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2節


  時光在無聲無息中消逝,轉眼就到了星期天。這几天我和我的“哥哥”丁予皕P情似乎遽增,每天晚上都回家輪流煮面,并且一起進餐,不過我將它定義為遲來的親情。
  “早安。”一推開房門走出來就看到丁予琝丹b沙發上看報紙,就算是星期天,他依然保持早起的習慣。
  “早安,你的三明治在桌上。”丁予睌眾璆璆N完畢又埋首在報紙中,仿佛在刻意掩飾臉上的表情。
  “謝啦!”
  為了試探,我特意走到他身邊,他卻一再地轉換報紙的拿法,讓我無法看清他的表情。
  算了,反正晚上帶燕柔來就能听到他的答案,用不著在這節骨眼得罪他。
  拿了三明治后,我坐在他身邊打開電視,此刻正在重播昨夜我沒看到的動畫,我連忙鎖定頻道專心看著。
  “哥,你看!”演到精彩處,我用手肘推推他。
  “我對卡通沒興趣。”
  丁予琤峊倣R的口气回答,不過在我听來話中充滿了嘲諷。
  “什么?這叫動畫不叫卡通,注意你的用詞。”雖然理智一直提醒我今天不能惹他生气,但是侵犯到我的興趣就不可原諒了。
  “你又來了。”丁予皕贗X回應。從前的他在這個時候總會嘲笑我幼稚,不過此刻他保持了絕佳的風度。“不過長不大的小芸挺可愛的。”
  他的附注說明,讓我不知該如何反應,遲疑了一會儿才大聲回問:“什么叫長不大呀,我已經十七歲了!”
  “我知道。”丁予睇“髡Z繼續看他的報紙,不試圖跟我再起戰端。
  眼前的情勢逼得我不得不投降,只好裝作自己一點也不在乎他的話,把注意力集中在電視上。
  宁靜了片刻,丁予甯藒M開口:“對了,我們跟以前一樣好不好?”
  “什么意思?”我搖搖頭。現在這种情形不好嗎?
  “你別叫我哥哥,我也別叫你妹妹,叫名字就好了。”
  丁予琝潀菑v的想法說了出口,然而我依舊不明白。
  “為什么?”我覺得現在這樣以兄妹互稱的感覺不錯呵。
  “因為……因為我們本來就沒有血緣關系嘛。”丁予琝]吞吐吐地說明后又開始保持沉默。
  “喔,要不然這樣——”我想到一個解決的方法。“如果你不習慣的話就叫我的名字,不過我還是要叫你哥哥。”
  平常看連續劇,當哥哥的人總是直呼妹妹的名字,難怪他不适應了。
  “可是……”
  丁予痡N報紙從眼前拿開,用一种從未見過的眼神看著我。在他的眼眸中,我讀到了迷惘,心跳居然不由自主加快。
  怎么回事?我竟然感到手足無措!
  “好吧。”丁予痡N視線從我臉上移開,仿佛又輕歎了一聲。
  “我……我明天還要考數學,先回房間去了。”
  關上電視,我找了個藉口,匆匆忙忙躲進自己房間,迅速將數學課本攤在桌上。
  “直角三角形一股為三、一股為四,根据畢氏定理,斜邊長是……”
  一道很簡單的填充題,可我想破了頭也算不出答案,只听見心髒在胸脯中拼命跳動的聲音。
  這种心悸的感覺從何而來?丁予琲漯`視有這么可怕嗎?
  我用力深呼吸,直到心跳的速度逐漸恢复常態。
  “好怪。”我對自己說。
  平常和他大眼瞪小眼也不會感到任何恐懼呀,今天是為了什么而失常?
  是他的溫柔,還是陌生的親情惹的禍?不過這兩者前几天就開始了,要是害怕的話怎么會到今天才發作?
  “不行,一定要弄清楚。”我深呼口气,下定決心后重新打開房門,准備再次面對他。
  一走出房間就看到丁予琠雂W外套,一副准備出門的樣子。
  “哥……”我囁嚅低喚,低著頭不敢迎接他的眼光。
  “咦,明天不是要考數學?”丁予睋q聳肩,因為我念沒十分鐘就出來了。“是不是有問題?等我打工回來教你。”
  “沒有啦,是想到晚上的披薩,我去買還是你去買?”我搖搖頭后選個平常的話題來聊,才能讓不听話的心跳保持正常的速度。
  “我去買好了,打工回來順便。”丁予琱@口气答應,大概是怕我會不好意思。
  我傻傻的站在原地,不知道接下來要說什么。
  “回來再聊,我要遲到了。”
  丁予睊h了一眼牆上的挂鐘后對我揮手,我也回他一個微笑。
  “喔,騎車小心點。”
  丁予盚鴽琱韖X一個OK的手勢再快步沖出大門,我則是望著他的背影繼續發呆,直到牆上的挂鐘發出清脆的鐘聲,我才發覺已經九點鐘了。
  “糟糕,數學……”
  我回到房間和可厭的數學奮斗,但入眼的一排排公式怎么樣也印不進腦里,混亂的心情占据了全部的思緒。
  明天的數學小考鐵砸了!

  “叮咚——叮咚——”急促的門鈴聲把我從胡思亂想中惊醒。打開大門,發現站在眼前的是燕柔。
  “哈羅!”燕柔穿著一身粉藍的洋裝,發上的緞帶看來好像是兩只紅色的蝴蝶栖息在她肩膀上,看得出她經過特意打扮。
  “太早了吧。”我回頭看挂鐘,才下午一點整。
  “我知道。”燕柔眨眨眼睛。“對了,這樣穿好不好看?”她拉起裙擺,像只孔雀般炫耀她的華麗。
  “好看到讓我想吐。”我吐吐舌頭。她這樣刻意的打扮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難怪人家會說戀愛中的女人最美了。
  “去死啦。”
  燕柔故意嘟著嘴,臉上也泛出了紅潮,但我知道她很得意。
  “來,我想你還沒吃午餐吧,這個我們一起吃。”她搖了搖手中的便當。
  “謝謝大、嫂!”有東西可吃就要感恩呵,我連忙討好她。
  “你少來!”
  燕柔一邊把便當收回怀中,一邊笑得花枝亂顫,腳步也跨進家門。
  “我哥打工到晚上五點。”我提醒她。
  “白痴,我當然知道。”燕柔從口袋中掏出一本小筆記,上面密密麻麻的內容都是丁予琲爾禤ヾC“星期一到補習班打工,時間從晚上五點到十點。星期二……”
  燕柔將丁予琱@周行事鉅細靡遺道來,讓我這個跟他朝夕相處的妹妹頗覺汗顏,因為我搞不清楚他的行蹤,替他接電話時常常說錯。
  “燕柔,你真是FBI——抓耙子集團的。”我以崇拜的口吻說道。
  燕柔聳聳肩膀,以成熟的口吻說道:“沒辦法,那是因為你沒談過戀愛,所以才會覺得奇怪。”
  “呃?”這跟有沒有戀愛的經驗有啥關系?
  “戀愛的時候,對方的一舉一動你都會很注意,時時刻刻心思都放在他身上,甚至想干脆變成他,体驗他的心情,知道他的想法,讓兩個人完完全全契合在一起。”
  燕柔的表情變得相當陶醉,我想她是樂在其中。
  不過就算我談戀愛應該也做不到她這种程度。
  “是嗎?”我很怀疑。
  “所以我說你沒有經驗嘛,跟你說了也是白說。”燕柔夸張地歎了口气,大概認為自己在對牛彈琴吧。
  “燕柔,你很有經驗嗎?”我遲疑了一會儿才開口。
  燕柔先是愣了半晌,馬上別過頭去哼了一聲:“吵死了。”
  我就知道她也是半瓶醋,跟我不相上下,畢竟我們都才十七歲,念的又是女子高中,哪有机會談場清純的校園戀愛呢?
  “對了,這几天因為要幫你,我在盡力討好我哥喔,如果成功的話記得請客。”為了轉移尷尬的气氛,我立刻向她邀功。
  燕柔沒有感謝我,反倒收斂了笑靨,改以一种難以言喻的狐疑眼光盯著我,過了一會儿,她說:“小芸,你變了。”
  “呃?”這句話讓我錯愕。
  “你從來沒在我面前稱呼他一聲‘哥哥’。”燕柔誠實地說出了她的怀疑。
  “該怎么說呢?說來真要謝謝你,要不是你那封情書,我們兩個不知道要鬧到什么時候。”
  這是我想到最好的答案了。從我把那封情書交給丁予琣Z,世界似乎變得不一樣,我對他的討好是原因,而他對我的异常溫柔更是主因。
  “是嗎?”
  燕柔質詢的眼光直逼得我低頭閃躲。面對她,我有說不出的愧疚,因為這几天我似乎對丁予痦ㄔ秅F一种特殊的情愫,不是用“兄妹”兩個字可以解釋清楚的情愫。
  可能是好友之間的心有靈犀,所以我把燕柔的心情轉換成自己的心情,陪她一起在這段曖昧的日子惴惴不安。
  一定是這樣,我怎么可能喜歡上他呢?即使沒談過戀愛也知道不可能。
  “好啦,未來的大嫂,我們明天的數學小考該怎么辦呢?”厘清了紛亂的思緒后我轉移話題,現實的生活還是比較重要的。
  燕柔恢复了平日的笑容。“吼伊去!”她開始高聲唱著鄭智化這首“Letitbe”,我也高聲合唱。
  明天的事就丟給明天去思考吧,談戀愛比什么都重要!

  五點鐘一到,燕柔就開始坐立不安了。
  “我還是先回去,你打電話來跟我講。”她從沙發上起身,臉上顯露出緊張。
  “喂,你的勇气到哪去了?”我連忙拉住她。如果現在身為女主角的她不在場,恐怕我又會情不自禁轉換立場了。
  “嗯。”燕柔點點頭,我們兩人就繼續待在電視前裝作若無其事。
  大概是客廳太安靜了,牆上挂鐘的秒針每走動一格都發出令人情緒緊繃的聲音。
  “燕柔,我去一下廁所。”我找了個藉口想從這种气氛中脫身。
  “我也要!”燕柔拉住我的衣袖,從她微微顫抖的嘴唇就知道她真的很緊張。
  不過我也不好受。“我先啦,等下再換你。”
  我不顧她的挽留急急忙忙奔向盥洗室,碰的一聲將門關上。
  打開水龍頭,嘩啦嘩啦的水流聲讓我勉強平靜下來。我沒什么緊張的理由啊!如果丁予痤社酗F燕柔,對我的生活沒影響;如果丁予琱ㄤ社鹵P柔,照燕柔的為人也不至于和我絕交,所以我在窮緊張什么?
  調整好心態后深吸一口气,我從從容容离開盥洗室,指示燕柔該怎么走。
  “謝啦,你家看來還真大。”燕柔的嗓音帶了些顫抖,她真的很緊張!
  “我爸有錢嘛!”我跟她開個玩笑,希望能舒緩她緊繃的神經。“快點去,不然我哥就要回來了。”
  “喔。”
  燕柔听到我的話后快步奔向盥洗室。就在此時門鈴聲響起。
  “我回來了!”還來不及走向大門,丁予痟N用鑰匙徑自開門,手上還提著兩個大披薩。“買大送大,兩個都是你最喜歡的海鮮口味。”
  “咦?你怎么知道?”我不記得有特別吩咐過他呀。
  丁予琩S回答我的問題,將兩個披薩放在餐桌上后向我招招手。“到我房間來一下。”
  “可是……”我想到燕柔,不過他看來有什么要緊的話要跟我說,所以我跟著他走進房間。
  丁予矞鬗W房門后深呼一口气,用极其溫柔的語調對我說:“關于那封信……”
  “等一下!”原來是這件事。我立刻阻止他繼續說下去。“女主角已經到我們家了,你應該去跟她說。”
  “女主角?”丁予皒C大眼睛,仿佛不明白我的意思。
  “對呀,她應該出來了。”我用手指向客廳,燕柔應該离開盥洗室了。
  丁予琱G話不說离開了房間。
  為了避免成為電燈泡,我決定待會儿再出去听結果。可是,我的心跳又開始不規律加速了,腦中呈現一片空白狀態。
  不久后又是碰的一聲,那是有人將大門打開再用力甩上的聲音,我赶緊沖出去察看情形。
  客廳里只剩下一臉茫然的燕柔,剛才出門的是丁予琚C
  “他說什么?”我關心問道。燕柔的樣子實在太不尋常,即使是被拒絕也不該這么惊慌失措。
  燕柔搖搖頭,深呼了一口气后才緩緩開口:“他只問我是不是你的同班同學。”
  “啊,這家伙……”我真服了丁予琚A燕柔是不是我同班同學有這么重要嗎?
  “小芸,你不懂他的意思嗎?”燕柔怀疑地看著我,纖弱的肩膀微微顫抖著,大概在壓抑即將爆發的情緒。
  “拜托,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雖然知道她不高興,但我也不能隨便對丁予琲漱狨陸竣陘\評論吧。
  燕柔突然話鋒一轉,以法官審問犯人的口气問道:“小芸,你老實跟我說,你有沒有看過那封信?”
  “呃……我有看。”我坦然承認,即使只看三行還是有看。
  燕柔的雙手突然攫住我的肩膀拼命搖晃。“那你怎么可能不知道!你在故意捉弄我嗎?”
  我從沒見過她這么生气,一時之間只有傻傻的望著她。
  燕柔忽然放開了我,一邊流淚一邊奪門而出。
  “燕柔?燕柔!”我大聲呼喚她,原本想追出去看看情況,但不听使喚的雙腿硬是僵立在原地。
  就在此刻,電話鈴聲響了,我還是呆呆地站著,連動的力气也沒有。
  這個時候誰會打電話來?
  我在心里推測,卻不想把話筒拿起來确認真相。
  如果是丁予琤捶茠澈蝷\辦?如果是燕柔打來的又怎么辦?我根本不知道要說什么。
  “鈴——鈴——鈴——”我任由電話鈴聲不停地響,等到那人累了就會自動挂電話,而我也不必煩惱該說些什么。
  三分鐘后電話鈴聲終于停了,我也松了口气。今天晚上爸爸跟靜子阿姨就會回來,還有家里的開心果小穎,這樣我就不會跟丁予睊W處,兩人的關系又能恢复平常。
  不過平常是哪种平常呢?是燕柔情書出現前的狀況吧,而我和燕柔的友情又怎么辦呢?
  “嗶——嗶——”這回響的是我的手机,總不能裝作沒听見。
  “喂?”沖進房間按下通話鈕后我深吸口气,等待彼端響起的聲音。

  “小芸!”
  是爸爸的聲音!我松了口气。“爸。”
  “還沒回家?”爸爸的口气很擔心。
  “不是啦,明天要考數學,到同學家討論功課,剛剛才到家。”我赶緊編了個謊言來為自己剛才沒接電話的行為脫罪。
  “有問題問小琱ㄣN好了?”爸爸先是不解,几秒鐘后赶緊補充說道:“喔,對不起,我忘了你和他……”
  “爸現在在哪里?”我立刻轉移話題,現在談論丁予甯O我最不愿意的事情。
  “我們現在在小港國際机場,領了行李就馬上回去。”
  爸爸打電話來大概只是要說這件事。
  “嗯。”我應了一聲。
  “對了,小琱ㄕb家?”
  “他大概打工還沒換班吧。”我又編了個謊言。
  “OK,等會見。”
  在爸爸說完后我立刻切斷通話。如果剛才的風波被他們知道,免不了又要問東問西。
  不管有多生气,先把丁予琤s回家比較重要。于是我重新按下通話鈕,百般不愿地輸入他的手机號碼。
  “這個號碼現在收不到訊號,如果要留言請按……”
  “白痴丁予琚A我爸跟靜子阿姨要回家了,赶快給我滾回來!”
  我气沖沖地留了這段話后就切斷通話,過沒几分鐘就听到大門門鎖有鑰匙插入旋轉的聲音。
  就知道他沒走遠。我故意裝作沒听到他回來。
  “邱芷芸!”丁予琠虧膃a吼道,腳步聲逐漸靠近我的房間。
  我悶不吭聲,想到是他害我和燕柔的友誼破裂就無法原諒他。
  急促的敲門聲傳入耳際,我依舊采取不理不睬的態度。
  “邱芷芸,如果你再不開門的話,我就把門踢開!”丁予畬嚇我。
  什么嘛!這几天那個和顏悅色的好哥哥的溫柔跑哪去了?
  “要是踢得開的話你就踢啊!”我才不怕他呢!現在滿腦子只想到燕柔傷心落淚的樣子。
  都是他害的,一切都是他的錯!
  一陣腳步聲從我房門前響起,丁予琱j概放棄了,我也松了口气。
  “是否我對你總是顯得不在乎?是否我眼神總有几許淡漠?如果冷漠不在乎是分离的理由,我該含笑讓你走還是含淚揮手……”(詞:王振敬)
  原來丁予琣^自己的房間開始彈起這首“愫”了,還邊彈邊吼,像是怕我听不到似的。
  “難听死了,閉嘴啦!”我用盡力气大吼。這一段應該是女生的部分,他偏把轉音部分用嘶吼的方式吼出來。
  歌聲跟吉他聲都停住了,又是一連串腳步聲到我的房門前。
  “邱芷芸,給我出來,否則我就在你門前唱!”丁予琣A度恐嚇。
  天啊,我可不可以告他噪音污染?
  “是否我對你……”
  “好啦好啦,我投降。”這樣吵下去別說數學了,等下爸他們回來一定會發覺不對勁。
  一打開門,丁予痟N用責怪的眼神注視著我。
  “你什么態度呀,我同學被你弄哭我還沒找你算帳呢!”我先聲奪人。雖然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我也不是很了解,但气勢一定要保持住。
  丁予琩S有理會我的抱怨,還是一直盯著我看。
  “你到底想怎么樣嘛!”為了掩飾內心的不安,我將頭別到一旁去不愿与他四目交接。
  丁予睋`算以平靜的語气開口:“我希望這种事不會有第二次。”
  “什么事情?情書嗎?”我能想到的只有這件事。
  “對,請你不要多管閒事替別人送情書。”丁予琝N漠說道。
  真是奇怪了,一般男生不是都很喜歡收到情書嗎?而且經由妹妹過濾的更好。
  “你在生什么气?情書收的多就表示你很有人緣很受歡迎啊。”我真的不明白他為什么要生气。
  丁予琲漱f气突然變得很凶。“閉嘴,你根本什么都不懂。”
  “對,我就是不懂你干嘛問我同學是不是跟我同班?跟我同班你就不屑認識了嗎?”我把內心的納悶問出口。哪有人交女朋友前會問那個女生是不是跟自己的妹妹同班!
  丁予睄菑F口气。“你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懂。”
  “我……”
  還來不及回嘴就听到門鈴響了,緊接著是大門打開的聲音。
  “哥、姊,我們回來了!”小穎第一個沖進家門,瞅了我和丁予琱@眼后馬上扑轉身向后跑。“爸、媽,哥和姊在說悄悄話耶!”
  “你快滾啦。”我低聲責備丁予琚C這下子誤會可大了。
  丁予琱ㄤo一語走回自己的房間,我則勉強擠出一個微笑迎接回來的家人。
  “爸、靜子阿姨、小穎。”我分別給他們每個人一個擁抱。
  “咦,哥到哪里去了?剛剛你們不是在……哎呀!”我偷擰了小穎一把,不讓他繼續說下去。
  “日本怎么樣?”我詢問他們出國旅游的情形。
  “棒透了,要不是你跟小甯O考生,就帶你們一起去了。”爸爸的口气充滿了遺憾。“對了,干脆等明年暑假你們考完,全家再一起出國玩。”
  “嗯,那我要去歐洲。”我先訂了最想去的行程。
  “姊好詐,我要去美國啦!”小穎嘟著嘴,兩只小手拉住我的手臂邊搖晃邊撒嬌。
  現在才十歲的小穎真的好幸福,可以無憂無慮地計划玩的行程。
  就在此時,靜子阿姨突然問道:“小琚A你要去哪里?”
  大家的視線同時轉向靜子阿姨,而丁予琱]臉色沉重地走了過來。
  “我自己去。”他回答的口气也很陰沉。
  “小琚H”靜子阿姨似乎被他嚇著了。
  “我們不是一家人吧。”丁予盚鴽睊h了一眼,极其冷淡地說道。
  客廳的气氛瞬間凝結了,爸爸、靜子阿姨跟我都保持沉默,不知該作何回答。
  之所以無法回答的原因在于他說的是實話,我們這個家可以分成兩個不同的集合,彼此的交集只有小穎一人。
  生活在同一屋檐下、沒有血緣的兄妹不是一家人,那么是什么關系呢?
  我不知道,相信丁予琱]不知道。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