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8節


  正如丁予琠珗w料的結果,他沒有考上預官。當然他的理由是沒專心准備,但我知道自己要負大半責任。
  然而預官考試只是生命中的一小部分,隨著驪歌響起,我和他的大學生涯都宣告終止。
  “早安!”丁予琱@早就坐在沙發上看報紙,一切都恢复原來的狀況。
  “嗯,早安。”我打了聲招呼,隨即就忙著換衣服和上妝。
  沒想到一實習就被明星學校錄取,當上了暑期輔導老師,連暑假都沒得放,不過能和丁予睇℅n早安已經夠讓我、心滿意足了,至于其它事情也沒什么好苛求。
  “我送你去上班?”丁予琣b我准備好時開口了。
  “不用了,我搭公車就好。”我連忙推辭。好不容易梳理整齊的頭發戴上安全帽就毀了。
  “路上小心。”
  丁予睌I點頭后重新拿起報紙,我則赶緊帶著皮包走向門口。“嗯,我出去了,拜拜。”
  或許是上天的懲罰吧,我們兩個在從前把能夠朝夕相處的日子揮霍殆盡了,所以現在想多找一點時間來相處都是奢求。

  “起立,敬禮,老師好!”
  走進教室,一群剛升上國一的學生以充滿活力的雙眼注視著我,多令人羡慕的青春呵。
  “大家好,我是新來的老師,名字叫邱芷芸……”
  到每一班的第一節我都必須這樣自我介紹,然后接受學生發問。
  “老師,你結婚了沒?”
  一個學生問完后,教室里就是一片哄堂大笑,然后有人說道:“白痴,老師這么年輕哪有可能結婚了?”
  對于他們的問題,我只能微笑以對,因為他們是小孩子,說出來的話可以不負責任的。
  “老師,那你有沒有男朋友?”又一個學生問道。
  這一次所有的學生部專心看著我,仿佛在等待我的答案。
  “沒有。”沒辦法和這群單純的學生解釋我和丁予琱孜〞瑰ヲN關系,我只能這樣回答了。
  “哇,老師沒有男朋友耶!”一個學生推推坐在他前面的男同學。“老師,阿昭說他喜歡你,以后要跟你結婚。”
  真是服了這群小鬼,什么話都說得出口,看來以前小穎實在差他們太多了。
  “開始上課。”我打開課本,不讓他們有再嬉鬧的机會。
  一邊念著課文,思緒一邊飄回家中,不知道現在丁予琣b家里做什么?
  等著服兵役的他根本不能找工作,只能在家里等待那紙入伍令到來。
  也許該請假陪丁予琣b家中度過當兵前的空白期,才不會讓他太寂寞。
  “老師,阿昭他寫了一封情書給你啦!”
  几個學生突然傳了一張紙條到講台上,打斷我的思緒。我打開一看,看到上面畫了一個心型。
  “要适可而止喔,不然老師會哭的。”我恐嚇他們,果然班上就安安靜靜了。
  真羡慕這群學生,當我在他們這個年紀時,也曾以為自己有揮霍不盡的青春,所以從沒注意過時間的流失,直到真正長大后回頭一看,才知道錯過了和喜歡的人表白的最佳時机。
  我的感想如此,不知道丁予琲熒P想如何呢?

  國防部并沒有讓我們等得太久,丁予琲漱J伍令在几天后就寄到家里了,報到的日期正值小穎高中聯考。
  “對不起,我們不能送你去報到了。”靜子阿姨帶著歉意說道。那天她和爸爸都要出動替小穎加油打气,自然顧不得他。
  “沒關系,我已經這么大了,會照顧自己了。”
  丁予琣w慰她,不過我听得出他的失落。
  長大了就得一切靠自己,家只是偶爾的避風港。
  “不然我送他去。”
  不知哪來的勇气讓我自告奮勇開口,靜子阿姨的表情看來相當吃惊。
  “小芸,真的可以嗎?”
  “當然可以啊,我們是兄妹嘛。”后面那句話是為了掩飾心虛才說的,其實是想多爭取一點和他單獨相處的時間。
  丁予琝v到這句話后又看著我了,我連忙別過頭去不敢正視他的眼睛。
  “這樣的話就拜托你了。”靜子阿姨說完后就急急忙忙跑進廚房,大概是要替小穎准備晚自習吃的便當。
  客廳里只剩下我和丁予琚C
  “那天不是假日,你學校不上課嗎?”丁予琤開口了。
  “沒關系,我可以請假。”我聳聳肩。他入伍這件事比起到學校上課來說重要多了。
  “實習老師一開始就請假不好吧?”丁予睍K著眉頭,口气很是擔心。
  其實我也知道實習老師不應該請假,否則會讓學校留下坏印象,不過我就是想送丁予琱J伍嘛。
  “你干嘛問東問西的,我都說沒關系了。”
  也許是看出我的心虛,丁予睄L角微微揚起,露出一個無奈的淺笑。
  “入伍前夕陪我去唱歌吧,好久沒進KTV了。”他提議道。
  “好啊。”我點點頭,已經忘了有多久沒听過他的歌聲了。
  
  

  
  “是否我對你總是顯得不在乎?是否我眼神總有几許淡漠?如果冷漠不在乎是分离的理由,我該含笑讓你走還是含淚揮手……”(詞:王振敬)
  我們不約而同點了這首“愫”。高中時參加歌唱比賽的情景歷歷在目,現在想起來還會忍不住竊笑呢。
  不過這次我唱得有點走音。
  “你很久沒唱歌了。”丁予琱U了結論。
  “被你發現了。”我吐吐舌頭。乏善可陳的大學生活里,我几乎沒和同班同學出去唱過歌,少了燕柔的高中同學會,我更是興趣缺缺。
  “其實我也跟你差不多。”丁予畬陸_麥克風,眼睛看的是我而不是熒幕。“慘了,不看歌詞就不會唱。”
  “真是的。”我嘲笑他,不過自己可能也一樣,不讓我看歌詞我也唱不出來。
  “好久沒彈吉他了,看來已經當不成紅樓才子。”丁予琠韙U麥克風,低頭看看自己的雙手后自嘲說道。
  “本來就不是了。”我沒有安慰他,反倒是繼續嘲弄。
  在回憶里,我尋找昔日點點滴滴的花絮,回味起來竟帶著些許苦澀。
  “可不可以問你一個問題?”我終于鼓起勇气想解決這個一直以來困扰我的問題。
  “嗯?”
  “你有沒有把我當成你的妹妹?”我必須知道他的心里在想什么。
  “當然沒有。”丁予琣^答得簡單扼要,然而在這同時,他將視線從我臉上移開,專注地看著熒幕。
  我知道他想逃避正面回答,就毫不放松地追問:“那你把我當成什么?”
  丁予琩S有開口,視線還是盯著熒幕。
  “說啊,你覺得我在你的心中是什么身份?”我有些生气了,今天非要問到答案不可!
  “也許你覺得卿卿我我……”丁予畬陸_麥克風開始唱了,沒有一點想回答我的意思。
  還是算了,再問下去也沒有結果。
  我拿起麥克風和他合唱,在歌聲中把复雜的情緒完全宣泄出來。
  “問你是不是真心真意与我同行,且共度白首?”
  丁予甯藒M把最后一句歌詞轉化成口白問我,一時錯愕下,我根本沒辦法做出反應。
  “嗯,這里用講的也不錯。”丁予痧滲滿A隨即按下切歌鈕。
  原來這只是個試驗,讓我松了口气也歎了口气。
  若是他真的問我這句話,我一定會答應的!

  等爸爸和靜子阿姨陪小穎出門后,家里就剩下我和丁予琱F。
  “什么時候要走?”我對他的房間喊道,他已經在里面收拾了好一會儿。
  “再等一會儿,還沒收好。”
  听到這句回答后,一時不知該找什么話題和他聊,我就問道:“你女朋友不來送你?”
  “你什么時候听過我有女朋友了?”丁予琲漱f气听起來很凶,好像在發脾气。
  “不會吧,大學四年總不會……”他的條件這么好,應該會被倒追的很厲害,怎么可能孤家寡人度過四年?
  “沒遇到喜歡的人。”丁予矞隞 ̄銧ㄤ萓瑽鶢咱X房間。從他平靜的表情上,看不出他現在心里想什么。
  “喔。”原來是這樣。
  “那你男朋友呢?”
  這下換他問我了,不過我的狀況非常簡單。“沒人要,然后就畢業了。”
  大一嬌、大二俏、大三拉警報、大四沒人要——這是大學女生交男友的四個階段。
  “你眼光太高了喔。”丁予琱U了評語。
  “才不是,是真的沒人要。”我搖搖頭。其實說真的,大學四年來不少男生向我表態過,不過我都予以拒絕。
  我的心里只住著一個人,而且我打算讓他繼續住下去。

  到了火車站,我陪他走到月台,此時電聯車已經緩緩進站。
  “要小心點,能平安回來就好。”常常听到軍中一些不好的消息,我只希望他能平平安安度過這兩年。
  “是,我會平安回來的。”丁予睌I點頭向我保證,突然又有感而發。“不曉得兩年后你還在不在家?”
  “什么意思?”我不懂他說的話。
  “兩年后你大概已經嫁掉了。”丁予琱S笑了,笑得有點無奈。
  “你這么希望我嫁出去啊?”我嘟著嘴不服气地說道,不明白他為什么這樣說。兩年后我也才二十四歲,沒必要這么早結婚呀。
  此時丁予琱W了電聯車,等站穩后回過頭對我說:“如果我說‘請你等我回來’,你會不會答應?”
  “不會!”我馬上丟了個否定的答案給他。
  “我就知道。”
  丁予琱~說完,電聯車的門就在嗶一聲后關上了,根本來不及回話的我只能眼睜睜看著電聯車向前行駛。
  為什么他要用假設句?若是他直接請我等他回來,我一定會答應的。
  可是他偏偏用了“如果”,這种假設性的問題最討厭了!
  “大笨蛋,什么你就知道,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我追著電聯車跑,但是被擋在門后的丁予琱@定看不到我,更听不到我的抱怨吧。
  我一直追到月台的終點才停止,載著丁予琲犒q聯車逐漸駛出我的視界,也將我的情感逐漸帶向遠方。
  兩年后會是什么樣的情形?說真的,我也沒有把握會不會用兩年的等待來賭這段曖昧的感情開花結果。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