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一章 天机難測


  前凸后翹嘎嘎叫。
  擒龍伏虎女神龍。
  苦海無邊布色身。
  朗朗乾坤何日現?
  農歷六月十九日子時,雖值深夜,六月天火燒埔般的白天炎熱并未使溫度稍降,二位少年及一位少女正忙得滿頭大汗。
  因為,他們正忙著吆喝做著生意。
  哇考!三更半夜,什么生意可以如此忙呀?
  “香花獻佛前,佛香人也香,一串玉蘭三文錢呀!”
  “清香拜佛祖,平安又發財,一束清香三文錢呀!”
  “紙錢燒入爐爐旺人也旺每份紙錢三文錢呀!”
  原來,農歷六月十九日乃是觀世音菩薩得道紀念日,峨嵋寺每年旨在這一天舉行法會紀念此事及祈求風調雨順,國泰民安。
  觀世音菩薩不但大慈大悲,更尋聲感應化厄解危,在咱們中國人的心目中,一直是心靈之最大寄托。
  峨嵋寺行事正派,更經常救急抒困,加上不少人在峨嵋寺上香祈求皆有感應,所以,香火日益鼎盛。
  因此,每逢六月十九日,便有大江南北善男信女自水陸兩路涌入峨嵋寺欲還或祈愿。
  不少人更慎重的自十八日深夜便上山。
  不少人更三步一跪,九步一叩的朝山而上。
  所以,峨嵋山每逢六月十八日晚上便熱鬧一次。
  小販們亦聚集在山門前叫賣著。
  最突出的便是這二位少年及一位少女,因為他們不但滿口吉祥話,手中之物品亦皆綁得整整齊齊。
  加上他們眉清目秀,頗有香客的好感。
  所以,他們忙得滿頭大汗。
  不出半個時辰,他們所攜的三堆物品己快賣光,立見兜售紙錢之少年道:“潭哥,你回去摧摧大叔他們吧!”
  “好!”
  兜售線香之少年立即离去。
  他姓毛,單名潭,熟人皆叫做他為毛毯,因為,他不分四季皆全身熱乎乎,他為人老實又勤快,似毛毯般帶給別人溫暖。
  他剛奔出一里余,便見一對夫婦以籃挑來線香、紙線以及玉蘭花,他立即上前接過婦人之扁擔道:“快賣完啦!”
  中年人喜道:“謝謝!阿虹的娘,你快回去吧!”
  “好!”
  中年人便与毛潭挑物快步而去。
  這名中年人姓甄單名度,他原本是世家子弟,三年前之一場大劫,使一群劫匪入他們的庄中殺人劫財及放火。
  甄慶一見苗頭不對,便率妻女由后門落逃。
  翌日天亮,他們方始返家欲善后。
  立見十名債主已擱路討債。
  人已夠衰又逢討債,甄慶豈能不怒,不過,他硬抑正下怒火陪笑保證還債,十名債主方始寬限一個月。
  債主一走,甄慶一入內,再也忍不住的掉淚。
  因為,庄院已成廢墟,他的雙親及哥嫂一家人和十名下人皆已被燒成焦炭,財物亦已經不見,他怎能不悲呢?
  就在這此時,毛潭捧著下個破箱前來,甄慶不由又掉淚。
  毛潭卻留下箱中之碎銀及銅錢,立即离去。
  原來,毛潭是湖南長沙人,一場大水災在他十歲那年沖垮他的家庭,他的親人亦全部死于那場水災。
  他抱著一析斷樹隨波逐流,終于逃過一劫。
  他身無分文,几乎沿途乞討維生。
  二十天后,他遇上甄慶夫婦,原來,甄慶之妻是湖南人,她一听湖南鬧水災,便求老公陪她返娘家瞧瞧。
  結果,她獲悉娘家之人皆已被洪水沖走。
  她為之哀傷逾琚C
  所以,當她獲悉毛潭歷劫余生,便心生同情。
  于是,他們帶毛潭返長沙,立見房舍全失,毛潭不由大哭。
  甄慶夫婦勸他良久,方始帶毛潭返庄。
  毛潭只住了半個月,便已經在一處養鹿場工作,他勤快地由早忙到晚,他不計較工資,只求溫飽。
  鹿場主人鹿百里是一位羅漢腳仔(單身漢)他一見毛潭如此勤快,便經常一串、二串的賞錢。
  毛潭便把賞錢放在一個破箱中。
  且說毛潭一見恩公甄慶全家有難,他除了捧來所有的私房錢,他更向雇主百里談及此事。
  一向獨來獨往的鹿百里便出面助甄慶解危。
  甄家原本是世家,由于一代不如一代又一直講究排場,財產便一代代地耗損,十足的印證富不過三代。
  甄慶之兄甄福為振興甄家,受誘入賭場欲僥幸撈一票,結果,甄家的產業便一夜之間被他輸光。
  甄家不但只剩這座庄院,更還欠一筆債。
  愛面子的甄家便一直以債養債的撐著門面。
  此一劫數終于使甄慶必須善后,他當場惶然掉淚。
  哪知,鹿百里在翌日替他連本帶利的還債,而且助他收場及表示欲助他重建庄院,他立即予以婉拒。
  因為,他要開始還債。
  首先,他出售庄院那塊地,他在郊外買塊地搭屋种菜,他每日上午擔任塾師,下午則与妻女种菜及售菜。
  過年時節,他便辦妥大批物品交由女儿入城兜售。
  他把握每個賺錢的机會。
  他不相信自己還不了債。
  他為把握六月十九日的發財机會,早已買妥線香、線紙在家中分裝妥,他們在今晨買妥大批玉蘭花以針線串九朵為一環。
  他們更在入夜之后,便把大批成品挑到山門前擺妥。
  料不到生意如此佳,甄慶夫婦不由一喜。
  他放妥物品,便挑走三小所收入之銅錢以及碎銀。
  他一返家,便又挑來線香、紙錢及玉蘭花。
  甄氏則忙著以針線串妥玉蘭花。
  又過不到一個時辰,他們己賣光物品,甄慶夫婦及愛女甄虹便連連向毛潭以及另外一位少年童南申賀著。
  董南更是春風滿面。
  因為,這個生意是他出的點子哩!
  甄慶夫婦三人一入城,便敲門買妥紙錢及線香。
  然后,他們又到菜市場敲買妥玉蘭花。
  他們一返家,便又開始忙碌著。
  天亮不久,甄慶便入塾准備授課。
  甄氏母女則已在山門前兜售著。
  香客一批批的涌到,她們身后的物品一批批的減少,她們的籃中卻一批批的增強銅錢以及一部分碎銀。
  因為,部分香客大發善心的賜賞。
  不久,一位婦人跟著一批香客一走近山門,甄虹便又喊吉祥話兜售,婦人乍見到甄虹,便雙目一亮。
  她便在旁瞧著甄虹。
  她便以挑媳婦般上下瞧著甄虹。
  她再也走不開腳步啦!
  又過不到一個時辰,甄虹母女己售光物品,她們欣喜的合抬籃中的銅錢及碎銀离去,婦人便在遠方跟去。
  甄虹母女一返木屋,甄氏便道:“你們己忙一夜,歇息吧!”
  “女儿不累,娘歇息吧!”
  “好女儿,一起整理財物吧!”
  “好!”
  二人便清點著一串串的銅錢。
  良久之后,甄虹喜道:“娘,咱們收入接近二百兩白銀哩!”
  “嗯!連同昨夜之收入,可逾五百兩。”
  “真令人欣喜!”
  “是的!阿南出得這個點子不錯。”
  “是呀!”
  她們便自柜中抬出銅錢清點著。
  又過良久,二人欣喜的笑啦!
  因為,她們果真收入逾五百兩白銀。
  但是,她們的本錢只有八十余兩白銀。
  于是,她們一起炊膳著。
  午前時分,甄慶一返家,甄氏便道出這項喜訊。
  甄慶喜道:“我們可以還一筆錢啦!”
  “是的!”
  不久,三人便開始用膳。
  膳后,甄慶夫婦便挑銅錢及碎銀入銀庄兌換銀票,甄虹忙了一夜及大半天,便返房歇息。
  她一見辛苫己有收獲,便欣喜入眠。
  不久,她己酣酣睡著。
  人影倏閃,那位婦人己閃入甄虹的房中。
  她朝甄虹的后腦一拂,便制昏了甄虹。
  不久,她把甄虹剝得光溜溜。
  她乍見椒乳,便含笑點頭。
  不久,她扳開她的粉腿,便探視蓮宮,她倏地惊喜地道:“九重穴?可能乎?世上當真有此寶穴乎?”
  她立即似鑒定寶物般探視著。
  不久,她更按捺甄虹的骨骼及穴道。
  良久之后,她喜道:“想不到世上竟有此种寶穴,太好啦!我之心愿可以達成,我可以复仇雪恨啦!”
  于是,她替甄虹穿回衣物。
  她又拍開甄虹的穴道,便悄然离去。
  當天下午,甄慶便到鹿場向鹿百里申謝以及歸還一張五百兩的銀票,然后,他愉快的返家歇息。
  翌日上午,甄慶又上學塾授課,甄氏挑菜入城出售,甄虹則在家中打掃以及整理環境。
  忽然,他听門前傳來口哨聲,她便含笑出來。
  “南哥,請進!”
  “哇考!阿虹,你再叫一次。”
  “討厭!要不要進來嘛?”
  “要!要!阿虹,你方才那聲南哥險些令我昏倒啦。”
  “討厭!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來人正是童南,立見他上前遞出一個紙包道:“嘗嘗吧!”
  甄虹一瞥四周道:“你又揩油啦?當心被活逮。”
  “安啦!我童南做事,一向十拿九穩!”
  甄虹一接紙包,立見內有三個糕餅,她不由喜道:“謝啦。”
  “小卡司,劉員外之孫今日滿且,嘗嘗吧!”
  她便扳下一塊糕餅遞給他道:“你先嘗嘗!”
  “哇考!你怕我下毒呀?”
  “不是啦!道謝嘛!”
  “嗯!這才差不多。”
  說著,他一張口,便探舌舔上她的手指再咬糕入口。
  “討厭!你最不正經啦!”
  “誰叫你這么美呢?阿虹,你以后就嫁給我吧!”
  “神經病!急什么嘛!”
  “先預約嘛!”
  “少來這一套,我可沒這個福气。”
  “拜托!阿虹,我只喜歡你啦!”
  “世事多變,以后再說吧。”
  “好!昨天又撈不少吧?”
  “謝啦!淨賺四百三十兩,己先還鹿員外五百兩。”
  童南笑道:“怎樣?我這腦瓜子不賴吧?”
  “嗯!佩服!”
  “吃糕吧,步步高!”
  甄虹便扳下一塊糕送入口中輕咬著。
  童南道:“明年就多准備些香錢及玉蘭花,再撈一票!”
  “好!”
  “我家老頭自明日起聘一人在家教我打拳,我可能比較沒空來看你,你可別變心喔!”
  “討厭!神經兮兮的!”
  “阿虹,我真的很喜歡你。”
  甄虹含笑低頭道:“伯父伯母不會答允的,門不當戶不對啦!”
  “不!不可能,他們一定會答應的。”
  “以后再說,你好好的練拳吧。”
  “好!我練妥拳,一定會好好的保護你。”
  她不由欣然一笑。
  二人又敘一陣子,童南方始离去。
  童南便是嘉定城內童記糕餅舖主人之獨子,他為人聰明又對甄虹情有獨鐘,他一直哄得甄虹心花朵朵開。
  夜深人靜,甄慶一家三口皆在酣睡,那位婦人卻与二位婦人閃入木屋,不久,她們已制昏甄慶三人。
  婦人立即剝光甄虹及輕聲吩咐著。
  不久,她坐上床便扶坐起甄虹。
  另外二婦便坐在甄虹的前后。
  “准備!”
  二婦便以雙掌按上甄虹的胸、腹、背心及脊椎末節。
  婦人正色道:“由徐而疾,開始!”
  二婦立即把功力經由掌心注入甄虹的体中。
  婦人便以右掌心貼按在甄虹的蓮宮口。
  半個時辰之后,她的右掌心已隱覺一股吸力,她不由暗喜道:“果真是天生尤物,太完美啦!”
  她便沉聲道:“疾!”
  二婦用力貫注二股功力。
  婦人立覺右掌心被重重一吸。
  她便點頭道:“收!”
  二婦一收掌,便各吁了一口气。
  婦人便輕扶甄虹仰躺著。
  立見她的雙掌徐緩的按拍甄虹的胸腹穴道。
  不久,她的呼吸一促,便收掌吁气。
  立見甄虹的肌膚因為功力連轉而抖動,各穴道更依序先凸后平,她便小心的注視著。
  良久之后,她方始替甄虹气歸丹田收功。
  她又替甄虹穿妥衣物,便率二女离去。
  翌日中午,甄虹剛躺下,体中功力便自己徐徐連轉,她怔了一下,不由以為自己吃坏了胃腸。
  她剛要想自己吃些什么,卻己悠悠而眠。
  一個多時辰之后,甄慶夫婦已在菜圃忙了一陣子,忽听甄慶問道:“夫人,虹儿好似還在歇息哩。”
  “可能因為前夜太累了吧?”
  “會不會与來潮有關?”
  “或許吧!她發育得挺快哩!”
  “童南似對虹儿有意思哩!”
  “嗯!他一直要虹儿承諾他哩!”
  “夫人意下如何?”
  “阿南太聰明,眼神又太靈活,加上童家的門風,他日后不愁沒女士上門,虹儿似不宜入童家大門。”
  “我有同感,阿潭呢?”
  “這孩子老實又勤快,那只天真鼻代表他有福气,只怕咱們虹儿有福气跟著他享福。”
  甄慶笑道:“夫人相人之術不亞于爹哩!”
  “不敢當,我精研面相,虹儿太美啦!命卻……”
  說著,她不由搖頭不語。
  甄慶忙問道:“虹儿短壽?”
  “不!虹儿不會短壽,卻命薄福薄。”
  “這……我家如此悲慘呼?”
  “相公,甄家祖先是否做過虧心事?”
  “這……這……”
  甄氏便默默鋤草。
  甄慶不由憶及其父前所述之事。
  原來,甄慶之曾祖祖父甄隆原是一名飛賊,由于他又好色,因此每次作案,只要遇上秀色尚佳之女,必玩一趟。
  結果,他日后失風慘遭八塊分尸。
  不過,甄慶之祖甄全反而擁有巨財便在嘉定享福。
  哪知,上天有眼,甄家財富一代代的流失,甄慶之兄甄福更敗光祖產及欠下一筆債,進而被殺及焚尸。
  事發后,甄慶不由涌起陰陽果報之念。
  所以,他認命的要還清這筆債。
  他如今被妻問起此事,不由触疼心口之創疤。
  他不敢道出內情,以免有損列祖列宗顏面。
  又過良久,二人方始入屋歇息。
  甄氏隔窗一見愛女仍在睡,便默默离去。
  黃昏時分,她方始入內喚醒愛女。
  甄虹乍見窗外暮色,不由臉紅道:“恕女儿貪睡!”
  “無妨!准備用膳吧!”
  “是!”
  不久,三人已經共膳。
  膳后,甄虹洗淨餐具返房不久,便又上榻歇息,不久,她体中之功力便又自動在体中連轉著。
  她的身子亦強化著。
  翌日天亮,若非甄氏喚醒她,她仍在酣睡。
  而且,她只要躺下,便長睡不醒。
  她自己臉紅。
  甄氏卻暗觀愛女的气色及言行。
  此時的童南己由一位青城派俗家弟子每日調教運功行气,配合靈丹之助,他的進境十分的順利。
  他便每日循序漸進的服丹行功著。
  此時的毛潭正在忙得不可開交,因為,鹿場內之母鹿已是發春期,它們几乎天天以角撞斗著。
  斗完之后,胜券之公鹿便与母鹿交配快活著。
  整個鹿場為之熱鬧又混亂。
  毛潭雖然己有數年的經驗,但仍然忙碌不己,因為,整個鹿場的下人早在去年便被鹿百里辭光!
  毛潭不但要照顧鹿場,更要炊膳整理房間,他几乎是每天由早忙到晚,他卻毫無怨言。
  因為,鹿百里不但加付五倍工資,更經常賜賞呀!
  好不容易熬過母鹿發春期,接下來便是鋸鹿角,他每天皆須逮鹿及綁鹿供鹿百里鋸鹿角。
  鹿角便是漢方中之名貴補腸珍品鹿茸,它一向价昂,店家亦多次前來求售,鹿百里卻一直不答允。
  因為,他一直親自把鹿角切片泡到另外六十种珍貴藥材入大瓶中,然后便密封瓶口放在各房中。
  他唯一肯售的是老鹿,它們便是他的唯一財源。
  這一夜,毛潭如昔般上床一躺,便呼呼大睡。
  不久,鹿百里端著一壺來到床前,便按上毛潭的后腦,然后,他坐上床沿扶起毛潭便一口口的灌酒。
  他邊灌邊扶著毛潭之頸,酒液因而順利入腹。
  他灌光那壺酒,方始扶毛潭躺回床上。
  他朝毛潭的气海穴一按,毛潭的皮膚便顫動不已。
  不久,酒香己彌漫全屋。
  半個多時辰之后,鹿百里方始再按毛潭之气海穴,然后离去。
  他返房喝杯酒,便上床歇息。
  翌日一大早,毛潭便起來炊膳及打掃鹿場。
  他一直忙到天黑,方始返廚房炊膳。
  半個多時辰之后,他便己送上四菜一湯及一鍋飯。
  他就先行沐浴洗衣。
  等他返廳時,鹿百里已膳畢返房歇息。
  他便吃光剩菜剩飯再洗餐具。
  然后,他便上床呼呼大睡。
  不久,鹿百里又入房制昏他及灌酒。
  然后,鹿百里擺平他再輕按气海穴。
  原來,毛潭被甄慶夫婦帶返嘉定城不久,便被鹿百里在街上遇見,鹿百里似遇寶般雙目一亮。
  他探听數日之后,便刻意在街上等毛潭。
  他与毛潭交聊不久,便知道毛潭身世。
  他便讓毛潭到鹿場工作。
  毛潭一直不愿依附甄家,立允此事。
  他住入鹿場之第一夜,鹿百里便搜遍他的全身,接著,鹿百里便以一壺大補酒灌入他的腹中。
  這种大補酒便是以鹿茸及六十种珍貴藥材配上白干封入瓶中,它可活血行气壯陽增功,乃是大補之酒。
  因為,鹿百里己決定收毛潭為徒。
  鹿百里便每夜灌大補酒入毛潭的体中。
  一年之后,便再行功活動毛潭的內功路子。
  四年來,鹿百里便每夜灌一壺酒入毛潭的体中。
  所以,他哪有多余的鹿茸可賣呢?
  隆冬時分,群鹿多在地下啃草根,這天上午,毛潭卻發現二只公鹿一直以嘴、角、蹄挖土,而且已挖成大坑。
  他好奇的上前一瞧,立見它們仍趴在坑沿向下挖著。
  他怔了一下,便報告鹿百里。
  鹿百里到場一瞧,便吩咐他取鏟及驅走二鹿。
  鹿百里便入坑揮鏟挖土。
  不久,香气大盛,他立即以手代鏟小心的向下刨。
  不出盞茶時間,他已經抖著雙手捧出一個竿狀之物,只有它帶著一小截綠芽,卻飄出濃香。
  群鹿卻大叫而來。
  鹿百里便吩咐毛潭驅走群鹿。
  他便以土包著它迅速离去。
  他一返房,便自書柜內取出一冊翻閱著。
  半個多時辰之后,他顫聲道:“雪竽!天呀!果真是它?”
  他立即以指估測它的長度及寬度。
  不久,他喜道:“它不止五百年矣!妙哉!”
  他便詳閱小冊內容。
  良久之后,他方始收冊輕撫小綠芽。
  他便取來一碗放妥澆水入碗。
  不久,他一返鹿場,立見毛潭正在坑內挖土出來供群鹿吞食,他不由喜道:“好一群靈畜呀!”
  他笑呵呵的返房啦!
  當天下午,小綠芽不但已經長大一倍,顏色也呈紫色,香味更是濃的令鹿百里眯眼深深呼吸著。
  入夜不久,毛潭方始前來道:“請主人用膳!”
  “好!”
  他便欣然用膳。
  膳后,他一返房,便見紫芽己枯萎,他不由含笑道:“天公疼憨郎,毛潭既有此福气,我何不成全他?”
  他便端來清水清洗著它。
  一個時辰之后,他便入房制昏毛潭。
  接著,他扳開毛潭下顎,便切開雪竽及削片入口。
  雪竽片一入毛潭之口,他便又灌入大補酒。
  雪竽片一溶化,他便撫著毛潭之頸。
  雪竽液便流入毛潭的肚中。
  鹿百里便一片片的如法炮制著。
  足足過了一個多時辰,那顆靈竽及那壺酒方始全部進入毛潭的肚中,立見他臉紅似火,及全身發燙。
  鹿百里便含笑擺平他。
  然后,鹿百里便按上毛潭的气海穴。
  功力乍涌便如昔般連轉。
  不久,房中已彌漫濃香。
  鹿百里便含笑欣賞著。
  半個時辰之后,毛潭己汗溢如泉,鹿百里含笑一搭上毛潭的气海穴,便發覺一股震力,他便含笑收掌。
  他便含笑返房飲酒歇息。
  翌日上午,鹿百里破天荒的打掃鹿場。
  他更填妥那個深坑。
  他一直讓毛潭睡了七天七夜之夜,他再逐一探視毛潭的筋脈,良久之后,他方始含笑离去。
  除夕當天,甄慶夫婦送來一塊年糕以及又還一百兩白銀,鹿百里含笑道:“那筆債就此揭過吧!”
  因為,他實在太高興毛潭的成就啦!
  甄慶卻道:“不要,尚欠三万八千四百兩哩!”
  “我又不缺錢,算啦!”
  “不妥!在下希望能在今世了卻此債!”
  鹿百里含笑道:“你相信因果?”
  “是的!請鹿兄成全!”
  “好吧!”
  “謝謝鹿兄!”
  二人便行禮离去。
  不久,鹿百里己含笑取用年糕。
  當天晚上,他再仔細瞧過毛潭的筋脈,立見它們又進一步凝聚,他欣喜的便讓毛潭續睡。
  大年初一,他就見甄虹在站在門前張望,他心知她在找毛潭,他也不愿她破坏毛潭的行功,他便故意不理。
  不久,甄虹已默默离去。
  途中,倏听一聲“阿虹!”她剛抬頭,便見童南掠來,她不由啊道:“當心,別摔跤!”說著,她己快步迎去。
  童南一落地便含笑道:“不賴吧?”
  “這便是你練拳的成就吧?”
  “不錯!它叫輕功,瞧!”
  說著,他己向上掠去。
  只見他掠起二丈高方始落地道:“正點吧!”
  “哇!厲害,你會飛啦?”
  “哈哈!不錯!想不想學?”
  “女孩子也能學呀?”
  “當然能啦!學會它,万一遇上惡人,也逃得快些。”
  “有理!”
  “走!我教你。”
  “好!”
  不久,他們已到學塾后,童南便先指她凝神一志靜生以及提气行功,他便并瓶醋響叮當般教個不停。
  良久之后,她好奇的坐在地上吸气,她尚未凝神一志,体中的功力便已經涌出以及按著既定路線連轉。
  她不由一怔!
  童南忙道:“別气餒,凝神一志,別胡思亂想,吸气!”
  她便又吸气又閉眼不打算胡思亂想。
  可是,她立覺好似有一只老鼠在体中跑著。
  她急忙睜眼道:“不……咳……咳……”
  她一出聲,便被真气嗆得連咳。
  童南忙道:“別說話!吸气!”
  她不敢吭聲的任由那只老鼠跑啦!
  不久,童南道:“气沉丹田,吐气!”
  她可真走運,功力正好連轉至气海穴,她因而收功。
  “精神好多了吧?”
  “嗯!有些感覺啦!”
  “哈哈,你真聰明!我學了七天才會行功哩!”
  “真的呀?你行功時,是否有一只老鼠在跑?”
  童南怔道:“老鼠?”
  “好似老鼠之物,它跑得很快哩!”
  “是嗎?我倒沒此感覺哩!”
  “你是何感覺?”
  “一股熱气緩緩的流著。”
  “足見你比較高明,畢竟你有明師指點嘛!”
  “有理!你別急,勤練必有成。”
  “好!我該回家啦!”
  “我送你吧!”
  二人便含笑而去。
  當天晚上,甄虹一上床,便想到童南白天授之功,不服輸的她立即盤腿一坐以及吸口長气。
  她立覺那只老鼠又開始跑。
  這回,她任由它跑,她一定要把它變成童南所言之熱气。
  不久,她便已經入定。
  三婦所贈之功力因而加速被她吸收著。
  她入定之后,便全身舒暢無比。
  她便繼續盤坐行功著。
  不久,倏听一陣拍響接著便傳來其母的度哥喚聲,她知道雙親又在玩大人游戲,她立即吁气躺下。
  不久,木床吱吱大響。
  度哥及哎哎叫聲亦連響。
  又過一陣子,方始傳來喘息聲。
  “夫人”、“度哥”聲中,一切逐漸安靜著。
  甄虹卻全身一熱。
  她的蓮宮亦一陣收縮著。
  她不由想起以前与雙親共榻時曾見過之大人游戲。
  她的蓮宮內不由收縮連連。
  良久之后,她方始入眠。
  她的蓮逐漸松馳,功力再度連轉著。

  ------------------
  銀城書廊 掃描校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