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二十九章 奔波千里


  距江都之北五十余里麒麟村外黃澄澄騾馬大道上,現出一雙中年道者,形色匆匆,風塵滿面,似經過長途跋涉。
  村口上開著一家酒肆,柳蔭下擺著八九張白木桌子,三張桌面上已坐得有過路的旅客,喝酒談笑。
  那一雙中年道者逕望一張桌面上坐下,店家走了過來,哈腰笑道:“兩位道爺要吃些什么?”
  二個約莫四旬開外中年道:“貧道雖是出家人,但葷酒不忌,打上三斤酒,有些什么現成的速速送上。”
  那年頭出家人不忌葷酒敢情是駭人听聞之事,食客們均不禁多望了兩眼,但發現一雙道者目中精芒閃爍,肩頭帶看兵刃,均悚然無語。
  須臾,店家送上一盤牛肉,一碟鹽鹵花生米,五斤汾酒,一雙道者豪邁异常,酒到杯干,咀嚼有聲。
  片刻時分,五斤酒涓滴無存,盤底朝天,似尚未盡量,高聲催送酒菜。
  店家慌不迭地又送上酒菜,一雙道者旁若無人地飲食。
  遠處突傳來一串奔馬蹄聲,隱隱可見一人一騎風馳電掣而來,蕩起漫天黃塵。
  一人一騎轉眼到達村口酒肆,啊唷一聲,勒住絲韁,翻身掠下一神態驃悍勁裝捷服漢子,逕自坐了下來索取酒食后,兩道炯炯眼神巡視了一眼,不禁一怔,緩緩立起,走在一雙道者桌旁,低聲道:“兩位道長可是茅山伏魔祖師門下?”
  “正是!”一道者目露惊疑之色道:“施主何從識別貧道來歷?”
  漢子呵呵一笑道:“自家人還用問么?”轉而命店家將酒菜送來,坐下盡談無關緊要之事。
  一雙道者從漢子的眼色上瞧出用意,也不再問。
  過路的旅客逐漸不置留,一撥起身,一撥接踵而至。
  那漢子鯨飲了一杯酒后,道:“兩位道長上下如何稱呼?”
  “貧道松淨!”
  “貧道松慧!”
  那漢子微笑道:“在下田孟熊,奉敝上之命尋覓貴掌門,不知外界所傳可是真情么?”
  松淨答道:“均是真情,因敝掌門未知貴上下落,是以傳出風聲。”
  田孟熊道:“貴掌門之策委實睿智無匹。”
  松淨道:“貴上現在何處,掌門師尊因身怀秘圖,必須慎秘行蹤,貧道當回報敝掌門兼程赶來。”
  田孟熊道:“敝上現在寶應青陽庄三家大戶內。”
  一雙道者倏地离座立起,松淨道:“田施主請回報貴上,敝掌門三日內必然赶到。”說著擲了一錠白銀,雙雙向江都城飄然如飛奔去。
  田孟熊在酒肆逗留片刻,酒醉飯飽离座而去,不料一條形如淡煙似的人影在林間疾閃而隱。
  顯然田孟熊之后有人暗暗跟上。
  青陽庄王家大戶簪纓世家之后,富甲一鄉,九進巨宅,房屋不下千百間,不亞王公宅第。
  田孟熊奔回青陽庄王家大戶,八字門牆前石階上肅然巍立著一黑衣瘦長漢子,瞥見田孟熊返回,詫道:“田兄弟,這快返回莫非得了什么訊息么?”
  “自然有訊息了。”田孟熊言畢,抱拳微拱,快步入內,七轉八彎,到達一處月洞門門首。
  門內傳來一聲冷森語聲道:“田孟熊來此何為?”
  田孟熊肅容答道:“奉了主人之命探听茅山伏魔掌門行蹤已得,回報主人知道。”
  “進來!”
  田孟熊慢步走入,只見一片蔥郁庭園,風送清香,沁人心脾,廳軒外兩株虹松鐵鱗虯柯,鳳翥飛攫,松下立有兩抱刀大漢,四道銳利眼神炯炯注視著田孟熊身上。
  他只覺气氛有點异樣,跨入廳內,不禁面色微變,但見冷面秀士与錢百涵等五人寒著一張臉,目蘊殺机,端座椅上,尚有一大漢跪著渾身顫抖不止,涕淚迸流,面色痛苦不胜。
  田孟熊躬身施禮道:“屬下奉命外出探明伏魔興人行蹤,在江都麒麟村与茅山門下松淨松慧兩位道長不期而遇。”
  冷面秀士沉聲道:“你說明經過詳情。”
  田孟熊詳細稟明經過,說時忽瞥見那跪著大漢眼色有异,他心內暗感悚然震栗,不知何故。
  冷面秀士道:“真如松淨所言,茅山掌門人确取得陸道玄的那份藏珍圖么?”
  田孟熊道:“松淨道長言說江湖傳言一點不假,諒系嚴曉星放出風聲,欲藉武林群雄之力阻截茅山掌門人。”
  冷面秀士道:“茅山掌門人現在何處?”
  田孟熊道:“情勢險惡,對茅山掌門人极為不利,稍一泄露行蹤,必罹殺身之禍,現隱藏在江岸一處道觀中,他极欲与主人晤面,松淨道長詢問主人現在何處……”
  冷面秀士忽面露笑容道:“你說出我隱身之處么?”
  田孟熊突惊覺不對,稟道:“屬下未說出,容屬下稟明主人后再作定奪。”
  冷面秀士鼻中哼了一聲,道:“好,你且站一旁。”
  田孟熊低應了一聲是,退在左廂角隅。
  冷面秀士忽目中迸射寒芒,喝問那漢子道:“尊駕還不吐實,可別怨我心黑手辣。”
  那漢子本痛苦難禁,聞言忽面色一變,不知打那里來的勇气,獰笑道:“姓龐的,頭砍下來不過碗大的疤,大爺如有三寸气在,定要瞧你身受酷刑之慘方消心頭之恨。”
  冷面秀士忽騰身躍起,右臂疾伸如電,直劈而下。
  只听一聲悶嗥,那漢子一條左臂生生被切下,血涌如注,已然暈絕過去。
  接著冷面秀士又落指如飛,點了數處穴道,喝道:“將此人囚禁,供需無缺,不准凌辱,還有后用!”
  立時竄過兩名黑衣匪徒,把那漢子架走。
  冷面秀士目注錢百涵道:“現在伏魔掌門下落已知,我等原定之計必須改弦易轍。”
  錢百涵道:“請問龐老師高見。”
  冷面秀士道:“既然伏魔掌門獲得藏珍圖,我等速速赶去接來,將這青陽庄布下天羅地网,誘使無极幫主及嚴曉星入伏。”
  錢百涵道:“此計甚好,龐老師邀請的人手何時可赶至?”
  冷面秀士略一沉吟,道:“日內即可赶來此處,眼前必須阻撓無极幫主及嚴曉星東岳之行。”
  錢百涵道:“但嚴曉星及無极幫主行蹤目前成謎。”
  “無妨!”冷面秀士搖首道:“他們若聞陶氏二女及藏珍圖落在我等手中,必偵騎四出探覓我等潛跡之處。”說著目注田孟熊,接道:“你与松淨松慧兩位道長約在何時晤面?”
  田孟熊躬身稟道:“約在明午,麒麟村,酒肆會晤。”
  冷面秀士頷首道:“好,你下去休息吧!”
  田孟熊應了一聲是,緩緩退下,心中宛如兩只吊桶七上八下,為著明午之事煩憂,明午在麒麟村口与松淨松慧兩位道長相晤本是一句謊言。
  他為何要謊言欺騙冷面秀士,為了什么?
  田孟熊此人心計甚工,尤能察言辨色,他如直言無隱,泄露冷面秀士潛蹤之處,必罹殺身之禍,不得已謊言欺騙冷面秀士,但僅能取巧一時,丑媳婦終須見翁姑面,明午定然被揭穿,不禁憂心如焚。
  就在田孟熊出廳之際,一條若有若無人影閃入廳內,隱在冷面秀士坐處之側。
  只見錢百涵道:“龐老師為何不讓伏魔真人找來?”
  龐雨生冷冷一笑道:“目前我等尚無万全的准備,若被勁敵聞知,先發制人,我等措手不及必一敗涂地。”
  錢百涵頷首微笑道:“龐老師所見极是。”身形緩緩立起欲向廳外走去。
  龐雨生目中閃出一抹异芒,但一閃即隱,道:“少俠是否尚未能忘情陶氏二女么?我見猶怜,但少俠似不宜操之過切。”
  錢百涵微微一笑道:“在下知道。”
  但見他走出廳外,繞過兩重閣軒,逕由花徑走去,搖拂中隱隱可見白石砌造的拱門。
  拱門入去是一所清幽庭院,曲徑籠陰,一泓池水,游魚可數,兩間小屋,低檐朱欄,別具意境。
  檐下立著一個大漢,抱刀倚在廊柱上,似心神不屬,不時仰望藍天。
  錢百涵咳了一聲。
  抱刀大漢聞聲一變,忙道:“錢少俠!”
  錢百涵道:“兩位姑娘還好么?”
  抱刀大漢道:“還好,只是倔強得很!”
  錢百涵微微一笑,推門而入。
  只見兩女坐于榻上,花容慘淡,目蘊怒光。
  陶小燕一見錢百涵走入,叱道:“你來此則甚?”
  錢百涵笑笑道:“姑娘不必如此,在下只望兩位姑娘能回心轉意,尚望三思。”
  二女忽聞一細微語音送入耳中,道:“二位姑娘不妨虛与委蛇,在下嚴曉星,來此相救二位逃出虎穴。”
  語音雖微弱如蟻,但清晰异常,二女似精神一振,面現如花笑容。
  錢百涵不禁一呆,只道二女回心轉意,道:“姑娘之見如何?”
  陶小燕嬌媚一笑道:“家師深惡冷面秀士為人,少俠但能与他分道揚鑣,相助我姐妹尋覓雙親下落,家師或可應允。”
  錢百涵聞言呆得一呆,道:“令師為何厭惡冷面秀士,在下看來冷面秀士不算什么坏人。”
  陶珊珊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少俠与他親近已久不覺其惡……”
  陶小燕道:“少俠乃神木尊者再傳弟子,明辨是非,少俠請回,慎重考慮后再來此見告我姐妹。”
  錢百涵料不到他來此勸說陶氏二女反被她們所勸,不禁赧然一笑,道:“容在下三思,明晚再來,不過二位姑娘不嫌太委屈了么,依在下之見何不姑且應允,再作計議?”
  陶小燕搖首笑道:“身在江湖,這點險危算得了什么,我們能等,少俠還是請回吧。”
  錢百涵不禁長歎一聲,道:“二位姑娘鐵石堅貞,志行可嘉,茲事体大,在下不得不鄭重考慮。”說著抱拳一拱,轉身飄然而去。
  檐下抱刀大漢目送錢百涵离去后,只覺眼皮沉重,靠在廊柱竟昏昏睡去。
  只听陶小燕輕輕喚道:“嚴公子,你在何處?怎不現身相見。”
  語聲方落,眼前突現出嚴曉星身影,依然丰神如玉,俊逸瀟洒。
  嚴曉星微笑道:“兩位怎不听從在下之勸,不然怎會陷身困厄。”
  陶珊珊嗔道:“你還說咧,速解開我等穴道。”
  嚴曉星道:“解救不難,但須依從在下一條件。”
  陶小燕嗔道:“什么條件?你說說看。”
  嚴曉星道:“兩位姑娘依然佯裝受制模樣,明午在下定可偕同二位离此。”
  陶珊珊嫣然一笑道:“賤妾應允就是,但你不可食言。”
  嚴曉星察視二女脈象,審明受制血行穴道后,落指如飛。
  片刻,二女一躍而起,笑靨嫣然。
  陶小燕道:“公子為何知悉賤妾陷身在此。”
  嚴曉星道:“艾陽赶至相告,但不知冷面秀士下落,略施詭計,暗隨冷面秀士門下找來此處。”說著,語聲略略一頓,又道:“此時非你我暢敘离情之時,二位身旁還有令尊獨門秘制的迷魂散么?”
  陶珊珊道:“錢百涵与冷面秀土二人逼問迷魂散配制之法,是賤妾二人堅不吐實,難道公子尚須配制迷魂散么?”
  嚴曉星微笑道:“迷魂散若是不傳之秘,在下何敢強人所難。”
  陶珊珊略一思索,遂口敘配制迷魂散及解藥藥方。
  嚴曉星記憶力惊人,默誦了一遍,道:“二位還是依原樣坐著,不可露出破綻,在下明午必然來此解救。”言罷一閃無蹤。
  二女依照原式盤坐,運功調息,血行周天,真元略無阻滯,不禁芳心欣悅無比。
  那抱刀大漢悠悠醒轉,睜眼一望,只見夜暝四合,繁星滿天,不禁一怔,忖道:“自己為何今日如此困倦。”感覺有异,倘為陶氏二女逃逸,恐不免慘死之禍,心中寒意猛泛,身不由主地走近窗口探視,窺見二女仍然在室,胸頭一塊大石方始落下。
  嚴曉星施展五行奇術遁出王家大宅向青陽庄外疾去,行在一片叢林中,黑壓壓不見天日,陰森恐怖。
  一幢矮屋藏在叢林中,嚴曉星推門而入,見偷天二鼠呂鄯姜大年正在一支微弱燭光下對弈。
  呂鄯立起道:“老弟可探出陶氏二女下落么?”
  嚴曉星點點頭說出經過,道:“兩位可有紙筆么?”
  姜大年忙在革囊中取出文房四寶。
  嚴曉星揮毫如飛,道:“兩位務在天明之前將此方配全。”
  偷天二鼠接過,疾如脫弦之弩掠出屋外。
  嚴曉星坐在草塌上對燭沉思。
  驀地——
  屋外起了衣袂振風微響,嚴曉星面色一變,身形倏地隱去。
  燭焰搖晃,微風過處,一雙人影翩然疾閃掠入屋中,只見一雙黑袍蒙面老者目中神光炯炯,望屋內巡視了一眼,發出一聲惊噫,相顧愕然。
  一蒙面老者道:“老朽親眼得見嚴曉星掠入此林,若非心有顧忌,一步之差,還是被他逃逸無蹤了。”
  另一蒙面老叟道:“你怎知嚴曉星必然來此?”
  語音方落,屋外忽傳來一聲陰森冷笑……
  一雙蒙面老者翻身疾射出屋,雙雙打出一股奔雷濤涌气勁,卷起一片漫空塵土。
  遠處忽騰起一聲桀桀刺耳怪笑,只見一條白影冉冉飛來,落在五丈開外。
  兩蒙面老者目光銳厲,瞧出那是一身著雪白長袍銀猿怪人,火眼金睛,森森獠牙,令人毛骨悚然。
  怪人口齒异常清晰,桀桀怪笑道:“兩位想必就是眼下武林盛傳的白眉叟隨身八杰中的天通地通了。”
  “不錯,尊駕是何來歷?”
  怪人冷冷答道:“兄弟姓白,名三畏,昔年与白眉老怪有過一段不小的過節,意欲清償舊債,兄弟有勞二位帶路。”
  天通冷冷答道:“此事老朽管不著。”
  白三畏桀桀怪笑道:“這由不得你了。”說時右臂疾伸,身形暴長,五招攻出,奇奧不測。
  天通地通大吃一惊,雙雙出掌搶攻,霎那間,只見人影如飛,漫空掌影。
  三人均是快打猛攻,不但招式怪异,而且招招置人死命,狂飆如潮,樹葉震得簌簌飛落而下。
  嚴曉星隱藏一側,瞧得真切,只覺這三人武功高絕,每招中都會蘊著無數神奇變化,不禁目奪神彩,歎為觀止。
  突然,嚴曉星忽感三人掌風中有一絲寒意飄襲侵体,悟出那白三畏必習就一种罕有之陰寒武功。
  只听白三畏怪笑道:“風聞二位武功卓絕,一派宗師,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換了別人,難逃兄弟三招之下。”
  語聲未落,天通地通忽四掌同抵,倏地神龍穿空騰起,分向穿入濃枝密葉中。
  白三畏竟不追赶,只咧嘴笑了笑。
  一條身影疾前惊鴻般飛掠而至,身影一定,正是那冷面秀士龐雨生。
  嚴曉星暗道:“原來龐雨生邀請的能手就是白三畏。”
  只見冷面秀士道:“白兄似未盡全力。”
  白三畏怪笑道:“兄弟要他們回報老怪知道,老怪定會問及兄弟武功如何,時机未至,兄弟何必打草惊蛇。”
  龐雨生道:“原來如此,但不知天通地通到此何為。”
  白三畏道:“其中必有蹊蹺,你我察視如何?”
  忽聞一聲脆聲道:“龐老師別來無恙?”
  只見人影紛紛疾閃,現出羅剎谷主,身后緊隨九美貌少女。
  冷面秀士頓感一呆,抱拳微拱,淡淡一笑道,“谷主別后可好?怎來到此處?”
  羅剎谷主面寒如冰,冷笑道:“龐老師明知故問,劣徒兩人是否為龐老師所擒,請即釋放,不然莫怨我反臉無情。”
  冷面秀士哈哈一笑道:“在下事先不知是令徒,多有得罪,如今現在在下處极受禮遇,如谷主不以為忤,明日傍晚時分在下決偕同令徒來此交還各主。”
  羅剎谷主道:“為何須在明日傍晚?”
  冷面秀士笑笑道:“在下還有要事待辦,務請谷主見諒。”
  羅剎谷主身后九女突欺身而出,分占九宮方位,將冷面秀士及白三畏圍住,長劍疾指。
  白三畏桀桀怪笑道:“我們走。”身形疾轉,右掌回掃出一股陰寒罡气,左手一帶冷面秀士,穿空飛起,去勢如電,轉瞬無蹤。
  九女只覺一片砭骨寒气襲体,夾著一絲刺鼻惡腥,不禁天暈地轉紛紛倒地。
  羅剎谷主意欲追出,見狀不禁大惊,伸手撫摸一女,只覺寒涼徹骨,面色大變。
  只听,一個清朗語聲傳來道:“前輩不必擔憂,尚有可治。”
  羅剎谷主不禁一怔,轉面望去只見是一神采飄逸少年,凝眼一望察出正是那闊別已久的嚴曉星,惊喜道:“是嚴公子么?。”
  嚴曉星跨前兩步,躬身一揖道:“晚輩參見谷主前輩。”
  羅剎谷主微笑道:“公子少禮。”
  嚴曉星道:“小燕珊珊姐妹已為晚輩所救,她們應晚輩之請,仍佯裝受制,留在冷面秀士巢穴內。”
  羅剎谷主內心欣悅之极,道:“前次小燕姐妹陷身東岳鷹愁谷內,如非公子妙計,她們豈能安然脫險,早知有公子援手,我也無須亟亟赶來。”
  嚴曉星道:“晚輩亦不知情,幸虧艾陽傳訊赶來晚輩處,才知小燕姐妹罹受冷面秀士暗算。”說著伸手扣向一女腕脈要穴,面色微變,忙道:“前輩速將令徒移至茅屋內,容晚輩一一解救。”
  羅剎谷主兩手抓起二女,笑道:“公子尚避男女之嫌么?”
  嚴曉星面色一紅,道:“晚輩是略諳醫術,本救人之旨,胸怀磊落,怎料竟惹來情孽纏身。”
  羅剎谷主不禁笑道:“如此緊要關頭,公子尚要拘謹么?”
  嚴曉星不禁語塞,抓起二女飛掠入屋。
  屋內燭光如豆,昏暗凄清。
  九女被一一橫伏在榻上,嚴曉星以純陽真力一一為之施治。
  約莫一個更次,九女次第醒轉。
  忽聞屋外傳來一個蒼老語聲道:“老弟在么?”
  嚴曉星道:“在,羅剎谷主也在。”
  兩條身影疾閃入室,只見是偷天二鼠。
  羅剎谷主因偷天二鼠已易容換面,不識二人來歷,道:“公子可否為我引見這二位武林道上朋友?”
  呂鄯大笑道:“老偷儿呂鄯。”
  羅剎谷主不禁一怔,莞爾笑道:“原來是你,偷天雙俠,焦不离孟,孟不离焦,那位想必就是姜二俠。”
  姜大年笑道:“正是姜老二。”
  呂鄯目注嚴曉星道:“幸不辱命,已配齊!”探手入怀,取出兩只細頸瓷瓶,交与嚴曉星。
  羅剎谷主詫道:“迷魂散!”
  嚴曉星道:“不錯,冷面秀士擒囚小燕姐妹倆,即志在迷魂散配制秘方!”接著收置入怀,接道:“晚輩施展一石二鳥之計,容匪邪自相殘殺,晚輩必須先走一步,倘前輩有所不明,煩請偷天二俠相告。”言罷一閃無蹤。
  天色未明,已是四鼓將殘,月落星沉,黑漆漆地一片昏暗,伸手不見五指。
  青陽庄王家大宅的客廳內燈光照耀,如同白晝,冷面秀士龐雨生及猿面怪人白三畏錢百涵等群邪在大廳內計議。
  驀地——
  遠處隨風傳來一聲怪嚎,悠長低沉,宛如鬼哭梟笑,使人不禁毛骨悚然。
  冷面秀士不禁面色一變,情知有异。
  怪嚎之聲似傳來甚速,瞬眼間已進入王家大宅,立時此落彼起,飄浮無定。
  錢百涵立即率領五人掠出廳外而去。
  龐雨生寒著一張臉,道:“看來無极幫已知我等潛跡在王家大宅內。”
  白三畏詫道:“何以見得!”
  龐雨生道:“此与茅山掌門伏魔真人驅神役鬼之法大同小异,除了無极幫中紅衣番僧及排教高手厲炎外,尚無其他擅使此法之人。”
  黑面老者道:“柴青溪亦擅此法。”
  龐雨生不禁一呆,點點頭道:“何兄之言极是,但柴青溪生死未卜,尚是一不解之謎,他來此何為。”
  忽地錢百涵疾掠而入,神色困惑道:“青陽庄內外伏椿安然無恙,怪嗥聲似有似無,莫可捕捉,怎的有此怪异之事。”
  冷面秀士猛然想起一事,疾掠出外,向陶氏二女囚禁之處奔去。
  守護之人依然立在檐外,目睹冷面秀士奔來,一面惊疑之色躬身行禮。
  冷面秀士道:“一雙賤婢如何?”
  大漢答道:“她們仍在室內。”
  冷面秀士在窗外覷望,只見屋內燃著一盞油燈,火光如豆慘淡,二女仍盤在榻上,兩目緊閉,云鬢不整,面色蒼白慘淡,不由心中一寬。
  突鬼哭神嚎之聲憂然寂止,只覺晨風嘯掠林木如濤外,一切均如雨過天晴般,靜謐無比。
  冷面秀士惊疑不胜,轉身奔回大廳而去。
  那守護在檐下的抱刀大漢,忽覺背心穴上一麻,不禁眼皮沉重,倚在壁上昏昏睡去,一條形如淡煙般人影迅快如飛入得室內,現出嚴曉星立在榻前,含笑道:“兩位姑娘還在睡么?”
  二女睜開眼瞼,一躍下榻,笑靨如花。
  陶小燕道:“我們可以离去了么?”
  嚴曉星搖頭道:“暫時還不行。”
  陶珊珊嗔道:“這是為何?”
  嚴曉星笑道:“二位姑娘稍安勿躁,須知小不忍則亂大謀,今晚必然离此。”
  陶小燕目露幽怨之色道:“久未相見,公子竟与賤妾等生分了,莫非江湖傳言不虛么?”
  嚴曉星道:“在下依然故我,二位不要胡亂猜疑。”語聲一頓,在身旁取出迷魂散,接道:“迷魂散已配齊,在下已分成三瓶,以備防身之需。”
  二女接過,陶小燕道:“尚有解藥咧?”
  嚴曉星不禁一笑道:“若非姑娘提起,在下几乎忘怀了。”說著又取出解藥。
  陶珊珊玉雪聰明,瞧出嚴曉星有意扯開話題顧言其他,不禁芳心一酸,眼眶微紅。
  嚴曉星忙道:“在下來時遇見令師羅剎谷主前輩。”
  陶小燕道:“真的么?”
  “怎么不真。”嚴曉星便說出昨晚相遇羅到谷主前后詳情……
  天明后,王家大宅一切靜謐如琚A冷面秀士雖然胸中疑詫不胜,卻原定之計未能更改,命田孟熊偕同自己及錢百涵等五名武林高手赶往麒麟村口,
  酒肆外只一張白桌上坐了三個行路過境食客,高聲飲酒談笑。
  太陽已高高升起,万里晴空,煦和神爽,一雙灰衣道者忽走來,擇一柳蔭下,逕行坐下,喚了酒食酌飲,娓娓低語。
  店主認出那是日前已來過他酒肆,僧道不忌葷腥,在當日是令人駭异之事,故而一眼即能瞧出,因他是買賣人,只要照顧他生意,便是財神爺,一律看待無分彼此,照顧更是殷勤,不時添送酒食。
  日方當中,道上忽走來田孟熊,逕向一雙道長座前走去,含笑道:“兩位道長真是信人,竟然較在下先行來此,有勞兩位道長久候,望乞海涵。”口中雖是這般說法,卻疑云滿腹,他未与松淨松慧約定在此見面,不過信口謊言免罹殺身之禍,不料事有湊巧,松淨松慧亦在此處,心內亦惊亦喜。
  但不聞兩道回答,定睛望去,只見兩道宛如泥塑木雕,不言而知已遭人暗算,心中大惊。
  忽冷面秀士及錢百涵雙雙掠來,見狀面色大變,冷面秀士低喝道:“不好,伏魔真人形蹤已然敗露,處身极危。”伸手一撫二道,只覺兩道冰冷澈骨,業已气絕多時。
  店主只道冷面秀士等亦是過路食客,忙奔來招呼。
  只听冷面秀土道:“這兩位道長已然死去,你知道為何喪命之故?”
  人命關天,店主聞言膽寒魂飛,辯稱不知何故。
  冷面秀士略一沉吟,挾著兩道,喝道:“走罷!”
  奔出三里之遙,冷面秀士將兩道尸体棄入無人山陵溝渠內,道:“不料一著之錯,竟滿盤皆輸。”
  錢百涵目注田孟熊道:“田老師你如果向茅山門下說出我等存身之處,俾使伏魔真人赶來,焉有此失。”
  田孟熊暗道:“我如直言無隱,豈能活到現在。”只苦笑一聲不答。
  忽聞一聲朗笑道:“冷面秀士,你如執迷不悟,恐死無葬生之地!”
  冷面秀士迎面望去,只見一株參天古樹之后突紛紛閃出五人,正是蒙面青衫神木尊者傳人,后隨金刀四煞。
  錢百涵冷笑道:“那茅山松淨松慧兩位道長就是閣下暗算致命的么?”
  蒙面少年冷冷一笑道:“在下向不妄殺無辜。”
  冷面秀士道:“如此說來,閣下已知是何人所為么?”
  蒙面少年道:“自然知道,但伏魔真人已為在下所救,檢視那幅藏珍寶圖竟是贗制,相勸尊駕不必枉費心机。”
  冷面秀士不禁心神一震,道:“閣下怎知是假?”
  蒙面少年冷冷一笑道:“尊駕不必多問,速速回去,尚有人相候尊駕,再遲恐來不及了。”說著望了金刀四煞一眼,接道:“我們走吧!”
  “站住!”錢百涵一聲大喝出口,右手飛快撤出一柄利劍,寒飆飄飛,幻出朵朵金星。
  蒙面少年目中逼射出懾人神光,沉聲道:“你想与我動手么?”
  錢百涵冷笑道:“你我勢不兩立,閣下真是神木尊者傳人么?”
  蒙面少年發出一聲長笑。
  笑聲高亢,隨風播向四外,山谷回應不絕。
  良久笑定,蒙面少年道:“在下本与人為善之旨,希冀錢少俠悔悟回頭,忽知仍掀風作浪,淆惑視听,一之為甚,豈可再乎。”說著右掌玄妙已极,回環拍了出去。
  錢百涵大喝一聲道:“撤臂!”
  劍化狂飆一片,寒光如潮,夾著漫空金星襲向蒙面少年而去。
  只听錢百涵口中發出一聲悶哼,漫空劍飆疾歙,神木尊者傳人率著金刀四煞穿空飛去,去勢如云,瞬眼無蹤。
  冷面秀土不禁大惊,只見錢百涵面色慘淡蒼白,手中僅執著一柄劍把,劍身已飛碎遍地,錢百涵臂肩等處沁出點點血跡,驟然變色道:“錢少俠,你是怎么了?”
  錢百涵黯然神傷,苦笑一聲道:“在下不報今日之仇,誓不為人,你我后會有期。”說著慢步走去。
  冷面秀士欲言又止,目睹錢百涵蕭然遠去,暗歎一聲,向田孟熊道:“我們走吧!”
  他們一行迅疾赶回青陽庄,只見伏樁一個未見,心知有异,冷面秀士不禁面色微變,忖道:“神木尊者傳人曾謂有人相候于我,莫非真有其事么?”忙命田孟熊入庄探視。
  田孟熊雖然膽寒心怯,卻也不敢違忤,領命奔入青陽庄內。
  冷面秀士又命四武林高手搜覓四外。
  片刻,四人奔回,言說庄外人影一個未見,不知伏樁何故撤去。
  冷面秀士聞言狐疑滿腹,惊疑不定。
  只見田孟熊飛掠而來,道:“白前輩現在大廳恭候。”
  冷面秀士道:“他与你說了什么?”
  田孟熊道:“白前輩神色如琚A未說什么。”
  冷面秀士更惊疑不定,率著田孟熊等五人進入庄內,直奔王家大宅。
  他一步踏入王家宅內,即見壁角暗處一抱刀黑衣大漢躬身行禮道:“主人轉來了。”
  那黑衣大漢神情恭肅,冷面秀士打量了一眼,道:“為何庄外伏樁盡撤?”
  大漢答道:“白前輩傳命撤去伏樁。”
  “為什么?”
  “屬下概不知情。”
  冷面秀士道:“宅內有無強敵侵襲?”
  大漢答稱無有。
  冷面秀士見問不出所以然來,急急望內走去。
  大廳內悄靜如一泓死水,只見猿面怪人白三畏獨坐一把太師椅上,火眼神光灼灼。
  冷面秀士詫道:“白兄,這是何故?”
  白三畏淡淡一笑道:“不為什么。”
  冷面秀士道:“那么白兄何故撤去庄外伏樁?”
  白三畏道:“因實力分散,宅內防守過于薄弱,故白某令其盡撤……”隨即一笑道:“請恕白某越俎代庖,不得已而為之,如龐兄堅問其故,龐兄去瞧昨日囚禁之無极幫匪徒尚在此否?”
  冷面秀士大惊失色道:“他逃走了么?”
  白三畏道:“与其說是逃走,不如說其被救走還比較好些。”
  冷面秀士聞言不禁心神大震,瞠目驟然變色。
  他乃心細如發之人,只覺白三畏大刺刺地端坐不動,對自己毫不以為体,不由疑云滿腹,凝目向白三畏上下打量不停。
  只見冷面秀士面色大變,原來白三畏兩足脛骨下各有一條紅鱗毒蛇利齒噬住。
  顯然白三畏在運功逼穴,不使奇毒循血攻心。
  忽聞一聲陰惻惻冷笑傳來道:“龐雨生,你料不到你有今日之敗,這也是你反覆無常利欲薰心的報應。”
  冷面秀士厲喝道:“尊駕是何來歷,何不現身出見。”
  陰冷語聲又起:“老朽的來歷你尚未猜出么?”
  冷面秀士冷笑道:“尊駕莫非就是百獸天尊,暗算猝襲,怎稱英雄行徑。”
  只听百獸天尊哈哈大笑道:“龐雨生,你明于責人卻昧于責已,那晚你施展茅山妖術驅邪役鬼,難道不算猝襲暗算么?”
  冷面秀士不禁語塞。
  大廳內沉寂如水,气氛陰森。
  半晌,冷面秀士道:“那么尊駕今日欲報一箭之仇么?”
  “你知道就好!”
  忽聞“叭噠”數聲墮地入耳,冷面秀士循聲望去,只見梁上飛落八只金鉗碧綠毒蜈,蜈身長可兩尺,昂首作勢欲向冷面秀士扑噬。
  白三畏大喝道:“龐兄還不急速离去則甚?”
  “他走得了么?未必見得!”
  冷面秀士冷笑道:“諒這點毒物豈奈我何?”
  百獸天尊冷泠答道:“非是老朽不殺于你,老朽已傳訊無极幫主,只待無极幫主赶至,就是你畢命之期。”
  倏地冷面秀士須發怒張,十指疾揚,指尖射出乾元真力,如同利箭般射中八只毒蜈要穴。
  只听毒蜈吱吱怪鳴了一聲,身軀搖了搖,立即喪命。
  百獸天尊大喝道:“龐雨生你好歹毒的手段。”
  冷面秀士一招得手,精神大振,料定無极幫主進入王家大宅的僅百獸天尊一人,迅疾向白三畏搶去。
  白三畏目中金光迸射,厲喝道:“住手!”
  冷面秀士兩手拾指正要抓向紅麟毒蛇身上,聞喝不禁硬生生地望側翻了出去。
  忽地廳外人影疾若惊鴻一閃而入,現出百獸天尊,頭頂發髻高盤,三角寬瞼,上尖下丰,鷂眼蒜鼻,掀唇露齒,一臉橫肉,皂袍絲絛,面目森冷怪异駭人。
  百獸天尊陰陰一笑道:“你不想留下白朋友性命么,若不妄動紅鱗毒蛇還好,否則利齒猛合,白朋友立即毒發身亡。”
  冷面秀士臉色陰森駭人,厲聲道:“那么尊駕還要等什么?”
  “等候無极幫主。”
  “這卻是為何?”
  “無极幫主愛惜你一身武功,倘你歸順本幫,則可饒你等性命。”
  冷面秀土忽的長身遙扑一掌劈了出去,勁風山涌,沉如山岳。
  百獸天尊不由啊了一聲,身形疾飄開去。
  只听冷面秀士冷笑一聲,掌勢倏變,漫天掌影如同附骨之蛆般,罩向百獸天尊周身重穴。
  百獸天尊也是武林高手,目中迸射怒光,雙掌如利斧砍山,猛打硬劈,招招力逾千斤,卻招式奇奧,大喝道:“龐老師如不見机住手,白朋友性命難保。”
  冷面秀土耳若無聞,掌勢愈更迅厲辣毒。
  驀聞白三畏口中發出一聲桀桀怪笑,長身飛躍而起,疾落在百獸天尊之后,右臂疾伸,五指罩向百獸天尊胸后命門要害重穴。
  百獸天尊大惊,不知白三畏何能脫身蛇噬,百忙中瞥見兩條紅鱗毒蛇已然僵死在地,駭然喝道:“住手!”身形一搖,突從領襟及衣內穿出十數條翠綠蛇首。
  口中噴出縷縷黑煙,腥臭刺鼻,中人頭暈目眩。
  白三畏及冷面秀士不由自己地退后,屏住呼吸。
  百獸天尊趁机穿出廳外遁去。
  冷面秀士大喝道:“你逃得了么?”意欲追去。
  白三畏忙道:“讓他去吧。”
  冷面秀士搖首道:“他一逃去,后患無窮。”
  白三畏火眼金睛瞬了几瞬道:“龐兄,白某那有能為脫身蛇噬之下,諒暗中好朋友相助。”
  冷面秀士聞言不禁一怔,詫道:“那位朋友是誰?”
  白三畏搖首答道:“我也不知,諒此人不愿与我等相見,不然早就現身了,龐兄,他們均被困在魁星樓中,你我速赶去相救。”
  魁星樓在王家大宅后園內,園中古木參天,黑壓壓地陰森蔽空。
  兩人飛掠在魁星閣前,只見閣門緊閉,毫無動靜。
  冷面秀士遲疑了一下,右掌疾推而出,轟的一聲大響,震開了兩扇木門。
  兩人定睛望去,只見閣內橫七豎八,倒著數十具軀体,不禁駭异變色。
  冷面秀士詫道:“為何他們均困在魁星閣內,內中必有緣故,難道他們個個均都是自甘束手待斃么?”
  白三畏苦笑道:“只怨小弟不好,小弟獨坐廳內沉思應敵之策,不料雙足一陣奇痛,劇毒循血逆攻兩腿,小弟立知不妙,忙行功逼穴,低首一望,發現紅鱗毒蛇之際,即聞百獸天尊傳聲示警,欲若動彈,立即喪命……”
  冷面秀士眉頭微皺道:“這也難怪,在當時如此情景之下,不得不爾。”
  白三畏三聲桀桀怪笑道:“龐兄不要錯認小弟貪生怕死,可惜龐兄聰明一世,竟糊涂一時,不知小弟一番苦心。”
  冷面秀士詫道:“在下為何糊涂一時。”
  白三畏冷笑道:“小弟雖不得已俯首就范,虛与委蛇,命庄外伏樁盡撤,更請龐兄屬下高手在魁星閣中相候小弟有密事相商,一則可免屠戮之禍,再則龐兄返回時察覺伏樁盡撤當知有异,怎料龐兄不知省悟,尚命田孟熊進入宅中……”
  “田孟熊出來与在下覆命怎不提及。”
  白三畏冷笑道:“試問田孟熊能安然出入無阻么?”
  冷面秀士不禁語塞。
  驀地——
  一株古木之上隨風飄來一聲輕笑,人影紛紛落下。
  冷面秀士及白三畏不禁大惊,只見是神木尊者傳人及金刀四煞。
  蒙面少年道:“無极幫主率眾片刻即至,龐老師如若仍執迷不悟,在下掉面就走。”
  冷面秀士道:“閣下身為神木尊者傳人,焉可任無极幫荼毒武林么?”
  蒙面少年冷冷一笑道:“無极幫主授首之期不遠,但目前尚非其時,龐老師仍未忘情驪龍谷藏珍,欲獲漁翁之利么?依在下奉勸,及早懸崖勒馬,苦海無邊,回頭是岸,若猶不知悔改,恐后悔莫及。”
  言畢,五條身影突潛龍升天倏地拔起,杳失松古木蓊翳中。
  白三畏詫道:“此人就是武林盛傳之神木尊者傳人么?”
  冷面秀士點點頭道:“正是!”
  白三畏歎息一聲道:“看來小弟性命是他所救,小弟平生行事,恩怨分明,恕小弟無法相助了。”說著抱拳略拱,倏地縱身掠去,去勢如飛,瞬眼無蹤。
  冷面秀士目中神光怨毒,頓了頓足,轉身才掠出五丈開外。
  忽聞一聲冷笑道:“龐老師要走了么?”
  冷面秀士聞聲不禁心神一凜,暗道:“怎么她也來了。”
  回面望去,只見羅剎谷主面罩嚴霜,兩道目光如挾利刃般望著自己。
  羅剎谷主身后九女面色怒沉,縫緩分散開去。
  冷面秀士含笑道:“你我武林至交,為何面現不愉之色,谷主一雙愛徒安然無恙,在下實想不出谷主還有何事動怒。”忽覺一縷幽香送入鼻中,暗感不好,但已無及,眼中一黑仰面倒地。
  身后忽閃出陶小燕陶珊珊兩女,陶小燕右手抓住冷面秀士腰間絲絛,道:“師父,我們速退。”
  羅剎谷主頷首率著諸女望正南方向掠去。
  ※※※※※※※※※※※※※※※※※※※※※※※※※※※※※※※※※※※※※※※※
  約莫一頓飯光景過去。
  外忽紛紛掠入十數條身影,疾逾閃電,落在大廳之前。
  為首者正是無极幫主,身后緊隨著百獸天尊等高手。
  無极幫主沉聲道:“本幫弟兄密布在王家大宅外均未見冷面秀士等逃出,難道冷面秀士尚株守在宅內么?”
  百獸天尊答道:“幫主之言一點不錯,冷面秀士自恃武功,而且人手甚眾,孤注一擲,不惜与本幫為敵。”
  無极幫主道:“為何不見動靜?”
  百獸天尊道:“諒均在后園魁星閣,冷面秀士不愿實力分散,后園一隅之地,易守難攻。”
  無极幫主冷笑一聲,喝道:“走!”
  百獸天尊搶前領路,扑入后園,只覺一路暢然無阻,飛落在魁星閣前,凝目望去,不禁駭然色變,伸手一指道:“幫主你瞧!”
  無极幫主瞥見閣內橫陳著數十具軀体,不由暗暗一震,道:“他們都死了么?”
  百獸天尊道:“白三畏僅傳命留下几人外,余均聚齊魁星閣內有密事商議,無故不得离閣外出,一俟冷面秀士返回即相商應敵之策,怎會無端斃命。”
  無极幫主鼻中冷哼一聲,飛身掠入,搶視數人后,高聲道:“他們均未死,只昏迷不醒,又不像穴道受制,老朽委實猜不出為何如此,可惜魏香主未來,小然他或可瞧出何故使然。”
  黑袍老者道:“他們似受迷魂藥物所致。”
  無极幫主頷首道:“老朽也有此疑,但迷魂藥物能使數十名高手毫無覺察恐無此可能,當今武林中除了迷魂谷主陶泰麟夫妻獨門配制迷魂散外,尚無人具有此能,据老朽所知陶泰麟多年前便已失蹤不明生死,迷魂散配方亦因此失傳。”
  百獸天尊道:“幫主只說陶泰麟夫婦失蹤,卻不能斷言已死,焉知不是他們夫妻所為。”
  無极幫主冷笑道:“縱然陶泰麟夫妻二人尚活在人世,亦未必是好好活著,只苟延殘喘而已。”話聲略頓,又道:“那冷面秀士与白三畏兩人恐已逃之夭夭了。”
  忽聞一聲朗笑道:“在你無极幫主天羅地网下,尚有何人可安然逃出這王家大宅外。”
  林木叢中忽紛紛疾閃出八蒙面老者。
  無极幫主認出是白眉叟隨身八衛,不禁面色一變,狂笑道:“白眉老怪也來了么?”
  只听一聲蒼老怪笑道:“老朽豈能不來。”
  語聲中但見白眉叟飄然慢步走來,道:“外間盛傳龐雨生在茅山妖道相助下,自陸道玄手中奪獲藏珍圖,不料你一步之差,依然被龐雨生逃去。”
  無极幫主獰笑道:“莫非龐雨生被你所擒么?”
  白眉叟目中逼射懾人寒芒,淡淡一笑道:“那是老朽之事,無須閣下煩慮。”
  無极幫主面色一變,揚袖拂出一股暗勁。
  白眉叟哈哈大笑,拂柚迎去。
  轟的一聲,兩股暗勁相撞,激起塵土漫空,強風漩溢,威勢駭人。

  ------------------
  幻劍書盟 掃描,wavelet、天涯浪子等 OCR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