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四章


  她剛換好衣服,莫亦軒的敲門聲分秒不差的響起。
  “吃晚飯了!”
  熙宁特地瞄了一眼手表,開了門。“你們都是准時在七點半吃晚餐嗎?”
  “是嗎?”莫亦軒不怎么介意地看了一下鐘,時間确實是七點半沒錯。“我其實沒怎么注意過。”
  “走吧!”他伸出了手給她。
  熙宁勾著他的手,忐忑不安地下了樓,這是她和莫亦軒家人的第一次正式見面,她低頭看了看自己,她已經特意穿得正式一點,還擦了一點點淡淡的妝,否則換做平日在家的她,一定是運動衫、短褲的隨性裝扮。
  “我看起來還好吧?”
  “你看起來很不錯啊,很有精神的樣子。”
  熙宁喔了一聲,她早該猜到會是這樣的答案,她又不是裴宁,難道她會期待莫亦軒夸自己很美嗎?
  餐桌上已經坐了三個人,莫亦軒已經大致上介紹過了,中年婦人是莫亦軒的姑媽、一個是姑媽的女儿江珠嫻,另一個是莫亦軒的堂弟莫亦琚A熙宁認為這是非常奇特的家庭組合,不過她這個初來乍到的外人又能說什么呢?
  熙宁在姑媽的身邊坐了下來,她不怎么自然地對大家露出微笑。
  “熙宁,這是姑媽!”“姑媽!”熙宁朝莫亦軒的姑媽笑笑。
  她依舊維持著一絲不苟的外表,白色絲質上衣,深藍色長窄裙,她一定要讓自己在家里也這么不舒服嗎?
  姑媽冷冷淡淡地看著熙宁,什么也沒說,熙宁當下注了個沒趣,難不成她還在記恨早餐事件?
  “這是亦琚A我堂弟,他在公司的公關部門上班。”莫亦軒指著那個穿著一身黑的年輕人說道。
  他看來和熙宁差不多年紀,留著一頭在熙宁眼中看來嫌太長的頭發,蒼白的皮膚包著一副皮包骨的瘦削身材,他看來陰沉沉而無精打采,熙宁很怀疑他這副德性怎么能在公關部門做事?
  他只看了熙宁一眼,中气不足地開口:“你好,表嫂。”
  “呃……不用了,我們也還沒結婚……呃……叫我熙宁就好了……”
  他沒什么反應,只是看著自己的餐盤,好像巴不得盡快省去了這些繁文縟節,直接吃飯。
  莫亦軒終于指向那個坐在她右手邊,一直瞪著熙宁看的那個年輕女孩,如果說其他人對于熙宁是采取不理會的態度,那這個女孩子則是直截了當的表明討厭她。
  “這是珠嫻,她今年要准備考大學。”
  熙宁還沒開口,那個丹鳳眼、薄唇,外貌十分姣好時髦,綁著馬尾巴的女孩已經尖銳的回嘴了:“表哥,你就直接說我去年沒考上,所以今年是重考好了,省得人家還要再問東問西的……好了,介紹完了吧?我們可以吃飯了吧!”
  熙宁尷尬地望著莫亦軒,心里暗暗詛咒這個天殺的女孩,真是有夠沒禮貌的,她母親也不曉得制止她一下。
  “好了,可以吃飯了!”莫亦軒的姑媽說道。
  接著就有一個胖太太和一個年輕女孩,從廚房端出了好几盤菜來,并在餐桌上設了公筷母匙。
  莫亦軒也稍微替她介紹了一下,胖太太是手藝精湛的廚子江太太,那個年輕女孩是個菲律賓來的外勞,另外每個星期會有來一天的園丁和專門負責打掃的人。
  莫家的晚餐菜色很丰富,但熙宁卻有些食不下咽的感覺,莫亦軒有一句沒一句地和他堂弟聊了公司的小事,莫亦瓻h极為簡單的回答。
  姑媽和珠嫻這對理應最親近的母女,彼此不太談話,倒是不約而同,著實親熱的搶著對莫亦軒問東問西,姑媽也就罷了,珠嫻那副愛嬌的模樣,和方才對她的態度,簡直是判若兩人。熙宁不禁暗自怀念起自家的餐桌气氛,雖然他們多半是吵吵鬧鬧的,明顯缺乏餐桌禮儀,但至少比這里有人气得多。
  好不容易吃完了飯,熙宁就推托還有圖要赶,就此离席。
   
         ☆        ☆        ☆
   
  她回到屬于自己的空間、房門一關,這才松了一口气,老天!如果每天都要在這樣的情況下吃飯,那她肯定每天都要消化不良了。
  她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焦慮的走來走去,她知道這樣下去不行,問題是她該怎么跟他開口。
  忽然她听到了敲門聲,一下打開了門,是莫亦軒,她用手扶著門框,顯然沒有要請他進來的意思。
  “你還好吧?我注意到你晚餐吃的不多……”莫亦軒也不要求進來,就很直接地站在門口,關心地問道。
  熙宁皺著眉看著他,奇怪他為什么在穿著一身休閒的時候,看起來還會這么帥。
  “……這行不通的,我們還是算了吧!”她反正一向不懂什么拐彎抹角的說話方式,干脆開門見山的說。
  “熙宁,別忘了我們三個月的約定,現在才是第一天,你不能這么早就打退堂鼓——”“我就知道不該妄想世界上會有這么好、這么优惠的還錢方式,我們能不能忘了這件事,從頭再來一次。我這一輩子,都會努力想辦法還你錢,但是我實在沒辦法就這樣厚臉皮住在你家,我跟你的家人很明顯的格格不入,我們沒有任何共同話題,沒有交集,我甚至覺得你姑媽根本瞧不起我,你表妹討厭我,你堂弟當我最隱形人……”熙宁忍不住愈說愈激動。
  “熙宁,你冷靜一點,沒有人說過你怎么樣。”莫亦軒扶著她的肩頭說道。
  “我沒辦法冷靜,我求你放我走,我決不會賴帳的。”熙宁直視著他的眼睛。
  “你想不想要听一個故事?”莫亦軒忽然沒頭沒腦的說。
  “故事?”
  “是關于一個少年,受到了不明詛咒的故事。”
  “那是你的故事吧,”莫亦軒不承認也不否認。
  “你想听嗎?”
  “你說吧!”熙宁雖然很想离開這里,但她對他的生平,确實又有著無法控制的強烈好奇心,于是她走回房間,在窗台上坐了下來。
  莫亦軒則選了床邊一張看來很舒服的椅子。
  “很久以前,有一個人,他出生在一個很富裕的家庭、父母親都很疼他,生平一向都是要什么有什么,這個情況一直持續到他二十歲那年,他的父母雙雙在一次車禍中喪生,他突然間明白了,再幸福的人,也不可能真的要什么有什么,至少他就要不回他的父母親。不過還算幸運的是,他的父母留下了很完善的信托基金方式,使得少年并沒有因此變窮,他父親的事業仍在維持正常的運作,事實上,他可能還變得更富有……總之,因為這個緣故,讓他得以順利完成學業、并在畢業后開始接手父親留下的財產和企業……”
  莫亦軒在敘述的同時,自己也沉浸在回憶中,而想起了往事。
  “這個少年開始接手工作,由于有一些爻親的得力助手幫助,和他本來就有一些屬于年輕人的大膽想法,當然再加上幸運,使得他經手的事業更加蒸蒸日上,甚至要超過他父親在世的時候……”
  “我想那不止是幸運,光是幸運不足以讓事業維持下去的,你必須要有清楚的頭腦、有遠見、有創新,還要有魄力,才能使事業成功,我相信是因為你有這些條件,所以你成功,而不是因為好運……”熙宁忍不住打斷他的故事,說明自己的看法。
  莫亦軒深深的一笑,繼續說他的故事。“可是,好運并沒有持續,惡運開始向他微笑了……”
  熙宁不得不注意到他的臉色,忽然間轉為陰沉。
  “少年的秘書是他父親生前的員工,雖然只比這個少年大了几歲,但表現的十分优异,因此自然地被留任,可是他的助理秘書卻是個剛從學校畢業的漂亮女孩,他在不久后,就注意到了她……他們開始約會,陷入熱戀,半年后就訂了婚,而在婚禮前”個禮拜,她卻死了……”
  “什么原因?”熙宁只在報上,看過簡單的報導,她想听听莫亦軒這個當事人的說法。
  “……是車禍,警察說她當場斷气,几乎沒有痛苦,但是看到她几乎破碎的頭,還是叫這個少年十分傷心……”
  “后來呢?”
  “后來,足足過了二年不碰愛情的日子以后,他認識了另外一個女孩,他想要重新開始再來過,她是那個少年表妹的英文家教,他又再度被這個女孩子吸引,一年后他們訂婚,訂婚儀式完成的第三天,她從樓梯上滾下來,跌斷了脖子。”
  熙宁的臉孔皺了一下,她并不怕听鬼故事,但這比鬼故事還叫人不忍心听下去,因篇這不只是個故事,而是莫亦軒最為慘痛的親身經歷。
  “外界開始繪聲繪影的出現許多的謠傳,小報、雜志上,他們甚至叫他受詛咒的男人,凡是他所愛的人、他的妻子,全都活不過新婚之夜,他本身不相信什么詛咒,但這其中也許确實有著他無法理解的神秘原因,或者只是純粹的運气不好,總之,為了避免害人害己,他也變得不敢談感情,于是他埋首在工作中,但是愛情這种事情,并不是你想躲,就真的能躲過。又過了二年之后,在一個偶然的机會下,他遇見了自己大學時代的一個女同學,兩人對于畢業這么多年都沒有聯絡的情況下,還能如此偶遇,都覺得這是個很奇特的緣份,于是他們開始交往了,她剛從國外留學回來,她對外界所謂的詛咒并不清楚,而且她決定親身破除這個迷咒……”
  莫亦軒說到此處,忽然停頓了下來,他的眼神望著熙宁所在的方向,但卻是遠遠地看向窗外。
  “后來呢?”熙宁雖然已經知道了結果,但還是忍不住被他的故事吸引。
  莫亦軒抬眼看她。“訂婚后沒多久,她也因意外而死……”
  兩人沉默了好一陣子,還是熙宁沉不住气先開了口。
  “藍胡子的外號也因此而來?”
  莫亦軒神色陰郁地點了點頭。
  “有了前面三次的前車之鑒,你為什么還有勇气嘗試第四次呢?”
  莫亦軒的眼中忽然點燃了一股斗志。“你……可以算是一個特例……而且你看起來勇敢、机伶,獨立自主,我相信你有絕對的能力可以保護自己……”
  “你和我不是因為戀愛而結婚,所以你覺得詛咒不會在我身上應驗?”
  莫亦軒忽然有點心事被看穿的尷尬。“你為什么這么說?是什么讓你這么覺得?”
  “因為你剛才說,凡是你所愛的人、你的妻子全活不過新婚夜,你的前三次婚約,全都是愛情的結果,只有我不是,所以你覺得我應該不會有事的,對嗎?”莫亦軒只是用那張十分英俊,但此刻表情异常嚴肅的臉孔看著她,并沒有回答。
  熙宁卻覺得心情整個放松了,事實上她很高興听到是這樣的結果,這樣她反而沒有負擔,反正這純粹就是一項五千万的交易,她是用來替他掃除莫名惡運,和坏名聲的假新娘,熙宁的心里正打著如意算盤,如果她可以安全的活到結完婚,也許莫亦軒就可安排他們离婚—她是用她自己的命,來還完這五千万的借款,說來也算是辛苦錢,她沒有怎么占到他的便宜,只要她能撐到結完婚,到時她就自由了!
  “我只想要問你一件事,希望你能誠實的回答我。”熙宁十分慎重的開口。
  “什么事?”
  “小報上捕風捉影的說,她們三人的死,全都跟你有關系,只是因為沒有切實的證据,足以對你起訴,所以他們才稱呼你藍胡子……”
  “你到底想要問什么?”莫亦軒打斷了她,顯然他并不喜歡听到藍胡子這种封號。
  “你的前三任未婚妻,真的是你殺的嗎?”
  “當然不是!”莫亦軒沒料到她會這么直截了當地開口問,因而有些吃惊,但仍斬釘截鐵的提出肯定的回笞。
  熙宁一下笑開了臉。“那太好了!”
  她全弄清楚了自己的狀況和使命,只要她能小心的活到結婚一切問題就都解決了。
  莫亦軒看她這么開心,忍不住問道:“你為什么這么高興?”
  “我很高興你肯把實情告訴我,我也很高興听到你未婚妻的死都跟你沒關系……”
  “那又怎么樣?”
  “至少我和你在一起的時候,會是很安全的啦!”
  莫亦軒听到這樣的答案簡亙是啼笑皆非,他不知道自己是該高興,還是該難過了。
   
         ☆        ☆        ☆
   
  雖然她和莫亦軒之間已經溝通清楚了,但熙宁還是十分痛恨那段必須全家相聚的晚餐時間,而且永遠都是准准的七點半鐘。
  恰好,今天的報紙,報導了某個女明星,即將嫁人豪門的八卦新聞,莫亦軒的姑媽和表妹,遠到了這個難得的机會,正好可以來借題發揮。
  “……就是會有這些人為了想要飛上枝頭當鳳凰,而不擇手段,那些個拜金女郎啊,什么事都做得出來。”
  熙宁當然听得出來殊嫻老气橫秋、指桑罵槐的,就是在說她,但她假做不懂,仍是埋頭吃她的飯。
  “是啊,說來說去都是為了錢,這种婚姻怎么可能持久,那些戲子啊,早晚會耐不住寂寞的……”
  “姑媽,這种八卦消息關我們什么事,根本沒有討論的必要。”莫亦軒皺著眉,顯然對這种話題,很沒興趣。
  “好啊,莫亦軒,加油!打敗這對坏心的母女。”熙宁仍是埋頭吃飯,但她在心里面,則默默幫莫亦軒助陣打气。
  “怎么會沒關系,當心哪一天,亦琲磾穭]不小心娶到一個……”珠嫻完全沒有停止的意思,反而愈說愈明。
  什么叫做也?真是欺人太甚。熙宁眉毛一揚,眼看著脾气就要發作,正想要反唇相激的時候,忽然听到了莫亦軒的聲音。
  “我知道你拐彎抹角的在說什么,可是在我的眼中,熙宁本來就是鳳凰,不論她有沒有嫁給我,她都是鳳凰。這件事到此為止,我不希望再听到這种話。尤其是珠嫻,小小年紀就學得這樣口尖舌利的,長大了還得了……”
  熙宁又感激又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他一眼,正好對上了他溫暖的視線,她從不知道這個一向態度強硬的男子,也會有這么溫柔的時候,她又是高興、又有些害羞的低下頭去。自她長這么大以來,行事作風一向都很強悍,凡事都自己解決,自己照顧自己,從來不需要別人來替她說話、替她出頭,這還是她自僮事以來,生平第一次有人這樣維護著她。而且她很意外、也很甜蜜的發現,這個感覺其實一點也不坏。
  “我早就不是小孩子了……”珠嫻為了證明她的話,還特地挺起了胸。
  熙宁吃了一惊,想不到珠嫻年紀雖小,但身材還真是挺有料的。沒話說,自是比一向T恤、牛仔褲慣了的熙宁看來丰滿得多,真的比較起來,珠嫻确實不太像十八歲的小女孩,熙宁反而還比較像。
  “不管是不是小孩子,說話這樣夾棒帶刺的就叫人不舒服,大家都是一家人,有什么話就直說,以后不可以這樣了。”莫亦軒拿出一家之主的風范來教訓人,果然十分有用。
  熙宁暗暗叫好,莫亦瓻o好像全不察覺這場暗潮洶涌的風波,仍是靜靜地、沒什么胃口的吃著飯。
  姑媽和珠嫻交換了一下眼色,總算是适可而止了,不過珠嫻可是毫不馬虎的,在餐桌上就給了熙宁一個特大號的白眼。
  熙宁雖然很火,但也只好假裝不見,總不能再跟莫亦軒告狀吧!
   
         ☆        ☆        ☆
   
  “熙宁,外找!”
  “誰?”熙宁看了一下表,六點半鐘,應該是莫亦軒,他今天顯然有點晚了。“讓他進來好了!”
  沉文森忽然走到了她身邊。“不是你的莫先生喔!”
  “那是誰?”熙宁摸不著頭腦。
  “我怎么知道,不過,人長得也不差就是了。”
  這時熙宁桌上的電話響了起來。
  是莫亦軒。他告訴熙宁今天臨時有些事情沒處理完,將不會回家吃飯,他會派秘書去接她回家。
  “……其實不用這樣麻煩,我自己可以回去的……”
  “山上交通不方便,好久才有一班公車的,我還是讓奕鋒去接你,他應該馬上就到了……”
  熙宁想到方才沉文森說的外找。“我想,他應該已經到了。”
  “那太好了,你先回去了,記得跟姑媽說一聲,我不回去吃飯了。”
  “嗯。”
  熙宁挂了電話,走向小小的會客間。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