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三章


  “莫先生,我沒有在時間內弄到足夠的錢……”熙宁很不情愿的坦承她的失敗。
  “哦……我很遺憾,但我相信你一定已經盡力了。”他非常認可她的努力和行動力,雖然他替她感到遺憾,但卻對這個結果,一點都不覺得惊訝,他几乎對每一家銀行都施加了壓力,以种种的借口,使得她的貸款全被打了回票,如果他沒有動手腳,也許她還真的能有辦法在三個月內弄到錢。
  “現在,你希望我怎么做?你要我父親去坐牢?還是開除他?不過你放心,不論你選擇哪一种,我們還是會把錢按月還你,利息照算。”她看著他正好整以暇的,坐在他辦公桌后的大型皮椅上。
  “你知道嗎?我為了和裴宁的婚禮,已經籌備了很久,花了很多的心思和金錢……”
  熙宁忍不住歎了一口气,看來現在他是要來跟她算這一筆了,難怪有人說愈有錢的人愈小器,看來莫亦軒也不是個例外。
  “這筆帳也算在我們身上吧!”熙宁橫了心,反正欠五千万跟欠五千三百万,也几乎沒有什么差別,總之就是一筆她還不出來的天文數字。
  “基本上,我還是不希望婚禮取消……”
  這家伙是听不懂國語嗎?她都說了几遍了,裴宁不可能嫁給他,他怎么還是不死、心,這种棒打鴛鴦的事,他也要做?
  “莫先生,裴宁已經結婚了,她不可能……”
  “你記得我們的協定嗎?”
  熙宁困惑地看著他。
  “三個月內籌不到錢,就一切看我,我怎么說,你怎么做,記得嗎?”
  熙宁不由自主的點點頭,看著莫亦軒似笑非笑的模樣,她忽然覺得汗毛直豎。
  不行,她不能怕他,記得孟子說的:“視大人而藐之”,她一日要是怕了他,就只有被他吃得死死的,永無翻身的机會。
  “可是,裴宁不可能离婚再嫁給你,她……已經怀孕了……”
  “喔,那就恭喜她了。”
  熙宁一听他這么說,忽然再也說不出話來,她只是瞪著眼睛看著他,完全不知道他會丟什么難題給她,就只有見招拆招了。
  “我還是不想讓婚禮取消,但可以延期——”“可是,裴宁她……”
  “忘了裴宁好嗎?我不可能要她离婚再嫁的,拆散人家夫妻是會絕子絕孫的。”他試著對她有耐心。
  你知道就好,熙宁心里想道。
  “那還有誰可以嫁給你?我沒有其他姐妹了,只有一個弟弟。”
  莫亦軒忽然邪气的微笑看著她,眼里閃著有趣的光芒,她為什么對自己的女性魅力這么沒自覺?她以為他不可能看上她嗎?她太妄自菲薄了,熙宁只有在外表的條件上不如裴宁,但其他很多方面,卻是裴宁對她始終望塵莫及的,也許莫亦軒就是少數几個,能夠看出這一點的人。
  熙宁呆了足足半分鐘,這才突然露出了恍然大悟的惊訝表情。
  “你是說……我?”
  莫亦軒沒有任何遲疑地點了點頭。
  “你想要嫁給我嗎?”
  熙宁毫不隱瞞的用力搖頭。
  莫亦軒卻只是爽朗地一笑,沒有任何不快的表情。“很好,我非常欣賞你的坦白,希望你能永遠保持這樣,坦白是婚姻的基礎之一。不過,為什么呢?”
  “什么為什么?”
  “你為什么不想嫁給我—撇開那些未婚妻的意外不談,我自認算是一個還不錯的結婚對象,我無父無母,所以你不必侍奉公婆,我還算有錢,所以你也不必擔心生活,我大你七歲,所以也還不是太老,我不約束你,所以婚后你依然自由……”
  熙宁只是目瞪口呆地看著他,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莫亦軒見了她的表情,便又說道:“……這樣子好了,我再讓一步,不過這也是我的底線了。我不希望你有一點不情愿的感覺,所以,我再給你三個月的時間,你可以充分利用這段時間,來了解我這個人,如果三個月后,你還是不想嫁給我,那我們再來談其他條件吧!”熙宁心知肚明自己沒有半點談條件的籌碼,莫亦軒肯這樣做,已經是很大的讓步和犧牲了,她根本只有點頭的份,但她還是想厘清一件事。
  “……你為什么會想娶我?”
  “很奇怪嗎?”
  “很奇怪,通常一般人在看過裴宁之后,是不會做這种選擇……”熙宁點點頭。
  “那你就想,我并不是一般人吧!”莫亦軒以一副輕松自在的口吻說道。
   
         ☆        ☆        ☆
   
  “他确實不是一般人,他是個億万富翁耶!他居然會想娶你?說實在的,你一點都不……”沉文森不可思議的說。
  “嘿,我也沒那么差吧!”熙宁忍不住抗議了。
  “是沒錯,可是憑他的身家,什么人娶不到,為什么是你?”
  “一般有錢有勢的世家小姐們,看到前三任的例子,百分之百的死亡率足以嚇坏不少人,所以他不會是人家的第一選擇,至于那些自動送上門的,他又不屑要,所以……”
  “所以才是你這個特例會屏中選羅!”
  “答對了!”
  “那工作室怎么辦?你還要繼續來上班嗎?”
  “當然來啊,你以為我可以過那种,睡覺睡到自然醒,吃了午餐上健身房,閒來無事就逛街的少奶奶生活嗎?”
  沉文森立刻噗啡一聲笑了出來。“說實在的,我很難想像你變成那個樣子。”
  “是吧!”“不過,他肯讓你繼續出來工作?”
  “當然,我是嫁給他,又不是賣給他。”熙宁理直气壯的說。
  “也差不多了……我都不知道該說你是幸運,還是倒楣了。”
  “我也不知道——”熙宁對自己的未來也開始感到茫然了。
  她一向是個很有自我主張的人,她頭腦清楚地計划每一件事,并讓它一直按步就班地去完成,她對自己的前途和未來也有實際的規划和方向,包括自組工作室、繼續進修……等等,但誰知道一下子會出現一個這么大的變數,而且還是她無法完全掌握的,打亂了她的每一步,打亂了她的所有計划,她心煩意亂的發現自己正陷入了极度的迷惘。
   
         ☆        ☆        ☆
   
  他們先舉行了一個极為簡單的訂婚儀式,當天熙宁就像個洋娃娃似的任人擺布,不論是對禮服、戒指、形式和种种瑣碎的細節,她都全無任何意見和看法,任由莫亦軒說了就算,趙先生、趙太太對于這個一向最有主見的二女儿,這次居然轉了性子,而且連一次抱怨、反抗都沒有,一方面松了一口气,一方面又有些憂心,怕她會不會在最后關頭,才忽然殺你一個措手不及,那他們可是絕無招架的能力。
  總算,直到她被帶到椅子前坐下,她父母才真正松了一口气,至于站在二芳等待著她的莫亦軒,他那一頭黑亮的頭發,全都向后梳的服帖,看來英俊得逼人,他穿著黑色的禮服,樣式非常的簡單,但卻也非常的适合他。
  他很有品味,熙宁心想,以她一個設計師的眼光而言,雖然建筑和服裝是不同的領域,但基本上的理念卻是互通的,她欣賞他的品味。如果到這個冗長的訂婚儀式結東后,她還能記得這件事的話,她一定要這樣告訴他。
  莫亦軒在她面前站定,他看起來很開心、又松了一口气似的對她微笑,而熙宁認為自己也對他笑了,雖然她不确定自己用力擠出來的僵硬表情到底是不是笑容,他帶著有趣的神情看著她,替她戴上了价值不菲的訂婚戒指。
  在前往莫家的一路上,熙宁都不知道該說什么,所以干脆閉嘴,但奇怪的是,莫亦軒顯然也不想開口,事實上,他看來似乎很享受這一刻,他臉上挂著平和的笑容,沒有往常的嚴肅謹慎,只是定定地看著前方,而車子平穩地開著,熙宁累了一整天,她收拾了要搬到莫亦軒家里的一些家當、衣物,特別是制圖工具和電腦,現在早已經精疲力盡,再也沒辦法應酬了,剛好莫亦軒也不說話,正好此時又是一陣倦意襲來,她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莫亦軒看著她熟睡的臉孔,此刻的她,看來就像個單純的小女生,一點也沒有了她父親所說的頑固、倔強的性格,更無法想像,是她一手策划了裴宁的毀婚事件。是他發現了她,她是一塊未經雕琢的璞玉,他相信憑她的行動力和机智,足以去對抗她將要面臨的一切。
  “熙宁,起來了,到家了……”莫亦軒輕輕地搖著她的肩膀,把她叫醒。
  “到家了?”熙宁睜眼一看,映入眼帘的,是白色的石柱拱門,和花木扶疏的寬大庭院,以及地面上一盞盞照路的黃色小燈。
  她不禁感到一陣陣失望,這里當然不是她的家,而是莫亦軒的家,她本以為自己會在醒來后,發現這原來不過是—場夢,但很顯然不是,她是真的要以未婚妻的身份,來住到莫亦軒家里了。
  熙宁跟著莫亦軒進入了他的家、他的城堡,這棟坐落在市郊山上的豪宅,据說有十几個房間,和五十呎的私人游泳池,确實有几分城堡的味道。
  大廳里空空漾漾,這里有挑高的天花板和石柱,豪華的吧台和白色的沙發、落地窗以及石砌的黑色壁爐,整個色調和結构,都是些干淨俐落的線條,但是也明顯的少了些人气。這個地方是用來宴客的,根本不是個溫暖的家,這和熙宁所想像的家,有著极大的差异,但她根本懶得給意見了。
  他帶著她爬上旋轉式的樓梯,上到了三樓,他告訴她,她的房間在哪里,并且替她打開了門。
  “你先梳洗一下,我等會儿再過來和你聊聊,我的房間就在隔壁。”
  熙宁希望他永遠不要過來,但畢竟只是想想,沒有說出口。
  她僵硬地對他笑笑,便關上了門,她走了兩步,便整個人跌坐在大床上。她迷迷糊糊地打了一會儿盹,畢竟還是沒有就此睡著,她不得不強打起精神,進浴室去梳洗,她一吹干頭發,立刻爬上了看來十分松軟的床,縮成一團地睡著了,壓根完全忘記莫亦軒說的話。
   
         ☆        ☆        ☆
   
  熙宁被一陣持續不斷,看來似乎永不放棄的敲門聲給惊醒,她睡眼惺忪而困惑地拿起床邊小几上的鬧鐘,時針正指著七點半鐘,老天!她平時上班都沒這個時間早,她和沉文森互相約束,彼此只要在十點鐘前上班就可以。
  她穿著睡衣披頭散發,火气不小地打開了門。
  “什么事?”
  只見一個白皮膚又瘦又高的中年婦女正站在門口,熙宁一臉不贊同地看著她,老天!才清晨七點半鐘,她居然可以有著精致的化妝、一頭吹整的一絲不苟的發型,酒紅色的絲質襯衫和黑色的窄裙,小腿上還里著高級絲襪,她到底是几點就起來打扮的?
  “你……有什么事嗎?”熙宁覺得自己似乎嗆了一下。
  “亦軒什么都沒告訴你嗎?”她直截了當的說。語气中對莫亦軒的親切和熟悉,直叫熙宁怀疑她的身份。
  “告訴我什么?”
  “這里的規矩,莫家的規矩。”那婦人一個字、一個字咬字十分清楚地對熙宁說道。
  熙宁一時間以為自己在上國語正音班,她忍不住有點想笑,极于想要搞清楚這個女人到底是誰?管家?她從沒听說過哪一個管家可以直呼主人名字的。女佣?看她那樣的穿著似乎沒有辦法打掃、煮飯。
  “請問你是誰?”
  那女人當場給了她一個白眼,好像熙宁不認識的人是黛安娜王妃。“你不知道我是誰?”
  熙宁略微尷尬地搖搖頭。
  “我是莫亦軒的姑媽。”
  熙宁呆了好几秒,才做出反應。“啊……姑……姑媽,你好,你昨天沒回去啊?”“回去?”姑媽當她智障似的看了她。“我人就住在這,不在這,要去哪?”
  “你住在這儿?”熙宁吃惊地只能重复她的話。
  “沒錯,而且,既然我們是同在一個屋檐下,我就認為有必要跟你把話說清楚,我們一向都是七點半吃早餐,所以你如果再不起來的話,就沒有早餐可以吃,我不希望廚子因為你一個人還要再做一份,她也不會高興因此而打斷她在做午餐之前的休息時間,現在全家就你一個人還沒吃,廚子正等著要收拾,你到底……”
  “等一下,等一下,姑媽,你知道莫……呃,你能告訴我亦軒在哪里嗎?”
  “他人在書房。”
  “書房!”她忽然比出了暫停的手勢,對著莫亦軒的姑媽說道:“姑媽,麻煩你給我十分鐘,十分鐘之后,我再來和你討論有關早餐的事……”
  “什么?”
  “十分鐘,十分鐘后,我馬上回來……”熙宁進房間抓了一件睡袍,一邊迅速地朝書房跑,一邊還對姑媽喊道。
  熙宁連門都忘了敲,一陣風似的就直接闖進了莫亦軒的書房,她實在是太震惊了,以至沒辦法再維持那些表面工夫。
  莫亦軒正坐在一張看來很舒服的沙發上看著報紙,他一看見她進來,立刻綻出了笑容。
  “早,我沒想到你會這么早起來。”
  “我自己也沒想到!”熙宁咬著牙說道。
  “我本來想讓你多睡一會的,你昨天二正很累,吃過早餐了嗎?”
  “說到早餐……你姑媽住在這里,你知道嗎?”
  “當然知道啊,對了,家里要是有什么事不知道的,你都可以問姑媽,平時家里的事都是她安排的。”
  “你說家里有什么事都可以問她?”
  “沒錯。”
  “那這個意思是說,她的的确确是住在這里,跟你一起?”
  “正确的說法應該是,跟我們一起。”
  熙宁的陸止刻沉了下來,她一向是個有話直說的人,她實在沒有辦法假裝得很高興。
  “只有她跟我們住在一起?還是還有其他人,一次說出來……”
  “喔,還有她的女儿,也就是我表妹,還有我叔叔的儿子,也就是我的堂弟……”
  “騙子!”她立刻很生气的指責他。
  莫亦軒吃惊地看著她。
  “什么?”
  “你不是說你無父無母,沒有兄弟姐妹,怎么你家里還有這么一大串粽子。”
  “粽子?”莫亦軒迷惘的看著她薄暄一的模樣。
  “是啊,那一大串的不是人嗎?姑媽、表妹、堂弟……還有沒有人是我沒見到的,干媽?表舅?二嬸婆、三姨丈,你的家你愛給誰住我都管不奢,你家里的房間多的是,我也不介意多几個人住,但是我非常不喜歡人家騙我。”她气憤的說。
  “我沒有騙你啊,按照字面上的意思來說,我告訴你的都是真的。我父母都去世了,我也沒有任何的兄弟姐妹,我有哪一點說謊了?”
  “你……你在狡辯。”
  “我不是狡辯,只是我希望你能自己來發現,我也不能告訴你好与不好,好不好,都是要相處了才知道。而且認真的算起來,他們都是我的家人,我有照顧他們的義務和責任。”
  “你的姑媽為什么要你照顧,她沒結婚?沒儿女嗎?”
  “我姑丈在三年前去世,他的生意失敗,欠下了不少的錢,我姑媽是一個單純的家庭主婦,我表妹今年又只有十八歲,她們實在是無處可去了。”
  “那你的堂兄弟呢?”
  “我叔嬸很早就离婚了,我叔叔和我爸媽當年是坐在同一部車上,亦皕磽~只有十五歲,從我叔叔在世的時候,他就一直和我們住在一起了,我不可能因為我叔叔去世了,就把他赶出去吧?”
  熙宁立刻安靜了下來,她知道莫亦軒的父母是在他還在念書的時候,在一場車禍中一塊喪生的,但她根本不知道,當時車上還有其他的人,而她今天逞一時之快說出這些話,這對莫亦軒必定是個很大的打擊,她恨不得能把自己這些尖酸刻薄的話收回。
  “……呃,對不起,我不該提起這件事的,你是對的,你對你的家庭有責任感,是個很難得的优點,我不應該……”
  “無所謂,事情都已經過去那么久了。”莫亦軒接著說道:“對了,你要跟我說什么早餐的事?”
  “算了,這件事我自己解決好了,不麻煩你了。”熙宁那一向獨立自主的精神,馬上發揮出來,十分豪气地表示不必人幫忙。
  “熙宁,你這么說就太見外了,你有什么事應該跟我商量才對……”
  “只是一些有關早餐的雞毛蒜皮小事,我可以解決的……”
  熙宁三、兩步出了書房,沒來得及見到莫亦軒暗自好笑的表情,只見到了莫亦軒的姑媽,正站在樓梯口等著她。
  “哈!姑媽,一切都解決了!”
  “怎么解決?”
  “姑媽,我想你們還是按照習慣七點半吃早餐,如果我起得來,我就會下樓吃,如果我起不來,麻煩你們就別等我了,我會自行解決,絕不會麻煩廚子的。”熙宁連珠炮一口气說完。
  “我可以請問一下,你所謂的自行解決是怎么回事?”姑媽一臉不善的說。
  “喔,我可以自己做早餐的,這一點小事我還會……還有什么事嗎?”
  “沒有了。”姑媽板著臉說。
  “……那,失陪了,姑媽。”熙宁逕自回到房間,准備睡個回籠覺了。
  莫亦軒看過報紙后,來敲了她的門,熙宁剛睡完回籠覺,正在刷牙,准備上班。
  “我要下山去公司了,你要不要一起走?”
  熙宁滿口牙膏,口齒不清的說。“好,再給我三分鐘。”
  于是莫亦軒就老實不客气的坐在她的床沿上等著。
  熙宁穿著睡衣從浴室里走出來,正好看見地舒舒服服地坐著,一邊還看著她的藏書,便不客气的質問:“雖然我們已經有了婚約,可是你也不應該未經邀請,就隨便進女士的房間吧!”莫亦軒裝出一臉無辜。“可是,剛才明明是你說,好,進來房間等!”“我是說,好,再給我三分鐘。”熙宁几乎要跳腳,反正今天是諸事不順,她最好別再計較了,于是她擺擺手。“算了,算了,你坐吧!”
  熙宁只好拿了衣服進浴室里換,她總不能穿著睡衣去上班吧!
   
         ☆        ☆        ☆
   
  當天傍晚,她在辦公室里和沉文森東拉西扯亂聊,總之不想回家,一直撐到了六點半,莫亦軒居然找上門來。
  “哈……哈羅!”沉文森生平還沒如此近距离的見過億万富翁,語气中不免有些無法控制的緊張。
  “你好,你一定就是沉先生了?”莫亦軒大大方方地和沉文森握手寒暄。
  “是……我是沉文森。”
  “你們還在忙嗎?今天要加班?”
  “對。”熙宁說。
  “沒有。”沉文森同時也說。
  熙宁當場給她學長一個特大號的白眼。
  “呃——事實上是……剛剛加完。”
  “那我可以接熙宁回家了吧?”莫亦軒對于他們之間,默契爛透了的謊,根本不在意。
  “當然!當然!”沉文森立刻比了個‘請便’的手勢。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