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八章


  雖然莫亦軒已經有做了防備,但是仍然有著層出不窮的意外發生,一次是熙宁在火車站時,差點被擁擠的人群推下軌道,幸好是旁邊一個年輕學生即時拉住了她,這才沒當場魂斷鐵軌,她不能确定是不是真的有人推她,或者只是推擠所至。另外一次,是在她要過馬路的時候,一輛像是醉鬼駕駛的車子,莫名其妙地朝她直飛而來,幸好她急忙閃避到安全島上,這才沒有被撞個正著,車子也一下子開得無影無蹤,她在惊嚇之余,也沒有記下車號、車型,只知道是部深藍色的房車,問題是深藍色的房車不知凡几,就算報案,也無從查起,況且只是一些擦傷,她便也不了了之。
  几天之后,她不經意地把這些事當成飯后閒聊的話題,不當一回事的說給莫亦軒听,誰知道莫亦軒鐵青著臉,詳細追問一些細節后,突然皺著眉一言不發的看箸她,像是在思索箸什么。
  “怎么了?你干嘛這么嚴肅,那些可能只是意外而已。”
  “你怎么能夠确定!”
  “本來的目標是你,不是我,所以,我想……”
  莫亦軒板著一張臉,突然一下站起來,踱著步子走開了,他沒有對此事做出任何回應。
  莫亦軒回到自己的房間,他思考著這些事,只是單純的意外,還是真有人想要殺她?可是若是意外,未免也發生得太頻繁了。但他不了解的是,本來的目標是自己,現在為什么會變成是她?難道她的推理全錯了嗎?
  他本來以為熙宁注定了,就是可以替他破除迷咒的人,可是現在看來,卻不單純是如此,危險開始向她逼近,她只是夠幸運、反應夠快而已,否則她已經不知道死几次了,想到她上次差點從樓梯上滾下來,已經足以讓他嚇死了,現在又有這些可疑的意外,他不能再拿她的命來冒險了,他一定要想辦法來解決掉這些事。
   
         ☆        ☆        ☆
   
  几天之后的一個晚上,熙宁人在莫亦軒的書房里看書,忽然珠嫻也走進了書房,熙宁禮貌上地對她笑了笑,算是打招呼,接著就埋頭看自己的書,不再多話。
  珠嫻卻一下走到她的身邊坐下。
  熙宁有些吃惊地看了她一眼,她也正以一种充滿評估意味的眼神回看著她,熙宁不知道這個年紀雖小,但卻十分世故的小女孩,會有什么事要找她。
  “有事嗎?”
  “我沒事就不能來坐在這儿嗎?”
  熙宁碰了個釘子,當下有些自討沒趣的尷尬,也就閉上了嘴。
  忽然珠嫻沒頭沒腦的說道:“我媽跟我說,表哥就跟舅舅一樣,是天生的桃花命,女人總是自己送上門來,但是不論這個女人手段有多厲害,甚至用小孩子做要挾也罷,那些都只是一時的迷惑,莫家的男人,最后還是都會回到自己老婆的身邊,所以她叫我根本不必心急……”
  熙宁是听的一頭霧水。“我不懂你在說什么?”
  “別裝了,你以為我們不知道你安的是什么心嗎?你想嫁給我表哥,要的不過就是他的錢,可是他不會娶你的……”
  熙宁一听到她的話,就心里有气,于是故意諷刺她說:“那難道他就會娶你嗎?”
  “當然。”珠嫻十分傲慢的說。
  “你是他的表妹,你們有血緣的關系,是不可以結婚的——”“我跟表哥根本沒有任何血緣關系,我又不是我媽親生的。”
  熙宁吃惊地看著她,惊訝地說不出話來。
  “我們很小的時候,舅舅跟舅媽就說過表哥將來要娶的人是我,才不會是你們這些外面亂七八糟的女人。”
  “誰是亂七八糟的女人?你不要欺人太甚。”熙宁不甘示弱的說。
  “不是嗎?我媽說,她反正是有辦法把你赶走,到時候,表哥娶的還會是我。”
  熙宁覺得她說的話,簡直是不可理喻,但一時又想不出什么話可以反駁,這時只見株嫻哼了一聲,轉身就离開了書房。
   
         ☆        ☆        ☆
   
  熙宁又气又迷惘,她不懂珠嫻所說的話,到底是什么意思?她說她媽媽會赶走自己又是什么意思?難道她把一切都猜錯了,三樓的那個陷阱是姑媽設下的,最近她身邊一連串的意外,也是針對她而來的,而且目標就是她,不是莫亦軒?可是,如果前三任未婚妻的意外,也都是莫亦軒姑媽的杰作,可是那會連累莫亦軒也有很大的危險,莫亦軒要是死了,她要怎么把珠嫻嫁給他,這很明顯的又說不通,而且珠嫻也不該笨得去承認,這些事是她媽媽做的吧,熙宁握有證据在手,那可是要吃上官司的,熙宁腦袋里忽然一團混亂,她已經搞不清楚怎么回事了。
  她完全失去了看書的興致,她站起身,正要把書放回架上。沒想到,珠嫻前腳才剛走,莫亦軒后腳就到,老天!這短短的一小時之內,她得應付多少人。
  “你在這儿?”莫亦軒一臉陰沉。“我正在找你呢!”
  “什么事?”
  莫亦軒面無表情的說:“……我考慮了很久,我想要取消我們當初的協議,我不需要你跟我結婚了。”
  熙宁不知道自己該做何感想,剛剛珠嫻才來說過莫亦軒不會娶她,現在莫亦軒就自己來開口取消婚約了,她忽然感到一陣強烈的憤怒涌上,或許還有背叛。
  “因為你要娶珠嫻了?”她大聲地質問,她認為至少自己應該有知道的權利。
  “我娶珠嫻?”莫亦軒看來既迷惘又錯愕。“是誰告訴你的?”
  “珠嫻剛才說的。”
  “我沒有要娶珠嫻,她是我的表妹,我怎么可能跟她結婚。事實上,我這輩子不會再考慮結婚了。”莫亦軒在沙發上坐了下來,他看來毫無生气,也沒有了平日的霸气和強硬的態度,而是一副意志消沉的樣子。“我希望你能盡快离開這里,离開莫家,我會找人安全地送你回去,你什么時候收拾好,就什么時候走。”
  熙宁有著嚴重受傷的感覺,雖然自己也不懂為什么會有這种情緒,她不是一直很想离開的嗎?為什么情況會變了,而且這個改變還是在無形中的。她在混亂中,也不知道該怎么替自己抗爭,她看著這個即使消沉、落拓,但仍然能完全吸引她視線的男人,她突然發現了自己生气難過的事實,她早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愛上了他,他根本不想离開他,而她為什么會笨得到現在才發現……
  “為什么?為什么你要送我走?我妨礙到你了嗎?”熙宁哀凄的說。
  莫亦軒沉默了好一陣子,他像是很用力地在克制著自己的情緒,他死命的捏著拳頭,看也不看她。“沒有為什么,我們之間的協議取消了,就是這樣!”
  熙宁不說話,只是一直目不轉睛地看著他,他卻回避著她的眼神,許久之后,莫亦軒不得不開口。
  “……算我求你好不好,我求你离開這里,愈快愈好,錢的事就不用理了……”莫亦軒痛苦的說,此時的他,已經不是個商場上的強人,也不是惡名昭彰的藍胡子,只是一個看來十分痛苦的男人。
  “你如果不能給我一個理由,我是不會走的,我既然答應過你,和你達成了協議,我就不可能臨時反悔跑掉,我可是個一言九鼎的人。”
  莫亦軒抬起了頭,他不敢相信這個女孩子是怎么一回事,他以為以她當時是不情不愿來到莫家的情況,一定會馬上高高興興的离開,但是他顯然完全猜錯了她,她不但不肯走,還要他說個合理的解釋,她的態度甚至比他還強硬。
  他利用這几天,仔細想過了熙宁所說的推論,他認為她說的沒錯,确實是有一個想要殺他們的人,躲在暗處伺机而動。他是在考慮了好几天的情況下,才做出這個決定,他要她遠离危險,但他不知道熙宁為什么會對此有异議。
  他該怎么解釋,說他怕死了再看到任何一具因他而死的尸体,怕死了自己的身邊再有親近的人死亡,更怕她像前三個人一樣,慘死在他的面前,他永遠不希望這樣,他要在這一生中,都看到她好好的活著。
  “你是怕那個人對我下手?還是怕我又做了你的替死鬼?問題是……你有多在乎我?”熙宁慢吞吞、試探的說。
  莫亦軒吃惊地抬起頭,看著她,他用力地吞咽著,喉給明顯地動著,透露出他的緊張。
  “你希望我怎么想?你這么做的理由,是我所想的那樣嗎?你是因為怕我受到傷害,所以要送我走?”熙宁一向勇于爭取屬于自己的東西和權益,但是對人、對她愛上了的人,這還是她第一次表現主動,她這輩子還從沒這么大膽過,她在問著他的同時,自己倒是先紅了臉。
  莫亦軒思考著她所說的話,看著她緋紅的臉頰,心里涌上一股怀疑,難道她——“我……沒錯,我不想要你出事,想到一個殺人凶手隨時……老天!你一定要逼我說出來嗎?”熙宁看著他,等待著。
  莫亦軒歎了一口气,事到如今,就讓她大聲地嘲笑他吧!他用手扶住了額頭,投降而無望地說:“對,我承認,我很怕失去你,我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但是我知道我不能眼睜睜地看你處在危險中,你一定要走……”
  熙宁忽然一下子在他面前蹲下,她平視著他的眼睛,用手捧起了他的臉,她深深地看人他的眼中,她在他的眼中,也看到了自己,接著她突如其來地,主動吻了他。
  “你還要我走嗎?”她在他的唇邊輕聲說道。
  “你……”
  莫亦軒還來不及開口,熙宁就又吻他,她打斷了他的話,吻得他喘不過气來,他哼了一聲,很快地就轉被動為主動,他用健壯的雙臂緊緊地摟住了她,把嬌小的她,完全包在自己寬大的怀抱里,用力地、用盡全部的精神來吻她,親吻這個他想了許久的未婚妻,如果這是他最后一次吻她,至少他希望能夠不要太快結束。
  老天!他早該知道是這樣的滋味,他的本能在他第一次看到她的時候,就已經告訴了他,她就是自己要找的人,現在她用她的熱情、勇敢來說明了這一切。
  “現在,你還是要我走嗎?”熙宁掙脫了他的怀抱,挑興地看著他。
  她紅著臉,張著那一對水亮靈動的大眼睛,紅潤的雙唇輕敔,只是看著他。
  天知道,這個時候,就算她命令他上力山、下油鍋,他也不可能會拒絕。
  “你……你這個小魔女,你會讀心嗎?你是怎么知道的?我以為自己偽裝得很好……”
  “我不會讀心。……我也是剛剛發現自己愛上了你,問題是,我根本不知道你的感覺。”熙宁看著他。“后來,我在想如果你不在乎我的死活,你就不會叫我走,但是你又不肯開口說出來,所以我只好自己來了!”
  “你不怕我那個黑暗中的敵人,也許會……”
  “我不怕。我一向的生活信條,就是努力去爭取自己想要的,現在我要你,而且我知道你也想要我,所以不管你的身邊,是不是有一個喪心病狂的瘋子,等著殺你、或是殺我,或者你本身就是一個藍胡子,我都不在乎……”
  莫亦軒感動的看著她,說不出半句話來,他不知道自己這輩子,在埋葬了三個未婚妻之后,居然還能夠得到真心。
  “……我就是愛上了你,我就是要當你的藍胡子情人!”
   
         ☆        ☆        ☆
   
  在這個屋子里還藏著疑凶的情況下,為了不讓凶手再度得逞,也為了破除惡咒,他們決定盡快舉行婚禮,這一次,可不能像上次訂婚一樣任人擺布,熙宁對于婚禮事宜,可是有著許多的意見。
  她有她理想中的婚禮形式,但莫亦軒顯然一點也不欣賞她的喜好。
  她沒想到結個婚會有這么累人,按照她的想法,應該是只有新郎、新娘,手牽著手,直接找個無人的荒島,以天地為憑結婚就算了,那是她的理想,熙宁也知道現實生活中,并不可行,光是無人的荒島就找不到了,更別提其他。但她的本意是,結婚是兩個人的事,只要有個簡單的儀式就好,何必證明給這一大堆無關緊要的人看,又不是在演戲,還需要觀眾。但莫亦軒卻堅持要有一個盛大隆重的婚禮,才夠正式,兩人為此相持不下,几乎要吵了起來。
  “我之所以這么做,就是故意要讓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老婆,有這么多人、這么多媒体做見證,以免你哪一天后悔了,想跑掉……”莫亦軒說道。
  “哼,我才不是那种言而無信的人呢!你就這么不相信我。”
  “不是不相信,實在是怕你被別人搶走了!”
  “算了吧,我這种平凡無奇的長相,也只有你會拿我當個寶了,其他人根本不屑一顧,更別說要來搶了!”
  “哼,那可是很難說。”
  熙宁看看他認真的表情,忽然有些好笑,才把話題岔開。“好了,現在談完了無聊的婚禮細節,我們該來談談最正經、也最要緊的事。”
  “什么事?”莫亦軒現出了一臉的茫然。
  “虧你這么聰明,還問這個笨問題,當然是找凶手的事啊!”
  莫亦軒還沉浸在婚禮的心醉神迷當中,一下听到她提起凶手二個字,不免有些錯愕。
  “好,現在我們再仔細想想看,到底誰有想殺你的動机,誰有机會動手?我們應該要列一個表,把所有可能的人都過濾一遍。”熙宁拿出了紙筆,坐在桌前等著。
  莫亦軒皺著眉看她。“我有答應你,讓你來管這件事了嗎?”
  熙宁根本不理他,直接動筆寫下第一個名字。“第一個是姑媽,如果你死了的話,她可以得到三分之一的財產不是嗎?接下來是莫亦琚K…”
  “熙宁,夠了,我說過了不讓你插手這件事,我的決定不會變的。”
  “你說過,我又沒答應。”這下換成了熙宁皺著眉看他。“你真的很專制,我已經早就被牽涉進去了,你怎么可以要我現在置身事外。”
  “你的目標太明顯,凶手要對你下手太容易了,我們不能冒這個險。”
  “那你就目標不明顯嗎?”
  “不要跟我辯好不好?”莫亦軒怎么都拿她沒輒,他試著解釋:“你是一個女孩子,又瘦弱,又……”
  “夠了,你不要把我看成弱女子好不好?我夠強悍的可以保護自己。”
  莫亦軒忽然站了起來,向外走。“話題就此結束。”
  “莫亦軒,你給我站住!”熙宁突然喝道。
  莫亦軒這輩子,還沒有一個人敢這么和他說話的,就是他的父母,也不曾這樣叫他站住過。
  他不可署信地看著她。“老天,你比一只母老虎還凶,我是怎么會想要娶你的?”
  “你想反悔也來不及了!”熙宁從沙發上隨手拿了個枕頭丟他,他馬上伸手回了她一個,熙宁不得不用許多的枕頭來反擊他,兩個人立刻像小孩子一樣,在書房里打打鬧鬧了起來,忽然莫亦軒一把抓住了她,他把她壓在沙發上,用力哈她的痒,這還是他自成年以來,第一次玩得這么瘋。
  “投不投降?”
  熙宁尖叫著、笑罵著,“不投降,死也不投降。”
  莫亦軒看著她興奮而嫣紅的臉龐,忽然帶著微笑,痴痴的、深情的看著她。
  “干嘛?你發什么呆?”
  “我真希望我們的婚姻,可以像我爸媽的一樣。”
  “你爸媽也天天這樣玩在一起嗎?”熙宁故意開玩笑。
  莫亦軒一笑,捏捏她的鼻子“小笨蛋,當然不是,他們很恩愛,就像人家說的,相敬如賓,我從來沒看過他們吵架……”
  “真的假的?還是他們在吵你不知道?”
  “你父母會吵架嗎?會在你們面前吵嗎?”
  “當然會,大吵、小吵、冷戰,各种吵法都有,不過,除非是在我爸錯得很离譜的時候,一般來說,都是我媽吵輸就是了。”
  “我父母不會,他們總是對彼此很有禮貌的。”
  熙宁忽然很怪异地看著他。“你确定嗎?我從來沒听說過那對夫妻不吵架的?”
  “我父母就是。”莫亦軒很驕傲地說。
  熙宁卻不知不覺想到了,那天珠嫻所說的話。她說莫家的男人,是天生的桃花命,女人總是自己送上門來,但是不論這個女人手段有多厲害,甚至用小孩子做要挾也罷,那些都只是一時的迷惑,莫家的男人,最后還是都會回到自己老婆的身邊……
  如果莫亦軒的父母,具有像莫亦軒所以為的感情很好,那珠嫻口中說的人會是誰?
  莫亦軒見她思緒飛馳,已經又不知道在想什么主意了,立刻嚴重的警告她不許輕舉妄動,不論發生什么事,都要等他在場的時候再解決,絕對不可以一個人貿然行動。
  熙宁見他語气十分地認真,便滿口答應,其實她心里自有主張,如果她身邊真有什么緊急的事發生,當然是要由自己先解決,等到去跟莫亦軒報告,肯定是來不及了。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