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17章 麻煩事


  洛陽城郊,金家。
  陳良剛走到門口,家丁便打雷般叫了起來:“陳少俠,是你來了么。”
  “陳少俠,可把你給等來了。”
  看來陳良在這里十分受歡迎。陳良咧咧嘴苦笑道:“金大爺在不在家。”
  “在在,兩位小姐也在哩。”
  家丁特特地提出兩位小姐也在,陳良可傻眼了。
  這一點他可沒想到,金翹和玉奴居然都在。事情麻煩了,陳良不由暗暗叫苦。
  他本以為她們都還沒回來他才來的,他赶路赶得很急,怕的就是和她們見面,她想赶在她們回家之前把事情辦了。
  現在陳良可就沒輒了,她們都在家,他若膽敢給她們保媒,那還了得?她們不剝了他的皮才怪。
  可既已來了,就万万沒有后退的道理,只有硬著頭皮上了。
  金啟祥笑容滿面地疾疾奔了出來,迎頭一個大揖:“陳賢侄,你可來了,想殺我了。”
  陳良連忙還禮不迭:“老伯快別這樣,陳良可擔待不起如此大禮。”
  “听說賢侄在海宁大展雄風啊。”
  消息可比陳良跑得快!“胜是胜了,死了不少人……”陳良似乎不愿提這事。
  “揚我國威,雖死猶榮啊。”金啟祥仍是贊不絕口,“听說老弟九次拍住敵人的劍呢。”
  “怎么知道得這么清楚。”陳良訝然。
  “哈,好事傳得快呀。武林中好多年沒有如此轟動的大事了。”
  陳良眼睛一亮,接口道:“是啊。實際上發起這件事的,卻不是小侄,而是兩個朋友。”
  金啟祥動容道:“哦|——”
  “老伯一定也听說過他們的。‘金花鞭’左右軍和‘巧八哥’蘇三。”
  陳良可謂用心良苦。
  他要借机大大夸贊蘇三和臭嘎子,以便向金啟祥提親。
  他可不愿向金翹儿和玉奴提起這件事。那無异于引火燒身。他害怕這兩個傻丫頭這會子闖了來。
  然而越害怕的事就越要發生。
  一陣細碎的腳步聲響起來了。
  金翹儿的聲音甜美可人:“陳大哥,你可來了。”
  陳良一頭冷汗,臉都白了。
  金翹儿俏俏地出來了,面上竟然挂上了一絲羞澀,紅著臉,順著眼睛,儀態万千地福了一福。
  天曉得她現在這個樣子是怎么裝出來的。
  翹儿是個野气十足的女孩儿,天不怕地不怕,在家里更是從來無法無天,她几時這么安靜過?
  玉奴掩口輕笑,一雙妙目,不住斜向陳良,也是面上緋紅。
  陳良惶恐万分地立了起來,連連還禮:“不敢不敢,兩位妹妹好。”
  門外一個老家人道:“老爺,城東尹家老爺來了。”
  金啟祥皺眉道:“你沒見我這里正陪客人聊天嗎。”
  翹儿忙道:“爹,尹老爺來,說不定有什么急事呢?您還是去見見吧,陳大哥又不是外人,不會怪您的,他也不敢怪您的。”
  金啟祥忙道:“賢侄請坐,我去去便回。”
  又轉向二女:“你們好好招待陳大哥,不得怠慢。”
  陳良气得都要發瘋了。這姓尹的人真是該殺之极,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時候來,這不是要陳良的命么?
  可姓尹的畢竟來了,金啟祥畢竟走了。
  玉奴微笑道:“大哥,你上次走了之后,翹儿姐姐可傷心了……”
  翹儿嗔道:“你沒有傷心么。”
  “她可是因為你那一聲‘翹儿’,這兩個月都沒安生過呢。”玉奴不住閃避,因為金翹儿惱羞成怒了。
  陳良哭笑不得,狼狽不堪,只好不開口。
  二人鬧了一陣,軟軟走到陳良身邊,一個一只手,將陳良拽了起來:“大哥,出去走走么。”
  陳良忙掙開手:“別……別這樣。”
  金翹儿火又上來了,不過這次不狠了:“你干嗎……總不理人家,連手都……不讓拉一下。”玉奴微笑道:“大哥放心羅,伯伯不會看見的。……咱們去花園吧,那里清淨。”
  陳良嚇了一跳:“不去。”
  越是清淨的地方越不能去。
  翹儿雙眉一軒:“你敢不去,你要不去,我……我……我把你偷看的事情,告訴我爹。”
  玉奴笑得直打跌。
  陳良傻了:“你們……你們……唉。”
  沒辦法,陳良只好從命了,為了蘇三所求之事,眼下只好如此
  。
  只要能單獨和金啟祥一起談親事,陳良有絕對把握成功。
  眼下事急從權,只好先敷衍過這兩位磨人的小姐,晚上再去找金啟祥細談。
  金家花園并不太大,但幽雅美麗,花木极盛,躲在里面,誰也看不見。
  要說談情說愛,這倒真是個好地方。
  陳良暗暗叫苦,他要打主意脫身。
  可翹儿和玉奴似乎是早有准備,一邊一個,緊緊挨著他,無論陳良找什么樣的借口,二人總是不答應回去。
  一小片茵茵的芳草地,處在一叢叢深林之中,如隱蔽的世外仙境。
  “坐下嘛,我累了。”翹儿一拉陳良的手,坐下了。
  陳良知道坐下准沒個好,但還是坐下了。
  猝不及防,翹儿的雙手環住了他的脖子,眼光迷离狂熱:“好……哥哥……再叫一聲……翹儿嘛。”
  陳良如果叫了,結果就一發不可收拾了。
  “以后會有人這么叫你的,可不是我。”陳良急中生智,他想干脆先向兩位姑娘挑明了再說。
  翹儿的身子壓了過來,紅唇張開了,痴痴地望著他:“不嘛,……我只听……你叫,……你叫啊……你偷看……人家當然……是你的了……”
  陳良极力轉過眼睛,因為他已經渾身火熱了:“翹儿,別這樣。”
  “你叫我了……嗚嗚……你叫我了……”翹儿身子一顫,軟倒在陳良怀里,嗚嗚哭了起來。
  翹儿有些瘋瘋傻傻的,陳良又有什么辦法呢?
  陳良定住心神:“翹儿妹妹,玉奴妹妹,我這次來,是給你們提親的。”
  翹儿還沒反應過來:“好……好啊,……你跟我爹說么……我爹會答應的……反正翹儿是你的人么……”
  玉奴卻明白過來了,面色刷白:“翹儿姐姐,你又上當了,他把咱倆給賣了。”
  翹儿一怔,坐了起來,逼視著陳良:“你剛才說什么?提親。”
  陳良點點頭:“不錯。我的兩個朋友,對你們十分傾心,托我前來說合。”
  玉奴冷冷道:“于是你就來了。”
  陳良孤注一擲:“不錯。我會向老伯提出來的。”
  翹儿惊呆了。
  玉奴站了起來:“你不要我們,我們也決不會去嫁給你那什么狗屁朋友,別說我伯伯不會同意,便是他同意了,我和翹儿姐姐也決不答應。”
  陳良也站了起來,急急道:“妹子,你听我說——”
  玉奴目光怨毒:“你還算不算個男人?翹儿姐姐玉洁冰清的身子,被你……看過了,你不想負責,虧你有臉說這些話。”
  “可妹妹,這——”
  “你不用狡辯,你對不起翹儿姐姐,你也對不起你的朋友。”
  陳良怔住了。
  玉奴說的話,似乎很有道理,只不過這中間的道理,他從來沒仔細想過。
  也許是不愿想,不敢想吧!翹儿跳起來,狠狠打了他兩個耳光,尖叫道:“滾,我不想再見到你,馬上從我家滾出去。”
  陳良被打得昏天黑地。
  翹儿大哭著掩面而跑,玉奴不屑地呸了一口,追了上去。
  陳良好容易眼前才不發花了。但他也清醒了,這樁婚事算是吹燈了!出師不利,這下可兩邊不是人了!陳良嗷地一聲大叫,筋斗流星地跑出了花園。
  金啟祥正從花園前走過,嚇了一跳:“賢侄,你這是——”
  陳良沒話可說,只是一拱手,飛也似地沖了出去。
  他現在最怕見的,就是金啟祥。
  陳良從來沒碰上這么麻煩的事情。
  這事情用拳頭可是解決不了的。
  酒或許還可以。
  陳良奔到“修竹園”,要了兩壇酒,也不問好坏,一口气灌了下去。
  陳良再要想站起來,可就不可能了。
  陳良以前大醉過無數次,但沒有今天這么嚴重,他掙扎了几下,始終沒有站起來。
  既然已經站不起來,陳良也就放棄了這個打算,往桌上一伏,呼呼大睡起來。
  老板好心,叫了兩個伙計,將陳良扶了下去,放到后面的伙計房中,讓他去睡。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