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十三


  次日。辰牌時分。
  吉祥大街,快意堂金陵分舵。
  上官琴、霍三娘端坐大堂正中,兩側分立著眾香主、副香主二十來人。上官琴的右側空著一張座位,這是平時留給侯坤的位子。
  門外的弟子大聲稟報:“侯副舵主到!。”
  霍三娘冷笑一聲道:“哼,來得倒是准時。”
  話音才落,侯坤与四名隨從已步入大堂。并同時向上官琴行禮。
  待上官琴還過禮后,那四名隨從走向兩旁,侯坤則向前面上官琴身邊的自己的位子走去。
  上官琴道:“侯坤,且慢。”
  侯坤收住腳步,望著上官琴,道:“上官舵主,怎麼了?”
  上官琴道:“侯坤,本舵主今天有几件事要向你問個清楚。”
  侯坤道:“不能等我坐下來再問嗎?”
  上官琴道:“不行,就是要問清楚了才能知道你能不能坐這個位。”
  侯坤干笑一聲道:“哦?”他索興雙手一背,擺出一付悠然的樣子,道:“那……,你就問吧。”
  霍三娘怒道:“侯坤,你好大膽,競敢如此對舵主無禮!”
  侯坤臉色一沉,冷眼掃向霍三娘道:“嘿嘿,老夫這麼一大把年紀,你們兩個后生婦輩卻把老夫晾在這里站著,還來說老夫無禮嗎?”
  霍三娘气得騰地站起,指著侯坤道:“侯坤,你反了!”
  上官琴一擺手,示意霍三娘坐下,目光轉向侯坤,淡淡道:“侯坤,你做了多少違反堂規、傷天害理的事,還不如實招來。”
  侯坤斜睨上官琴,冷笑道:“我做了什麼事,舵主要給我戴上如此大的罪名?”
  霍三娘道:“你自己做的好事,你不知道嗎?還想抵賴,來人那,把黃展帶上來。”執事弟子應了一聲,卻把目光轉向上官琴。
  上官琴眉頭微皺,略一沉吟,才道:“好吧,把黃展帶上來。”
  一轉眼間,黃展已被帶進大堂。站在侯坤的身邊。
  侯坤根本就沒有回頭,臉上露出一副滿不在乎的神情。
  上官琴心中暗道:“看這侯坤的神情,似是有恃無恐,難道是走露了風聲?還是這侯坤早就預著有這一天?”她冷冷盯著侯坤,一字字道:“侯坤,你販賣私鹽、殺人搶劫、謀害官差,做下一件件罪大惡极之事,是不是要本舵主与你當面一項項對質。一樁樁證實?”
  侯坤陰笑數聲,道:“上官舵主真是痛快,好,老夫今天也不跟你繞圈子了。”他話聲一頓,雙目精光大射,亦是一字字道:“不錯,你知道的,還有你不知道的那些事,都是老夫干的。”
  上官琴道不怒反笑,道:“即是如此,你何不就地自縛,難道要本舵主親自出手嗎?”
  侯坤道:“今天鹿死誰手,恐怕還很難說。”
  霍三娘喝道:“大膽,不用舵主出手,看我來收拾你。”她“錚”的一聲拔出一對吳越雙鉤,向侯坤走去。
  大堂內一時間拔刀聲四起,二十來名香主副香主中忠于上官琴的和跟隨侯坤的分別舉兵刃在手,互相對峙,侯坤的四名隨從也加入其中,雙方人數几乎相當。
  侯坤仍是站著未動,陰笑几聲,道:“即是如此,就別怪老夫翻臉不認人了。”他舉起右手輕輕一揮,大堂那邊的一名隨從即刻發出一聲呼嘯,便見人影閃動,數十名青衣漢子手持利刃從門外擁入。大堂內眾香主們認得這些人都是平日跟隨侯坤的死党。
  霍三娘見狀,亦是揮鉤喊了一聲“來人”。便見吳連北和上官琴的心腹丫環意意儿帶著几十名快意堂弟子從大堂后面紛紛躍出。
  大堂外傳來一個聲音道:“里面可真夠熱鬧的,咱們要不進去瞧瞧。”另一個聲音道:“听說那位上官琴是方枕寒的女人,我想看看是啥樣的。”
  再一個聲音道:“哈哈,我最喜歡湊熱鬧,何況還有漂亮的女人看。”
  上官琴臉色微變,冷哼道:“裝腔作勢,還不快滾進來!”
  “格格格”几聲響,大堂兩旁的窗戶裂開三個大洞,三個人影分別躍了進來。進來的是一個藍衣老者、一個灰衣老者和一個中年漢子。
  藍衣老者肥頭大耳,巨腹便便,滿臉和善;灰衣老者卻是瘦骨嶙峋,尖嘴猴腮,眼露凶光;那中年漢子則是魁梧健壯,身如鐵塔,一臉煞气。
  上官琴冷哼一聲,道:“‘奔手’景軒、‘煞手’秦澤、‘妙手’樂平,今天你們來的真齊,即然來了,就不用走了,看本舵主一并拿下。”
  藍衣老者“奔手”景軒是“辣手”侯坤的大師弟,他咧嘴笑道:“上官舵主人長得漂亮,口气自然大了一點。”
  灰衣老者“煞手”秦澤陰沉沉的道:“嘿嘿,江湖傳說‘俏師師’上官琴功夫了得,乃是方枕寒方大人枕邊傳授的絕學,老夫今天倒想會上一會。”
  中年漢子“妙手”樂平則是圓睜雙眼,連哼數聲,一副躍躍欲試的神情。
  上官琴臉上微添怒容,冷冷道:“侯坤,本舵主原擬將你押赴總堂听候發落,如今你公然聚眾背叛本堂,我只有代總堂清理門戶了,受死吧。”
  她一步步走向侯坤,白光一閃,手中已多了一柄玲瓏精致、銀光耀眼的繡鸞刀。
  侯坤注視著上官琴,神情极是戒備,他早就風聞上官琴的武功,因此一點不敢大意。他左手往袖中一縮一伸,已是拿著金光閃閃的一把小錘子。這錘子頂端呈球形,行家一看便知是純金打造。
  “煞手”秦澤躍身過來,道:“大師兄,我來助你。”左手拿著一把小銅錘。
  再看“奔手”景軒和“妙手”樂平,手中也分別拿著大小形狀相同的銀錘和鐵錘。
  原來這四人使的都是右掌左錘的武功。
  上官琴輕叱一聲:“納命來!”揮刀砍向侯坤。
  大堂里一時間殺聲四起,雙方即刻互相撕殺起來。
  上官琴接連避過秦澤掌錘兼施攻來的招數,刀刀殺向侯坤。刀法忽東忽西,极是神奇。
  侯坤起初還想施展本領,与上官琴對殺,這時才發現在上官琴的刀法面前,自己的掌錘根本就攻不出去。
  大堂內此時已有傷亡,兩名快意堂的香主和弟子已傷在景軒和樂平手下。而霍三娘和意儿也放倒了三名侯坤的死党。
  侯坤邊打邊退,已是連退了六、七步,他見秦澤攻向上官琴的凌厲招數均被上官琴輕易閃過,心中忽想“你只是招數厲害,但畢竟是婦人,老夫不妨就与你比拼一下內力。”想到這里,他招數忽變,右掌頻頻虛晃,左手金錘卻往上官琴的繡鸞刀上砸去。
  上官琴冷笑一聲,舉刀迎了過去。
  “叮”的一聲,侯坤全身大震,向后退了步,轉眼間,上官琴的繡鸞刀又殺到,侯坤只得運力舉金錘抵擋,又是“叮”的一聲,侯坤又是后退一步,上官琴得勢不繞人,第三招再次殺到,侯坤無奈之下只有拼足殘力舉錘招架。再是“叮”的一聲,侯坤連退兩步,身子搖晃。
  侯坤心頭大駭,暗道:“這娘們怎的如此扎手?自已在江湖上縱橫多年,如今師兄弟二人在她面前卻是不堪一擊。”
  上官琴身形連閃,再次化解秦澤攻來的殺手,順勢又向侯坤殺去,准備先把侯坤擒在手中,控制局勢。
  她的繡鸞刀剛要砍到還未喘過气來的侯坤,忽地左邊攻來一把銀錘,右邊殺來一把鐵錘,卻是景軒和樂平二人及時赶到。
  侯坤總算借机喘了口气,他定了定神,一咬牙,又返身殺回戰團。
  形勢一下子變成侯坤師兄弟四人合戰上官琴,雙方已是互有攻守。
  上官琴雖是獨戰對方四人,卻是絲毫不懼,她的刀法确是极其精妙,看去似是漫不經心,東劈一刀,西砍一刀,但刀勢所到之處,即及時化解了侯坤四人攻來的殺招,甚至逼得他們回掌撤錘自救。
  侯坤四人互相呼應,彼此照顧,掌法錘法漸漸也發揮了出來,不似先前侯坤、秦澤雙戰上官琴時那么凌亂不堪。
  “辣手”侯坤的掌法錘路狠辣陰損,掌風錘勢中挾帶著重重殺机。
  “奔手”景軒的出掌擊錘則是迅若奔雷、風馳電掣。師兄弟四人中,雖以他最為肥胖,但出手卻是他最快,“奔手”的綽號便是由此而來。
  “煞手”秦澤的掌風渾厚,錘勢洶涌,招沉力猛。此人看似骨瘦如柴,但卻在內力上苦下過功夫,沉淫多年。因此,一招一式都是挾風帶雷,呼呼生風。
  “巧手”樂平身材長得虎背熊腰,出手卻是非常輕靈,不管是出掌還是擊錘,招招不緊不慢,時机、方位均是恰到好處,姿勢也甚是洒脫。
  激戰之下,上官琴心中不免有些焦急,暗道:“總得想個辦法,破了眼前這個僵局。”
  霍三娘見狀,左鉤一個平鉤,刺倒一名青臉漢子,右鉤回挑,逼退另一個小個漢子,縱身連躍,已搶至上官琴身邊,大聲道:“舵主,我替你擋住,你先把侯坤拿下。”說話間,她已是右鉤斜掃,架開景軒的銀錘,左鉤連劈帶刺,引開樂平的右掌。
  上官琴心中暗喜,道了聲“好”,繡鸞刀隨即卷向侯坤,“叮”的一聲,繡鸞刀已砍在金錘之上,她不假思索,繡鸞刀再次崩向侯坤,侯坤連退兩步,舉錘橫挂。
  “叮”的一聲,繡鸞刀又是与金錘相撞,震得侯坤身子連晃。
  上官琴冷笑一聲,繡鸞刀又推了出去。
  募地,她突覺腹背一陣劇烈的刺痛,回頭一看,卻見一柄短劍已插在自己的背部。
  霍三娘的兩柄吳鉤劍都握在左手,右手是空的,她連退兩步,心有余悸的望著上官琴。
  侯坤、景軒、秦澤、樂平同時撤掌收錘躍開,在五步左右開外立定。
  上官琴身子晃了晃,伸手在背后那柄短劍周圍連點數指,這柄劍刺得很深,劍頭几乎從她的腹部穿出。
  “噗”的一聲,一口鮮血從上官琴口中噴出,她身子又晃了一下,“騰”地坐倒在地,仍是強忍著以觖}刀支撐著。
  意儿見狀大惊,大喊一聲“小姐”,手中寶劍亂揮,急欲扑向上官琴。
  樂平身形一擋,掌錘齊出,硬是攔住了意儿。
  侯坤飛身向前,將上官琴手中繡鸞刀踢開一邊,上官琴身子一顫,右手握掌為拳,硬是抵住地上,使自己不致完全倒下。忽覺頸后一涼,一柄單刀已是頂著自己,便听侯坤沉喝了一聲:“別動!”。
  意儿嘶聲叫道:“小姐!”寶劍急砍亂削,可就是沖不過去。若非樂平手下留情,她早已傷了。
  侯坤大喊一聲:“全都放下兵刃!上官琴的命在我手里。”
  一時間,快意堂眾香主、弟子和意儿都僵立在那里。
  侯坤又喊了一聲:“放下!”他手中單刀翻了兩下,這柄刀是他從自己一名死党手中順勢拿來的。
  “鐺啷啷。”一陣金屬落地之聲,意儿和快意堂眾香主、弟子紛紛放開手中兵刃。
  侯坤道:“給我都綁起來。”
  侯坤的一干手下不由分說,取出預備的繩子,上前將快意堂眾人綁了起來,推向一邊。
  上官琴緩緩抬起頭,逼視著霍三娘,道:“你,你,總舵主對你如此信任,你……。”
  霍三娘臉上一陣青一陣白,顫聲道:“我,我很久之前就是他的人了,只是總舵主不知道罷了。”
  侯坤道:“嘿嘿,她的功夫要比我厲害,但是女人嘛,總得要听男人的。”
  上官琴歎了一口气,暗想:“侯坤暗中私通霍三娘,卻一直瞞得嚴嚴實實,總堂几乎一點都不知情,可見此人城府之深。”她一轉眼,即看見那邊也被綁起的滿臉惊詫的吳連北。
  侯坤笑道:“嘿嘿,吳連北只是我的一著棋子而已,我也想看看,究竟外人能查出些什么,更想看看究竟誰會對我不忠。說著,他的目光瞧向一邊未被綁起,卻坐在地上抱著一張椅子哆嗦發抖的黃展。
  上官琴道:“你,爽快些殺了我吧,自然有人會替我報仇。”
  侯坤笑道:“我怎么敢殺你,我只不過要拿你的性命來換我們眾兄弟的性命和身家而已。你是方枕寒的女人,我想,這陣子,我正是他要找的人。”
  上官琴臉色一變,咽下一口鮮血,卻說不出話。
  門外忽然傳來呼喝之聲,有人叫道:“閃開,你們難道想阻擋官差嗎?”
  侯坤大聲道:“就給官大人們讓開一條道吧。”
  侯坤的手下紛紛閃向兩邊,大門外大踏步闖進來兩人,但一進來卻怔在那里。
  來人正是碧湖八捕中的方天、方地。他二人剛才在外面便覺得情況不對頭,如今一看,才知是不妙之极。二人俱是右手緊按刀柄,卻未拔出。
  方天怒喝道:“侯坤,還不快放了上官舵主。”
  侯坤嘿嘿冷笑,卻沒有動。
  人影一飄,身著官服的方枕寒已站在大堂之內,他一進來就站在那里,眼光緊緊盯著坐在地上的上官琴。
  侯坤吸了一口气,全神戒備地看著方枕寒,握著單刀的手不禁緊了一緊。
  方枕寒仍是凝視著上官琴,一聲不吭。
  上官琴看了看方枕寒,嘴唇顫抖著,卻沒說話。
  侯坤見狀,心中不禁得意,陰笑道:“方大人,你這次來,恐怕不是來找她,而是來找我的吧。”
  方枕寒目光始終未离開上官琴,也未理睬侯坤,他突然沉聲道:“點她的京門、腎俞、命門、天字四穴!”
  侯坤一愣,一時間沒有明白過來,只是怔怔得看著方枕寒。
  方枕寒抬起頭,雙目如電,盯視著侯坤,一字字道:“先止住了血再說。”
  侯坤“哦”的一聲,總算明白是如何回事,他仍是不敢松懈,生怕在方枕寒這樣的絕頂高手面前上當,回頭道:“三娘,你來點。”
  霍三娘急忙收起雙鉤,上前伸手在上官琴的京門、腎俞、命門、天字穴各點一下。
  侯坤把單刀塞到霍三娘手中,故意大聲道:“小心,誰要是枉動,就先結果了她!”霍三娘“嗯”了一聲,接過單刀,仍是橫架上官琴頸項,抬頭凝神注視著方枕寒等人。
  侯坤站直身子,雙手負背,向前走了几步。
  方枕寒的目光掃了一下霍三娘,然后望著侯坤道:“侯坤,你是帶藝投師拜在風火道人門下的吧?”
  侯坤一皺眉,暗道:“這時候,他怎么問這事,難道他想拖延時間搞什么鬼?不過,他又怎么知道我是帶藝投師的呢?”
  方枕寒似是看穿了侯坤的心事,道:“本府只不過要證實下你是否与慕容知府被害有關,你是答還是不答?”
  侯坤心中一動,暗想:“也好,且看他究竟知道多少。自己心中也可有個譜。”他隨即答道:“哦,即是如此,方大人又是如何知道我是帶藝投師的呢?”
  方枕寒道:“本府方才看見你把刀遞給霍三娘的手式中暗含著半招青龍獻爪,這种無意間帶出招式的事,當然只會發生在對刀法浸淫多年的高手身上。而令師風火道人的看家本領卻是掌和錘。”
  侯坤心中一惊,暗道:“這個方枕寒果是厲害,眼光如此銳利,我倒是要更加小心了。”他嘿嘿笑道:“方大人好眼力。”
  方枕寒道:“不單如此,要本府還知道,你在投入風火道人門下之前,曾師從毒丐南宮离。”
  侯坤脫口道:“你、你怎么知道?”
  這下子,連景軒、秦澤、樂平都覺得惊奇了,他三人之前對此事知之甚少。
  方枕寒掃了一眼霍三娘,望回侯坤,道:“你跟毒丐自然是學會了大青鬼刀法、小羅剎掌法和追命步法。”
  侯坤惊异之极,道:“不,不錯。”暗想:“這事只有師父風火道人才知道,他又是如何得知的呢?”
  方枕寒冷笑一聲道:“這么說,你都認了。你就是以大青鬼刀法殺了石興,用小羅剎掌法使他儿子得了‘火惊魂’之症,本府說得都沒錯吧?”
  侯坤恍然,暗道:“看來葛青是什么都招了,只是我用的手法招式諒那葛青也不懂,方枕寒此人极是扎手,今天千万不要栽了。”他回頭望了一下,見霍三娘雙目緊盯方枕寒,手中單刀緊貼上官琴頸項,心中才稍微放心。
  就在侯坤回頭之際,方枕寒目光也掃向霍三娘,神色不知是憂慮還是關注。
  侯坤目光轉向方枕寒,陰笑道:“方大人,這些事老夫都認了,殺慕容知府一事,老夫确實有份,但事到如今,你的女人在我的手上,恐怕局面就由不得你來說了算吧?”
  方枕寒淡淡道:“哦?那么應該由誰來說了算呢?”說著,他目光盯著侯坤,緩緩眨了三下眼睛。
  侯坤道:“當然是我了。”他亦看見方枕寒在眨眼,按理說,眨眼實在是平常不過的事了,只是,侯坤微微覺得方枕寒眨的這三下似乎是重了些許,他剛有不祥之感,方枕寒的眼睛已眨到了三下,侯坤眼中的方枕寒也就不見了。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