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三十章 無限虛空


  夜色异乎尋常的黑,沒有月亮,也沒有一顆星星,是暴風雨來臨前的那种天色。
  在這樣的夜色里,卻并不影響赤天与黑洞的威能之戰,因為他們的武功修為,已讓目光适應一切黑暗,适應任何情況下的戰斗。
  更何況此時他們身上散發出的能量气息,在增煙生光,讓他們的身体不折不扣地成為了一個強大的光源,成為發光体?
  赤天傲然而立,在等待著黑洞的出手。
  但,黑洞卻安然而立,絲毫沒有出手的意思!
  為什么到了這种時候,黑洞還沒有出手一戰的意思?赤天看著黑洞的眼神仿佛在責問:“你到底要損失多少手下才肯出手?”
  而黑洞看著赤天的眼神,卻絲毫沒有赤天這一問的答案,他僅僅是用心地注視著,審視著眼前的赤天。
  他似乎要從赤人的身上找什么東西?
  他要尋找的是什么?
  終于,他的目光定住了,他找到了他要找的東西——汗水。
  一滴极微小的汗水,微小得連赤天本人也未曾發覺的汗水。
  然,它偏偏就挂在赤天的睫毛上,定在黑洞的目光中。
  大戰之前,黑洞居然在尋找這微不足道,不失大局,甚至是芝麻綠豆般的小事。
  他黑洞莫非是瘋了?莫非神精不正常?
  但,從他的神情上看,他又冷靜的超乎所有的人,因為他找到了這滴汗水!
  不錯因為他黑洞知道:汗水雖微小,普通,尋常!但這汗水卻代表了赤天的力量已損耗,這汗水也代表了赤天不是天神。
  他赤天始終都會是一個會累,甚至會死的人!只要是人,他黑洞就會有方法戰胜!
  赤天終于等不及了,終于先開口說話道:“黑洞,你到反我,要取我而代之,也得亮出你真上的實力呀!”
  “嘿!”黑洞冷哼一聲,道:“要与我過招?恐怕在你活著之前,都不會有這個机會的,獵戶,該你上了!”
  竟然是那一直沒有和另外四個再造人統領出手的亞洲區統領上了?他可以以一己之力來對付赤天?他究竟具有什么樣的力量?
  豬戶听了黑洞的話也竟然撤然作聲道:“知道了。”神色之嚴峻從容,沒有絲毫的怯意!
  赤天已對黑洞實在控制不住了:“他媽的想做皇帝又怕官大!”他暗罵一聲,凌空几個穿梭,已飛身扑向黑洞,采取主動進攻,欲硬逼黑洞出手。
  但,獵戶已擋在黑洞的身前,頗為客气地對飛身扑來赤天這:“帝皇,對不起!”
  赤天似乎不欲多傷無事之人,只欲擒賊擒王,几次想繞過豬戶,直攻黑洞,但他無論轉向哪個方向,獵戶卻穩穩當當地擋在他赤天的進攻的路線上。
  “你只有二十八級的异化力量,不要送死了!快給我退下!——赤天一聲歷喝之下,當頭舉掌直拍黑洞。
  豈料豬戶雙臂一張,一身正統的軍服辟為碎片,露出了渾身黝黑的肌肉,畢舉直搗赤天的胸,喝道:“為了我的儿子黑洞時代的到來,今日便讓見識見識我這份力量!”
  獵戶暴哮,全身暴脹,一股想象不了的起巨大力量,便如海嘯般,急往赤天洶涌轟去。
  力量所到之處,一切皆化為煙塵。
  就連赤天也急忙中舉雙臂橫擋,并急速后移身形,以減御沖之力。
  獵戶竟有如此惊人的异化潛能?而更讓赤天惊异的是,他竟說黑洞是他豬戶的儿子!
  這一些倉猝變化,讓赤天無法承受,雖還連千万分之一秒間退出不少,獵戶五十級以上的异化潛能,仍是重重地轟中了赤久前胸,內胸早傷的赤天,“哇”的一聲嚷了一大口鮮血。
  “哼哼哼,赤天,我的力是將會讓我成為今日世上唯一一個屠神的人!”
  “殺!”
  獵戶后拳跟上,隨著這聲“殺”字,再次擊中赤天。
  赤天做夢也估計不到;豬戶竟然一直隱藏著這樣強大的力量,如斷線風箏般擊得飛開,撤下一溜鮮紅的血,點點滴滴。
  好不容易,赤天才遏出后退之勢,站在廣場之上,嘴角也是鮮血長溢。
  “黑洞……你……你免使用了‘逆能強化’的方法提升了獵戶的功量,你……”
  “嘿!”
  黑洞一聲冷笑,道:“沒錯,獵戶的生命已奉獻給了我,他的生命也就是用來對付你的籌碼夠份量吧!”
  赤天口中的“逆能強化”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獵戶竟然是黑洞的父親?
  “逆能強化”是一种仍在實難階段時,可以攬人体异化潛能的方法,可以在短短時間內提升人体的力量致极限,甚至越极限!
  但,由于這种方法尚在實驗階段,尚沒有取得完全的成功,又要強行施為,須得以“生命力”作為代价,以“生命力”轉化成异化潛能的力量。
  換言之,力量若是提升得越巨大,那人的生命就會愈來愈短。
  獵戶竟然將力量提升到五十級,超過了昔日界一強人銀河,超過了黑洞,也超過了天行者,但他的生命同時將縮短為一小時!
  這,等于在殺人,也同時失去獵戶的生命,但,黑洞不會介意的。
  “你……你……你如此殘忍,冷酷如此沒有人性,你……你……”赤天口吐鮮血,气急之余,連話都說不出。
  “嘿嘿……”黑洞冷笑道:“我本就沒有人的‘人性’,我的生命里只有貪婪和冷酷,而這一切,全都是他——獵戶給我造就的!”
  黑洞說到獵戶時,語气十分明寒怨毒,他一瞅赤天,絞道:“二十五年前,他不應當為了自己的官祿,為了自己政漢上的前途,把剛剛出生才六天的嬰儿做為送人的禮物!”
  “你說,這是不是沒有人性?是不是冷酷、殘忍?而這個嬰儿正是他親生儿子啊!”用手一指獵戶,說得极為憤慨,
  “哼!”
  黑洞平靜了一會,平息了一下心中的激憤后,又冷哼道:“當年,他將我作為禮物送給你父親赤穹蒼做為實驗品,換取他一生的風光,一生的榮華富貴,現在我又為何不能讓他來助我造成我黑洞的時代?你父親赤穹蒼拿我和銀河來制复制人,又豈不是陰殘?”
  “這世界上早已就不复是人性的世界,有的只是貪婪,是為目的不擇手段,我黑洞雖僥幸在几万個用以制造复制人的嬰儿當中存活下來,已算是死過一次了,我不要人性,我要的是世界,是帝皇的寶座!”
  黑洞越說越激動,這是他十几年來一次性說話最多的一次了,也是他最為表情激動的一次,話到要“了”字時,己不是在說,而是在歇斯底里地吼:
  “獵戶,給我上!”
  黑洞一聲令下,獵戶哪有絲毫的猶豫,早就提拳沖了上去,沖向赤天。
  似乎這樣做,正是他自愿的一般!
  是的,他這樣做正是自愿的,是他要對自己的儿子贖罪,成就“黑洞時代”!
  他一直不出手合攻赤天。就是因為他的力量一旦使出,便不能回頭。
  他的生命在不斷地燃燒,在不間歇地釋放出巨大的能量,他在用強大得不可思議的异化潛能猛攻赤天,一招接一招地,毫不松懈。
  直致,直致赤天死亡的一刻或自己死亡的一刻來臨為止。
  不斷地重轟,狂轟!獵戶惊天的力量竟個發泄在赤天的身体上,帝塔的平台上,不時轟起如蒙古包似的,巨大的弧光球,器气的炸裂。竟然比十万顆炸彈造成的威勢還要強。
  巨大的轟擊,今帝塔平台上仿如刮起十級的台風,吹落走所有的一切,連清清迷茫中的無限以搖搖欲墜,持下意識地運聚三十八級的异化潛能与之相抗,才勉強站穩腳跟。
  昏迷中的龍殺,更中葉片一樣規吹起。黑洞此時又做了一個讓人不可思議的動作,縱雋飛起,抓住龍殺,几個起落之間,己將他送入了一台由電腦自動操控的飛行器,讓它遠遠飛走。
  黑洞一向冷酷,視人命如草芥,他此時又為何教下龍殺?
  若把這一舉動解釋為黑洞的善心人發,那肯定錯了,因為黑洞這個人本就沒有善惡之心。
  那,他又為什么?有什么目的?
  沒有人知道?或許只有他自己才可解釋!
  那邊廂,獵戶卻沒有停止攻擊,無休止的攻擊,全數轟在赤家帝皇的身上。
  他把自己的生命,把自己全內的极限力量,全部化為拳頭上的勁力,瘋狂的向外傾瀉。
  “砰!轟——轟——轟——”巨響就如放鞭炮一樣一個接一個,快捷地響起。
  赤天在這种絲毫不顧自己防手,絲毫不顧忌生命的對手下,只有被轟得節節后退的地步!
  更是多次讓自己的肉体去承受獵戶高達五十多級的异化潛能的殺傷力。
  他果然如黑洞所料,力量正在不斷下降中?
  但,赤天也不會就此敗陣的,他呼了一口气……
  手再次動了,五指虛張,臂部斜揚。
  “宇宙無限”的力量,在這世上有几個人能敢小覷?
  獵戶也不能,即使他具有強到五十級的异化潛能。在赤家“宇宙無限”的強大力量下,他仍是付出了一只臂膀的代价。
  豬戶的一只左手硬生生地被赤天“宇宙無限”力量使出的“空間毀碎”給生生碎去。
  化成一灘血水和漫天飛舞的肉粉。
  “他媽的!”
  獵戶一聲怒吼,吼聲在比在荒野上听到餓狼的長嗥還要讓人感到凌辱与寒冷!
  獵戶的凶狠,猛惡絕對超出了赤天的意料,他意是個皺眉地一把撕下未完全碎去的左上臂,運力砸向赤天的面門,來連极快,勁道駭人。
  “嘿,來得好……”黑洞亦不禁為豬戶的這一手斷臂砸人拍掌叫好。
  赤天不意豬戶竟會有這一著,它猝躲避斷臂之際,抬手護臉之際,前胸已露出了可怕的破綻,讓獵戶踏步欺身,直入中門。
  “對不起!帝皇!我要讓我的血脈成為天下的皇者!”
  獵戶謙虛文雅地說道。
  可他擊出的拳頭卻絲毫不帶溫雅的味道,五十三級异化潛能傾臂而出,“獵神破”中的“前沖拳”重重地轟中了赤天的前胸。
  “轟”然巨響聲中,罡气爆裂,熾熱熾亮的電光球猛然炸起,擦亮了整個無空。
  在這閃亮的電光中,更回蕩著豬戶歇斯底里的聲波:“赤家統治大地的時代已經終結了,我的儿子。”
  ——黑洞才是新世界的帝皇!哈哈……
  “獵神破”是獵戶精研一生的拳壇,中分踢、拿、鎖、拴、沖、勾、掃、撞、擊、打十字訣,獵戶一個前沖拳擊在赤天的胸前,不待赤天被擊飛出去,己跨左步,旋右腳,以無比快捷,疾逾電光的身法閃到赤天的左側,右臂一撞,一個肘擊,又重重地敲在赤天的夾頰。
  獵戶把性命豁出去提升异化潛能,高得讓天行者見了,駭得面目變色,一個赤天已讓他自愧莫及,更何提此時冒出了個獵戶,說不定獵戶之后,黑洞會派出怎樣一個可怕的人?
  他不敢往下想象,只能暗想:今生今世,游戲人間的日子,只怕無力改變!遂己下令停止了攻擊赤家的帝都,駕艦北返。
  要不,他目睹此對赤天連連受創的鏡頭,只怕死都不會想信獵戶的身法會快捷到如此地步。
  但,事實地在不斷上演。
  赤天面頰被擊,立即身不由己地變飄飛的方向,如炮彈,激光般射出。
  但,他未及飛出十丈,獵戶已展步跟上,一把抓住赤天那頭漂亮的綠發左腿上提,一個膝撞,已頂中了赤天的胸部。
  “獵神破”本也是一套平凡的拳法,無論在效用上和聲譽上,一直以來,從未有達到四大家族傳下的武學,但,此刻獵戶以高到五十多級的异化潛能使出,立即如神來之筆,招招睡花。
  赤天在時一口鮮血之際,已連受三擊,第二口鮮血未待噴出,獵戶己使出异化潛能達到五十五級的力量,一拳凌空擊下。
  赤天已根本看不清獵戶的拳頭了,此刻的赤天究竟是死是活,他無法明白,同為此時的赤天,已如一具尸体一般,連連接受獵戶的猛招的錘打。
  獵戶拳頭再度轟中赤天面部之時,大喝道:“給我下地獄吧,赤天!”
  到此時為止,獵戶才向赤天說出一句粗魯但文雅的話,到此時為止,獵戶才不再尊敬地稱赤天為帝皇。
  但,到此時為止,赤天還會有命么?五十級以上异化潛能的猛招,赤天的肉体已足足承受了十七記。
  普天之下,還有誰能承受一記五十級异化潛能轟出的猛招?
  黑洞苦思了半天也沒能想出一個,連他自己也不行,連上溯到猿人時代,也想不出。
  是以,此時的赤天能确保末粉身碎骨,已是他父親赤穹蒼地下有知,先冥之中救助了這個儿子。
  惊大動地的一拳,把赤天轟得撞向帝塔的平原廣場。
  黑洞眼明手快,快一把抄起無限,在手扣住真气海大穴,右臂橫挾,凌空躍高廣場,高高地懸浮在空中。
  “轟”赤天的身軀撞中了帝場廣場的花剛石地板,引發了傷如核彈轟炸的巨響,其造成的气勢,又有哪顆核彈炸起時的威勢,可以与之一比?
  帝塔廣場的上空,沒有爆起唐菇云,但罡气激捧出電火光卻高達數千米,熱浪灼人。
  在這樣的境況下,還會有人活下來嗎?看來赤家的第二代帝皇也將是赤家的最后一代帝皇了!
  電火光持續了三十秒后,漸漸散開,黑洞一看望了,帝塔平源上已殘留了一個巨大的凹陷,宛如平方著一口直徑達兩公里的大鐵鍋,“鍋”底留著一個側臥的窟窿,想來赤天已從這個窟窿里掉入了帝塔內的帝宮里。
  “哈……哈……終于把他不掉了!”豬戶孤身立在鐵“鍋”的邊沿上,顧不及左膀斷臂處的鮮血下注,得意地狂笑起來。
  他一眼望去,卻見黑洞一臉冷峻,絲毫沒有半分喜悅之色,為什么?赤天已死,為……為何他仍是一臉嚴肅認真?
  赤天死了嗎?所有人都認為死了,但,黑洞卻不這么認為,因為他明白赤天絕不會如此輕易就死掉。
  “鍋”底的窟窿里冒出一絲熱气,并愈來愈濃,成放射狀噴出。
  漸漸,熱气霧變成了光,成了霞,霞光万道,絲絲耀目。
  果然!獵戶的五十五級异化潛能的“獵神破”并不能把赤天屠宰掉。
  他此時正冉冉從凹陷處升起,霞光万道間,伊如天神。
  他面色冷峻,目光如炬,刺入背脊生寒。
  他一言不發地懸浮在空中,村在万道霞光間,俯視著大地,俯視著腳下的黑洞与獵戶,還有,還有無限。
  “欲望、貪婪、權力都只是虛妄。”他終于在沉默五分鐘開口說了話:“人將會為此付出慘重的代价,因為他們都是人!”
  “只有跟隨我赤天,才是所有人的幸福之源……假若世界落入了黑洞的手中,那真正的末日到來!”
  “比今日成為所有貪婪,罪惡的末日吧!”
  赤天高喝一聲,如吟唱一般,把聲被遠遠送到千里以外,讓無線電波把他的聲音送入了世界每一個角落的每一個人的耳朵。
  然后,他緩緩地張開雙臂,張開十指。
  巨大的力量隨著他手臂的張揚,隨著他十指的張開,洶涌而出……
  四周的空气被完全停頓,被封鎖。
  世界最繁華的帝都,所有的,追隨黑洞的罪惡与貪婪的人,剎那間完全停頓動作,被封鎖。
  世界罩入了一片可怕的黑暗之中。
  黑暗中的黑洞怒罵連連:“媽的,我的身体怎么動彈不了,去他媽的赤天,該千刀万剮的赤天竟還有如此巨在的力量?”
  但他用盡了四十五級异化潛能的力量,亦僅僅使上下嘴巴合動,讓嘴巴發出這些字音的嘴形。
  他的聲波無法穿越被封鎖的空間,無法讓任何一個人听到,包括他自己!
  空中的赤天仿如天神一般,四肢舒展,虛空浮起,傲視人地,一切都在他雙手所掌握之中……
  大地已被如人的宇宙無限力量封鎖,所有的一切亦部停頓,陷入了無盡的死寂深伴之中。
  封鎖中的所有人都動彈不了,除了腦海中的思想外,電腦不再工作,机器不再運轉,就連電纜中運動的電流亦被遏制!
  一切都在一片絕對的死板之中等待,等待旦亡一刻的來臨……
  赤天的控制了所有的一切,仿如他已是無所不能的神了。
  “但,我不是神!”赤天的心中也异常苦澀,“此刻,只有我五指合攏,所有的一切都將在我宇宙無限的力量下毀碎,而我亦隨著這五指的并攏而耗盡力量,耗盡心神,走向死亡之旅!”
  “又為什么?為什么我赤天不是神?多年來我苦苦追求,追求神的境界,可為什么總是差這絲這毫?”
  “為了成神,為了心中理想,為了夢,我赤天放棄了一切,放棄了政治人權,弄得天不怨言沸騰,保我又得到了什么?我追求的‘神’,追求的情感無限,力量無限又在哪里?”
  赤天此時此刻,竟想起了父親赤穹蒼的話“不錯,我辦天刻意追求感性的發展,雖是讓我的力量達到至高無上的八十級异化潛能,但資質有限。卻讓我不能持久,不能保持力量的巔峰!”
  “不能保護巔峰,就不能達到神的境界,豈不就是失敗?”
  “不錯,我應當面對現實,應當承認,失敗,但我不甘心,絕不忖心!”
  赤天的心中在無聲的吶喊,但,這又能有什么用?當他從布塔內開起的那一刻,便什么都想通了,什么都看淡了。
  “既然我不能成‘神’,既然神的世界非弟弟無限莫屬,我又何不成全他,何不讓他達到理想的境界再舖上一段光明的坦途!”
  于是,那一刻,赤天便下定了決心,要耗盡所有的心神,耗盡所有的力量,以登峰造极的“宇宙無限”力量來為無限掃除魔障,要把貪婪与罪惡的人們從無限的前進的道路上掃除,毀碎。
  但,他又必須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
  “生命的代价”是一句簡單的話么,不是,但他赤天已決定無怨無悔地去做。
  是以,他在短時間內便用“逆能強化”的方法,以自己的生命,再以自己多年來苦練出的八十三級异化潛能,封鎖了大地,封東風了帝都。
  生命,此刻已全在他赤天的手掌心。
  百年古城,世界最繁華的都市——帝都,也掌握在他的手掌中。
  他的力量己大得可怕,他不是神,但任何東西都在他的掌握之中,所有的一切都由他的意志所控制。
  這是“神”的意義,赤天雖不是神,但他以生命作為代价,取得了這神的意義。
  敢以生命一搏的他便是道路,真理,生命。
  “為了弟弟,為了心中的夢想,為了消除世上的丑惡,我赤天付出生命又有什么?”
  “為了平息天下的怨憤,為了補償我身為帝皇卻不按政務的罪過,我赤天以一響換取一切,有算得了什么!”
  赤天的手合上了,
  合得极慢极慢,從他第一切手指開始蜷起,到最后提成拳頭,整個耗去了六個小時。
  就在這六個小時內,帝都內,帝塔上除了他特意為赤無限留下的一隅空間,所有的生命悉數毀碎。
  肉体破碎得如琲e的沙粒。
  所有的建筑物,所有的鋼鐵机器,全都毀為粉末。
  包括帝塔——這赤家皇權的象征,天下權力的象征,都毀成塵煙。
  當赤天掌合上時,大地便開始放亮,這是因為他的封鎖大的“宇宙無限”力量已耗盡,也是因為漫漫長夜即將走到盡頭。
  長夜的盡頭不是黎明。
  是的,所以緩緩而落的赤天對著東方,露出了舒心的一笑,笑得极是甜蜜,也极是暢快。
  多少年了!自他赤天出生以來,自他与弟弟無限分散以來,他就沒有這樣笑過。
  笑得讓他自己都感到迷人,都感到了人間的美好!
  “我該……該……該是……是……滿足……了!”
  赤天虛弱得,連話都說不出,他已走到了死亡的邊緣。
  他之所有沒有立即死,是因為他還想看一眼親愛的弟弟,這世上他唯一的親人——赤無限。
  他這樣做,并不是為了讓弟弟有机會來感謝他,而僅僅是因為他們相互是這世上唯一的親人,是雙胞胎的兄弟。
  還有,他還有東西交給無限——他斗篷的胸前紐扣,他要把這個交給無限,因為這里面有他十多年,有赤穹蒼三十多年,和一位不知名的可敬老人一生的心血。
  一百一十年的心血,倘能隨他赤天走上黃泉路,他必須把這個交給無限,讓弟弟從中領悟,成為真正的神。
  這是父親赤穹蒼的追求,也是他赤天的追求,更是凄慘的,平凡人類的追求。
  當他即將重重地摔在地面上時,他的心安穩了。因為弟弟,親愛的弟弟——赤無限已張開以臂,用溫暖的怀抱,接住了他。
  “此生此世,夫复何求?”赤天在心中一遍一遍地說著這句話。
  他根本不能用聲波把這句話吐出喉管,因為他已虛弱得連眼皮也張不開。
  但,他仍是用力將那枚鈕扣塞在赤無限的掌心,交給了他最親愛的人。
  他沒有立即死,他在苦撐。
  因為他感到了親人的溫暖,感到了人間的可愛,感到了為理想付出生命的舒暢感!
  但,即使他赤天力能通神,能再堅持十分鐘。又有何益?
  他的一腳,畢竟,畢竟已踏上了死亡之旅……
  赤無限沒有說任何一句話,他僅僅能做的就是用雙臂緊緊地擁住親愛的哥哥。
  雖然哥哥只比他僅僅大上五分鐘,但,哥哥在他心目中已永遠是偶像,永遠是神。
  因為,他通過十几個小時的迷茫,通過十几個小時的思想斗爭,終于認清了哥哥——赤天。
  并且他在沒有被封鎖的那一鍋空間里,已讀懂了哥哥所有的心事。
  已用他生來就有的,至高無上的感性,感應到了哥哥的一生!
  為了人類的追求,為了人類完成夢寐以求的理想——神,他已付出了一切。
  更是,在此時此刻,在二千三百五十年的一月二日凌晨四時,付出了珍貴的生命。
  此時此境,赤無限什么話也沒說。
  因為,什么話他都不需要說。
  ——一切盡在不言中!?
  他甚至連眼睛都沒有一滴,因為他覺得親愛的哥哥的死是偉大的,不需要用眼淚來為他送行,不能用悲傷的心情來跟他告別。
  而且,他認為哥哥一定會升入天堂的,天堂里住的是神,他赤無限相信自己一定可以達到“神”的境界,成為“神”。
  到時,豈不又可和哥哥渡起六歲前的那樣快樂時光?
  是以,他唯一做的事,便是用自己心髒的力量去溫暖哥哥冷得發抖的身子。
  這是耗盡力量,耗盡心神的固有現象。
  他唯一想做的事,就是以体內的真力,護住哥哥的心脈,讓他再多活上兩個小時,讓他看一看快要從東方地平線上升起的太陽。
  但,猛地,赤無限感到背部的脊椎等十六道大穴痛了一下,然后,整個身子便開始發抖,抖得讓他几抱抱不住親愛的哥哥。
  他知道自己遭了別人的暗算,能在赤天以生命的力量發出的一百六十級异化潛能豹“宇宙無限”之“毀碎虛空”中逃生的人,絕不簡單的敵人,絕不是异化潛能低于一百級的冉造人。
  “這個人會是誰?”赤無限在自己的腦海中搜尋了三遍,也沒能搜到一個合适的名字。
  但,他雖明知哥哥還未死,卻不愿竟開口問哥哥,因為他不愿讓哥哥再為他赤無限擔挑。
  不愿讓赤天走上死亡之旅前,再看到弟弟前進道路上的障礙,那樣他親愛的哥哥會很不安心的。
  但,他最不愿意發生的事,卻發生了。
  若說赤無限恨透了背后人偷襲的無恥之心,倒不如說赤無限更恨透了背后偷襲者的嘴巴!
  “為什么?為什么他不是啞巴!”無限在禱告,但禱告又能有什么用。
  他已清楚地听見了背后偷襲者的可惡的張狂的笑聲,響得連浮云都躲在一旁去了。
  “你……你……”
  赤天終是拼盡力量,睜開了眼睛,因為他要用眼睛來證實耳朵听聲音的判斷。
  果然不錯,他的耳朵沒有出錯,偷襲的人赫然就是黑洞。
  赤天的嘴巴欲張之際,赤無限己明白了哥哥的意思,他不能讓哥哥再多耗力气說話,而更快地走上死亡之路。
  是以,他連忙替哥哥說了出來:“你不是只具有四十六級的异化潛能么?為什么你沒有毀碎在我的‘空間封鎖’中?”
  黑洞立即明白了赤無限是在替赤天說要說的話。因為他黑洞是聰明人。
  所以,他對赤天道:
  “還要得益于你這些年來追求的愛心,得益于你對無限的倦顧之情,我帶無限前來帝都,本以為在最后的不敵關頭,挾持他做誘餌來換得一命,這個想法最終救了我黑洞,并成全了我黑洞時代的到來,哈哈哈……”
  笑聲雖是張狂,但仍有著對赤天的敬佩之情,有著欽慕之心。
  “你什么時候從原來的位置上左移六丈,逃進了我弟弟那末被封鎖的空間?”赤無限又在香赤天問話。
  “我敬服你,所以,在你臨死之際,我會知無不言地回答你的問話。”
  黑洞收回了張征之態,面色肅穆地道:“我沒有移運五丈,而是五丈八尺,以我的速度,在你對今天帝都的三百万無辜市民心存慈念的兩万分之一秒內,我便盡全身的勁力,也只移動了五丈八尺,但這卻足以借助無限那一隅未被封鎖的空間之薄弱環節。保存下我的命。”
  赤無限點了點頭,因為這是赤天要做的事,他雖是恨透了自己,讓哥哥在照顧自己時,給罪惡之源一一黑洞,僥幸逃得了生命,但他的這一心事不能讓哥哥發覺。
  “否則,他會更傷心的!”赤無限如此想著,他刻意讓臉色舒坦和緩一些。
  黑洞仍在欣喜興奮著,仍在滔滔不絕地說著:“我成功了,我終于取得了世界,雖然我的成功是你們自身戰敗的基礎上建起來的,但我決不會因此愧疚,哈哈哈……”
  他每說上几句,便附上一陣狂笑,笑得讓赤無限恨不得活吃了他。
  但,他無限又能如何?他無限只有三十八級的异化潛能,雖然他無限的功力會是無窮無盡,但那是需要時間的。
  黑洞的為人會給他無限時間么?
  這個問題,誰都可以回答,就是一個“不”字。
  所以,他赤無限只有無可奈何地听著黑洞的狂話,听著他的狂笑。
  雖然赤無限的腦海里已在不停地轉,但沒有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一直都沒有。
  “赤天,你太仁慈了,你的仁慈擊敗了你是胜利者的事實!現在,你后……”
  猛地,黑洞的話沒有說下去。
  猛地,黑洞的狂妄,喜悅的表情僵硬了。
  他明明要說的是“后悔”這兩個字,但他沒有說下去,而是一聲慘嚎,嚎得無限与赤天都不敢相信的凄慘。
  接著,黑洞挺立的身軀開始傾倒,開始發出強大的電火化,發出只有六億伏的高壓才可激起的火花。
  這等的高壓火花,讓黑洞在沒有倒在地上之前,已給一陣晨風吹散,吹過;吹得無影無蹤,撒向了空中,撒向了大地。
  煙霧之后,電火在消失之后,赤無限見到了一個人,一個他一直認為是戴著面具的人。
  “你是誰?”赤無限脫口問道,他已消減了對黑洞的死亡的惊异之色,他問出了赤天想問的話。
  “我是誰?”神秘入反問道,并續下去說道:“我是科學。”
  “科學?”赤無限与赤天的心中同時一惊:“好怪异的答話,這究竟是什么意思?是他的名字還是他的……”
  赤無限沒有問出來,赤天也不問,對方既然要用模糊的話來含混你,你也不必再問,因為問也是白問。
  “你為什么要幫我殺死黑洞?為什么能躲過了‘毀碎虛空’的封殺?你如何逃過這里的監控,讓人不能察覺?”
  赤無限一連問出了三個与赤天都想問的話,并接著問了一個自己要問的問題:“藍雪呢?”
  “你怎么一下子問得這么多?這么快?好在這世界上沒有我不知道的問題,包括你的‘宇宙創生’的答案我都知道。”神秘人指了指赤無限手掌上的金扣,道:
  “這些問題我都會回答你的,但,你們得先上我的飛船,讓我們在飛行的路上慢慢聊好么?”
  “去哪里?”赤無限惊异地問道。
  “當然是我主人的家!放心.那個地方你去過,就是南极的那個冰洞!”神秘人道。
  “干什么?”赤無限問道。
  “干什么?”
  神秘人不解地道:“當然是帶你們去讓我主人研究呀!你們一個理性至上,一個感性無邊,我主人豈有不感興趣的道理!快走吧!我的藥物雖可延續赤天兩個小時的壽命,要想再長,卻是不可能的,除非主人親到!”
  “不!”
  神秘人又續道:“主人決不會動手的,因為他要研究你們!”
  “研究我們?”赤無限問道。
  “要解剖我們?”雖是心中憤慨之极,卻沒有表現出來。
  因為他知道,表現出來,只會讓自己与哥哥死得更快。
  “當然是啦!”神秘人道。
  “除非你先回答我的問題,否則,以我現在的力量,要在你出手阻止之意,毀去我与哥哥的身体,當是不費吹灰之力!”赤無限道。
  “得啦!別來這一套吧!”
  神秘人道:“以我的智商,你還不夠格在我面前耍這一套!”
  “這……”
  無限一時語塞,因為他見識過神秘人的隱身之術,是以他相信神秘人的話。
  “好!念你也是一位人物,我便先略略回答你這四個問題,然后上路!”神秘人看了看赤天道:
  “殺死黑洞并不是要幫你們,而是有他在,他決不會答應讓我帶走你們去見主人的,以他的個性,一定要親手宰了你倆才放心!”
  “第二和第三個問題的答案是我家主人掌握的科學,足足比你們現在的科技水平高超出六百年,你們的所有監控設施,在我的手中,只不過是小儿科,我的防護罩也足夠抵御你赤天再增長一倍的功力的毀碎虛空的封殺!”
  “藍雪在海島上并沒有死,恰巧遇上我家主人路過,便救了回去,自的是讓你赤無限能心安理得地去我們那里,我帶她來帝都見你一面,是因為你感性無限,但又未開發,對情太傻,害怕你真會在搏斗中尋求死亡,故意對讓方殺死!”
  “先說這么多,不懂的地方,路上再說,請吧!”
  神秘人做了一個优雅的請的手勢。
  赤無限無奈地抱著赤天走在神秘人的身側,他之所以這么做,是想到只有先讓自己活著才可以有找机會打敗對方。
  “天邊已升出了一縷霞光,相信今天一定會是個好天气!”
  赤無限緩緩地移動著腳步,他以想這些無聊的,不著邊際的事情清醒一下自己的頭腦,頭腦太昏亂了,以致他跨出了十四步,仍是沒有想出對付神秘人的辦法。
  他,猛地,赤天在赤無限的怀里掙了一下,并睜開了眼睛,露出了乞求關切的目光。
  但無限以堅定的,不可動搖的目光回敬了他哥哥。
  赤天只得無奈地閉上了眼睛。
  赤無限又跨出了七步,赤天便在赤無限每跨出一步時,都睜開一眼睛,露出懇切与乞求的目光,然后又無奈地閉上七次。
  他們已到達了一只高只有六尺,長達四大的小型飛船邊了,只要再跨一步,就要跨入飛船,可無限還是沒有想出更好的應付方法。
  “怎么辦?”
  無限的心中緊張得無以形容,神秘人已打開了飛船的座艙門,并做了個請的手勢。
  就在這百分之一秒間,無限猛感怀中的親哥哥的心在變冷,在抵御自己輸入的功力。
  “無法可想了。”
  無限絕望地想道:
  “即算再能想出別的方法,哥哥也不再等了!只有成全他的心意吧!”
  “或許,這樣做,哥哥會更安心地……”
  無限又在百分之一秒間,打定了主意,右手小指在赤天身上輕輕地叩了一下。
  這一扣,赤天猛地睜開了眼睛,射出無比的凶狠之光。
  同時,無限胸部一挺,以膻中穴和气海穴爆發出的真力,支助赤天一躍而起,張開雙臂,箍向神秘人的頭臉。
  同時,赤無限向右一滑步,三十八級异化潛能的拳頭,急轟而出。
  ——天武酷殺拳!
  神秘人在赤天猛然發難,猛然出手砸向自己的肘時,一惊之下,仍反應神速地放出了六億万伏的高壓電,擊向赤天。
  他雖明知赤天已趨重死的邊緣,已絲毫傷害不了他。
  但,人的名,樹的影,扑向他的人畢竟是一代帝皇,赤家的傳人——赤天。
  是以,當他悟及不須用六億万伏的高壓電去阻止赤天時,已下意識地這樣做了,后悔已太遲了!
  他預料出的,無限的拳頭已到了。
  “滋——”一陣清煙,并伴著強烈的電火花,這時赤天被高壓電燒成灰霉!
  “轟——”然炸響,同時響起,這是赤無限的無武酷殺拳挾著三十八級异化潛能市爆神秘人的聲音。
  原來,赤天竟是要以自己為餌,誘來神秘人的全部的力量。
  再讓赤無限險中求胜,出拳攻擊沒有絲毫力量護体的神秘人。
  在這樣做之間,赤天与赤無限都想到了成功的机率只有百分之五十。
  那就是神秘人沒有异化潛能,他除去敵人武器使是高壓電。
  赤天与赤無限之所以這樣想,是因為沒有一個具有异潛能的人是以高壓電為武器的。
  以后會不會有,他們不知道,但,起碼以前沒有。
  所以赤天決定賭一把,但無限卻不忍以哥哥的肉体為誘餌,他赤無限為此否定了赤天的想法七次。
  最終,在登上飛船的前一刻,赤天以立即死去要挾赤無限,讓他同意了。
  于是,他們成功了。
  也讓赤無限一下子呆若木雞。
  因為神秘人根本不是人,而是一堆碎成粒狀的鋼鐵。
  神秘人竟是机器人!
  赤無限無法想象那能制止這等机器人的科學技術發展到了什么程度。
  但,他還是先跪倒在地上,向那縷漸漸消散在空中的青煙叩下了頭顱。
  一年后的一月一日,帝都的帝塔又以原有的容貌,矗立在原來的位置上。
  帝都也以它原有的規模建了起來。
  這一天的正午十二時,赤無限挽著一個綠發美女,舉行了第四共和帝國的開國大典。
  除了坐赤家政權的第二把交椅的天行者知道這個綠發美女的身世外,天下只有赤無限一人真正了解她,知道她是四大強人之后。
  第四共和帝國帝紀二年的開國大典,赤無限沒有以皇帝的自份參加。
  因為,他已實現了哥哥——赤天的愿望,以“宇宙創生”為原理,結合自己的力量達到了真正的“無限虛空”。
  但他是不是己成了“神”?而“無限虛空”的威力有多強?
  從他奪回那綠發女友和使帝都外二千多平方公里的荒漠形成一片綠洲就證明了這一切。
  ——全書完


  ------------------
  銀城書廊 掃描校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