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九章


  熙宁直覺認為有些事不對勁,但她又說不上這是怎么一回事,而姑媽在知道她和莫亦軒打算結婚后,從沒給她好臉色看,因此她也不知道該不該去向她求證,也或許,莫亦軒父母之間的事,其實跟現在這些都不相干,只是她個人無謂的怀疑,到時讓莫亦軒知道她去問了姑媽,反而不好,像是變成她在打探他父母的隱私。
  她考慮了許久,總覺得這件事如果不能解決,她會難過一輩子,她決定賭上一賭,她要把所有的事情對莫亦軒他姑媽全盤托出,如果姑媽是無辜的,她自然可以換到姑媽所知道的事實,但如果凶手就是她,熙宁不是傻瓜,她當然也已經事先做了些防范措施。
  她特地找了個莫亦軒不在家的机會,由于廚子江太太今天休假,因此他們很快地,吃完了极其簡單的晚飯后,各人便回各自的房間休息去,熙宁這時才去敲了姑媽的房門。
  穿著全套的絲質睡衣、睡袍的姑媽,看到是她顯得很惊訝,她扶住了門,仍是淡淡地問熙宁有什么事。
  “我可以進去和您談一下嗎?”
  “什么事?”姑媽仍是十分冷淡。
  “非常重要的事,我認為不方便站在門口說。”
  姑媽挑起了眉,考慮了几秒鐘,她讓開了門。“好吧,你進來吧!”
  熙宁挑了張看來很舒服的椅子坐下,姑媽的房間,就跟她的人一樣,一絲不苟的整洁,屋內充斥著相當高級的東西和擺飾,顯示了她的品味,可是在熙宁看來卻嫌繁雜了一些。
  “姑媽的房間真漂亮。”熙宁應酬的說。
  “你應該不是來參觀我房間的吧?”姑媽毫不留情地打斷她的恭維。“到底有什么事?”熙宁斟酌著該怎么開口,只見姑媽十分不耐煩地看著她。她對她的休閒服睡衣,肯定是十分的不欣賞,熙宁只好赶快開口,來轉移她的注意力。
  于是,熙宁首先從自己差點從樓梯上摔下來的事件說起。
  “你确定不是你自己走路不小心?”姑媽十分怀疑的問,她對熙宁的儀態,一向很有意見。
  熙宁從口袋里,拿出了她始終藏著的證据,釣魚線和鐵釘。“我不會做這么麻煩的事來害自己,而且那天我上樓的時候,樓梯上還沒有這個東西,莫亦軒回家的時候,也沒有這個東西,當時沒有外人來過,這很明顯,一定是家里的某個人做的。”
  姑媽尖銳地開口。“你在暗示這個家里,有人想殺你?”
  “也許目標是我,但也許不是,畢竟你們只是討厭我而已,人不會因為討厭某人,就想把她殺掉吧!應該要有一個切實的理由和動机。”
  “我還是不得不說,你真的是一個很沒有禮貌的女孩子,你究竟想說什么?
  我們家的人為什么要殺你?”姑媽看來一副不屑的樣子,熙宁心想,姑媽大概會連殺她都嫌麻煩。
  接著熙宁說出前三任未婚妻死亡的意外,和莫亦軒得以逃過的巧合,姑媽一邊听、一邊皺著眉深思。
  “你是說,其實是有人想要殺亦軒,誰會做這么瘋狂的事,亦軒死,對任何人都沒有好處!”
  “可是,就前几次而言,我們几乎可以确定他下手的目標,就是亦軒,像車子煞車的事,如果他當時的未婚妻沒有來借車,現在死的人就是亦軒了,所以,我們仔細一想,目標應該是亦軒,你能不能幫我想想看,誰會想要殺亦軒?”
  姑媽認真的想了好一會儿,她慢慢地搖了搖頭。“我真的不知道什么人會想殺他。”
  熙宁忽然有些尷尬地看著姑媽,什么話也沒說,姑媽見到她的表情,這才一下恍然大悟,她惊喘出聲:“你……你……你好大的膽子,你是怀疑我們?”
  熙宁不得不解釋,凡是住在這家中的人,個個都有嫌疑。
  “我們不可能想殺亦軒,他是我的親侄子!”姑媽幽幽地歎了一口气,她無奈地看向窗外。“說來也不怕你知道,當年我丈夫留了一大筆的債讓我背,珠嫻年紀又還很小,如果不是亦軒肯幫忙、收留我們,我們現在可是連住的地方都沒有。”
  “可是,他如果死了,你不是也有一分遺產嗎?”
  姑媽當場賞了她﹂個特大號的白眼。“他這几年來,陸陸續續替我還的債,已經遠比我當時所能拿到的遺產多,你以為我會笨得做這种事嗎?況且如果不是有亦軒這几年多方面的經營,所謂的財產不過只有公司和這棟房子,房子賣掉可能有個几千万,至于公司根本是個空殼子,在亦軒接手前,它外表雖然好看,但其實一直是虧損的狀態,如果不是有亦軒在,我們的生活,也不會是現在你看到的樣子。你居然敢暗示我為了錢,要殺自己的親侄子。”
  “我不是在暗示,只是有二件謀殺,是發生在個屋子里,有一件是在亦軒的車子,怎么說起來,這屋子里的人,每一個都有很大的嫌疑,不是嗎?”
  “我不知道怎么向你證明我的清白,但是我不可能為了錢殺亦軒。”姑媽尖銳地說。
  熙宁歎了口气。“那珠嫻呢?”
  “怎么可能,她一直愛著亦軒……”姑媽看了熙宁一眼—忽然停住。
  “啊,我已經知道這件事了,你繼續說沒關系。”
  “總之,珠嫻雖然不是我親生的,可是也是我從小帶大的,她不會做這种事,她如果真要殺人,也會是那些未婚妻,不可能會是亦軒……”她別有所指地看了一眼熙宁。“她從小到大,一直以為亦軒會娶她。”
  “那亦琠O?”
  “亦瓻亄M楚他吃的是誰的飯,他不會這么做的。”
  “可是,他如果殺了亦軒,不是可以拿到一筆不少的錢嗎?”
  “亦瓻亄M楚自己是塊什么材料,現在他有安安穩穩的收入和生活,他殺亦軒拿了錢又能怎樣,總有一天會坐吃山空。”
  “要是他不這么想呢?!”
  “他必須要這么想,因為他已經試過了。”
  “什么意思?”熙宁困惑的說。
  姑媽顯然是在考慮,要不要對她說出這件事,最后她還是松口了。“……兩年前,在他的要求下,亦軒給了他一大筆錢,讓他去自立門戶,結果,還沒到一年,他就落得一毛不剩的回來,亦軒二話不說的收留他,他很清楚亦軒是他的衣食父母,他不會笨得要殺自己的金主的。”
  “照你這么說,根本沒有一個人想殺亦軒,那從頭到尾的這些事,是怎么一回事?就算是惡作劇,也是要有一個惡作劇的人啊!”
   
         ☆        ☆        ☆
   
  姑媽思索著,忽然她表情一變。
  “會不會是……”
  “什么?”
  “你知道亦軒的父母是怎么死的嗎?”
  “車禍。”
  姑媽點點頭。“你知道他們那天為什么會一塊出去嗎。”“為什么?”
  “他們想要協議离婚。”
  熙宁大吃一惊。“可是亦軒說,他父母之間很恩愛的,怎么會——”“那只是表象,他們貌合神离已經不是一兩天的事了,那天他們之所以要出去談這件事,也是因為不想讓亦軒太早知道。”
  “可是你和亦琲漯赤迅ㄙ器D這件事。”
  “亦琤L爸爸是個律師,他是一起去替他們辦离婚的。”
  “亦軒他媽是在几年前,才知道亦軒他爸爸外面有女人,這是他們不合的主因,可是其實我嫂子并不知道,亦軒他爸爸的這個外遇,其實已經是維持很多年的了,那女人更是連孩子都有了。”
  接著姑媽說出莫亦軒他父親的故事,原來莫亦軒的父親在和他母親結婚以前,就和一個女孩子有交往,后來因為父母的反對而分手,莫亦軒的父親另娶了他母親,誰知道几年前,他們在偶然的机會下再相見,重燃舊情,而且還有了孩子,莫亦軒的父親想要离婚,并且讓那個孩子認祖歸宗,他和莫亦軒的母親,就是出去談這件事,沒想到居然就這樣出了事,莫亦軒的父親离不成婚,也沒能認回他的孩子。
  “難怪你會跟珠嫻說,莫家的男人,最后還是會回到他妻子的身邊……”
  “沒錯,盡管我哥哥再不愿意,他最后還是沒辦法讓那個女人進門,也沒辦法讓那孩子姓莫家的姓,他還是得依著亦軒的意思,跟我嫂子葬在一起。”
  “那現在這個女人呢?”
  “從我哥死后,她就沒有消息了,她也沒有帶那個孩子回來祭拜。”
  “所以,你認為這個女人可能因此怀恨在心,她沒辦法對付亦軒的母親,便牽怒到亦軒身上,想要對亦軒不利?”
  “我不知道,我只是覺得這件事,最有可能。”
  “可是這怎么解釋事情全大部分都發生在家里,這個女人沒有進門,她怎么能……”熙宁腦筋忽然一轉。“等一下……姑媽,你見過那個女人嗎?”
  “沒有見過。”
  “你知道她多大年紀嗎?”
  “應該是只比我大了几歲……”
  接著兩人對望了一眼,姑媽這時也想到了,唯一個年紀相符,又能自由進出這棟屋子的人,只有一個人,廚子江太太。
  當天正好是江太太休假,她們找不到她的人。
  “可是,如果是江太太,她要害亦軒其實很容易,她只要在食物里動些手腳就行,何必費心去做什么陷阱?”姑媽忽然想到這一點。
  “如果她在食物里動手腳,警察第一個怀疑她,那她還有什么戲唱。”
  “說的也是。那現在怎么辦,我們要不要告訴亦軒這件事。”
  “我想不要,就算江太太真的是亦軒他爸爸的外遇對象,我們目前也還沒有确實的證据,可以證明她和這些意外有關。而且,對亦軒來說,知道他父母不合、他父親有外遇,也不會是什么太愉快的事,如果可能的話,我們直接和江太太先談過,如果事實證明不是她做的,那我們根本連說都不用說,亦軒沒必要知道。”
  “万一她不承認她是呢?”
  “我們可以自己查啊!”熙宁全不當一回事,她接著轉念一想。“事實上,我認為我們不應該先跟江太太談,我們先找人調查過她的身份再說,以免打草惊蛇。”
  姑媽點點頭,她看著她,眼神忽然和以前的態度有些不同。
  “怎么了,姑媽?”
  “沒什么,我想不到你還滿有腦筋的,你雖然沒什么大家閨秀的气質,不過還算是有腦袋,而且你看來是真的關心亦軒,不光是為了他的錢。”
  “謝謝你啊,姑媽。”熙宁澀澀地說道。
  她認為這雖然是有些貶低意味的贊美,不過比起之前對她的不屑一顧狀,已經是有了很明顯的進步,她也只好自己安慰自己,聊胜于無了。
   
         ☆        ☆        ☆
   
  第二天,熙宁就找了征信社調查這件事,他們回覆,必須三天后才有消息,熙宁便強忍著不去當面揭穿、對質的沖動,當然更得忍任告訴莫亦軒的沖動。
  三天后,征信社打了電話約她見面,并且給了她一個牛皮紙袋,里面是江太太的全部資料。
  “老實說,我這筆生意算是滿好做的。”征信社的李先生,是一個外表猛一看像流氓的中年人,但据說他其實是個退休的警察,他一邊抽著煙,一邊向熙宁報告情形。“這個女人的一生,就像張白紙一樣簡單,她在南部出生、小學畢業、廿歲的時候經媒人介紹而結婚,只有一個女儿,女儿七年前嫁人,有一個小孩,目前銀丈夫住在台北,她自己則在五年前离婚,据說是因為她丈夫好賭,喝了酒又會打人,离婚后她經人介紹,到了一戶姓莫的有錢人家做事至今。沒有任何犯罪記錄、沒有駕照,所以也沒有任何肇事違規記錄,是一個干干淨淨的人,在我們這一行看來,她几乎是個沒有秘密的人,說實在,真的是沒什么好調查的。”
  “她有沒有婚外情的記錄?”
  李先生正在喝的咖啡,差點一下噴出來。“你覺得可能嗎?當然沒有,她這一生是個傳統的女人,除了离婚這件事之外,她婚前連男朋友也沒交過,更別說是婚外情,當人家第三者了。”
  “你确定?”
  “趙小姐,本來我們是不該采人隱私的,可是,你要找的是你先生的外遇對象嗎?”
  “當然不是。”熙宁有些錯愕。“她的年紀,怎么可能……”
  李先生從紙袋中抽出一些照片、和影印的文件。“我想也不是,你看,這些都是有憑有据的,她的一生中,几乎沒有什么神秘、也沒有什么韻事可言,我非常确定她沒有介入他人的婚姻。”
  熙宁和李先生的談話結束后,她的調查工作就又陷入了死胡同,江太太既然不是莫亦軒父親的外遇對象,那她當然也沒有了殺害莫亦軒的嫌疑,看來這條線索又斷了。
  她找了個机會,在晚飯后,向姑媽報告這件事,姑媽答應再想想看,還有沒有其他可能的人或事,同時還叮囑她自己小心一點,熙宁沒想到她會關心自己,不免有些錯愕。
  她一走出房門,就看見了雙手插在口袋里,背靠著牆,看來還是一派的瀟洒,但卻帶著一臉的興趣,和高度好奇心的莫亦軒。
  “我不知道你從什么時候開始,和姑媽變得這么有話說。”
  “……沒有啊,我只是問她一些明天的菜色。”熙宁自行領頭向前走,扯著不怎么高明的謊,她和姑媽約定好了,除非必要,否則不告訴莫亦軒這件事,不要破坏他父母在他心目中的形象。
  莫亦軒迫在她后面,他又不是傻瓜,當然不會上她的當。“你從什么時候開始,會跟姑媽討論隔天吃什么菜,你不是從來都對這些家事沒興趣的嗎?”
  熙宁忽然轉過頭來,一臉調皮地看著他。“我想,事先學學,總是沒坏處的嘛!”
  “你該不會是在告訴我,你是盒了要當一個賢妻良母,在事先做准備吧!”
  “對啊,你倒是提醒了我,也許我該再去參加個烹飪班什么的……”
  莫亦軒問了半天,不但沒問到半句真話,她的謊反而愈說愈流利,讓他為之气結,可是又拿她沒輒,于是莫亦軒從她的背后,輕輕地一把勒住了她的脖子。
  “你不肯說實話,當心我這個藍胡子掐死你!”
  “你敢,你要是掐死我,你就沒老婆了!”熙宁腿一勾,莫亦軒腳下一個跟槍,當下讓熙宁掙脫了他的怀抱,她乘机一溜煙地,朝樓上直奔而去。
  莫亦軒亦快步追赶了上去。
  兩人開心地打打鬧鬧的情況,已經全看在角落陰暗處的一雙眼睛里。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