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十三章 人為財死


  午后時分,毛潭邊掠縱于山區,邊看山下各地災情,他立見大我數人皆以濁黃之清洗家具及房屋。
  他不由一陣難受。
  他深深体會大自然之大及恐怖!
  他自知插不上手,他尚有阻止大刀幫屯糧,所以,他小心的繼續沿濕滑的山道上掠縱前進。
  又過不久,他倏見前方山頂掠出一人。
  他細視之下,不由喜喚道:“大叔!”
  來人立即揮手掠來。
  不久,兩人會合一株松樹下,百里揚喜道:“干得好!”
  “大叔安排得好!”
  “不!我錯矣!”
  毛潭怔道:“怎么回事?”
  “我急于賑災,把存糧全部送入災區,造成災民之糧過剩,居然令黑道人物購糧欲哄抬糧价!”
  “杭州八方盟如此可惡哩!”
  “可悲,真令人泄气!”
  “沒關系!我己滅了八方盟!”
  他便略述經過。
  百里揚喜道:“干得好,你不但已集妥日后糧源,亦結交杭州群豪,這些人日后皆是你之主要助力!”
  “是的!我另學一套掌法!”
  “唔!是什么掌法?”
  “我不知道名稱,只有三招而已!”
  “我瞧瞧!”
  毛潭立即演練招式。
  百里揚一瞧立即惊喜道:“風起云涌!他怎會遇上海德!啊!難海德、海蘭已經認出阿潭的易容啦?”
  毛潭一施展畢招式,便收招望向百里揚。
  百里揚問道:“你遇上上回那位女子啦?”
  “是的!她由渝州便跟著我在災區跑!”
  說著,他便略述海蘭主動會面及以后所發生之事。
  百里揚立即道出海德二人之來歷及關系。
  毛潭啊道:“難道他能支走那些人!”
  他便道出他与六名群賢庄人員理論之事。
  百里揚道:“群賢庄的人一直如此高傲,別理他們!”
  “是!對了!他們從八方盟取一批錢,他們要買建材送到江西及安徽,他們不似一般群賢庄人員!”
  百里揚笑道:“他叫海德,他是上任群賢庄庄主!”
  “真的呀?”
  “是的,那女子是他的孫女海蘭,他是京城一朵花!”
  “真的呀?”
  “嗯!八方盟所買之糧如今作何處理?”
  “已交給巡撫保管!”
  “也好!留供平抑糧价吧!”
  “好!大叔在找我嗎?”
  “是的!河南大刀幫串同兩湖三大黑道幫派正在河南及兩湖市日購災糧,他們的目的与八方盟一樣!”
  毛潭點頭道:“我因為听見此事而欲赶赴大刀幫!”
  百里揚含笑道:“目前!先讓他們把糧集中在一起,反正,目前之米价尚穩定,先讓他們忙一陣子!”
  “好!黃河兩岸災情怎樣?”
  “沒有想像中嚴重,因為,居民多己先行撤到高處,被大水沖倒之房舍及店面也只有三成左右!”
  “不幸中之大幸也!”
  “是的!尤其各衙皆己出面賑災,我們只負責宰大刀幫吧!”
  “好!”
  “你宰八方盟時,已体會功力強勁吧?”
  “是的!越劈越有勁哩!”
  “很好,我返渝州及嘉定善后,你在此練掌吧!”
  “好!”
  百里揚便指點大刀幫之巢穴。
  不久,他已欣慰的离去。
  毛潭心安之下,便掠到瀑布前喝水。
  不久,他己躲入一處荒洞內行功。
  入夜不久,他便在瀑布前之空地練習風雷掌招。
  他便來回的施展掌招以及思忖著招式變化。
  天亮之后,他便喝水及入洞中行功。
  入夜時分,他便又出來練掌。
  深夜時分,他已經左掌右劍躍攻不已。
  他摸擬自已被大批人圍攻而劈殺著。
  天亮之后,他吁口气,便收劍喝水。
  倏覺一陣饑餓,他便掠向前方。
  他掠過一山,便遙望山下有不少的房舍,他稍回想,立即認出此地便是長沙,他不由搖頭一歎。
  因為,他在十五年前,險些死于大水災呀。
  看來五年淹一次水之期還真准确哩。
  于是,他掠向山下。
  他一入城,足足找過三條街,方始瞧見一批和尚在招呼路人取用素面。
  他立即上前合什一禮。
  他掏出一錠白銀,便放下一旁之木箱中。
  立見一僧向他行禮申謝。
  毛潭答過禮,便上前盛面取用著。
  他略加填過肚子,便申謝离去。
  他便在長沙城內大街小巷走著。
  他企圖找回十五年前之忘記,可惜,景物己全非。
  午前時分,他問明河南方向立即离去。
  不出盞茶時間,他便又在山區飛掠著。
  黃昏時分,他尚在山上,便看見山下有處堆積著米糧他心知大刀幫便在那附近,于是,他便直接下山。
  入夜不久,他已來到一處堆糧地方,立見十名大漢邊吃肉喝酒邊聊著賣糧發財之事,毛潭的火气又旺啦!
  眼不見為淨,他便直接尋找食物。
  又過半個時辰,他己瞧見一批和尚在招呼路人用膳。
  他立即上前合什及放一塊白銀入箱。
  然后,他跟著一批人取用素面。
  膳后,他便直接上山。
  不到半個時辰,他已在始信峰頂之荒洞之內行功。
  深夜時分,他便側躺而眠。
  多日未睡的他這一躺下,足足睡到翌日午后時分,方始醒來,他只覺全身說不出的舒暢,他不由想起愛妻甄虹。
  他不由想起他肚中的孩子。
  他不由笑啦。
  因為,那是他們愛的結晶。
  因為,那是毛家的后代呀。
  他便愉快的出洞。
  立見陽光普照,他不由更樂。
  于是,他又直接進入開封城。
  這個政經及文化古都,此次經過黃河的洗禮,它雖未造成重創,卻使人心惶惶,天色只要轉陰,百姓便打算落跑。
  只見百姓之惊惶程度。
  卻有一批人趁机忙得不亦樂乎。
  他們便是大刀幫以及兩湖之三個黑道幫派,他們同時動員五千余人來回的自兩湖及黃河各地軟硬兼施的買糧。
  這是大刀幫幫主畢運的主意。
  他一手創立大刀幫,大刀幫己屹立開封三十年,它歷經多次的水患,更歷經黑白兩道的多次挑戰及血拼。
  身經百戰的大刀幫開幫弟子如今只剩近百余人活著,不過,他們皆是水里滾又水里熬過的老江湖。
  所以,大刀幫屹立不搖。
  所以,大刀幫的弟子多達二千五百余人。
  畢運雖已近六旬,卻貪心仍旺,他一見有楞仔送來大批的糧物,他立即想起一條空前大好的發財机會。
  因為,他經歷過多次的水災。
  因為,他知道災后之糧价至少會翻兩翻。
  所以,他聯合兩湖三個黑道幫派到處買糧。
  他們不但逼災民賣出大部分的糧,更以便宜得要命之价格買糧,然后,他們把糧集中放于大刀幫總舵內及四周。
  他們貪婪的仍在搜購著米糧。
  他們准備大撈一票啦!
  午后時分,畢運正在品茗,倏見一人匆匆上前行禮道:“稟幫主,賑災官員已經在方才進入開封府。”
  “嘿嘿,財神爺到啦,密切監視!”
  “是!”
  那人便行禮离去。
  畢運愉快的笑啦。
  且說朝廷在獲悉長江及黃河同時有多處破堤造成中下游重大的災情之后,皇上便旨諭即刻進行賑災。
  等各部配合妄當之后,六吏方始正式的出告。
  “十年一大淹,五年一小淹”,今年雖然算是超級大淹水,六吏仍然如昔般由軍士護送賑災財物前進。
  人一多,速度必慢,所以,今天才有一吏抵達開封。
  他一听災民皆已獲財物,不由一怔。
  他便詳詢內情。
  開封巡撫卻只知賑災之人皆來自四川。
  而且,他們皆不愿道出內情。
  面對此种异事,該吏不由好奇。
  于是,他由巡撫陪同探訪災民。
  不到半日,他已經确定這些事。
  他不由嘖嘖稱奇。
  不過,他也發現多處堆糧如山。
  他以為出自官方安排,不由大喜。
  于是,他進行房舍之修复以及重建工作。
  三日之后,他便又赴別處賑災。
  毛潭在監視大刀幫一天一夜之后,他便知道他們仍在搜購米糧,于是,他又隱回山頂行功及利用夜間練掌。
  他知道這一帶乃是少林寺的地盤,他決定若非必要不施展達摩劍招,所以他專心修煉風雷掌法。
  此時的葛明倫正在群賢庄內听那六名中年人報告發現救駕者之經過,他不由頻頻含笑點頭。
  因為,他已經可以及時交卷啦!
  不過,當他听見海爺介入此事,便暗暗的不爽。
  因為,他有自知之明,他遠遜于海德呀!
  他不由擔心此人會被海德當作東山再起的籌碼。
  于是他赶入宮向太子奏明此事。
  太子立即道:“速引入宮!”
  “遵命!”
  他立即行禮离去。
  他一赶返群賢山庄,便下令那六人速邀救駕者入宮。
  此外,他派人召來其余的高手。
  當天晚上,他一直在窗內夜行燃燈長燃到天亮。
  接連數日,他一直在窗內夜夜燃燈到天亮。
  因為,他利用此暗記在告訴百忍天尊己找到殺死高領的人。
  這天中午,大刀幫總舵廣場,大廳以及牆外街道上皆有人員在大吃大喝,因為,他們己完成買糧的工作。
  他們便大吃大喝的慶功著。
  值此災情時刻,此种吃狀甚為煩眼。
  可是,沒人干涉此事。
  即便少林弟子也不愿惹是生非。
  途經開封府之群賢庄高手也不愿多管閒事。
  不過,毛潭卻出現啦。
  他不但現身,而且大方的坐在牆外一張桌旁与七人大吃大喝著。
  因為,兩湖的三幫人物對大刀幫人員而言,挺陌生的!
  毛潭便混水摸魚的吃著。
  因為,他要等待机會大開殺戒。
  半個多時辰之后,畢運己率三位幫主由內而外的逐桌敬酒招呼著,眾人亦熱烈的回敬,場面十分的熱鬧。
  毛潭一听幫主出來敬酒,不由暗樂。
  他便開始暗聚功力于雙掌。
  現場共有五千余人,每七至八人坐一桌,現場共將近七百桌,所以,足足過了一個多時辰,畢遠方始步出大門。
  三位幫主便含笑跟來。
  立見一批人起身道:“謝謝幫主!”
  畢運哈哈笑道:“喝得爽吧!”
  “夠爽!謝謝幫主!敬幫主!”
  “哈哈!好!”
  畢運四人便沿桌的行來。
  終于,他們來到了毛潭的桌前,毛潭与其余之人一起舉杯。
  畢運四人不覺有异的打算蜻蜓點水的啜口酒。
  毛潭倏揚左掌立即全力劈出。
  他一拋酒杯,立即反手劈出右掌。
  事出突然,四位幫主乍被第一記掌力劈中,便吐血仰倒,毛潭反手劈出右掌,便把他們劈死在地上。
  群情大嘩。
  惊呼聲与慘叫聲交鳴。
  毛潭一返掌,便劈死同桌及鄰桌之人。
  他便似劈垃圾般邊閃邊向外劈去。
  爆聲如雷!
  慘叫惊天!
  桌面及佳肴紛紛飛撞傷附近之人。
  人群立即由怔轉怒。
  叱喝聲中,人群紛紛由四周涌來。
  毛潭求之不得的疾劈不己。
  轟聲立即与慘叫聲伴奏成摧魂曲。
  怒喝聲中,大刀幫人員已返內取刀掠縱而來。
  毛潭置之不理般追劈向人多之處,因為,他料准人多處最亂,持刀者絕對會避免誤僵自己人。
  他便可以把握机會多宰一些人。
  不久他已經由大門前左街劈殺到右街,地面上人之人雖然咬牙猛劈,卻反而被毛潭的掌力震退而撞傷更多的人。
  亂!現場只能以一個亂字加以形容。
  終于,一批持大刀沖殺近毛潭,可是,他們剛打算揮刀,毛潭的掌力便已經如高山又似浪濤洶涌般卷上他們。
  爆聲之中,刀飛人也飛。
  慘叫聲中,鮮血激射著。
  正面那批人更被震成殘肢斷臂。
  隨后沖來之人立即被震傷。
  毛潭便趁机疾追猛劈不己。
  轟響連連之中,他似海浪般吞噬人命。
  他一直劈到牆角,便至少超渡五百人。
  他一折身,便又劈向人群。
  那批人一咬牙,便推撞劈确而來。
  爆響之中,近二百人已經傷亡。
  毛潭也被這股推撞力道逼退三大步。
  此景立給三人提供點子。
  “并肩子上呀!”
  “沖呀!”
  “拼死他呀!”
  吼叫聲中,果見三百余人己由右處疾掠猛沖而來。
  毛潭吃了一次虧,學了一次乖的便沖劈向正前方之人。
  那三百余人便轉過牆角打算再沖來,卻見他們的沖力己大減,前方卻已經傳來血雨以及慘叫。
  這批人為之一陣害怕。
  毛潭便趁机朝前方人群一直劈去。
  爆聲及慘叫聲中,他己劈到后牆角。
  六百余條冤魂立入地府報到。
  不過,三百余人己揮大刀沖殺向毛潭,毛潭倏地剎身提聚功力,再迅速的朝那三百余人疾劈不己。
  雙方硬碰硬不久。
  那三百余人已經成掌下游魂。
  不過,立即有八名老者拎刀翻身由牆內掠出,立見他們各以雙手握刀便一起喊殺的砍扑向毛潭。
  毛潭立即疾劈出雙掌。
  爆響之中,八刀紛斷。
  那八人慘叫一聲,便飛向半空中。
  血雨紛飛,他們回光返照的仍握刀把揮砍數下,方始結束罪惡的一生,不過,他們仍暴凸雙眼,因為,他們不相信此事。
  遠方之人群為之駭然止步。
  毛潭便趁机連連換气。
  倏听厲吼聲道:“沖呀!”
  立見三十名老者一起劈向后牆。
  爆響中,石塊紛飛。
  毛潭為之掠向遠方。
  “別逃!有种過來!”
  立見那三十人已率大批人員持大刀掠來。
  毛潭一落地,便提足功力以待。
  那三十名老者為替老戰友复仇,便厲吼的沖來,他們身后的人群也是吼叫連連的持刀緊跟而來。
  遠方的百姓駭得紛逃。
  不過,一批少林俗家弟子也掠上糧山觀戰。
  毛潭一振雙臂,便疾劈不己。
  那三十人便疾砍猛沖而來。
  硬碰硬之下,立听轟響如雷。
  立見那三十人血肉紛飛的撞上人群。
  不過,人潮仍似排山倒海般涌向毛潭。
  毛潭除了猛劈之外,仍然是猛劈。
  慘叫聲便与交響聲交響著。
  大批尸体在撞擊中粉碎。
  血肉更似血雨。
  半個盞茶時間,便有近八百名大刀幫人員被劈死,這份恐怖情景,立即便在遠處覷戰的少林弟子又駭又新奇。
  人影再閃,六位群賢庄高手己掠上另一堆糧,他們立見一人單獨与大批人展開最原始又最血腥的拼斗。
  “咦!風雷掌招?”
  “是呀!老庄主的風雷掌招哩!”
  “此人是誰?招式似未練全哩!”
  “的确!不過,此种掌力強得异常!”
  “是呀!”
  此五人只各出一旬話,一百八十名大刀幫弟子便已被超渡,不過,更多的人已經踏著尸体由四周沖殺向毛潭。
  毛潭便似陀螺般旋身疾劈不己。
  循聲而來的人越來越多,四周之糧山迅速站上七、八百人,立見每張臉皆充滿著惊駭以及難以置信。
  毛潭又猛劈不久,四周之人便被外圍之人推擠向中央,毛潭剛劈退右側之人,左側以及前后便涌來人潮。
  他便旋身疾劈不己!
  情急之下,他拔出蛟龍寶劍全力砍出佛法無邊,立見寒光乍現,迅即卷成一個大光圈,血肉及兵刃迅即被絞斷。
  六十人當場被絞死。
  其余之人當場被這股寒光圈絞得駭怔。
  毛潭一出劍,便剎不住的疾砍不已。
  他的左掌更似雞狂般劈個不停。
  寒光大作!
  轟聲如雷!
  慘叫震天!
  外圍的人不但不敢再推擠,反而拔腿便向外逃。
  中央一帶之人群更是急欲离開這個恐怖地帶。
  現場頓似森羅地獄。
  毛潭趁机疾砍猛劈著。
  群邪頓似遇上世界末日般惊慌散逃。
  不少觀戰的人亢奮的躍落地面劈殺著。
  其余的便由觀望轉為附和。
  少林俗家子弟們也加入打落水狗行列。
  這四幫黑道人物便似過街老鼠般挨揍。
  毛潭見狀,不由剎得更過癮。
  然后,他掠入人多處劈殺著。
  人影疾掠中,循聲而來的少林高手也投入除惡的行列。
  因為,他們己獲悉有人施展達摩劍招中之佛光普照,他們急欲瞧瞧此人,他們支持此人,所以,他們便沿途沖殺著。
  不久,毛潭一見群邪已被眾人圍殺,他立即松口气。
  他先收妥寶劍。
  然后,他勿勿望過四周,便騰空掠去。
  立听有一聲音道:“施主且慢!”
  刷一聲,少林掌門人若賢大師已經騰空掠起。
  毛潭最怕遇上此人,他立即翻身疾掠而去。
  若賢大師急追道:“請施主稍住!"
  毛潭踏上糧山,便加速掠去。
  若賢大師自知追不上,只好掠上糧山。
  他立見毛潭己踏民宅飛掠而去。
  他一見對方掠上山區,他立即知對方心意。
  他立即宏聲道:“盼施主他日蒞駕少林寺!”
  毛潭仍然不吭半句。
  因為,他對若賢大師是失望的。
  他一掠入山上,便沿山道掠去。
  他相信群豪會善后,所以,他放心的离去。
  他急于見愛妻,便掠向西南方。
  若賢大師便一直遙視著他的去向。
  不久,他掠過一峰,立即消失。
  若賢大師忖道:“他与百里揚會有淵源乎?百里揚能夠調教出這种頂尖高手嗎?若非如此,他怎諳佛光普照?”
  他思忖不久,便望向拼斗現場。
  不久,他已發現只剩下四百余名群邪在掙扎,他知道可以迅速消滅這批人,可是,他必須准備面對更多的黑道人物。
  他立即想起武當派。
  他又想起華山及泰山派。
  他更想起位于琱s的琱s派。
  他絕定盡速聯絡這些門派集中實力。
  于是,他思忖該如何進行此事!
  牆倒眾人推,現場的黑道人物經過毛潭以空前恐怖的力量摧殘近七成之后,其余的一千五百余人便被群豪趁隙劈殺著。
  又過盞茶時間,群邪終被消滅。
  群豪便紛紛互相招呼著。
  若賢大師便与群賢庄高手們招呼著。
  雙方迅即提到這位神秘高手。
  若賢大師除苦笑之外,根木交代不出此人与少林寺之淵源。
  若竹大師卻一直思索著。
  因為,他方才一直暗中注意此人,他覺得此人之身材頗似昔日上少林寺欲學習無相神功之毛潭。
  可是,他一在自我否定著。
  因為,他不相信毛潭有此功力。
  他更不相信毛潭諳達摩劍招!
  所以,他納悶不己。
  不久,若賢大師便提及聯絡武當各派之事,群賢山庄高手們卻立即謹守不介入江湖紛爭之立場而不便表態。
  若賢大師便召來四殿住持安排此事。
  然后,他召來俗家弟子吩咐他們善后。
  他便率眾赶返嵩山部署著。
  一時之亢奮己為他引來不少的困扰啦!
  黃昏時分,毛潭入下鹿場廳中,立見二女含笑迎來,他忍不住欣喜的一上前,便緊緊的抱住甄虹道:“我回來啦!”
  甄虹一瞥葛菁,便臉儿一紅。
  葛菁微微一笑,立即入內。
  甄虹道:“辛苦啦!”
  “唔!這陣子馬不停蹄的跑了不少地方又大拼過二次哩!”
  “真的呀!坐!”
  她便摟他入座。
  他吁口气道:“大叔回來了吧?”
  “嗯!他赴渝州及成都善后!”
  “賑災的人都回來了吧?”
  “嗯!每人皆己領到工資!”
  “搬糧那几天,的确夠辛苦!”
  “是的!我們贈送每人十兩白銀!一共支付一百三十余万兩哩!”
  “值得!災民及時受惠哩!”
  “真令人欣喜!”
  “是呀,你沒看見災民的感激神色,不少人掉淚呢!”
  “我体會出這种心情!談談在開封之情形吧!”
  “好!”
  毛潭便詳細敘述著。
  甄虹听得眉飛色舞啦。
  “阿潭!你殺死那么多人呀?”
  “是的,至少有三千人!”
  “真可觀,你是天下第一人!”
  “不是啦!全靠你的贈送功力啦!”
  “不!若無你的膽識,殺不了那么多人!”
  “嗯!我在殺人時,一直想著你,我只想多殺一些人,以兔日后有人欺負你或者是其他的弱小人員!”
  “好阿潭!”
  她忍不住抱上他。
  “別抱!我全身臭,好多天沒換衣褲啦!”
  “不!我喜歡這种味道,它代表光榮呀!”
  他便抱她起身入房。
  不久,他提水入房道:“我一直想請你做件事!”
  甄虹含笑道:“何事?”
  “替我搓搓背,小時候,我常看你替爹搓背!”
  “沒問題!”
  不久,她抹上了皂沫,便輕柔的替他搓背。
  “真舒服!”
  “我以后天天替你搓背!”
  “不!別太累!你己有孩子啦!”
  “不累啦!”
  “對啦!我學了一套掌法,我的掌力增加五倍以上哩!”
  甄虹笑道:“大叔提過此事,海家必然另有打算!”
  “另有打算?什么意思?”
  “以后再說吧!”
  “拜托!說吧,我會悶得難過哩!”
  甄虹笑道:“听說你的臉曾碰上海蘭的胸,是嗎?”
  “是呀!”
  “听說你抱過她的臀?”
  “是呀!”
  “此二事皆在大庭廣眾之下進行吧?”
  “是呀!不過,我當時只是為阻止她騎馬撞傷路人,我沒有它意!”
  “我知道,我知道女人的心思,海蘭已經喜歡你了!”
  毛潭忙道:“我不喜歡她!”
  “為什么?她很丑嗎?”
  “不!她很好看,不過,我只喜歡你!”
  “這……我不懂!”
  “日后再說吧!”
  說著,她以絲巾拭背。
  良久之后,他方始整裝道:“你說海蘭要住到此地呀?”
  “有此可能!”
  “為什么呢?她曾經當眾气呼呼的打我呀!”
  “你們不是已經扯平了嗎?”
  “這……我說歸說,她一定還在生气!”
  “日后再說吧!要不要吃些東西!”
  “我不餓,我先行功啦!”
  “嗯!放心行功吧!”
  毛潭便上榻行功。
  此時的百里揚正在成都陳府含笑道:“大功告成矣!”
  陳泉含笑道:“是的,鹿兄積德逾琩F矣!”
  “好!成都之存糧夠用吧?”
  “夠!再過二個半月,便可收成啦!”
  “太好啦,可否先售糧入渝州及嘉定?”
  “沒問題!”
  二人便進行交易著。
  不出半個時辰,百里揚己含笑离去。
  翌日上午,他一入渝州,再入府衙向張知府申謝,立見張知府迎他入廳再取出一疊帳冊道:“核對帳冊吧!”
  百里揚含笑搖頭道:“大人別如此客气,尚存現金否?”
  “有!各衙皆尚有近三十万兩!”
  “謝謝!留共配合進一步賑災吧?”
  “好!你真令人欽佩!”
  “不敢當,能助人強過求助于人呀!”
  “的确,不過,世人多不愿伸出援手,譬如,本官轄下有數百名富戶,他們卻吝于賑災哩!”
  “他們或許私下賑災?”
  “沒有,他們天天躲在家中避雨,可惱!”
  “隨他們吧,謝謝大人在此次之助!”
  “客气矣!此事該由官方辦理,卻由你率先進行,而且還讓你破費犒賞衙役及軍士,我真過意不去!”
  “大人客气矣!大家冒雨賑災,既辛苦又危險呀!”
  張知府一轉話題道:“渝州己有缺糧之患矣!”
  “我知道!我己自成都買妥糧,明日便可送入此地,尚請大人安排入倉,以及交給各店面出售!”
  “太好啦!本官樂意協助!”
  “謝謝,成都再過二個半月便可夏收,我己訂妥糧,請放心!”
  “謝謝大人,打扰!”
  “客气矣,恭送!”
  “不敢當,請留步!”
  不久,百里揚己由張知府送出衙。
  他便赴各店面吩咐著。
  翌日下午,他方始离去。
  不久,他己覺得似有人在背后跟蹤,于是,他到渡頭搭船赴湖北,然后,他北上赴開封探視近況。
  立見少小店面已在營業。
  不少地方皆有工人在搭建房屋及店面。
  更有大批人在凹凸不平的地面舖路。
  另有不少人在到處撒防疫藥物。
  他更頻頻發現官吏或衙役在到處開心著。
  他欣慰的沿途瞧著。
  不久,他己瞧見一處糧行有一批人及馬車在等候買糧,他上步一瞧,立即看見門房之公告事項。
  他瞧一眼,便欣慰的离去。
  因為,他發現官方已委托糧行售糧,糧价維護原价,不過,每人限購十斤米,每家米行限量購三千石米。
  而且買米的人皆必須登記資料。
  他便沿黃河堤岸掠向中下游地區。
  他立即看見沿途皆在進行重建工作。
  糧价及大多數物价多維持原价。
  他更多次听見災區百姓贊揚四川人之主動賑災。
  他便欣慰的進入杭州城。
  不出一個時辰,他也看見官方采取相同的措施出售米糧。排隊等候買糧的人雖多,卻未見不安搶購之狀。
  他欣慰的离去啦。
  他便沿長江下游,中游各災區瞧著。
  不出五日,他已發現各地正在積极重建著。
  各項物資不但价格平穩,亦未見搶購或缺貨現象。
  他亦經常見災民歌頌四川之賑災。
  他欣慰的踏上歸途。
  這一天黃昏,他在渡頭一上岸,便直接進入万縣城。
  他便先行投宿用膳。
  深夜時分,他便悄然离開客棧。
  他便沿江崖疾掠著。
  破曉時分,他終于抵達鹿場,他一止步,便小心的望向附近,然后再直接掠門抵達大廳前方。
  立見毛潭閃出來道:“大叔回來啦?”
  “嗯!為何起這么早?”
  “我剛練過掌招!”
  二人便含笑入廳。
  不久,二人已各自入房。
  倏見遠方街角走出二人,他遙見鹿場大門一眼,便含笑离去。
  他便是海德,他与孫女昔日安排杭州群豪送建材赴江西及安徽之后,兩人便直接赶往開封城。
  他們一到開封府,便發現大刀幫仍在搜購火米,他們心知可以赶上一場好戲,所以他們從容瞧著災民的忙碌。
  三日后,他們終于隔山觀虎斗的在遠處欣賞著。
  當毛潭從容与群邪用膳時,海蘭不由佩服著。
  當他劈死四位幫主時,她不由暗暗喝彩!
  當他在大門前疾劈時,她瞧得亢奮連連!
  當他在后方被人群圍攻時,她緊張得手心冒汗!
  當他拔出蛟龍神全不大開殺戒時,她為之駭喜!
  “爺爺,這是什么劍?”
  “不詳!他是少林弟子!”
  “是嗎?”
  “是的!這招便是達摩神劍中之佛光普照!”
  “真的呀?多可怕的招式呀!”
  “是的!李百忍的克星出世啦!”
  “太好啦!”
  二人便默默觀戰著。
  可是,當若賢大師吶喊,毛潭置之不理离去之后,海蘭不由怔道:“爺爺!他不是少林弟子吧?”
  “這……我想想……”
  “跟不跟?”
  “免!反正也跟不上!”
  她不由引頸遙望心上人消失之方向。
  海德稍忖,便雙目一亮的忖道:“他与百里揚有淵源?不錯!百里揚!鹿百里!二人乃同一人也!”
  他乍悟此事,不由充滿笑容。
  于是,他含笑思忖下一步行動。
  他任群賢庄庄主時,便知道葛菁与百里揚相愛又分手時,所以,他對百里揚的為人及個性略有印象。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他迅即訂下策略。
  所以,他先帶海蘭返家歇息。
  從此他与海蘭每日多監視渝州府衙。
  當百里揚會見張知府時,海德己盯著他。
  海德便跟著他入成都又返渝州再赴開封。
  終于,他跟到鹿場。
  他方才更遙見毛潭。
  他滿載而歸的离去啦!
  此時,那六位群賢庄高手正斂眉在杭州會見三位群豪,因為他們已失去了救駕者之線索。
  他們不由又急又悔。
  原來,他們乍獲救駕者之消息,他們各為避免被另外五人爭功,所以,他們一起赶返群賢庄報喜。
  他們更誤判救駕者會以杭州為基地賑災。
  他們不由后悔昔日未留下一人監視救駕者。
  如今,人們必須赶緊找人啦。
  急中生智,他們匆匆赶赴四川。
  他們一到渝州一探听,立知主導賑災者是嘉定鹿百里。
  于是,他們赶赴嘉定欲找鹿百里。
  可真巧,他們先遇上入城買物之葛菁,葛菁立即認出他們,可是,他們卻認不出經過易容的葛菁。
  其中一人便向葛菁探听鹿百里。
  葛菁忍住暗怔,立即表示不詳。
  她一离去,便直接返回鹿場。
  她一會見甄虹及毛潭,便吩咐他們整理行李。
  不久,她們己先行离去。
  她們便直接住入臨江客棧中。
  然后,毛潭易容為游客逛鹿場一帶。
  不出半個時辰,他已經瞧見那六人在鹿場外張望著。
  他便退出遠方。
  不久,那六人已經進入鹿場。
  他們由廚房的干淨炊具的肉菜來判斷此地有人居住,于是,他們再入客房以及廳內瞧著。
  他們進一步确定此地有四人居住。
  于是,他們退出鹿場及留下一人監視鹿場。
  毛潭見狀,便返客棧告訴葛菁。
  葛菁便決定以靜制動。
  毛潭則每日不定時易容混在游客中逛過鹿場。
  哪知,這天晚上,他們六人正在鹿場房內歇息,倏見二百余蒙面人由四周掠入,其中一人乍醒,立駙喝道:“有警!”
  不久,六人己匆匆出來迎戰。
  這批人乃是福州黑虎幫中之高手,他們此次欲來替八方盟及九如幫的人進行复仇行動。
  他們是經過一番探听才知道滅八方盟之人与主導賑災之鹿百里有關,他們才召人展開夜襲。
  雙方一交手,蒙面人之中便有人認出此六人是群賢庄人員,他們卻已經必須非繼續拼殺不可!
  因為,他們若撤退,傷亡人員必會被認出身份,他們日后必會毀在群賢庄的手中,他們何不宰掉此六人。
  其中一人立即射出竹哨求援。
  不久,六百余人已經先后赶到。
  他們便以人海戰術拼殺那六人。
  聞聲而來的毛潭觀戰不久,便匆匆返回客棧報訊,葛菁稍忖,立即道:“那六人一死,你便現身宰人!”
  “好!”
  所以,毛潭返現場外圍觀戰。
  他立見那六人己有二人陣亡,蒙面人則傷亡逾二百人,他一見另外四人己采守勢,他便從容等候著。
  又過半個時辰,便只剩下一名群賢庄高手在掙扎,黑虎幫人員則作有近百人在扑攻著。
  另外一百余名傷者則互相止血上藥著。
  毛潭便緩緩提功啦!
  他開始思忖如何迅速超渡這批人。
  又過盞茶時間,最后一名群賢庄已被砍成八塊。
  毛潭立即疾掠向那批傷者。
  他一掠迸,便疾劈出雙掌。
  爆響之另,那批傷者已被震死。
  他一折身,便扑向剩下的人。
  那批人二話不說的提劍扑攻過來。
  毛潭立即全力疾劈不己。
  一陣爆響之后,他己超渡這批人。
  立見八具尸体飄出黃煙以及臭味,他稍加注視,立見這八具尸体已經似冰溶化般迅速溶化著。
  他不由駭退。
  倏听道:“休怕!”
  他立見葛菁已經快步行來。
  他略瞥現場,立即道:“此八人必然身揣化尸粉藥物而被你劈破,你就把所有的尸体拋向他們吧!”
  “好!”
  二人立即拋尸至八具正在蝕化的尸体上。
  黃煙大作!
  尸体加速融化著。
  异臭更是飄向遠方。
  不久,葛菁已与毛潭先行回避。
  沒多久,果見不少人好奇而來。
  他們乍見大批尸体迅速的爛光,不由駭离。
  又過半個多時辰,葛菁方使与毛潭返回現場。
  她一見尸体已化光,尸水亦開始涌入土中,他便帶毛潭离去。
  翌夜,毛潭方始返現場挑土埋上化尸處。
  然后,他返客棧陪二女离去。
  他們拎著行李沿山區而行。
  翌日黃昏,他們已進入渝州。
  入夜不久,他們己進入一座庄院中。
  此庄院乃是葛菁昔日所購,她一直雇人在白天前來打掃,她為暫避風頭,便決定住入此地。
  毛潭安置妥她們,便赶返鹿場等候。
  所以,他在方才等到百里揚。
  他陪百里揚入房,便道出經過。
  不久,百里揚已跟著他前往渝州。

  ------------------
  銀城書廊 掃描校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