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3節


  “這張相片是送給你的,請你留下姓名電話和住址,還有我家那邊的相館說要把你的照片放進櫥窗。”
  決定不了到底該先說哪樁,貝芯干脆把所有問題一口气說了。
  听了她的話后,桓奇情不自禁笑了——她真是個可愛的女孩!
  他接過她手上相片,以夸贊的語气說:“真是謝謝你了!把我拍得這么帥!”
  “哪里。”他的贊賞讓貝芯相當開心,或許比拿到什么攝影大獎還要開心。
  “然后,這是我的名片。”桓奇從口袋掏出一張名片遞給她,這樣就不必解釋半天了。
  “盧桓奇。”
  真是個特殊的名字,至少那個“奇”字就很少人用。
  桓奇聳聳肩,接著回答第三個問題。
  “還有,如果我的照片有人要用,當然沒問題!”
  “嗯。”貝芯點點頭,所有該問的話都問完了,她突然覺得不知道該說什么。
  “對了,你還沒告訴我你的芳名。”
  這會換桓奇好奇了,眼前這個可愛的女孩自始至終都沒表明自己的身份呢!
  “我叫余貝芯!余光中的余,然后不是穿的背心的貝芯喔!是貝殼的貝,芯是心髒的心加草字頭。”她把從社團活動中學到的自我介紹詞拿出來用。
  這种自我介紹真是有趣,也讓桓奇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向習慣用筆寫下個人資料的他,從沒想過用另一种方式介紹自己的名字。
  “對了,你明天也要考高考嗎?”
  如果他也是考生的話,兩人就又有共同話題了。
  “沒有,我是陪我老板過來。”桓奇又給了她一個微笑。“你明天要考試嗎?加油喔!”他都忘了明天是高考一試的日子,難怪行天宮會這么多人。
  “嗯,我會的!”貝芯點頭保證。
  他的鼓勵給了她极大的鼓舞,比她老媽的嘮叨效果好上千百倍。
  “那就先祝你金榜題名嘍,我……”
  正當桓奇想再多聊几句時,背后卻傳來一聲叫喚——“主任!”
  “對不起!再聯絡?”桓奇禮貌性問道,他希望有机會能再和她見面。
  “好!”貝芯將他的名片拿在手上揮了揮。
     
         ☆        ☆        ☆
   
  一切都像做夢般順利!
  貝芯回到房間后,悄悄將桓奇的名片放進桌上相框,和他的相片放一起。
  這樣的好消息正适合大大宣傳一番,讓所有人分享她的喜悅;不過,一想到明天就要高考,她決定放棄打電話去碰朋友的軟釘子。
  念頭一轉,她直接撥接上网,再一次在各大网站留言。留言告一段落后,她倚著椅背休息,才發現自己在不知不覺中又連上了奇奇留言版。
  和奇奇說一聲吧!雖然她昨天沒和他分享這分喜悅。
  重新坐正后她盯著熒幕,留言版上出現了一篇奇奇的新留言。
  留言人:奇奇
  留言主題:愛的墓志銘
  滿地紙圈
  裹著我的詩句
  如亂石磊磊
  淹埋我的思緒

  我的靈魂
  在此立下石碑
  碑上短短的墓志銘
  只有三個字
  首字是我
  未字是你
  中間的那個字呢?

  這個奇奇真是討厭!貝芯的好心情又在瞬間被他這首詩摧毀得一干二淨。什么“愛的墓志銘”嘛!為什么他要這么悲觀?
  再讀一次這首詩,感覺最后一段似乎少了一行。
  墓志銘上有三個字,那夾在“我”“你”之間的字到底是什么?他是故意不寫的嗎?
  懶得動腦筋想了,她決定直接留言問他。
  留言完后她匆匆關机,桓奇那句“你明天要考試嗎?加油喔!”仿佛又回蕩在耳邊。
  看來得臨時抱佛腳了,既然桓奇給她加油打气,說什么她也要好好努力一番。
     
         ☆        ☆        ☆
   
  工作結束之后桓奇匆匆上線,今天早上他的詩還沒寫完呢!等趁現在有空赶緊補寫……咦?有篇新留言?

  留言人:貝貝
  留言主題:我很笨
  TO奇奇:
  我猜不到墓志銘中間那個字是什么。
  等看清楚熒幕上顯示的新留言后,他不禁啞然失笑,看來貝貝以為他是故意不寫出來的。
  唉,他是忙著出門,所以最后一句“是窮盡一生也得不到的愛”才來不及打上去。不過,既然她以為這是猜謎游戲,他干脆不講答案,讓她自己想吧!
  干脆發表一下今天的心情好了。今天他遇到一個叫余貝芯的可愛女孩,所以有很多甜蜜的詩句想獻給她。

  留言人:奇奇
  留言主題:你是我的理由
  當我注視你的雙眸時
  我了解 愛將永不消失
  未來的日子里
  You are my reason to be

  此刻什么也不想說
  只想緊緊擁抱你的溫柔
  你是如此美麗
  You are my reason to be

  宇宙中每個人都曾經
  羡慕我能与你相過
  你是我的唯一
  You are my reason to be

  正准備按下确認鍵時他不禁猶豫……這首深情的詩不符合他网路上淡漠憂郁的形象。
  算了,介紹貝貝听首略帶悲傷的情歌好了。
     
         ☆        ☆        ☆
   
  從考場回來的貝芯噘著嘴走進房。早知道就多看一點書,今天試卷上的題目她都有似曾相識的感覺,可是每個答案看起來都對。
  哼!應該效法高中時代丟骰子選答案,搞不好還能蒙對。
  她把背包狠狠摔在床上后,第一動作就是上网哀號。
  “偶?ㄕ啥鼎w了啦!”
  沒想到這個短短的悲歎句早已充斥各大留言版上,害她不曉得該說什么好。
  好吧!去和那個悲觀至极的奇奇哀號吧;反正他本來就夠悲了,頂多回她一句“節哀順變”。
  連上奇奇留言版,這時她才想到她昨天留下的問題,不知道他有沒有寫出答案。
  嗯,有篇新留言,不過篇幅蠻長的,難道一個簡單的問題有必要寫這么多回答嗎?

  留言人:奇奇
  留言主題:不想讓你知道
  “忽然不想讓你知道,在我心中你多重要……”
  結束了?貝芯盯著最后一行發呆,答案到底在哪里?
  這時,她突然看到詩后還有一句短短附注——
  這是周蕙的“不想讓你知道”,有空你不妨听听。
   什么嘛!他的答案該不會就是“不想讓你知道”吧?
  沒想到他不但是個討厭鬼,還是個小器鬼!
  算了,大人有大量,她決定不和他計較。
  今天的心情不适合談情說愛,她來寫段短短的方塊文章吧!
     
         ☆        ☆        ☆
   
  寂靜的辦公室里只有桓奇一人,今天的他有种虛脫的疲憊感。
  好累,連上网的動力也失去了,一切只因為他老爸今天一句“今年年底你出來選市議員吧!”
  非得走上政治這條路嗎?當國會助理就夠累了,為什么一定要當議員,然后是當立委,再來是更上一層樓……
  這根本不是他想要的生活,只是他一出生就被定型了,家族政治的光環啊!
  其實他最想的是當個平凡的上班族,在五點鐘下班后回到家里,悠閒地泡壺咖啡坐在電腦前,把一天的思緒編織成文字記錄下來。
  呵,好像是奢求。
  他打開收音机,讓輕柔的音樂旋律沉淀他的煩扰心緒。輕啜一口黑咖啡,所有苦澀仿佛都隨之咽下。
  算了,上留言版看看貝貝有沒有新留言好了……
  這個念頭剛從心底冒起,他就猛然一惊。
  怎么回事?他居然會在意一個网友?向來他的原則是數据机的插頭一拔開,网路上的是是非非就与他無關。
  他怎么會這么在意貝貝?她只不過是個网友,而且是個一輩子都不會見面的网友。
  再三提醒自己之后他才撥接上線——他一定要堅持自己的原則,絕不能失陷!

  留言人:貝貝
  留言主題:好想去流浪
  “不再流浪了,我不愿做空間的歌者,宁愿是時間的石人……”
  齊豫一貫空靈的聲音,一字一字清揚在空气中,將鄭愁予的詩唱得有如佛家謁語般悠遠深長。
  流浪是不需准備行囊的,也不需預先設定終點。沒有一片云是需要國界的,也沒有一顆心需要翅膀。只要有起飛的心情,人就可以去流浪。
  流浪的人有愛、有夢、瀟洒不羈、無拘無束,而當游倦的心緩緩降落,會看見地上的万家燈火煞是美麗。

  這篇留言好切合他現在的心境呵……桓奇不覺輕揚嘴角,剛才的沮喪消沉一掃而空。
  真不曉得貝貝是怎么猜透他現在的想法,還是說她受到了什么挫折,也想逃避一下現實……
  慢著,他怎么又開始關心她了?他和貝貝只是网友,除了网路之外不該有任何交集。
  扯個和這無關的主題吧,繼續談談連他自己也不相信的愛情……
     
         ☆        ☆        ☆
   
  “貝芯,你有沒有在准備高考二試?”
  “等放榜之后再准備啦!”
  考試結束翌晨,一見是個好天气,貝芯又匆匆忙忙拿著相机离家,根本不理會老媽說什么。
  搞不好一試都沒過了還二試咧!
  昨天晚上她愈想愈心虛,她已經打算好,干脆直接去找份工作好堵住老媽抱怨的嘴。
  不過,在放榜前還有一段難得的逍遙日子,她得趁這机會多拍些照片,說不定真能拍到什么難得一見的佳作,就可以參加年底的攝影大賽了。
  昨天,她有感而發,忽然好想去流浪。如果真能放下一切去流浪就好了……
  “貝芯嗎?”
  有人在叫她名字?貝芯驀然回首,眼前是桓奇溫柔的微笑。
  “啊,是你!”最近几天真是太巧了,能夠連續碰到他。
  “昨天考得怎樣?”桓奇關心問道。
  “考‘完’了。”貝芯語帶雙關自嘲著,俏皮地眨眨眼。
  “別這樣說。”桓奇一听就懂得她意思了,他回她一個笑容又問:“對了,我沒有你的電話和住址……”
  “啊!”貝芯這才想到她忘了給他個人資料,接過他遞來的通訊錄后赶緊寫上。
  偷瞄一眼通訊錄,她已經排到第四百五十七號了,他真是交游廣闊!
  “好了嗎?”桓奇看她寫完就伸手接回通訊錄,确定她沒有遺漏該留的資料后說:“再聯絡?”
  “好!”貝芯點點頭。
  “拜!”
  貝芯望著他的背影,內心一股希望油然而生……她希望自己是那四百五十七人中最特別的一個,即使讓他偶爾想起也好……
  貝芯回到房間后第一件事就是上网,省略了平常時候會上去閒晃的网站,她直接連上了奇奇留言版。
  不知怎么回事,她只想把今天的心情告訴奇奇,等待他的回應。
  記得昨天自己也發表了一篇短短的小文章,不曉得奇奇看了有什么回應?

  留言人:奇奇
  留言主題:自我放逐
  自我放逐于人海
  于遠离你的彼岸
  此刻才猛然惊醒
  或許我真的愛你

  愛情凋零于塵土
  雙眸籠罩著薄霧
  黑瞳中我讀到傷悲
  紅塵間你心上是誰
  青絲襯著紅顏
  相思化為預言
  在火車開動的瞬間
  不知道哪里是終點

  真不愧是奇奇,永遠能把她的好心情驅逐得一干二淨。每次看到他的留言,貝芯就全身無力。
  好悲觀、好寂寞的一個男人啊!她開始同情他了。丟篇笑話給他好了,希望他能振作點……
  “鈴——鈴——”
  就在她准備發表文章時,電話鈴聲響了——
  “貝芯!電話,是男生打來的!”
  這需要這么大呼小叫的嗎?貝芯忿然斷線,拖了几秒后才悻悻然走出房門。
  “快點快點!別讓人家等太久了。”
  貝芯接過話筒后無奈地瞥了老媽一眼,懶洋洋應了聲:“喂?”
  “貝芯,我是盧桓奇。”
  是他!
  “嗯!”貝芯立刻裝出最溫柔的聲音。
  “有沒有空?我請你吃晚餐。”
  “呃……可是我媽已經煮好晚餐了。”貝芯記得老媽最討厭臨時出去吃飯而不事先通知,她赶緊回絕他的邀請。
  “那真是可惜……”
  桓奇的話還沒說完,她老媽馬上在她耳邊大叫——
  “沒問題!你們兩個去吃飯!”
  “好像……可以了。”貝芯有點不好意思。
  “嗯,那半小時后我去接你,OK?”
  “OK!”
  放下話筒之后,貝芯不禁想高呼万歲!4
  貝芯頂著一身濃妝艷抹站在門外等桓奇來。記得她挂上電話后隨意換上一身輕便的牛仔裝准備出門,老媽二話不說就把她拉回房間。
  “怎么可以穿得這么隨便?!要穿漂亮一點!”
  老媽口中一邊抱怨,一邊從衣柜中拿出一套禮服強迫貝芯換上,再把一大堆形形色色的化妝品涂在她臉上。
  在一番折騰下,貝芯根本就認不出鏡中的自己。
  “叮咚!
  當門鈴響起時,神經質的老媽立刻沖去開門。
  “等一下,我家貝芯……喔!我家不訂報紙。”
  原來是報紙推銷員,待在房中的貝芯松了口气,但也起身准備出門。
  “等一下,你要穿什么鞋子?!”
  當她要套上平日的白布鞋時老媽又有意見了,她馬上從鞋柜找出一雙美麗的高跟鞋。
  “媽!”貝芯哀號一聲……她從出生到現在還從沒穿過高跟鞋哩!
   “少囉嗦!赶快穿上去!”
  在老媽的脅迫下,她只得心不甘情不愿地穿上高跟鞋,一拐一拐地走出門。
  禮服有點緊,她不停地縮小腹;鞋子也有點緊,害她必須常常用手拉拉鞋后……
  “叭——叭——”
  一看到是他,貝芯立即飛奔過去,跑了几步就踉蹌一下。
  左、鞋、跟、斷、了!
  真是糟糕!要不要回家換鞋子呢?
  不過,讓桓奇等在門外有點不好意思,她只得小心翼翼地慢慢走過去。
  “盧先生!”
  走到車旁她輕叩車門,把視線轉向一臉愕然的盧桓奇。
  原來剛才站在那里的是她!他根本認不出來。
  一看到他震惊的表情她就覺得丟臉,都怪老媽啦!把她打扮得像個妖怪。
  “進來吧!”愣了半晌后他才恢复鎮定,赶緊打開車門邀請她進來。
  這時,她不得不慶幸自己臉上化了厚厚的妝,讓他看不出她臉色早已大變。
  “鞋子怎么了嗎?”眼尖的桓奇看到她動作就知道出問題了。
  “有沒有強力膠?我黏一下就好。”貝芯聳聳肩故作輕松說道。
  “高跟鞋不好穿吧?”桓奇体貼問道。
  她原本想逞強說“不會”,挑挑眉后還是決定說實話。
  “嗯,我是第一次穿。”
  “我帶你去買雙好看又好穿的鞋。”
  說完之后桓奇就踩下油門,帶她往百貨公司方向去。
  “咦?等等……”還不待貝芯阻止,車子就來到了新光三越的后門。
  “下車吧!”
  “嗯。”看來又得讓他破費了。
     
         ☆        ☆        ☆
   
  黑色、咖啡色還是米白色的好?
  盯著眼前琳琅滿目,各式各樣的休閒鞋,貝芯就是不曉得該買哪雙好。
  “怎么?都不喜歡嗎?”桓奇溫柔問道。
  如果她挑不到喜歡的款式,他就帶她去西町逛逛。
  “不是,是我不知道要買哪一雙。”貝芯搖搖頭。
  她的行頭向來只有布鞋和涼鞋,稍微高級點的休閒鞋是無緣沾上她的腳。
  “那就多買几雙,想穿的時候隨時有得穿。”
  “不行啦!”她早就注意到鞋柜上“999元起”的標价,有逛街經驗的人都知道那個“起”字不曉得暗藏多少玄机。
  突然,一股不舒服的感覺從腹中升起……
  好餓!偷瞄一眼手表,晚上七點了,早過了她的吃飯時間。
  不過,人家可是一派斯文地站在一旁等她挑鞋子,她怎么好意思說出自己肚子餓的事?
  她咽了咽口水,干脆隨便抓了雙离自己最近的鞋子交給小姐。
  “這雙嗎?”桓奇不禁皺眉。
  明明有這么多好看的鞋子,怎么她偏偏挑了雙看來最土的款式?
  貝芯瞅了一眼,好俗的一雙鞋子——大紅色,鞋面上還有個大大的蝴蝶結。不過,反正她穿這种鞋子的机會不多,隨便就好了。
  看她悶不吭聲,桓奇干脆拿了另一雙長筒馬靴交給小姐。
  “就這兩雙,謝謝!”
  “不用了啦!”貝芯赶忙阻止。
  那雙馬靴可不包括在“999元起”架柜中,而是單獨標价“999元”。
  “沒關系,我以為你會選那雙,所以本來就准備買給你了。”
  雖然覺得她品味有點怪,桓奇還是不忍心傷害她,就用這种方法選了雙他中意的鞋子送她。
  “喜歡嗎?”
  “嗯。”貝芯起身走了几步。這雙馬靴還真好穿呢!
  桓奇也滿意地點點頭,他抬起手腕看了眼手表說:
  “已經七點多了,原本我想請你去天母,可是好像太晚了……就在這里吃好不好?”
  “好……呃,我沒意見啦!”她本來想大聲叫好的又猛然收住話頭,瞬間裝出一副淑女口吻。
  這一切轉變桓奇全看在眼里,不過,由此他更欣賞她的純真率性了,他不覺輕揚嘴角。
  真丟臉,她就不能稍微矜持一下嗎?說不定桓奇從此以后再不會找她了……
  “走吧!”桓奇走了几步后發覺她沒跟上來,赶緊回頭提醒她。
  “喔!”貝芯立即小跑步追了上去,臉上還是一股莫名的燥熱。
     
         ☆        ☆        ☆
   
  左手拿叉子靠在肉上,右手拿刀切……貝芯悄悄觀察著桓奇切牛排的動作,再依樣畫葫蘆。
  真糟糕!這討厭的牛排硬是切不斷,害她真想不顧形象直接大啃一口。
  “第一次吃嗎?”桓奇注意到她手忙腳亂的動作。
  “嗯。”貝芯點點頭,但為了維持在他面前的形象,她勉強裝出胸有成竹的笑容。
  桓奇不禁搖頭。照她這樣下去,恐怕到餐廳關門了還吃不完。“我幫你切吧!”
  “不用了啦!這還不簡單……”貝芯加快了切肉的動作,但偏偏還是沒多大成效。
  “我很樂意為小姐服務的。”桓奇真的看不下去了,他主動地將她的餐盤端到自己面前,再取過她手上刀叉,幫她把牛排切成小塊。
  好丟臉喔!
  貝芯一直低著頭,直到他將盤子端回她面前才小聲地說:“謝謝。”
  “不客气,赶快吃吧!”
  桓奇反倒升起一股罪惡感……要是知道她不會切牛排的話,他就不會帶她來吃牛排了。這都是他的錯,以后他該特別注意的……
  吃了几口,貝芯突然覺得腰間一股疼痛……
  慘了!她忘了這件禮服本來就有點緊,更何況是在吃過東西后。
  她抬頭望了桓奇一眼,面對他微笑的眼神也勉強裝出一個微笑回應。
  這件事絕不能讓他發現,否則他又要拖她去買新衣服了。
  為了避免尷尬,她故意細嚼慢咽,又邊吃東西邊喝水,讓肚子很快有飽足感之后就停止用餐。
  “我吃飽了!”
  桓奇看了一眼她面前的餐盤,那牛排怕是有三分之二都沒動過。
  “吃這么少?”他皺起眉頭。這家店的招牌就是牛排了,難道她覺得不好吃?
  “我在節食。”貝芯赶緊找了個借口。
  女孩子都是這樣吧!桓奇諒解地點點頭,不好意思教她多吃,也不好意思讓她等他,他徑自起身准備付帳。
  “等……等等!”看到牛排還剩這么多,她天生的節儉性格不知不覺又出現了。
  多可惜啊!牛排這么好吃,她卻因為這身爛禮服不能多吃點。
  “怎么了?”桓奇回頭不解地望著她,難道她想點別的東西吃?
  “這牛排可不可以打包啊?”話才出口就發覺他臉色大變,貝芯赶緊補充:“這牛排太好吃了,我想讓我老媽也嘗嘗看。”
  其實包回家給老媽吃是借口,帶回去自己享受才是真的!
  “那買一份外帶好了。”
  “不用了啦!反正這塊牛排還剩這么多……”貝芯愈說愈心虛……都怪自己穿了這身該死的衣服!
  桓奇緊咬下唇,這种說來有點丟臉的事情他從沒做過。
  不過,他似乎能体諒她的心情,畢竟不是每個人都和他一樣家境优渥,面對一頓五百元的牛排還覺得“物美价廉”。
  “抱歉,可不可以給我一個袋子?”歷經一番天人交戰,最后他還是照她吩咐把她沒吃完的牛排打包了。
  貝芯則在心里悄悄打定主意,等一下她一定要馬上沖回家,把這身衣服換掉后用微波爐加熱,然后好好大快朵頤一番!
  走出餐廳后,桓奇突然貼近她。
  “呃?”貝芯不懂他想做什么,心跳開始急促加快。
  “以后不必特意穿不合身的禮服,你平常那樣穿就很好看了。”桓奇小聲說道。其實從她表情就看出她在想什么了。
  “啊!”
  好丟臉喔!她再次慶幸自己臉上涂滿厚厚的妝,沒讓他發現她神色有异。
  發覺他的話好像又不小心刺傷了她自尊,桓奇不禁自責。他怎么忘了女孩子對身材最敏感了?
  為了轉移尷尬气氛,他立刻提議道:“我們到陽明山看星星,好不好?”
  “嗯。”貝芯也不好意思說先回家吃牛排,只有點點頭答應了他的邀約。
     
         ☆        ☆        ☆
   
  “好暗喔!”這是個沒有月光的夜晚,天上的繁星照不亮地上的路。
  “牽著我的手,一步一步來。”桓奇小心翼翼扶著她,循著他大學時代到此一游的印象向前走去。
  貝芯突然踩空一階,整個身子向前一傾……
   桓奇反應很快地馬上環住她的肩,等她恢复平衡后才問:“有沒有受傷?”
  貝芯抬頭凝視他擔憂的瞳眸,心跳慌亂地加速,在深呼吸几口气后才逐漸平复。
  “怎么了?”桓奇沒等到她回答,不禁擔心地又問一次。
  “沒事,謝謝。”貝芯調勻呼吸后回答,心里卻悄悄希望他能一直環著她,永遠也不要放手。
  “沒事就好,走吧!”桓奇松開她肩膀,卻再次牽起了她的手。
  距离有差,貝芯不禁微蹙雙眉。不過,她心里還是涌起一陣甜甜暖意……她突然覺得現在的一切好像是一場夢,那么不真實卻令人舍不得放手……
  “到了。”走到涼亭之后桓奇就放手了。
  他對她雖然有一定程度的好感,不過牽牽小手不是第一次約會該做的事。他只是想保護她而已,沒有其它特別目的。
  他放手之后貝芯不免有點失落,不過,眼前綴滿星子的夜空立刻吸引了她的注意。
  “好美喔!”
  桓奇也好久沒仰頭看見這樣燦爛的星空,他舉起雙臂用力深呼吸,想把這段時間糾纏心里的煩惱全部拋去……
  兩人仰觀星空看了好一會,貝芯突然覺得腳酸,不覺用手稍撫了撫小腿,桓奇立刻体貼說道:“要不要到涼亭坐一下?”
  “可是,這樣就看不到星星了。”
  結果,桓奇很快地脫下西裝外套,將它舖在草地上。
  “啊?”貝芯不禁睜大眼。
  “坐下吧!”桓奇一點也不在乎,只點頭示意她坐下。
  貝芯還是一動不動。想到要坐在這么名貴的衣服上頭,她就渾身不對勁。
  察覺她心意的桓奇率先坐下,再向她招招手,示意她坐在他身邊。
  既然他都已經坐了,那她也沒什么好顧慮的,干脆一屁股坐下吧。
  又是一陣沉默,桓奇決定先開口打破這莫名的沉靜。
  “高考考哪一科?”
  “社會行政。”貝芯聳聳肩回答。
  其實她也不太确定那一科的名稱,因為是老媽替她報名的。
  “哦?”桓奇無法把她和充滿愛心的社工人員聯想在一起。
  “我是社會系社學組的。”貝芯補充說明。
  “原來如此!”桓奇點點頭,學理論和學實務的人果然有明顯不同。
  听到他這句話后,貝芯卻重重歎了口气。
  “怎么了?”桓奇以為自己說錯話了。
  貝芯又歎了一口气。
  “其實我一點也不想考高考。”她根本排斥吃公家飯,即使是鐵飯碗也一樣。
  “為什么?”一般女孩子不是都喜歡公家机關穩定,所以對高考相當熱心嗎?
  “因為……你听了不能笑喔!”她原本要直接說出心中想法,但又怕他覺得她幼稚,赶緊先開口說明。
  “嗯,你說吧!”
  “我想當攝影師。”
  桓奇听了這話沒有任何反應,讓貝芯更有自信了。
  “我想拿全國攝影首獎,然后當攝影師!”她干脆一口气把夢想說出來。
  攝影首獎?
  桓奇不覺露出溫柔微笑,他邊笑邊點頭,又將視線轉向滿天星斗。
  “討厭!不是說不笑的嗎?”貝芯噘嘴抗議。
  聞言,桓奇將目光轉回她臉上,嘴邊的笑意更燦爛了。
  “沒什么,只是我很羡慕你。”
  “嗯?”
  “你一定還不曾在社會上工作吧。”
  貝芯連忙點頭。不要說正式工作了,她學生時代連打工的經驗都沒有。
  桓奇會心一笑。
  只有沒在現實社會中打滾過的人才會擁有這樣高遠的夢想;因為只要進了社會工作,就會不自覺向現實妥協,然后把夢想逐步修正,最后干脆放棄。
  “加油,祝你美夢成真!”他衷心祝福她。
  “謝謝……那你呢?你喜歡你現在的工作嗎?”
  桓奇又把視線投向浩瀚星空,邊微笑邊搖搖頭。
  “啊……那為什么不換工作?”她還以為他是無憂無慮的天之驕子呢!
  桓奇笑得更溫柔了。事實上,他今天就是太累了才會蹺班出來玩,但是只有一個人又太寂寞,所以就順便約了她。
  不過這事沒必要同她說,他隨便找了個理由。
  “因為我已經沒有夢想了。”
  “哦?那你原來的夢想是什么?”
  他原來的夢想是什么?
  桓奇在遙遠的記憶中搜尋自己曾有過的夢想,卻模糊得連印象也沒有了。
  呵,大概是他太聰明,老早就把不可能實現的夢想從腦海中驅逐。
  “到底是什么?”貝芯仍不肯死心,決定打破沙鍋問到底。
  桓奇看著她眸中不停閃爍的熾熱光芒,那是充滿夢与希望的眼神……
  過了半晌,他才開口說:“拿諾貝爾文學獎。”
  隨便拿個答案敷衍她吧!也好讓她覺得她的夢想其實沒那么高不可攀……
  貝芯先是愣了一下,緊接著放聲大笑。
  諾貝爾文學獎?他的夢想還真是“夢想”,比她還要夸張!
  桓奇沒因為她的反應感到生气,反倒陪著她笑。
  “對不起!”察覺到自己笑得連眼淚都流出眼眶,貝芯總算止住了笑。
  她未免太沒神經了!居然在他面前大聲嘲笑他的夢想。
  “沒關系……你要好好加油喔!”桓奇一點也不介意,仍不忘為她加油打气。
  “我一定會的!”貝芯點點頭。
  跟他的夢想相比,她達成夢想的可能性實在太大了!
  她充滿斗志的表情讓桓奇感到滿意,他用眼角余光瞥了一眼手表說:“很晚了,我送你回家吧!”
  很晚了嗎?
  貝芯有些失望,不過,今天和他獨處的夜晚實在太美妙了!美妙到她好想赶緊上線告訴奇奇……
     
         ☆        ☆        ☆
   
  “你們去了哪里?他家里做什么的?他有沒有說以結婚為前提和你交往……”
  貝芯一回到家,老媽就如同連珠葩般霹靂啪啦UKD 了一串,教她直把那包牛排扔桌上后就赶緊逃回房間。
  換下那身勒得她老緊的束腰禮服之后,她第一個動作就是開机,然后撥接上線。
  她原本要貼一篇笑話給奇奇放松心情的,誰知會意外接到桓奇的電話。
  不曉得在她出門這段期間,奇奇是不是又寫了什么新文章給她?
  果真沒錯!眼前又出現一篇新留言。

  留言人:奇奇
  留言主題:水槍
  我是一支裝滿寂寞的水槍
  以所有的寂寞向你掃射
  為的就是讓你濕透
  淋得你一身寂寞

  今天的留言很短,貝芯不禁輕攏眉心。
  他很寂寞嗎?為什么他短短四句里就用了三次“寂寞”?
  想到她今夜和桓奇出游的幸福,她就更同情奇奇了。
  應該要讓奇奇分享她的喜悅。她打定主意正准備留言時,房中突然陷入一片漆黑。
  停、電、了!
  她坐在桌前托腮等了十几分鐘才恢复電力,可當她再次連線准備上奇奇留言版時,卻得到“伺服器拒絕連結”的訊息。
  糟糕!留言版的主机當了,不曉得什么時候才能恢复連線。
  “對不起啦!奇奇。”
  原本想留言讓他心情好些的,沒想到會遇到這种狀況。只好等网路恢复正常再留言安慰他嘍。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