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十八回 人死身不滅劍客出怪招 發削緣已盡泵娘有雄心


  鐵蛋無暇理會,一逕飛奔,那消三縱兩跳,已來到“金甲神”周干、“銀甲神”周坤兩兄弟隱姓埋名所開的小面館前。
  此時天已微明,小面館夾在兩棟大屋中間,好像一個被押赴刑場的囚犯,屋頂閃著沉郁無奈的光。
  鐵蛋還未進屋,鼻子就聞到了一种味道。
  “來遲了!”
  鐵蛋暗暗跌足,一腳踢開門板,沖入店內,立被一陣濃稠的血腥之气薰得胃翻腸挂,定睛只見“銀甲神”周坤渾身稀爛的倒在中央,身周躺著十几名武當道士,兩名婦女抱著包袱死在牆角,大約總是周氏昆仲的妻子。
  “銀甲神”周坤那日在“少林武當大會”上公然出言揭挖朱元璋的瘡疤,致被當時在座的“戶科都給事中”胡瀅听在耳里,會后即命武當追殺他倆。
  周坤本想投靠祖父“八卦尊老”周子旺的師父--如今“白蓮”西宗教主彭瑩玉,周干卻執意不允,帶著一家老小躲到北京來開面館,卻還是被武當綴上了,今日下午雖已從石擒峰口中得知武當道士即將來襲的消息,收拾細軟准備連夜离開,終究晚了一步,盡遭毒手。
  鐵蛋又急又惱,眼淚直流,忽然發覺并沒看見“金甲神”周干的尸体,便再往店后闖去。
  廚房后面是個小小的院子,鐵蛋推開木門,立刻不由自主的倒退兩步。
  “武當”掌門若虛真人手持長劍,站在對面五尺之處,臉上挂箸陰寒笑意。
  周干則倚在右側牆角,遍体血跡,不知是死是活。
  鐵蛋惡向膽邊生,反手取出缽盂,罵道:“你這狗……”
  話沒說完就楞住了。
  若虛真人兀自冷笑不已的嘴角,忽然淌出一溜血絲,接著身体向前一倒,現出插在背心上的那柄极長极窄,宛如晾衣竿一般的長劍,同時也現出立在他背后的“猿臂神劍”高斌。
  名列“武當四劍”之一,身高不滿五尺的小矮子,臉上竟也泛著同樣的冷笑。
  鐵蛋楞了半天,搞不清楚怎么回事,皺眉道:“你這猴……”
  話沒說完又再次楞住了。
  斑斌嘴角竟也忽然淌出一溜血絲,向前倒了下來,背后卻沒插著劍,只有一個小小的血窟窿。
  鐵蛋立刻就知道殺他的那柄劍正在什么地方。
  劍,几乎就在自己的背心上。
  鐵蛋這半日間已經歷過好几次生死關頭,卻還未□著死亡緊貼上背脊的滋味,彷佛一縷麻辣,旋鑽入心底,使得四肢好像都快脫了節。
  幸虧鐵蛋功力大進,背心自然涌出一股大力,將劍尖擋了擋,身軀飛快往旁滑開,背后衣衫“嘶”地裂開一個大口,轉眼一看,第三度結結棍棍的楞在當場。
  “摩云劍客”徐蒼岩。
  鐵蛋不禁五官賁張,七竅結冰,一步一步向后退去。
  徐蒼岩瘦削的臉龐上隱約浮動著幽靈一般的笑意。
  “見到鬼了,是不是?”
  鐵蛋那天在“少林武當大會”親眼看見他中毒死亡的慘狀,至今記憶猶新,揮之不去,甚至經常成為他做夢的材料。
  不想現在竟眼睜睜的看著他在那儿說話、走動、咧著嘴笑,心中之惊駭自然強烈到极點,邊自后退,邊自暗念“阿彌陀佛”,雖然當了十九年和尚,卻還是首次真正希望佛祖的威力能大過魔鬼。
  徐蒼岩一步一步逼近。
  “小子,你居然逃得過‘武當派’的追殺,可真不容易。”
  鐵蛋發抖道:“沒有人追殺我,只除了關曉月……”
  猛個強笑一聲,卻比豬嚎還要難听。
  “師父,你別嚇我……師父,拜托,要扮也扮個活人嘛……師父……死鬼……”
  徐蒼岩冷笑連連。
  “別嚷嚷,沒人救得了你。”
  鐵蛋背脊巳貼上院牆,退無可退,眼見對方妖魅也似一直傾壓到自己面前,不由大叫出聲:“我那天又沒殺你,你現在為什么要殺我?”
  徐蒼岩一字一字的迸道:“看見我的,就得死。”
  晨曦中,突然出現一顆未落的孤星,直奔鐵蛋咽喉。
  鐵蛋見識過徐蒼岩的身手,也見識過“太极劍法”,但這一劍卻決非“太极劍法”,其中包含的劍意,也決非那時的徐蒼岩所能達到。
  “真個是碰見鬼了!”
  鐵蛋嚇得几乎忘了舉缽盂招架,但見牆后驀然升起一道彩虹,緊接著一串极細极細,宛若風鈐一般的“叮咚”脆響發自頭頂,天空綻開一片銀花,又似飛雪著起火焰,徐蒼岩身形乍退,鐵蛋面前已多出一個人來。
  徐蒼岩神色鎮定,微微冷笑道:“關老三,果然好身手。”
  “快劍”關曉月寒冰一樣的語聲中挾帶著不少意外:“二師兄,你這是在干什么?”
  徐蒼岩一聳雙肩。
  “現在再說這些,已然多余。”
  一指周干及身后小面館,厲聲續道:“我只知周家祖孫三代,一門忠義,如今卻坏在你們‘武當派’手里。”
  筆意把“你們”二字說得极重,好像自己全然不是武當門人。
  必曉月哼道:“所以你就把掌門人殺了?”
  徐蒼岩輕輕笑了起來。
  “關老三,我曉得你一直很不滿意‘若虛’老狗頭的作風,他死了,可不正稱你的心?”
  不等關曉月答話,又道:“不過他名義上好歹是我師父,我姓徐的再不是個東西,也不至于干出這等欺師減祖的勾當。”
  忽然走到柴堆后面,提出一個縮成一團的人体,“砰”地摔在關曉月面前,正是那銜命出京,搜尋建文蹤跡的“戶科都給事中”胡瀅。
  徐蒼岩冷笑道:“‘若虛’老狗頭一心巴結此人,妄求榮華富貴,不料他卻還嫌‘若虛’不夠乖,另外捧出了個傀儡。”
  必曉月望了望“猿臂神劍”高斌的尸身,只有默默而已。
  徐蒼岩又道:“二十天前,大師兄何不爭已死在他手中,今天又是‘若虛’狗頭,再下來本該輪到你,可惜……”關曉月微一點頭。
  “這么說,我倒應該感謝你嘍?”
  徐蒼岩哈哈一笑。
  “不敢當。該死的都已經死了--武當第二劍‘摩云劍客’徐二俠亦不例外。如今你已是武當掌門,我只希望你別再率領‘武當’門人為朝廷做鷹做犬,盡怞艘穧P道作對。”
  一指蜷伏在地,抖得不成模樣的胡瀅,續道:“這個東西交給你處置,從今以后,任何武當之事都与我無干。”
  還劍入鞘,竟就待轉身离去。
  鐵蛋打哆嗦似的渾身一震,回過心神,叫道:“喂,你別走,你你你……你那天假死是什么意思?”
  想起自己平白無故背了好几個月的黑鍋,不禁气得跳腳,嚷道:“你害我?你為什么要害我?”
  徐蒼岩上上下下瞟了他几眼,輕笑道:“怎么說呢?就算你是個倒楣鬼好啦。那天大會本沒你的事,你偏要冒冒失失的闖進來。我本只想令武當和少林俗家三十六門以及藏邊‘七毒門’結怨,既有你這少林正宗弟子,當然就更好不過了。”
  鐵蛋兀自不懂其中關節,關曉月卻道:“你串通‘一陽子’吳性談,先把‘七毒門’的‘吸功大法’硬栽在鐵蛋小師父身上,然后自己再假作死亡,如此一攬,武當全派自不肯和少林寺、七毒門善罷干休,武當對頭既多,忙不過來,便再無暇和‘江湖同道’作對。”
  鐵蛋一摸腦殼,暗道:“這個法儿倒怪,可以喚做‘苦命計’。”
  必曉月又道:“不過,少林寺、俗家三十六門和‘七毒門’難道不算江湖同道?你所謂的‘江湖同道’恐怕只是某一部分人吧?”
  徐蒼岩眼神愈冷,關曉月卻一直說了下去:“還有一層,當初你來武當臥底,自然不可能只為了要耍上這么一手而已……”
  徐蒼岩冷峻的面容突然裂成碎片,眼中射出空洞的光芒,打從喉管“咿咿咿”的笑了起來。
  “事到如今也沒什么好隱瞞的。我當初投身武當,只想有朝一日能登上掌門人之位,江湖上便可多出一分對抗朱家的力量,但后來--”怪异的笑了笑,眼神卻已近乎狂亂狠毒。
  “有你關曉月在,我這企圖便無异緣木求魚。我本可偷偷殺了你,姓關的,但是……”
  牙關狠嚙,面頰痙扭,表情說不出的矛盾复雜。
  鐵蛋忽忖:“他本可隨便害死一個師兄弟,而用不著自己假死,大概他尚顧念同門手足之情。比起馬功、何翠、柳翦風那些爭權奪位、不擇手段的家伙,這個徐蒼岩倒還算是好的。”
  心頭之火便消了許多。
  徐蒼岩吁出一口气,又回复了鎮靜的神色,悠悠道:“我在武當既沒有再混下去的理由,只好退而求其次,想出這個不算計策的計策,好歹也可以讓武當全派忙上一陣子……”
  必曉月沉默半晌,忽道:“說了半天,你到底是那條路上的?你剛才出劍的手法……”
  徐蒼岩面色一冷,迅快的一瞥鐵蛋,高聲道:“這已不重要,說了也是多余。反正這結局還算不錯,有你關曉月做武當掌門,不但是江湖之福,咱們‘這一路’的也不必再擔心了。”
  丙真神態庄肅的一抱拳道:“關掌門,就此別過。”
  長身而起,向店外掠去。
  卻聞牆外一人大叫道:“這家伙害得師父好慘,快把他攔下!”
  另一個帶笑的聲音卻道:“左師弟有所不知,孫子兵法有云‘窮寇勿追’,能不慎乎?”
  又一個粗大嗓門嚷嚷:“而且嘛,這個‘逢林莫入’……”
  緊接著“砰砰澎澎”跳進一大堆人,有無喜等五個小怍|、吃喝嫖賭四大徒弟和“二天王”陳二舍、“三天王”仇占儿等人,只沒看見“龍仙子”秦琬琬和五師兄“雪球”無愛。
  鐵蛋忍不住問道:“小豆豆呢?”
  陳二舍笑道:“你這小禿驢好大架子!哦,你不去找人家,人家大姑娘還會顛著屁股跑來找你不成?”
  仇占儿皺眉道:“什么顛著屁股?用詞惡劣!”
  卻又嘻嘻一笑,唔唔呶呶的自言自語:“顛起來還得了?我的娘喔……”
  帥芙蓉一努嘴巴。
  “她跟我們一齊來到面館前頭就打住了,在門口晃來晃去的……”
  李黑接道:“這可奇怪啦,門口又沒綢緞庄,又沒賣花鈿的小販……”
  赫連錘立刻粗聲唱道:“是什么牽住了大姑娘的腳步,咿咿喲喲喂!”
  逗得深人都笑。
  鐵蛋心下狐疑。
  “小豆豆又在搞什么名堂,干嘛不進來?”
  拔腿就往外走,忽听“金甲神”周干在牆角突發一陣呻吟,嚇了一跳,忙赶過去扶起他上半身,嘴里嚷道:“誰會療瘍?快來快來!有沒有藥?有沒有布……”
  周干費力一搖頭,斷斷續續的道:“免了……小師父……一事相求……”
  眼珠向下望著自己胸前。
  鐵蛋伸手進去一摸,竟是一團暖呼呼的物事,輕輕捧出,原來是個一歲不到的小奶娃儿,驟然見光,哇哇大哭。
  周干浮起一抹慘笑。
  “我周家……最后一點血脈……交給彭教主……”
  眼神逐漸渙散,放心的咽了气。
  大伙儿不由一陣心酸。
  陳二舍走到兀自趴在地下的胡瀅身邊,一腳踢得他肚皮“崩”一響,罵道:“你這狗爪子,赶盡殺絕,心肝恁黑,讓我看看到底是怎樣個黑法?”
  一把提起,豎掌如刀,作勢就要往他胸口插去。
  胡瀅貓也似的尖叫出聲。
  “小人再也不敢了!繙~饒命!”
  仇占儿正正反反刷了他十几個耳刮子,冷哼道:“你作孽多端,留在世間恐怕又要害死不少人。”
  赫連錘一旁笑道:“這可是為你好哇,到了陰曹地府,也可少受點苦,万一讓你活到八十歲,八十個油鍋都不夠炸你咧!”
  胡瀅嚇得糾扭成一團,痛哭道:“小人今后決不再害人……不害人……不害人……”
  必曉月向眾人使個眼色,冷冷道:“不殺你可以,只要答應我兩件事。”
  胡瀅見事有轉机,忙不迭大點其頭。
  “關大俠請說,小人一一照辦便是。”
  必曉月道:“胡大人回朝之后,細細稟明圣上,建文太子不愿天下扰攘,已出亡海外,再無爭雄之心,圣上龍座安穩,毋須再勞師動眾,四處探尋建文蹤跡了。”
  胡瀅搶道:“是是是,我也早已听說建文渡海跑到西洋去啦!”
  眾人都不禁好笑。
  “這家伙的舵轉得真快。”
  必曉月又道:“咱‘武當’全派為了此事,精英喪盡,往后再也無力涉足江湖紛爭,希望圣上股念吾等一片出家之心,莫再支使咱們奔走于紅塵之中。”
  胡澧听這兩件事儿好辦,心頭頓松,干笑道:“道家崇尚無為,道教本心清淨,當然不應該困頓塵世……”
  眾人雖与武當素無瓜葛,但此刻眼見關曉月處事得体,不由心生好感,紛紛發話道:“姓胡的,沒這么便宜,武當派為你死了這許多好手,你可不能沒有個交代。回去告訴朱棣那狗頭,武當道士忠烈武勇,為國捐軀,理應撥出几十万兩銀子,重修殿宇,多建官觀,大大褒獎一番才對。”
  胡瀅活命要緊,那敢不依,又忙點頭答“是”,眾人這才放他走路。
  胡瀅嚇破了膽,回京之后,果然具言建文亡命海外,以及武當全派如何為朝廷盡心盡力等狀,自不免加油添醋,天花亂舞。
  朱棣龍心大悅,從此高枕無憂。
  他自北方起兵“靖難”,屢于即將戰敗之際,憑賴种种天變,竟得以反敗為胜,故而崇祀北方之神--“玄武大帝”,曾立記云:“朕起義兵,靖內難,神輔相左右,風行霆擊,其跡甚著。”
  武當山即為玄武大帝出家、得道、飛升之地,此次“武當派”道士又立下大功,朱棣思前想后,感激無已,乃尊武當為“大岳太和山”,發軍民夫匠二十余万人,于天柱峰极頂之上,冶銅為殿,飾以黃金,后人因以“金頂”呼之,又依四圍絕崖峭壁,修筑“紫金城”,周長一百八十丈,俱用巨石砌就,險固异常。
  另在各峰大建官觀,多達三十三處,其中尤以太和、南□、紫霄、五龍、玉虛、遇真、淨樂七官為最著,雕梁畫棟,金碧輝煌,耗費何止千万,并撥均州、光化等邑佃地三万零三百余畝,供七宮祭祀及羽士口糧之用。
  武當規模至此大備,竟与少林并駕齊驅,實為關曉月始料未及。
  而胡瀅受到這次教訓之后,深自警惕,時時牢記“不害人”三個字,歷事六朝,垂六十年,官至太子太師,善于承迎之脾性雖不見改,卻仍以寬厚恭謙名于世,直活到八十九歲,果然未再多害一人。
  必曉月辭別眾人,飄然自去。
  鐵蛋等人出得店外,只見秦琬琬已從對面客棧牽出大白馬,站在道旁,瞥著大伙儿出來,立刻別過頭去東張西望;“雪球”無愛卻紅著臉、嘟著嘴,賴在她身邊。
  無惡罵道:“你這個不要臉的東西,從小就愛黏妖怪!人家妖怪喜歡老七,你再黏也黏不住啦!”
  眾人不禁哈哈大笑。
  秦琬琬俏臉血脹,抖手一馬鞭抽向無惡,無惡咕咕亂罵著跳開了,秦琬琬馬鞭回甩,順勢給了無愛一家伙,翻身跳上馬背,卻又朝鐵蛋禿頭頂儿抽了一記,潑剌剌向前飛馳。
  鐵蛋齜牙咧嘴,嘟囔道:“又打我!真不好玩!”
  終究放心不下,不顧眾人訕笑戲謔,拔腿赶去,直跑出“北京”南門,才見她慢吞吞的走在前頭。
  鐵蛋笑道:“小豆豆,又生气了呀?從前長老都說妖怪是用地獄里的泉水做的,我看你簡直是用天火燒出來的哩。”
  羅三皂四,只管亂講。
  秦琬琬气不過,扭頭罵道:“你們那群小禿驢好沒正經,什么喜歡不喜歡的,惡心死了!我會喜歡你?我……”
  本想說“我到底喜歡你那一點”,話到唇邊,強自咽下,眼眶不由得紅了紅,心上只覺一陣說不出的迷惘与困惑。
  鐵蛋那懂女孩儿家的心思,一面“沙沙沙”地摳頭皮,一面笑道:“這其實沒有什么嘛,我已經看穿了,喜歡就喜歡,沒啥不敢講的。等七月十五回到寺里,跟長老說‘我不干嘍’,干什么和尚,天天被人罵禿驢……”
  秦琬琬似笑非笑的望著他。
  “你真個要還俗?”
  鐵蛋點頭道:“想成佛,未必一定要當和尚,而且我現在連佛都有點不想成了。紅塵雖苦,卻苦得滿有意思……”
  秦琬琬哼道:“哦,喜歡我就是苦?”
  鐵蛋一本正經的道:“我正想說。真是苦得滿有意思。”
  秦琬琬狠狠啐了一口,忽又“嗤”地笑出聲來。
  “難怪你會有一身‘賤骨頭神功’,別人想練還練不成呢。”
  心念一轉,又道:“那個彭和尚竟說你跟‘白蓮’三宗有關系,莫非你天生就有邪術?”
  鐵蛋此時方有余裕細細回味彭瑩玉剛才的話語,皺眉道:“好多人都說我的身世跟彭和尚有關系,看來還真不假。”
  秦琬琬掩嘴笑道:“那個老虎和尚姚廣孝既然能有儿子,彭瑩玉有個儿子自也不稀奇。”
  鐵蛋從未見過父母,寺中上上下下也都是些無父無母無儿無女的光棍,鐵蛋即使再聰明一百倍,也想像不出父母該是個什么樣子,但只一念忖及自己若是那大惡人的儿子,仍不由毛骨聳然。
  歪頭尋思了老半天,怪道:“為什么每個人都有父母?”
  秦琬琬失笑道:“笨蛋!沒有父母,那會有你呀?”
  鐵蛋仍舊不懂。
  “那么,人又是怎么生出來的呢?”
  秦琬琬一拍肚子。
  “當然是從這里生出來的嘛。生孩子的時候,肚子會破的也,一定很痛!”
  鐵蛋大蹙起眉頭。
  “那我可不要生,肚子破了怎么吃飯?”
  秦琬琬笑得打跌。
  “笨?笨!笨!只有我們才會生,你們會什么嘛?”
  鐵蛋放心笑道:“這倒好,那你就多幫我生几個吧。”
  秦琬琬气得又想打他,卻見赫連錘、仇占儿一行人亂糟槽的赶了上來,陳二舍大惊小敝的嚷嚷:“不得了!大事不好!娃娃撒尿了!”
  把娃娃朝秦琬琬手中一遞,避瘟似的逃開。
  秦琬琬一個大姑娘家,怀里卻抱著個嬰儿,好不尷尬,正手足無措,那娃娃恰瞻j哭起來,便忙搖搖頭道:“他不喜歡我。”
  胡亂塞給帥芙蓉。
  帥芙蓉唬了一跳。
  “秦姑娘有所不知,在下体熱如火,嬰孩不宜。”
  順勢推給“怕痒鬼”無喜。
  几個人讓來讓去,弄得那娃娃放聲嚎啕。
  仇占儿气道:“給我給我!”
  接過娃儿又拍又哄,居然像模像樣,很快就敉平了哭叫吵嚷。
  鐵蛋笑問:“大天王、四天王他們呢?”
  陳二舍道:“他們有事要先回窩里一趟,怕你不識路,特地派咱們兩個引你去‘荊山’。”
  鐵蛋想向他倆打听有關自己身世的消息,二人卻也不知,仇占儿道:“江湖上亂七八糟的謠言多得很,听了是白听,說了也是白說,反正到時候面見彭和尚,事情自有分曉。”
  鐵蛋雖覺心頭紛躁,也不再多羅皂,跟隨他倆,一行人浩浩蕩蕩的朝西南進發。
  崩計東、北二宗人馬總要三、四個月后才能抵達“荊山”,大伙儿便不急著赶路,沿途觀景玩色,斗嘴磕牙,頗不寂寞。
  午飯時分,在一處野店歇腳。
  酒菜未上,呆坐無聊,陳二舍抓過一只海碗,向左雷笑道:“來,小子,咱們耍一耍。”
  左雷應了一聲,從怀里掏出骰子,不知怎地,竟全無以往的活跳勁儿,隨便往碗中一撒,連點子都懶得看。
  陳二舍怪道:“你怎么啦?”
  左雷懶洋洋的支著下巴,歎口气道:“這還有什么意思?天底下還有誰能跟我一次賭五億兩銀子?”
  眼底閃過一抹蕭索悲涼之色,彷佛覺得人世再無任何意義。
  眾人暗笑不已,店家恰從酒缸里打了一桶燒刀子送上來,酒香才剛入鼻,李黑立刻抱著肚子大吐特吐,邊搖手大叫:“拿走拿走,我再也不要看見那個東西!”
  吃飯時,又只見赫連錘皺眉歪嘴,西子捧心似的捧著飯碗,胡亂扒了兩小口就放下了。
  鐵蛋惊道:“飽了?”
  赫連錘打個嗝儿,露出惡心的表情,悶悶道:“撐了。”
  帥芙蓉一直在旁冷笑不絕,此刻終于忍不住昂首傲然道:“我看你們這三個家伙也真是沒用,只一次過量就膩翻了,算得上什么英雄好漢?像我……哼哼,蜡炬成灰淚始干。”
  鐵蛋那懂他說些什么,搖頭道:“蜡燭很少燒得光的,都是斷掉的多。”
  秦琬琬笑道:“小時候我爹教我練劍,在我身周插上一百零一根蜡燭,都點上火,第一劍‘回風擺柳’,要把燭火統統切熄,第二劍‘橫掃千軍’,一百零一根蜡燭統統切斷,還不准斷倒下來……”
  帥芙蓉等人強抑爆笑,一齊喊了聲:“唉喲,要命!”
  秦琬琬愈發得意,揮手作勢,還想往下講,卻突然也“唉喲”一聲,原來是披仇占儿在桌子底下踢了一腳。
  小泵娘雖不明就里,心思畢竟細密得多,眼見赫連錘、左雷、李黑、陳二舍都眼望他處,憋得臉紅脖子粗,帥芙蓉更趴在桌上假作咳嗽,立知自己胡里胡涂的被人當成了笑柄,不由玉臉色變,气沖沖起身走出店外。
  鐵蛋等七個小怍|兀自莫名其妙,見她發火,先把脖子一縮,繼而互相警告:“妖气又動,小心小心!”
  鐵蛋又扒下六碗飯,方才跟出門來。
  秦琬琬坐在路旁,劈面就道:“那些人沒一個正經。”
  嘟著嘴儿,腮幫子像极了兩朵盛開的桃花。
  鐵蛋陪笑道:“正經歪經都是一樣,語言文字都是魔障,不理會也就算了。”
  秦琬琬白了他一眼,沉默片刻,忽又笑道。
  “我常想,如果你不從小就當和尚,現在會是個什么樣子?”
  鐵蛋從未想過這個問題,不禁有點呆住了。
  秦琬琬脆哼一聲。
  “我看你呀,一定會變成一個天下最大的大無賴!”
  鐵蛋想了半天,不得不同意道:“大概會吧。”
  歎口气,在秦琬琬身邊坐下,痴望前方,喃喃道:“其實,有時候我覺得自己很討厭……反正,唉,好像每一個人都比我可愛……為什么有些人漂亮,有些人聰明,有些人……為什么我從里到外都不像話?”
  秦琬琬忍不住笑倒在他身上,一拍他光頭,嚷道:“但你有一顆最好玩的心!”
  又把他光頭搓了兩搓,吻了一下,翻身跳上馬背,逃命似的向前馳去。
  鐵蛋只覺一陣暈醉,險些從石上倒撞下來,伸手盡哀頭皮上那塊余香猶存的地方。
  樂了半天,可又暗暗狐疑:“我的心最好玩?這是什么意思?”
  東想西想,想不出個道理,逕自坐著生悶气。
  只見無怒慢慢踱將出來,往他面前一站,冷冷道:“老七,想還俗了是不是?”
  鐵蛋知道他要講什么,忙搖手道:“閉嘴!閉嘴!”
  無怒笑道:“我只想告訴你,沒那么容易。長老不把你吊起來痛打一頓才怪。”
  鐵蛋每一念及此事,就彷佛看見寺中几百個老和尚鐵桶般圍在自己面前,陰森森的怒目而視。
  鐵蛋明白自己無力突破這個包圍,近來心上常感煩躁不堪,此刻又不禁摳頭搔頸,沒個是處。
  無奈之余,只得暗忖:“离七月十五還早得很,現在盡想個什么勁儿?自找麻煩!”
  說不想就不想,本是鐵蛋頂頂過人的長處之一,當下一拍屁股,站起身子,笑道:“你別嚇我,活不活得過這個月都還是個問題,顧慮那么多干嘛?”
  丙真一路行去,成天和秦琬琬有說有笑,全不去想將來如何。
  兩人每晚都要聊到星月皆昏,方才各自就寢,天還未亮,卻又急急起床,好似偷儿一般在對方窗外忽忽哨哨,惹得貓狗俱厭;行路必遠遠綴在眾人之后,牽扯拖拉,無所不用其极,吃飯必另揀僻靜座頭,你夾我喂,諸般怪狀畢具,真個是樂賽神仙,羡煞鴛鴦。
  陳二舍、仇占儿不忍催促他倆,只得隨任他們愈走愈慢,不覺冬盡春來,卻才只走到桐柏山附近,但見草木欣欣,万花齊放,兩個小家伙更加忙碌,鎮日惹枝拈花,弄得跟兩只大繡□相似。
  無喜等人早已煩倦万分,連架都懶得吵了,赫連錘、左雷、李黑的情況也絲毫未見好轉,依舊百事無味,卻只有仇占儿一人興興頭頭,從早到晚亂個不了,把那娃儿養得又白又胖,但有時也不免歎口气道:“再這樣慢慢走下去,到得荊山,這小子都可以陪彭和尚去打鳥啦!”
  好不容易渡沮水,過當陽,行入荊山山境。
  這日上午,走至一個兩峰對立的險峻隘口之前,仇、陳二人剛剛互望一眼,已听右首崖壁上一人高聲念道:“真空家鄉,無生父母,現在如來,彌勒我主。”
  正是“白蓮”西宗的口號。
  大伙儿吁出一口長气。
  “西宗的老巢終于到了。”
  陳二舍正想開口答話,卻聞東方山頭上一個嬌脆女子之聲遠遠應道:“天上佛,地上佛,四面八方十字佛,有人學會護身法,水火三災見時無。”
  眾人听得仔細,竟是東宗唐賽儿的口音。
  左側“四天王”金剛奴的粗大嗓門也緊隨著隔山響起:“白蓮一莖三花開,東支西支爭長短,若要明月再當頭,定須北支下凡來。”
  但聞三宗口號此起彼落,每宗都漸漸變作多人合喊之聲,音量雄渾,群峰轟鳴,兩側呼喝愈來愈近,三种聲音擊在一起,頗有万馬奔騰的气勢,兩隊白色人龍不旋踵間便已從兩邊岭頭走下,遍山遍野,將滿地翠錄掩蓋得半絲儿也不剩。
  陳二舍、仇占儿三十多年“白蓮”生涯,還從未見識過“白蓮教”如此壯大的陣容排場,胸中不禁泛起一陣莫名激蕩,尋思道:“三宗若果合并,當真是天下無敵!”
  只見“無影棒”鄧佩、“小奉先”呂孤帆率領數百名西宗教眾迎下山來,大伙儿個個見禮已畢,鄧佩便道:“敝宗房舍有限,只得委屈各位在谷內扎營,万勿見怪。”
  眾人都道:“那儿的話,都是一家人嘛。”
  既有彭和尚一言在先,大家自然也就親密了許多。
  鄧佩指揮部眾在谷內搭起數百座巨大帳幕,又從山上運下飲食,款待二宗人馬。
  金剛奴性情躁急,攔住鄧、呂二人道:“咱們是不是這就上山拜望彭教主,共商大計?”
  鄧佩面現躊躇之色,吞吞吐吐的道:“敝宗‘人王’交代,須等他和眾位商議過之后,再將結果告訴教主他老人家……”
  金剛奴心中雖覺這樣安排未免有失待客之道,嘴上卻也不便多說,回轉營地,如此這般敘說一遍,北宗首腦也都頗有微詞。
  “大天王”何妙順皺眉道:“就不商討正事,也該先讓咱們拜訪一下彭和尚才對。這么主不主,客不客的,實在有點奇怪。”
  “千斤擔”田九成更加不悅,咋唬道:“想我堂堂‘后明’皇帝御駕來此,那個什么‘人王’不但不親自出來迎接,還要橫生出許多枝節,到底是何居心?”
  正自議論不已,忽聞教眾傳報入來,說是東宗教主唐賽儿有事相商,人已在帳外等候。
  北宗諸人其實都有點輕視這個新任教主的年輕女流之輩,但江湖禮數終不可缺,當即一齊走出帳外。
  鐵蛋等人也正在北宗大帳之中。
  他們剛才在谷外只和唐賽儿匆匆打了個照面,并未多作交談,此刻自也紛紛站起身子,欲待迎將出去。
  帥芙蓉卻不知怎地,顯得有點緊張,低聲向鐵蛋道:“他們想必要商議‘白蓮教’中之事,咱們在場多所不便,還是避開為妙。”
  鐵蛋見他面色怪异,正摸不著頭腦,何妙順等人已將唐賽儿迎了進來。
  只見她竟披麻戴孝,身著縞素,一股淡淡的哀愁從她身上隱約流泄而出,眉目間卻挂著一种堅毅鎮靜,几乎已可算得上是凜冽森嚴的神情。
  鐵蛋等人再也想不到,才只數月不見,她竟由一個愛聒噪、愛熱鬧、天真活潑的小女孩,變成目下這等神圣不可侵犯的模樣,都不禁望著她發起楞來。
  唐賽儿卻落落大方的和眾人一一見禮,寒暄敘舊。
  行到赫連錘面前時,黑小子忍不住了,莽莽道:“唐姑娘,你師父那樣一個大混蛋,當初還想殺你,你何必還要為他戴孝?”
  唐賽儿一搖頭道:“我是為亡夫林三戴孝。”
  眾人又都一呆,心忖:“她真把‘病貓’林三當成她丈夫了?”
  帥芙蓉尤其錯愕,雙眼發直,久久無法從小師妹身上移開。
  唐賽儿卻不跟他打招呼,逕向四大天王道:“彭和尚邀咱們來此共商三宗合并之事,但剛才又听說西宗‘人王’好像不大愿意讓咱們見彭和尚的面,依我揣測,這可能只是他想要鞏固個人地位之計,不知各位大叔意見如何?”
  北宗諸人見她謹執后輩之禮,態度又不早不亢,竟有大將風范,不由頓斂輕視之心,改容相敬。
  何妙順道:“我想大概也是這樣。江湖上早有傳言,西宗‘人王’器量狹窄,不能容物,如今三宗合并,自令他心中不安,生怕坐不穩‘人王’之位。”
  金剛奴哼道:“咱們根本用不著跟他嚕蘇,直接去找彭和尚就是了,難道他還敢強行攔阻咱們不成?”
  北宗首領多半是老粗,當然都大表贊同金剛奴的意見,田九成嚷道:“他是人王,我也是人王,一國豈有二王之理?先把那小子廢了再說!”
  仇占儿笑道:“我看順便把你也廢了,另外立個聰明一點的當王。”
  眾人議論紛紛,都不外撇開西宗“人王”不管,逕自去找彭和尚商量。
  唐賽儿不發一言,直等他們吵夠了,方才淡淡笑道:“我想他此舉用意,無非是要在咱們談判之時,利用三宗之間的矛盾,把我們各個擊破,他卻好從中得利。所以只要我們二宗先行共同擬好腹案,就不怕他搗鬼,先跟他談個一百次也無妨。”
  北宗諸人听她分析事理頗有獨到之處,又不禁楞了楞。
  何妙順道:“唐教主想必已有良策,在下等洗耳恭听。”
  言語神態愈來愈是客气。
  唐賽儿笑而不答,眼角朝鐵蛋等人溜了溜。
  帥芙蓉又偷偷一扯鐵蛋,道:“師父,外面好多花儿,咱們采花去。”
  無喜、赫連錘等人自非笨蛋,一齊應道:“對,采花去,采花去。”
  一群人亂糟糟的涌出帳來,左雷搔著頭道:“小泵娘變得真快,那像十五、六歲呀?”
  秦琬琬肅容道:“她肩上那么大副擔子,當然逼得她非成熟不可。”
  鐵蛋笑道:“如果是你,你也會成熟嗎?”
  秦琬琬故作正經的尋思半晌,點頭道:“應該會吧。”
  鐵蛋一吐舌尖,打個哆嗦。
  “好可怕!那天你也變成那副樣子,我可真不認識你了。”
  在谷內□□到傍晚時分,方才返回北宗大帳用膳,何妙順等人都對唐賽儿贊不絕口,小家伙們亦只默默而已。
  帥芙蓉胡亂吃個半飽,便獨自溜出帳外。
  月隱星稀,篝火沉郁,北宗各處帳幕底下發出陣陣低語,偶爾摻雜著一聲爆笑,但在寂寂群山之中,竟顯得遙遠而恍惚。
  帥芙蓉舉步向前,心髒卻似被人一把提了起來,脹悶悶的憋在胸腔中間,他腳步愈邁愈慢,透著頗不尋常的畏縮,修眉緊蹙,在無奈膽怯里迸出几絲凶狠。
  不多時,走入東宗營盤之內,但聞四下一片靜謐,連聲哈息都難听見,只有左近山狗時時哼出一兩響畏光的咆哮。
  帥芙蓉長吸一口大气,抖動肩頭,強作輕松樣態,又行几步,驀然打住,彷佛很想回頭,卻不知受了什么東西的驅使,終于緩緩踱向東宗大帳。
  黑暗佇立刻傳來一聲低沉呼斥:“什么人?”
  帥芙蓉咳了兩下,笑道:“李潑是不是?”
  暗中那人的聲音松弛下來,叫了聲“四師兄”,卻仍帶有几分戒備之意。
  帥芙蓉走上前去,只見大帳前后直挺挺的立著八名教眾,帳內微微露出燈光,側映在守衛磐石般冷硬的臉上,有种极端的肅穆森嚴,凝結在帳幕四周的空气當中。
  帥芙蓉一一點頭招呼過后,就待舉步進帳,那李潑卻橫移兩步,擋住去路,面現為難之色,囁嚅道:“教主有令,未經通報,任何人不得擅入。”
  帥芙蓉不由暗忖:“師父當日都無這等嚴明气象。”
  惊异之余,心上不免泛起一陣怪异滋味。
  卻听唐賽儿在帳內道:“四師哥嗎?請進。”
  李潑方才側身讓路,聳聳肩膀,努嘴掀鼻的做了個鬼臉,彷佛在說:“沒法儿呀,四師哥,日子不像以前那么好過嘍!”
  帥芙蓉回報一個苦笑,慢慢踱入帳門,只見唐賽儿端坐案前,熒熒孤燈照著她略顯白皙憔悴的面龐,輪廓异常分明,櫬著一身孝服,烘托出一份凄艷脫塵之美。
  帥芙蓉簡直是看著她從小長大的,卻從未覺出她的美艷,此刻眼前乍然一亮,几被這絕世景象震惊得喘不過气,心底不斷喃喃:“姓帥的,你真是個睜眼瞎子!”
  唐賽儿抬起頭來,舉手掠了掠鬢邊發絲,淡淡一笑。
  “四師哥,請坐。”
  愈顯得風姿綽約,楚楚動人,一股少婦風韻圓熟流轉不已。
  帥芙蓉腦中一陣暈眩,生平首次在女人面前窘紅了臉孔,訕訕坐下,窮自慌亂了一回,才托故望著案上書本笑道:“師妹好用功,半夜三更還在參研天書?”
  唐賽儿順手闔上經書,歎口气道:“此書所載多為幻法竅門,用之以愚民尚可,若冀望從中獲取冶民之術或成仙之道,卻是枉費心神。”
  帥芙蓉笑道:“咱們‘白蓮教’本就以騙人起家,那還有什么正道可循?”
  唐賽儿正容道:“四師哥此言差矣。想那朱元璋雖出身‘白蓮’,卻終能承繼正統,可見事在人為。師父三十多年來也一心想將‘白蓮’改頭換面,畢竟見識有限。”
  又歎口气,續道:“小妹本還想從這本失而复得的天書之中,尋求天人大道,不料……唉,看來想要振興‘白蓮’,真是難之又難。”
  接著便滔滔敘說教中事務,從組織、人力、財務,一直談到軍事戰術与煽惑百姓的技巧,偶爾提及自己數月前接掌教主所遭遇的种种阻礙困難之時,卻總是輕描淡寫的一筆帶過。
  帥芙蓉難以想像她這几個月來究竟吃了多少苦頭,心里不禁充滿了敬佩之情,但愈往下听,那些字音卻逐漸在他耳中“轟隆隆”的響作一片,天籟、樹濤、山狗吠叫,也都隔到了十万八千里外;他的眼睛甚至已看不見燈火、看不見帳幕,只有那張生平僅見的絕美臉龐,在他眼前彷佛漣漪般一直擴散,一直膨脹,最后終于占据了他整個腦海。
  也不知過了多久,忽听唐賽儿道:“四師哥,你怎么了?”
  帥芙蓉一惊回神,几乎就想傾吐胸中的愛慕之意,但眼光触及那端庄嚴肅的面容,背脊頓時冷汗狂流,半個字儿也說不出口。
  唐賽儿瞟了他一眼,淡淡道:“四師哥,幫我。”
  忽然抬手除去頭飾絹帕,滿頭烏云秀發立刻輕靈靈流瀉下來。
  帥芙蓉正自錯愕,唐賽儿卻已將一件物事塞入他手中,垂眼一看,竟是一柄剃刀,不禁又楞住了。
  唐賽儿肅然道:“‘白蓮’本是佛教一支,我既身為教主,理應削發為尼。”
  緩緩背過身去。
  帥芙蓉渾身一顫,剃刀險些抓捏不住,勉強道:“師妹,你這是何苦?”
  唐賽儿幽幽道:“三師哥已死,我再待在紅塵之中也是無味,不如一了百了,免得日后平添煩扰。”
  帥芙蓉心中狂喊:“你還有我?你不是一直喜歡我的么?你和林三又未真正結成夫妻,何必要為他守寡?”
  反覆吶喊了千百遍,嘴里卻發不出任何字音。
  卻听唐賽儿又道:“這本不合規矩,但……四師哥,我希望我最親近的人,親手為我落發。”
  帥芙蓉望著她的背影,剎那間明白了她的心意,淚水馬上充滿眼眶。
  “她終究還是喜歡我的。這也算是一种懲罰吧?”
  他咬住嘴唇,努力不使自己哭出聲音,抓緊剃刀,站起身子,卻怎么也無法把刀遞出去。
  他闖蕩江湖十余年,手下傷過多少英雄好漢;他被底征戰几乎夜夜不虛,怀中橫躺過上千個女人,但如今這把小小的剃刀,這個他一直不肯接納的少女,卻真正難倒了他。
  他的手在顫抖,心也在顫抖,淚眼蒙朧之中,忽然看到唐賽儿的雙肩似在微微顫動,他想把她擁入怀里,卻就在同時,剃刀也伸了出去。
  天地無聲,一燈青熒,唐賽儿滿頭秀發一綹綹飄落地面。
  帥芙蓉盡量穩住持刀手臂,淚水卻終于忍不住落了下來,一滴滴的落在她逐漸光溜的頭皮上,他也看見唐賽儿的淚水一滴滴的落在她自己腿上,但兩個人都不說話,只偶爾迸出一聲類似掙扎的悶哼。
  帥芙蓉刮完最后一刀,心神再也承受不住,虛脫般連連后退,全身涌出冷汗,手一軟,剃刀“當”地掉在地下。
  他胡亂抓起一把頭發,跌跌撞撞的沖出帳門,耳邊好像听見唐賽儿喊了聲“四師哥”,但他腳下毫不停止,一直沖出東宗營盤,方才仆倒在山谷內的如茵草地當中。
  他緊抓著那綹頭發,這輩子第一次感到一种刻骨銘心的痛楚。
  餅往舊事交替浮現眼前,他徹夜躺在草地上輾轉反側,時時捶打自己的胸口,把嘴巴塞到草叢里亂啃亂咬。
  這般折騰到天明,已然雙眼紅腫,疲累不堪,正想爬起身來,卻見“小棳窗酉拿s錘自不遠處的北宗大帳走出,手中提著水桶,不知要上那儿,一眼瞥見他這副狼狽模樣,吃惊道:“你整個晚上都干啥子去了?”
  帥芙蓉搖搖頭,盤腿坐在地下,眼睛有點見不得陽光,只好低垂著頭,悶悶道:“師兄,人活著好沒意思。”
  赫連錘沒精打采的揉著睡眼,摸了摸肚皮,道:“果然沒意思。”
  帥芙蓉抓了把小草,不住搓弄。
  “十多年來追逐女色,到底是為了什么?”
  赫連錘可听得有點楞了,笑道:“怎么著?那天還笑我們呢。你不是蜡炬成灰淚始干嗎?”
  帥芙蓉沒好气的道:“斷掉了。”
  赫連錘笑道:“喲,恭喜你啦。”
  表里鬼气的望了望東宗大帳,擠眉弄眼的道:“碰到克星了是不是?怪不得整夜不回來,師兄妹敘舊哩……。”
  帥芙蓉怒道:“少胡說!人家大姑娘……我三師哥的妻子,你別破坏人家的名節!”
  赫連錘兀自歪嘴笑道:“能把你弄斷,可真不簡單。我早就看出那個小娘儿們騷騷的……”
  帥芙蓉暴怒如狂,起手一拳,打得赫連錘仰八叉儿跌出五、六丈遠,又和身扑上,拳腳交加。
  赫連錘嚷道:“殺人啦!媽喔!”
  回手扭住帥芙蓉的脖子,齜出牙齒亂打。
  鐵蛋睡夢正酣,被這陣吵鬧引出帳來,見那一黑一白、一胖一瘦、一丑一俊兩條大虫,滾在地下分不清楚,不由大冒其火,正想開罵,忽見“無影棒”鄧佩遠遠自山上走下,邊向自己招著手,叫道:“小師父,彭教主有請!”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