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1節


  “青青校樹,萋萋庭草……”在這首歌曲的旋律中,貝芯大學生涯到了尾聲。
  “貝芯!”她背后突然傳來一聲呼喚。
  她赶緊停下腳步回頭,原來是班代。
  他气喘吁吁地跑向她大喊:“你畢業紀念冊的錢還沒交!”
  原來他是來要錢的,剛才回眸一瞬間,她還以為他是要說什么感性告別的話呢!
  她掏掏口袋拿出一張千元大鈔——這樣總夠了吧。
  “OK,祝考試順利!”班代找了四百塊后拍拍她肩膀,隨即跑向椰林大道另一端,又高聲大喊:“文玲!”
  看來欠錢欠到畢業的不只她一個。
  不過畢業歸畢業,人生總要繼續下去。她將手插進牛仔褲口袋,抬頭望向清澈藍天和隨風婆娑起舞的椰林……
  再見了,這美麗的椰林校園。
     
         ☆        ☆        ☆
   
  “貝芯,你高考准備得怎樣了?”
  貝芯一踏進家門,老媽的問話就讓她十分心虛。
  “有准備啦!”她隨口敷衍一句。
  “那就好,你呀……”
  不待老媽連珠葩般地嘮叨葩轟,她赶緊溜回自己房間,重重關上房門。
  唉!難怪人家說“畢業即失業”,卸下了學生這層保護傘,她就開始得面對現實社會接踵而來的考驗;當然,為了進入被老媽視為“金飯碗”的公家机關高考,就是她得應付的第一關。
  不過,她今年才二十二歲,哪愿意就這樣待在公家机關,然后找個老媽口中的好男人嫁了,生個孩子變成黃臉婆,一生就這樣平凡無奇地過。
  不,她不甘心!她躺在床上,視線瞥向一旁,望向窗外藍天。
  這么好的天气不适合自怨自艾。
  她迅速起身,從抽屜中拿出裝好底片的相机,准備為青春歲月留下最后的美好回憶。
  “貝芯!你要到哪里去?”
  房門才剛打開,耳尖的老媽立刻听出不對勁。
  “我去找同學討論功課!”貝芯一邊將相机藏身后,一邊理直气壯地回答。
  “快去快回!”老媽沒怀疑,只下了這么句簡短的命令。
  “喔。”貝芯強抑住心中笑意,以跑百米的速度立刻沖出家門。
  呼,自由了!她開心地拿著相机在街上閒晃,偶爾按下快門捕捉四周景物。
  這才是她想要的生活,可以自由自在、無拘無束地玩她喜歡的攝影;說不定運气好還能得到什么大獎,從此一炮而紅呢!
  “借過!”
  就在她沉浸在幻想中自得其樂時,一個男人突然從她身邊閃過,打斷了她的思緒。
  真是個討厭鬼!
  她的抱怨還來不及說出口,目光就被這個行色匆匆的男人吸引住——
  她從來沒看過這么英俊的男人!
  雖然她只看到他的側面,但他略帶憂郁的眼神、直挺的鼻子和下顎勾勒出的臉部輪廓,真的只能用一個“帥”字形容。
  這樣的模特儿怎能錯過!
  她用最快速度對准焦距,按下快門,希望能把他的身影捕捉進鏡頭。
  感覺到有人在拍他,他突然回眸望了她一眼,臉上帶著格外溫柔的微笑。
  是身為國會助理的直覺吧!他隨時能察覺到哪儿有鏡頭在追逐他,也習于裝出虛偽的笑容來面對鏡頭。
  倒是原本想偷拍他側面的貝芯被他大方自然的態度嚇到了,她右手一時僵了,差點忘了按下快門。
  兩人默默對峙了一會,突然后頭傳來一聲叫喚——“桓奇!”
  這一聲叫喚喚回了他的注意力,他赶緊斂起笑容,急急忙忙坐進車里。
  直到車子駛過街角消失之后她才猛然惊醒,望著空蕩蕩的馬路,她心中又是一陣惋惜。
  好可惜!這樣的帥哥不知道有沒有机會再見一面?
  當然,她不是想和他交往,只是純粹想將他捕捉進她這台爛相机而已。
  算了!只怪她自己功力太淺,一看到人家回頭就傻了眼;不過,誰教他的正面比他的側面更有看頭,才會讓她一時怔愣住。
  像他這种看來有气質又帥的男生恐怕已經絕种了。
  她聳聳肩,順便抬手看了一眼手表。
  “完了!”已經出來三小時了,回家鐵定又挨一頓罵。
     
         ☆        ☆        ☆
   
  “貝芯,你……”
  一走進家門,她一看到老媽就迅速沖進房,并且把音響開到最大聲。
  呼!可惜今天忘了順道去相館,底片要到明天才能沖洗出來,害她只能在腦海中回想他……
  “變態變態!貝芯你醒醒!”想了一會,她突然用雙手拍拍自己臉頰。
  怎么可以做出這种像是思春少女才有的單戀行為?她可是個二十二歲的大學畢業生,應該注重男人的內涵,而不是外表。
  為了避免自己再墜入幻想世界,她匆匆忙忙開机准備上网。
  今天會有什么有趣的消息嗎?
  她一手托腮一手用滑鼠隨意點選,好像看來看去都只有這些消息。
  無聊透頂!她打了個呵欠,視線突然被一個簽名檔吸引——

  “艾玫申請了互動式留言版喔!
  凡走過的必留下筆跡!凡留言的必得到回應!
  請大家有事沒事時上來踩個腳印吧︿0︿”

  “凡走過的必留下筆跡!凡留言的必得到‘報應’?”
  她被這句略帶恐嚇性的話嚇著了,再仔細一看才發覺是自己看錯了。
  好吧!就沖著這個錯誤,雖然她不認識艾玫,她也決定上去瞧個究竟。
  “哈哈……”貝芯一面看留言一面放聲大笑。
  這個版主真是夠絕了!留言本身就夠爆笑了,她的回應更是爆笑,使她情不自禁狂笑起來。
  可惜,艾玫說為了考試閉關去了,否則真想認識她呢!正想匆促下線時,一篇留言突然吸引了她的視線。

  留言人:奇奇
  留言主題:落葉
  你是我心底的一片落葉
  在春天時 輕碎了多雨的夜
  飄然的片段 剪去的發辮
  你心底的那片落葉又是誰?
  你是我心底的一片落葉

  從偶然處 封進了永琲滬
  消瘦的葉心 記憶的臨界
  你心底的那片落葉又是誰?

  你是我心底的一片落葉
  打青春來 簫涼了無人的街
  早零的秋信 不語的流泄
  你心底的那片落葉又是誰?

  你是我心底的那片落葉
  問昨日里 遺失了溫度的月
  沉沉的轉盈 微笑的再缺
  你心底的那片落葉又是誰?

  實在寫得太好了!
  貝芯把這篇留言反复讀了几遍,忍不住佩服起寫這詩的人。以前她也寫過几首新詩,可是都抓不出那种感覺。
  拿出白紙在上面擬了几次稿,她終于鼓起勇气回應了一篇,希望不要被這個叫奇奇的人嘲笑才好。
  留言之后,她迅速下線和關机,再把桌上的紙揉成一團扔進字紙簍去,沒勇气再多看一眼自己發表的內容。
  不管了,想笑就讓他笑吧!她捶捶肩膀后离開書桌,又順勢躺上床舖。
   明天開始,她就正式面對失業生活了,還是赶緊睡覺才有精力煩惱未來的事情。
     
         ☆        ☆        ☆
   
  “主任,拜!”
  “拜!”
  桓奇面帶微笑地送走辦公室里的同仁,但他堆積在桌上的資料還有一堆沒看完。
  好煩啊!每次只要一想到自己辛辛苦苦整理資料,寫質詢稿,最后還是要交給他的立委老板到立法院出風頭,他就渾身不舒服。但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誰教他的立委老板是他的老爸呢。
  “桓奇,爸先走了!等下你回去記得鎖門。”
  還在自怨自艾,老爸就突然閃出來,一時教他臉上的表情瞬間化為溫和笑容。
  “嗯,爸慢走!”他叮嚀道。
  等送走老爸之后,辦公室終于只剩下他一人。
  這會總算又變成他一個人的世界。每當這時候,他就會偷偷撥接上网,瀏覽和他公務無關的网頁。
  上网是他大學時代養成的習慣,而不久以前,他又養成了一個習慣,就是上艾玫留言版。雖然他沒見過她本人,但她是他网友的网友。
  网友,一种存在于數据机彼端的朋友關系,或許終其一生彼此都不會見面——以這方面來說,网友和筆友很類似;不過你至少還看到筆友寫的字,但网友呢?
  呵,拜网際网路發達之賜,人的真實面更容易掩飾。
  譬如他上网之后,他就可以輕易拋開國會助理的身份,只要當“奇奇”就夠了。
  記得艾玫說要閉關,所以他昨天小小撒野了一下,在她的留言版貼了首新詩。
  不曉得艾玫會不會把這篇無意義的留言砍了?他緊張地注視熒幕,等看到自己的留言之后才松了口气。
  還在,而且還有人回應了。

  留言人:貝貝
  留言主題:也是落葉
  我是你心底的一片落葉
  飄落中 輕輕西風是我底一句
  “其實我想重回枝頭以好好再綠……”

  只是此身非樹
  無以待春再滿滿的鮮翠
  繁密里我僅一片
  安分地綠過一回 西風卷吹
  然后我便不再是誰

  只是秋晚吻上
  沒有多余而浮情二行淚
  沉默般我往下墜
  恰如那枝間徘徊 恰如手揮
  然后緣分頭也不回

  只是春露嫩韍
  某不知名的*;惶与憔悴
  只身繁華里假寐
  流連似花間粉蝶 亂亂地飛
  然后細數遺忘的美

  我是你心底的一片落葉
  凋零后 款款東風是你底一句
  “其實太擁擠的曾經已不复記憶……”

  真是寫得太好了!
  桓奇有种遇上知音的喜悅,雖然從她的性別選項中知道貝貝是個女孩,但他依舊不曉得她是何方神圣。
  不過誰在乎呢,這個网友他交定了!
  正想寫封E-mail給她時,他才遺憾地發現她沒有留下電子郵件信箱。
  怎么辦?說不定她不會再上來了,他也失去一個交朋友的机會……
  苦惱了一會,他松開緊皺的眉頭。
  反正緣分嘛!就算她不上來又如何?只要他留個想和她做朋友的訊息不就好了?嗯,就這么辦!
     
         ☆        ☆        ☆
   
  當貝芯睜開眼時,窗外已是一片漆黑深夜,遠方呼嘯而過的車聲更提醒了她深夜的宁靜。
  望了眼床頭的鬧鐘——凌晨三點整!她真的太早起床了。
  不過,既然已經起床,再睡回籠覺似乎不是件聰明的事。
  念書吧,就算不是心甘情愿去參加考試,但成績單上的數字會說話。
  她無力地走到書桌前,拉開椅子后從書架上抽出憲法,開始一條條背誦……十分鐘、二十分鐘、三十分鐘,她終于眼花繚亂了。
  哼!她真不明白為什么高考要考憲法這科!平凡老百姓哪有机會去違憲啊?這种東西留給搞政治的人去傷腦筋不就夠了!
  抱怨歸抱怨,考試還是要考。然而,暫時逃避念書該不是罪過。于是她又重新開机,再一次進入那虛擬的网路世界。
  只有在這樣夜闌人靜的時刻會感覺特別寂寞,也只有寂寞的人會在夜闌人靜的時刻上网找尋同伴。
  好奇特的邏輯!她敲敲自己腦袋,第一個念頭就是先上艾玫留言版。
  咦?有一封她的留言?

  留言人:奇奇
  留言主題:以文會友
  To貝貝:

  如果想交個朋友的話,請連線到   
         ☆        ☆        ☆
   ××

  她直接將网址复制貼上,連接到他指定的网頁上,眼前是一篇歡迎的留言。

  留言人:奇奇
  留言主題:約法三章
  Dear貝貝,我想和你做朋友,不過我們只能是网友喔!關于我們之間,有几點必須遵守的原則:
    1.絕不能要求和對方見面。
    2.不給E-mail,不給任何私人資料。
    3.不能刺探對方的隱私,只能以文會友。
    4.這個留言版的密碼是   
         ☆        ☆        ☆
   ×,以后留言形式都采秘密,等你留言之后我再將這篇留言刪掉。
    5.目前我只想到這里,不足部分以后再補充。

  真是個怪人!貝芯會心一笑。從他的性別選項中,她得知這個叫奇奇的是個男生,不過他的自我防衛未免太重。
  他一定是個處女座,有嚴重洁癖和神經質,而且是念法政出身的人。
  不過,以文會友就以文會友嘛!既然知道他是個龜毛的人,她就接受他的條件吧!
     
         ☆        ☆        ☆
   
  “貝芯,你要睡到民國几年啊!”
  老媽的怒吼聲將她從昏昏欲睡中惊醒,這時她才發覺天色早已大白。
  在房門被老媽“砰”的一聲打開時,她迅速按下電腦開關,讓一切死無對證。
  “都要考試了還在上网!你真是——”
  “啊!我要去圖書館。”貝芯身手俐落地將扔在床上的相机一把抄起,便匆匆跑离了家門。
  得先到相館一趟。她打算先將昨天那卷拍完的底片沖洗出來,然后再換上一卷新底片。
  此刻,她又想到了昨天那個只有一面之緣的帥哥;雖然她只從鏡頭上看到他溫暖的笑靨,卻足夠教她低回不已……
  “醒醒!”貝芯拍拍自己的臉。
  怎么又莫名其妙做起白日夢來?真正要找男朋友的話,應該要找有內涵而不是外表帥的。
  正當她胡思亂想之際,突然被人擦撞一下,她手上相机“啪”的一聲摔落到地。
  “啊!”她赶緊蹲下身檢查相机,發現不但鏡頭摔坏了,底片也曝光了。
  “你這個……”
  怀著委屈和忿怒,貝芯抬起頭正准備對那個撞到她的冒失鬼破口大罵一頓,可是他略帶歉意的笑容一時讓她的心跳漏了半拍。
   是他!
  “對不起!”桓奇不明白她瞪他的理由,只有赶緊道歉。
  還不待他的下一步動作,貝芯忽然就指著他大喊——
  “是你!”
  “是我?”桓奇疑惑地望著她,不懂她到底在說什么。
  “對!就是你!”
  貝芯心中的忿怒已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難以言喻的喜悅。
  就這樣,他們再度相遇……

  2“噢!原來你是昨天那位小姐。”
  得知真相的桓奇松開了緊皺眉頭,他還以為自己是犯下了什么滔天大罪,讓她一見到他就高聲指認。
  不過她也真鮮,至少也該稍微矜持一下,不該這樣大喊出聲。
  “嗯。”貝芯愉快地點頭。
  他居然還記得她!教她更忘了自己心愛的相机摔在地上的殘酷事實。
  桓奇見到她的表情不覺苦笑。
  “小姐,你的相机……”他低聲提醒。
  “啊!”貝芯這才想起來,她又蹲下身心疼地撫著損毀的相机。
  桓奇聳聳肩,決定買台新相机賠她。
  “我陪你去選台新相机。”他提議道。
  “不好吧!”貝芯赶緊拒絕。其實這台相机會摔到地上也是因為她心不在焉,所以她自個也要負絕大部分責任。
  桓奇倒不在意,臉上露出淺淺笑容。
  只不過是台相机而已,就當是慶祝偶然邂逅她的禮物好了。
  “沒關系!我先打通電話和老板報備一下。”
  他隨即拿起手机,簡單交代几句之后將她從地上扶起。
  是在做夢嗎?貝芯仍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傻傻地望著他。
  “走吧!”桓奇低聲提醒。
  “嗯。”看他這么誠懇,她也不好意思拒絕,只有跟著他腳步离去。
     
         ☆        ☆        ☆
   
  在店里,桓奇選了一台和她摔坏的同款式傻瓜相机,准備結帳時才發覺她的眼光始終盯著柜台。
  “在看什么?”他好奇問道。
  “沒……”貝芯急忙將視線從那台尼康相机移開。
  對玩攝影的人來說,那台相机有著龍頭的地位,能將光影捕捉到最完美的地步。只是它的標价讓她狠不下心把它買回家;每每只要經過這家店,她都會偷偷望它一眼。
  桓奇早就察覺她神色不對勁了,順著她剛才的目光看去,他也看到了那台尼康相机。
  “小姐,麻煩你把這台……”他指示柜台小姐把它拿出來。
  “不用了!”貝芯立刻擺手拒絕。
  就算他要賠也只要賠和她原本那台爛相机同等級的傻瓜相机就好。
  “沒關系,如果你喜歡這台,我就送這台給你!”
  錢對桓奇根本不是問題,他輕揚嘴角給她一個保證的笑容。只要他想買,沒什么買不起的東西。
  “我……我是很喜歡啦!可是好貴……”
  貝芯又偷偷瞄了一眼標价,“12”后面的三個零再次提醒她——那是一万兩千元,不是一千兩百元。
  “不貴,才一万兩千元而已。”桓奇聳聳肩,不懂她為什么對這點小錢這么計較。
  “‘才’一万兩千元‘而已’?!”
  他居然說一万兩千元是“才而已”?!那是她一個月……喔、不,是兩個月的生活費!
  “對呀!反正是我花錢,你不用擔心。”桓奇從皮夾抽出信用卡。“小姐,這里可以刷卡嗎?”
  “不用啦!”
  在貝芯阻止他之前,柜台小姐已完成刷卡動作,一台包裝完好的高級尼康相机也送到她手上。
  這樣看來,她不收下似乎也不行了……
  這時候她突然覺得自己好可恥……沒錯,她是故意延遲阻止他的動作,好讓這一切的事情變得合理化。
  不過,這尼康相机真的是她憧憬已久的……她臉上綻出如嬰儿般天真純洁的微笑,沒想到他那么好。
  “走吧!”桓奇低聲提醒她。
  看來她真的樂昏頭了!
  It is my day!貝芯在心里高聲歡呼。先是遇見了他,再來是得到夢寐以求的尼康相机,她實在是太幸運了!
  他們并肩走了几步后,貝芯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啊!對不起,可不可以請你等我一下?”
  “有什么事嗎?”桓奇焦急地看了一眼手表,他已經為她耽誤了半個小時,現在得把質詢稿赶緊送到立法院才行。
  “我想……我想請你當這台相机第一張相片的模特儿。”貝芯戰戰兢兢地提出要求,深怕被他拒絕了。
  “好啊!”桓奇回答得相當爽快。
  反正只是拍個照而已,應該不會花多少時間。
  “那你等一下!我先去買底片。”
  得到他同意的貝芯迅速跑進店里,之后又從店里跑出來,再匆匆忙忙裝上底片。
  “好了!頭不要偏左邊,我喊到三的時候再笑!”手上拿著相机的貝芯扮演起稱職的攝影師,指導他擺出姿勢和她滿意的表情。
  這不禁讓桓奇感到好笑,不過他對她的自然純真抱持了相當的好感,所以就任由她發號施令了。
  “一、二、三!”
  在貝芯按下快門的瞬間,桓奇綻出一個最燦爛的笑容。
  “好了!謝謝!”
  她總算成功拍下他的相片,而且還是最有意義的第一張相片!
  突然,她又想到一個問題。
  “對不起!可不可以請你留下姓名住址?等照片洗出來之后,我再寄一張給你。”
  沒想到外表看來粗枝大葉的她也有細心的一面。正當他從口袋中掏出紙筆准備寫下個人資料時,他手机突然響起來。
  “喂……啊!對不起,我馬上過去!”
  再過几分鐘他老板就要上台了,而他居然到現在還沒把質詢稿送到立法院。
  “對不起!到時你到盧瑞峰立委辦公室說要找盧主任,這樣就可以了!”
  吩咐完后,他匆匆忙忙招了輛計程車离開。
  “盧瑞峰?”對政治一點概念也沒有的貝芯可傷腦筋,她喃喃复誦這個名字,深怕自己不小心就忘了。“然后找盧主任……嗯!”
  貝芯低頭看了一下拿在手上的相机,三十六張底片才用掉一張,不曉得什么時候才照得完。
  管他的,干脆現在就送去沖洗吧!
     
         ☆        ☆        ☆
   
  她拿著尼康相机回到家時心里還是飄飄然的,有一股不踏實的感覺。
  今天發生的事情宛如一場美夢,她真怕听到鬧鐘一響,然后這場夢就結束了。
  “你干嘛笑得這么惡心?”
  老媽的話猶如青天霹靂劈進她腦海里。
  什么叫笑得惡心,這是集天下幸運于一身的愉快表情。
  貝芯向老媽吐吐舌頭,扮個鬼臉后又迅速溜進房間。
  她將相机小心翼翼收進抽屜中。這台相机和她從前用的爛相机可不一樣,得好好珍惜才是。
  她急于找人分享這种喜悅的心情,先是拿起了話筒撥了几個電話號碼,但得到的答案都是——“在念書”““去圖書館了”或者“沒空閒聊”。
  真是群冷漠的人!為了高考連朋友的電話都懶得接。貝芯喃喃抱怨之后瞅了一眼桌上的電腦,決定還是上网公告比較實在。
  匆匆連上線之后她到各大站留言,感激那位溫柔的白馬王子盧……
  “啊!”她這才想起自己沒問他名字。
  沒關系,反正只要知道他是盧瑞峰立委辦公室的主任,就有辦法查到他名字。
  這問題暫且丟到一旁。她又將視線轉向熒幕,發現自己在不知不覺中連上了奇奇留言版。
  跟奇奇說一聲吧!讓他也能分享她的喜悅……
  她正打算留言卻察覺昨天的歡迎留言不知何時被刪除了,留言版上只剩下一封奇奇的私人留言。
  幸好她早將密碼設定進電腦,嗯,她赶緊看看奇奇到底寫了什么。

  留言人:奇奇
  留言主題:愛情制約
  像只籠中的老鼠
  受困于認知地圖
  惟有押對了注
  才能順利逃出
  一場場實驗量化了愛情
  這段過程只是從刺激到反應
  受了制約尚未察覺
  一步步踏入不复万劫

  無意識連續動作
  論情愛非關對錯
  可不可以就此自由
  再不陷 柔情漩渦

  這個奇奇真是個陰沉的男人!貝芯的好心情一下子被他這首詩摧毀殆盡。
  真是沒辦法,他怎會認為愛情只是制約作用下的產物呢?愛情的過程只是“從刺激到反應”,又是“無意識連續動作”?
  真是夠了!她要糾正他的觀念。
     
         ☆        ☆        ☆
   
  又到了一人獨占辦公室的時刻,桓奇照例又連線上网。
  從今天起,他得多瀏覽另一個网頁了,那是屬于他和貝貝的秘密天地。
  昨天深夜他翻了一下心理學,突然覺得愛情來自于制約作用,沒人天生就會愛上某人。
  呵,或許只有在网路上他才能表現出孤僻的一面,就算得不到任何回應也無所謂。
  一進到留言版,他就看到了貝貝的新留言。

  留言人:貝貝
  留言主題:愛情非制約
  紙上數据密密麻麻
  腦中思緒渾渾雜雜
  Sorry!我非科學家
  理論只是空口白話
  別談佛洛依德夢的解析
  甭提實驗室里种种儀器
  Sorry!我不懂那些東西
  只知愛情不能這樣定義

  呵!
  每天多少愛情故事分鏡上演
  每處多少浪漫邂逅重复出現
  時時刻刻歲歲年年
  又有誰管什么古典制約?
  嘿!
  一見鐘情比比皆是
  戀人絮語只怕遺失
  若是畏縮不愿嘗試
  麻木不可能長出果實!

  看完留言的桓奇不禁苦笑,她說得其實滿有道理的。
  只有不敢放膽去愛的人才會否定愛情,而在否定愛情之后又嘲笑別人是傻瓜。多矛盾的心理!這就是“期待被愛,又怕受傷害”的寫照吧。
  他將雙手交叉頸后,回想在過去二十六年來,他仿佛真的沒有為任何人動過心。
  是緣分還沒到嗎?還是他遲鈍得沒發覺內心波動的情愫?
  如果有時間的話,他一定要嘗嘗愛情的滋味,看看它是不是真會結出甜美的果實……
  “鈴——鈴——”
  正當他陷入迷思時,清脆的電話鈴聲惊破了他的思緒,他不禁搖頭苦笑。
  有時間?等下輩子吧!
     
         ☆        ☆        ☆
   
  貝芯沿著樓梯向上爬,一階又一階,一階又一階……
  走了一段距离后,她才發現樓梯頂端站著一個男人,他背對著她,教她看不見他的表情。
  一時,貝芯的好奇心升起,她加快速度沖到他身后。
  他霍然轉身,熟悉的笑容令她心弦為之震動……
  是他!
  因為不曉得他名字,她戰戰兢兢問道:“請問你是不是盧主任?”
  “你是誰?!”他的表情一瞬間轉為冷漠。
  “鈴——鈴——”警報聲突然響起,她看到他回頭向警衛冷冷地說:“把這個女人赶出去!”
  這怎么可能?他怎么可以這樣對她?她只感覺身体一直被向后拖,有一股往下墜落的感覺……
  “貝芯!你又賴床了!”
  睜開眼睛,他的臉瞬間變成老媽的怒容,而那夢中的警鈴聲原來是她的床頭鬧鐘。
  幸好只是場夢!她拍拍胸口,臉上露出一個釋怀笑容。
  “笑什么?明天就要高考了,你到底准備得怎么樣?!”
  “喔。”貝芯搔搔頭,她早忘了這回事。
  “喔什么喔,赶快起來念書了!”
  百般不愿下,貝芯還是屈服于老媽的淫威起床;不過,她腦中惦記的不是高考,而是昨天送去沖洗的相片。
  今天總該洗好了吧!等一下找個時間過去拿,順便送去那個盧什么立委的辦公室。
  真高興,她又有机會和他見面了!這次她一定要問到他名字……
  “你在笑什么?”
  “沒有啦!”她低頭咬了一口吐司,裝作什么事都沒發生。
  “沒有就好。明天就要考試了,等下自己去行天宮拜拜,還要記得……”
  嘿嘿!這樣就不用找借口溜出門,可以正大光明說要去廟里拜拜,真是天助我也!
  貝芯點點頭后立刻解決手上吐司,再匆匆喝光杯中牛奶,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沖出家門。
     
         ☆        ☆        ☆
   
  “貝芯!”她一走進相館,老板就向她招招手。
  “嗨!老板,昨天的相片洗好了嗎?”招手回應之后,她急著想看看自己拍出的成品。
  “好了!”當老板將相片交給她時,她不禁得意得微笑起來。
  拍得真不錯!他的帥勁在照片中一覽無遺。
  “對了,我特別加洗了一張放大的,打算放在櫥窗里。”
  “啊?!”老板這話讓她大為吃惊,她以為自己听錯了。
  “哎呀!男朋友這么帥,借我放店里當一下宣傳品有什么關系?”不明就里的老板沾沾自喜地將那張放大的相片展示給她看,害她倒抽一口冷气。
  “不是啦!他不是我男朋友啦!他是……”她急忙搖手拒絕,但是該怎么解釋兩人的關系呢?
  “管他是誰!反正你幫我和他說一聲就是了。”
  老板的權威不容置疑,貝芯歎了口气后頹喪地离開照相館。
  該怎么開口和他說這种事哩?她和他又不熟……算了!船到橋頭自然直,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天啊!立法院里姓盧的立委為什么這么多個。
  貝芯用手敲敲自己腦袋,為什么她記不起他說的是什么名字?
  糟了!現在該把相片交到哪里才能送到他手上?
  再漫無目標徘徊下去恐怕也無濟于事,干脆去拜拜吧!反正總得討個護身符裝裝樣子給老媽看,否則又要挨一頓罵。
  好多人喔!
  擠不進行天宮的貝芯皺著眉頭躲到一旁樹蔭,看來今天大家都不約而同來這拜拜求平安。
  算了,反正像她這樣墮落的考生,恐怕有媽祖庇佑也考不上。干脆回家好了,家里有舒服的冷气呢!
  打定主意之后,她猛然轉身,正好与來人撞上……
  “喂!你走路怎么——”
  “呵,我們又見面了!”這回,桓奇倒是很快就認出她來了。
  “嗯……你好啊……我找你找了好久……這個……這個……”隨著心跳加速,貝芯開始口吃,連話都說不清楚了。
  “你們先進去。”桓奇用眼神示意其他人先進廟里卡位,再以溫柔的語調問她:“找我有什么事嗎?”
  現在是要先將照片交給他,還是先問他名字好呢?或者先把相館老板的話告訴他?
   桓奇倒不出聲,只一徑微笑著靜待她的回答。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