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十章 蘭谷遇險


  三人向玉隆宮走,走在中間的杜姑娘低聲問:“林大哥,人能猜出沙千里到玉隆宮有何用意么?”
  “白崖山的小賊,只知是他們的山主有一位親妹,在逍遙山做道姑,并未說出在何處,而玉隆宮是玄門弟子在逍遙山最大的宮觀。在此地打听是順理成章的事。”林華輕聲解釋。
  “我是說,他為何走這一條路到南昌,走水路到九江不是安逸得多么?”
  “惡賊志在网羅人手,清溪庄的人,不是說多臂猿已被迫發收忠神花幫么?沙千里如果真是的建立神花幫,网羅党翼在所必行,他已用威迫利誘的手段,网羅多臂猿与白崖山主,目下再利用白崖山主招致綠林亡命,用心不問可知。依我看,他可能打江西名宿的主意,可惜咱們無法追上他,不然或可探听他的陰謀,以便及早地通知本地的名宿留神,他既然有組創神花幫的野心,必定羽翼遍布,四出羅致江湖群豪,咱們決不可等地坐大,羽翼己成便難以收拾了。”
  “但愿他在此地多留一天……”
  “他不會久留的,按他的行程看來,他急于要完成此行,咱們目下,只希望打听出他的行蹤來。”
  玉隆宮高大宏麗。三進大殿,兩側的偏殿也頗為壯觀,宮前建了五六家賣香燭祭品的小店,和三家賣酒食的小吃棚,沒有客棧,遠道而來的進香人,皆投宿在宮客室,開客棧無利可圖。
  江西是道教圣地,信鬼神的人比信佛的多,進香的愚夫愚老婦終年不老,老道們日進万錢并非奇事,進入宮前的廣場,便可嗅到陣陣信番的气息,里面的法器聲震耳。
  林華示意兄妹倆要進入小食店。一面低聲說:“可惜千里追風康老伯不能眼來,有他在,必可獲得金花門的協助。何以致如許困難?且向店中伙計打听,你們在外面稍候。”
  進得店來,由于天色尚早。店中空無一人,一名店伙正在打掃,他走近笑道:“小兄弟,你早。”
  小店伙計停下活計,欠身道:“無事不登三寶殿,在下要請問小兄一些事。”
  “這……”
  “前天上午,在下有廿位朋友到貴地……”他將沙千里、獨腳妖,九指老道的相貌說了,最后說:“在下与敝友不同路,不知他們是否已在前天赶到了,小兄弟可曾見到他們么?”
  店伙瞪了他一眼,搖搖頭咧嘴一笑。
  他加了另一吊錢,問怎么樣,他們來過沒有?
  店伙滿意了,急急地將錢塞入怀中。低聲說:“來了,再給我一吊錢,我告訴你,他們在此發生的事,你是不是也來找法師們的麻煩?”
  他又塞一吊錢。笑道:“不是,在下沒有找老道們麻煩的理由。”
  “他們向法師們要人,要一個叫什么玉羅……羅沙……不,叫羅沙玉的道姑,几乎翻了天呢!”
  “后來呢?”
  “法師們不肯說,后來他們帶走了一個叫鶴真的法師。”
  “到何處去了?”
  “往山里走的。”
  “鶴真法師呢?”
  “昨天沒看見他回來。”
  “謝謝你,小兄弟。”他道謝,出店而去。
  他到另一家店中,借文房四寶寫了一封書信,与杜淑華兄妹倆略行計議,便大踏步入了玉殿宮。
  他找了一名被挂齊全的一名道士,上前陪笑道:“請問道爺,小可要找一位道長,請問他……”
  老道一怔,搶著問:“咦!你們找他們干什么?”
  “他家里有人請小可稍來一些家書,要面交給他,這件事很重要,道爺……”
  “這里沒有叫鶴真的道友。”
  老道一口拒絕。
  “什么?你說……”
  “本宮沒有這個人。”
  林華一把揪住老道的衣領,撒起野來,大叫道:“好啊!我已經問過不少人了,都說鶴真道長前天還在,你卻說宮中沒人.你是什么意思?走,去找你們的主持,今天不將鶴真道長的下落說出來,我們打官司,打官司……”
  老道掙脫他的手,大聲叫道:“漫著慢著,放手,你這人……”
  “你們這些老道必定是見鶴真有錢,所以謀財害命……”
  “法師們不肯說,后來他們帶走了一個叫鶴真的法師。”
  “到何處去了?”
  “往山里走的。”
  “鶴真法師呢?”
  “昨天沒看見他回來。”
  “謝謝你,小兄弟。”他道謝,出店而去。
  他到另一家店中,借文房四寶寫了一封書信,与杜淑華兄妹倆略行計議,便大踏步入了玉殿宮。
  他找了一名被挂齊全的一名道士,上前陪笑道:“請問道爺,小可要找一位道長,請問他……”
  老道一怔,搶著問:“咦!你們找他們干什么?”
  “他家里有人請小可稍來一些家書,要面交給他,這件事很重要,道爺……”
  “這里沒有叫鶴真的道友。”
  老道一口拒絕。
  “什么?你說……”
  “本宮沒有這個人。”
  林華一把揪住老道的衣領,撒起野來,大叫道:“好啊!我已經問過不少人了,都說鶴真道長前天還在,你卻說宮中沒人.你是什么意思?走,去找你們的主持,今天不將鶴真道長的下落說出來,我們打官司,打官司……”
  老道掙脫他的手,大聲叫道:“漫著慢著,放手,你這人……”
  “你們這些老道必定是見鶴真有錢,所以謀財害命……”
  兩人一吵,立即惊動了不少香客,殿廊下就有一名村夫閃在合抱大的殿往后,向這儿窺伺。這位村夫,正是從九宮山一路跟蹤來的人。
  出來了四名老道,大聲道:“別吵別吵,到院子里去說是明白,有話好說。”
  杜安兄妹兩面一分,擋住叫:“不行,不將人交出、人命官司打定了。”
  一名在做法事的老道放下法器,搶到問:“怎么回事?放手。”一面叫,一面伸手抓撥林華的手。
  杜安揪住了老道的胸領,叫道:“你大概是主持法師,咱們打官司。”
  老道急撥架,怎撥得開,急得臉色泛青,惶然問道:“有活好說,怎可動手腳?你們……”
  林華將書信掏出亮了亮,說“我們受人之托,要找鶴真道長面交書信,你們卻說此處沒有這個人,而我們已經到處問過附近的人……”
  “別急別急,跟我來,貧道引你們去找他。”老道不好回避香客,赶忙答應。
  不久,一名老道領他們向山中走,整整走了五里路,到了一處山谷的谷中,老道不走了,臉呈惊容的說:“貧迫不能再走了,人就在里面。”
  “為何不走?”林華惡狠狠地問。
  “這里叫做蘭谷,北面的山脊附近,經常發現老虎……”
  “我說谷里住著道姑……”
  “是的,有四五個。”
  “四個就四個五個就五個,怎么是五個?”
  “施主不知祥,難怪有說一問,附近的人,誰也不敢進入谷中,誰知道里面住了多少人?——
  “為何不敢進去?”
  “有老虎。”
  “我們不怕老虎。”
  “那些道姑在前面松樹下挂了一塊木牌,上面寫著四個字:擅入者死。”
  “但鶴真為何在里面?”
  “是那些人押他進去的。”
  “為什么?”
  “他曾經見過里面的一位道姑,所以那些人要他帶路,前天一早進去,至今尚未返宮,恐怕凶多吉少。”
  “咱們進去找他。”
  “老天爺,貧道告辭……”老道一面說,一面扭頭便跑。
  跑了百十步,扭頭一看,林華三人已經入谷而去,歎口气自語道:“這三個笨虫,進后便凶多吉少……哎呀……”
  老道感到背后被東西抓住了,嚇得惊叫出聲,縮著腦袋發抖,腿軟了不敢轉身。
  背領一松,有人用怪嗓子在后面叫:“轉身,你怕什么?”
  他依言轉身,看到一個臉色焦黃的小村夫,不由得心中大定。
  小村夫挾了一個長布卷,塞給他一個錠銀子,沉臉說道:“道爺,老實說,那二十二人到底在不在谷里?”
  “這個……不知道。”
  “不知道?”
  “小道确是……”
  小村夫颶一聲從長布卷里拔出一把鋒利的劍,冷笑道:“你不知道,我就宰了你。”
  老道嚇得魂不附体,惶然后退說道:“宰不得,我……我……”
  “說!到底在不在里面?”
  “我……”
  “說實話,如有一字虛言,剁了你。”
  “听人說,他……他們已南昌去了。”
  “到南昌?見鬼!你……”
  “他們怎會到瑞州府?你撒謊……”
  “天老爺,小道只是听人說,怎知他們為何要到瑞州府?同行的有兩名道姑,不信你可以去問,東山冷水溪村的呂施主.那些人在他家中討茶水喝,親耳听到他們說的。”
  “好,饒了你一命。不許多說,知道么?”
  “知道,知道……”
  “快滾。”
  老道像是多長了一條腿,撤腳狂奔。
  小村夫掃了一眼,自語道:“不易查出他們的身份,我得先走一步了。”
  林華三人進入谷中,這是一座草木蔥籠的古林。人行其中.不見天日。猛虎性喜在松林活動,這一帶不時的有濃密的松林,确有可能有虎存在。
  果然不錯,前面林木深處一聲虎吼,似乎腥風刮到。
  林華冷笑一聲,低聲道:“安華弟,你兩人轉身逃走。”
  “什么?”
  “是假虎,我擒人,走!”
  杜安華方會意。兩人回頭便跑,故意碰撞樹枝發出響聲。
  林華潛伏草中,寂然不動。
  半刻,兩個披著虎皮的人,疾走而來。
  林華等人奔過潛伏處,方悄然跟上,猛地伸手抓住后面那人手上的虎背皮,右手一鉤便勒住了對方的脖子。
  前面的那人正好扭頭向同伴說話,正好看到同伴被制,吃了一惊,紙老虎已經戳穿,不用再裝了,倉猝間無法脫下虎皮,奮身飛扑而上。
  林華一聲笑,將被劫得暈頭轉向的裝虎人向前一推,“蓬”一聲大震,兩頭假虎撞成一回,砰然倒地。他扑上先擒住一個,扳下了虎頭。
  杜安華兄妹好快,快如電閃般飛掠而回。
  “是個道姑。”林華叫。
  另一名假虎滾出八尺,伸手撥劍。
  杜安華到了,一腳將人踢翻,抓小雞似的將人抓起喝道:
  “不許反抗,不然你將后悔。”
  兩人剝下道姑的虎皮,眼前一亮。
  “咦,好美。”杜姑娘喝了一聲彩。
  兩個道姑被繳了械,在擒拿術的控制下,動彈不得,只用一雙妙目乞怜地盯視著擒拿她們的人,兩道姑皆是年約雙十的年輕人。五官秀美,粉腮桃紅。皆有七分姿色,只是妖媚之气外露,從她們的脂气中,便可嗅出她們的為人,真正的女道姑,是不會施用脂粉的。
  “是風流的女冠,沙千里吃到道姑身來了。”杜安大聲笑道。
  杜安華將道士推坐在地,沉下臉說:“請記住,咱們不過問你們是何來路,不盤根究底,如果你們不合作,咱們不是善男信女,保證你吃不消兜著走。”
  “你……你們……”女道姑惊駭地叫。
  “你答應合作么?”
  “我……答應。”
  “玉隆宮的鶴真老道在何處?”
  “這……”
  “說!”
  “已……經死了……死了。”
  “你們的主子是誰?”
  “叫……叫玄机師姑。”
  “喝!居然把風流女冠子玄机的名號也用上了,玉羅劍是誰?”
  “是……是家師。她叫玄真。”
  “前天沙千里与白崖山主一行廿人到了貴處,目下到何處去?”
  “到大瀉山去了。”
  “大瀉山?在何處?”
  “在義宁州西南的二百五十里。”
  杜安華點了點頭,向林華說:“這地方我知道,山在兩省交界處,方圓四十里,位于万山叢中歷來是綠林巨定的巢穴,東通到南昌,新昌到瑞州府,南通素州府的萍鄉,西通湖!”的長沙例陽,那地方很討厭,山高林密,鬼打死人。”
  “沙千里到大瀉山有何事?”林華向道姑追問。
  “我……我不……不知……”
  驀地,負責警戒的姑娘叫道:“有人接近,北面……小心了!”
  北面的樹林中,出現一個道姑的身影,手執拂塵,眉目如畫,体態丰盈,看不出年紀,看臉色必定很年輕,只是胸部發育良好,高聳的酥胸令人神搖。不像是少女,渾身噴火委實動人。
  美道姑輕靈的掠過。在三丈外緩下身形,一面徐徐接近,一面媚笑如花亮聲道:“難道你們如此不解風情,忍心辣手摧花么?”
  話說得太大膽,林華臉上發燒,杜安華似乎摒住了呼吸,有點發呆,杜姑娘人生得美,也是個曲線玲瓏頗為自負的姑娘,但也被這位美道姑的艷麗打動,直了眼,情不自禁地吐出三句話:
  “這么美的尤物遁入玄門,真是暴珍天物,罪過!
  林華哼了一聲,沉聲道:“你是玉羅劍么?”
  “你問她有何干,認識她么?”女道姑問。
  “在下問你。”
  “別凶,丑八怪,你听清了,玉羅剎是本仙姑的師妹,她目下不在,我叫玄机,就在谷中隱修,說完了,你還要問些什么?”
  “問沙千里的下落。”
  “你是他的朋友?”
  “就算是吧。”
  玄机仙姑佛塵輕搖,笑道:“你們听了,跟我走,我有話問你們。”
  說完,扭頭便走。
  林華冷哼一聲,沖上叫道:“你還不能走,在下有事請教……唔!迷……香……”
  話未完,只感到頭重腳輕,手腳不听指揮,向前一載。突然倒地便失去了知覺。
  杜安華剛發覺不對,正待探手取藥,卻向后便倒,也神智迷失了。
  杜安姑娘向下挫倒,一頭栽倒在草叢中。
  玄机仙姑格格地笑,走近說:“你們真是不知死活、看我好好整治你們這三個丑八怪。”
  兩名女道姑先后爬起。一個說:“師伯,何不帶回去先問問口供?”
  “問什么?就在此地……”
  “他們盤問沙公子的消息,看樣子就不像是沙公子的朋友……”
  “好,帶走。”
  “遵命……咦!小個子是女的……”女道姑惊叫,原來她的手摸到了杜姑娘的酥胸上,摸到了硬硬的束胸,大熱天.男人只穿一件衣衫,女道姑大概曾經有過女扮男裝的經驗,行家一摸就知道了。
  “真的?先帶走再說。”玄机仙姑叫,扭頭便走。
  不知過了多久,林華突然醒來,只覺得眼前一亮,异香沁鼻。
  “咦!”他訝然叫,挺身而起。
  他躺在床主欄羅帳,繡褥錦裝,兩面有窗,窗外花木扶疏,陽光普照。這是一間屬于女性的房間,梳妝台上全是精美的飾物与女人用品,一案一几,皆出自名匠之手,銀燈蚳蒫L不精巧秀美。
  他看看自己,全變了!不但恢复了本來面目,而且更顯得瀟洒出群,原來他穿的是玉色道袍,大袖飄飄,腰中搖搖,大有溫文庄重仙風道貌的气概,這种玉色道袍,并非玄門弟子的所穿的八卦袍,而是漢唐時代的那些傲世名士清流隱逸的博服,穿起來中看,但卻不能干活,只能由那些不愁衣食,吃飽飯無所事事的人穿著。
  他火速下床,糟了!他那雙藏了救命工具的快靴不見了,換了一雙云鞋,上面疊放著一雙洁淨的襪。
  不用說,他已被人淨過身,而且上上下下全換了新品。皮護腰自然也被搜走了。
  他向窗外縱去,糟!怎么腳用不上勁?一縱之下,只能縱出八尺左右,他心中一栗,定下神試運气。
  气机難程,气門卻不像被制。
  “我已被藥物制住了。”他脫口叫,只感到心向下沉,向下沉。
  房門倏開,一個的輕貌美的道姑出現在房口,媚笑如花。向他欠身笑道:“院主有請公子爺出堂相見。”
  “那一位院主?”他問。
  “此地叫蘭谷,這里是家師的隱修處,稱為瑤芳院,家師便是院主。”
  “將公子帶回的仙姑,就是家師。”
  “我那們同伴呢?”
  “在堂上等候。”
  “好,請領路。”
  這是一座名副其實的花庭,每一盆每一种花皆布置頗具匠心,但見一片花海中,親設了六只淡難的蒲團,异香扑鼻,滿室生香。
  主位上盤坐著三位巧笑倩兮,風情万种的年輕美女道姑,人比花嬌,花將人親托得更美,更嬌生動,中間那位道姑,正是乘他們說話分神毫無戒備而暗泄迷香的人。
  客位上,杜姑娘了是一身道裝打扮,但未施脂粉,坐在那儿寶相庄嚴,相較之下,她反而顯得超群拔俗,另有一股華貴的風韻流露,顯得格外秀气,格外脫俗,格外清麗。
  杜安華坐在乃妹的左首,打扮得也与林華相同。坐在那儿顯得心神不同,坐立不安。顯然心中的負擔沉重。
  “林公子到。”領路的小道姑嬌叫。
  玄机道姑拂塵虛引,笑盈盈地略欠身說:“林公子請坐,休怪貧道慢客。”
  他把心一橫,換上了笑容,分別用目光与頷首向眾人招呼,笑道:“打扰了院主的清淨,十分抱歉。”
  他從容除靴、行禮、告坐,從容在留下的蒲團坐下,他左首是杜淑華姑娘,相距約有五尺。
  杜安華兄妹見他如此沉靜,而且笑容可掬,似乎深感奇怪,不住用困惑的目光向他注視。
  落坐畢,他定下心神,笑道:“院主似已將在下的底細摸清了,佩服佩服,但在下并不感到意外。”
  “好說好說,胡猜而已,沙公子曾蒞臨敝院,曾提及公子的消息,貧道是從諸位的追蹤舉動中,以及公子佩帶的藏刀皮護腰,猜出公子所說的人而已。”
  “仙姑冰雪聰明,佩服佩服。”
  “這兩位是小徒追云,索月。”
  “倒是不俗。”
  “公子的兩位朋友,可否替貧道引見?”
  “仙姑不曾請教過他們么?”
  “問過,但他們不說,頑強得很,不肯合作。”
  “那么,在下也無可奉告。他們不說,在下也必須替他們守秘。”
  杜安華哼了一聲,大叫道:“林兄,何必与這些妖婦斗口舌?”
  “和她們說話,辱沒了你的身份,大哥不必理會她們。”杜姑娘也說。
  他呵呵笑,說:“愚兄不說話,她們怎會甘心?”
  “那豈不是不讓她們遂意么?”杜安華憤憤地說。
  他又是一陣大笑,說:“即使我不說她們也會設法迫我們說的。”
  “大丈夫宁死不屈……”
  “呵呵!兄弟,你以為咱們是什么人?既不是忠臣烈士,也不是圣賢,只不過是一位略具俠骨的人而已……”
  “你說這种話……”
  “兄弟,請勿激動,愚兄闖蕩江湖,厲盡艱辛,我會知道如何保護自己……”
  “你簡直是毫無骨气的武林敗類。你使武林的英雄豪杰蒙羞,遺臭武林。”杜安華恨恨地咒罵。
  他不在乎地笑笑,說:“罵得好,能遺臭武林,也是一大快事。東晉的大奸雄桓溫說得好,男子不能流芳千古便當遺臭万年,呵呵!這正是大丈夫的豪語。”
  “太無恥了!”杜安華恨聲大叫。
  林華不在乎杜安華的誤解。向頗燒興趣地袖手旁觀的玄机道始說:“我這人很好對付。院主把他們擒來,當然早有打算,在可能的范圍內,在下會坦誠地与你們合作的。”
  “嘻嘻!你這人倒是看得開。”玄机道姑笑道。
  “哈哈!看不開,在下的尸体恐怕早就喂了蛆虫,骨頭可以讓人用來做鼓槌了。”
  “貧道卻持相反的看法,認為你是貧道的勁敵。”
  “好說好說,過獎了。”
  “你所說的合作,含有极大的陰謀。”
  “沒有陰謀,上了船,只好跟著船走,你們主宰了在下的生死,在下自然与你們合作,這是比青天白日還明白的事,怎說是陰謀?”
  “你并不跟沙千里走,沙千里也主宰了你的生死。”
  “正相反,沙千里唯一畏忌的人,正是區區在下。”
  “這……倒像是實情。”
  “你不信?”
  “但貧道不相信你胜得了他的三大絕技。”
  “院主胜得了他么?”
  “他無奈我何,半斤八兩棋逢敵手。你呢?”
  “他沒說過?”
  “不曾,他只說你誤了他的事。遇上你他必殺你。”
  “那么,院主何不證實他的話?”
  “如何證實?”
  “你我公平印證。兵刃拳腳悉從尊便。”
  “你……”
  “在下有擊敗你的自信。一個女人先天上就不如男人!”
  “住口!你這說大話的家伙……”玄机道姑變色叫。
  “師父,何必和他一般見識?”玄机道姑含笑叫。
  杜安華姑娘心中一動。向憤怒的乃兄送過去一道安撫的服波。
  玄机道姑大概受不了撩撥,听不下門人的勸阻。怒聲道:“你這太太狂。貧道會給你一次机會。”
  “在下記住了。”
  玄机道姑卻又神色一懈,笑問:“你知道你們的處境么?”
  “呵呵!自然知道。”
  “你似乎并不在乎。”
  “在乎又能怎樣?我這人隨遇而安。一無牽挂,看得開,經過大風大浪,除死無大難。怕什么?何況你并不想我死。”
  “怎見得?”
  “如果你存心要我死。便用不著以藥物禁制在下的气門,對不對,砍下腦袋寄給沙千里。豈不省事?”
  “活的送給沙千里,豈不更好?”
  “不會的,沙千里必定早已离開了,到何處去你并不知道再說,沙千里長得极俊,見過他的女人,很難抗拒他的誘惑,而你卻不隨他走,可知你并不是一個凡俗女子,也許戀上難移,不屈离開蘭谷仙境,因而.你決不可能將在下押送給沙千里的,而且沿途不便,也許另有顧忌。”
  “還有別的原因么?”玄机道姑媚笑著問。
  “在下不想多猜,這就足夠了。”
  “沙千里前往大偽溝山,前往只需三日程,押你前往并無困難。”
  “如果你有意押我去,早就言聞該走了,瞧我這一打扮。便知你對咱們另眼相看,在下心領盛情。”
  玄机道姑臉上露喜色,媚目中流光四轉,笑道:“不錯,本仙姑确對你另眼相看。”
  “謝謝仙姑抬愛。”
  “首先,我得問你三人的身份世生來歷。”
  “小事一件,可是會令你失望的。區區姓名林華,孤家寡人在江湖闖蕩混混日子,老家在河南洛陽,身無一技之長。所以在江湖鬼混,那兩位么,是在下的好朋友。也是好同道。”
  “他們的身世……”
  “那小丫頭……”
  “他們是親兄妹,我稱他們為兄弟与小妹。”
  “姓什名誰?家住何處?”
  “姓安,喂兄弟!愚兄還不知你家往何處呢,說給院主听听好不?”
  “家住淚羅河畔,四海為家。”杜姑娘搶著答。
  “咦!你們似乎不太熟呢。”玄机仙姑說。
  “呵呵!咱們結交只有十來天,意气相投,相逢恨晚,熟不熟不在乎是否知道朋友的底細,對不對?咱們廢話說得太多,該談上正題了,請問院主打算如何發落咱們?”
  “本仙姑尚難以決定。”
  “真人面前不說假話,要不要在下代說?”
  “說來听听。”
  “其一,你想將在下送給沙千里,其二,另有打算。”
  “什么打算?”
  “你委決不下,在下也就不需點出。”他淡淡一笑道。
  “那就是心照不宣羅?”
  “不錯總之。不管你如何打算。在下誠心与你合作。請將我這兩位弟妹放走。在下不希望他們牽涉在內。”
  “不行。”
  “為何?”
  “老實告訴你,我這儿許進不許出。”
  “在下是男人……”
  “你兩人英俊雄偉,本院需要你們,你那位小妹,也必需拜在我門下,這是你們活命的唯一良方,你明白了嗎?”
  “在下不明白。咱們兩個大男人……”
  “你是不是在裝傻扮呆?玄机仙姑希望留下你們,合籍雙修。”
  林華呵呵笑,說:“院主,我不相信這些話是出于你的內心。”
  “字字出自肺腑。”
  “呵呵!你該知道。區區一個江湖浪人,与你會藉雙修并無損失,甚且求之不得呢,但我不愿說褻瀆的話,院主不是這种人。”
  “怎見得?”
  “院主清麗如仙,道基必已深厚,風華絕代,令凡夫俗子不敢迫視,在下認為院主是神仙中人,請勿用這些話來試我這江湖俗子,不瞞你說,區區飽歷風霜,歷盡艱辛,早有出塵之念。苦于俗務羈身,一時尚難忘卻塵緣。等到那一天到來。區區希望能跳出三界外,還我本來。那時,也許會專城前來向院主問玄證道。那時尚請不吝指教我這玄門后學,人世間,名利枷鎖以及七情六欲,皆可令人喪心病狂。真能看破世情,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那才是真正的了不起。院主已是神仙中人。在下無限羡慕。”
  這頓話,說得玄机仙姑心花怒放,樂不可支。一個放浪形駭自暴自棄的女人。必有其作賤自己的原因。一錯再錯、愈陷愈深、終至不克自拔,受到正人君子与衛道之上所指責、唾罵、卑視她也將因此而橫了心,不顧一切任性而為、更為墮落、更為放浪。
  對世俗所加的指責她毫不在乎。一旦听到一個正人君子的善意稱贊,她會感到新鮮。便會暫時回复本性,也暫時失去戒心,她燦然一笑,說:“你是不是看錯人了?我覺得你的話很可笑。”
  “并不可笑,而是事實,院主偕門人隱修蘭谷胜境。但听說此地多虎,貴門人扮虎嚇人,到底此地有虎么?”
  “不但有,而且很多。”玄机仙姑笑答。已經不再用那种怪异眼神看他了。
  他正想多說几句打動對方的話,連云仙姑卻及時叫道:“師父,這人不安好心,千万不要上他的當。”
  “追云你……”
  几句話像在玄机仙姑頭上潑了一盆冷水,林華功敗垂成。
  但他仍然獲得些少收獲,玄机仙姑凝視著他,他也平靜地注視著對方;平靜地說:“令高徒似乎誤解了院主的意思。但不知……”
  玄机仙姑煩惱地舉手一揮,煩躁地叫:“把他們帶入秘室。我得好好想想,帶走。”
  三名小道姑應聲而出。含笑請三人离座。
  這是一間地底的秘室。只有一座門,兩個小通風孔,不見天日,只有一盞菜汕燈發出幽暗的光芒,門關上了,三人成了地底之囚。
  林華往牆下一坐,吁出一口長气,向在四面找出路的杜安華苦笑道:“兄弟,不必費心了,即使能出去,咱們也無法逃過她們的追捕,目下咱們比常人也不如,散气的藥物令咱們成了病虛的人,除了等候机會,別無他途。”
  杜安華仍然有气,冷笑一聲說:“你是不會死的,用不看怕,我可不像你。”
  他無可奈何地一笑,說:“你說對了,我這人不成材、做不了大丈夫,也不會是英雄好漢,但我可以告訴你的是,我希望咱們三人能活下去。”
  “生死有命,大丈大決不委曲求全搖尾乞怜。”
  “哥哥,你怎么說這种話?難道你還不了解林大哥的用意么?”姑娘幽幽地說。
  “用意?哼!”
  林華走近鐵葉門,貼門傾听外面的動靜,久久方苦笑道:“兄弟,不管你怎么想,請相信我在盡力。希望能讓賢兄妹清清白白平平安安脫身,目前或許言之過早,但我已有打算,等你們平安脫身之后,再罵我并未為晚。”
  “大哥,我相信你。”
  姑娘寬心地說,向他感激地一笑。
  他突然回到原處,呵呵一笑道:“只要能活下去,在何處活我并不計較。這世間,想活得有骨气,很難很難,當然,忍讓總有個限度,忍不下便只好拚了,砍掉腦袋不過是碗大個疤,十八年后又是一條好漢,沒有什么可怕,要我指著自己的鼻子罵自己的祖宗十八代,當然不干,這位玄仙院主不是等閒人,不會過份苛求咱們的,坐下休息啦!”
  他往地下一躺,示意兩人坐下,他則以耳貼地傾听。久久他起身低聲道:“鐵葉門上有小縫。剛才有人在監視,咱們說話要小心些。”
  “人呢?”
  “走了,不久將有變。希望你們冷靜應付。”
  不久,門外傳來了腳聲,鐵門拉開了,兩名小道姑在外叫:“林公子与杜姑娘,請出來。”
  杜安華突然沖出,伸手擒人。
  一名小道姑噗嗤一笑,架開杜安華毫無力道的手,一掌前推,杜安華倒退丈外,搖搖晃晃砰然倒地,跌得頭暈腦脹。
  “嘻嘻!家師的安神香与散元丹,號稱江湖二絕,沒有解藥休想恢复气机。不必逞強了,公子爺!”小道姑媚笑著說。
  另一名小道姑媚目流波,向林華道:“你兩人如果走不動,要我背你們走么?”
  林華舉步而行,笑道:“仙姑敢背,呵呵!你就背吧,便走。”
  “但沙千里的嘴比你甜。”
  “也比我英俊瀟洒,是不?”
  “他卻沒有你雄壯,你才是真正的男人。”
  “呵呵!別罵人好不?在下本來就是個男人,小師姑,帶我兩人去做什么?”
  “家師要見你。”
  “哦!仙姑上下如何稱呼?”
  走道向上升,黑沉沉地,走得很慢。緩緩到達地面。
  “我叫行云。”
  “你拜師多久了?”
  “一年了”
  “你不像追云那种人,我不懂你因何也跟著她們鬼混?做一個清清白白的好閨秀,不比任由那些野男人污辱好么?”他附耳向行云低語。
  “我……我也不不得已。”行云歎口气說。
  杜姑娘听到前面的低語聲,知道他又在用計了。故意腳下一慢。拖住另一名小道姑娘艱難地邁步,愈拉愈遠。
  “想重新做人么?”他低聲問。
  “這……”
  “只要我走得了,必定帶你走。”
  “你……”
  “你愿意過比青樓娼女還不如的生活?我不信你肯自甘下流。”
  “我……”
  “良机不再,希望你三思……”
  推開一扇木門,登上地平面,回到走廊,進入他先前醒來的鄉房,行云叩門三下,輕叫道:“票師父。人已帶到。”
  “進來。”
  房中一切依舊,只是床沿上多了一個坐著的玄机仙姑。
  “院主相招。有何見教?地底秘室悶得心慌,滋味真不好受。”他含笑打招呼。
  玄机仙姑冷淡地一笑,示意兩人坐下,冷冷地說:“本院主已對你們有了決定。”
  “哦!好消息,院主如何決定?”
  “決定留下你們。”
  “對,這才是极為明智的決定,你如果將在下交給沙千里,豈不麻煩?同時,對院主也無絲毫好處哪。”
  “但你得依我的條件。”
  “條件?是……”
  “留下你,你我合籍雙修……”
  “這樣好了,釋放我的兩位同伴,我……”
  “不行,放了他們后患無窮。”
  “我保證他們……”
  “我從不相信保證。”
  “那……”
  玄机仙姑道:“那么,到我的靜室去呢?”
  “好,我就走。”他不假思索地答。
  含笑挽了她就走。
  他答得干脆,玄机仙姑反而停步。笑道:“你呀!可能鬼心眼多,是個笑面狐狸……”
  “別冤枉好人好不?”
  “我不信任你。”玄机仙姑將他推開說,瞥了杜姑娘一眼又道:“為了試一試你的心意,也為了撕掉你這位小妹的羞恥外衣,你們將在這間房中同宿一宵,明早我親自前來查驗。你這舍妹如果仍然是處于之身,那么,你們得死。門与窗皆可進也,但只要你們任何人邁出一步。便是你們的死所,生死任君擇,好自為之。”說完,風情万种地一笑,媚態橫生,扭著柳腰儿出房而去。
  行云將姑娘推倒在床上,出門走了。
  姑娘掩面而泣,渾身在顫抖。
  林華心中焦急。但仍能沉得住气,開始四面察看。窗外是花園,可看到遠處高有三丈的防獸水圍牆。不難脫身,但卻看到兩名佩劍巡邏的小道姑。不易逃過她們的監視。
  房門外,行云不但往來巡行。
  他回到床前,附耳低聲道:“小妹,沉著些,晚上脫身。”
  “你……脫得了身?”姑娘斂泣問。
  “風險是有的,只好破釜沉舟。”
  “你……你可以留……留下來的。”
  “你把愚兄看成什么人?”
  “你……”
  “切記不露形跡。大有希望,不可灰心。”
  午膳送來,姑娘食不下咽。
  晚膳來了,他力勸姑娘送食,養精蓄銳。
  一名道姑入房燃燈,夜來了。
  他開始緊張,低聲囑咐姑娘上床休息,吹熄銀燈。站在窗下留心外面的動靜。
  三更天,他正想喚起姑娘,窗外卻傳來了人聲,有人叫:
  “曉云姐,此地交給你了。”
  “糟!窗外有人把守。”他暗叫,心中叫苦不迭。
  他到了第二面窗下,窗外有腳步聲。
  到了門旁,拉開一條門縫向外瞄,走廊上有燈光。一名道姑在用團扇赶蚊子,又是絕路。
  四更天.形勢依舊。
  他絕了望,開始在房中摸索。
  “大哥。怎樣?”姑娘在床上低叫。
  妙极了,他在妝台內找到了一把小剪刀。走近床沿低聲說道:“看來逃走無望,外面把守得好緊。”
  “我……”
  “我找到一把剪刀,明天与妖婦一拚。”
  “你……”
  “不到最后關頭,絕不輕言絕望,咱們只好抓住一擲。小妹,愚兄万分抱歉。”
  “大哥……”姑娘顫聲叫,投入他怀中飲泣。
  他心潮洶誦,只覺一陣心酸。打一冷戰,輕拍她的背肩前南地說:
  “小妹,我……我抱歉我……”
  房門響了起一聲輕叩,他一惊而起。推開姑娘低叫:“小妹,有人來了。”

  ------------------
  舊雨樓掃描,xmwjw OCR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