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八章 雨季來了


  穿著白紗禮服的新娘子,狼狽地在尚未干透的泥地里小步小步奔跑;新郎在后頭替新娘子撩起蓬蓬裙襟,像是赶鴨子的農夫,所有婚禮的浪漫,轉為一出滑稽喜劇。
  他們兩個對望一秒鐘,噗哧而笑。
  “快跑,我們到音樂台上躲雨。”
  卜雨正企圖從木椅上拉起游妤辰。
  “不,我不躲雨。”
  這丫頭又在發什么神經?
  她突然站在木犄上,用手掌做成喇叭狀大喊:“我愛雨,我最愛雨,我最愛卜雨正。卜雨正,我——愛——你。”
  卜雨正站上木椅一把摟住她,雨點打在臉上,熱吻也快速落下。
  四片熱唇緊緊契合,雨的節奏像是愛情前奏曲。
  經雨洗刷后的大安公園,小樹似乎也茁壯了。
  跨過馬路時,卜雨正自然地牽起游妤辰的手,她的心一陣狂亂。
  一對新人歡歡喜喜地拍婚紗照,幸福的感覺像電般灌滿全身,游妤辰不由自主地依著卜雨正,他將她握得更緊了。
  他們在音樂台前的木椅坐下,初秋的涼意,輕拂臉龐。
  “妤辰,你心情不好時會做些什么?”
  干叫、寫日記、把音樂開得很大聲,跟著亂叫啊,以前我會摔東西,現在不會了。”
  “為什么?”
  “因為摔完東西,事后還要收拾滿地的亂七八糟,不是自找苦吃嗎?”
  “嗯,有道理。”好有意思的女孩。
  “那你爸爸有沒有心情不好的時候?”
  “以前比較常有,可能是公司還沒進入軌道吧,現在比較少了。可是爸爸不會隨便發脾气,頂多是抽煙、不講話呀,我覺得爸爸是一個很有紳士風度的人。”
  游妤辰對父親的形象是完美的。
  “年紀愈大,受了禮教的束縛,愈是注重形象,不敢任性地為所欲為,這樣才算是成熟的大人。”
  “所以,很多人會得憂郁症,因為沒有地方發泄呀!”
  “等有一天,你進入社會,當人家的媳婦、媽媽,甚至變成一個名人,你就會体會那种痛苦了。”
  “會嗎?”
  “月儿是我大學時代的女朋友,就是你在答錄机里听到的那個聲音。大學畢業后,我們就分手了。她是一個事業成功的女強人,最近在感情上遇到一些問題,她很惶恐,以她的身分地位,不能輕易在眾人面前卸除自己的武裝,于是找上我。”
  游妤辰心頭一緊,總覺得前任女友回過頭來找男友解決感情問題,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
  “這樣好嗎?”
  她嚅嚅地念著,那种心里酸酸的味道應該說是嫉妒吧!
  “如果你在路旁看到小貓小狗生病了,你會不會想幫忙它?”
  卜雨正一向不會耍心机,害怕自己把事情弄得剪不斷理還亂。
  “白月儿是小貓小狗嗎?”
  真是不好的比喻,原想激發她同情心的,這下更解釋不清了。
  “妤辰,怎么那么咄咄逼人呢,我只是想告訴你,當有一個人在你眼前倒下去了,你不會見死不救吧?何況是你的朋友呢!”
  卜雨正急得頻頻拭汗。
  “卜老師,你緊張的樣子,好好玩喔!”
  甜甜的笑容,讓他哭笑不得。
  “小搗蛋。”
  他輕捏那苹果般的臉頰。
  “別擔心,我相信你就是了。”
  她靠入他厚實的胸膛。
  “我安排你們見面好不好?”
  “你是說……”
  卜雨正點點頭,表情是堅定的。
  游妤辰想起向風說的,白月儿的成熟嫵媚与自己黃毛丫頭的對比,有點畏縮。
  “上回你不是說,游媽媽要請我吃飯嗎?連她一同請好不好?讓她陪你媽媽聊聊天,搞不好你媽媽就多了一個新朋友,也就不會成天胡思亂想。”
  “這……”
  她還是沒有做好心理准備。
  “原來上回你是說著玩的。”
  “不是,是真的,哎呀,好啦,好啦!”
  這招激將法還真有效。
  “請你爸爸也要一并出席哦!”
  策略成功,乘胜追擊。
  “這很難囉,他難得在家吃飯,我沒把握。”
  “妤辰,這就靠你啦,我相信你。”卜雨正給予信心的眼神。
  天空開始飄下細細的雨絲。
  “收工了,卜雨正。”不遠處,正在拍結婚照的工作人員,慌張地收拾器材。
  穿著白紗禮服的新娘子,狼狽地在尚未干透的泥地里小步小步奔跑;新郎在后頭撩起新娘子的蓬蓬裙擺,像是赶鴨子的農夫,所有婚禮的浪漫,轉為一出滑稽喜劇。
  他們兩個對望一秒鐘,噗哧而笑。
  “快跑,我們到音樂台上躲雨。”
  卜雨正企圖從木椅上拉起游妤辰。
  “不,我不躲雨。”
  這丫頭又發什么神經?
  她突然站在木椅上,用手掌做成喇叭狀大喊:“我愛雨,我最愛雨,我最愛卜雨正。卜雨正,我——愛——你。”
  偌大的公園里回蕩著愛的告白,卜雨正再也無法抑制積累已久的愛慕之情,盡管雨水濕透衣襟,熱情卻止不住熊熊燃起,他跨上長條木椅一把摟住她,雨點打在臉上,吻也快速落下。
  四片熱唇緊緊契合,她聞著他的气息、感應他澎湃的心跳,微閉著雙眼,用舌尖笨拙地回應他的熱情。原來初吻的滋味是如此天旋地轉,游妤辰覺得自己快要昏倒了,還好腰際的那雙大手如此的緊箍,她很放心的將全身的重量交給他。
  “這是什么?”
  卜雨正感到胸口被异物頂著,這才注意到游妤辰頸項上的玻璃瓶頸鏈。
  “這是我的幸運瓶。”她緊抓著玻璃瓶,心滿意足地笑逐顏開。
  “去廟里求來的?”
  她搖頭。“這是某人的骨灰。”她故意制造恐怖气氛,嚇得卜雨正臉色驟變。
  “哈哈哈!膽小鬼,這是阿波羅的殘骸。”
  “阿波羅?”他仔細端詳玻璃瓶內的白色粉末,記憶的放映机正迅速倒帶,他想起那場將阿波羅石膏像震碎的地震,那次意外的“緊密相擁”。“你是說……”
  她羞赧地點點頭。
  卜雨正感動得回以更狂野的擁吻。
  雨的節奏像是愛情前奏曲。
   
         ☆        ☆        ☆
   
  “爸,好不好嘛,卜老師難得來吃飯,你就答應,星期天別再應酬了。”
  游妤辰在浴室門口把玩著游大海的大哥大苦苦哀求。
  “讓我想想。”游大海隔著蓮蓬頭宣泄的水聲說。
  “讓我想想、讓我想想,你今天晚上講了N遍了。”
  游妤辰率性地關掉父親的大哥大,因為父親如果沒有接不完的電話,就有時間陪她吃頓晚餐了。
  “喂,喂,找哪位?”
  糟糕,按到設定鍵了。這女的聲音在哪曾听過……
  “你在做什么?”
  游大海從浴室出來了。
  啪,這回按對了。
  “我把你的大哥大關机了,這樣就沒有應酬啦!”
  “你這丫頭,怎么那么皮呢!”
  游大海把淪陷的大哥大收复。
  “爸,嘖——嘖——嘖,你看這是什么?”
  游妤辰虛張聲勢地用食指戮游大海的啤酒肚。
  “這是裝財富的,你看財神爺和彌勒佛,都比我還胖呢!”
  “小心哪,高血壓、心髒病專找胖子喔!”
  “嘿,你在詛咒你老爸喔!”
  她的耳朵像兔寶寶一樣,被游大海輕輕地拎著。
  “ㄣㄚ蛅提哄C”
  這是游妤辰撒嬌的說法。
  “如果我再不答應,你鐵定造反了。”
  “謝謝ㄣㄚ蛅提哄C”
  她送給游大海一記大大的吻。
   
         ☆        ☆        ☆
   
  “雨正,今天怎么有空來?”
  白月儿剛結束一項會議,對這個不速之客,又惊又喜。
  “想請你吃飯。”
  “現在不行囉,我跟客戶約好了,沒辦法臨時推掉,晚上好不好?”
  白月儿感到非常無奈。
  “不是今天,這星期天有沒有空?”
  “怎么會突然想找我吃飯,有點詭异。”
  白月儿還是一樣聰明。
  “一個家庭式的聚餐,听說那女主人燒得一手好菜,想帶你去品嘗一番。”
  “就這么簡單?”
  即使有點怀疑,她還是宁愿相信他。
  “相信我,這是一場別有意義的家庭聚會,求求你一定得出席。”
  也只有藉著親自体會游家的現實生活,才能喚回月儿迷失的方向。
  “那你會來接我嗎?”
  這個一向不夠浪漫的男人,開始花心思了,如果是兩人關系的轉捩點,有何不可呢?
  “OK!”
  白月儿、卜雨正都期待這場宴會,只是期望值南轅北轍,互不交集。
   
         ☆        ☆        ☆
   
  今天,游妤辰刻意將自己打扮超越年齡的成熟,當卜雨正与白月儿攜手同來的一剎那,一股相形見絀的气勢,讓她顯得十分別扭。
  “丫頭,不要成天蹦蹦跳跳,女人家就是要端庄,才有女人味。”
  不知怎么,見到白月儿就會聯想到父親的耳提面命。
  她真的很美麗,眼眸晶亮、丰唇高鼻,最特別的是自信的光環,如此刺眼。粉色鑲銀洋裝、同色系配件,穿在一般人身上,容易流于俗气的搭配,白月儿硬是向高難度挑戰,卻很技巧地將其獨特的气質展露無遺。
  白月儿見到游妤辰就知道自己被卜雨正擺了一道,然而她卻沒有奪門而出,一陣外人難以察覺的心悸后,盈盈笑意立刻浮現。
  雨正,這就是你要給我的特別晚餐?我太高估自己的戀愛指數了。
  “這位是游太太吧,你好,來打攪你。”白月儿畢竟是見過世面的女人。
  “別這么說,我喜歡家里熱熱鬧鬧的。”
  江露藍接過白月儿手里的水蜜桃。
  “卜老師,想不到你有這么漂亮的女朋友。”
  卜雨正笑而不答。
  不是,她不是,他為何沒有否認?游妤辰好著急,卻又像啞巴似的有口難言。
  “我們家妤辰,要是有你一半漂亮就好了。”
  我有那么不堪入目嗎?人們還找我拍廣告囉!
  “卜老師,幫我們介紹一下嘛!”在角落沉默許久的游妤辰,終于發言了。
  “這位是白月儿,服裝公司的負責人。”
  還有呢?快說,她不是你女朋友。
  “卜老師,你年紀也不小了,什么時候結婚?”
  游妤辰被江露藍的哪壺不開提哪壺,弄得心惊肉跳。
  “還早呢!”不否認的障眼法,該可解除江露藍的心防。
  他在干嘛?
  白月儿注意到游妤辰的忐忑不安,她圈住卜雨正的手臂。
  “他就是這樣,什么事都不急,慢慢來。不過,我無所謂,對自己的感情有自信最重要。”說完,還故意拋給他一個媚眼。
  卜雨正對這突如其來的動作愣了愣。月儿,你在玩什么把戲?
  他將眼光轉向妤辰,只見她溜進洗手間,不愿接受他善意的眼神。
  “卜老師,加把勁,別讓白小姐被別人追走了。”江露藍自得其樂地撮合。“大海真是的,家里有客人還不早點回來!”江露藍即使發牢騷,仍是笑容滿面。
  這就是游大海的太太、女儿,這樣的家庭是他口中早已彈性疲乏的生活?
  白月儿心里另有一番滋味:五十歲的男人,需要像女儿的情人;二十六歲的男人,卻需要像妹妹的情人,而自己真的甘心跟可以當爸爸的人在一起嗎?
  “大海,你終于回來了,一屋子的人在等你呢!”
  接過西裝外套、公事包、遞上拖鞋,同樣一個流程白月儿也很熟練。
  “卜老師,讓你久等了,外頭塞車。”
  這位站在落地窗前,翻閱雜志的是……
  白月儿回過頭來,毫無畏懼地直視游大海。
  “這……”
  游大海訝异得忘了移動腳步、合攏雙唇。
  “大海,看你三天兩頭應酬應酬的,我還以為你見過的漂亮女孩不少呢!怎么看到人家白小姐,反而連話都不會說了。”江露藍出面打圓場。“來來來,我幫你介紹,這位是白月儿,白小姐,人家是女強人,不僅人長得漂亮,看看連穿著都很有品味呢,還是卜老師眼光好,交到這么才色兼具的女朋友。”
  這下游大海更是反應遲鈍了。
  白月儿刻意讓游大海搜尋答案的眼神斷線,低頭把玩著無名指的戒指。
  卜雨正擔心地掃描洗手間緊閉的門板,不曉得妤辰會不會想不開。
  “妤辰,吃飯了,跑哪儿去了?”
  “我上一下洗手間。”游大海終于將直愣愣的眼球轉向。
  這對父女畢竟是有血緣關系,逃避的空間竟然都一樣。
  “爸。”
  父女狹路相逢,似乎對方都成了自己的鏡子,臉色灰敗、气數殘弱。可貴的是,都還會彼此關心。
  “怎么啦?”兩人异口同聲互問道。
   
         ☆        ☆        ☆
   
  江露藍好久都沒這么開心,這一天她把所有的拿手絕活,全部一一現上桌面,
  仿佛參加第四台電視冠軍大賽,一點都不馬虎,最重要的是游大海也是評審之一。
  “怎樣,味道如何?”
  只有卜雨正頻頻夸贊,其余的人皆食之無味的表情。
  接下來,江露藍也漸漸少話了。
  “江媽媽,月儿那儿有适合你的衣服,你可以常去看看。”卜雨正企圖打破僵局。
  “真的嗎?有我這种年紀歐巴桑穿的?”
  江露藍突然眼睛一亮,比吃自己做的菜還有興趣。
  “嗯,我可以介紹一些适合你穿的衣服。”
  雨正也不照劇本,“月儿”走的是年輕女孩路線,怎么可能有适合她的衣服。
  “大海,改天你陪我去看看,好不好?”
  江露藍想制造夫唱婦隨的形象,然而在座的每個人,都知道這只是徒具形式罷了。
  “那女人的玩意我不懂,你自己去吧!”
  她的臉沉了一下,又“力挽狂瀾”的說:“你看,月儿多會穿衣服。大海,你說是不是?”
  游大海終于与白月儿對上眼。
  “白小姐,一定有不少追求者?”
  這招旁敲側擊,彰顯游大海關心的問題。
  “你說呢?”
  “我……我怎么會曉得。”游大海干干地笑了笑。
  “白姊,卜老師一定追你追得很辛苦?”這時妤辰插話了。
  卜雨正臉上掃過一陣忍者龜的顏色。
  “妤辰!”
  卜雨正以稍高音調示意游妤辰別庸人自扰。
  “其實我一開始就認定雨正,所以其他人就知難而退了。”
  白月儿說完還情意万千地看著卜雨正。
  這句話使得游大海的玻璃心受到撞擊,夾蹄膀的手止不住顫抖。
  而卜雨正更慘了,他正往嘴里送進一口湯,立即濺得襯衫一片湯漬。
  “妤辰,快拿一條濕毛巾給卜老師。”
  卜雨正和游妤辰一起站起身來。“我到浴室去弄。”
  這個晚上,游家的洗手間倒成了最不虛偽的地方,有人在這里隱藏情緒,有人躲在這儿解釋誤會。
  “妤辰,為什么要問那些話?”
  “為什么你不解釋她不是你的女朋友?”
  濕毛巾在水槽里受盡了來自游妤辰的扭曲。
  “我是為了你們好,這是不得已的。”
  “我們?你指我跟她?”
  當然不止,可是愈說只會愈糟。
  “妤辰,如果我現在告訴你爸爸、媽媽我們的事,你想我們還能繼續交往嗎?況且,她最近情緒不穩,我是怕刺激她,有些人看起來很堅強,但就像气球一樣,圓滾滾的,雖很完美,可是只要一受到外來的刺激,哪怕是一根小針,馬上就會泄了气。”
  “就像貝蒂?”又是‘貝蒂’,它真是無所不在。卜雨正真拿她沒法子。
  卜雨正擰干毛巾,擦擦額頭上的汗珠。
  “這個……這個比喻也可以。”
  “可是,我覺得媽跟她不會有太多話可以聊,就拿衣服的品味來說,媽是那种會以布料的尺碼決定衣服价值的人,顯然白姊的价值觀与媽媽背道而馳。”
  “你太多慮了,人都是要慢慢接触才會彼此了解的,讓她們順其自然的發展吧!”
  “可是,白姊有精神上的問題,我怕原本就神經質的媽媽會更嚴重。”
  游妤辰擔心的問題讓卜雨正啼笑皆非,何況白月儿哪有精神病,他只不過想激發游妤辰的同情心,沒想到卻強化過度了。
  “傻妤辰,月儿不是你想像的那种精神病,走吧,我們出去了,免得他們起疑心。”
  “精神病?我倒變成精神病了!”
  正來看個究竟的白月儿,無意間听到這句話,妒意讓她興起了坏念頭。
  “我去拿飲料。”
  游大海藉机尾隨白月儿后頭。
  “為什么要來?”游大海貼近她,像是共犯在密串供詞又怕被逮到般的竊竊私語。
  “我也不知道。”
  “柳橙汁好嗎?白小姐。”游大海故意提高分貝給別人听,因為游妤辰碰巧來拿餐巾紙。
  “他……我是說卜老師,是你的男朋友?”
  “不可以嗎?”
  “這……就算是也不要到我家來,這分明是……”
  “露藍,來幫我拿飲料。”他再度提高音量。
  “我就知道,你笨手笨腳的,還是我來吧!”
  江露藍以為自己來的正是時候。
  “大海,敬客人。”江露藍沒忘記自己女主人的身分。
  “大海,我敬你。”白月儿叫得很順口。
  四張嘴巴停止咀嚼、八只眼睛齊射白月儿。
  “她果然精神异常,不然她該說游先生或是游伯伯’。”游妤辰心想。
  “月儿怎會忘了改口,雖說‘習慣成自然’,但以她的聰明才智,該不會犯下這項錯到离譜的失誤才對。”卜雨正差點又噴洒出滿嘴的蟹肉,這對一向穩重的卜老師,是形象上的一大傷害。
  “白小姐,你可能在外國住習慣了,喜歡直接叫‘大偉’、‘湯姆’、‘安東尼’之類的,可是如果換成中國人,听起來就怪怪的,”江露藍完全后知后覺,雖然笑得有些僵,但至少沒母老虎發威。“你還是跟卜老師一樣叫游伯伯好了。”
  “是,是是是。”游大海滿臉通紅,好像高血壓又犯了。
  “這真的是一种習慣,只不過跟我住在外國沒關系,我都是這樣叫大海的。”
  都是這樣叫?這是什么意思?江露藍真的不知道如何應變。
  “白姊,你醉了。”
  喝柳橙汁會醉,這未免太扯了吧!
  “月儿,我們回去了。”卜雨正見這适得其反的晚餐,已陷入難以控制的局面,只得盡早打退堂鼓。
  “我沒醉,我不想再演戲了,大海,你把我們的關系跟他們說明白。”
  這下所有的問號都朝游大海聚攏。
  “我……”
  “月儿,我們走吧,別做出后悔的事。”卜雨正起身預備打退堂鼓。
  “四年前我就已經做出后悔的事,多一件也無妨。”白月儿決定豁出去了。
  “爸爸,你說話,你說話呀!”游妤辰整個心都揪起來了,她無法理解這場鬧劇式的晚餐,所為何來。
  “月儿,你先回去,我們的事以后再說。”游大海終于開口。
  完蛋了,前功盡棄,不該苦心安排這個致命晚餐的。卜雨正知道自己導的是超級大爛戲。
  “大海,這是怎么回事?”她女性的直覺終于開始發揮效用。江露藍兩眼圓瞠,雙頰下墜的肌肉,亦跟著顫抖。
  游妤辰瞄到游大海的大哥大,這給了她“測謊器”的靈感,她抓住大哥大的設定鍵,毫不遲疑地按下。
  五秒鐘后一陣鈴聲自白月儿的銀色包包內響起,這個外遇追蹤器,證實了她的推測,難以置信的真相終于大白。
  “媽,我們走。”
  游妤辰拉著母親頭也不回的离家出走。
  還沒從震惊中回复的江露藍,只覺得這個家似乎無她容身之處……她茫然地跟著女儿走出家門,留下滿室的錯愕。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