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6節


  停課、畢業、聯考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內結束了,還來不及追蹤時間流逝的軌跡,成績單已經寄到學校,緊接著的工作就是填志愿。
  “走吧,我陪你去估落點。”燕柔拍拍我的肩膀。她已經辦好手續准備出國,聯考對她來說只是學個經驗。
  “不用了,我自己決定就好。”雖然成績并不是耀眼,不過從分數統計表來看,除了前几個志愿外,其余的大概都能上榜。
  “對了,你是不是要去台北?”燕柔問道。
  這是我高一開始就挂在嘴邊的夢想,可是現在情形有點改變。
  “我想是吧。”微笑回答燕柔后,我陷入迷惑;丁予皕Q填哪個學校呢?
  “無論在哪里都要和我保持聯絡喔。”燕柔沒有多問,再一次拍拍我的肩膀后就轉身离開了。
  真羡慕她能照著自己的理想奮斗,而我即使是拿到成績單,對未來的人生還是一點計划也沒有,只想跟著丁予琩荈韺蚨@。
  不過念什么科系將來也不一定就是走那條路,只要能爭取到多一點的時間和丁予甯蛦B就好了。

  “我回來了!”打開大門就看到丁予瓻r著二B鉛筆沉思,大概在填志愿。
  “你回來了,考得怎么樣?”
  “還可以。”
  我把成績單遞給他,他看了一眼后也把自己的成績單給我。
  “嗯,我也還可以。”
  “什么還可以,你能上台大耶!”我帶點嫉妒地說道,他的謙虛會讓我自慚形穢。
  “台灣的大學又不只台大一間,能考上就好了。”
  丁予畯韝F一聲,一副不屑台大的樣子,我心里想如果他這模樣被其他考生看到,不知會不會有生命危險?
  “別說啦,再說我就要哭了。”我吐吐舌頭,不想繼續這個話題。
  “對了,你要填哪里?”
  糟了,我居然忘了先開口問他,現在怎能說我想參考他的志愿來填,即使不是同學校也不要緊,只要能在附近就行了。
  “啊,我想到你要去台北的。”丁予甯藒M拍一下額頭,把我常常挂在嘴邊的話說出來。
  沒想到他記得這么清楚,我只有敷衍回道:“對呀,我要去台北,那你呢?”
  “我……大概留在高雄吧。”丁予矞隞 ̄銣滮滮W的書丟給我。“拿去,這是大學導覽。”
  原來他要留在高雄,果然是故意躲著我,之前曖昧的情愫是我的誤會。
  “謝謝啦!”我接過書后除了道謝外不知要說些什么。
  “你确實要填台北的學校嗎?”丁予琱S問了一聲。
  “你确實要填高雄的學校嗎?”我把問題丟回給他。
  “那就各自奮斗了。”丁予琩S有正面回答我的問題,一溜煙沖回自己的房間。
  我拿著那本大學導覽緩緩走回房間。接下來是要遵從原來的想法填台北的學校,還是隨丁予痧d在高雄?
  拿出志愿卡,重新看了一眼分數統計表,能填的志愿其實不少呢。
  距离交卡還有五天的時間,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做好抉擇嗎?
  我不知道。

  “小芸,志愿填好了沒?”繳卡前一天爸爸首先發難了,這天他特意推掉加班,早點回家關心我。
  “我……大概好了。”我戰戰兢兢地回道,搞不好等下反悔了又去更改。
  “填哪里?”爸爸的問題一出口,我就發覺餐桌上有四雙眼睛盯著我瞧。
  “師……師大國文。”我少說了一個“高”字。內心掙扎了一番后,還是決定跟著丁予琲爾}步走。
  “那小琠O?”換靜子阿姨發問了。
  “我還沒決定好。”丁予琣^答得簡單扼要。沒想到成績优秀的他還沒決定要填什么志愿,如果說一定要留在高雄的話,能填的也不過几間,何必傷腦筋呢?
  “也好,總要選自己喜歡的念才行。”
  爸爸下了結論后,家里的气氛又恢复輕松。
  撒了謊的我匆匆扒了几口飯就起身准備回房間。“我吃飽了。”
  “我也吃飽了。”
  丁予皒繺菃痧萼_身,我們并肩离開。
  走了一會儿,他開口問道:“真的決定要念師大了?”
  “是呀。”我點點頭。高雄的學校除了高師大外我不知要填哪間。
  “老師的生活很無趣呢。”丁予痟ˋ籈琚C
  “沒關系,倒是你要赶快決定。”我已經下定決心了,只要能爭取到這四年和他相處的机會,即使未來的日子只能平淡無奇我也不在乎。
  “謝謝提醒。”丁予琲漫迠﹞w經到了,他向我眨眨眼睛后關上房門。
  不知道他會填哪間學校呢?是不是也填高師大?第三類組的他也有可能填高雄醫學院,總之一定在我附近,這樣我就心滿意足了。

  放榜那天我起了個大早,走出房間后,看到丁予琝丹b沙發上看報紙。
  “早安。”我向他打招呼,今天就能知道他選的志愿了。
  “早安。緊張得睡不著嗎?”
  丁予瓻P狹似的說法讓我有些不快。“才不會,我一定上。”
  “真有把握,十點一到就語音查榜吧。”
  “嗯。”可惜家里沒有网路,不然我就能先上网路查詢了。
  彷徨不安地熬到十點后,撥南區查榜專線怎么樣都是占線,一轉念,撥了中區查榜專線,果然一撥就通。
  我先輸入自己的准考證號碼,果然是高師大國文系,接下來輸入丁予琲滬膃疰珚厭X,听到的卻是“台大資管系”。
  放下話筒后我深吸一口气,勉強平复內心的沮喪再回過頭面對丁予琚C
  “恭喜了,高中台大資管系。”
  “果然填上了。”丁予琲漱f气听來很高興。
  “不是說要留在高雄嗎?”我有种被耍的感覺。
  “呃……我只是分數到了所以填填看,沒想到真的填到了。”丁予矞銡疑銝挭嚏A后來話題一轉。“別光顧著說我,你呢?”
  丁予睋`算問我了,我別過頭去緩緩說出“高師大國文系”六個字。
  “高師大?你不是填師大嗎?”丁予皒C大眼睛看著我,臉上的表情淨是詫异。
  “我只是突然很想留在高雄,高師大也不錯,离家又近……”我想為自己的改變心意做出很好的解釋,不過愈講愈不能說服自己。“我先回房間睡一下,早上太早起來了。”
  還不待丁予痚等X反應,我飛快地沖回房間,把自己投到床舖上。
  怎么會這樣?為什么他要改變心意填台北的學校?一陣又一陣的錯愕侵蝕我的腦海,原本的計划就這樣失敗了。
  接下來的四年該如何是好呢?

  收到錄取通知單后一切都塵埃落定了,在丁予琱W台北的前一天,家里舉行了慶功宴。
  “為未來的資訊工程師和老師干一杯!”今天爸爸的心情很好,把珍藏許久的紹興酒拿出來一杯接著一杯喝。
  “小琚A這個給你。”靜子阿姨從脖子上解下護身符遞給丁予琚C“去台北要小心點,不要……”
  “媽,我知道。”丁予痡給L后說道。
  “小琚A我也有東西送你。”爸爸邊說邊從口袋中掏出鑰匙。“替你買了一輛机車,我記得你過几天就滿十八歲,可以考駕照了,車子我會找人運上去。”
  “謝謝敬守叔叔。”丁予痡N鑰匙收進口袋,我看到他眼中閃爍的喜悅。
  “哥,我也有東西要送你!”大概是不甘示弱的緣故,小穎跑回房間拿出一個泰迪熊的布偶交給丁予琚A他也默默接下了。
  現在看來只有我沒送他禮物,左思右想下我走回房間,拿起了桌上的相框后走回餐桌。
  “這個給你。”我把這個鑲著我相片的相框遞給他。
  “你送我相片?”丁予甯搕F一眼后不解地問道。
  “不是,我只想送你相框,以后你交了女朋友就把相片換掉吧。”雖然心里极不愿意,但我明白台北的女孩如天上的星星般耀眼,比較适合丁予琚C
  “我知道了。”丁予琱]沒有多說什么,就拿起所有禮物走回房間。
  第二天,天色微亮時我就起身了,丁予琱S像從前一般坐在沙發上看報紙。
  “早安。”我淡淡打聲招呼。接下來會有好長一段時間看不到他了。
  “早安。”丁予琣^頭對我淺淺一笑,眼中帶著几許淡愁。
  好感傷,但又不能把感傷的情緒表現出來。
  “今天有什么好消息?”我赶緊別過頭去,故意找話題轉移彼此的注意力。
  “沒什么,都是坏消息。”
  “是喔,今天真是歹日。”
  靜子阿姨從廚房中走出。“小琚A早餐准備好了,包一包給你在車上吃……啊,小芸要不要一起到火車站?”
  “我還有點累,想睡回籠覺。”無法承受見到他搭上車后的失落,我決定不去送行。
  “嗯,那你就去睡吧。小琚A我再幫你弄一點在車上吃的東西,你等一下。”
  等靜子阿姨走回廚房后,我的心隱隱作痛。
  哪一天才能再和丁予琱@起進餐?
  “干什么一臉沒精神的樣子,我看你真的沒睡飽。”丁予甯藒M拍拍我的肩膀,把我從胡思亂想中喚醒。
  “沒有啦,只是在想台北真好,一定有很多好女孩。”邊說邊壓抑淚腺,不讓脆弱的眼淚滑下臉頰。
  “笨蛋。”丁予琝O過頭去,我看不到他現在的表情。“那又怎么樣?”
  “台北的女生見識廣、又成熟又漂亮,一定很适合當女朋友。”愈說愈覺得嫉妒,生長在高雄的我哪有那些迷人的特質呢?
  “我對成熟的女生沒興趣,我喜歡的是有點刁鑽、有點稚气、會和我拌嘴的女生,即使長得平凡一點也沒關系,只要……”
  直覺認為他是依照某人的特征在描述,我赶緊追問:“那個女生是誰?”
  丁予琩I默一會儿后回答:“沒有,現在還沒找到。”
  “喔,找到的話記得跟我說一聲,讓我替你慶祝。”听到答案的同時,我松了口气,原來他只是隨口說說。
  就在此刻,靜子阿姨又從廚房中走出,一看到我就說:“你們兩個還在聊呀?小芸不是要回去睡?”
  “我在等你們出門后鎖門。”我找藉口推托。
  “嗯。小琚A我們走吧。”靜子阿姨點點頭后向丁予琠菮菑漶A他們就并肩走出大門。
  我站在門口望著他离去的背影,情不自禁歎了口气。如果那時堅持自己的理想就好了,今天他就不會一個人上台北。
  留在高雄的我究竟該怎么辦?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開學后的生活和高中時沒兩樣,一來是學校离家近,二來是孤僻的我不想參加任何社團,所以沒課時都選擇留在家里。
  燕柔出國了,丁予琤h台北了,大家都朝著自己的目標前進,只有我渾渾噩噩地過著平淡的生活,想來就不甘心。
  可是不甘心又能如何?真要叫我轉學、轉系又下不定決心,干脆就放縱自己這樣下去吧。
  “姊,你又在看卡通了。”小穎一回家就故作老成地歎了口气。
  “這不叫卡通,叫動畫。”我糾正他。
  自從我上大學后,升上小五的小穎就不用去安親班,每天放學后可以直接回家。雖然他認為像我這樣的“大人”不該和他一起看動畫,但他總會待在我身邊和我一起討論劇情。
  想想我們真是對沒救的姊弟,身為姊姊的我拒絕長大,身為弟弟的小穎跟著墮落,不過我帶坏他的成分比較大。
  當然娛樂不僅于此,偶爾接到丁予琤揭^家的電話也是讓我振奮的方法之一,只有在那時候才會知道他還記得家,沒有迷失在台北那個花花世界里。
  然而大一時的他一個星期和家里聯絡一次,大二時拖長成兩個星期,上了大三后根本連電話都不打了。
  說來真感慨,大學前兩年的精華時光居然在不知不覺中流失,等我惊覺時,小穎已經是國中生,沒辦法陪我看電視了。
  想到自己起碼也是個准老師,所以順理成章地當上小穎的免費家教。
  “姊,這題絕對值怎么解?”
  絕對值?我遍尋腦中學過的知識還是想不起,看來不曉得多久以前我就把這個名詞還給老師了。
  “真是的,要是哥在他一定會。”小穎哼了一聲。
  無言以對的我只有默默起身。
  我念的是國文系,更何況我的數學成績一向不好,他怎能苛求我會呢?
  “姊,不要生气嘛,我只是隨便說說。”小穎馬上拉住我的衣服開始撒嬌。
  沒辦法了,我只好坐回原位。
  “其實姊在也很好,至少會和我討論漫畫。”
  小穎的補充讓我听來備覺諷刺。“姊對你的功用只有這樣嗎?”
  “這樣就夠了,如果姊可以一直留在家里就好了。”
  “小鬼,你詛咒我嫁不出去呀?”我敲敲小穎的頭責備道。
  “才不是,姊可以嫁給哥啊。”小穎嘟著嘴回道。
  這句話說進我的心坎里,不過怎能承認呢?
  “不要亂講。”我盡量裝出嚴肅的口气來掩飾心里的悸動。
  “我哪有!我覺得哥和姊的感情很好。”小穎不服气地回應。
  一時無法反應的我,過了几秒鐘才故作輕松地轉移气氛。我和你的感情比較好啦。”
  “不一樣啦,我們的感情不一樣,你和哥的感情就像媽和爸……哎喲!”
  我又敲一下他的頭,阻止他再說下去。
  沒想到剛滿十二歲的小穎分得出手足之情和男女之情,真是人小鬼大。
  “赶快寫題目啦,明天就要考試了。我怒吼一聲,不讓他有抗議的机會。
  小穎摸摸鼻子乖乖地做題目了。我望著他,心湖泛起一陣一陣的漣漪。
  嫁給丁予甯O不錯,問題是他愿不愿意娶我呢?
  想到自己這兩年來在感情世界繳了白卷就覺得可笑,我究竟在執著些什么?又,丁予琲漱艉互O否真有我的存在?
  就讓這些問題永遠無解吧!

  “小芸,星期天我們全家出去玩,慶祝你成年了。”
  爸爸拿了几張到墾丁的來回票給我看,我才想起星期天是我二十歲的生日。
  “謝謝爸!”我點點頭。一轉眼,我就進入了二字頭的年齡,十字頭的年齡是怎么度過的,心里竟然一點底也沒有。
  “我一張、靜子一張、小穎一張、你一張,剛好四張。”,听到爸爸在分配車票時我提醒他漏了一個人。“爸,丁予琠O?”
  “他在台北,就沒把他算進去了。”
  “嗯。”爸爸說的對,在台北的丁予琩S有義務回來為我慶祝生日。
  前兩年在我十八、十九歲生日時都收到他寄來的卡片,其實這樣就夠了,我只求他記得我生日,至于生日禮物對我來說可有可無。
  不過二十歲總是個特別的年紀,多希望能在這一天見到他的面,听他對我說聲“生日快樂”。
  這愿望只能放在心里想想而已,不可能實現的。

  生日那天全家起了個大早,一切打點完畢后就准備出門。
  “奇怪了,小痝o次怎么沒寄卡片?”
  要關上大門前,靜子阿姨突然說道,使我心里一揪。
  是呀,為什么他這次連卡片也沒寄?這是我二十歲的生日啊!
  說不定他忘了,說不定他在台北陪女朋友,說不定……
  在心里作了种种假設后更難過了。我蹣跚地走向爸爸的車。
  “小芸,你的臉色不太好看,是不是不舒服?”
  面對爸爸的關心,我怎能明說難過的理由?
  “沒事,我們去車站吧。”我勉強微笑回應。
  坐上車后小穎一直盯著我瞧,讓我心虛地別過臉去。
  這小鬼該不會看穿我的心事吧!不過他也沒多嘴,一路上保持沉默。
  到了車站后,我突然想到一個問題:丁予琱竣挶|不會打電話給我?說不定他卡片是來不及寄,所以今天他會打電話來說一聲“生日快樂”。
  此時公車已經進站,爸爸將票交給服務人員,四個截角都被撕下。
  “爸,我頭有點昏,想回家睡覺。”我赶緊和爸爸說。
  “啊!你不去墾丁?”爸爸的口气听來相當失望,畢竟這是為我慶生才准備的行程。
  “對不起,可是我真的不舒服。”我對爸爸撒謊了。
  “好吧,自己一個人小心點。”爸爸看看手上的票根后說道。車馬上就要開了,現在也不能退票。
  等車子离開時,我才搭上回家的公車,心里為了剛才的謊言涌起一陣罪惡感。

  如果我猜錯了呢?丁予琱]有可能真的忘了我的生日,甚至忘了我這個人?
  今天剛滿二十歲的我對未來的人生許下承諾,如果丁予琩S有忘了我的生日。這一生我就會把他放在心里最重要的角落,什么人也不能替代。

  回到家后,我坐在沙發前邊看電視邊留意電話,手机也放在身邊以防万一。
  忘了自己等了多久,再度恢复意識時已經是下午三點鐘,一連串的門鈴聲將我喚醒。
  “誰呀?”
  不曉得是誰會在周日下午來別人家里叨扰,我揉揉眼睛后打開門,眼前站的人赫然是丁予琚C
  “睡死啦,我在外面站多久了你知道嗎?”
  丁予琠磭韏菕A我卻依舊愣在原地。
  現在是在夢境里嗎?
  “邱芷芸,醒醒。”
  丁予琤峇潀b我眼前晃晃,我才真的清醒了。“你怎么會突然跑回家?”
  “今天不是你生日嗎?喏,送你。”丁予痡q口袋中掏出一個鑰匙圈,把它交到我手上。“生日快樂。”
  我握緊鑰匙圈,手上傳來的触感證明了一切都是真的。“謝謝。”我的眼淚不由自主滑下臉頰。
  “咦,你怎么哭,敬守叔叔和媽沒替你慶生,家里怎么這樣安靜?”丁予琱@邊走進家門一邊問道。
  “他們去墾丁了,我身体不舒服所以……”我將鑰匙圈收進口袋后向他解釋,不過身体不舒服這句話是亂講的。
  “身体不舒服?我看看。”丁予琣虪X右手在我額上探了一下。“還好沒發燒,要多喝開水多休息。”
  “嗯。”我喜歡他這樣的溫柔,感覺上已經睽別了兩年之久。
  “吃過午飯沒有?”丁予睇“髡Z就踏入廚房。
  “沒,我睡到剛剛。”我不好意思地告訴他這件事,沒想到自己這么能睡。
  “先去坐著休息,我煮面給你吃。”
  丁予矞隞 ̄銇}始加熱鍋子,我連忙上前。“我自己來就好了。”
  “去休息。”丁予琱ㄤ鳩睎隻ㄙ盡騝|,簡短發下命令后就在冰箱里找尋青菜。
  沒辦法了,只好讓他去做。“那我到客廳了。”
  几分鐘后,丁予睆搕F碗面出來,里面還加了一顆蛋。“沒有蛋糕,就送你一顆蛋了。”
  “謝謝。”其實只要他能回來我就很高興了。拿起湯匙舀了一口湯,正是我喜歡吃的口味。
  就在這時,我想到一個很久以前的問題。“可不可以問你一件事?”
  “說說看。”
  “我听說你吃面從不加鹽,以前和你一起吃的時候怎么加了一堆?”好几年前我就想問他了,只是這個疑問一直沒有說出口。
  “呃……那几天我的口味有點改變。”丁予睋蚼契N輕地回答后就打開電視,像從前一樣坐在我身邊。
  我知道他在說謊,哪有人的口味會在几天內變重呢?不過也不想拆穿他的謊言,自顧自地吃面。
  “最近還好吧?”丁予甯藒M開口問道。
  “還好,你很久沒回來了。”這句話出口后,我才發現自己話里帶著濃濃的酸意,像是獨守空房的怨婦在抱怨情人。
  “有點忙。”丁予睇﹞F這個理由。
  “忙著交女朋友嗎?”我的口气更酸了,連自己听了都覺得害怕。
  丁予琩S有正面回答我的問題,只有回問:“你說呢?”
  “這种事情我哪里知道。”我故意挑挑眉毛,盡力裝出笑臉。其實很想問他是不是在台北交女朋友了,但就是問不出口。
  “啊,我要回去了,下次回來再聊。”丁予甯搕F一眼手表后說道。
  “拜拜。”我向他道別。相聚短短不到一個小時他就要走了,我心里有說不出的遺憾与失落。
  當丁予稂繹}家門時,我情不自禁地哭了。他的歸來是我收到最好的一份生日禮物,不過一句生日快樂能代表他的情意嗎?
  還有,既然已經二十歲了,我和他的關系還要繼續曖昧下去嗎?
  吃著他為我煮的面,對自己許下的諾言又浮現腦際。或許我早就把他放在心里最重要的角落了,根本不需要他記得我的生日。
  這樣的依戀究竟是對是錯?會不會到最后只是一場誤會?我不知道,但又有誰能給我答案?
  二十歲的今天,我又為了丁予琣茩。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