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第十一章


  莫亦軒夾雜著憤怒和嫉妒的情緒,他想不出來,她怎會如此不吭一聲地,跟另一個男人走,又是誰會冒他的名去約她,整件事情一團混亂,他卻理不出半點頭緒。
  回到家里,時間已經是八點多鐘了,他很想要去報警,卻知道警方一定不會受理的。熙宁是個有自主能力的成年人,她只失蹤了二個多小時,他若在此時報警,別人也是只會覺得他沉不住气,小題大作而已,雖然他知道事有蹊蹺,但警方不可能為了他的一些直覺,而展開搜索或調查。
  他頹然地板著一張臉進了門,發現全家都還在等著他,回家吃飯。按照往例,如果是他不回家吃飯,必定會打個電話回來,但當他一知道熙宁無故失蹤后,只是心亂如麻,根本忘了吃飯這件事。
  “今天怎么這么晚,我打了電話到公司,又說你早就走了?”姑媽立刻上前來詢問。
  “我不餓,你們吃吧!”莫亦軒不知該怎么解釋,只得無精打采的回話。
  他轉身就要上樓,回自己的房間,珠嫻卻很不識趣的開口了:“表哥,那個女——表嫂,怎么沒跟你一起回來呢?”
  莫亦軒鐵青了臉說道:“我也不知道她上哪去了——”“什么!你不知道她去哪?她是回家了嗎?”姑媽十分的吃惊。
  “我找過了她公司、家里、她姐姐家里,沒有一個人知道她上哪去了……”
  “怎么會有這种事,她到現在都還沒跟你聯絡嗎?”
  莫亦軒搖了搖頭。“更奇怪的是,她收到一張卡片,有人冒我的名,約了她今晚去听音樂會。”
  “結果呢?”
  “她應該是去赴約了,她學長說,約定的時間一到,她就下樓去了,門口的大樓管理員,也看到了她跟著一個男人走了……”
  “那是誰?”
  “沒有人知道。”莫亦軒自己說起來,也覺得很荒謬。“管理員說,她是跟一個和我長得一樣的男人走的。”
  “跟你長得一樣的人?”姑媽立刻陷入了深思。“有誰會跟你長得很像……”
  忽然莫亦軒和姑媽同時想到了,他們一致地轉頭,看著本來一直沉默地听他們談話的莫亦琚C
  莫亦甯搢鴗F莫亦軒那副要殺人似的目光二止刻忙著表玥。“我下了班就直接回來了,公司的人都有看到我,家里的人也可以做證,我是跟平時一樣時間回來,我不可能去接趙小姐的。”
  莫亦軒這時才略微緩和下臉色。
  此時珠嫻突然插口,她假咳了二聲,有些曖昧而試探的說:“亦軒哥,她會不會是瞞著你,另外有男朋友了?”
  莫亦軒用森冷的眼光看著她,他想到熙宁對他的態度,和那次在書房里表露真情,他絕對不相信熙宁那樣光明坦蕩的人,會是在做假。
  “不可能!”
  “是嗎?”妹嫻怀疑地說,決定繼續挑撥是非:“我看她跟你那個秘書何奕鋒挺好的,搞不好就是跟他有一手。”
  “珠嫻!”姑媽馬上斥道。“沒有根据的事,不要亂說,你一個小女生懂什么,說話這么粗俗!”
  “本來就是,我看過他們彼此眉來眼去,有說有笑的……”
  “閉嘴!”莫亦軒喝道,他不想再听珠嫻說那些中傷熙宁的言語了。
  可是他的心里,不由自主的逐漸升起非常不好的預感。的确,何奕鋒今天是請了病假沒來上班,問題是,自己怎么能确定他是不是真的生病呢?
  他二話不說,拿起了電話,頁接撥了何奕鋒的號碼,響了許久,都沒有人接听,莫亦軒開始不知道自己該有何感想。
  珠嫻在一旁見狀,又忍不住火上加油。“看吧!何奕鋒也不在對不對,”“珠嫻!”姑媽斥責的說。
  莫亦軒二話不說,一轉身又出了門,他要去何奕鋒住的公寓一探究竟,好确定他的秘書是真的不在家,還是因為臥病在床,根本接不了電話,他知道自己一定要把這件事弄清楚,否則他今晚肯定是一夜無眠了。
   
         ☆        ☆        ☆
   
  莫亦軒飛車到了何奕鋒所住的公寓,他下了車,只見到門窗內一片漆黑,他心情緊張地上了樓,手心還捏著冷汗,正想要按門鈐,忽然發現陰暗的樓梯間里坐著一個婦人。
  那婦人站了起來,卻開口喊莫亦軒為“奕鋒”。
  她走到了門口的昏黃燈泡下,莫亦軒這才看清楚,她是個穿著廉价的便宜衣物,但卻洗得很干淨,神色顯得十分疲累的婦人。
  那婦人也這才看清楚了莫亦軒,她立刻明白剛才是自己看錯了—她開始很仔細地從頭到腳看著他。
  “你一定就是莫家少爺吧!”“你……認識我嗎?”莫亦軒十分惊訝,他肯定自己從沒見過這個婦人。
  那婦人長長地歎了口气。“兄弟就是兄弟,怎么樣都騙不了人的,我老遠看到你,還以為你是奕鋒呢!”
  “奕鋒?你是說何奕鋒?”
  那婦人點了點頭。
  “你說的兄弟,到底是什么意思?你是什么人?”
  “我是何奕鋒的母親。”那婦人幽幽地說道。
  莫亦軒吞了口口水,忽然有一种十分怪异的感覺。“何奕鋒告訴過我,他的母親早就去世了。”
  “他是騙人的,因為我從頭到尾,都不贊成他的計划,所以他把我送走—并且聲稱自己是個孤儿,好讓我沒辦法阻止他、干扰到他。”
  “阻止他什么?”莫亦軒是愈听愈迷惘,他根本不知道她在說些什么。
  “他想要你們莫家的財產,他想要改回姓莫……”
  “他想要改姓莫?我一點都不懂你在說什么……”
  “何奕鋒是你同父异母的兄弟。”
  莫亦軒呆了好几秒鐘,說不出任何一句話,只是呆呆地看著這個外表并不起眼,但卻談吐不俗的婦人。
  他吞咽了好几次,才開口說話。“你再說一次。”
  “我在你父親和你母親結婚前,就和你父親有了奕鋒,所以,你們可是有著一半相同血緣的兄弟……”何奕鋒的母親緩緩地說出一切,莫亦軒听完了大半,這才突然明白,自己一直生活在他父母所編織的假象和謊言中。
  “所以他一直待在我的手下做事,就是在伺机而動,想要對付我,好取得莫家的財產?”
  何奕鋒的母親點點頭,她的神情顯得十分灰心。“我不停地勸他,要他忘了這一切,好好重新的過日子,他卻在見識過莫家的生活后,就鐵了心,始終听不下我說的話。——其實,我早該知道,我們的重逢,根本就是一個錯誤,如果不是又遇見了你父親,我們現在還是會母子兩人,安定地過著平靜的生活,奕鋒不會起了野心,你父親也不會因為車禍而死……”
  “現在說這些都不重要了,事情已經發生了,你也不能改變注定要發生的事。”
  “奕鋒他的本性其實也不坏,他只是跟著我窮怕了,一個本來就有野心的人,眼見一個從天上掉下來的机會,就這樣飛了,也難免會做出傻事……”
  “我不想知道這些了,我只要知道他現在人呢?”
  “我也是特地來看他的,他昨天打了個電話給我,說是他打算要做一件事,要我等著,只要這件事情一成,他馬上可以讓我過好日子了……”
  “他打算做什么事?”莫亦軒緊張了起來。
  “他不肯吐露是什么事,只是我知道一定不是什么好事,他一定是又想法子要對付你了,我又勸了他,他卻根本不肯听,馬上把電話給挂了……”
  莫亦軒一听,心知不妙,看來何奕鋒所指的事,很可能就是擄走熙宁,他只要假自己的名字送花給她,到時再隨便說是自己派他去接她的,熙宁必定不會起疑,這也難怪熙宁會上當,就這樣跟他走,問題是,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他是會傷害熙宁,還是只是想用熙宁來要挾他,如果只是后者,那也就罷了,他可以妥協,但如果是前者,只要熙宁有任何一點差錯,莫亦軒是怎么樣也沒有辦法原諒他,更不會認他這個哥哥。
  “我知道他要做的是什么事了,他綁走了我的未婚妻……”于是莫亦軒將今天發生的事,全部告訴了她。
  “這孩子,怎么就是沒辦法死心——”她忽然抬起頭,看著高大的莫亦軒。
  “我知道你一定很恨我,恨我搶了你的父親,恨我讓你的父母失合,我也想要就這樣离開,不再和你父親見面,可是——”“我不恨你,我只想求求你,你知道他會把我的未婚妻帶到哪里去嗎?!”
   
         ☆        ☆        ☆
   
  “你是在暗示我什么?”何奕鋒看著熙宁,眼神中閃著不信任而怀疑的光芒。
  “我不是在暗示,我是在明明白白地告訴你,只要是你殺了我,你就等著明天開始跑路,不要想什么莫家財產了!”熙宁神色若定的說。
  何奕鋒根本不相信她會有什么辦法,但見她這么有把握,也不禁心下生疑。
  “你到底做了什么?”
  “我早就知道你是誰了,所以我預先寫好了一封信,放在莫亦軒他姑媽那里,我在信上說明了一切,所以,只要我一有什么三長兩短,姑媽會立刻把那封信送到警局……”
  “你在說謊。”
  “不信你就試試看啊!你殺我啊!看是殺我比較重要,還是莫家的財產重要,只要你殺了我,你的前途就跟我一起完蛋,我倒想看看一個犯了殺人罪的人,要怎么掌管莫家財產。你殺啊!動手啊!”熙宁十分鎮定,而且信心滿滿的說。
  “你這個小騙子,我根本不相信你,你只是死鴨子嘴硬,你以為我會上當……”何奕鋒雖然這么說,但卻也不禁開始動搖了,誰知道這個趙熙宁會不會真的寫了一封信,做出了對他不利的證明。
  “信不信由你,可是你想想看,為什么我會在你還沒拆穿自己身分之前,就已經知道你是誰了。就是因為我早就怀疑了你,所以我才會預先寫下那封信,交給姑媽保管的。”
  何奕鋒看著熙宁毫不畏懼,胸有成竹的表情,他在心里不停地交戰著。
  終于他還是放下了那條領帶,收進了口袋,他拿出了電話,對熙宁冷冷的說:“我要你打電話去給莫亦軒的姑媽,要她現在就把那封信給撕了。”
  “那是不可能的事。”
  “為什么?”何奕鋒暴怒的說。
  “因為我要她把信放在銀行的保險柜里,現在那封信根本不在她的手上。”
  何奕鋒目不轉睛地看著她,想要從她的臉上讀出實話,無奈卻是什么都沒有看出來,他的臉上又不自禁地,涌上了殺气。“搞什么我始終覺得你是在說謊……”
  熙宁聳聳肩,一副不在乎樣子。“我死了沒關系,反正我也是拖你下水了。”
  何奕鋒恨恨地看著她,卻拿她一點辦法也沒有。“你這個死ㄚ頭,到時候,看我怎么整治你!”
  “你盡管試啊,我可不是被嚇大的,總之,要死我們兩個一起死!”
  何奕鋒正要說話,突然一陣腳步聲出現,接著突然出現了一個他最熟悉的聲音。
  “奕鋒!”
  何奕鋒轉過頭去,手電筒的燈光,照得他眼睛睜不開,過了一會儿之后,他才看見自己的母親,居然和莫亦軒一塊出現。
  “熙宁!你沒事吧!”莫亦軒急著要确定她的安全。
  “我沒事!”熙宁大喊著。
  “奕鋒,你別做傻事啊,快放了趙小姐!”何奕鋒的母親大喊。
  “你別管我,為什么你就是要阻止我去爭取,本來就是該屬于我的東西——”何奕鋒挾持著熙宁,不停地后退。
  “何奕鋒,只要你放了熙宁,你要什么條件,盡管開口就是。”莫亦軒喊道。
  “你不要胡亂答應他,他要的可是全部的莫家財產!”熙宁大聲的制止他。
  何奕鋒立刻狠狠地給了她一巴掌,打得她眼冒金星,暈頭轉向,一時說不出話來。
  “何奕鋒你……”莫亦軒的眼睛簡直要冒火了,他居然敢當著他的面打熙宁。
  “怎么?你會心疼嗎?”何奕鋒一見莫亦軒亂了分寸,還故意挑興地說。
  “奕鋒,放了趙小姐,算是媽求你……”何奕鋒的母親在一旁懇求道。
  “為什么你要求我,為什么你總是要忍气吞聲,你知不知道,就是因為你的忍气吞聲,讓我變成了私生子,也讓我失去了一切,現在你還要求我放了她,還帶人來這里找我……”
  “何奕鋒,你不要得寸進尺,我已經讓步了,你還想要怎么樣,你連自己母親的話都不听,你還是個人嗎?”“呸,你還不夠格來教訓我,你這個從小養尊處优、衣食無缺的人,怎么會知道貧窮的悲哀。”
  “也許我是不知道貧窮的悲哀,但是至少你還有一個愛你的母親,不像我……我的父母不但离開了我,而且還用假象騙了我整整廿年。”莫亦軒一步步地逼近他和熙宁。
  “站住,你不許再接近了,我不想听你說這些,你如果肯簽署,把所有莫家的財產全過到我的名下,我也許可以考慮放了你的未婚妻。”
  “好,我答應你!”莫亦軒沒有絲毫猶豫地開口說道。
  “什么?莫亦軒你不可以答應!”熙宁口齒不清的說道。
  “閉嘴!”何奕鋒對熙宁喝道。
  他把手伸到了胸前,正想要從口袋里拿出紙筆來,沒想到熙宁卻冷不防地,用力咬了他一口,他吃痛一下放開了脅制熙宁的手,莫亦軒同時赶緊搶上前去,一把將熙宁給拉回自己的怀里。
  這一下情勢丕變,完全是何奕鋒始料未及的,他一失去了最有利的談判籌碼,頓時惊慌地只是撫著自已被咬的手,不知所以。
  “你對熙宁所做的這一切,我都可以不追究,你明天到公司來,我會把簽署的文件備好了等你。”莫亦軒看著他說道。
  “——你——你已經搶回熙宁了,你還肯簽字?”何奕鋒吃惊的說。
  “我剛才已經答應你了,怎么可以說話不算話。”
  何奕鋒一時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只是怀疑地看著他。
  “這沒什么好奇怪的,對我來說,錢只要再賺就有了,可是熙宁這個千金難買的未婚妻,可不是我莫亦軒這輩子,再有机會遇得上的……”
  這時忽然警笛聲大做,何奕鋒的臉色一變。
  “說的這么好听,全是廢話一堆,你居然還報了警?”
  莫亦軒皺著眉,他對警方的出現也覺得費解。“信不信由你,可是我沒有報警。”
  隨著一群密集的腳步聲逐漸接近,何奕鐘眼見情況不對,終于拔腿就跑。
  接著他們就看到了一群警察和莫亦琱@起出現了,警察們很快地追著何奕鋒而去。
  “這是怎么回事?”
  “我和姑媽看你心神不定的,怕你路上出了事,就在你出門后,一直在后面跟著你的……你是我們莫家的支柱,我們不能讓你出事的……”莫亦痗}口解釋了,警察之所以會這么快就出現的原因。莫亦軒看著地的堂兄弟,了解的微笑著,拍拍他的肩膀,一切的感激,就全在不言中了。
  當天,在警察的追逐之下,黑夜中何奕鋒失足跌落了山溝,尸体則在兩天后才被找到。
后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