊,支又于無限的無意識中,緊緊跟進,甚至于無意識中,早就等在赤天將要移向的位置,在等待赤天回他的拳頭上撞去。
  這一切,看得黑洞莫名其妙,看得天行者更是心惊肉跳。
  黑洞只是無端地,意識地感知到無限功力的精進,感知到其招式的問很絕倫,卻又因不懂天武絕學,說不出所以然來。
  所以,他的惊异遠遠不及天武武學的另一傳人——天行者。
  天行者看到無限使出的天武武學,再照以自己天家的拳法及武義,己是無法解釋到無限的表現。
  他只在想一個問題,無限是武學中的一位天才,他現在使出的雖是天武武學,實質上全是,又全不是天武武學。
  無限現在使出一切勁照,猛招,狠招,柔招,完全是在他下意識的狀態下,憑自己的個性,憑自己的情感創出的一套武功。
  這套武功,若是說与天武武學有什么聯系的話,那只能說他的基本的姿勢源于天武武學,而其神韻,其精華卻全是無限興之所致,獨創而出。
  真正能体會到無限這自創武功的神韻与精華的,場內,場外的人,恐怕只有此時正受害于其神韻与精華的赤天。
  “無限這小子真是一位武學中的天才。”黑洞与天行者同時這樣想著。
  而另一位,不為所有人覺知的,以面具覆面的神秘人,則在想:這小子,當可盡早收拾,他不止是武學中的天才,應是武學中的一尊至無高上的神。
  戰場上的赤天,此時雖是极能避開無限的攻擊,但他知道,如此下去,再過不了一個時辰,自己恐怕連全力進攻都無法保證不敗在無限的手下了。
  他竟發現無限先進破綻百出的招式,現在已在逐漸減少,甚至到几百招之中,才偶爾會露聘人上微不足道的,能及時補上的破綻之處。
  若說半個小時之前,赤天只要愿意還擊的話,他只要一伸手指頭,就可點到無限,就可制服住無限的穴道。
  但現在,赤天就算拼命反擊,就算同樣的以不要命,不要防守的招式去反攻無限,也只可能憑借力量上的优勢,震倒無限。
  而赤天又決不會這么做,他已明白,自己的親弟弟正在性情大發的無意識狀態下開創自己的一套武功。
  他赤天不敢說這套武功現在已是天下無敵,但他卻敢承認,只要假以對日,什么龍氏武學、天武武學,慧星一脈,宇宙無限,在赤無限——我親愛弟弟現在創出的武功上,都只是小儿科,只是四五歲頑童的把戲,艱跟我赤家的無限武學相比。
  是以,他在有意識地引導無限的興致之路,他在有意識地成全無限。
  這一點卻沒有人能發覺,天行者已完全被無限創出的武功功義及禪机震呆了。
  而黑洞則一門心思地寄希望于無限殺死赤天,“到時來收拾你這個乳具未干的毛頭小子,我黑洞,嘿嘿……”
  黑洞以陰笑代替了要說的話!
  他在以等好戲看的想法,靜立一側,冷眼觀看這兄弟倆的格斗。
  龍殺支按捺不住自己,剛剛讓赤天輕易擊潰极地刀法的封鎖,并震飛了自己,已讓他憋了一肚子怨气。
  此時,見無限久攻不下,身形一彈,訛道:“無限,讓我來!”
  無限狂轟猛打,已是气順如牛,此時見龍殺殺上便停下馬來,“嘎……嘎……”气喘如牛,剛剛所發生的一切,更是混然不知,如墜霧里,只是隱隱覺得打得暢快淋漓!
  “赤家的暴君,給我去死吧!”龍殺怒罵連連,手上卻絲毫不含糊,第一招即貫以异化潛能達三十級力量。
  力量到處,“龍刃”刀直線進擊,竟暴長丈許,再配合他快捷的身法,更是威力惊天動地,此時,龍殺竟將龍氏极道刀法中的輕捷靈動間,夾以威猛剛勁之把式招式之怪异,強橫,令人聳然動容。
  “极道刀法,极道修羅,好刀法!”
  赤天暗贊一句,斜服偷窺無限之際,只見他又陷入了走神狀態。
  而此時,龍殺的刀已培堪壁到身前,刀勢极急极狠,真正稱得上刀法中的极限一擊,凌空顫動之際,急劈而下。
  赤天不愿硬抗,右腳橫跨三尺。左腳一點,身軀急疾一旋,已如陀螺般旋出三尺三丈,剛好避過龍殺惊天一擊。
  同時,他則在心系于無限的狀態,見他一片安祥之色,不禁心中略寬,暗歎道:
  “父親眼光果然不錯,弟弟赤無限果真是感性中的极點,果然是武學中的神,多年來,我精求武學,雖日精月進,卻遠是達不到弟弟這個境界及速度,只要假以時日,天神當是非弟弟莫屬了。”
  赤天理性极高,心思慎密,要研究“宇宙創生”這一類只打天才可知道的玄奧之理學,正如赤穹蒼所言,非得他這類人不可。
  然而,由于他太過理智,太過追求于循循相扣的理學速度,又致使他在武學中,不能如無限這般興這之所以致,招招所及。
  自他研究出“宇宙創生”的玄奧問題后,猛然發覺,這當中竟蘊含著一套可吸取日月之能量,融匯宇宙之能量与自身的武學。
  這時,他想到了父親赤穹蒼的話:“研究出‘宇宙創生’的問題,從中吸取精華,當可成為人中之神,達到天神的境界。”
  于是,他開始刻意追求感性的發展,把自己置身于一個情感的世界,力圖自己具備吸取“宇宙創生”之精華,但,他卻永遠沒有實現自己的目標,反而將自己修成了一個慈眉善目,不愿殺生的謙謙君子。
  此際,他才真正明白,為什么父親給自己命名為天,而弟弟卻冠出無限之命名。
  ——只有他赤天才可發掘只有天才知道的道理。
  ——只有弟弟無限才可從這道理中吸取精華,達到力量無限,能通無限的境界,成為真正的天神。
  “弟弟沒有我的理性研究,縱算武學上將有大成,也決不可可以達到神的境界!”
  “而我赤天的研究成果,若不讓弟弟來發揮運用,那多年來辛勞又有何益?”
  “真正的天下第一完美之人,原來并不是我赤天,也不是弟弟赤無限,而是兩者的合体,二者精華的揉合!”
  “而真正的神,則是弟弟亦無限站在我的肩膀上方可成為神。”
  就在赤天思及這些時,龍殺展開极道刀法,已凶狠地攻出了一百四十二招。
  刀刀凶厲,招招靈動強勁,卻又被赤天于妙到毫厘之處,剛好避過。
  龍殺已愈斗愈是有興,愈來愈斗志征烈,猛地大喝一聲“中!”
  极道刀法之极涅槃道,取意于神,怪鬼佛,在此招下,皆走涅槃之道。
  龍殺此時刷出這一刀,勢有即使赤天已成神。也須留下命來之勢。
  如果說极道刀法中的极修羅道,在龍殺剛剛使出時,已展示了用刀之极限。
  那么,此時龍殺這一招則更是展示了用兵器之頂峰。
  刀為兵者之王,“龍刃”寶刀,疾若流星,成一點之勢,勁射赤天胸前。
  勁力澎湃,刀面更是暴長三丈,直插入了赤天的前胸膻中要穴。
  “伏!!唰——”兩聲銳響,龍殺只感手下一輕,明明見刺入了赤天的前胸的刀,竟……
  竟感覺刺了空?!
  “我的天?!怎……怎會這樣?!”龍殺惊叫出聲。
  赤天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刻,竟仿佛化成了一股“力場”只有力量,而無實体!
  在虛空之中,在薄暮的昏色中,他更是一股气流似的,消散在帶血腥的空气中,無影無蹤。
  “難道他真的已達到無形無体的境地!”黑洞暗惊不己,但,他又分明能感知到赤天正如一股气流在移動。
  “咦!?”非洲區統領天王完全摸不著頭腦!
  “啊!?”澳洲區統領仙女,惊詫之情,更是甚于天王多多。
  帝塔廣場上的大多數更是只道赤天已羽化登仙而去,已不屑留戀于凡塵!?
  空中已什么也沒有,只有夕陽的消冷光輝,猶依依不忍逝去。
  廣場上的人一陣騷動,片刻之后,又馬上歸于寂靜,因為他們正看到黑洞大人正面容嚴肅冷峻地呆立不動。
  似在等待著什么?也似在思忖著什么。
  也就在此時,赤天己如光影一般,出現在天王与仙女兩人中間,眼帘低垂,神情肅穆。
  莫非他要采取主動進攻了?要殺人了?
  赤天為陶治自己的情感,激斗一天,竟沒有親手殺死一個人,莫非他此刻已改變了主意?
  “哼!你們的力量及生命全為赤家所賜予,卻做了如此對赤家不仁不義的事,好!現在你我之間的恩怨己了,我便把赤家賜予你們的全部收回!”
  赤天的話雖是凶厲,從他嘴中說出,卻是親切慈愛,這個是這些年來,他刻意追求感性之苦所致的。
  話音剛落,赤天雙手一揚,勁風應手而生,直卷扑向天王和仙女二人。
  但,天王及仙女二人卻沒能感到絲毫的損傷,“這是為什么.難道赤天的力量已耗盡?”
  “激斗一天,就算是神,只怕也不能長期保持巔峰狀態!”他們兩人這么一想,更不由更是相信赤天功力己弱。
  正在此際,一名再造人,蕩起二十級异化潛能的拳頭已暴沖向赤天的頭顱。
  赤天不閃不避,莫非他是想硬捱這人一擊,重演与無限的那一幕?預知那次也讓他負了极重的創傷。
  但,這時候,再造人沖出的拳頭距赤天六寸之距時,竟自身分解碎裂開來。
  不。不單只是手在分解.身軀也……
  “鳴啊!”一聲慘呼,轉瞬之間,這名不自量力的再造人,己碎裂成毛万塊肉粒,千万粒血珠慘死……
  赤天的殺意,也從他向有的平靜之中給這一刻死亡的慘呼喚了回來。
  “宇宙無限”中的“聚合脈沖”讓這名再造人消失于世上,也讓戰斗蒙上了可怕的气氛。
  一如這薄葛中的死寂与陰寒!
  “拼命吧!”天王一聲低呼。
  “好!”仙女立即響應,因為。反正是死,倒不是轟轟烈烈地拼死,斗死。
  异化潛能達二十九級力量的仙女,平身前扑,展汗“天使的翅膀”以身上的每一部分做武器,包括以頭撞,以身軀擠,以腳踢。
  异化潛能達三十級的伽瑪射線也同時自天王的雙目中噴射而出,直掃赤天。
  “轟——轟——轟——”兩名觀造人放射出的异化力量,頓時有如千百顆炸彈,同時在空中炸響,聲波蕩人欲倒。
  面對重招的攻來,赤天竟并沒大大的反應,是自視力量高強,還是生就不害怕一切?
  只是,他的臉上露出了絲易讓人察覺的殺意,极淺极輕,較之先前充滿自信及中和的神色,顯然沒有什么大的變化!
  但,他冷“哼”一聲,极為勉強的冷哼!
  同時,“嘻嘻嘻”一連串踏地之聲中,赤天竟然退出了三十丈之距,為什么?
  難道他是在閃避天王及仙女二人的攻勢?
  眼見這一切,黑洞居然冷笑起來,笑聲中不無得意之色,道:“果然,一切都如我所料!”
  “是的!”俏立他身后的獵戶應道。
  獵戶居然和黑洞搭上了話?他不是中立一派么?他不是始疑義本對赤天出手么?
  似乎一切都是個謎,都是那么地不簡單。
  黑沿續道:“赤天的速度和力量正在逐步下降中,他雖是极強,但是,卻如我所料,保護不了永琚C保護不了長期的巔峰狀態。”
  “這,便是他的致命弱點……”
  獵戶續道。
  激戰仍在持續,四十多個具有二十級以上异化潛能的再造人己加入了戰圈,圍攻赤天。
  血在濺雨,肉拉在飛舞,骨頭在碎裂。
  此刻的激戰,雖沒有先前的精彩,卻較之先前慘烈。
  而無限呢?無限的心有是無比的亂,他目視親兄弟被人圍攻,卻恍如視而不見,握拳俏立,晃如他已不屬于這個世界。
  “為什么?為什么我是赤家的人?”心在一遍遍地問自己。
  他竟以身為赤家人為罪惡!為恥辱!
  沒有人能了解此時的無限雜亂的心事。
  “要是雪儿在這里該有多好啊?她一定會幫我想出辦法的,一定會為消徐憂愁煩悶的!”
  “可是……可是雪儿你又在哪里……”
  “天呀……你是在愚弄我嗎?為什么總是讓我去面對一些不敢面對的東西?”
  沒有人回答,空中飄蕩的是喊殺的聲波,和頻臨死亡的、絕望的、凄厲的哀嚎。
  “我的感覺告訴我,赤天的每一句話都是真的,我的确是他的親兄弟,是赤穹蒼的儿子——赤無限……”
  “可是,我千辛万苦,跋山涉水來到帝都,行刺的人竟是我世上唯一的親人!”
  “我的親生哥哥,我的親生哥哥……”無限在反复是低吟著這句話。
  突地,他仰首大吼道:
  “此刻,我該怎樣去做才好?我該怎能樣去面對這一切?”
  無限的一舉一動,都被黑洞看入眼中,他神色鎮靜,沒有任何惊奇表情,莫非這一切都是他意料內的事?
  “嘿嘿嘿……”
  冷笑連連,這又代表著什么呢?他把無限帶來這里,真正的目的又是什么?他豈不是第一次看見無限時,就請知到他是赤天的親兄弟?
  看來,這世界上也只有他一個人才真正知道真相,才知道為什么?
  時間在一秒一秒地飛逝!
  無限仍在呆立,黑洞冷眼相顧。
  那邊“轟轟”的下气炸裂聲到此時己終于結束了。
  赤天与仙女、天王等人的惡戰,已宣告結束,己分出了胜負。
  四十多個深具异化潛能的再造人,也沒了蹤影,己在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赤家賜予他們的生命,賜予了他們的力量,這一刻也最終讓赤家人收了回去,連肉体都做為利息給收了回去,碎成粉末,撒向空中,飄浩大地,回歸了自然。
  仙女与天王兩人卻僥幸的保住了一條性命。雖他們付出了斷手殘腳的代价,活著豈不總比死了的好上万分?
  而他們的對手——赤天卻仍來以傲然卓立的胜利者姿勢面對著他的人們。
  似乎,他的挺拔是要向人們展示,只有我赤天才是真正的胜利者,才可可稱是稱霸。
  才是你們真正的主人!
  天已完全黑透,廣場上的一万多人,即算沒死的,也己全部逃光。
  赤天与黑洞相向而立,不,應是五人。
  黑洞身邊的獵戶,他果然不是什么中立派!
  离他們三人相距很遠,仍茫然而立的無限,龍殺則昏迷在地上。
  如果還有人的話,那就應是他們四人,及所有的監測儀器都不能發現的人!
  真正的主角之戰,此刻應該開始了。
  誰才會是最后真正的贏家?

  ------------------
  銀城書廊 掃描校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