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五章 沖天


  楚十力暴喝一聲,如同晴天響了一個霹靂,一拳轟向李劍鳳,李劍鳳身体凌空,無劍在手,眼看無從擋閃這個天下至剛至猛的拳頭,卻只是臉露笑容,毫不惊慌。
  忽听得嗤嗤破空之聲從四方八面射過來,卻是無數漠黎袖箭飛刀飛煌石諸般暗器,分射向楚十力全身。
  楚十力心道:“原來這里還埋伏了許多刺客列營的殺手。”他自然不會畏懼這些暗器,鐵拳揮動,把暗器盡數擊成粉碎。
  只是如此一來,他的鐵拳便打不到李劍鳳的身上。
  李劍鳳伸手一撈,執住飛過來的一柄長劍,挽起一蓬劍花,格格嬌笑道:“楚盟主,我們又見面了。”
  楚十力鐵拳格劍,錚錚連聲,猛听得一聲慘呼,玉皇大帝左手掩眼,鮮血慢慢從指縫間滲了出來。
  适才王母娘娘的血指斷激射而出,來勢快似惊虹,玉皇大帝無從閃避,電光火石之間,連想也來不及,自然而然舉起右掌相擋,然而血指斷來勢實在大勁,破掌而出,直插人玉皇大帝左眼。
  也是幸虧王母娘娘血指將斷未斷之際,中了李劍鳳的暗算,准頭偏了一偏,射不中玉皇大帝的咽喉,而亦因這樣窒了一窒,血指斷世間無匹的雄厚內力只能使出八成,否則縱是玉皇大帝以掌心一擋,血指依然力足破腦而出,玉皇大帝報銷的也就不止是一顆眼睛,而是他的性命了。
  王母娘娘躺在趙四公子怀里,閉上雙目,囈聲道“英雄,英雄,那個茉莉花冠,我還好好的保存著……在房中的抽屜,每天清早,我都拿出來看一次……”聲音漸低,終至不可聞。
  趙四公子抱起王母娘娘的尸体,緩緩走向公孫龍飛兄弟,解開他們的穴道,把尸体交到公孫龍飛手里,潸然淚下,不絕如縷。
  公孫龍飛、公孫虎猛捧著母親的尸体,號啕大哭。
  趙四公子一步一步走近玉皇大帝,虹返饋贛窕蝕□郟恕A_瓷蹦?了。”飛起一腳,將一名偷偷移近過來、意欲暗算的假扮工人刺客踢得胸骨盡碎,當場斃命。
  玉皇大帝拔出左眼的指頭,鮮血沿著空洞的眼眶流下面頰,丑惡如鬼,狂笑道“好呀,趙四,來吧,來殺朕吧!”左掌一握,虛指化為血糜,散落地上。
  便在這時,只听得錢思明大叫道“皇爺,找到了!”
  玉皇大帝、趙四公子、楚十力、李劍鳳四人同時一愕,亦同時恍然。楚十力与李劍鳳苦于激戰正烈,脫不得身來奪寶,玉皇大帝与趙四公子卻几乎是一起動身,飛扑向錢思明。
  趙四公子輕功最高,第一個扑到錢思明身前。只見錢思明手里捧著三枚長約二尺,形如欖核、黑黝黝、沉甸甸的東西,嘴巴張成圓形,剛才那句話的最一后一個“了”字尾音還未說完。
  趙四公子心道:“這后羿神箭的形狀好不古怪!”伸手便欲搶奪后羿神箭,冷不防身旁一鏟二鑿飛了過來,身后響起一陣細微破空之聲,卻是一蓬尖針。
  這些伎倆當然難不到趙四公子,趙四公子一掌化二,持鴨嘴鑿的兩名刺客仰天而倒,來手搶過鐵鏟子,伸往背后一罩,恰好全數擋住襲來尖針。
  便這樣緩得一緩,錢思明已然定下神來,奮力將三枚后羿神箭往左一拋,叫道:“皇爺,接箭!”
  此時玉皇大帝已搶至錢思明左側,由于后羿神箭實在大過沉重,錢思明傾盡全力一拋,也不過拋出三尺之內。玉皇大帝飛身一接,恰恰接住三枚神箭,歡喜得縱聲大笑起來。
  李劍鳳一直留意玉皇大帝那邊的一舉一動,叫道:“皇爺,你的寶物已然到手,那我的實物呢?”
  玉皇大帝自怀中掏出一顆火紅色的丹藥,大如小儿拳頭,大笑道:“營主,你的不死藥在這里!”釋迦彈指一彈,不死藥電射而出,直射向趙四公子。
  李劍鳳尖聲一叫,揉身扑向趙四公子。
  楚十力卻想:“玉皇大帝已得到后羿神箭,搶箭要緊,決不能再跟這婆娘糾纏下去。”身形一展,直扑向玉皇大帝。
  二人俱是一般的心思,你有你急著找趙四公子,我有我急著找玉皇大帝,這場難解難分的惡斗遂不解自解。
  趙四公子見著紅色丹藥疾飛過來,心中嘀咕:“這玩意便是名垂千古的不死藥?”來不及伸掌接過,四方八而已攻來無數兵刃暗器。
  在場的刺客列營的殺手均知道這顆不死藥是營主志在必得之物,焉會讓趙四公子唾手取得?十七八名殺手各施渾身解數,遞向趙四公子全身,務令趙四公子不能奪得這顆絕世丹藥。
  趙四公子左足為軸,滴溜溜轉了一個圈子,來攻十三名殺手悉數被擊退數丈,另外四人則仰天緩緩倒下,全身沒有半點傷痕,八目圓睜,死得不明不白。
  同時間,趙四公于左肩、小腹、右大腿滲出血液。他恐防刺客列營的兵刃暗器喂有藍鳩膽,運勁一遍,三道鮮血朝天標出,見到血色殷紅,方才放下心來,伸指封下傷口附近穴道,止住血流。
  李劍鳳的長劍來得好快,輕輕橫劍,淺淺割開不死藥之表層,把不死藥嵌在劍鋒,長劍不停,直遞向趙四公子眉心。
  趙四公子不加細想,伸出食指,在李劍鳳劍尖點了一點。
  李劍鳳手臂一熱,長劍脫手跌地。她應變奇連,長劍還未跌到地上,左手劍訣伸出,夾住了不死藥。
  玉皇大帝巧用不死藥,使得李劍鳳死命絆住輕功最高的趙四公子,更不打話,身形一縱,逸出鏢局牆外。
  楚十力銜尾力追,自王母娘娘臨死時打破的牆壁洞中竄了出去。
  李劍鳳不死藥已得,再無戀棧之心,叫道:“大伙儿,替我殺掉這小子,重重有賞!”身形如飛,奔出鏢局之外。
  十三名殺手各持兵刃,一起涌將上來。
  趙四公子心道:“這批家伙全都是刺客列營的殺手,死不足惜。”長嘯聲中,殺入人群,掌劈指戳,血网橫飛。
  瞬息之間,趙四公子連出九九八十一招,殺掉十二名刺客列營的殺手,身上又新添了五道傷口,左小腿打橫嵌著一柄鴨嘴鑿,鑿尖穿肉而出。
  趙四公子抓住死剩一人的肩頭,出指如風,點下他周身三十六處大穴,伸手抓碎他的下顎骨,再一拳打甩他滿日牙齒,以防他嚼毒白盡,心中吁了一口气:“總算留下了一名活口。希望能夠從他口里,查知刺客列營的所在。”
  那名刺客給打得滿嘴血污,趙四公子將他拎起,拋往眾工人頭上,惡狠狠叫道:“把這家伙好好保管著,如果老子回來,這家伙短少了一條毛發,你們這里全數人等,都活不過今晚!”拔出右小腿尖鑿,右腳一跳,直跳向鏢局門前。
  突然鏢局大門砰聲打開,一人走了進來,見到趙四公子正欲沖出,拔出腰閒長刀一攔。
  這一刀看似平庸,內里卻是隱藏無數變化,趙四公了且時止住身形,回身打了一個筋斗,險險避開這三刀的刀鋒及處,翻身下地時,禁不住冷汗直冒出來。适,場混戰雖是激烈,若論凶險之處,仍不及眼前這迎胸一刀的万一。
  那人身后陸續走人十余人,除了兩名六十來歲的老年男女身穿村夫村婦衣飾之外,俱都穿著一色勁裝打扮,青衣褐褲,頭系白中,顯是來自四川。
  那名村婦怒喝:“惡賊,你潛進鏢局來干什么!”身体卻全然沒有動彈,顯然是被點了了穴道。
  趙四公工見出刀那人的招式架勢,已然猜出他便是十三鏢盟的總瓢把子王沖天,跟著他身后的不用猜也知是金湯堂的人馬,他受些阻,眼看已追不上李劍鳳,抱拳笑道:“總瓢把子,在下江南趙四,一場誤會,請听在下分說。”
  只見王沖天身材瘦小,雙腳一長一短,竟是一個瘸腿。他走路時卻不見一拐一拐的,想來幼時不知下了多少苦功來練習走路。
  王沖天一雙眸子精光懾人,打量鏢局之內,見到建筑全被夷去,唯余一個深可數十丈的大洞,地上躺著多具尸首,兩名少年還捧著一名女尸在號啕痛哭,三百余名精赤著上身的漢子亂成一片,不知所措,饒是他精明厲害,也猜不出其中究竟,心忖:“眼前這人輕功如此高強,定是趙四公子無疑。究竟鏢局之中,發生了什么奇事?”他因瘸腿緣故,自小多受欺凌,形成沉默寡言,拱手道:“四公子,久仰。适才得罪,請諒。”
  村夫村婦見到鏢局如此模樣,比起王沖天更是激動百倍,村婦嘶聲罵道:“殺千刀的,你把我的鏢局搞成這般模樣,天咒你生下來的儿子女儿,個個多條胳臂沒屁眼,屎尿從口耳逼出來,女儿的臭皮生在頭頂上……”女人撕下臉皮破口罵起人來,往往比男人更是烈毒百倍。
  村夫卻比村婦沉穩得多,只是怒容滿臉,卻不做聲。
  趙四公子這才恍然“原來這兩老便是辛斗南夫婦。糟糕糟糕,外母見著便宜女婿,口水不是說得點點滴滴,而是罵得口沫橫飛,給他們的第一個印象便是如此之坏,真是不妙之极。”由于辛斗南夫婦換作村夫村婦打扮,又被點了穴道,無法從衣飾兵刃步法認出身分,趙四公子遂一時辨識不出辛斗南夫婦出來。
  王沖天听聞中原鏢局被劫巨鏢的消息之后,即時白四川金湯堡放程,快馬日夜不停,兼程赶來。途中得到線報,知悉辛斗南夫婦棄鏢局逃走,情知此舉大大有損十三鏢盟聲譽,怒不可遏,遂從路上兜截,終于截到辛斗南夫婦,并將他們擒下,一并押回中原鏢局,調查斡旋失鏢之事。
  趙四公子口齒伶俐,不消一會已將事情原委原原本本說了出來。為免搞大事端,卻將屈万里加盟刺客列營之事隱瞞起來。
  王沖天解開辛斗南夫婦的穴道,說道:“不用賠二百万兩銀子。”既然不會有鏢主來索償,辛斗南夫婦無須逃走,中原鏢局亦可复業了。至于辛方正之死,和十三鏢盟沒有什么大關系,他倒全然不放在心上。
  趙四公子心道“雖說不用賠鏢銀,但要重建造幢中原鏢局,少說也得七八万兩銀子,他們收下來的鏢銀還只得五万兩,反倒得多賠上二三万兩,這番便宜岳父岳母大人可得大大破財了。”
  辛斗南道“趙公子,多謝合下相救小女大恩大德,無以為報。”
  辛夫人名叫馬芳華,是鐵拐馬的姐姐。她剛剛才痛罵完趙四公子,一時不好意思跟趙四公子說話,只管痛罵道:“玉皇大帝,你殺死我弟弟,如今又害死我的儿子,我要把你這狗娘善的小雜种,一刀一刀切下肉來去喂狗……”
  王沖天卻想“多年來,十三鏢鏢盟一直与玉皇大帝各自為政,我們只消每年向玉皇頂繳付十万兩銀子,大家便相安無事。如今換了楚十力當盟主,十万兩銀子照交,也沒有什么改變過來。管他与楚十力如何爭奪盟主,我只管理妥十三鏢盟之事,無謂趁上這趟渾水。今番玉皇大帝搞上中原鏢局,似乎只是一時權宜,只消他不再搞事下去,我也無謂跟他計較。辛斗南要算殺子之仇,且任由他跟玉皇大帝算帳去,十三鏢盟是求財的大生意,一切私人恩怨都千万不要牽涉上去,免得弄垮這片辛辛苦苦打下來的基業。”
  這時候,楚十力剛好回來,趙四公子見他兩手空主,后羿神箭不在手,已知不妙,急問“追到玉皇大帝了嗎?”
  楚十力搖頭道:“給他逃脫了。”他見到鏢局驟然多出了這許多人,眼神露出疑問之色。
  趙四公子笑道“這些都是十三鏢盟的朋友,讓我來介紹。”自王沖天、辛斗南而下,逐一介紹十三鏢盟所來十七人。王沖天攜來的十四名手下并未為趙四公子通傅引見,趙四公子居然把他們的姓名說得分毫不爽,十七人均是目露駭异之色。
  楚十力也不遑多讓,趙四公子說一個名字出來,他便能沖曰說出外號,寒暄一番,顯然也是對王沖天一伙人的身分知悉得滾瓜爛熟。
  他們這手“絕技”一露,王沖天一行人都是心中一凜,均想這兩名青年人年紀輕輕,闖下偌大的万儿,果然并非悻致。
  趙四公子道:“楚大哥,你跟總瓢把子都是當今世上頂尖儿的英雄豪杰,不妨多聊一會。我先帶辛總鏢頭去接回女儿。”
  楚十力搖一搖頭,對王沖天道:“總瓢把子,在下須得趁玉皇大帝尚未逃遠,赶快抽調人手,捕這這廝。此間事情一了,定當登門造訪金湯堡,共謀一醉。”
  王沖天道:“別客气。大局為重。”
  楚十力抱拳道:“在下失陪,后會有期。”展開大步,奔出鏢局。
  辛斗南夫婦失去儿子、毀了鏢局,卻突然發覺女儿依然生還,不知是哀是喜。
  馬芳華道:“老總,你一場到來,不若跟我們一起接回月語,然后大伙儿飽吃一頓早飯,你意下如何?”
  王沖天道:“我父母在此。”言下之意,他要采望父母,無暇和辛斗南一起接女儿。
  馬芳華早從口音知道王沖天是河南人士,卻料不到竟然還是開封同鄉,心中一喜,正欲開口攀几句關系,辛斗南卻扯了一扯她的衣袖,”示意离去。
  辛斗南心道:“老婆娘好不識趣!我們在老總面前丟了這老大的臉,還不快點离開他眼前,居然好意思跟他亂聊,真是老懵董,老糊涂了。”
  ------------------
  老鼠掃校 http://i.am/gamerice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