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十四章 龍虎風云會五台


  五台掌門維摩上人居于万佛閣上,禪課既罷,獨坐蒲團上定息,忽聞一聲清罄送入耳內,不禁睜目一怔,沉聲呼喚道:“雪山!”
  門帘一掀,只見一十四五歲眉清目秀的小沙彌走入,躬身稟道:“巡撫大人上差求見。”
  維摩上人心神微震,哦了一聲,身形緩緩立起,道:“就說老衲出迎。”
  忽聞門外傳來朗笑道:“不勞掌門人親自出迎,只求勿見拒在下這不速之客就是!”
  維摩上人已自快步出屋,定睛望去,只見一气度嚴肅,目光炯炯背劍青衣漢子,岸然巍立在閣廳中央,忙施一稽首道:“不知大人駕臨,望乞海涵。”
  青衣漢子微笑道:“不敢!”取出密緘送上。
  青衣漢子接道:“有煩掌門人一閱。”
  維摩上人接過,肅客上座,命小沙彌獻上香茗后,再行拆閱,不禁面現難色道:“巡撫大人之命,老衲怎能相拒,不過本山危如累卵,施主定有耳聞,万一有甚失閃,叫老衲如何擔當得起。”
  青衣漢子微微一笑道:“貴派高僧明月禪師罹受凶邪禁制在下早有風聞,但身不在江湖,未便過問,撫院之甥乃一文弱士子,借地攻書,与武林紛爭漠不相干,掌門人若然推辭,恐与貴山不利。”說至此色一肅,接道:“其實貴山不必如此戒備森嚴,只須暗中監視提防,一則可免滋生誤會,消弭傷亡,再亦可判明敵我之勢。”
  維摩上人長歎一聲道:“自明月師弟噩耗傳來,黑白兩道高手風聞前來者不絕如縷,老衲不胜煩扰,是以傳諭拒見拜山江湖人物,寸衷良苦,乃不得已也。”
  青衣漢子正欲啟齒,忽地面色一變,右手疾向窗外虛空一拂,覺數根淡白銀芒迅如電射穿破窗紙而出。
  只听一聲慘嗥入耳,接著重物墮地之聲。
  維摩上人面色激動,大袖一揮,扑下樓去。
  青衣漢子如影隨形而去,掠出樓外,只見一中年僧人倒在雪地中,面現痛苦之色。
  維摩上人沉聲道:“悟通,你未奉老衲之命,私自窺探則甚。”
  悟通道:“賊徒無孔不入,防不胜防,弟子是懼掌門人罹受暗算,故來此偷窺這位施主。”
  青衣漢子忙向維摩上人示一眼色,笑道:“此乃在下誤會了,在下獨門暗器异常辣毒,治療需費相當手腳,可否請送入靜室中,救人要緊。”
  維摩上人會意,轉身擊敲清罄。
  傳罄三響,閣外奔入四個僧人,道:“掌門人召喚何事?”
  維摩上人道:“你們將悟通抬至靜室,以便這位施主施治。”
  四僧領命將悟通抬起,向閣后走去。
  維摩上人微笑道:“老衲尚未請教施主高姓大名,可否見告?”
  青衣漢子道:“在下复姓南宮,草字子誠,貴派弟子悟通,似有點不盡不實,在下以三寸不爛之舌意欲將悟通說服,自吐隱秘。”
  維摩上人肅容謝道:“施主盛德,容后而謝。”
  南宮子誠問明悟通送往之處后,告辭离去。
  維摩閣后一片微斜平坦山坡,積雪尺許,晶瑩耀目,植有數十株虯柯鐵干綠萼梅,清香襲鼻,沁人肺腑。
  梅林內建有一幢矮檐精舍,楹梁沐朱,甍瓦琉璃,檐角飛射,粉壁雪白,建筑小巧瑰麗,雕花長門上懸有一塊橫匾,墨鐫摹臨張旭狂草:“听梅”二宇,字体狂勁,龍飛鳳舞,大气磅礡。
  門楹兩行聯語:
  “彌天雪月空中色,
  寒夜霜鐘悟后心。”
  辭藻清新,意味雋永。
  雕花長門虛掩著,南宮子誠輕輕推開,只見悟通側臥在榻,痛苦不堪,瞥見南宮子誠進入,不禁目露怨毒神光。
  南宮子誠微微一笑道:“黃河遠上白云間,青城峨嵋西昆侖。”
  悟通目中怨毒神光突轉愕然,道:“玄黃天地。”
  南宮子誠道:“戌亥癸酉。”
  悟通不由泛出一絲笑容道:“原來尊駕是自己人。”
  南宮子誠施展蟻語傳聲道:“方才不知是本門中人,非如此亦無法取信于掌門人,幫主偵知有一极厲害對頭人物潛跡在五台派內,如不及時除去,日后恐對本幫大大不利,再風聞天外三凶又以退隱之身重出江湖,顯然有意參与攫奪驪龍谷藏珍。”
  悟通惊道:“天外三凶!”
  南宮子誠道:“正是,据在下所知,白眉老怪似向五台而來。”
  悟通道:“潛跡在本山對頭人物是何來歷?”
  南宮子誠道:“這就是在下奉命喬裝巡撫大人親信武士來意,減少對頭人物注意,便于從容偵查此人真實來歷。”說著語音略頓,又道:“在下留此尚須甚久,你我再作商量,待在下為大師取出毒針。”
  時已薄暮,四山蒼茫。
  維摩閣上南宮子誠与五台掌門促膝傾談甚久,耳聞天外三凶有來五台之意,不禁面泛憂慮之色。
  南宮子誠道:“掌門人不必憂慮,邪不胜正,無极幫主終必授首,撫台之甥楊公子三日后可到達,在下意欲借朝陽寺香還廚旁一幢獨院內作為楊公子栖息之處。”
  維摩亡人詫道:“那地方簡陋异常,怎可作楊公子攻書之處?”
  南宮子誠笑道:“在下与楊公子來此實是暗助掌門人,難道尚未瞧出么?在下更不愿為掌門人引來無謂煩扰。”
  維摩上人不禁恍然,合掌稱謝,命小沙彌引南宮子誠前往朝陽寺而去。
  南宮子誠一至室中,便脫衣而睡,燈火如豆,昏暗陰沉,戶外寒風怒吼,濤囂如潮。
  他擁被而臥,胸中波濤起伏,前塵往事紛至杳來,一一現諸眼帘,只覺人生如寄,不由輕聲感喟道:“蝸牛角上爭何事,石火光中寄此身。”胸中感触艮多,悵惘万千。
  驀地——
  一條迅快人影在窗紙上掠過,南宮子誠暗道:“莫非他已返回了么?”一躍而起,悄無聲息啟開房門一線,疾閃掠出,仗著夜眼,躡入香積廚下。
  只听呀的一聲木門推開響后,接著燈火一閃,一個沙啞語聲道:“百能師兄是你回來了么?”
  “正是,你還未入睡么?哎,雪應寒天,這段山路,委實難摸。”
  南宮子誠耳聞語聲,不禁心頭一喜,暗道:“偷天二鼠料得不錯,果然是他。”不愿再作窺听,疾返房中。
  一覺醒來,天色已是大白,寺僧送上茶水早飯。
  早飯甚丰,一盤熱騰騰饅頭及一大碗小米稀粥,四碟小菜,松菰拌筍片,花生仁,醬瓜,鹽菜心。
  南宮子誠只覺素鮮可口,不到片刻風卷云掃而盡,換上一襲棉袍信步走出寺外。
  寺外一畦翠竹,搖曳生姿,雪地輝映,別有情趣。
  他徘徊于翠竹間,負手低吟道:
  “香山仙子孤山癖,
  愛种梅花映明月。
  花香月色兩空蒙,
  更借琅玕點幽碧。
  帶雨遙分前浦云,
  當窗漫鑿峰頭石。
  移來細細記南枝,
  种去簫簫映香雪。
  移時雨候种時晴,
  透岭披巒月重白。
  初照揮鋤若有神,
  再照清標次第出。
  一株新栽鸞鳳翮,
  兩株對無蛟龍立。
  三株四株几十株,
  影搖星斗天文坼。
  …………”
  忽聞林外贊道:“好個影搖星斗天外坼,閣下雅興逸致不淺。”
  南宮子誠轉面望去,認出是冷面秀士龐雨生,距冷面秀士五丈開外一列橫身屹立著飛天虎尤盛,追風拐姚東昌,子母神鏢程道平三人。
  他故作不識,抱拳笑道:“信口胡謅,有污清听,閣下可是維摩上人同道至友么?”
  冷面秀士微笑道:“在下龐雨生,与五台掌門乃方外之交,尊駕台甫可否見告?”
  南宮子誠佯作愕然動容,道:“原來就是卓著盛名的冷面秀士龐大俠,在下南宮子誠卻非武林中人,道不同不相為謀,恕難訂交,這兩日黑白兩道高手均相繼首途五台而來,龐大俠得留神一二。”言畢逕向朝陽寺昂然走去。
  子母神鏢程道平冷笑道:“此人傲慢無禮,待屬下教訓他。”說著右手疾揚,一道寒芒應手飛出,破空銳嘯,快若奔電。
  鏢芒距南宮子誠身后尺許,突自動爆裂,化作九道芒雨,罩襲要害重穴。
  程道平子母神鏢武林獨步,手法奇奧,一百不失一,故子母神鏢之名享譽大河南北。
  只見南宮子誠身形疾轉,右掌平胸疾划,望外一拜,將襲來鏢雨悉數震飛開去,沒于雪地中。
  南宮子誠懾人目光注視了程道平一眼,發出一聲冷笑,轉身快步邁入朝陽寺。
  程道平面色大變,心中大感凜駭,忽聞身后響起一聲響亮的佛號。
  只听維摩上人笑道:“程施主,此人委實招惹不得。”
  冷面秀士詫道:“為什么?此人是何來歷?”
  維摩上人道:“此人是大內一等神鷹侍衛南宮子誠大人,一身武學已臻化境。”
  冷面秀士神色一變,惊道:“宮廷武士難道也插身這段江湖是非么?”
  維摩上人搖首笑道:“南宮大人非但不過問此事,而且請老衲將朝陽寺划為禁地,大人說過只要武林中人不危及官庭社稷絕不干預江湖是非……”話聲略略一頓,又道:“道不同不相為謀之言,絕不是南宮大人故作傲慢,身分有別,他豈能与龐施主訂交,何況此時此地更有礙難。”
  冷面秀士不禁默然,須臾微微一笑道:“此乃在下自討無趣,焉能怪得南宮大人,但南宮大人為何來此?”
  維摩上人道:“南宮大人受命川駐晉撫衙門,以為官廷耳目,晉撫清廉正直,与南宮子誠私交甚篤,其甥明秋入闈,欲借朝陽寺一席之地攻讀,南宮大人持晉撫親筆手函相求老納……”
  龐雨生道:“上人惠允了么?”
  “自無不允之理!”維摩上人壓低語聲道:“昨晚老衲与南宮子誠傾談甚久,發現此人身怀奇學外,更精擅風鑒,他說老衲煞气直沖華蓋,干戈難免,但可轉危為安。”
  龐雨生雙眉微微一皺,道:“他真是晉撫所遣么?依在下看來,他來歷似謎,未必是真,其中定有蹊蹺。”
  維摩上人捋須微笑道:“晉撫系老衲方外至交,筆跡真假哪有不識之理,老衲更在晉撫衙內与南宮大人數度晤談,龐施主太多慮了。”
  一條身影生山崖后冒起,身法如風掠至。
  龐雨生道:“高少庄主神色匆匆為何?”
  來人卻是高雨辰,道:“黑白兩道高人均絡繹不絕往五台而來,風聞天外三凶中极難惹的白眉老怪師徒亦在五台山外現蹤。”
  冷面秀士神色一變,詫道:“白眉老怪,黑白兩道高人相繼而來定非無因,諒掌門人決無不知之理。”
  維摩上人神色平和,淡淡一笑道:“他們与龐施主來意并無不同,明月師弟离山他往,事前老衲毫無所悉,事后更無所知,江湖謠傳,雖言人人殊,但有一點相同者,就是說明月師弟七人同在一處罹受暗算決非偶然,屠三山失竊藏圖,明月師弟等必然知情,是以聯想到老衲身上。”
  冷面秀士道:“此說絕非捕風捉影,來源有自,大師知藏圖下落否?”
  維摩上人歎息一聲道:“老衲仍茫然無知。”
  冷面秀士道:“在下相信掌門所言乃是實情,但白眉老怪難見信,看來貴山難免興起干戈。”
  維摩上人長歎一聲道:“這也是無可奈何之事。”
  此刻,山道上人影紛紛,絡繹不絕。
  黑道梟雄百足天蜈皇甫炎一行中數人健步如飛奔行著,皇甫炎只覺暢然無阻,不禁詫道:“難道五台竟一無戒備么?老夫感覺其中必有蹊蹺。”
  一個身形魁梧紫髯老者道:“武林傳言五台已知屠三山失圖下落,小心要此乃無极幫主嫁禍江東之計,看來此行必然徒勞跋涉。”
  皇甫炎搖首答道:“未必見得,維摩禿驢心計深沉,他按兵不動,必暗有圖謀。”
  正說之間,岔道上忽轉上白眉老怪師徒兩人,后隨貌像獰惡,裝束甚奇的短裝矮小漢子四人。
  皇甫炎不禁面色一變,暗道:“怎么這老魔頭又重出江湖了?”
  白眉叟瞥明皇甫炎,眼中閃出一抹凶光,哈哈大笑道:“皇甫當家你我久違了,不料這些年來皇甫當家名動北七南六十三省,真是長江后浪推前浪,一輩新人換舊人,老夫此次以退隱之身重出江湖,委實自不量力。”
  皇甫炎亦放聲大笑道:“老英雄謬獎了,不過話說得不錯,目前你我均無望威風江湖了,据在下所知后一輩人物就有數人身負絕學,你我与他一比,不啻霄壤之隔。”
  白眉叟目中凶焰逼射,厲聲道:“老夫也曾風聞邇來新近崛起几個武林后起之秀,皇甫當家不妨報上几個姓名,老夫偏要試試他們究竟有何惊人藝業。”
  皇甫炎微微一笑道:“老英雄不問,在下也要告知。”
  白眉叟道:“皇甫當家說出來听听。”
  皇甫炎道:“那蒙面黑衣自稱神木令主者,一身武功盡得神木尊者武學神髓,更有金刀四煞為輔,不啻如虎添翼。”
  白眉叟冷冷一笑道:“風聞皇甫當家曾与此人相遇。”
  “不錯。”皇甫炎道:“但在下敬仰神木令及時抽身而退,卻未印證武功。”
  白眉叟詫道:“皇甫當家卻為何對此人倍加贊揚?”
  皇甫炎道:“在下并非無的放矢,來源有自,老英雄他日必能遇上此人,就知在下之言不虛。”
  白眉叟鼻中冷哼一聲,道:“老夫定要會會他。”
  忽風送陰惻惻冷笑道:“憑你也配,你与神木令主者會面之日就是你白眉叟畢命之期。”
  白眉叟厲喝道:“什么人?”
  四外沉寂,寒風颼颼,杳無一人。
  皇甫炎道:“今日五台風云聚會,黑白兩道朋友不約而同赶來,老英雄欲顯露身手,不必急在一時,藏頭露尾,宵小之輩,胜之不武,不胜為笑,理他則甚。”
  正說之間,山道上忽迅疾如風掠上數條人影,為首者正是錢百涵。
  錢百涵与白眉叟擦身而過,他見得白肩叟長像甚怪,不禁多望了一眼。
  白眉叟鼻中微哼,倏地長身五指迅如電光石火往錢百涵后抓去。
  錢百涵似腦后長了眼睛一般,上半身陡地望前一沖,旋身疾轉,右足踢出,一式“撩云飛星”,帶出一縷勁風踢向白眉叟會陰穴。
  他不但身法奇快,而且玄奧疾厲,攻其必死之要害重穴,白眉叟心中大為凜駭,猛地縮腹挫腰,兩足一點,颼的潛龍升天拔起。
  只听錢百涵冷笑一聲,轉身往五台一座高峰奔去。
  白眉叟身形飄落,面色鐵青。
  皇甫炎笑道:“這位少年亦是在下方才所說的几位武林后起之秀其中之一。”
  白眉叟厲聲道:“他是誰?”
  皇甫炎道:“此人自稱神木尊者再傳弟子,名喚錢百涵。”
  白眉叟不禁一怔,道:“怎么有兩個神木賊禿傳人?”
  皇甫炎道:“二者之內必有一真,但不論是真是假,他們兩人均非弱手。”
  白眉叟來時一腔狂傲气焰為之稍斂,暗感百足天蜈皇甫炎并非故作危言,不禁嘿嘿冷笑。
  皇甫炎知他色厲內荏,不由口角含笑,道:“大人不計小人過,咱們走吧!”
  人影如飛登山而去。
  五台山谷中金鐘傳響,回波不絕,維摩上人將碧虛岩敬福寺辟作了迎賓待客之所。
  敬福寺占地甚廣,房舍甚多,尤其寺外聚星坪平坦遼闊,春暖花開之際,眺覽四山云起,綠碧香翠,天風送濤,松竹搖曳,令人神醉。
  朝陽寺內南宮子誠壯門不出,閱卷吟哦。
  驀地——
  門上傳來擊敲聲響。
  南宮子誠道:“什么人?”
  只听響起悟通語聲道:“貧僧悟通,特來拜謝不殺之德。”
  南宮子誠离座而起,拔開未拴,示一眼色,禁悟通不慎多言以免形跡敗露,含笑延入內面,道:“在下冒昧失手,只是愧疚不胜,大師何出此言,豈非使在下無地自容了么?”
  悟通轉身掩好木門,突壓低語聲道:“今日本山到得武林高手著實不少,掌門人命貧僧轉致大人,人無害虎意,虎卻有害人心,囑大人留神一二。”
  南宮子誠微微一笑道:“這個自在意料中,在下胸有成竹,無虞來犯,倒是本幫是否另有人喬裝混在群雄中?他們必有凶危!如不慎恃強出手,不但前功盡棄,而且恐為本幫帶來奇禍。”
  悟通搖首道:“本幫恐無人參与其事,否則總壇必有傳訊。”
  南宮子誠面色凝肅,道:“如此更好,但在下所負使命可事倍功半之效,黑白兩道武林高手云集五台,未必同心,有道是薰猶不能同器,一言不合,定然大打出手,掀起血腥殺劫,那潛跡在五台隱名人物怎能視若無睹?”說此似腦中靈光一閃,接道:“在下意欲今晚去聚星坪窺探群雄舉動,或可偵出他們真正來意。”
  悟通道:“南宮大人准備只身前往么?”
  南宮子誠道:“大師必另有高見。”
  悟通道:“大人不可以身涉險,貧道之意宜采觀望之策。”
  南宮子誠搖首笑道:“幫主授我全權,見机行事,豈能守株待兔。”說著仍是微微一笑道:“朝陽寺內外景物地勢在下甚是陌生,大師可否引導在下一游?”
  悟道忙恭道:“貧僧遵命。”躬身領著南宮子誠走出門外,不厭其詳地講解寺內景物,逐處游賞。
  兩人轉了一圈,由偏殿穿過一道回廊走回香積廚下,南宮子誠一眼瞧出那老僧蹲在灶孔前生火。
  南宮子誠微笑道:“在下作客貴山,并非短短時日可了,日后相煩之處必多,大師可否為在下一一引見?”
  悟通合掌答道:“大人乃本山嘉賓,如有所命,只管吩咐就是,大人未免太客气周到了。”
  廚下共有三僧,遂一一引見。
  南宮子誠知那老僧名百殘,絲毫不形于顏色,偕悟通同返房中。
  悟通与南宮子誠又坐談片刻,告辭而出。
  他一出寺門,即望寺側崖底電瀉扑下,掠落崖底,只見一幢茅屋結藏于崖石穹窿內,只有松蘿藤蔓密翳,外人無法察覺。
  悟通疾閃掠入,只听一濃重川音蒼老語聲道:“南宮子試一無破綻么?”
  一條迅快如鳥般人影落在茅屋屋后,疾閃隱去。
  屋內悟通答道:“此人气度非常,必是幫主親自所遣,負有极艱巨任務,我等不能胡亂猜測,自取罪戾。”
  只听又一語聲道:“但此事分明內有蹼蹺,南宮子誠所說暗語,只有沙舵主知曉,他必從沙舵主處而來,我等怎未獲知沙舵主傳訊?”
  驀地——
  一道鴿哨尖銳划空,電瀉沉落,只見一只白鴿迅如流星穿窗而入。
  忽聞哈哈笑聲道:“我等太多疑了,沙舵主傳訊證實了南宮子誠本幫內三堂護法,咱們走吧。”
  茅屋內魚貫閃出三僧,為首一僧約莫五旬上下,塌額尖頷,豆眼小鼻,貌像陰騭,身著一襲破舊灰色僧袍,手持一柄青鋼禪杖。
  緊隨身后乃一蟹瞼中年僧人,太陽穴高高隆起,一望而知是個內家高手,肩后斜系一柄連鞘鋼刀。
  殿后一僧正是悟通,他們點地欲起之際,忽聞一聲陰惻惻冷笑傳來,道:“果然不出老夫所料,無极幫匪徒竟潛藏在僧侶內,你等還不束手就擒。”
  一條身影疾閃掠出,只見丈外處現出一藍衫怪人,身長八尺,兩道吊客眉高高聳起,棱眼小鼻,顴骨外凸,獠牙掀唇,雙目開闔之間精芒懾人心魄。
  三僧不禁面色大變。
  為首一僧呼地禪杖擊揮出,嘯風刺耳,勢沉力猛。
  藍衫怪人冷笑道:“老夫要砍斷你的右臂!”青霞疾閃,電芒飛奔。
  只听一聲慘嗥起處,血光迸射,僧人一條右臂离肩飛落,青鋼禪杖甩起半空,墮向十數丈外。
  藍衫怪人厲聲道:“老夫還要取你左臂。”
  劍揚滾奔,勢若奔電。
  那僧人僅剩下的左臂應劍落地,慘嗥甫出口際,只見虹飛電卷,一顆禿驢离肩飛起,鮮血飛濺,噴射如雨。
  悟通几曾見過如此迅厲劍勢,不禁膽寒魂飛,身形一矮,遁跳而去。
  蟹臉僧人心神猛凜,大喝道:“朋友,你忒心狠手……”
  “辣”字尚未出口,藍衫怪人已自一鶴沖天拔起,半空中一式“神龍翻云”,頭下足上化為蒼鷹攫免扑下,左手五指抓入僧人肩胛骨內,身形沾地即起,挾著蟹瞼僧人穿空斜飛而去……
  南宮子誠獨處室中,握卷琅琅誦讀:
  “出岫何幽獨,
  倏然閃碧空。
  遙分秋水影,
  忽度夕陽風。
  長天不留跡,
  冷月芳為容。
  歸宿應何在,
  崆峒第一峰。”
  悠揚頓挫,鏗鏘入耳。
  驀地,門外響起重物倒地聲,他不禁一怔,啟門一望,只見是悟通踉蹌仆地,倏又立起,臉上悸容猶存。
  南宮子誠惊詫道:“大師遇上何事?”
  悟通便將前情敘出,道:“長身怪人武功辣毒猶自小事,貧僧遁逃之際,忽感腦后吱吱怪鳴,四面一望,原來是一只通体赤紅,長約尺許毒蜈追來,不禁亡魂皆冒,逕奔來此處,那知青蜈追至寺外竟自動折回。”
  南宮子誠目露迷惘之色,喃喃自語道:“這就奇怪了。”
  悟通道:“何事惊异?”
  南宮子誠道:“此物分明是百足天蜈皇甫炎豢養,但長身老怪何能与皇甫炎沆瀣一气。”
  “長身怪人是何來歷?”
  南宮子誠道:“此人名廖獨,一向獨來獨往,絕不与人共事,貌似中年卻已逾六旬,武功已臻化境,幫主風聞廖獨現蹤,已傳訊在其現蹤之處嚴密注意。”
  悟通面色微變道:“看來廖獨已發現本幫隱秘,更認出資僧形貌,如不及時除去,禍將不測。”
  南宮子誠略一沉吟道:“這話不錯,不過廖獨絕不致向掌門人當面索人,因無确切佐證,依在下之見大師不妨避不露面,推稱傷重未愈無法行動。”說著,語聲轉沉,道:“本幫尚有人手潛跡五台么?嚴命不得節外生枝,致誤大事。”
  悟通心神一凜,答道:“本幫只貧僧三人在此!”
  南宮子誠面色寒肅道:“大師速离,無事少來此朝陽寺。”
  悟通道:“貧僧遵命。”疾閃出室而杳。
  南宮子誠緩緩步出寺外,逕往聚星坪走去。
  聚星坪上云集五湖四海天下豪雄,五台派在坪上擺設數十桌素宴,并有山泉自釀陳年佳釀,芳冽甘醇。
  席間最惹人注目的獨數白衣銀神龍翱翔師徒三人与北岳名宿虯龍神鞭蒼睄斒鶚中@席,高聲談笑,旁若無人。
  于中龍拈杯就唇,目光不時移向鄰席降魔八掌雷玉鳴座上。
  原來鄰席雷玉鳴偕同其子女雷俊峰雷翠瑛及東岳高手震天雙鉤龐琦,混元爪侯迪,神鷹七式廖獨低聲談論。
  于中龍私自傾慕著雷翠瑛,只覺雷翠瑛宛如空谷幽蘭,清麗脫俗,一顰一笑無不動人心醉。
  人非太上,豈能忘情,于中龍這般痴迷情景,均瞧在其妹子中鳳眼中,感覺有這么一個嫂子,真是修來之福,暗中動念撮合他們。
  准上隱叟祝秋帆喬裝一白發蒼蒼老叟,逕向白衣銀神席上走來,笑道:“龍老儿,你我又在此遇上了。”
  龍翱翔听出語音稔熟,憬悟出何人,大笑道:“原來是你。”
  蒼桓毅道:“這位朋友是誰,可否為蒼某引見?”
  龍翱翔以蟻語傳聲說明祝秋帆乃喬裝改扮。
  蒼桓毅微微一笑,道:“算我有目如盲,罰酒三杯。”連斟三杯滿酒仰飲而盡。
  祝秋帆搶過酒壺,道:“如此好酒,豈能讓你糟蹋了。”
  他們談笑時,武林豪雄仍絡繹不絕到來,片刻之間,聚星坪上只見黑壓壓的一片,少說也有百數十人。
  祝秋帆發現于中龍兩道眼神凝注在雷王鳴席上,如痴如呆,不禁望了于中鳳一眼,輕輕歎息一聲。
  于中鳳玉雪聰明,不禁一呆,低聲道:“老前輩為何歎息?”
  祝秋帆壓低語聲道:“天涯何處無芳草,令兄的終身大事,包在老朽身上。”
  于中風細語問道:“雷姐姐不成么?”
  祝秋帆搖首道:“這妞儿情有所鐘,勸令兄不要痴心夢想,以免陷入泥淖,難以拔身。”
  龍翱翔皺眉道:“你們一老一少在說些什么?”
  祝秋帆道:“不關你的事,老朽見她聰明伶俐,意欲教她几手武功。”
  龍翱翔笑道:“那是她的造化,龍某就此謝了。”
  驀地——
  喧囂如潮語聲頓然寂滅,鴉雀無聲,松林雪徑上突現出天外三凶白眉叟師徒兩人,身后緊隨著六個面目陰騭短裝漢子,身法飄飄登上聚星坪來。
  白眉叟威名如昔,震懾全場。
  突然響起一聲哈哈朗笑道:“好大的威風,卻嚇不到你我,來,錢老弟,咱們痛快地飲上几杯。”
  群雄不禁一怔,循聲望去,只見冷面秀士龐雨生与錢百涵對坐一席,互舉酒杯一飲而盡,旁若無人。
  白眉叟目中威凌逼射,面上冷布森厲殺机,朝一張空席上坐下,招手示意執役僧人過來,沉聲道:“老夫愿求貴上一見。”
  僧人喏喏連聲而退。
  錢百涵忽自言自語道:“既來之則安之,急著見面又有何用,何況五台掌門未必懼怕你。”
  白眉叟大怒,須發怒張,厲喝道:“小輩多管閒事,稍時老夫定要讓你知道厲害。”
  錢百涵冷笑道:“天下事天下人管,你白眉叟能耐也不過爾爾,倘要動手在下立即奉陪,不然你乖乖地坐著那儿恭候五台掌門人出見。”
  白眉叟只覺怒不可遏,一個青衣漢子突身形電欺在錢百涵身側,右手斜切而下,而指分豎如戟,橫戳錢百涵雙目。
  此人出手奇快,迅辣歹毒,錯非錢百涵,非要折在當場。
  錢百涵冷笑一聲,坐式不動,右手疾弧反扣在青衣漢子腕脈上。
  克察一聲,只听青衣漢子慘嗥出口,一條右臂被生生擰折,血涌如注。
  錢百涵猛一翻身,右足踢出。
  青衣漢子身形倒撞飛出,捧在白眉叟身側雪地上,眼耳口鼻內鮮血齊涌,气絕斃命。

  ------------------
  幻劍書盟 掃描,wavelet、天涯浪子等 OCR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