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二章 千年雪芋


  元宵時節,午后時分,一陣焦雷震醒毛潭,他乍听群鹿叫聲,立即又听到隆隆打雷聲音。
  他立即躍下床,卻見他直接躍到桌前,他匆匆以手按桌卻剎身,當場把桌推出一尺余才穩住。
  他不由怔道:“怎會這樣呢?”
  卻听鹿百里在鹿場喊道:“驅鹿入篷!”
  他答句好,便光著腳丫子奔了出去。
  卻見另有三名青年正在赶群鹿入篷,鹿百里亦在旁協助,他不由怔立當場。
  他慌忙行禮道:“主人不雇我啦?”
  “入內再敘!”
  “是!主人,我不該貪睡,我會改!”
  “入內再敘!”
  “是!”
  二人一入廳,毛潭忙拉椅供鹿百里入座再斟茗道:“主人,請再給我一次机會,我會更努力工作。”
  鹿百里笑道:“你今后不必打雜啦!”
  雷聲再響,毛潭不由呆若木雞。
  因為,他以為鹿百里叫他滾蛋,他頓覺茫然。
  鹿百里見狀,更加疼惜他的老實,鹿百里便含笑道:“你今后就在房中好好先看書一陣子吧!”
  “看書?”
  “不錯!你不是最愛看書,卻老覺時間不夠用嗎?”
  毛潭便又鑲入死胡同道:“主人放心,我以后一定會努力,我絕對不看書,連想都不想看書。”
  “不!我要你天天看書。”
  “當……當真?”
  “我何曾說過假話?我這話何曾打過折?”
  “是!我會努力看書。”
  “好!隨我來!”
  說著,他已含笑离座。
  不久,他一入書房,便取出一冊道:“反覆的閱。”
  “是!”
  “所謂學問意指多學多問,不懂之處,隨時發問。”
  “是!”
  “反房詳閱吧!”
  “是!”
  毛潭便捧冊离去。
  他一返房,便坐在窗房,立見冊之封皮只有一個斗大武字,他怔了一下,便翻閱次頁,立見內有“武者止戈也”斗大之字。
  毛潭稍忖,立即道:“止与戈果真拼成武字,止是停止,戈好似是利器,武便是停止利器,不大通吧?”
  他想了一下,便翻閱下一頁,立見“習武旨在強身淬志,先自我完美,再扶弱鋤強,須以毅力、琱艉峇j無畏,始能克之。”
  他便由頭到尾的瞧著。
  他便一頁頁的翻閱著。
  他老老實實的翻閱著。
  窗外大雨傾盆而下,他仍閱冊不已。
  群鹿連叫,他充耳不聞的閱冊。
  入夜之后,雨勢己歇,房內外黝暗如墨,他卻正在翻閱第五遍,因為,他覺得越看越懂,越懂越想看。
  不知不覺之中,天色己亮,他仍在翻閱著。
  不久,他專閱內功篇。
  他一直瞧著及想著气如珠,上九天,下泥丸九個字,因為,他似懂非懂,他只覺自己的体中好似有一顆珠在連轉著。
  其實,他早在昨天下午入座閱冊吸气時啟動了体中之功力,他只是專心閱冊,而根本忽略了此种感覺。
  須知,他靜向近一個月,雪竽之精華己深入各經脈及骨髓,加上喝四年多的大補酒,他已經能量十足。
  他如今一正式運轉功力,便似長江之水般浩瀚不已。
  不久,他喃喃自語道:“學問,多學多問。”
  于是,他便捧冊离房。
  他一入廳,立見鹿百里正在用膳,他急忙欲返。
  鹿百里招手道:“共膳吧!”
  “不敢!不敢!”
  “你敢抗我言,為何不敢共膳?”
  “小的不敢抗主人之言,小的只是……”
  “休再廢話,膳后再問!”
  “是!”
  毛潭便拘謹的置冊于几及入座用膳。
  不久,鹿百里道句“吃光!”便起身步到几旁。
  他乍見冊上之內功篇,不由含笑步到廳口遙視遠方的翠綠山勢忖道:“他能思閱內功,不枉我之長期栽培也!”
  他便含笑賞景。
  毛潭己有近月未食,他如今用膳,只覺美味可口,加上主人在廳外等候,他便似秋風掃落葉般用膳。
  不久,他已吃得一干二淨。
  他正欲洗餐具,鹿百里己轉身道:“入書房吧!”
  “是!”
  他便端冊跟入書房。
  鹿百里一入書房,便走到壁前望著那張人体穴道圖。
  毛潭便到旁道:“主人,小的有些不明白!”
  “問吧!”
  “何謂气如珠,上九天,下泥丸?”
  “很好!此乃內功練到上乘境界的現象。”
  他便指著壁上人像頭頂道:“人体有一百零八個穴道,此地叫百會穴,亦即九天之處,它代表頂端。”
  一頓,他指向人体下体胯下三寸處道:“它叫气海穴,亦即泥丸,它似泥丸般凝聚以及儲存功力。”
  “原來如此,气如珠呢?”
  “人靠一口气而活,气似有若無,實則有之,武功越強者,气越盛,气如珠代表著武功越強也!”
  “是!如何行功運气呢?”
  “屏万事,集中意志觀想体中之气,繞行穴道,亦即專心想著体中有一團气,沿主要穴道來回運轉。”
  “可行嗎?”
  “可行,你未覺体中經常有東西在動嗎?”
  “有!我一直以為吃坏肚子了。”
  鹿百里笑道:“它便是你之气。”
  他便取冊逐字講解行功及收功之法。
  一個時辰之后,毛潭已在他的房中行動,不久,鹿百里己瞧見毛潭的額頭泛光,他不由暗喜道:“行啦!惊蟄天下動員矣!”
  他便含笑离去。
  不久,他自書柜內取出一個瓷瓶,便挑開泥封忖道:“我將以這瓶百草丸創造一位大英豪,若竹,你拭目以待吧!”
  說著,他又封妥泥封。
  毛潭這一行功,足足過了七天七夜之后,他連打三記響屁之后,方始醒來,立見鹿百里已含笑坐在桌旁。
  他臉紅的以手揮扇自己的背后。
  鹿百里含笑道:“上九天入泥丸的滋味不錯吧?”
  “是的!”
  “沿途之處皆舒暢吧?”
  “是的!”
  鹿百里便帶他入書房指點人体穴道名稱及功能。
  從此,他天天指點著毛潭行功運气、役气使力等訣竅。
  七日后,這一夜,他便指點著毛潭的輕功身法。
  不久,毛潭就能行似飛燕般在鹿場外空地掠縱著。
  鹿百里便憑由他玩后返房喝大補酒歇息。
  不久,毛潭已繞著鹿場外沿掠縱不己。
  他越玩越熟。
  他速度加快的玩個不停。
  破曉時分,他遙見門外來了三名青年,他立即剎身落地,因為,鹿百里不准他在外人面前炫自己的功力。
  他便直接到水井旁沐浴更衣。
  不久,他便發現自己的小兄弟上方居然長有如老人額前的胡須般一樣的黑虯毛,他不由一怔!
  他輕撫不久,乍听腳步聲,便匆匆穿上衣褲。
  立見一名青年自遠方拎桶而來,他立知對方要炊膳,他便含笑向對方點個頭,再直接攜著浴具及洗妥之衣物离去。
  他晾妥衣物,便直接返房閱冊。
  不久,他已印證及領悟不少。
  他欣然反复的翻閱著。
  良久之后,倏听“用膳吧!”他立即离房。
  不久,他已与鹿百里共膳。
  鹿百里用過膳,便道:“膳后走百步再入房行功。”
  “是!”
  鹿百里便直接步出大門。
  毛潭吃光食物,便端餐具到井旁清洗著。
  他又走了一陣子,便返房行功。
  不久,他便又發現一顆珠在他的体中跑,它所經過之穴道,便輕松活躍,他不由來回的行功著。
  不久,他己悠悠入定。
  黃昏時分,鹿百里喚醒他便与之共膳。
  膳后,鹿百里便指點役气使力訣竅。
  從此,他便每夜指點毛潭練武。
  二月底,那位婦人与另外二位婦人又制昏甄慶三人,只見婦人取出一個小瓶,便把瓶內液体灌入甄虹口中。
  她又拂頸,口中之液便滑入甄虹的体中。
  另外二婦便又坐在甄虹前后及雙掌按体。
  婦人便以掌貼按甄虹蓮宮口道:“開始吧!”
  二婦便把功力貫入甄虹的体中。
  婦人立覺蓮宮一陣收縮,宮口吸力大增,她不由喜道:“速!”
  二婦便加速貫入功力。
  婦人立覺掌心之皮似被撕開,她不由暗喜道:“行啦!經過此關她己可立于不敗之地,太完美啦!”
  她便收掌道:“停!”
  二婦立即收掌下床。
  婦人便扶甄虹仰躺于床上。
  子夜時分,甄虹的下体溢血一陣子,便自動止血,她的全身卻似在蒸籠般泛出熱气,而且熱气一直聚在体外。
  又過了一個時辰,她已被一層白霧罩得人影難辨。
  寅初時分,那些白霧便似百川入海般滲入她的体中。
  她的全身肌膚立即又滑又亮。
  她的臉更是晶瑩亮麗。
  天亮不久,甄慶夫婦一醒來,便匆匆梳洗。
  不久,甄氏已匆匆炊膳。
  甄慶用過膳,立即离去。
  甄氏一入愛女房中,她一見愛女仍在睡,她正想喚醒愛女,卻見愛女之裙染血,她立知愛女又月經來潮。
  她心生不忍的任愛女睡著。
  她立即返房縫制新衫。
  因為,她最近接到一批縫衫外快哩!
  黃昏時分,她才入房喚醒愛女及輕聲指點著。
  不久,甄虹臉紅的提水入房淨身著。
  良久之后,她方始入廚用膳。
  膳后,她洗淨餐具及衣裙,便返房輕撫胸脯,因為她方才沐浴時發現雙乳飽滿甚多呀!
  她一撫乳,蓮宮內便一陣收縮。
  她剛怔,那只老鼠便又出現了。
  她便吸吸气任由它跑。
  不久,她己發現老鼠更大,而且跑得更快,她剛覺奇怪,便一陣子飄飄然,她便又悠悠的入定啦!
  破曉時分,她听到腳步聲,便自動收功下床。
  她便先入菜圃拔菜清洗著。
  不久,她已陪母炊膳著。
  膳后,她便与母縫制新衫。
  午膳之后,她擔心自己又睡過頭便繼續縫衫。
  入夜之后她又縫新衫一個多時辰,方始上床歇息。
  立覺那只大老鼠又跑個不停。
  不久,她己飄然入眠啦!
  她的功力便如此的精淬著。
  端午節時分,甄慶夫婦攜肉粽及二百兩銀票到鹿場送給鹿百里之后,他們便申謝的行禮离去。
  甄氏低聲道:“好久沒看見阿潭啦!”
  “是呀!他的工資可真不好賺哩!”
  “是呀!這孩子又老實,真令人心疼。”
  “嗯!明日起按計划分裝線香及紙錢吧!”
  “好呀!”
  不久,二人己買回大批的線香以及線錢。
  甄虹見狀,不由想起童南及毛毯已經好久沒來看她,尤其毛潭更是已快一年沒有看見他的人影了。
  于是,她在當天下午抽空到鹿場張望著。
  卻見三名青年正在鹿場忙碌,但未見毛潭。
  她又在門前張望良久,方始离去。
  她以為毛毯已經离去,她不由暗怪他不告而別。
  她便悶悶不樂的返家。
  膳后,她更懶洋洋的上床躺著。
  大老鼠又現,她卻毫無昔夜之喜。
  她又胡思亂想了一陣子,方始入眠。
  翌日起,她便默默縫衣,分裝紙錢及整理菜圃、炊膳以及洗衣,甄氏以為愛女又月經來潮,便默默不語。
  不知不覺之中,六月十八日在她們期待中到達,她們一大早便買回二大籮玉蘭花在家中以針線串妥。
  當天下午,童南便前來道:“大叔、大嫂、阿虹,我來啦!”
  甄慶含笑道:“好久沒有你啦!”
  “是的!我上青城練武啦!”
  “青城?好地方,听說三清宮的道士皆會飛哩!”
  “是呀!今夜仍要賣紙錢及花吧?”
  “是的!近日天气不錯,今夜必有不少的香客。”
  “太好啦!我專程下山來幫個忙!”
  “謝謝!膳否?”
  “已在家中膳畢,謝謝。”
  “糕餅一定又被訂制不少吧?”
  “三千斤,比去年多五百斤,有人還愿。”
  “可喜可賀!”
  “謝謝!我可否与阿虹聊聊?”
  “虹儿,陪阿南出去走走吧。”
  “是!”
  不久,二人一离去,童南便道:“阿虹,你更美啦。”
  “貧嘴,青城道士沒把你教好。”
  “你真的更美啦!”
  甄虹笑道:“你又練了什么武功?”
  “我練了三招劍式,挺厲害的哩,我已經可以一劍斷木,我更可斬空中之蠅,掌門人說我是可造之材哩!”
  “真的呀?”
  “是啊!掌門人說若繼續勤練五年,必然可成一代劍客。”
  “不簡單,恭喜!”
  “謝啦!”
  倏見毛潭由前方遠處出現,只听他叫道:“南哥,阿虹,我正要去找你們哩!”甄虹當場惊喜的眉開眼笑。
  童南望著遠方忖道:“死阿潭,狗照子如此亮,我還看不清楚他哩!”他便与甄虹含笑快步行去。
  不久,雙方己笑哈哈的止步。
  毛潭道:“阿虹,今晚要賣花吧?”
  “嗯!你這陣子在忙什么?”
  “主人要我念書。”
  童南哈哈笑道:“這么大才念書,你有沒有發燒呀?”
  “沒有!念書很有用哩!”
  “去你的!練武才最有用啦!”
  說著,他向上一掠再翻身落地。
  “哇!南哥,你可真行呀!”
  “哈哈,這才有用,對不對?”
  “對!對!南哥怎會如此厲害呢?”
  童南得意的哈哈笑道:“我自去年練武至今,便有這份成就,不出五年,我必然可以成為一代劍客。”
  “哪個劍呀?”
  “哼!你以為會是哪個劍?當然是寶劍的劍啦!”
  “我以為是看得見的見。”
  “哼!我又不是瞎子,見個屁。”
  “讓天下人皆看得見呀!”
  “哈哈!這才差不多,下回直接說清楚。”
  “是!是!”
  “走!去品茗吧!我請客!”
  “謝啦!”
  三人便含笑進入附近一家長青茶肆。
  童南拋出一塊白銀道:“三壺雨后,另配小菜。”
  “是!”
  童南便大搖大擺的入座。
  不久,他便吹噓著有青城派練劍之倩形,他越說越爽,不由拿著一雙竹筷炫耀的起身一夾,當場便夾下一只蒼蠅。
  甄虹美目一亮道:“好功夫!”
  毛潭道:“真厲害!”
  童南一拋蠅,便又起身連夾。
  茶客瞧得紛紛嘔心离去。
  店主忙上前作揖道:“公子請坐。”
  說著,他己把一塊白銀塞入童南的袖中。
  童南瞪道:“干什么?”
  店家低聲道:“公子再夾下去,小號便做不了生意,請手下留情。”
  童南向四周一瞧,便點頭道:“以后多注意空間衛生,不要老讓蠅子進來污染空气!”
  “是!一定改進,請多包涵。”
  說著,他已作揖离去。
  童南便得意的收白銀入袋。
  毛潭低聲道:“南哥,這樣子不好吧!咱們豈不是白吃?”
  “去你的!他自己送的,又不是我勒索的。”
  甄虹附和著道:“對!只有如此做,他們才會改進。”
  毛潭一時無言以對啦!
  不久,店家親自送來三壺雨后香片及斟茗。
  他又哈腰一禮,方始离去。
  小二立即送來小菜及清理現場。
  童南便邊品茗邊吹噓著。
  甄虹听得眉飛色舞!
  毛潭不愿白吃又不能不吃,便悶悶不樂的听著。
  童南一見心上人大悅,他吹得更起勁啦!
  良久之后,甄虹向窗外一瞧,方始道:“我該回去幫忙啦!”
  童南點頭道:“行!天一黑,我便去幫忙!”
  “謝謝南哥!”
  童南听得骨頭發酥啦!
  他便大搖大擺的离去了。
  毛潭卻向店家作揖道:“謝謝大叔!”
  店家苦笑一聲,只能默默點頭啦!
  不久,三人己各自返家。
  天一黑,童南便赶來与甄慶一家三口挑花及紙錢前往山門口,他們一放妥物品,便先占妥有利的位置。
  他們來回的挑物品到現場。
  半個多時辰之后,毛潭方始前來報到。
  童南瞪眼道:“摸魚呀!”
  “失禮啦!我必須先陪主人用膳。”
  “拍什么馬屁,你不知道一年才只有這一次机會嗎?”
  “失禮!失禮!”
  “走啦!”
  二人便挑物离去。
  亥初時分,物品已似二堆小山的堆妥,其余的小販不由瞧得頻拋白眼。
  童南瞧得不爽,便上前叉腰道:“瞪什么瞪?”
  說著,他己向上一掠,再翻身落地。
  小販們不由色變。
  童南順手拿起扁擔便施展劍招。
  呼呼聲中,小販們紛紛后退。
  童南一收招,便插上扁擔道:“還有誰不爽?”
  小販們紛紛低頭而退。
  童南便大搖大擺的坐在附近一塊大石上。
  甄虹欣然上前附耳道:“南哥,謝啦!”
  伊人吐气如蘭,童南不由大樂。
  不久,便有三十名香客由遠方下車而來,童南三人便如去年一樣各持一物迎前說吉祥話售物,那三十人便各買一份而去。
  因為,他們的人品皆不俗且又說吉祥話,香客當然爽啦!
  籃中便出現了銅錢以及六塊碎銀。
  這六塊碎銀皆出自買玉蘭花之香客,因為,甄虹太可人啦!
  隨著子時將近,欲燒頭柱香的相客便一批批的涌到。
  童南三人占人和及地利,忙得不亦樂乎啦!
  子時剛過,一個籃子已裝滿銅錢以及碎銀。
  不久,甄慶夫婦送來四籃串妥的玉蘭花,便挑走銅錢及碎銀,他們一見收入如此之多,不由眉開眼笑的离去。
  他們一返家,便忙著以針線串妥玉蘭花再送到現場。
  丑初時分,一對錦衣中年夫婦一近山門,童南三人便又迎前兜售,中年人乍見甄虹,便雙目一亮的瞧個不停。
  他便取出一塊白銀遞出。
  甄虹便申謝送上一串玉蘭花。
  中年人卻不接花反而撫上她的手背。
  童南一瞥之下,便雙眼一瞪。
  甄虹怔了一下,她正欲縮手,中年人己緊握住柔荑。
  婦人見狀,便低頭不語。
  童南一放下紙線,便上前沉聲道:“放手!”
  中年人瞪眼道:“小子,你知我是誰?”
  “我不管你是天王老子,放手!”
  中年人一放手,倏地閃身一掌安向童南的心口。
  童南向后一退,便拿起扁擔掄來。
  “嘿嘿!浮臭未干的小子,我陪你玩玩吧!”
  說著,他已向左一閃及切身探掌扣肩而來。
  童南向外一閃,便揮扁擔削砍而來。
  “青松迎客,你是青城弟子?”
  “嘿嘿!快叩頭賠罪。”
  “嘿嘿!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立見他撩起長袍的一角便系上左腰帶。
  他一拉弓箭步,便展臂揚掌扣指蓄勢以待,童南卻似初生之犢不怕虎般掄扁擔直接沖去。
  立見中年人振臂格開扁擔,便一掌拍上童南的腹部。
  童南腹中一疼,便啊叫的松開扁擔而退。
  中年人一彈身,便抬腳踹上童南。
  毛潭道:“不要!”便一頭沖來。
  中年人見狀,便收腳弓腰揚掌抓向毛潭。
  毛潭直覺的揚手一揮,當場碰上中年人的雙掌。中年人立覺手指皆麻,雙腕折疼,他不由悶哼收掌仰身欲退。
  童南順勢一腳踢出。
  叭地一聲,他的腳尖正好踢上中年人的子孫帶。
  血光乍現,中年人已仰倒地面。
  童南恨恨的揚掌一劈,正好劈上中年人的心口。
  砰地一聲,中年人一吐鮮血,便一陣哆嗦。
  不久,他瞪眼咽下最后一口气啦!
  婦人不由尖叫殺人呀不己!
  童南乍見自己殺了人,不由駭得全身發抖。
  甄虹早已呆若木雞。
  毛潭亦怔立當場。
  不久,童南駭忖道:“我殺了人啦?我非償命不可,不行!我是童家的獨子,我一定不能死呀!”
  他倏地望向毛潭,不由心生一智。
  他立即道:“阿潭,你先傷了他,對不對?”
  “我……我……是嗎?”
  “錯不了,他要踢我之時,你喊不要奔來,你的手撞傷他,我才能出手,你不對于先,是不是?”
  說著,他轉向甄虹問道:“阿虹,是不是?”
  “我……我不知道!”
  “不!你想一想,阿潭喊出來揚手便拿那人退開,對不對?”
  “對!”
  “他會退開,代表阿潭己先傷了他,對不對?”
  “對!”
  “你記住吧?”
  說著,他己低聲向毛潭道:“阿潭,我們是不是好兄弟?”
  “是!否則,我方才就不會沖出來。”
  “謝謝!你扛下來吧!”
  “扛什么?”
  “你把方才之事扛在你身上吧?”
  “我……我……”
  “阿潭,我家只有我一個儿子,我若出事,我家不好看,青城派也不好看,我平日待你不錯,你幫幫忙吧?”
  “我……我……”
  “阿潭,我求求你。”
  說著,他己下跪。
  “南哥,別這樣子,快起來!”
  “阿潭,你若不答應,我便不起來!”
  “我……好!我答應!”
  “你若反侮,便是王八蛋!”
  “好!我不會反悔!”
  “謝啦!”
  童南一起身,便低聲指點著。
  毛潭一咬牙,便全部記在心中。
  不久,童南便叫他背誦三遍。
  毛潭便只字不漏的連說三遍。
  “謝啦!屆時可別說錯。”
  “行!”
  童南便上前指點甄虹。
  心亂如麻的甄虹不由听得連連點頭。
  童南一見其余的小販已匆匆走光,他反而安心了。
  他一見又能一批香客來臨,便上前兜售著。
  甄虹見狀,便也上前售物。
  毛潭便站在尸身旁瞧著中年人不語。
  不久,中年婦人己帶來三名差爺,她尚未啟口,毛潭己上前伸出手雙道:“差爺,人是我殺的。”
  中年婦人不由一怔!
  童南立即瞪著她。
  中年婦人神色一變,便低頭不語。
  一名差爺便上前詢問案倩。
  童南上前拾起那塊碎銀道:“差爺,此人方才利用此白銀摸阿虹的手及調戲她,毛潭仗義執言,中年人居然打人。為了自衛,毛潭就与他扭打多時,可不小心將他打死,差爺,這是中年人的不對,老潭才十六歲,求求你向大人多美言几句。”
  “當真如此?”
  毛潭及甄虹便一一起點頭。
  不久,婦人也點頭啦!
  于是,三名差爺上前抬尸离去。
  婦人、毛潭及甄虹亦被帶走。
  童南不由暗道:“阿彌陀佛!謝天謝地!”
  不久,他似沒事般兜售著物品。
  過了半個多時辰,甄慶夫婦又挑來玉蘭花,甄慶一見香客甚多,他們便先上前協助出售物品及收錢。
  不久,香客一上山,甄慶便問道:“虹儿及阿潭呢?”
  童南答道:“一個多時辰前,有一對中年夫婦買花,中年人居然抓住阿虹的手調戲,阿潭便上前于中年人理論,中年人便打阿潭,阿潭与他打不多久,便失手將中年人打死,婦人一報案,阿虹及阿潭被帶入衙中。”
  甄氏急出淚水道:“怎會如此呢?怎么辦?”
  甄慶道:“休慌!我去衙里瞧瞧!”
  說著,他已匆匆离去。
  他一近衙前,便被衙役擋住。
  他立即听到公堂傳出拍拍連響。
  于是,他就猜到毛潭在挨罰啦!
  他便向衙役報出身份及請求入衙。
  衙役不但不准,反而逐開他。
  他只好在遠處等候著。
  此時的毛潭正趴在公堂被剝下褲子由兩位衙役以棍打臀,因為,朱縣令方才下令先打一百棍。
  甄虹心惊膽寒的在旁低頭而跪。
  中年婦人亦低跪在一旁。
  衙役則在朱縣令耳旁報告案情。
  不久,一名衙役已收棍繳令。
  朱縣令沉聲道:“許氏!”
  中年婦人忙道:“民婦在!”
  “方才是你報案?”
  “是的!”
  “詳述經過!”
  “是!民婦陪先夫許景泰自成都欲至峨嵋寺上香,在山門前見二名少年及一名少女兜售紙錢及花,便止步欲買。先夫平日性喜漁色,當場便對少女非禮,此少年便上前理論,雙方一陣爭執便毆打,先夫不幸而亡。”
  朱縣令道:“你所言屬實?”
  “是的!”
  “嗯!堂下少女何人?”
  “民女甄虹!”
  “你為何在場?”
  “民女為貼補家用,邀二位同伴在山門前售物品。”
  朱縣令一拍惊堂木喝道:“大膽,私售物品,你知罪否?”
  甄虹駭得連連叩頭哭道:“知罪!知罪!”
  “許氏万才所言皆實?”
  “是……是的!”
  “哼!毛潭!抬頭!”
  毛潭一抬頭,便道:“大人,小的對不起大人之鼓勵!”
  “哼!本官昔日瞧你老實勤快曾勉你上進,你為何闖此禍?”
  “小的知罪,小的該死!”
  “哼!另一人是否乃童南?”
  “是的!大人,此事与他無關。”
  “是嗎?”
  “是的!”
  “你可知殺人必須償命?”
  “知道!小的知罪,小的愿償命!”
  朱縣令向衙役道:“現場可有疑慮?”
  “沒有!完全如口供內容。”
  “好!許氏,你可以運尸离去,本官自會秉公處理此事。”
  “謝謝大人!”
  立見二位衙役抬尸跟著婦人离去。
  朱縣令喝道:“甄虹,下回不准擅自做生意。”
  “遵命!”
  “恕你無罪,退下!”
  “謝謝大人!”
  甄虹一起身,便匆匆离去。
  “來人呀,押毛潭入大牢!”
  “遵命!”
  “退堂!”
  朱縣令立即离去。
  師爺便端著狀子及硯台到毛潭身前。
  他便牽著毛潭的手按妥口供以及畫押。
  不久,毛潭被換上囚服,便送入大牢。
  沒多久,他已被扣上鐐銬坐在稻草堆上。
  他似乎作夢般低頭回想著。
  且說那婦人在衙役的協助下買妥棺物便把老公入殯,不過,她卻雇人連夜扛棺到峨嵋寺山門前。
  童南見狀,便眼皮連跳。
  婦人前低聲道:“官方已定毛潭之罪,你如何賠償?”
  “這……大嫂意下如何?”
  “白銀三万兩!”
  “啊!這……太……太多啦!”
  “哼!我現在若翻供還來得及!”
  立見甄慶快步前來道:“什么事?”
  童南有口難言的支支唔唔著。
  許氏沉聲道:“你是他的大人?”
  “不是!可否讓道,以免影響香客上山?”
  “行!走!”
  說著,他己拉著童南离去。
  不久,二人已在遠方交談著。
  甄慶乍獲悉實情,不由變色。
  他不由不齒童南之可怕。
  他便保持沉默。
  童南又被逼不久,只好陪許氏返家。
  他一返家,便向雙親下跪及道出實情。
  童南之父童永財一見愛子闖出天大的漏子,駭怒之余,便与許氏討价還价一番。
  良久之后,童永財方始以一万五千兩白銀打發許氏。
  從此,童南被關禁閉于府中。
  甄慶一家三口售完物品,便匆匆返家。
  不久,甄慶已赶入鹿場會見鹿百里。
  鹿百里一听毛潭傻乎乎的替人頂罪,不由沉容。
  他一听毛潭已被收押,便沉思不語。
  不久,他支走甄慶,立即換上黑衣褲及戴上頭罩。
  沒多久,他已直接潛入朱縣令的房中,他便制啞朱縣令夫婦再以制穴手法整得他們肝顫腸絞,冷汗直流。
  然后,他解開穴道沉聲道:“從輕發落毛潭,否則,明夜子時,你們二人必會重溫方才之滋味。”
  說著,他己從容离去。
  朱氏忙道:“相公,依他吧!”
  “這……此人如此膽大妄為,本官如何依他?”
  “相公不是賞識毛潭嗎?順手推舟吧。”
  “這……我再考慮考慮!”
  二人便入內侍沐浴更衣。
  翌日上午,朱縣令便与師爺研判毛潭殺人案。
  兩人翻閱朝律研究良久,終于找到勞刑,兩人研究一段時間,于找到漏洞的讓毛潭可免死罪。
  于是,朱縣令即派人寫好公告及張貼各地顯眼處。
  城民一見毛潭殺人被判發鎮南關服勞刑五年,人人在吃惊之下,紛紛奔相走告此事。
  童永財乍獲訊,便赶去看公告。
  他閱完公告,便放心的返府。
  午后時分,鹿百里閱過公告,便默默离去。
  不久,他進入童記糕餅舖指名欲見童南。
  沒多久,童永財己迎他入內廳道:“你為毛潭而來的吧?”
  “不錯!你可真行,居然調教出一位聰明小子。”
  立見他冷冷一哼,便立掌如刀的切上桌沿。
  “卡嚓”一聲,桌沿己缺一角。
  童永財不由大駭的起身速退。
  因為,此桌乃是堅硬的檜木做成,即使以利刀割桌也不能如此干淨利落地切下桌沿,足見此人之可怕。
  鹿百里冷峻的道:“我令你派一人頂替毛潭服刑。”“這……這……恐怕有困難,朱大人那方不好安排呀!”
  “獻金三万,我擺平他。”
  “什……什么?獻金三万?”
  “若有不是,我負責!”
  “這……可否容我考慮一下?”
  “不行!毛潭隨時會被押走,你若不允,我就滅你全家!”
  “不!不!別如此,我依你,請稍候!”
  “你最好別耍花招,我倘可翻供,甄慶父女必會做證。”
  “別如此,我即刻辦妥此事。”
  “速辦!”
  “是!”
  童永財便匆勿离去。
  不出半個時辰,他己領回三張一万兩的金票交給鹿百里,鹿百里沉聲道:“何時可以找到替代之人?”
  “這……快盡……”
  “限你在明日午時之前辦妥,否則,雞犬不留!”
  “是……是……”
  鹿百里一使勁,便沉容离去。
  立見他所坐之太師椅,無風自垮散落一地,童永財瞧得面無人色以及全身發抖著。
  他立即絞盡腦汁的找人啦!
  當天晚上寅初時分,朱縣令夫婦在睡中倏覺腹疼,他們剛哎唷一叫,便五內俱疼的抱腹慘叫不己。
  衙役入內一瞧,不由大駭!
  不久,師爺入內一瞧,便派人找來大夫。
  朱縣令夫婦疼得死去活來及冷汗如泉而流,三名大夫前來瞧過之后,一致認定他們吃坏了肚子。
  一大把藥粉便送入他們的腹中。
  可是,他們立即吐個一干二淨以及疼昏。
  足足過了半個多時辰,他們方始似死人般昏睡著。
  全城大夫便一批批的被召入診治著。
  一個多時辰之后,朱縣令一醒來,便虛弱的吩咐大夫离去。
  因為,他知道前夜那人不是在嚇唬他而已!
  他為求自保,便企盼那人盡快出現。
  午前時分,鹿百里戴上面具從容到衙前,表示自己有秘術可以救治朱大人,衙役立即入內通報。
  朱縣令立即派人請入此人。
  鹿百里入房便正儿八經的替朱縣令二人切脈。
  不久,他沉聲道:“大人受制于某种神秘手法?”
  朱縣令一點即高地道:“請惠賜援手!”
  “先退走其余之人吧!”
  朱縣令立即吩咐眾人离開。
  鹿百里便上前沉聲道:“我同意你的判決。”
  “啊!是你!”
  “不過,我盼你准以他人替代毛潭服刑。”
  “這……万一有所失閃,本官擔當不起呀!”
  “我會安排妥當,你若不依,明夜再疼一次,便見不到朝陽了,你是聰明人,你自行評估一番吧!”
  “這……好!本官依你,不過,你須安排妥當。”
  “行!我在今午前使可安排妥人員。”
  “好!你今夜子時送人入牢,本官會安排妥當。”
  “行!若有變卦,你自負后果。”
  “放心!盼你妥加安排。”
  “放心!我屆時必會解你二人之穴道。”
  說著,他已啟門昂頭离去。
  朱縣令不由萌生辭官之念。
  鹿百里离去之后,便直接离城以避免被人跟蹤。
  午前時分,他換妥衣衫便以真面目進入童記糕舖,童永財不但直接迎他入內廳,更召入一名少年。
  鹿百里注視少年一眼,便沉聲道:“今夜子時行事,我在子時前來此帶人,你須詳加安排,明白否?”
  “明白!”
  鹿百里便昂頭离去。
  童永財便派人召來少年之雙親。
  他妥加吩咐之后,便當著少年的面把五千兩銀票交給他的雙親,立見他們上前吩咐儿子忍耐五年。
  不久,他們已經离去。
  童永財便派人送來大魚大肉供少年取用。
  膳后,他便吩咐少年入內歇息及派人在門窗外守候著。
  當天晚上子前時分,鹿百里一到童記糕餅舖前,童永財已帶少年迎來,他上前一拂,少年便昏仆而倒。
  他順手挾起少年便迅速离去。
  童永財便似送走瘟神般關閉大門。
  鹿百里戴妥面具一到衙后,立見朱縣令己啟門張望著。
  他便大搖大擺的跟入。
  不久,他們一到牢前,立見毛潭已經換上布衣褲子行來,于是,鹿百里放下少年及沉聲道:“你自行善后吧!”
  “是!請您高抬貴手!”
  鹿百里立即震開他的穴道。
  不久,朱氏也匆匆前來。
  鹿百里立即也震開她的穴道。
  片刻過后,他道句:“走吧!”便掠空而上。
  毛潭一听他的嗓音,便跟著掠空而上。
  朱縣令一見毛潭也會飛,不由大駭!
  他立即召人抬入少年,再換上囚服及扣上鐐銬。
  然后,他們緊張的返房等候著。
  天色一亮,他們終于松口气啦!
  于是,他親入牢房指點少年串供啦!
  他利用上級覆文前之期間,天天替少年洗腦啦!
  不出三天,少年已能倒背如流!
  “拿人錢財,替人消災”,他的雙親就是童府的下人,他們拿走五千兩白銀,他當然認命的准備服勞刑。
  且說鹿百里帶毛潭离去之后,便繞一大圈再返回鹿場。
  首先,他吩咐毛潭詳述案發經過。
  毛潭便一五一十的敘述著。
  “笨蛋!你逞啥英雄?你講啥道義?童南有否探過牢?童家的人有否出過面?笨蛋!笨死啦!”
  毛潭臉紅耳赤的低著頭!
  鹿百里道:“下回放聰明些。”
  “是!”
  “你能出來,完全因為有人頂替你,此人今后將代你被押到鎮南關服勞刑五年,你今后不能再公開露面啦!”
  毛潭不由一怔!
  鹿百里續道:“我再說一遍,你必須隱姓埋名在此住五年,你不能見任何熟人,你就在此專心的練武吧!”
  “是!”
  鹿百里取出一幅面具,便戴上自己的臉道:“容貌改變了吧?”
  “是的!”
  “你今后就戴著它,除洗臉拭汗外,不准在外人面前摘下它。”
  “是!”
  “記住!不准見任何人!”
  “是!”

  ------------------
  銀城書廊 掃描校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