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四章 殺妻


  趙四公子飄身下地,笑這:“楚大哥。”
  楚十力喜道:“四弟,你也來了。”他早知趙四公子來到開封,午間時与刺客列營便在中原鏢局門外惡戰一場,是以在此問見著趙四公子,雖是歡喜,卻是毫不惊愕。
  趙四公子揮手道:“玉皇大帝,我們又見面啦。”
  玉皇大帝被三名絕頂高手□。巡嗆廖蘧逕雞~淅淶潰骸改忝撬N?上,還是一并圍攻?”
  王母娘娘道:“楚盟主、趙四公子,你們且先退下,公孫英雄由我一人對付得了。”
  楚十力雖有几分擔心王母娘娘不敵玉皇大帝,卻知她心高气做,決不肯容許自己与趙四公子幫手圍攻,再者,自己是堂堂武林盟主,勢亦不能聯手攻敵,唯有應聲笑疽:“如此正好,在下樂得袖手觀看娘娘神功破敵。”
  趙四公子笑道:“大太子,個多月不見,你可又長高了。”
  公孫龍飛眼見父母相殘,心情緊張,明知父親罪惡滔天,連自己也加害,卻始終血濃于水,不欲他為母親所殺。要想說几句話勸止母親動手,卻偏偏想不出從何說起,而他自小在母親積威之下長大,便是想得出一套說辭,也万万不敢在母親面前提起。情急之際,趙四公子對他的說話,竟然充耳不聞。
  王母娘娘恐防与玉皇帝激戰上下,傷及儿子,正欲叱喝“龍飛、虎猛,退了”卻瞥見趙四公子一手一個,拖著公孫龍飛、公孫虎猛兩兄弟,飄然退向牆角。
  玉皇大帝道:“遺珠,出手吧。”
  王母娘娘指甲一划,自發髻割出一縷秀發,斷發隨風吹散,飄揚地上。她淡淡道“公孫英雄,當日我們結發為夫婦,今日斷發而分,從此恩斷義絕,天地為證。”
  玉皇大帝木然道:“很好。”
  王母娘娘從發髻拔生根碧玉釵,晶瑩通透,翠綠流轉,顯是极其珍貴之物,說道“這根玉釵是你當年追求我時,迭給我的,此刻還你。”中指一彈,碧玉釵激射而出,釵頭直射玉皇大帝,破空之聲嗤嗤人耳,震人耳膜生痛。
  玉皇大帝伸出食中二指一挾,卻挾了個空,不禁一愕。
  王母娘娘乘著他一愕分心,十指纖纖,輕拂玉皇大帝三十八處要穴。
  原來那碧玉釵射至半途,竟爾忽然消失得無影無蹤。此事看似甚怪,楚十力与趙四公子這等高手卻看出,王母娘娘發釵時暗貫巧妙內力于釵身,碧玉釵射至中途,突然一碎成糜粉,玉皇大帝便挾之不著。
  楚十力心下佩服“以她功力,要把碧玉釵震成糜粉倒不甚難,只是恰好在玉皇大帝二指將挾未挾之際碧玉釵方才粉碎,非但要极度熟悉玉皇大帝武功路數,時間拿捏更不能有分毫之差,這份巧勁心思,我是自愧不如。”
  趙四公子卻想:“王母娘娘适才割發斷情,果然是翻臉無情,一出手便是這般毒辣招數。”
  玉皇有帝是何等樣人?雖則一挾失手,方寸不亂,單掌連削三十六掌,封住王母娘娘拂穴指法,快似星流電擊,卻是她月前与北獅王一戰之后放發創出的閃電暗殺掌。
  王母娘娘招式不變,袍袖暴長,兩道白袖柔軟拂動,妙若行云流水,令人看得心曠神恰。
  長袖分抹玉皇大帝的頭臉,玉皇大帝只手在外,回臂不及,這才吃了一惊“這婆娘出招好不陰毒!”展開無蹤步法,斜走三步,后退兩步,險險避開了這兩記水袖。
  王母娘娘忖道“想不到這沒良心的武功竟爾進步至斯,居然能夠避開我這一招流云水袖。”她流云水袖既出,白袖連揮,攻勢綿綿不絕。
  玉皇大帝失卻先机,接連退守數招,心道:“這婆娘新練成的武功憑地厲害!”驀地右臂一卷,卷起一道急轉狂颼,卻是打出了得意絕招龍卷气旋。無邊澎湃的气流激蕩。
  王母娘娘流云水袖被破,不惊反喜“他居然打出龍卷气旋,莫非是人未老先糊涂起來?”戟掌戳出,插人龍卷气旋風眼,龍卷气旋的無匹气勁頓然消失無形。
  龍卷气旋是西王母的秘傳武學,當年王母娘娘与玉皇大帝共同習得,焉會不知其武功關鍵之所在?
  王母娘娘插掌才伸至一半,猛然見到玉皇大帝一掌早在等候,碎然拍出,便要与己插掌硬拚。
  原來适才玉皇大帝故意使出龍卷气旋,故意被破絕招,卻是誘敵之計。
  王母娘娘心知白已內力尚稍遜玉皇大帝一籌,不敢硬拚,飄身而退。雖是碎然收招,身法卻是毫不窒礙,曼妙如天仙。
  玉皇大帝一招扳回劣勢,殺著源源而出,出手剛勁凌厲,毫不容情。王母娘娘白衣飄飄,招招溫柔优雅,殺机暗伏,絲毫不落下風。
  二人是多年夫妻,修習的又皆是西王母的絕頂武學,對方的武功路數均是了然于胸。是以這一戰使出來的一招一式,新奇犀利,層出不窮,盡皆是對方從未見過、近年新創的武學。
  百招下來,二人心下均是暗地惊心:“三年不見,想不到他的武功竟已到達此等境界,更創出這許多新招出來!”
  這兩人武功之高,普天之下恐怕我不出第三人出來,使出來的招式皆是精微臭妙,佳著紛呈。楚十力与趙四公子雖均曾与二人交過手,卻也看得僑舌不下,欽服不已,更与本身武學在心中印證,得益良多。
  楚十力暗自惕勵:“我出山之時,本以為自己武功已大成,必然無敵于天下。誰知先是遇上四弟,這玉皇大帝与王母娘娘武功更是明顯胜我一籌,可見得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以后還須勤加苦練,千万不要因為淬得高位,便掉以輕心。”
  趙四公子于武林人物無不通曉,心下比較:“白鹿洞主人秦大先生號稱天下第一人,于武道之學問固是天下無雙,然而若論武功之鋒利狠辣,只怕還比不上眼前這對奪命夫婦。至于紅教法王与神通捶智法王,若然只論武功,不計法力,也必然不是他們的對手。”
  眾工人難得見到這場快得瞧不清楚的“神仙斗法”,均都忍不住偷眼瞧向戰場,只是玉皇大帝淫威恐嚇之下,偷看歸偷看,誰也不敢停下挖掘的手來。
  斗到分際,王母娘娘連拍三掌,左右不定,掌法精妙絕倫。
  玉皇大帝怔了一怔,忍不住脫日道:“鬼變幻掌?”當胸一拳平平擊出,以拙破巧,化解了王母娘娘攻來三記鬼變幻掌。
  王母娘娘無意打出此掌,呆了一呆,低低道:“是豹三變。”
  适才王母娘娘打出這一掌,是西王母不傳秘技鬼變幻掌中,最最變幻莫測的一招,名叫“豹三鑾”。這一招使出來后,二人都不禁想起二十三年前,二人初相識的情景……
  二人是多年夫妻,修習的又皆是西王母的絕頂武學,對方的武功路數均是了然于胸。是以這一戰使出來的一招一式,新奇犀利,層出不窮,盡皆是對方從未見過、近年新創的武學。
  百招下來,二人心下均是暗地惊心:“三年不見,想不到他的武功竟已到達此等境界,更創出這許多新招出來!”
  這兩人武功之高,普天之下恐怕我不出第三人出來,使出來的招式皆是精微臭妙,佳著紛呈。楚十力与趙四公子雖均曾与二人交過手,卻也看得僑舌不下,欽服不已,更与本身武學在心中印證,得益良多。
  楚十力暗自惕勵:“我出山之時,本以為自己武功已大成,必然無敵于天下。誰知先是遇上四弟,這玉皇大帝与王母娘娘武功更是明顯胜我一籌,可見得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以后還須勤加苦練,千万不要因為淬得高位,便掉以輕心。”
  趙四公子于武林人物無不通曉,心下比較:“白鹿洞主人秦大先生號稱天下第一人,于武道之學問固是天下無雙,然而若論武功之犀利狠辣,只怕還比不上眼前這對奪命夫婦。至于紅教法王与神通捶智法王,若然只論武功,不計法力,也必然不是他們的對手。”
  眾工人難得見到這場快得瞧不清楚的“神仙斗法”,均都忍不住偷眼瞧向戰場,只是玉皇大帝淫威恐嚇之下,偷看歸偷看,誰也不敢停下挖掘的手來。
  斗到分際,王母娘娘連拍三掌,左右不定,掌法精妙絕倫。
  玉皇大帝怔了一怔,忍不住脫日道:“鬼變幻掌?”當胸一拳平平擊出,以拙破巧,化解了王母娘娘攻來三記鬼變幻掌。
  王母娘娘無意打出此掌,呆了一呆,低低道:“是豹三變。”
  适才王母娘娘打出這一掌,是西王母不傳秘技鬼變幻掌中,最最變幻莫測的一招,名叫“豹三鑾”。這一招使出來后,二人都不禁想起二十三年前,二人初相識的情景……
  王母娘娘原是西王母族主陸吾自小收姜的婢女,小名遺珠,無姓。陸吾殘暴凶惡,遺珠不胜其摧殘,偷偷逃走下山。
  遺珠流落江湖,天南地北,到處闖蕩了半年,無意遇上一名少年高手,因為一場誤會,二人打將起來。西王母族武功精奇厲害,遺珠雖只學得皮毛,在江湖半年,卻是未逢敵手。這番難得遇上對手,一戰下來,不打不相識,二人結成好朋友。后來,以天地為證,二人結發為夫婦,盟誓永縝同
  這名少年高手,名叫公孫英雄,便是今日的玉皇大帝。而遺珠當日与公孫英雄交手,所使的第一招,便是鬼變幻掌的“豹三變”。
  二人新婚之后,甜蜜溫馨,不時提起這一招“豹三變”,以作閨房調笑。如今王母娘娘再使出來,卻是往事如煙,人物全非,二人皆是感慨万千,百般滋味盡上心頭。
  王母娘娘憶起當時夫妻新婚燕爾的恩愛情景,臉上似笑非笑,出招漸漸
  軟弱起來,流云水袖使得慵懶無力,春意綿綿。
  玉皇大帝看見王母娘娘的表情,腦海泛起十九年前,遺珠嬌憨小姑娘的模樣:“那一晚,明月為證,繁星為媒,我們終于拜了天地。幕天席地,以大地為新房……”想起當晚的旖旎情景,嘴角含笑,出招緩了一緩,朝天鏟掌便鏟不穿王母娘娘流云水袖。
  楚十力看得眉頭大皺:“怎的二人出手勁道快慢竟然大不如前?莫非另有精微變化,我修為大低,竟瞧不出來?”
  趙四公子見到二人眉目合情,大為焦急:“大大的糟糕!這兩老相好居然舊情复熾起來。若然他們重修舊好,聯手對外,我跟楚大哥可決不是他們的對手,這該如何是好?”
  公孫龍飛与公孫虎猛兩兄弟卻是看得淚水盈眶,只盼父親快快向母親叩頭認錯,言歸于好,一家團聚。他們心雖急:卻是動彈不得,适才趙四公子拖開他們之時,突地出指封住他們的穴道,以免他們因父子情深,插手阻攔戰局,坏了大事,甚或枉白送了性命。
  王母娘娘与玉皇大帝出招漸趨平和,臉色亦白凶惡趨成溫馨,你一拳、我一掌,仿似同門演習,使出來的每一招每一式,卻均是習白西王母的絕頂武學,高深奧妙之處,令旁觀的趙四公子与楚十力看得神述目眩,血脈賁張。
  當年的公孫英雄胸怀遠大,立志闖出一番大事業。可是自知武功未臻絕頂,要想与天下英雄爭鋒,還未足夠;常白嗟歎鴻鵠不展,大志未遂。
  遺珠知曉夫君心意,遂獻策暗殺陸吾,奪取西王母族武學薺H?
  于是玉皇大帝以巨金向毒王之王購買天下第一劇毒無味水,与遺珠偷上西王母山。陸吾凶殘暴虐,殺人如麻,西王母族人上下無不對之深痛惡絕;遺珠遂得到從小一起長大的手帕至交婢女相助,更邀得多名西王母族人合謀叛變,偷偷在陸吾食物中放下了無味水。
  陸吾武功之高,雖已到只則無古人的曠世地步,兼且以妖獸之身,筋骨如鋼,刀槍不入,可是畢竟年事已高,壽齡高達三千歲,气衰力敗。他先中無味水劇毒,再被澆以昆侖黑水,引發全身大火,猶自格殺數十名西王母族人,重傷公孫英雄和遺珠,方才力盡,燒成灰燼而亡。
  自此之后,遣珠遂成為西王母族新主,与玉皇大帝共同研習西王母族無上武學。三年后二人武功大成,公孫英雄遂下山,于云貴一帶成立英雄門,廣攪天下英雄,開始其問鼎中原的事業。而王母娘娘輔助夫君,運籌帷帳,亦成為英雄門一大臂助。
  二人此刻使出來的功夫,盡是昔日西王母山上合力鑽研的招數,往日夫妻親蔫過招的情景又再涌現眼前,饒是玉皇大帝梟雄蓋世,王母娘娘對夫郎早已死心,亦禁不住心神翻涌,不能自己。
  玉皇大帝看見王母娘娘眼波孕發深情,陡然一省“公孫英雄,此間大局吃緊,你怎地心軟起來!”深深吸了一口气,身体鼓脹如球,暴肥一倍。
  楚十力与趙四公子一看,均知玉皇大帝意欲打出生平絕學須彌芥子掌。這种武功威力無儔,力足以開山破金,楚十力更是親身領教其過中厲害,二人均是暗暗為王母娘娘擔心。
  王母娘娘雖然未曾見過經玉皇大帝改良后的須彌芥子掌,然而須彌芥子掌的前身須彌神掌卻是西王母的絕學,她雖因体質所限,未能練成,對這掌法的厲害卻是熟悉如流。她一見到玉皇大帝這副模樣,登時從往事中惊醒,凝神接戰。
  玉皇大帝一掌緩緩推出,渾厚無倫的掌勁籠罩周圍,如同四堵銅牆鐵壁,令人無從挪移閃避,逼著非得硬拚這記無匹之掌。
  王母娘娘搖一搖頭,低聲道“冤家,你好狠心呵。”運袖如刀,划了一個四方形,竟爾將玉皇大帝的“真气牆”割成一個四方大洞,身形一展,從缺口飄了出去。
  玉皇大帝万想不到絕招居然如此被破,大大吃了一惊,幸虧他武功已到了收發由心的絕頂境界,硬生生將已運到臂上的須彌芥子真气收回丹田,否則殺掌落空,王母娘娘乘虛而入,后果便大大不妙。
  王母娘娘忽覺玉臂涼滲滲的,原來衣袖竟已被須彌真气震成糜粉,地上一陣叮叮當當,卻是她穿在指臂的指環玉釗,盡皆碎裂成片,落在地上。見到玉皇大帝掌力如斯厲害,不覺駭然。
  兵凶戰危,二人頓也不頓,飛身再上,出招快如流星疾電,式式問不容發,比諸先前是凶險十倍。
  數滴鮮血,飛濺向楚十力与趙四公子,楚十力揮掌斜拍,將虛掃開。卻是玉皇大帝的臉頰被王母娘娘指甲割出淺淺几道血痕,濺出來的鮮血。
  楚十力与趙四公子看得惊心動魄,一方面固然欣喜王母娘与玉皇大帝武功匹敵,縱使落敗,玉皇大帝也必定大耗真气,自己可收得漁人之利,此仗可操必胜,然而見到玉皇大帝內力霸道惊人,王母娘娘只消稍一不慎,中上半招,必定難以悻免。二人均是暗暗替王母娘娘的生死亡危擔心。
  鮮血自玉皇大帝臉上涔涔流下,臉目變得猙獰可怖,他喝道“婆娘,看我的‘冬雷震震’,”上下左右,連椎四掌,掌塾儿帶含風雷之聲,震人心坎。
  場主二百余名工人均覺胸口發悶,极為難受,十數名体質較弱的,更是疼得扯著心坎,嘶聲慘叫起來。
  這“風雷震震”霸道絕倫,是玉皇大帝近年自創的武功,王母娘娘完全沒有見過。
  這四掌聲勢凌厲,勁風壓面,王母娘娘不敢硬接,甚至不敢以巧勁化去,正籌思以己之長,使出變化多端的絕招,對攻為守,只消玉皇大帝不敢拚命,便無形化解這記厲害的掌法。
  王母娘娘十指合成蘭花之形,正欲揮出拚命絕招,猛地發覺左側竟有一個掌風稍弱的虛位,心中一喜“這路掌法想是他新創,居然有這樣的一個空門。既然如此,可犯不著跟他拚命。”身形一晃,已閃至空門虛位,卻恰好是牆角位置。
  這一閃看似簡單俐落,然而一瞬間從風雷怒潮般的掌勁感覺得出“稍弱”的方位,淬然閃至,眼力武力輕功均必須到達气由心生的境界,缺一不行。再說,這方位雖說是气勁“稍弱”,但亦只是相比周圍強勁內力而言,尋常高手只須挨著這“稍弱”气勁半點,也是骨折肉斷之禍。
  王母娘娘靠著牆角,尋思:“三年不見,我本以為我的武功進展良多,實已遠胜于他,不想竟然只得与他戰成平手。唉,罷了罷了罷了,總不成要楚十力与趙四幫手!”凄然一笑,戟起左手小指,遙指玉皇大帝喉頭。
  她真气急轉,瞬息閻將全身气勁聚集于左小指之上,指骨喀勒連聲,便要斷离手掌,激射向玉皇大帝喉頭。
  這路必殺絕招喚作“血指斷”,是她苦心孤詣,閉關一年,專為對付玉皇大帝而創出來的一路巧奪造化的的神功。這路神功的威力,遠遠在須彌神掌和龍卷气旋之上,可說是惊天地位鬼神,曠古絕今;也不是有什么特別用作勉制玉皇大帝武功的地方,只是王母娘娘神功已是冠絕天下,若抻窕蝕?帝此人,又有誰人令得她白殘肢体,來勉敵制胜?
  王母娘娘目光迷蒙,小指即將离掌射出,卻渾然不覺疼痛,只是心想“難道……我這樣便殺了他?”一幕幕往事又再涌現心頭……
  公孫英雄成立英雄門后,勢力越來越大,賀蘭客奴高天威旋風五兄弟亦逐漸長大,開始協助師父理事,而英雄門招攬的高手門眾更是日多,人才鼎盛,漸漸不需要遺珠幫忙門中事務。
  遺珠生下大儿子公孫龍飛之后,全心全意照顧儿子,亦無暇助夫理事。而公孫英雄公務日忙,陪伴遺珠的時候亦是越來越少。
  待得公孫虎猛也出生之后,公孫英雄遂勸諭遺珠重上西王母山,一則陸吾身亡的消息逐漸為江湖人士知曉,必須有人看守不死藥以及西王母武功之秘,以免遭人乘虛上山覬覦搶奪;二則龍飛、虎猛二子年齒尚幼,為免他們自小即沾染江湖習气,遺珠亦要辟一清靜之所,好好教導成材。
  遺珠以儿子為重,遂應允丈夫,攜同兩位儿子,隱居西王母山,因她是西王母之族主,遂自號王母娘娘。江湖宵小欲上西王母山盜資者,無一得以幸免。西王母山已是神話般的地方,王母娘娘更成為神話般的人物,甚或變
  成無知材民膜拜的偶像。
  十年前公孫英雄舉擊漬獅王后,成立玉皇朝,自封為玉皇大帝,外間人只知玉皇大帝有一名神龍見首不見尾的玉皇后,然而除了玉皇大帝連馬文才在內的八名親傳弟子之外,無人得知鼎鼎大名、神秘莫測的王母娘娘,便是鼎鼎大名、神秘莫測的玉皇后。
  玉皇大帝自從成立玉皇朝以來,即廣納姬妾,仿效皇宮三宮六院,荒淫不堪。王母娘娘聞知,气炸心肝,不知跟玉皇大帝斗了多少場,然而玉皇大帝我行我素,置之不理,二人之婚姻遂名存實亡,唯一連系,只在龍飛、虎
  猛兩名儿子而已。
  三年前,玉皇大帝正式冊納巴顏明慧為玉皇妃,王母娘娘勃然大怒,立誓与玉皇大帝正式決裂,本來每年一度,攜帶儿子往見丈夫,自從此事之后,即時不去。而玉皇大帝事業如日方中,盛气逼人,直至玉皇朝覆滅之前,無向王母娘娘道過一句歉,更無上西王母山見過儿子一面。
  王母娘娘想起玉皇妃,怒气陡生,心道“英雄英雄,是你狠心在先啊!”雙目孕淚,依稀眼前所見,卻是當年气宇軒昂的公孫英雄,而非今天滿面猙獰的玉皇大帝。
  她左小指滿貫真气,皮肉正自爆裂,卻無鮮血流出,猛地覺得心房一涼,小指如箭离弦,激射而出。
  楚十力与趙四公子見到一截劍尖從王母娘娘的心口透了出來,殷紅色的鮮血自劍尖滴滴流下,這一惊非同小可,想也不想,同時疾飛向王母娘娘疾扑而去。
  王母娘娘輕歎一聲,赤裸的玉臂往后輕揮,身后牆壁登時嘩啦嘩啦倒塌下來,磚泥四飛。
  隔著牆壁暗算王母娘娘的刺客早已棄劍縱身沖起,王母娘娘那一臂完全及不到她的身上。
  楚十力与趙四公子同聲惊叫“李劍鳳!”
  王母娘娘只覺全身如墜云端,軟綿綿的提不起任何力道,一切事物都仿似越來越遙遠,越來越遙遠,忽覺肩要緊,好像被人摟在怀里,蒙朧間見到抱著自己的男子英气挺拔,可不正是年輕時的公孫英雄?
  她心頭乍惊乍喜,仿似進人仙境,輕柔地道“英雄,你記不記得,我認識你的那天,你摘了好多好多的茉莉花,編了一個花冠,戴在我的頭上……”
  ------------------
  老鼠掃校 http://i.am/gamerice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