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7節


  時光在迷惘中流失了,大學的最后一年轉眼間來到,而大四上學期就在一波強烈的寒流中結束。
  這個冬天丁予琤眸楝d在台北考預官,所以期未考后也一直沒跟家里聯絡。
  不知哪里來的一股沖動,我在寒假開始的第一天瞞著爸爸和靜子阿姨,沖動地到火車站買了一張到台北的自強號車票后就上了車。
  等上車后看到車廂內每個座位上都有人時才開始懊悔自己的沖動,接下來得一路站到台北了。
  不過沒關系,只要能見到丁予琚A四個小時的站立又算什么呢?
  “台北車站快要到了,請您注意隨身的行李……”
  這聲廣播讓我精神為之振奮,雖然腳有一點酸,不過總算到台北了。
  接下來該怎么找到丁予琠O?我先坐公車到台大校門口,再開始尋找他住的地方。
  “台大男八舍,長興街……”我按著門口的地圖記住了該走的路,然后獨自在台大校園里冒險。
  忘了自己走了多久,終于找到兩排對立的宿舍,走到底就是丁予琣磲漲a方。
  深吸一口气后我走進宿舍門口,徑自走向丁予琲犒鴢ョC

  到了寢室門口正要敲門時我又退縮了,不曉得我冒昧前來會不會干扰到他念書?
  就在此時,房門打開了,一個男生從紗門內看了我一眼后回頭喊道:“學長,小芸來了!”
  “咦,你怎么知道我是小芸?”我和他素昧平生呀。
  “請進請進。”
  那個男生開門邀請我進寢室,我才戰戰兢兢走了進去。此時丁予皕W慌張張地不知在收什么東西。
  “……哥。”在陌生人面前我還是叫丁予琚妣繾禲角騆妥當。
  “你干嘛突然跑來呀!”丁予琤峖蝟S揩揩額頭,仿佛在擦汗。
  天气不是很冷嗎?為什么他會流汗?
  “我……只是想上來。”沒有太多理由,就是想見他一面。
  “學長,拿給她看啦!”剛才開門讓我進來的男生開始慫恿,不知道是什么東西。
  “你再囉嗦等下就宰了你!”丁予琣^過頭瞪著他,口气相當不客气。
  “哎喲,學長生气了耶!”那個男生嘻嘻哈哈了一陣子,突然從丁予琠漹P中搶出一個東西。“小芸,這個給你看。”
  “王八蛋,你真的欠扁!”
  丁予皕m回時我看了一眼,是我從前送他的相框。
  “上面是誰的相片呢?”過了三年多了,想必他已經更換上女朋友的照片。
  “沒什么好看的。”丁予痡N相框翻面后放在桌上,推推我的肩膀示意我出去。
  “是女朋友的照片嗎?”我還是不死心,非得看到他女朋友的樣子不可。
  “對,是女朋友的。”那個男生迅速閃過丁予琚A將相框交到我手上。“你看看就知道了。”
  正當我要將相框翻面時,丁予琱j喊:“不准看!”
  “學長,又不是色情照片,借小芸看一下有什么關系?”
  “你再說,等下再和你算帳。”
  就在他們爭執的同時我看到了相片,是三年多前我送丁予琲漕滷i。
  難以言喻的羞澀從心頭冒上雙頰,我現在一定滿臉緋紅吧。
  “怎么還沒換呢?”我勉強裝作平靜的語調問道。
  “那是因為學長他……”
  “閉嘴,皮在痒啊!”丁予琣^頭瞪了那男生一眼后又轉向我。“沒有适合尺寸的相片可以放進去,所以就不換了。”
  “原來是這樣。”我點點頭。雖然這是標准相框,一般的相片都應該放得進去,不過既然他這么說我就這么相信。
  “我們出去講話,這里太吵了。”丁予痡q我手中接回相框后說道。
  “好啊。”這時候我下意識轉轉腳踝。今天在火車上站了好几個小時,再加上剛才尋找男八舍走的路,整個腳掌都腫起來了。
  “腳怎么了?”丁予琲`意到了。
  “有點痛……沒買到座位所以站過來,找你宿舍又走了很久。”我把腳痛的理由和他明說。
  “白痴,沒座位就不要來呀,到台北也不會叫我去接你啊!”
  丁予琲熙d備有道理,我低著頭不敢回應。
  “載你四處晃晃。阿標,安全帽渡一下。”丁予琣糷潀V那男生討。
  “學長,這樣就一筆勾銷了喔。”
  “對啦,一筆勾銷。”
  丁予痡q他手上接過安全帽后帶我走下樓梯,直到車棚都沒有開口和我交談不曉得在生什么气。
  “上來。”他指指后座。跟高三那年送我去學校時一樣,不過那時候他騎的是腳踏車。
  我依言上了机車,雙手又無處可放了。
  “抱我的腰,這樣比較平衡。”丁予痟ˋ籈琚C
  抱他的腰?雖然潛意識里我是想這么做,但表面上還是猶豫不決。“可是……”
  “這是机車,出事就糟了。”丁予琤u有給我這句話,我也顧不得矜持,伸手環住他的腰。
  在机車上奔馳的感覺和在腳踏車上有明顯的不同,不知是出于恐懼還是渴望,我將他的腰環得更緊了。
  “到了,就是這里。”才騎沒几分鐘他就停車了,眼前出現的是“國立師范大學”的大門。
  “原來這里就是師大。”我點點頭。原本這里是我的第一志愿呵,陰錯陽差下我選擇了高師大,沒有到這里來求學。
  “進去看看。”丁予琠蝛蝘琲漯蚖H。或許是顧慮到我腳疼,就小心翼翼攙著我走了進去。
  真希望這种親密的距离永遠不要拉遠,他能一直待在我身邊。
  “好大。”進了學校后我不禁贊歎,比起高師大來說,這個學校真大。
  丁予琩S有說話,只有陪我站在階梯上看著操場。
  “如果以前是填這里的話,生活的圈子就不只高雄。”我心有所感。若是能上台北來看看,說不定我就不會任由時間輕易流逝。
  “后悔了?”
  丁予琝C頭附在我耳畔說話,那种溫柔讓我想哭。
  如果不是他說要留在高雄,我怎會填高師大?然而這件事我已經打算一輩子藏在心里不和他說了,就俏皮地回答:“現在后悔有用嗎?”
  “就是沒用,都快畢業了還想這么多干嘛?”
  丁予痝o句話點醒了我。再怎樣總是熬到最后了,何必再去追海曾經的失誤呢?
  “對了,你有沒有發現台大和師大很近?”
  當丁予痟ˋ纁玊睆滮F一下,這兩所學校的确很近。“是很近。”
  “所以我填台大。”丁予甯搧菃琚A在黑暗中只能見到從他瞳眸中散出的照照光輝。
  “什么?”他填台大的理由是因為离師大近,但何必要接近師大呢?難道是因為我說要填師大所以他才這么做?
  滿怀期待等著他的答案,不料听到的卻是——
  “因為听說師大的美眉比較漂亮。”
  “真的是這樣嗎?”
  我故意試探他,他則別過頭去不再与我四目相接。
  此刻一陣風吹來,我忍不住哈啾了一聲。
  “很冷喔?”丁予痦璊U外套披在我身上,又開始責備:“天气冷就不要上台北,台北冷起來很恐怖的。”
  他的話讓我感到慚愧,明明已經穿了好几層衣服了,卻還覺得冷。
  “這件外套還你,我已經穿很多件了。”我將外套從身上拿下來准備還給他。
  “穿著啦,我已經在台北待了三年半,早就習慣這种鬼天气了。”
  丁予琣糷漵痤揮琲漸~套,我只好將它披在身上。
  “對了,有沒有特別想去的地方?”
  “沒有。”我對台北一無所知。
  “那我帶你去逛逛,不好玩也不能抱怨喔。”丁予睇y气嚴肅地告誡,好像認定他選的地方我一定不喜歡。
  “知道了。”我點點頭。重點是能和他在一起,到哪里玩根本無所謂。
  重新坐上机車后我自然而然地將他摟緊,不需要刻意加速或緊急煞車,就是想縮短和他之間的距离。
  此刻寒流來襲的台北夜里似乎變溫暖了呢。

  從士林夜市前往陽明山的途中遇到了雨,躲了一陣子后發覺雨勢愈來愈大。
  “真是的,台北就是這么討厭,動不動就下雨。”丁予甯搧菑悛觼磭銵A看來這場雨還要下很久。
  “哈啾。”我又打了聲噴嚏,淋雨加上寒風颼颼,就算穿上了丁予琲漸~套還是覺得冷。
  “很冷嗎?”丁予琣^頭問道。
  我怎能增加他的苦惱呢?
  “不會。”
  我逞強地裝出一個自然的笑容,不過他似乎看出來了。
  “還說不冷,你的兩排牙齒開始打架了。”丁予琤峟鼠點了我的鼻頭一下。
  天啊,我居然情不自禁全身顫抖,連緊閉的牙關都開始打戰了。
  “可惡,今天偏偏又忘了帶雨衣……去便利商店買小雨衣好了。”
  丁予痟議后我就點點頭,兩個人閃閃躲躲地走到最近的一家便利商店。
  “對不起,請給我兩件小雨衣。”丁予琣V店員說道。
  “請稍等。”店員低頭在抽屜中搜尋著,不一會儿丟出一個盒子。“這個牌子的可以嗎?”
  小雨衣是長這個樣子嗎?我和丁予琱ㄛ蠾茼P將視線投向盒子,當看懂那是什么時都赶緊別過頭去。
  “這個牌子不好嗎?”
  “不是這种小雨衣啦,是那种穿在身上的、防雨用的。”丁予硭a急敗坏地解釋。
  我看到他滿臉通紅,相信我的情況沒比他好到哪里去。
  “喔,我還以為是保險套。”店員轉身丟了兩件輕便雨衣出來。“以后請說‘輕便雨衣’。”
  “謝謝。”
  丁予琤I完帳后帶我离開。此刻我的臉上依舊充滿了躁熱感,腳步也愈走愈慢。
  “怎么了?”丁予琣^頭看著宁愿淋雨也不愿和他太接近的我,眼里淨是疑惑。
  停了一會儿,我鼓起勇气問道:“我們看起來是不是很像情侶?”
  “一點都不像。”丁予琣^答得斬釘截鐵。
  “對呀,一點都不像,我們明明是兄妹……”我含笑附和他,但愈說心里愈疼,他對我的關心還是源于那曖昧不明的兄妹關系。
  丁予琱˙☆雂F,只有將我拉到屋檐下躲雨。
  我与他并肩而立看著雨勢由大轉小,滴滴答答的雨聲讓我心中彌漫一股不可思議的宁靜,所以我一直沒有開口,而丁予琱]保持沉默。
  不知站了多久,雨終于停了。
  “雨衣白買了。”我聳聳肩,微笑打破了莫名的尷尬。
  “今天晚上打算住哪里?”丁予琩S有對我的話做出回應,而是轉移了話題。
  “我住……我沒有想到。”只是一股沖動讓我買了車票上台北,要待多久和要待在哪里我根本一點概念也沒有。
  “笨蛋。”丁予琱S罵我了,雙手環抱在胸前表現他的不快。
  “對不起。”我這樣欠缺計划的人實在太麻煩了。
  “晚上先住我那里,我的室友都知道你,應該沒關系。”
  “嗯。”我只有答應了。

  跟著丁予琣^到他的寢室時房門已經上鎖了,他掏出鑰匙打開門后,我們才看到一張釘在門板上的紙條。
  我邊看邊念:“學長,春宵一刻值千金,我先閃人了。阿標。”
  念完的同時,我感到腦中一陣猛烈的爆炸聲,整個思緒都混亂了。
  “這個白痴,什么春宵一刻值千金,等他回來我一定剝了他的皮。”
  丁予琝滽條拿下來揉成一團,此時我注意到他臉上泛出微紅。
  真好笑,原來他也會臉紅。
  不過我從來沒和他單獨相處在如此狹小的空間中,心跳隨著緊張感逐漸加快。
  “你睡我的床,不過我沒墊軟被,睡起來可能不舒服。”丁予瓻著自己的床位對我說道。
  睡在他的床位,感受棉被上他殘余的体溫,是不是會和他做一樣的夢?
  就在我胡思亂想之際,丁予琱S開口了。“你先睡,我再看一下書。”
  “這么晚了怎么不先睡?”我記得他以前在家都是早睡早起的,現在已經將近十二點,他怎么不睡?
  “明天就考試了,書還沒看完。”丁予琝丹b書桌前口气輕松地回答。
  “啊!”我被這答案嚇了一跳。他明天就要考試了,今天晚上還陪我在台北市區漫游!“對不起,我還纏著你,害你沒看書……”不知道該說些什么來彌補心里的愧疚,如果他沒考上就是我的錯。
  “沒這回事啦,反正歷史、地理我八百年前就還給老師了,我和國父又不熟,國思大概要抱鴨蛋,本來就沒希望考上了。”丁予睇§o輕松,一副沒事人的樣子。
  他是要為我脫罪才說這些話吧,不然這些日子他留在台北苦讀是為了什么?
  “對不起。”除了道歉外只能再道歉。
  “有時間說對不起不如赶快睡覺,明天早上還要你當我的免費鬧鐘呢。”
  總算能對他有點幫助了。我赶緊問道:“几點叫你?”
  “七點。”
  “嗯,我一定會在七點鐘以前起床。”上了大學后,起床時間無限延后的我為了他,一定要在七點起床。
  閉上眼睛,一邊是擔心自己來不及在七點以前起床,一邊是耳畔不時傳來他翻動書頁時沙沙作響聲,無論如何也沒辦法入睡。
  翻來覆去了不知多久才在朦朧間睡去,再次恢复知覺時已經天亮了。
  糟糕,七點了嗎?我急忙起身。
  丁予琲漁鄐W空蕩蕩的,其它三張床舖也沒人。
  “早安啊!”就在此時房門被推開了,進來的是丁予琚A他臉上挂著兩個黑眼圈。
  我看到他憔悴的樣子就感到自責。“對不起,你熬夜了?”
  “也不算熬夜啦,就不知不覺念到天亮。”丁予睋q聳肩后把牙刷和毛巾放在桌上。“給你用的,等下去刷牙洗臉。”
  “你特別幫我跑去買這個?”我有些感動,他居然如此体貼。
  “咳。”丁予瓻y了一聲后說道:福利社就在地下室啦,我是去買早餐的時候順便買的。”
  原來是順便買的,不過能被他順便想到就夠窩心了。然而他的早餐吃什么?我只看到他兩手空空呀。“那早餐呢?”
  “啊,我忘了買,再下去一趟。”丁予甯搢茼釣Ц珒o,不過立刻將視線轉向我問道:“你要吃什么?面包、饅頭、三明治?”
  “你吃什么就買什么。”我什么意見也沒有。
  “OK”丁予睇“髡Z又沖出房門,我則离開床舖。
  拿著他為我新買的牙刷和毛巾到了盥洗間,整排的水龍頭和廁所、浴室,看起像是集中營才有的衛浴設備。
  沒想到他在台北的生活品質這么差。
  回到寢室后,丁予琱w經將早餐買上來,我說聲謝謝就拿了一個三明治開始吃。
  “已經很久沒有一起吃過早餐了。”丁予甯藒M說道。
  “我們有一起吃過早餐嗎?”我不記得有和他一起吃過早餐呀,因為他每次都起得很早,往往我起床時他就已經出門了。
  “只有五次。”丁予痡N右手向我張開示意。
  啊,我想起來了,在模糊的印象中真有几次和他一起吃早餐,不過次數少得可怜,而且我也沒特別的感覺。
  為什么他連這种小事也記得一清二楚?
  “不好睡喔,昨天晚上我听到你一直翻身,有沒有睡飽?”
  丁予矞鬗葥搮D,但我不想回應他的關心,眼前有個更重要的問題。
  “你几點鐘考?”
  熬夜之后精神一定很差,不曉得他能不能撐到考試的時候。
  “還早啦,放心。”丁予琱@副不在乎的口吻,仿佛他不是考生。
  不想再打扰他了,我吃完三明治后走向門口。“我……我想回家。”
  “這么早?自強號還沒開始發車喔。”丁予痟ˋ籈琚A現在才早上六點多。
  “我坐台汽客運就可以了。”只要別再給他惹麻煩就好,坐多久才能回高雄我一點也不在意。
  丁予琩I默工會儿,將室友的安全帽交到我手上。“也好,我送你去車站。”
  “不用了,我自己坐公車去就好。”就是不想再給他制造麻煩才會急著走,否則我很樂意陪他考試。
  “那你知道要到台汽北站還是西站搭車?又該怎么去嗎?”
  他的問題一針見血,我在台北是個超級大路痴,而且我也不知道台汽有北站、西站之分。
  “我載你去。”
  丁予痡q抽屜里抽出鑰匙,看來我已經沒辦法拒絕了。“謝謝。”
  “別跟我道謝,因為我們是……”
  丁予睌磥W門后回頭看著我,眼眸深處隱隱約約的深情讓我震惊。
  不知該怎么反應的我別過頭去,淡淡地回了一句:“兄妹。”
  “走吧。”丁予琱]沒多說,帶著我离開宿舍,再次坐上他的机車。
  當机車發動后,早晨清爽的風吻上臉頰,昨夜在此肆虐的冷气團已經被微暖的晨曦驅逐殆盡了。我摟著他,一路享受奔馳的快感,多希望一輩子就這樣過下去。
  “七點的車,路上小心。”丁予甯飢痗R了車票后叮囑道。
  “嗯,你赶快去考試,要加油喔!”
  “OK,先走了。”
  丁予琣V我揮王不意后轉身走出車站,我坐在候車室,心里是一陣一陣起伏不定的波動。
  從十歲到十七歲,從十七歲到二十歲,我的人生他只錯過了開頭的前十年,其它時候他是怎么看待我的?
  是妹妹?還是普通女孩?或者是“特別”的人?
  “七點鐘往高雄的旅客請赶快上車。”車站的廣播打斷了我的思緒。上車找到我的座位后才剛坐下,車子就開動了。
  等車子出站的瞬間,我看到丁予痧蒂b路邊,滿臉笑容對我揮揮手。
  為什么他還沒回去呢?一股沖動讓我對著窗外大喊:“我喜歡你!”
  丁予睋椄O繼續揮手,我想他一定听不到我在說什么吧。
  “我好喜歡你,一直一直都好喜歡,所以請你也……”
  就在說話的同時,車子加速前進了,轉彎后,丁予琲漕乘v消失了。
  我用雙手搗住眼睛,難言的酸澀將心頭脹滿了,眼淚也不由自主滑下臉頰。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