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05節


  在网路恢复連線前,貝芯就收到高考一試的成績單了,一如她所預料,她沒達到錄取標准。
  “你書都念到哪去了?居然連個高考也……”
  在老媽說出更多難听的抱怨前,貝芯早就快步逃离家門,省得遭受疲勞轟炸。
   其實沒過才好,這樣她就不用浪費時間去准備二試,可以先去找工作。
  不過該從何找起呢?
  她漫無目的在街上走著,突然看到牆上有個小小招牌——盧瑞峰立委辦公室。
  好熟的名字!
  對了,桓奇就是盧瑞峰立委辦公室的主任嘛!
  好几天沒聯絡了,念頭一轉她決定去拜訪他。
     
         ☆        ☆        ☆
   
  忙里偷閒上网的桓奇看著熒幕上“伺服器拒絕連結”的訊息不覺歎口气,留言版的主机當了好几天了,怎么還沒修复?
  那天他打電話約了貝芯后,他留了一段短短的詩給貝貝,以四句話闡釋寂寞的心情。
  現在想想那詩寫得真差,一點韻味也沒有;所以他想刪除那篇留言,換上另一首比較有韻味的詩。
  “主任,有人找你!”
  “喔。”桓奇匆匆忙忙下線,心里納悶會是誰在這時候到辦公室找他?
  起身后走到門口,貝芯就給他一個甜蜜的笑靨。
  “盧先生!”她不好意思直呼他名字,或是叫他“桓奇”。
  “是你啊!”桓奇回她一個溫柔的微笑。
  自從上次分手后,他又重陷忙碌的工作中,一時也忘了和她聯絡。
  “啊,你收到成績單啦?”
  “對呀!現在變成標准米虫了。”貝芯自嘲地說。
  老媽可是早就說過,如果她考不上就別窩在家里當米虫。
  桓奇對她笑笑。“現在有什么打算?”
  “先找工作嘍!反正我不想吃公家飯,當職業考生也沒意義。”貝芯聳聳肩,只得船到橋頭自然直。
  “找工作呀……”桓奇不禁皺眉。“對了!有沒有興趣當國會助理?”
  他忽然想到可以安排她到辦公室工作,這樣,一來兩人既方便見面,二來她也用不著傷腦筋了。
  “國會助理?那是做什么的?”貝芯睜大眼睛問。
  “國會助理”四個字她是耳熟能詳啦,不過不曉得那些人在做什么。
  “就是整理一些資料,為選民解答問題,有時候還要到立法院旁听……”
  貝芯一听到“立法院”三個字就覺得全身無力,她連忙搖頭拒絕他的提議。
  “不喜歡嗎?”桓奇還以為她會覺得有趣呢!
  “還好啦!只是不想去立法院。”貝芯雙手一攤。
  她對政治可是超冷感的,教她跑立法院?辦不到!
  原來是這個問題,桓奇又給她一個保證的微笑。
  “你不想去,那就別去嘍。”
  他可是辦公室主任,國會助理負責做哪些事都是由他調度;所以只要他動點手腳,她就用不著到立法院旁听了。
  “唔?”
  “放心啦!你先寄份履歷表過來,辦公室的地址我名片上有,收信人就寫我,知道了嗎?”桓奇巨細靡遺地提醒她。
  貝芯這才點點頭,她一時忘了他在辦公室的頭銜是主任呢。
  “關于工作的事情,你盡管放心。”
  桓奇再三向她保證后,她又是感激又是開心地點點頭。
  “主任!盧委員找你。”
  “記得了,拜!”
  “拜!”
  貝芯向他揮手道別之后快步跑回家,她得赶快回去向老媽報告這個好消息呢!
  一轉眼就到了午休時間,雖然不知道网路是不是恢复了,桓奇還是抱著一線希望上网。
  當久違的奇奇留言版出現在眼前,他的第一個動作就是查詢新留言。
  還好,最后一篇還是他上回的留言,看來貝貝還來不及看……
  奇怪,他怎么又開始關心起貝貝來?除了在网路上以文會友外,她和他一點關系也沒有。
  還是赶緊把這篇留言刪掉,換一篇修潤過的新詩吧!
  突然,他耳畔傳來叫喚——
  “主任,早上那位小姐又來找你了。”
  “嗯!”他迅速關机,還來不及走到門口貝芯就走到他身后了。
  “啊,你也上网嗎?”她盯著數据机猛瞧。
  “是啊,公務需要嘛!”桓奇可不敢說自己上什么网站,直接拿公事當借口。
  貝芯也沒再追問,徑自將手上紙袋交給他。
  “這是我的履歷表,我想,還要郵寄過來太慢了,干脆自己送來!”
  桓奇接過紙袋,眼中盛滿了笑意。
  “怎么?我犯規了嗎?”貝芯不懂他的笑容,以為自己被淘汰出局了。
  “明天開始上班,可以嗎?”
  雖然還沒向他的立委老板請示過,但,就讓他濫用一次特權吧!
  “Yes,sir!”貝芯俏皮地向他行了個軍禮。從明天開始,她就不是米虫,而是個有正職的上班女郎嘍!
     
         ☆        ☆        ☆
   
  怀著對第一份工作的憧憬,貝芯一回到房就躺在床舖對著天花板傻笑。
  一切都太順利了!自從遇到桓奇之后……不,与其說是遇到桓奇,不如說是上了奇奇留言版后。
  不知道网路恢复了沒?
  貝芯迅速起身坐到電腦前,以最快速度開机連線。
  當“奇奇留言版”五個大字出現在熒幕上時,貝芯差點跳起來高呼万歲。故障了這么多天,不曉得奇奇現在怎么樣了。
  仔細一看,前几天那篇關于寂寞的短短留言已經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篇新留言。

  留言人:奇奇
  留言主題:孤舟
  被夕陽所遺忘
  被黑夜所隱藏
  我的孤舟已經燃起小燈
  此時此刻卻是難捱時分

  沒有晚霞陪伴
  沒有星光初綻
  我的世界沒入一片黑暗
  何去何從才能逃离不安

  都擠上這艘船吧
  全天下的悲傷哀愁痛苦不堪
  最好將船弄翻
  讓我陷入永琲熒t

  奇奇就是奇奇,好几天不見還是悲苦至极。
  貝芯對著留言版苦笑,在她享盡了全天下的幸福之后,她的网友奇奇居然一副集全天下不幸于一身的口气,害她覺得自己的幸福是建筑在別人的不幸上。
  如果幸福是可以傳遞的就好了,她宁愿自己少點幸福,多余的就轉送給奇奇吧!
  愈是如此,貝芯就愈是同情他,更想待在他身旁好好陪他……
  真是胡思亂想!
  貝芯赶緊搖搖頭揮去這种想法,恐怕就算她想陪,奇奇也不讓她陪呢!因為他是個寂寞的男人,在寂寞中編織屬于他的美麗文字,再化為寂寞的留言。
  她永遠也進不了他的內心世界,只能當一個旁觀者……
  唉!她頓時失去了安慰他的動力。關机后她重新躺回床舖,原本該沉浸在找到工作的喜悅卻已經高興不起來了。
  真希望能讓奇奇開心,能讓他的文字褪去黯淡色彩……
  隨便寫點東西吧!即使會被他嘲笑也無所謂。
     
         ☆        ☆        ☆
   
  “以后如果要徇私的話,記得先通知我一聲好不好?”
  “對不起。”桓奇低頭道歉,心里卻不住咕噥。
  他不過是任命個小小國會助理,干嘛卻得在這看人臉色?何況他做的事也不少,今天不過小小濫用一下特權嘛……
  “對了,你也不要老幫別人煩惱,偶爾也要為自己的前途考慮一下。關于年底的市議員……”
  老板兼老爸的重點果然在這事上,他根本是借題發揮。桓奇在心里默默祈禱會有人來拯救他,果然過了几秒,他的手机适時響起。
   “你先回去吧!”
  桓奇走回位子后不高興地踢了椅子一腳,現在他沒心情工作了,他第一個念頭就是上線。
  上奇奇留言版大吐苦水,把心情垃圾倒給貝貝。
  進去之后,熒幕上又出現了一篇新留言,桓奇用最快的速度瀏覽一遍——

  留言人:貝貝
  留言主題:愛上陌生人
  落在手掌中的微風
  在陽光中一閃一閃跳動
  我終于學會以裝扮好的笑容
  迎接生命中每個陌生的邂逅

  我不在乎
  因為淚痕可以開啟美夢之門
  常常擔心的話就無法到達
  和你約定好了呀!
  下次即使悲傷來臨
  我也能綻放笑靨

  傾落發梢的花瓣
  飄飄蕩蕩地對我細訴呵
  世界上有与离別同數目的相逢
  就算見不了面也不是你的錯

  我不在乎
  因為幸福會從碎裂的心隙溜進
  所以我不會歎气
  和你約定好了呀!
  雖然悲傷總會突然造訪
  我也會好好歡迎它

  這個貝貝真是個腦筋單純的白痴!
  桓奇的心情正差,看到這篇留言就情不自禁嘲笑起她來。
  怎么可以愛上陌生人呢?陌生人是不能愛的!
  他輕啜一口咖啡,再將貝貝的留言仔細讀了一遍,突然覺得她意有所指。
  “就算見不了面也不是你的錯?”這個“你”說的該不會就是他吧!
  不,他不能讓她對他有任何不切實的幻想,因為兩個人只是网友,不可以也不應該對彼此產生情愫。
     
         ☆        ☆        ☆
   
  留言人:奇奇
  留言主題:別愛陌生人
  光是摸不著頭緒的溫柔呵
  你說 戀上那份陌生的青澀
  但卻忘了
  愛情經常都是 孤單寂寞的

  等待一個忐忑不安的心跳
  你說 盼望一段美麗的邂逅
  但卻忘了
  從指尖引誘出的羅曼史 充滿危机

  連目光都未曾交錯過
  就說連命帶運墜入情网
  看不見的障礙在阻擋
  難道你還不明白?

  無法舍棄幻想中陌生地他的身影
  就算變心也無法察覺
  死不了心斷不了念還得說“我愛你”
  所以請記得……別愛陌生人

  貝芯盯著熒幕發愣,她真的被這個奇奇打敗了!
  昨晚她不過是想告訴他,即使愛上陌生人也無所謂,他馬上回她這篇“別愛陌生人”!
  為什么他要死命堅持自己的原則呢?她發表了這么多文章,他當真沒有稍微動搖一下心念,認同愛情的价值?
  气死了!真不想再理他了,可是卻又對他有股莫名的心悸……只是一點點淡淡的心悸,而且是從同情轉化而成的。
  既然如此,她又何必在意他的孤獨?就讓他孤芳自賞好了,反正她也沒机會見到他,沒机會知道他究竟是誰。
  奇奇——陌生人,等于不能愛的人。
  貝芯不自覺會心一笑。她好像不知不覺也感染了他那股多愁善感的憂郁,開始想東想西的了……
  不過這樣也好,誰規定她只能當個開朗的貝芯,不能偶爾陪他享受一下寂寥?
  想了一會,她用手拍拍自己雙頰。
  她真的變得怪怪的,居然會覺得寂寥是一种享受?她是怕孤單、怕寂寞,又愛幻想的啊……
  “貝芯!你今天不是要上班嗎?”
  听到老媽的叫喚,她赶緊換好衣服,以最快的速度沖出家門。
     
         ☆        ☆        ☆
   
  省去了自我介紹,貝芯一進辦公室就被桓奇安排在离他座位最近的位子上。
  為了避免其他人反彈,桓奇特別拿了一些相關資料放在她桌上,要她整理完之后交給他。
  真煩!貝芯反反复复看了這一堆文件,還是沒能弄懂資料上的數据到底代表什么意思;正想往后一躺稍稍休息一下,她眼角余光瞅了辦公室里同仁一眼,才發覺每個人都是一副勤奮工作的模樣。
  不行,這是她第一天上班,可不能丟桓奇的臉。下定決心后她又提起精神,逐字研究資料中的每一筆數据。
  喔,不行!她還是覺得頭昏腦脹。
  午休時間了,貝芯卻連一半資料也沒整理完。
  “還可以嗎?”貝芯猛然抬頭,原來是桓奇。
  “沒問題!”她勉強裝出一個自信滿滿的笑容。
  桓奇苦笑著搖頭,一看就知道她在逞強。他環顧四周,趁著沒人注意的時候把她桌上一堆資料一掃而空。
  “咦?”貝芯睜大眼睛看她。
  “你就先做到這,下午你把這份文件輸入電腦。”桓奇吩咐道。“對了,明天開始我派你出公差,不要忘了帶尼康相机。”這才是他要給她的主要工作。
  “為什么?”出公差她是可以理解,但干嘛要帶相机?
  “因為你要負責替我們辦公室拿一座攝影首獎。”桓奇以正經八百的口吻說。他要幫她完成夢想。
  “啊?”貝芯一時間分辨不出他究竟是真心話還是開玩笑。
  她的困惑令桓奇在心里竊笑,他又嚴正吩咐一次:“就這么決定了。”
  “謝謝主任!”貝芯笑開了臉。
  在現實生活中,她真是太幸運了!能遇到這么呵護她的桓奇……
  當貝芯回到家已是深夜了,因為她執意陪桓奇在辦公室加班,所以才會弄得這么晚。
  “這么晚才回來啊!”老媽開門后就是一頓臭罵,還把她國會助理的工作嫌得一塌糊涂,說是讓人關說走后門的。
  “吵死了!你可不可以閉嘴啊!”貝芯也動了肝火。
  有工作時被人嫌,沒工作時也被人嫌,到底要怎樣老媽才會滿意!
  “余貝芯!”
  “干嘛啦!”
  每次只要老媽這樣叫她名字,她就會偷偷溜進房間,等老媽气消了才出來。不過,今天她不想退讓,非要老媽投降不可!
  “你這個——”
  真是夠了!
  “我要搬出去!”貝芯終于把她憋在心里的怒火一口气爆發出來。
   老媽沒對她這句話作出任何反應。
  “我要搬出去自己住!”她又強調一次后匆匆跑進房間。
  這下子,話說絕了,當真非搬出去不可。只是……誰能來幫她搬家呢?
  算了,這事等睡醒之后再煩惱吧!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