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3節


  “我們是一家人啦。”
  過了不久,小穎打破了尷尬,徑自跑到丁予畯惚e將手伸向他。
  “哥,抱抱!”
  丁予睎間露出溫柔的笑容,再將小穎抱在怀中。“乖,哥不是在講你。”
  “那是在講誰?”小穎天真地問道,這七年來他對家里的狀況好像還不夠了解。
  我當然知道丁予睇〞漱H是我,不過要听他親口說出我的名字。
  “是在講……”
  丁予睋晲S說完,靜子阿姨就將玻璃杯摔在地上。“不准說了!”
  “媽!”丁予皒礞p穎异口同聲叫出口。
  “住在這個家里的人都是我的家人,不承認的人就滾出去!”
  靜子阿姨說完后就哭了,爸爸立刻到她身旁低聲安慰。
  這种事情究竟還要發生多少次呢?
  “看來所有的問題都在我身上。再過半年等聯考完后我會填遠一點的學校,就不會住在這里了。”
  我起身說完后,盯著丁予琚A見到他眼神中閃過一絲懊悔,不過一瞬間那懊悔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他是故意跟我卯上的。
  “姊,我們是一家人啊!”小穎在丁予硱鉹允齔菃琱j叫。
  “小琚A立刻跟小芸道歉!”
  靜子阿姨一邊擦眼淚一邊命令,丁予瓻o沒有反應。
  “小琚A你沒听到我的話嗎?”靜子阿姨的口气相當忿怒。
  丁予琠韙U了小穎,又看了我一眼。“你本來就不是我妹妹!”
  他的話一字一字刺進我心坎里,讓我無力反駁。
  “小琚I”
  靜子阿姨跟爸爸异口同聲叫著,但丁予瓻o充耳不聞地沖回房間,用力摔上房門。
  “小芸?”爸爸走到我的面前,用手在我眼前晃了晃。
  “唔?”我猛然回神才看到爸爸擔憂的眼神。
  “到底發生了什么事?”爸爸關心地問道。
  該不該吐實呢?不過情書事件應該沒什么提的必要。“……沒有。”我隱瞞了。
  “真的嗎?”
  爸爸毫不放松的逼問讓我几乎喘不過气來,但我咬緊下唇繼續搖頭否認。
  過了一會儿,靜子阿姨過來替我解圍。“沒有就好。晚餐吃了沒?”
  這時我才想起放在餐桌上那兩塊海鮮披薩。“啊,我忘了!”
  打開一看,面皮都冷掉了,必須重新烤過。
  “等等喔,阿姨來弄。”靜子阿姨擦干眼淚后給我一個微笑,仿佛什么事都沒發生過。過了一會儿她又說:“真糟糕,烤箱好像坏掉了,阿姨煮面給你吃。”
  “謝謝阿姨,我自己來就好了。”我沖到瓦斯爐邊准備自己煮。
  “別忘了這廚房是我的天下。”靜子阿姨把我赶到一邊,隨即恢复溫柔的語气。“這几天小痝虧小芸照顧了。”
  “沒有的事。”應該是他照顧我才對。
  “不知道小琣Y飯了沒,他吃東西很挑的,像是面只要加了鹽他就不吃,所以小芸辛苦了。”靜子阿姨略有所感地說道。
  “咦?”我天天都在面里洒上一大把鹽耶,丁予睋椄O一樣吃得很高興。
  “等一下就好了。”靜子阿姨將面放入鍋中后朝我說。
  后來那碗面我是邊吃邊流著淚,朦朧淚光中,仿佛見到過世母親的臉和靜子阿姨的臉重疊在一起。
  “你不要太擔心,小琱j概還是不能接受你跟你爸爸。”靜子阿姨以為我在為了予琲爾傶纗L。
  “不是這樣。”誰要擔心那個笨蛋啊!這下子我們的關系不僅是回到原點,甚至是降到冰點。
  “早知道就不讓你們兩個人單獨在家,我跟敬守說過……”
  靜子阿姨開始自責了,七年來每當我跟丁予琝n完架,她就是這种反應。
  “阿姨,你想太多了,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我赶緊安慰她。
  靜子阿姨突然怀疑地看了我一眼。“果然發生了什么事吧。”
  “沒有啦!”真是愈抹愈黑,早知道就不要多嘴了。
  “如果你受了什么委屈,馬上跟阿姨說,阿姨會替你討回公道。”靜子阿姨神情變得相當緊張,大概是想歪了。
  “真的沒事啦,是我同學……”跟靜子阿姨說應該無妨吧,我將情書事件的始末向她說了一遍。

  靜子阿姨听完我的描述后皺緊眉頭,心里似乎有了底。
  “那封情書你到底有沒有從頭到尾看過一遍?”
  “沒有,我只看了三行。”我搖搖頭。如果不是被導師發現就能順利看完了。
  靜子阿姨點點頭,以不太确定的口气說道:“不知道這樣說對不對,我覺得問題出在那封情書。”
  “是喔。”我點點頭。靜子阿姨在學校當輔導老師,所以她做的心理分析可信度非常高。
  靜子阿姨對我微笑后說出更令人震惊的話。“小琤i能以為那封情書是你寫的。”
  “不會吧?”看筆跡也知道不可能是我寫的啊!
  靜子阿姨繼續保持微笑,等我情緒稍稍平靜時才又開口:“小芸,有件事情我隱瞞很久了,希望你听了不要生气。”
  “靜子阿姨請說。”我深呼了一口气,在心里不停提醒自己無論听到什么答案都不能吃惊。
  “我想小琱妝狴H一直不肯承認你是他妹妹的原因,可能在于他喜歡你。”
  這句話讓我听得目瞪口呆,就算做好了心理准備還是嚇一大跳。“不是吧!”我連忙搖頭否定這种說法。
  “你先冷靜下來听我說。因為他如果不承認你們是兄妹,以后才能在一起。”
  該不該相信靜子阿姨的專業能力呢?想到丁予甯O她的儿子就不太能相信。
  “靜子阿姨,你有看過誰喜歡一個人還會天天找她吵架啊?”我提出質疑。
  “小芸,你回想這七年來你們相處的模式。”靜子阿姨沒有生气,還是微笑提醒我。
  這七年來的相處模式?認真回想起來,我們几乎沒有好好說過几句話,除了吵架以外都是避不見面,只有在前几天有那么一點小轉變。
  “因為除了吵架以外,他找不到跟你說話的机會了。你也一樣,這是你們共同的習慣。”靜子阿姨繼續說道,順便把我也扯了進去。
  “我哪有!”我跟他吵架是因為討厭他,才不是找机會跟他說話哩。
  “別急著否認,仔細想想。”靜子阿姨搖頭,清澈的視線仿佛看透我內心。
  這种說法也許沒錯啦,不過我絕絕對對沒有喜歡他!
  “這件事情不是你單方面可以解決的問題,所以今天說到這里。”
  靜子阿姨為我找了一個台階下,我們兩人都松了口气。
  “嗯。”我點點頭。翻七年來的舊帳是有點無聊。
  “現在問題回到那封情書。小芸,我認為你應該跟小盚D歉。”靜子阿姨將話題導回一開始的情書,并且殘忍地對我做出這种建議。
  “為什么我要跟他道歉啊!”真的很不甘心,從頭到尾最無辜的人應該是我,丁予畯n跟我道歉才對。
  “因為是你誤導他認為那封情書是你寫的。”
  靜子阿姨斬釘截鐵的語气使我有些气餒,不過一會儿我又恢复精神。“我才沒有。”
  “你真的沒有嗎?”靜子阿姨臉上又恢复了美麗的笑靨。
  我頓時感到腦中轟然一聲,只剩下一片空白。
  “靜子阿姨,明天要數學小考,我還沒准備好……”我馬上想了個脫身之計。
  “快去念書吧。”靜子阿姨諒解似的點點頭,揮揮手示意我赶緊回房間。
  得到解禁令,我飛也似的沖回房間,扑通扑通的心跳聲重重地敲擊房內宁靜的空气。
  靜子阿姨一定看出了我的心虛吧!
  重新回想,從交給丁予痡&悛漕漱捅}始,我就一再地對他示好,他的態度也愈來愈溫柔,兩人間的對話更是模棱兩可。
  不過像他這么聰明的人,怎會輕易被誤導呢?燕柔到底寫了些什么?
  我迫切需要看那封情書。當然從燕柔口中套出已經不可能了,唯一的希望就是跟丁予畯n來看。
  但是他會理我嗎?
  “還是別去自取其辱的好。”我警告自己。再嚴重的傷口都會隨著時間痊愈,如果挑在這种時候往傷口上洒鹽只怕會更痛。
  就讓這件事情隨風而逝,久而久之就會淡出我倆的記憶,一切都會恢复正常。

  忘了自己是什么時候趴在桌上睡著的,當我醒來時一望桌上的鬧鐘,半夜三點整。
  大家應該都睡了吧。我躡手躡腳地走向廚房准備倒杯水來喝,途中經過丁予琲漁悕苤A仿佛看到微弱的燈光從門縫中透出。
  這么晚了他還不睡?還是跟我一樣在睡夢中惊醒?
  正在怀疑時,听到門把轉動的聲音,他要出來了,我赶緊躲到樓梯間,悄悄觀察他的一舉一動。
  “白痴。”我听到他低沉的罵了一聲,不曉得是在罵誰,緊接著听到撕紙的聲音。
  丁予睄鼓漪O那封情書吧,那他那聲“白痴”罵的就是燕柔了?
  不過這時候不适合去追根究底,管他罵的是誰,當作耳邊風就好了。
  我看他走進廚房后又走回房間,關上房門之際一點聲音也沒有發出來,大概是怕吵醒家人。
  “太好了。”我不禁手舞足蹈。這下子我就能看到那封情書的完整內容了,不過丁予琱ˇ撅o把它撕成了几片。
  從垃圾桶里撿出一張又一張的碎紙片,我回到房間小心翼翼地將它們像拼圖般還原,總算是原貌重現了。
  親愛的紅樓才子:
  自從第一眼見到你,我就無法自拔的愛上你。如果你是冬日的太陽,我愿是白雪,融化在你溫暖的擁抱下。
  太陽要對白雪說什么話呢?
  等待你的回答。
  K女三年十五班某個愛慕你的人上
  就是這樣了,我是K女三年十五班的學生,而燕柔沒有署名又寫得不清不楚,最后是我特意的小動作才會讓丁予痦ㄔ芼~會。
  寫一封信去道歉吧,別讓爸爸跟靜子阿姨太難過。這樣一想就打起精神,開始動手擬草稿。

  翌日早晨,我算准丁予琩磥洗臉的時間,拿著寫了一夜的道歉信守在盥洗室門口。
  “早安!”
  一看到他我就元气十足打了個招呼,不過他愛理不理地瞥了我一眼就馬上別過頭去。
  “來不及了,我已經看到你的黑眼圈。”我盡力把气氛弄得輕松點。
  “你還不是一樣。”丁予琝C聲回應。
  他總算開口跟我說話了。
  我將手中的道歉信丟向他。“喏,接著。”
  “這是什么?”丁予琝漇H拿在手上反复打量,眼中露出狐疑的光芒。
  “自己用眼睛看不就知道了?”我聳聳肩膀。好熟悉的一段對話,在几天前我就是這樣誤導了他。
  丁予琩S有打開信封,只有疑惑地看著我。“不會又是……”
  “老兄,你沒這么受歡迎。”我忍不住酸了他一句。知道我是他妹妹的只有燕柔而已,充當郵差應該就這么一次。
  丁予痡N信紙抽出來瞥了一眼,視線重新投向我時已經變得柔和許多了。
  “這樣寫可以嗎,親愛的哥哥?”我故意嗲聲問道。
  丁予琝漇H還給我,臉上的表情還是相當沉重。“可以,不過下不為例。”
  太好了,關系從冰點升回原點,這是好現象。
  “知道了。”就算下次要送情書也要先檢查過內容,不然又要造成天大的誤會了。
  “還有,你不是我妹,記得這一點。”
  丁予琤[重語气向我強調,這讓我想到靜子阿姨昨夜的推論。
  “三八,你真的喜歡我啊?”我試探他的反應。
  他沒有回答,只有把問題丟還給我。“那你呢?”
  “我怎么可以喜歡你?你是我哥哥耶!”我想將和他之間的兄妹關系明确化。
  “可是我們沒有血緣關系。”
  丁予痟ˋ籈琚A這下子我無法辯駁了,吞吞吐吐一會儿后,才發覺他的邏輯謬誤。“犯規,你應該先回答我的問題!”
  “我要換衣服了,不然上學會遲到。”丁予琩陶t閃進房間。
  得不到答案的我,一時沖動之下開始用力敲著他的房門。
  “丁予琚A你給我出來!”我大聲喊道。
  “別吵別吵,就算是親妹妹也不可以看哥哥換衣服的。”
  丁予瓻N皮的話語從房中傳出,害我一時措手不及,气得轉身時卻發現小穎站在我眼前。
  “媽,姊要看哥換衣服耶!”小穎一邊大喊一邊快步奔向廚房,已經來不及阻止了。
  “小穎!”我無奈低喚著。這下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

  一進教室就看到燕柔坐在位子上,偏偏我的座位又在她旁邊,非走過去不可。
  “早安。”我淺淺打聲招呼,她卻只有抬頭望了我一眼,又迅速低頭。
  完了,這段美好的友誼還是毀了,早知道就不要答應燕柔替她送情書了。
  打開數學課本,因為昨天的荒唐加上一夜無眠,今天的數學小考我一點把握也沒有,就等著被數學林罰站。
  偷偷瞧一眼燕柔,她的情形不會比我好到哪里去,更何況她現在的心情一定很惡劣,怎么看得下書呢?
  為了燕柔也為了自己,我開始祈禱今天數學林生重病不能來學校,或者突然得了老人痴呆症忘了要考試,不然老婆孩子出事也可以,總之就是不要在今天考數學。
  所有的希望到了第一節上課鈴聲響起就宣告破滅,數學林健健康康走進教室,一疊雪白的考卷就這么扔了下來。
  我戰戰兢兢填上座號就開始做答,不填名字的原因是怕這張考卷拿鴨蛋,數學林從此以后會對我“另眼相待”。
  開始看題目,每個字我都看得懂,但是把它們組合起來我就看不懂了,再加上殘忍的數學林這次特別宣布選擇題不計分,害我連賭運气的机會都被剝奪。
  就拿個漂漂亮亮的大鴨蛋吧!
  正在自暴自棄時,燕柔扔了一團紙過來,我赶緊打開一看,上面是密密麻麻的小抄。
  真是患難見真情!
  交卷之后,燕柔約我到教室外,表情恢复平日的恬靜自然。“總算過關了。”
  原來她早自習時的陰沉是因為在埋首做小抄,所以沒空理我。
  “對不起。”我赶緊為了昨天的事向她道歉。“還有,謝謝你剛才的……”
  “噓,數學林的辦公室在這里。”
  燕柔將食指放在嘴唇上向我示意,我立刻閉上嘴巴。
  “應該是我跟你道歉才對。”燕柔給我一個微笑。“想來想去,其實最可怜的是小芸你,他一定對你發脾气了吧?”
  “他哪敢。”應該說是我們已經和解了,只是不想讓燕柔知道昨夜發生的事情。
  “這樣我就放心了,昨天回家后本來想打電話給你,可是怕是他接到就沒打了。”
  “謝謝啦,你有這种心意我就很高興了。”這話很令人振奮,燕柔果然是個好朋友。
  燕柔突然笑得花枝亂顫。“你听我們兩個在講什么,別人听來一定會覺得我們有不正常的關系。”
  一經她提醒,我仔細回想對話,實在很不正常。“說的也是,不過和我有不正常關系的人又不止你一個。”還要包括一個丁予琚C
  “唉。”
  燕柔歎了口气,原本燦爛的笑靨一下子黯淡下來,大概又想到丁予琲漕々F。
  “難過的話就哭一場吧,悶在心里會不舒服的。”我安慰她。她的复原力太令我惊訝了,如果換成是我,恐怕會以淚洗面好几天。
  “我早就哭完了,三分鐘。”
  燕柔果然精打細算,連哭泣都計算時間。
  “其實經過這次的事情,我發現戀愛沒什么用,只有失戀才能讓人成長耶。”
  燕柔說得很高興,我卻听得很恐懼。“看你說的,好像失戀好几百次了。”
  “這种事只要一次就夠了。”燕柔語气變差了。
  我知道凡事不服輸的她一定不甘心就這樣被丁予痦^汰出局。
  “其實這次也不算,只是我哥沒弄清楚狀況。”我替她找藉口。
  燕柔聳聳肩膀,神秘地對我眨眨眼睛。“小姐,我已經放棄你老哥了。”
  “為什么?”平常的燕柔不會輕言放棄的才對。
  “因為我的對手是你啊。”燕柔用手指著我的鼻梁,語气十分俏皮。
  “喂,你不要亂講。”這句話說進我心坎里,可我必須竭力撇清跟丁予琲疑魒t。“他是我哥哥。”
  “可是你們沒有血緣關系。”燕柔補充說明。
  “血緣關系又能證明什么?有血緣關系的兄妹感情也不見得好。”雖然我跟丁予琲熒P情也不算好,但是此刻我只想到這句話來封住燕柔的嘴。
  “是不能證明什么。”燕柔推推眼鏡,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樣。“這樣好了,我們來打賭。”她從口袋中掏出一枚十元銅板。
  “賭什么?”我好奇問道。燕柔一向精打細算,要是沒有十足的把握她絕對不賭。
  “我看好你們這一對。”燕柔斬釘截鐵下了結論。
  真是愈說愈离譜,我噘著嘴說道:“燕柔,我真的要生气了喔。”
  “反正只是賭著好玩,賭注就用這十塊錢,現在先放你那邊,等到你們結婚再連本帶利還給我,好不好?”
  “好。”我也跟她賭上了,看來她這十塊沒有回本的机會。
  几秒鐘后上課鐘聲響起,我們手牽著手回到教室,這一次的情書風波總算平息了。
  不過丁予盚鴽琩s竟抱持什么態度?我對他真正的心意又是如何?
  沒有血緣的兄妹之間的曖昧關系呀,想來就覺得好笑。
  既然理不清,干脆讓它曖昧下去,總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