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二十八章 鐵筆神判


  雇了四名鄉民,用粗制的擔架,抬了霸劍動身奔向壽州。
  “天魁,你們天网的家務事還真复雜呢?”包琴韻傍近文斌,碰碰他的手肘:“能猜得出內奸為何要借刀殺人除掉七天罡的原因嗎?”“不知道。”他搖頭苦笑:“毫無頭緒。參加天网的人,都卑視名利,不与任何名利沾邊,只憑一股所謂理念而奮不顧身,將生死置之度外的人,沒接受一文錢酬勞,沒趁火打劫乘机劫財……”“但這兩三年來,不時發生殺絕劫光的事故。”
  “我在查這件事,有兩位功曹,正向曾經執行制裁的弟兄查詢。上次七天罡制裁安慶府樅楊上鎮,星宿盟聚會的劉家,事后我們的确除了首惡便乘船走了,根本不曾看過劉家的財物,以后我們也沒再留意。直至這次事故發生,我才知道劉家死傷极修,財物被劫一空的事。我是唯一幸存的人,所以我也涉嫌,真不知該如何查起。”“星宿盟已經公然擴大活動,會不會与此有關?”
  “唔!有此可能。”他認真地說:“我會查。”
  “值得查的,文兄。哦!你真姓文?”
  “呵呵!我從不對求名的事費心。”
  “扮巫支祈的人,不會是不相關的人吧?”
  “為了赶走黃泉鬼魔,保護你們安全撤走,結果,挨了一枚七步追魂針,療傷近月,所以沒赶上青龍庄的任務召集。導致六位生死与共的弟兄喪身,我……”“你如果也去了,恐怕也難逃大劫。不要自咎,好嗎?”包琴韻歎了一口气:“人生的吉凶禍福,說起來玄之又玄,任何些少事故,影響所及,所得的結果可能完全不同。人生的遇合也是一樣,你我……”“還真得感謝你所提供的線索,日后我一定送給你一具好琴。”
  “我好高興……”
  “且饅高興,有交換條件。”
  “你說。”
  “除內奸是天网的家務事,我不希望你們參予。你們偷偷跟來……”
  “呵呵!是我自作主張,也是唐賢侄的老爹所授意,帶他們出來助你一臂之力,還你的人情債。”飛虎在后面接口:“奪魂天君是恩怨分明的人。包姑娘是老邪世家,更是恩怨分明,所以他們暗中跟蹤四海游龍。小丫頭欠你太多,她當然踊躍參加,別怪她。”“總之,諸位盛情可感,襄動供給消息已經夠了,諸位請不要參予制裁行動。我們的人,已約好在武昌府城聚會。”“我們确也不宜干預你們的家務事,替你們散播消息共奔走,于愿已足。放心啦!不會誤你的事。”文斌想起了楊瓊瑤,他也不希望姑娘參予,扭頭回顧,臉色一變。
  楊瓊瑤本來走在后面的,不見人影。
  “哎呀!她走了。”文斌惊呼。
  “咦!楊姑娘是怎么一回事?”飛虎也一惊:“她難道不肯放過月華曹嬌,轉回去追妖女?”“她去追伏魔劍客。”文斌心中雪亮。
  “哎呀!豈能留下來等她?”飛虎大感不安。
  “魯前輩,咱們分頭行事,我去追她。”
  “你的意思……”
  “你們直奔壽州去找五爪蛟,有游神兄弟出面,那家伙不敢耍花招。”
  “他敢?哼!”游神虎目怒睜。
  “不論結果如何,咱們在武昌縣會合,半月后見。”
  “好,咱們分頭行事,半月后武昌縣見。先到的人,可在城外城根下的釣台留下信記。”飛虎對武昌縣頗為熟悉,定下約會處以免滿城亂找:“在府城的人我負責召他們到武昌縣。”“好,半月后見。”文斌心中焦急,轉身向來路飛奔,急如星火。
  伏魔劍客姓賈,八成与那位江天庄庄主賈安山有關連。
  這混蛋拼命南奔,身邊的人死傷將盡,勢必像喪家之犬般,奔向武昌縣的江天庄報警,有目的有路線,追蹤并不難他所耽心的事,是怕楊姑娘大意出紕漏。陷身九州天魔的山門,就是意外。
  六安州是大埠,城狐社鼠相當活躍。有錢可使鬼推磨,有錢加上有名頭實力,辦事必定順遂。天网的弟兄,都是調查的專家,找門路駕輕就熟。
  花了半個時辰,便打听出有這么五個气色敗坏的帶兵刃人物,在城外匆匆早膳,繞城而走向南奔。另一個背了一個包裹,用布卷了劍的小伙子,在五個人南奔后半個時辰,也向南急急走了。向南不合情理,應該東走舒城。
  舒城是水陸交叉點,左走廬江直越江邊,可乘船上航。右走桐城走陸路入湖廣,走陸路腳程要快些。往南走至霍山,進入潛山山區。山區沒有大道,繞來繞去在窮山惡水中盤旋,哪一天才能超過山區進入湖廣?所以不可能走這條路。但他深信不疑,這是逃命者的慣技,不走大路抄小徑,追的人不會考慮向小徑追蹤。
  買了些食物,他立即動身,一面走一面進食爭取時效,晚了將近一個時辰,不能浪費時間。南下的道路,雖然沒有東西行的官道寬闊,旅客也少了許多,但仍是官道。將近九十里至霍山,只有一些小山岭散布其間,不算是山區。沿途打听,距离逐漸拉遠,沿途需打听消息,岔路甚多,非找鄉民打听不可,難免耽擱行程,浪費了不少時間。一旦走錯,將欲速則不達。逃竄的人,通常比追的人要快,反正有目的地,只須有多快就走多快。
  逃与追的人,皆精力將竭,看誰能支撐到最后,誰死誰活還是未定之天。伏魔劍客五個人,并不知道后面是否有人追赶,反正盡量遠离現場就大吉大利,這是逃的金科玉律,是否有人追不必多加考慮。情勢惡劣,必須盡快前往目的地告警,以便早作應變的准備。近午時分,前面沙河村在望。
  官道在沙河村西繞過,村東便是白沙河,是一座小小的村鎮,也是州与霍山縣交界的小市集。南距霍山縣城二十余里,站在高崗上极目遠眺,已可看到南面二十余里外,綿痚_伏的隱約青山,那座入云的高峰,就是曾經號稱南岳的霍山。一個多時辰,他們赶了七里。
  “但愿高老伯能把他們斃了。”伏魔劍客雖然臉有倦容,渾身大汗徹体,但仍然高興地歡呼:“能平安赶到這里,咱們有救了。至少,可以免會后顧之憂。”“鐵筆神判高老前輩,是老一代的江湖之豪,一只判官筆在江湖揚威半甲子,罕逢敵手。可是,他已經年過花甲,老不以筋骨為能。退出江湖十余年,他肯沖与令尊往昔的交情,替你阻檔追兵嗎?”一位中年人似乎并不樂觀。
  “放心啦!他會的。”伏魔劍客語气肯定,腳下加快:“家父并沒疏遠這份交情,不時遣人送禮問好。這位高老伯性情火爆,退出江湖并非心甘情愿,他不出面便罷,一旦出面,有人頂撞了他,就會發生災禍。天魁那混蛋會是好說話的人?高老伯不宰了他才怪。”“但愿如此。”中年人的口气并不肯定,表示仍然放心不下。”
  沙河村是市集,今天不是集期,集場就在官道旁,三座長棚屋冷清清。
  場口与村口相連,村口那兩家不受集期影響,主顧以旅客為對象的小店,有几位旅客正在午膳,店前廣場停有几輛獨輪子推車,樹下拴了一頭叫驢,顯得平靜安詳。村南那座大宅的高樓,是本村最醒國的高家大院。
  高家的主人高華,也是本村最有聲望的高大爺,是霍山北鄉最令人羡慕的富豪大地主。
  但目下由高大爺升為高老太爺了,老太爺已不再經管家務事,由長子高峰當家,所以高峰才是高大爺。太爺与大爺是不同的,當面稱呼搞錯了,會鬧得不愉快不禮貌。
  五人不在村口停留,急急入村逕奔高宅。
  生死交關,楊瓊瑤必須拼命赶。
  已經三天兩夜,她不曾獲得好好歇息,不但沒有机會恢复精力,也因不斷搏殺而精力加快耗損,再拖下去,很可能賊去樓空。但她不能停止,生命的燭光燃不了多久了。至少,她必須和伏魔劍客同歸于盡。
  她不能把遭遇告訴文斌,不希望文斌分擔她的痛苦,而且文斌也無能為力。
  解鈴仍需系鈴人;解毒藥必須由用毒的人方能疏解。
  即使是用毒的宗師級大行家,也不敢不能解另一宗師級行家的毒。
  她愛文斌,豈能讓所愛的人,忍受分擔痛苦的煎熬?她必須自行了斷這場是非。
  她從沒走過這條路,沿途打听五個漏网之魚的去向蹤跡,浪費了不少時間,從相距半個時辰,拉遠至一個時辰了,距离已拉遠至二十里。到達沙河村,已經是未牌正未左右,日影已經西移,她心中之焦灼,可想而知,生命又縮短了一天,她的心豈僅是焦的而已?簡直就像有一把刀,在她心頭不住挑挖。
  口好渴,午膳時所喝的湯水,早已化為汗水流光了,長途急走腳下已經有點虛。
  村口的小店有六七位旅客歇息,屋外廣場的大榆樹下,也有几個旅客坐在樹下假寐。
  官道前后有三五旅客行走,看不出任何异樣。
  正好討碗水喝,打听那五個人的消息。
  踏入店門,她發覺在門外歇息的五個旅客,全用怪怪的眼神,留意她的舉動,但并沒在意。她一個丑小子裝扮,實在有點岔眼,那一身汗水,已表明她赶路赶得甚急,布裹的劍也令人起疑。“店家,小可想討碗水喝。”她在桌房坐下,語音疲倦,雙目無神,坐下就不想動了。
  “來了,天气熱,小客官請喝碗冷茶。”中年店伙笑吟吟送來一碗茶。
  “請放些鹽,好嗎?”她掏出五枚制錢遞給店伙。
  鹽很貴,但一文錢也該夠了。
  “好的好的。”店伙端茶碗到了大灶旁,放了几顆鹽,端回多了一根竹筷,便于攪溶鹽粒:“小客官從州城來?半天就到了這里,很快呢!難怪你又累又疲倦。”“哦!貴村是什么地方?”她一面攪動茶水,讓那种顆粒式的生鹽溶化,小鄉小鎮,吃不起白土(熟鹽)。“這里叫沙河村,也稱沙河集。”店伙熱心地說明:“地屬霍山縣,往南二十余里便是縣城。不必赶得太急,天色早著呢!”“承教了,謝謝。”她由衷地道謝。
  “這一路走下去,路都是上坡,走起來相當累,不能急赶的,午后炎陽正烈,何不歇息片刻?”“我得赶路。”
  她一口喝干一大碗茶:“請問,不久前,也許半個至一個時辰前,有四另一女攜了簡單行囊的旅客,是否經過此地?”店伙一怔,眼神一變,退了兩步欲言又止。
  她警覺地背起包裹,劍插在腰帶上以便拔出。
  “怎么啦?”她追問。
  “你去問他們。”店伙惶然向門外一指。
  門外歇腳的五個旅客,已經并排堵住店門,五雙凶光暴射的怪眼,不怀好意地狠盯著她。
  經過淮南別庄与九州天魔山門的變故,她的警覺性极高,已經明白伏魔劍客走這條路的用意,走這條路沿途可望獲得支援。這里,可能又是支援的地方了。
  她松開劍把一端的布卷,露出劍把。
  “伏魔劍客五個人,是不是在村子里?”她邁近店門,疲倦的星目恢复了神采:“你們是帶我去見呢,抑或是讓我闖進去?勞駕諸位帶路,好嗎?”“你知道你在何處地方嗎?”堵在當中扮旅客的中年人冷笑著問。
  “沙河村或沙河集,店伙說過了。”
  “我是說,江湖所指的禁地。你是江湖人,應該有過耳聞。”
  “抱歉,在下孤陋寡聞,毫無所知,請問這里又是什么惊世的禁區?”
  “霍山沙河集南衡庄。”
  “沒听說過。”
  她足跡僅及河南湖廣,不曾与江湖人士接触,怎知南衡庄是什么地方?
  霍山也稱南岳,所以也稱衡山。
  外地人因為潛山有座道家名山天柱峰,因此張冠李戴,把潛山當作霍山,兩者相距百余里,是兩座山而非一座山。庄取名南衡,頗帶了几分古味。
  湖廣的衡山早已正式成為南岳,霍山的南岳古名,早就被世人所淡忘,說霍山是南岳的人,會被人譏為不學無術沒知識。“你只有一個人追來?”中年人怪眼怒睜。
  “有什么不對嗎?”
  “你好大的膽子。”
  “膽子不大,我敢一個人窮追數百里嗎?”
  “你……”
  “讓路!”她的劍立即出鞘。
  中年人也哼了一聲,拔出鋒利的狹鋒單刀。
  “讓她出來,老太爺要見她。”外面傳來高叫聲。
  堵門的五個人順從地退走,讓出去路。
  她昂然出店,步入廣場。
  在樹下歇息的六名旅客,擁簇著一個滿頭灰發,穿了淡紫色長衫的高大老人。老人的腰帶上,懸了一只紫黑色尺八長的革制筆囊,份量頗為沉重。在店門堵路的五個人,改為堵住她的退路,十二個人形成合圍,她身入重圍大事去矣!
  “你是追賈賢侄的人?”老人特別陰森的三角老眼狠盯著她,說話的嗓音卻洪亮震耳。
  “對。”她劍垂身側外表松懈,暗中已神功默運,隨時可發起猛烈的攻擊。
  “你小小年紀,膽气可嘉,你的同伴呢?”
  “我單人獨劍,窮追那個卑鄙的膽小鬼……”
  “住口!不許出口傷人。”
  “你稱他為賢侄。”
  “他是老夫摯友的愛子。”
  “你要替他挑冤擔債?”她沉聲質問。
  “放肆!在老夫面前,說話給我小心些。”
  “你替他挑冤擔債,便是我的生死仇敵,你偌大年紀,該知道是非……”
  “閉嘴!你不配在老夫面前論是非。”
  “我不知道你是誰,是非也不是因為你老而另有標准,不能因為你老而將是作非……”
  “老夫鐵筆神判,就是判定是非的人。”
  “憑你的口气和態度,你配稱判定是非的鐵筆神判?不要挨罵了,你實在……”
  “先擒下她再說。”鐵筆神判怒不可遏,憤怒地舉手一揮。
  出來了兩個人,都是雄壯驃悍的大漢,每個人的身材,皆比她粗壯高大一倍,像兩個金剛,對付一個小鬼,气勢已占了絕大上風。“你派兩個人對付我?”她不理會兩個揚刀逼近的大漢,冷靜地正視著這個威嚴的老人:“你綽號稱鐵筆神判,應該是武功了不起的前輩,我与你無冤無仇,你懂武林規矩嗎?““你能把賈賢侄五個高手中的高手,追得數百里奔逃,老夫豈能輕視你?”鐵筆神判居然老臉微紅:“武林規矩老夫當然懂,所以老夫要用江湖道義對付你,對付仇敵,而非爭意气論個人恩怨,你懂嗎?”“我不懂,但可以想像得到,對付仇敵,可以不擇手段無所不用其极,強盜匪徒邪魔惡棍,就用這种藉口任所欲為。我想,你就是這种人。”“大膽!”鐵筆神判聲如炸雷。
  “那么,休怪我也用這种藉口對付你。”
  “小輩牙尖嘴利不知死活,劈了她!”鐵筆神判憤然怒吼。
  兩大漢同聲大喝,揮刀直上。
  一聲冷叱,她劍向右射,一搭劈來的鋼刀近鋒刃處,鋼刀突然折向急旋,大漢的身形被帶動斜沖,露出空隙。人影劍光一掠而出,鑽隙破圍速度令人目眩,兩起落便隱沒在村舍深處。
  鐵筆神判起步晚了,即使不晚也追之不及,十二個人大為吃惊,知道不妙了。
  殺入村中為所欲為,會有何种結果?
  村中人早就知道高家要對付仇敵,家家關門閉戶提心吊膽,唯恐被波及,沒有人敢外出自找麻煩。一腳踹開一家民宅的大門,气勢洶洶搶入,手中劍光芒四射,左手掏出了帶有火石袋的火摺子。堂屋里的兩個中年人,惊得縮在一旁發抖。
  “高家的庄……庄院在……村南,不……不關我們的事。”一個中年人戰栗著叫。
  她轉身出屋,扑奔村南。
  确是一座庄院,距村約有百步,形成与村隔离的大廣場,兩面种了大柳樹作為防火林,也成為村旁有庄,所以不能以庄作地名。庄門樓前,有不少攜有兵刃的人戒備。
  庄中心的高樓上,也有人居高臨下監視。
  她已經橫定了心,認定伏魔劍客仍在庄內,向側一繞,從庄東飛奔,全力迎上了。
  庄外戒備的人,還不知村外所發生的事,等發現有人繞庄門飛掠而進,在吶喊聲中,紛紛向庄東奔去,要攔阻闖庄的人。庄東也有人防守,但只能算警哨。
  她躍過丈余高的庄牆,兩個警哨毫無攔阻的机會。
  這是一座防守力相當薄弱的中型庄院,對付一些鼠竊或鄉民綽綽有余,對付可以高來高去的高手,卻又嫌實力單薄了。庄內有許多婦孺,一旦被人沖入,必定惊慌失措鬼哭神嚎亂成一團,造成极大的混亂。
  劍光飛騰,她大開殺戒。
  存心必死的人是無畏的,揮出的劍絕對冷酷無情。
  劍先后擺平了九個攔阻的人,沖入一處房舍,掌拍腳飛打得屋內的婦孺滿地爬,直接沖入廚房,用灶間的火,點燃了柴房的柴草,重新殺入另一座房屋。第一處火起,第二處火舌沖上瓦面,第三處。她避免決戰,一擊即走,遇屋闖入,毫不遲疑放火。碰上救人的人,就劍使刀招亂砍亂劈立即撤走。全庄大亂,老少婦孺號哭著四處奔逃。
  沒有人能攔得住她,也沒有人能追得上她,見屋就竄,有机會就放火。
  鐵筆神判帶了十余名高手,四面八方兜截疲于奔命,大多數人急于保護婦孺撤出,救人的人愈來愈少。不久,全庄陷入火海中。
  入侵的人不見了,許久才發現人已不在庄內。
  村民不敢不出動救火,大亂中怎知入侵的人是何時撤走的?
  鐵筆神判英雄不起來了,帶了三十余名子弟,在庄門樓前的廣場,盯著火焰沖霄的庄院咬牙切齒叫號,也老淚縱橫痛心疾首。一大堆老弱婦孺攜帶搶救出來的財物,在一旁呼天搶地聲震全村。
  村中的男人都參加救火,婦孺們則遠遠地袖手旁觀,表情十分复雜。
  大概高老太爺對待村民,態度一定相當惡劣,因此咒罵聲隱約可聞,念佛念報應的大有人在。如果入侵的人燒村,誰的過錯?
  楊瓊瑤遠在里外官道旁的高崗上,盯著騰騰烈火咬牙切齒。
  她愈來愈聰明了,不再蹈前兩次几乎失陷的覆轍,不再逞強,采用以牙還牙的极端手段,回報要殺死她的對頭。幸好她還沒被激忿迷失了靈智,沒對婦孺們下毒手。
  她在等伏魔劍客逃出來,但失望了。
  發出一聲厲嘯,想吸引伏魔劍客出來。
  出來的是鐵筆神判,向崗下飛奔,帶了十二名子侄,憤怒得三角眼中可以看到紅芒,眼都紅了。她退下崗,沿官道徐徐向南退,對方急赶她急走,慢赶慢走,不赶不走。
  “小輩,你給我站住。”鐵筆神判不住厲叫。
  她不加理會,保持相距三十步,不時轉身后退,走走停停引對方遠走。
  “小狗,老夫要和你講理……”
  “你這老豬狗居然要講理?你真不要臉!”她也大罵:“狗都比你高三級。我不會放過你,我還會來找你,不殺得你全家尸橫遍地,決不罷手。你最好日夜提防,不殺光你們決不离開,決不!”“些小仇恨,你不惜向村庄殺人放火,天地不容,老天誓將你化骨揚灰。”
  “彼此彼此,我也要你的老狗命。”她不走了,因為對方已停止跟進:“你應該是有名有姓,身分地位份量不輕的高手名宿。听你鐵筆神判的綽號,即使不是名重江猢,也是名動江湖或威震江湖的老前輩。居然無恥地要用江湖無所不用其极的手段,對付我一個還沒邁入江湖的少年,你還敢呼天叫地,指責我不該用江湖手段回應你?你簡直無恥!”“你燒了老夫的庄院,老夫還有几座下庄,損失不大,反正你會用命來償還。老夫暫且放過你,回下庄要賈賢侄刨出你的根底,出動所有的朋友,也到你家去殺人放火,一報還一報,你等著好了。”眾人突然回頭返奔,顯然知道追逐無望,大火中的庄院正需處理,情勢不容許遠追。
  一听伏魔劍客在老狗的下庄,她跟隨在后的腳步更加快了,接近至二十步內,緊躡不舍。
  鐵筆神判的話,也令她悚然而惊,這才体會到文斌气走她的用意,是不讓她參与這場牽連甚廣的殺戮風暴,不讓天馬牧場受到波及。一個精明的高手,就可以造成殺人放火的慘烈傷害。
  任何一家房屋、一座村集、一座庄院,甚至一座城市,如果毫無防衛的准備和力量,一旦碰上几個把死亡當成游戲,敢殺敢拼驍勇的人揮刀殺入,其結果將空前慘烈,所付出的代价极為可怖,那將是一場惊魂懾魄的大災難。“但愿你還有日后找我一報還一報的一天。”她跟在后面大聲說出具有威脅性的話:“不殺光你的人,不宰掉你這要將我化骨揚灰的老狗,我是不會离開的。斬草不除根,萌芽复又生;我要斬草除根,決定大開殺戒,連老少婦孺也劍劍誅絕,以免你的子孫向我報复。報复的話是你說的,我有權以牙還牙。”用夸大威脅性恫嚇言辭罵陣,通常當事人不會介意,但一旦已經發生真實性的可怕事故,威脅恫嚇成真,那就不能忽視掉以輕心了,有如詛咒成真,災禍臨頭。鐵筆神判真有如見惡魔的感覺,心底生寒毛骨悚然。
  先前在庄內殺人放火,但并沒對老少婦孺下殺手,如果下次連婦孺也不放過,那情景不堪想象。“你不死,禍患不止。”鐵筆神判一面走,一面扭頭凶狠地吼叫:“老夫一定要將你化骨揚灰,甚至食肉寢皮,一定。”“我對食你這老狗的肉毫無胃口,只要一劍殺死你就心滿意足了。伏魔劍客那畜性作惡多端,他的仇家將陸續追蹤而至。你既然要替他挑冤擔債,應付我已經災情慘重,陸續赶來的仇家,比我高明多多,大批高手中的超等高手一涌而至,你活的机會微乎其微,老天爺也幫助不了你。你這些爪牙或許可以勉強應付我一個人,能應得了許多人嗎?我可怜你。”攻心為上,這些話真把鐵筆神判惊得流冷汗。
  “你還有同伴?”鐵筆神判止步扭頭沉聲問。
  “我与那畜牲只是個人的恩怨,其他找他的人与他勢不兩立。”她也止步,保持安全距离。“你与他有何個人恩怨。”
  “他沒告訴你?”
  “你告訴老夫豈不省事?雙方難免各說各話,若听一方只能算一面之辭,兩相對照,可看出誰對誰錯。”“你何不叫他和我對質,豈不更易分真偽?”
  只要把伏魔劍客引出來,她的口气明顯地放松壓力,擺明了見面之前,停止搏殺行動。
  如果鐵筆神判真是明白事理的人,綽號中的神判是寓意對人事地物能用智慧公正判斷,而非憑手中判官筆判曲直,那就會冷靜地先和她講理,明白是非之后,再決定所該采取的行動。可惜這位神判,是憑手中判官筆判曲直的人,听信伏魔劍客的一面之辭,毫無和追蹤的人理論的打算,先發制人在小店布网張羅,不問情由便用武力解決,崇尚武力的強者面孔可憎,結果惹來慘痛的大災禍。這時,更不可能冷靜思量解決之道了,庄院被焚,死傷慘重,除了全力以赴斃了對頭之外,另無他途。鐵筆神判口气的軟化,只是報复策略的一部份手段,而非有意冷靜地听她說出恩怨的經過,心中強烈的報仇念頭,卻像火焰般從心底猛烈燃燒。“老夫會安排你們對質的机會。”鐵筆神判再次動身退走。
  “你最好立即安排,我不能等。”她重新緊躡在后,迫切希望能把伏魔劍客逼出來。
  通過先前她長嘯引敵的小崗尾端,便可看到熊熊烈火焚燒中的庄院,甚至可以感覺到熱浪,落下的煙塵像雨般飄落,救火人員叫喊的聲音清晰可聞。一條小徑繞崗向東西的田野伸展,遠處的村落不時傳來犬吠聲。
  鐵筆神判十三個人,气沖沖踏入小徑,不再前往沙河村大火中的庄院。
  她毫不遲疑跟入,盯牢了這些人。
  她知道下庄是怎么一回事,她家的天馬牧場也有下庄。
  那些大地主的田地多得令人難以置信,可能廣及數十里,佃戶長工如果步行前往田地干活,來回一天走路也難及地頭,什么工作也不用干了,所以便另建下庄安頓佃戶長工,以免浪費耕作時間。但通常下庄建在十里左右,下庄愈多,表示田地愈廣。
  她以為遠處那座樹影依稀的村落,是這老家伙的下庄,因此毫不遲疑跟進,她一定要見到伏魔劍客,跟到下庄,哪怕伏魔劍客不出來了斷?這一帶崗腳分布著青蔥的果林,桃梅李杏枝繁葉茂,視野并不廣,杳無人跡。
  她將安全距离加大,拉遠至五十步左右,視野不良,不能拉得太近,十三個人一擁而上,她真不敢冒險和這些人搏命。隨著時間的飛逝,她因興奮而提升的精力,在入庄搏殺時尚能發揮振奮的功效,之后便逐漸耗掉而精力減退,再往下拖,几天的積勞又開始向她侵襲,她已逐漸感到握劍的手,有點力不從心的沉滯感覺出現了。激情過后的疲倦,是正常的生理現象。
  精神的鼓舞力不是綿綿無盡的,會隨時間情勢而有興衰的變化,不可能不斷提升生理上的潛力。潛力會隨机能的耗損而逐漸減弱或耗盡,一旦賊去樓空,精神鼓舞的效果便有限了,克服不了生理上要求歇息的潛在抗力。她已經感覺出精力即將衰竭的征侯,但不得不用精神意志疲倦的現象,在走動時盡量放松肌肉的緊張強直感,心理上也有隨時爆發真力的准備。前面十三個人腳下突然加快,似乎意在擺脫她。
  雖說是小徑,但足有近丈寬闊。
  十三個人分為兩路,鐵筆神判斷后,不時回頭用极為怨毒的目光狠盯著她,還在五十步外,仍可感覺出三角眼中的濃濃殺机。膽小的人,看到外貌便已不寒而栗。
  穿越一片草地,前面的十三個人剛踏入一座果林,突然止步轉身,退至林外左右一分,并列在草地邊緣。鐵筆神判則站在小徑中,冷然拔出黑沉沉的判官筆,鋒尖在烈日下光芒四射。
  她也站住了,也冷然輕拂著長劍,相距約五十步,雙方的凶狠目光遠遠地纏斗,看誰的气勢強烈,看誰流露的殺气能震懾對方。她是胜家,气勢當然凌厲。
  但由于她要等對方至下庄決戰,無意在中途動手相搏,因此气勢也就不怎么強烈。對方人多,气勢也因之而拉平了。“你的下庄還有多遠?”她大聲問。
  “快了。”鐵筆神判聲如雷震。
  “為何不走?”
  “你已經到了地頭。”
  “這里?”
  “你回頭看看。”
  她本能地扭頭察看,心中一緊。
  身后十余步外,六個人挺著花槍堵住了后路。
  不等她有所舉動,六個大漢的左手齊揚,飛刀飛鏢似暴雨,人卻不乘机隨暗器沖進,嚴陣以待,等候她揮劍扑上。劍比花槍短了兩倍,六枝花槍齊發,劍決難招架得住,再有暗器力攻,劍鐵定是輸家,除非她有极強的力道,能錯開槍林近身切入。她急退數步离開暗器的聚集點,一劍拍飛將及体的一把飛刀。
  兩側果林人影暴起,各有八名大漢堵住了兩側。
  瞬間的變化,身后鐵筆神判十三個人,已抓住這瞬間的机會,全速奔到四面合圍。
  三十五個人,有一半舉花槍列陣,并不急于沖上,相距十余步,把她圍在核心。
  她真該在任何叫方的人現身時,便當机立斷在剎那間,出其不意奪路撤走的。
  把生死置于度外的人是無畏的;這瞬間,她采取了最大膽的行動:向最強悍的人攻擊。
  如果她能有机會權衡利害,有机會分析情勢,便該向最弱的地方突圍,決不能向最強悍的人攻擊,一旦被最強悍的人纏住,其他最弱的人,也都變成強悍的對手了,她決難應付三十五個人的圍攻。“老夫要在這里剁碎了你放火焚燒……”還沒止步仍急速沖來的鐵筆神判厲叫。
  她全力卯上了,閃電似的身劍合一迎上,劍光如匹練,幻化為刺目的炫光猛烈迸射。
  鐵筆神判在江湖揚威半甲子,格斗的經驗极為丰富,水磨的鋼制判官筆可硬接任何兵刃,但做夢也沒料到她居然敢向最強的首腦主動搶攻,看到射來的炫光,已來不及作其他有利反應,本能地扭身避招,判官筆一抖一揮,十分危險地封往了炫光。沒有思索有利反應的机會,封招是反射性的舉動,而且几乎無法躲閃,能封住炫光已經非常勉強,筆劍接触時,劍尖已險之又險地到達右肋前,相距僅五寸左右,徹骨的劍气已先一剎那及体了。一聲暴震,她斜飛而倒,人沾地再斜竄急滾,快得令人目眩,劍光縱橫吞吐,從左側方兩名大漢腳下穿越,身形再起,突出重圍。制造机會借力脫困,她成功了。
  變化太突然,太反常,速度与技巧皆超出情理以外,人哪能在地上像野獸一樣活動自如?人的体能絕對無法達到這种境界。所有的人,連人影也沒看清,合圍便突然瓦解,湊手不及。
  “啊……呃……”兩名大漢一個斷了左小腿,一個右小腿齊膝而折,狂叫著摔倒。
  竭澤而漁,竄起縱躍的速度銳減,劍上的光芒已斂,躍出丈外,再縱起右腳一軟,向前一栽。兩側的大漢有几個反應甚快,震惊消失也快,立即將左手的暗器發出,挺槍揮刀猛扑她的背影。她恰好向下栽倒,背部幸而避免暴露在暗器下,几枚射背心的暗器掠后腦上空飛越,射下盤的一把飛刀飛旋擦她的右膝外側,划破一條寸長的血縫。三名大漢到了,最快的兩支花槍,扎向她的左右大腿,要把她釘牢在地面。
  她渾身虛脫,已無力爬起。
  勁風掠頂而過,她知道有人從刀身上掠過,由于臉部仆伏在草中,無法看到掠過的人影。
  響起兩聲爆音,兩支花槍向左右飛揚,槍尖以毫厘之差,從她的腿部斜飛脫离。
  她強提精力滾轉,挺身坐起。
  心情一懈,手中劍几乎掉落,連握劍的力過似乎也消失了。
  三個向她追擊的大漢,正胸裂頭飛向下倒。
  后面吶喊著跟來的人,喊聲倏止悚然穩下馬步后退。
  鐵筆神判像是見了鬼,三角眼中出現惊怖的神情。
  三名大漢是如何被殺的,恐怕沒有人看清,一接触便倒了,任何人看了也心膽俱寒。
  “天魁星!”有人駭然惊叫。
  一個戴了魁星面具頭罩的人,橫刀屹立像天神,神光四射的怪眼,在炎陽下依然透露出鬼气森森,猙獰的面孔令人望之膽裂。天魁星,北斗主死之神第一星;讀書人膜拜的大魁天下主神。功名富貴与死亡,二而一委實有諷世作用。“你們這些人真壯觀。”天魁一字一吐,字字震耳:“來吧!殺不光你們,我天魁算是執法不力,不再管人間善惡事。天网恢恢,天网……恢……恢……”不等他的話說完,三十個死剩的人,倒有一半机伶鬼,惊怖地向后轉如飛而遁。
  最后一個恢字聲音未落,人已到了鐵筆神判面前,那把血跡斑斑的狹鋒單刀微舉,刀勢已將對方控制在致命范圍內,就等致命一揮。殺气好濃好濃,鐵筆神判的臉色因惊恐而泛青。
  “老夫也是俠義道中……人……”鐵筆神判的洪亮嗓門完全走了樣,變得虛弱破碎。
  天网從不以俠義道標榜,所以組織神秘隱密,從不用大嗓門大叫大嚷主持人間正義,所有的弟兄身分如謎。俠義道的英雄們,有些人認為天网是志同道合的同道,普加贊揚,尊崇天网的地位。
  伏魔劍客就不敢以天魁為目標,咬定了月華曹嬌与叫于虹的人。
  在文斌与游神以天网身分露面之后,也堅決否認与那些蒙面人有關。
  逃亡期間,也從不透露追他的人是天网的天魁游神。
  顯然,這家伙也沒向鐵筆神判透露內情。
  “是嗎?”文斌一步步逼進。
  “老夫……”鐵筆神判則一步步后退。
  “你現在的所作所為,在下實在看不出,你是那一种俠義道人士。三十五個人,圍攻一個小少年,你要我相信你這個前輩,是俠義道中人嗎?”“這個人凶殘惡毒,侵入老夫的庄院殺人放火。”
  “為何?她与你有何不共戴天的仇恨?”
  “這……”
  “說!我給你分辯的机會。”
  “她窮追魔伏劍客几個人。伏魔劍客是當代的俠義英雄中,名號動江湖的劍客。”
  “是嗎?所以你要幫助那個狗屁劍客?”
  “他是老夫的晚輩。”
  “你沒問情由,就糾眾行凶下毒手,是嗎?”
  “老夫道義在肩……”
  “你心目中的遭義,与我的看法和准繩不同,我否認你的看法和做法,所以要用我的看法做法懲治你。你派人把伏魔劍客叫來對質,我要讓你心服口服,快派人去,我等你。”
  “他……他已經走了。”鐵筆神判惶急地說。
  “這老狗說過,那畜牲在他的下庄。”文斌身后的楊姑娘尖叫,心中一涼。
  伏魔劍客如果又跑掉了,她如何追?
  “他在村庄歇息片刻便走了。”鐵筆神判硬著頭皮說:“他是目下的俠義英雄,你追他數百里,必走是江湖敗類,因此老夫義不容辭替他對付你……”“是天网追逐他,真正追他的人是我天魁。”
  “你……”
  “他是不是逃回江天庄?”
  “是的,他要越潛山抄捷徑返回江天庄。”鐵筆神判怎知雙方搏殺的內情?文斌問得突然,回答也簡單順理成章,順口問順口答,沒有思索話意分析利害的余暇。文斌大膽假設,沒料到竟然獲得證實。
  “這老狗說謊。”楊瓊瑤尖叫:“你要不把人交出,我發誓,我要殺光你的人,我要……”“瓊瑤,不可激動。”文斌拉住了她。
  “長虹,如果捉不到那畜牲。”她流淚滿面,倒在文斌怀中痛苦地哭泣著叫:“我會死,我活不了三四天,也許更短些……”“什么?你……”文斌大駭。
  “那畜牲在壽州,伙同江湖客用毒藥計算我,解藥到底在誰的手中,得捉住他才逼出……”鐵筆神判抓住机會,轉身如飛而遁。
  “老天爺!”文斌厲叫,推開姑娘便待追出。
  前面鐵筆神判已逃出三十步外,一躍三丈老當益壯,生死關頭,逃命的速度打破平生記錄。追也沒有用,伏魔劍客不在,應該不會有假,不然老狗不會心虛逃走,把伏魔劍客叫出來豈不省事。收刀入鞘,他解了腰帶,不由分說,將姑娘拉上背,用腰常背妥,洒開大步健步如飛急走。距霍山縣城約二十里左右。霍山是分道處,左走舒城至安慶上船。
  右面是入山小徑,小徑穿越潛山山區,可抵湖廣黃崗。江對面就是武昌縣,江天庄就在縣城的西山(樊山)。一听姑娘中毒,他慌了手腳,心亂如麻,必須赶快追上伏魔劍客,分秒必爭。

  ------------------
  無涯 掃校,舊雨樓獨家連載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